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冥婚夜嫁鬼夫大人宠不停

冥婚夜嫁鬼夫大人宠不停

任语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林瑶亲眼目睹她的姐姐惨死在她的房间里,自此之后她每天都被噩梦缠绕。在梦里有一个陌生男人对她纠缠不休,直到三年后,她梦中的男人说要来接她的那一刻,林瑶才知道自己并非是普通女孩,而是八字全阴的阴命女……

主角:林瑶,云枫   更新:2022-07-16 01: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瑶,云枫 的女频言情小说《冥婚夜嫁鬼夫大人宠不停》,由网络作家“任语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林瑶亲眼目睹她的姐姐惨死在她的房间里,自此之后她每天都被噩梦缠绕。在梦里有一个陌生男人对她纠缠不休,直到三年后,她梦中的男人说要来接她的那一刻,林瑶才知道自己并非是普通女孩,而是八字全阴的阴命女……

《冥婚夜嫁鬼夫大人宠不停》精彩片段

“求求你,不要再缠着我!”

“好香,终于长大了……三天后,我会亲自来接你。”

冰冷的气息从身上逐渐远离,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俊美无俦,只是那双墨色眼眸里透出的邪肆,却让我止不住浑身冰凉。

我想逃,浑身没有一丝的气力,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我猛地,从床上坐起。

噩梦!可怕的噩梦,我用力抓住头发,那个家伙还是不肯放过我!

我叫林瑶,从三年前的那一晚开始,我便被这个噩梦缠上了……那晚,深寒料峭,我起夜从厕所回来,看到姐姐的房门打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大半夜的,怎么会有男人从姐姐的房间走出来?我担心姐姐出事,我冲了上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脖子。

他的手很冰,眼神也没有生气。他提着我的时候,仿佛在拎着一堆死肉!

我看清楚了那张脸,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可是没有……再醒来的时候,满屋的哭声,死的不是我,而是姐姐。

在十八岁生日的当晚,姐姐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姐姐的尸体被人从里面抬出来,我彻底傻了,姐姐的眼珠子瞪得老大,睡裤上都是血。

我妈一直哭,紧紧搂住我,我彻底吓傻了,爸蹲在地上一个劲的抽烟。

姐姐下葬的那天晚上,爸喝了很多酒,我躲在门后面听到了他们的争吵,爸骂的很凶,说妈生的都是阴女,以后没儿子养老送终。

爸摔门走了,第二天妈带着我离开了生活十几年的村子。

而我,从此就被这个可怕的噩梦纠缠。

“晓瑶!你怎么了?”门外传来砰砰急促的拍门声。

我一把打开门,扑到妈妈的怀里:“妈,那个男人又来了!”

“他还说……要来接我!”我语无伦次。

“三天后吗?”

“妈,你怎么知道?”

三天之后,正好是我十八岁的生日。

我吃惊的看着妈,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自从姐死了以后,我就没见她笑过一次,难道我也会和姐姐一样死掉!

“睡吧,天亮之后带你去见阴婆,求阴婆帮忙。”

阴婆是我们搬家之后认识的,开了一家规模不大的纸扎店,几乎每年快过生日的时候妈都会带我去一次。

我不喜欢阴婆,尤其是阴婆脸上长的那个巨大的肉瘤,看着特别吓人。

可是为了让妈妈安心,我每次都顺从的跟着她去。

三天后,我带着满心的惶恐不安,跟着妈妈去见阴婆,走到纸扎店门口,我停了下来,“妈,我真的会死吗?和姐姐一样?”

“不会,妈剩下你一个了,就算是用妈的命去换,也不会让你出事。”

“不,我不要你出事。”

“对,我们都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随着嘎吱的响声,纸扎店的门慢慢打开,阴婆坐在里面,妈拉着我走进去的时候,阴婆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这孩子天生阴命,如果是男丁,还能幸免,怕是活不过今晚。”

“阴婆,你救救她,她还是个孩子。”

我活不过今晚!

阴婆说完,我也慌了,吓得两条腿不停发抖,我妈拉着阴婆的手,身体看着异常的僵硬,最后已经说不出话。

我看了妈一眼,三年的折磨,妈仿佛老了三十岁,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光彩。

“只能试试了。”

阴婆打开身后的箱子,从里面掏出一条通体红色的裙子,旁边放着一个暗红色盖头。

“穿上。”

“我不穿。”

因为三年前的事,我对红色的东西充满了恐慌,本能的向后退。

“小东西,想活命就穿上。”

阴婆的怒吼声,我妈一把抓过来套在我的身上,我没有选择,只能听从她们的安排,十八岁的生日,没有生日蛋糕,没有祝福,留给我的只有死亡。

红色的盖头落在我的头上,眼前的光亮在慢慢消失,我不停的大口喘气,因为恐惧,我的身体近乎麻木,就这样被人推着向前走。

“你可以出去了。”

