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傲世潜龙陈峰

傲世潜龙陈峰

云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时光一闪而过,当年,大学毕业晚会上,陈峰救了一个差一点遭到富二代毒手的女孩,没想到第二天竟然被富二代送进了监狱。起初他以为这辈子的前程就此断送,没想到会在狱中迎来一番奇遇。受高人指点,如今的陈峰拥有一身卓绝的本领!三年后重获自由,且看穷小子如何玩转都市!

主角:陈峰,沈清澜   更新:2022-07-15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峰,沈清澜 的女频言情小说《傲世潜龙陈峰》,由网络作家“云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时光一闪而过,当年,大学毕业晚会上,陈峰救了一个差一点遭到富二代毒手的女孩,没想到第二天竟然被富二代送进了监狱。起初他以为这辈子的前程就此断送,没想到会在狱中迎来一番奇遇。受高人指点,如今的陈峰拥有一身卓绝的本领!三年后重获自由,且看穷小子如何玩转都市!

《傲世潜龙陈峰》精彩片段

海外一座无名孤岛。

“老头儿,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背着背包看着面前的小老头笑问道。

小老头看着他:“别忘了我交代给你的事,赶紧去跟她结婚让我早点抱上孙子,要是耽误了这事儿小心我过去踹你屁股!”

陈峰笑道:“放心吧,不就是结婚嘛,多大的事儿,包我身上了!”

小老头转过头背对着他挥了挥手:“走吧!”

陈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离开了......

第二天,陈峰终于又回到了中江市。

看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他心中百感交集。

三年前,他在大学毕业聚会的晚上,在KTV看到一个富二代想要强上一个女的。

他当时喝了两瓶酒,也不知道是酒壮怂人胆还是脑子抽抽了,上去就把富二代痛揍了一顿,解救了一个即将陷入他魔爪的女孩儿。

然后第二天就被富二代找人送进了监狱......

这一判就是三年。

他从小无父无母,跟着爷爷长大。

可是爷爷也在自己毕业前一年去世了,在这之后他就没什么亲人了,他坐了牢自然也没什么人来看他。

本来他以为自己从此就要和铁窗作伴,谁曾想没过两天就被人带到了海外的一座无名孤岛。

在这里他认识了老头,老头一来就让他拜师,他跟他又不熟,自然不肯。

最后,老头给他来了两记“爱的铁拳”,他没办法只得顶着一头青包拜了老头为师。

在那之后他就走上了修炼之路,还顺便继承了老头那手神鬼莫测的针灸之术。

他靠着那手针灸之术和以前老头的名气,治好了不少来岛上寻医治病的人,那些人都称呼陈峰为陈神医。

至于老头为什么要特意把他弄到岛上逼他拜师,他问过,老头只说现在时机还没到,以后他就会知道了。

这时,一阵香气飘过。

陈峰回过神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超短裙的长发美女从他面前走过。

他看着这些穿着性感的美女,他想到了老头临走前吩咐自己的事情。

他让自己去找那个女人结婚,还必须要在一年内让他抱上孙子。

陈峰那时听到这话当场严词拒绝:“婚姻大事岂能如此儿戏!?”

最后老头一顿痛揍,他满头青包的答应了。

他不答应也没办法,想要离开那个破岛就只能答应老头说的事儿。

陈峰看了看四周,他准备去找个酒店先住下,等他休息好了再去找那个女人。

他沿着街道走了下去,走了一会儿后他便看到前面有一栋金碧辉煌的高楼。

他看着高楼外面的酒店名字——凯旋大酒店。

陈峰若有所思,他记得自己之前救了一个富豪,他好像就是这个凯旋大酒店的创始人?

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带着钻石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卡片,上面刻着四个鎏金大字——凯旋集团!

陈峰没想到随便走走就碰到了这个酒店,既然来了那就正好进去看看吧。

片刻后他来到了酒店前台,他拿出自己的证件递给了前台服务员:“麻烦给我开一个单间。”

他最后还是没有用那张卡,因为他知道用了那张卡多半会惊动那些人,到时候又要来请自己吃饭什么的,他嫌麻烦。

“对不起,请问您有预定吗?”前台看着陈峰问道。

陈峰摇了摇头:“没有。”

前台一脸歉意:“抱歉,我们酒店只支持预定入住,没有预定不能入住。”

陈峰诧异,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规矩。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了一道轻蔑不屑的声音:“土包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酒店。”

陈峰转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他身边还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

“我住酒店关你啥事儿?”陈峰看着他问道。

胖子撇嘴不屑:“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什么本事都没有也就只会嘴硬。”

说完他直接扔给了前台一张卡片:“我是你们酒店的白金会员,赶紧给我安排一间豪华套房。”

前台拿过卡片微微一惊,她态度立马变得恭敬了起来:“请您稍等,我马上给您安排!”

