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女装女厕赶尸被呆小妹直播曝光

女装女厕赶尸被呆小妹直播曝光

四合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最近学校中有些不太平,三天前一个大四学姐死于女厕,两天前另一位学姐溺死在了脸盆中,而昨天死在女厕的竟然是一个学长!学长死法更加怪异,他是被自己活活掐死的!对于那些闹鬼的传闻,苏旭原本不打算理会,可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他在意外中得到了一个赶尸人系统。于是,苏旭换上女装,决定进入女厕抓鬼……

主角:苏旭,呆小妹   更新:2022-07-16 0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旭,呆小妹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装女厕赶尸被呆小妹直播曝光》,由网络作家“四合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近学校中有些不太平,三天前一个大四学姐死于女厕,两天前另一位学姐溺死在了脸盆中,而昨天死在女厕的竟然是一个学长!学长死法更加怪异,他是被自己活活掐死的!对于那些闹鬼的传闻,苏旭原本不打算理会,可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他在意外中得到了一个赶尸人系统。于是,苏旭换上女装,决定进入女厕抓鬼……

《女装女厕赶尸被呆小妹直播曝光》精彩片段

京城大学!

死一般压抑!

大雨瓢泼,雷电如蟒!

老旧教室的门窗紧闭,厚厚的窗帘都被拉上,橘黄的灯光不时晃动。

苏旭撑着个头,昏昏欲睡!

这样的鬼天气,大周末被助班叫过来,旁边同学人心惶惶地抱怨。

他懒得掺合。

刚拒绝几名女同学递来的情书,舍友兼死党的徐坤走近,拍着他的肩膀:

“旭子,助班把我们所有人叫来,你觉得做什么?”

“怎么,你有小道消息?”

苏旭抬眸,随意瞥了他一眼八卦的嘴脸。

徐坤这厮身高八尺,魁梧异常,妥妥的东北糙汉。

偏偏是个爱八卦的碎嘴,一群狐朋狗友,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昨晚,女寝四栋的厕所又死人了!”

徐坤见四周无人偷听,凑在苏旭跟前,刻意压低嗓音。

“真的?”

苏旭不浓不淡的眉头,顿时一跳。

要是真的,这应该就是第三个了!

“千真万确!而且死的是个学生会副会长!网上都吵翻了!”

徐坤拍着胸脯保证,还朝苏旭挤眉弄眼。

学生会?!

一个学长?!

居然死在女寝女厕?!

这里面,有点东西啊!

苏旭懂他的意思,亦是一脸古怪笑容。

最近学校闹鬼传闻,他没刻意关注。

但也知晓一些。

三天前凌晨,一位名叫高婷婷的大四学姐,死在女厕中。

具体死因不详,听说很离奇。

两天前,同一个女厕,一名叫做董艳的学姐,竟溺死在半个头深的水盆中。

至于昨晚的。

听徐坤说,死的那位学长,更是自己把自己活活掐死……

一天死一个!

还都是这么奇葩的死法!

这是要坐实女厕闹鬼的传闻啊!

苏旭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一看,如其所料。

围脖高校板块,果然炸了!

“我艹!妈妈我怕呀!”

“自己把自己掐死?!这谁要是再说世界上没有是鬼,我和他急!”

“嘿嘿嘿,一个两个,地府排排坐,今晚死的会是谁呢,嘿嘿!”

“我阳气重,女鬼姐姐来找我呀,emmm。”

“我,我…有个朋友,今早作死溜进去女厕,发现他们三个人尸体都在。”

“666,无中生友,等等……卧槽,你们学校不收尸吗!”

“卧槽!!你们京城大学就是个鬼校!”

“ 京城大学,还请出来解释下!”

“ 京城大学,还请出来解释下!”

“ 京城大学……”

苏旭手指下翻,津津有味地看着网友们的评论。

这届网友想象力,很丰富啊!

什么女厕冤魂不散前来索命,什么变态杀人魔作案,全都说的有鼻子有眼。

大部分网友都倾向于前者,越离奇,越具有话题性嘛!

更何况。

死道友不死贫道,一个个吃瓜不嫌事大!

没过多久!

咚!咚!

讲台上,站着一名身材火辣,模样俏丽的美女,用力敲着桌面。

所有同学的注意力都被吸引!

这是他们的助班,颜冰学姐,连续三年被评选为京城大学的校花!

“大家都静一静!”

“这几天,我们学校发生了不少事情,你们应该都听说了。

“作为你们的直系学姐,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大家都仔细听!”

“这些话,出了门我就不承认了!”