“阴婆,求求你,救救我可怜的孩子。”

“看她的造化。”

嘎吱,我听到响声,屋子里的光亮慢慢消失,一只冰冷的手从后面推着我,我机械的向前走。

“跪下。”

阴婆的声音,我只能照做。

“照我说的话去做。”

“好。”

我点头,跪在地上,透过暗红色的盖头,我隐约看到前面亮了起来,耳边传来阴婆的声音。

“人有命,阴有灵,黄泉路上请放行”

“啊。”

“别怕。”

我感觉到有东西抓住了我的手,耳边传来阴婆的声音,说不怕根本不可能,我跪在地上,身体紧紧缩在一起。

我的手摸到了什么东西上面,那种感觉很怪,像是动物的爪子,总之不是人的手。

“一拜天地结成双。”

我感觉到有一只手落在我的脑袋上面,身体随着向前,左手抓住的那个东西跟着动了一下。

我心里害怕,头上蒙着盖头,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随着那只手,脑袋向下靠近。

“二拜神灵佑先堂。”

难道这是在拜堂!

当阴婆喊出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种情形似乎只有在古代才会出现。

大红的裙子,暗红色的红盖头,还有跪在地上的方式。

难道我在拜堂成亲!

那么我的男人是谁,不会是当初害死我姐姐的那只恶鬼吧。

“三拜黄泉。”

阴婆喊出三拜的时候,我的身体本能的挺了一下,背后的那只手用力,我的身体直直的向前,差点就趴在地上。

“丫头,阴婆能做的都做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是否能活过今晚,记住,这是你的命,要靠你自己去改变,别人帮不了你。”

“阴婆,我,我能做什么?”

“起来吧,里面有张床,坐在上面就好,记住,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答应,更加不要摘下你的盖头。”

“好。”

我慢慢向前走,透过盖头的边缘,隐约的看到了床边,于是转过身坐了下去,我听到房门关闭发出的响声,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不对,应该还有一个。

我的左手牵着的那一个,一路走过来,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阴婆今晚到底让我和什么东西拜堂?

我的身体不敢乱动,暗红色的盖头挡住了视线,身体慢慢扭转,我看到了自己的胳膊,我努力想要看到自己的手,当我的身体努力转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响声。

嘎吱,关闭的房门似乎开了。

“我的妻,等急了吧。”

我的双腿一瞬间收紧,整个身体绷成一团。

那个家伙真的找来了。


我能感觉到,三年的噩梦在这一刻终于成为了现实,我坐在床边,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天生阴命,注定被鬼纠缠而死,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样!

我不甘心,拳头握紧,红色盖头下,我看着前面的影子靠近,就在接近的一霎那,我猛的扯下头上的红盖头。

暗红色的盖头落下,我咬紧牙,反正都是死,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阴婆的警告,红盖头扯下,眼前的光晃了一下,我看到了那个男人。

就是他!

那张脸,三年前的那张脸,害死我姐姐的男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是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就算是当红的男明星都无法和眼前的这张脸相比,只有我清楚,他是来要我命的。

“你不怕我?”

“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姐姐?”

他看着我,鼻子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目光看向我的左手,“公鸡拜堂,这点小把戏就想挡住我?可笑!”

公鸡拜堂!

红盖头已经扯下,我看向自己的左手,不敢相信,一直抓在我手里的居然是公鸡的一只爪子,那只公鸡的身上缠满了红色的东西,公鸡的下面是一个半米高的纸扎人。

“你别过来。”我吓得向后退,左手同时松开。

“今晚你是我的。”

我早就知道了,害死姐姐的凶手根本不是人,而是可怕的恶鬼,所以当年爸才会那样,我妈担心我出事带着我离开了村子。

可惜,还是躲不过去。

阴气逼近,我发出一声惊呼,就在恶鬼靠近的一瞬间,一道清脆的鸡鸣声发出,紧接着是一道红色,直奔恶鬼身上落去。

“找死。”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男鬼的手直接抓住了靠近的那团红色,下一刻跳到我的近前,一把抓住公鸡的脑袋。

这只通体红色的公鸡,还有下面的纸扎人,都是阴婆帮我弄的,就是为了能够逃过这一劫。

我看着他的手向后猛的转动,公鸡脑袋直接垂了下去,我看着公鸡从床边上掉了下去。

“现在你的男人死了,我就是你的男人,记住我的名字,云枫。”

“不要过来,求求你。”

我的双手胡乱的向前挥舞,快速从床上站起来,我想要冲出去,外面有阴婆和我妈在,她们一定会救我。

“你想她们死吗?”

云枫冰冷的眼神看向我,我愣住了,这是一只杀人不眨眼的恶鬼,我想到了三年前姐姐的死,阴婆没有办法对付他,同样也会死,还有妈!