她说着就去给他安排房间。

陈峰疑惑的看着前台服务员:“他不用预定吗?”

前台回道:“这位先生是我们酒店的尊贵白金会员,不需要预定即可入住。”

胖子瞥了一眼陈峰:“就你这样儿还想来住这种豪华酒店?我看你还是去住那些城中村里面三十块钱一晚上的宾馆吧。”

他旁边那个女人听到这话也露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她还故作姿态的扇了扇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陈峰:“一个臭乞丐还想住五星级酒店,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陈峰没有理会他们。

他在兜里摸了摸,随即便从兜里摸出来了一张钻石鎏金会员卡,他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卡:“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卡,不过看着好像比他那张要好看一点。”

“你先在旁边等着。”前台正在电脑上给胖子安排房间,她没有时间理会陈峰,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你在说什么胡话!还不赶紧给这位先生道歉!”突然一道呵斥声骤然响起。

前台转头看去,经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她不明白,不知道经理为什么要自己给陈峰道歉,他......

唰!她忽然看到了陈峰手里的那张钻石鎏金卡!她登时脸色大惊!

这可是凯旋集团最高等级的专属VIP钻石鎏金卡!只有老爷子才有发放的权利,整个集团也只有那么几张!这是有钱都办不到的卡!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前台连忙给陈峰道歉。

经理也满脸歉意的给陈峰道歉:“对不起先生,都怪我们平时疏于管教,我们以后一定会加强培训,请您千万别生气。”

陈峰笑道:“没事,给他开完房间就给我开一间吧,单间就行。”

一旁的胖子急忙拿回了自己的卡片,他一脸讪笑的看着陈峰:“老哥是我眼拙,您请,您先请。”

他也不是傻子,看到陈峰那张卡片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

虽然他拥有白金卡,但是在他上面还有紫金卡、钻石卡,最后才是最高贵的专属VIP钻石鎏金卡。

别看陈峰穿的不咋样,但是能拥有这张卡就说明他和那位老爷子有非比寻常的关系,他得罪不起!

经理这时候也连忙笑道:“先生您可能有所不知,只要持有这张卡的贵客一般都是配的我们酒店最高等级的总统套房。”

陈峰脸色有些复杂:“总统套房啊?我都住腻了,没单间了吗?最好是城中村那种30块钱一晚上的,我想换个口味住。”


经理听到这话脸色有些尴尬,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旁边旁边那个女人听到陈峰这话连忙笑着说道:“要不你跟我们换换怎么样?你住我们的豪华单间,我们去住你的总统套房,我还从来没住过呢。”

胖子见状皱眉拉了她一把,那眼神明显是在警告她不要乱插嘴。

可是女人却一脸不解的看着他,根本没没明白他的意思。

陈峰看了女人一眼,他转头对经理说道:“算了,总统套房就总统套房吧,虽然有点腻了,不过将就着住一晚上也不是不行。”

“好的,您这边请。”经理连忙笑着在前面引路。

女人看到陈峰故意戏耍她,气的直跺脚!

过了一会儿,陈峰在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

陈峰看了一圈说道:“还行,就这个房间吧。”

“好的,那您还有其他什么吩咐吗?”经理谦恭问道。

陈峰:“没有了,下去吧。”

“那您先休息,有事您按一下床头的呼叫按钮我马上就到。”经理说完笑着退了出去。

等到经理走后陈峰直接仰面倒在了床上,他躺在床上看着这个豪华的总统套房,笑着说道:“这房间还真不错,光是这床就比老头那木板床舒服多了。”

他在床上躺着休息了一会儿,随后便起身去浴室的浴缸里面泡澡。

等他泡完出来后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叩门声。

陈峰转头看向门口:“谁?”