扫视下方众人,颜冰一脸神秘地强调。

恰在这时,头顶的橘黄灯光,开始忽明忽灭。

使得她白净细腻的脸庞,莫名有些诡异瘆人!

这些话,瞬间勾起了全班所有人的好奇心。

包括苏旭也抬起了头,双眼变得明亮。

在众人的催促下,颜冰也不再卖关子,干脆利落道:

“学校最近闹鬼的传闻,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

“真假情况,学姐我也不知道,我只给你们提点建议吧。”

“第一点!女寝四栋四层已经被封锁,绝对不能去!”

“第二点!凌晨十二点以后,不要离开宿舍,无论是谁都不要开门!”

“第三点!晚上不要去生物实验室,不要照镜子!”

“第四点!女同学下晚课尽量结伴走,不要走偏僻小路……”

静!

鸦雀无声!

随着颜冰学姐一条一条地细数,嘈杂的教室渐渐变得寂静。

不安压抑的情绪,逐渐在众人心里蔓延。

哪怕是先前叫嚣,神经大条的几名男生,整个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后背冷飕飕的!

轰隆——

惊天霹雳,恰逢其会!

沉闷震耳的雷声宛若千钧重锤,砸在众人心弦上!

窗外的狂风暴雨中,雪白冰冷的闪电贯穿天地,瞬间照亮整个世界。

同一刹那,教室内全部的灯齐刷刷熄灭。

无边黑暗,无尽恐惧!

“啊啊啊啊——”

“鬼!窗帘后面有鬼!”

“啊!有人,不,有鬼在摸

我的脚!”

这下,几乎所有人都绷不住了,吓得恐慌大叫。

此起彼伏,一片混乱。

有趣的是,能够清楚分辨,男生叫的比女生更大。

特别是身旁的徐坤这厮……

苏旭为了自己的耳膜着想,迅速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不就停个电吗?

有必要这么大的反应吗?

在他无语腹诽的时候,其他同学冷静下来,纷纷照做。

点点光亮汇聚,视线逐渐恢复。

就在这时!

苏旭脑海中,一连串机械的提示音凭空响起。

【叮!】

【检测到宿主符合系统觉醒条件,神级赶尸系统正在启动中……】

系统?!

神级赶尸?!

苏旭瞪大眼睛,看着凭空浮现的光幕中,最后跃动加载的省略号。

有些喜形于色!

作为一名重度网文患者,他对系统这种万能金手指再了解不过。

等等!

这,系统都出来了。

岂不意味着,学姐说的那些真的是具有争对性的!?

再一联想适才网友们的猜测……

一念及此,苏旭身体不由一哆嗦。

这么说!

难不成,真的有……鬼?!

我读的也是个货真价实的……鬼校?!

不管了,特么的!

系统在手!

是人是鬼,拉出来溜溜!

这时,苏旭脑海中的进度条,终于爬完。

【叮!】

【恭喜宿主成功激活神级赶尸系统!】

【叮!】

【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至尊赶尸谱,初级升灵液3瓶,走马观花灯!】

【叮!】

【男人!要么穿上西装运筹帷幄,要么穿上军装镇守一方,实在不行,穿上女装……祸害一方!】

【恭喜宿主触发任务:穿上女装,前往女厕赶尸,将高婷婷,董艳,梁子成的尸体移交给警方。】

我这是要变成,女装大佬!?

看着任务,懵逼的苏旭心中,一万只草泥马顿时奔腾而过……


窗外!

雨声如诉如泣!

狂风骤雨,珠帘如雨!

黑暗的室内,苏旭伸出比女子还秀气的右手,手掌多出三瓶试剂。

初级升灵液!

一看,晶莹剔透,干净纯粹!

说白了,和白开水一样。

打开!

一闻,好吧,还是和白开水一样,毫无味道。

平平无奇?!

不,这是大道至简,大象无形!

苏旭不管了,万一人家就是中用不中看呢!

“咕!”

他仰着头,灌了下去。

喉结滚动,异常微凉顺畅的液体顺流而下,并没有太大的味觉冲击。

他阖上双眸,仔细感受。

陡然间只觉得,腹部暖洋洋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冬日浸泡在温泉般。

与此同时。

源源不断的力量开始从腹部复苏,似怒江波涛奔涌在大大小小的经脉中。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苏旭循规蹈矩,一鼓作气,服下剩下两瓶升灵液!

一刻钟后!

嗡……

空气,一声轻微的震颤!

【叮!恭喜宿主赶尸人入门,奖励初级升灵液2瓶!】

系统提示音响起的同时,苏旭睁开双眼。

两道凌厉如剑的精

光,瞬间夺眶而出,划破黑暗!