我的身体被冰冷的手抓住,直接朝着床上丢去,红色的裙子掀起,随着晃动,屋子里的蜡烛一瞬间熄灭。

昏暗、冰冷、恐惧……

我无法挣扎,身体就像是失去控制了一样,冰冷的感觉从小腿慢慢向上延伸。

我只能咬紧牙,十八岁,女人如花一般的年纪,而我却要在屈辱中死去,天生阴命,不甘心,我不甘心。

冰冷从我的脖颈慢慢向上,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身体随之晃动,那股冰冷触碰到我的耳垂,一股冰冷的气息钻进我的耳朵。

“杀了我吧!”

“杀了你,那太可惜了。”

我又看到了那张脸,慢慢的贴近,嘴角微微翘起,“因为你是我的。”

“不”

我的反抗完全失去意义,随着他的攻势,脑袋嗡的一下,突然间一片空白,肩膀慢慢向下落去,随着一阵剧烈的刺痛传来,一瞬间昏死过去。

“姐姐,姐姐”

“妹妹,好好活下去。”

“姐姐,不要走。”

我看到了姐姐,她朝着我挥手,从小到大姐姐一直特别疼我,三年过去,我始终没有办法从那一晚的阴影里走出来。

“不要,不要丢下我。”

“你长大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姐姐!”

我睁开眼睛,一片漆黑,压在上面冰冷的身体消失了,我快速向后退,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我的身上没有一丝的衣物。

已经死了吗?

好疼,剧烈的痛楚传来,我的手向下,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快速穿上衣服冲了出去。

“过去了,都过去了。”

天已经亮了,我冲出去的那一刻,阴婆的手里端着一个盆,直接朝着我的头上倒去,我闻到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妈”

“没事了,活着就好。”

我回到家,把身上洗干净,看着大腿上留下的血污,想到昨晚被鬼缠的经历,眼泪不停的往下落。

和姐姐比,我是幸运的,至少我还或者,阴婆说过,只要能过了十八岁这一晚,第一个劫难也就过去,至于下一个劫难什么时候会来,阴婆也不清楚。

我躲在家里一个星期,天天做噩梦,那个该死的男人每晚都会在我的梦里出现,不停的索取,而我只能默默忍受。

“瑶,什么时候回来上课?好想你。”

我打开手机,看着几个闺蜜发来的留言,我也想回去,只是想到那个纠缠我的恶鬼,真的还能回去继续上课吗?

“妈,我要回学校。”

“能行吗?”

“阴婆说我的劫已经过去了。”

“自己小心点,不行就回来。”

我点头,妈舍不得我,给我做了一桌子爱吃的菜。

我完全没有胃口,不想让妈担心,胡乱的吃下去,拿了东西从家里出来。

今天204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我找了一个座位,心里想着到底怎么才能摆脱掉那只该死的恶鬼纠缠。

车载屏幕里播放着我熟悉的广告,突然一个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

“别想跑,你是我的。”

一定是幻觉,我用力堵住耳朵,慢慢抬起头,就在我抬头的一瞬间,屏幕里的那个男脑袋突然转了过来。

我“啊!”的叫出来,抓起包朝着车门方向跑去。

“开门,我要下车。”

“没到站。”

“下车,我要下车。”

我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手用力拍打车门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我的疯狂举动顿时吸引周围的目光。

在那些人眼里,肯定是把我当成了精神病。

我看到了那张脸,一张让我恐慌的脸,那只该死的恶鬼出现在屏幕里,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嘎吱,公交车在边上停了,车门随之打开,隐约听到司机嘟囔了一句,我快速冲了下去,拼命的往前跑。

冷汗顺着后背不停的往下淌,我跑了一段停下来,大口喘着粗气。

“你到底要怎么样?”

一阵冰冷的笑声传来,我捂住耳朵,身体不停旋转,眼前的高楼、树木、行人跟着晃动,这样下去,我真的会逼疯。

“今晚,来陪我。”


我病了,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那个可怕的声音一直跟着我,回到宿舍一头扎到床上,很快发起了高烧,整个人烧的迷迷糊糊的,依稀记得有人扶着我下了床。

“去哪?”

“去你该去的地方!”

这是谁的声音!

我想挣扎,脑袋一阵发沉,身体根本使不出力气,眼睛无法睁开,最后的一点意识在慢慢消失。

扶着我的到底是谁?

这是哪?我慢慢睁开眼睛,隐约的看到了一道白色,白色的布单,一辆车子停在我的前面,白色的布单下面躺着一个人。

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似乎只有死人才会用白色的布盖上。

这到底是哪?

我快速转身,周围都是漆黑的墙,我被关进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面前只有那辆车子,还有放在上面的尸体!