门外的人笑着回道:“陈神医,是我,清澜。”

陈峰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白色旗袍,气质优雅,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口。

陈峰看到她笑道:“沈大美女,好久不见了。”

沈清澜,沈家千金,江南省赫赫有名的美女老总,凯旋集团的创始人沈三千就是她爷爷。

以前她陪着她爷爷去岛上治病的时候陈峰就记住了她,毕竟这么一个气质出众的大美女想不让人记住都难。

沈清澜看着陈峰淡笑道:“清澜不知道陈神医下榻我们酒店,有失远迎,还请陈神医恕罪。”

陈峰看着她故意坏笑道:“你这么晚来找我不会是想......”

沈清澜笑道:“陈神医说笑了,爷爷知道您下榻我们酒店,已经命人备下酒宴,特命我来请陈神医前去赴宴。”

陈峰笑道:“行,你帮我换件衣服我们就去。”

沈清澜愣在原地,他让自己帮他换衣服?

她轻咬红唇,心中有些气愤,以前还觉得他少有所成是个不错的人才,没想到竟然是个登徒浪子!

可是......沈清澜很清楚,这个人是自己,甚至整个沈家都不能得罪的人!

她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进去帮他换。

但是她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他真的想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举,她就是宁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你干嘛?”陈峰看到她要进自己房间拦住了她。

沈清澜有些懵:“您不是说让我帮您换......”

陈峰拿过旁边的一件浴袍递给了她:“这浴袍太厚了,穿着太热,我是让你找人帮我换件薄的。”

沈清澜呆愣在原地,他让自己换的是这个衣服?

“走吧。”陈峰说着带上房门离开了。

沈清澜回过神来连忙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一个豪华包间。

他们进去就看到了一个白发老者。

沈三千看到陈峰来了连忙笑着起身相迎。

他来到陈峰面前笑着说道:“陈神医,您大驾光临,老朽......”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沈清澜手里的浴袍,他当场愣住。

沈清澜红着脸把浴袍藏到了自己身后。

“老爷子你这消息也太灵通了,我才刚住进来没多久你就知道了。”陈神医笑着说道。

沈三千回过神来笑道:“陈神医下榻蔽酒店那是我们的福气,老朽没能第一时间迎接还请您见谅。”

陈峰笑道:“老爷子客气了。”

“来来,陈神医快请坐。”沈三千连忙邀请他入座。

几人随后相继落座,沈三千亲自给陈峰倒酒,他笑着说道:“之前多蒙陈神医搭救,老朽敬您一杯。”

陈峰举杯和他碰了一杯。

喝完之后沈三千又给他倒酒:“这第二杯,是老朽给您赔个不是,刚才前台的人怠慢了您,我给您道歉。”

说着他起身给陈峰敬酒。

陈峰笑着说道:“老爷子你这就见外了,一件小事而已,无碍。”

他的确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对他来说那不过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两人喝过之后沈三千坐下笑道:“不知道陈神医后面有何打算?我沈某人能否帮上什么忙?”

陈峰回道:“我回来也没什么其他事儿,就是回来结婚。”

沈三千听到这话愣住了,他没想到陈峰居然是回来结婚的。

他不由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女,眼神有些复杂。

“不过这事儿也还早,我连人都还没见过呢。”陈峰喝了一口酒说道。

沈三千笑着给陈峰倒酒:“那到时候老朽一定亲自上门给陈神医道喜。”

陈峰笑道:“不急,还早的很。”

酒过三巡之后,沈三千不动声色的给旁边的沈清澜使了一个眼神儿。

后者随即起身弯腰恭敬的递给了陈峰一副钥匙和一张银行卡。

“一点心意,还请陈神医笑纳。”沈清澜淡笑道。

“这啥玩意儿?”陈峰有些疑惑。

沈三千笑着说道:“陈神医之前替老朽治病,您的恩德老朽一直都铭记于心,这套别墅和卡里面的五千万只是我沈家一点小小的敬意,还请陈神医切勿推辞。”

陈峰忙说道:“沈老你这可使不得啊!这我怎么好意思收呢。”

他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那卡和钥匙已经揣到了兜里......