嘎吱,前面的车子突然响了一声,白色布单慢慢滑落,我吓得向后退,身体贴在冰冷的墙上。

白色的布单掉下一大块,露出里面的脸,我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躺在上面的居然是我,随着响声,尸体慢慢从车上坐了起来,一条黑色的铁链从后面缠住了尸体的脖子。

冰冷的凉意袭来,我彻底慌了,双手抓住。

“不要。”

我用力挣扎,一双手突然按住了我,我变得更加恐慌。

“小瑶,别乱动。”

好熟悉的声音,我努力睁开眼睛,黑暗消失,我看到了白色的光,一张熟悉的脸。

“柳嘉,芊芊”

“小瑶,你也真是的,烧的那么厉害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如果不是柳嘉发现你一个劲的说胡话不太对劲,送你来医院,烧一晚上怕是要烧傻了。”

芊芊嘴里数落着,她这个人刀子嘴豆腐心,来看我的都是宿舍的姐妹。

我还是有些回不过神,脑袋疼得厉害,过了一会,似乎是药起了作用,我慢慢变得清醒。

“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了。”

“导员那边打过招呼了,今晚我们留下陪你。”

“不用,我真的没事。”

“行了,我留下照顾瑶,你们回去。”柳嘉说完把一块温热的毛巾放在我的脑门上面。

“那行吧,明天再来看你。”

两个人站起来拿了东西走了,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柳嘉两个人。

“柳嘉,你也回去吧,我没事。”

“行了,安心养你的病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清楚,不管是幻觉还是现实,一旦那个该死的恶鬼出现了怎么办?

我不想让柳嘉看到那羞辱的一幕,更让我担心的是他伤害柳嘉。

“柳嘉。”我小声说了一句。

“怎么了?”柳嘉抬头明显愣了一下。

“回去,好吗?”

柳嘉笑了一下,用力在我的鼻子上捏了一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现在病了,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别瞎想了,快点好起来。”

我叹了一口气,柳嘉的个性我很清楚,她不会轻易离开。

那今晚怎么办!

我完全不知道,只希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又开始犯起迷糊,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柳嘉,你喊我?”

“是,我去叫护士。”

“好。”

我睁开眼睛,药水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柳嘉转身走了出去,我慢慢侧过身,看着病房的门缓缓关闭,然后又慢慢打开。

“柳嘉?”

我小声问了一句,没有任何回应,随着嘎吱的响声,病房门的缝隙继续扩大,我看到一个很小的手从门的缝隙伸了进来。

小孩子!

我皱了一下眉头,应该是校医院里的人带来的,我们这是高中寄宿式学校,人数在本市算是比较多的,平时的管理也相对比较严格一些。

门慢慢打开,我看着一个六七岁左右的男孩慢慢走了进来,两只手在前面不停晃动。

“小心。”

病床旁边放着一把椅子,我看着他走过去,身体直接撞到了上面,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继续朝着我走过来。

他走路的姿势怎么这么奇怪?为什么两只手要一直挥舞?

他的眼睛,我的身体朝着病床的床头上缩去,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从外面走进来的男孩,他的两只眼睛都是黑的。

不对,他根本就没有眼睛。

“姐姐,能把你的眼睛借我用一下吗?我的东西找不到了。”

小孩子的声音,我吓得缩紧身体,漆黑的眼眶看着异常吓人。

“你要找什么,我,我帮你找。”我吓得说话开始变得结巴起来。

“只有我自己才能找到,把你的眼睛借给我用一下好吗?”

“不行,眼睛是不能借人的。”

“可以的。”

病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我快速拔下了针头,用手按住,小男孩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是血的味道,我闻到了。”

“你,你要干什么?”

他突然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两条腿用力一蹬,被子朝着小男孩的身上落去,因为恐惧,我直接从病床上面掉了下来。

痛!

胳膊撞到地上,我忍住不让自己喊出来,快速从另外一张床的下面钻了过去,当我站起来的时候,那个没有眼睛的小男孩消失了。

去哪了!

“把你的眼睛给我。”

我吓得向后退,他钻了出来,这时病房门的方向传来响声,“瑶,开门,快点开门,你在里面干什么呢?”

柳嘉的声音传来,我避开小男孩扑过来的身体,立刻屏住呼吸。

小时候就听村子里的老人讲过,如果遇到了鬼,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喘气,那样鬼就没有办法找到你。

“姐姐,我还会来找你玩的。”

小男孩快速朝着病房门口的方向冲去,下一刻病房的门开了,柳嘉站在门口,看到我直接冲了过来。

“你怎么自己下来了?”

“我,我我刚才,刚才遇到鬼了。”

“鬼?”

我点头,“是,一个没有眼睛的男孩,他说丢了东西,要我把眼睛借给他。”

“啊”

刺耳的尖叫声,并不是柳嘉发出,声音是从她的身后传出,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柳嘉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护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