沈清澜看到他这个样子额头不由得浮上了一抹黑线。

沈三千看着陈峰笑道:“陈神医说笑了,这只是一点小意思而已,不过那栋别墅我相信陈神医一定会喜欢的。”

“哦?那别墅有什么特别之处吗?”陈峰好奇道。

沈三千:“陈神医有所不知,那套别墅坐落在南溪湖畔,正是中江市灵气最为充裕之地,陈神医乃修习之人,想来应该非常适合陈神医。”

“这倒是有点意思。”陈峰不禁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没想到这沈家老爷子还能弄到这么一套别墅,他现在的确想要找一套适合修习的地方。

他笑着说道:“改天我再开个单子给你,你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上面的药材,我有时间再帮你炼个固元丹吧。”

沈三千听到这话顿时大喜!他连忙起身抱拳感谢:“多谢陈神医!”

陈三千笑道:“好说好说,都是自家人嘛,不用那么见外。”

他也不傻,自然知道天下皆为利往这个道理。

“不知陈神医明天想要几点去看别墅呢?让清澜陪着您一起去如何?”沈三千笑着问道。

陈峰回道:“不用这么麻烦了,到时候我自己去就行了。”

沈清澜笑道:“陈神医的事就是我们沈家的事,我们自当尽心尽力。”

陈峰笑道:“真不用了,我不习惯有人跟着,我自己去就行。”

沈清澜看向了自己的爷爷。

沈三千见状笑道:“既然如此,那您看定个时间,明天我让人在别墅小区门口等您,您看怎么样?”

陈峰想了想:“行吧,那我就中午十二点的样子过去看看吧。”

“好的,那我待会儿就让清澜去给您安排。”沈三千笑道。

几人吃完后,沈三千便让沈清澜送陈峰回去休息了。

回到房间,陈峰坐在床上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

按照老头子说的话,这里面装着的就是他要娶的那个女人的资料。

陈峰看着信封,他有些犹豫:“是个美女还好,可万一要是个满脸麻子青春痘的......”

想到这里陈峰不由得浑身一抖,他连忙把信封扔到了一旁。

他还是决定不看了,免得今晚上做噩梦。

第二天,陈峰起床洗漱一番后便下楼准备前往南溪湖畔别墅小区。

没想到他刚出酒店门口就有一个胖子满脸堆笑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干嘛?”陈峰看着他不解道。

林文奇笑着说道:“先生,昨晚上的事情真是抱歉,都怪我这张嘴平时口无遮拦惯了,还请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陈峰看了他一眼:“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昨晚上那个看不起我的死胖子?”

林文奇脸色大惊!他吓得差点给抱住陈峰大腿给他下跪求饶了,他急忙说道:“您老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一般计较,我昨晚上那是嘴贱了才胡说八道,您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成吗?”

陈峰看了看他有些嫌弃道:“算了吧,真要是放了你这么一个屁,我怕我消化不良。”

说完他直接走了。

林胖子在后面满脸尴尬。

就在陈峰离开酒店后没多久,负责收拾酒店房间的清洁阿姨去了他的房间。

在收拾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陈峰无意留下的那个信封。

她好奇的打开信封看了看,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她倒过信封抖了抖,沈清澜的照片从里面滑落而出......


另外一边,陈峰没多久便来到了南溪湖畔别墅群大门口。

他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正好十二点。

可是他并没有看到门口有什么人在等着自己,只有那边有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在站岗。

陈峰来到保安跟前说道:“麻烦开一下门,我想进去。”

保安看了他一眼:“你送外卖的?”

陈峰摇了摇头。

保安又问道:“那你是送快递的?”

陈峰纳闷儿:“我就那么不像有钱人吗?”

保安瞥了他一眼懒得再搭理他。

陈峰一脸无奈:“行吧,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住在里面。”

保安听到这话转头打量了一番陈峰,他露出了一抹讥笑:“就你?我们里面负责收垃圾的大妈都穿的比你好!”

陈峰有些无语,这人怎么就是一根筋呢?

他直接拿出钥匙给他看:“现在你相信了?”

保安看到他的钥匙不由得眉头一皱,他没想到陈峰还真有钥匙。

他有些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指着那边门口的一个屏幕说道:“去那儿扫一下就能进去了。”

陈峰顺着他指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来到跟前看着那块屏幕有些疑惑,这怎么扫?

“对不起,未识别到业主身份信息!”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行文字。

陈峰有些诧异,他没想到这东西居然是扫脸的。

保安看到这一幕直接一把抓住了陈峰的衣服:“还不老实交代!你的钥匙究竟哪儿偷来的!?快说!”

陈峰懵了:“你脑子是不是被推土机碾了?谁告诉你这钥匙是我偷的?”

保安揪着他怒道:“你一个小偷还敢这么猖狂,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他对着肩膀上的传呼机说道:“赶紧派几个人到大门口来!我抓住了一个小偷!”

那边的人听到这话纷纷回道:“好!我马上过来!”

陈峰看着他说道:“我告诉你啊,你这小子业务态度很有问题,你这样对业主小心你们领导待会儿来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保安瞪着他:“你还敢威胁我?信不信我......”

他说着抽出腰间棍子就想给陈峰一棍。

嘭!下一刻保安直接飞了出去。

他重重的摔在那边地上,捂着肚子满脸痛苦。

陈峰看着他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说说你这人,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呢?你看看,把自己摔着了吧?”

保安蜷缩在地,咬牙痛苦的看着陈峰:“你给我等着,有......有种别走。”

陈峰:“你让我别走就别走?我偏走。”

他说着转头就准备进去。

可就在这时,他看到那前面突然冲出来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保安,他们手里全都拿着警棍。

那个被陈峰甩飞的保安这时候也痛苦的站了起来。

那群保安来到了那个保安身边,带头的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他胸前的铭牌上写着他的名字——齐三强。

他看了一眼旁边脸色痛苦的保安,眉头微皱:“怎么回事儿?”

保安脸色痛苦的指着陈峰:“就是他!我抓着不让他走,他不但不听还动手打我!”

齐三强转头看向陈峰,他脸色冰冷:“一个小偷还敢这么嚣张,来人!给我把他抓起来送到派出所!”

“是!”那群保安听到这话纷纷上前准备把陈峰抓起来。

“等等!”陈峰叫住了他们。

齐三强皱眉看着他:“你还想说什么?”

陈峰笑道:“你这上来一言不合就动手,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哼!”齐三强冷哼了一声:“就凭你打了我的人我就不能放过你!”

“给我上!”他一声喝下,众人再次蜂拥而上!

“等一下!”陈峰再次叫住了他们。

齐三强冷脸不悦的看着他:“你又想搞什么鬼?!”

陈峰看着他说道:“我可提醒你啊,我这人出手没个轻重,万一待会儿把你这些人打个好歹,你可别找我赔医药费,我可不赔。”

齐三强沉脸:“狂妄!给我打!”

众人提着警棍就冲了上去!

然后......

嘭嘭嘭!随着一连串沉闷落地声响起,那几个保安全都满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齐三强一脸呆愣的站在原地,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家伙身手竟然这么好,他那么多人竟然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峰看着地上那些满脸痛苦的人,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看看你们,我都说了我下手没个轻重,你们还偏不听,这下好了,亏大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冷脸问道:“怎么回事儿?谁在闹事?”

齐三强听到这声音才回过神来,他急忙走到经理旁边指着陈峰说道:“刘主管,就是这个小偷,他偷了我们小区业主的钥匙不说,还把我们的人都打伤了!”

刘主管来到跟前看了一眼地上那些唉声叫苦的保安,他脸色有些难看。

他转头看向陈峰,眉头微皱:“就是你偷了我们小区业主的钥匙?”

陈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偷了钥匙?”

刘主管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钥匙,他顿时一怔,那不是那套别墅的钥匙吗?

他又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人,难道说......

他连忙拿出手机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几分钟后,另外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齐三强看到连经理都惊动了,他心头一惊,难不成自己惹到了什么大人物?

刘文波满头大汗的跑到了陈峰面前,他喘着气笑着问道:“您应该就是陈先生吧?”

陈峰看着他笑了出来:“你认识我?”

刘文波擦着汗一脸歉意的说道:“抱歉抱歉,我就是沈总安排负责接您的人,本来以为您十二点才来,没想到您现在就到了。”

陈峰疑惑:“现在不就是十二点吗?”

他说着拿出了手机,已经十二点多了。

刘文波诧异:“现在不是十一点半都不到吗?”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的确十一点半不到,旁边的刘主管也拿出手机看了看,的确是十一点半不到。

陈峰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那估计是我手机时间坏了,来早了,怪我。”

刘文波连忙说道:“没有没有,这哪儿能怪您呢,都是我的不是,我没能来提前接您,都怪我安排不周。”

说完他转头对齐三强冷声呵道:“还不赶紧过来给陈先生赔礼道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