“这系统,牛啊!”

半晌后,他握紧拳头,精神奕奕。

此时的他觉得,干翻黑熊,生擒猛虎,一毛问题都没有!

【宿主:苏旭】

【境界:赶尸人入门!(黑白坟)】

【功德值:0】

【空间:至尊赶尸谱,初级升灵液2瓶,走马观花灯!】

镇定下来后,苏旭收起个人面板。

看着教室里空落落的,他也没有多奇怪,其他人早已先后离开。

收拾好东西,他打开教室门,冷风灌来。

嗯?!

还有人?

看着眼前惊艳的美女,苏旭觉得有些眼熟。

但也,仅此而已。

谁让他平常不打游戏,不看直播,所以并不了解……

呆小妹!

“xdm啊,答应你们的,我做到的了,来鬼校直播,只是不小心迷路了!”

“还有,这么大的雨,冻死我了啊!”

只见走廊上,呆小妹穿着单薄卡其色绒衣,下面一双纤长白花的玉腿引人遐思。

微卷的长发披散,画着精致的淡妆,琼鼻被冻的粉红。

现已立冬,气温并不低。

听着女子的吐槽,苏旭摇了摇头,明白过来。

原来是个主播!

这年头,是个人都想当主播捞钱。

自认为有些姿色的女生,扭扭屁股

,抖抖腿,男的耍耍帅,露露肌肉。

呆小妹的直播间内,众多水友们顿时也乐起来了。

“厉害啊!老女人,你居然敢去鬼校直播,我敬你是条汉子!”

“老女人等着!下雨别怕!我这就开我的玛莎拉蒂来接你!”

“楼上的,不就一个玛莎拉蒂吗!也好意思炫耀!”

“各位哥哥姐姐,你们说的是就是鬼校是哪个呀?”

“咦?这个戴口罩的小哥哥有点小帅啊!”

“小帅?眼神不好的家伙,请快去医院!这分明是帅爆了好不!”

“啊啊啊,小哥哥~我要给你生猴子啊!”

“素颜男神啊!老女人,给我上去搭讪要微信,成功了我给你送五艘游轮!”

帅哥?!

看着刷屏的弹幕,呆小妹精致的绣眉一皱。

你们这群,毫无内涵的颜狗!

也不知道关心一下,你们主播的死活!

萧瑟秋风中,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呆小妹贝齿轻咬,暗恼不已。

常年浪迹网红直播界,她自诩什么帅哥没见过。

成熟的,青春的,天然的,加工的……

还不就那么回事嘛。

我倒要看看,把你们迷的神魂颠倒的帅锅。

究竟有多帅!

“啊这……”

呆小妹刚扭过头,眼神瞬间呆滞!

只见——

年轻男子站在檐下,单手撑着好似莲花绽放的黑伞。

冰冷孤傲的桃花眼,好像不含任何杂质的黑宝石。

穿着黑色运动衣,颀长挺

立的身影,自然得体,飘逸出尘。

他嘴角微抿,散发若有若无的慵懒魅惑!

无暇美玉!

无可挑剔!

看起来,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

祸国殃民!蓝颜祸水!

呆小妹停滞的脑海中,没来由的出现这两个字词!

啊啊啊!肿么办!

是银家喜欢和心动的感觉!!

看着女子花痴模样,苏旭目光淡然,神情不变。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被多人这样紧盯着看了,早已习惯。

哗啦啦!

从天而降的雨水汇聚,尽情冲刷地面,风雨都小不少。

苏旭收回目光,握紧伞,刚欲走。

“小哥哥,坏了我的伞,让我可以蹭蹭吗?!”

呆小妹豁然惊醒,箭步拦住,捧着微红的俏脸!

你也太没出息了!

这么大人,看见帅哥,居然还脸红!

眼见说话都开始颠三倒四的呆小妹,直播间的沙雕水友顿时笑疯了!

“老女人,请擦擦嘴角的口水!”

“啧啧,笑死我了!老女人这是想老牛吃嫩草啊!”

“不好!xdm,老女人开始发sao了!让我们一起帮她降降火。”

“我不!我的呆呆,你这是要背叛我了吗!”

“呆小妹:桀桀,男人,放弃抵抗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苏旭自然是不知道直播间的情形,他睨视一眼。

发现呆小妹的脚边,的确有一柄破破烂烂的红伞。

明显顿了顿,接着道:

“我这是单人伞!”

啊这……

他,这是拒绝了我?

刹那间,呆小妹的灿笑凝固在白腻的娇颜上,转为一脸羞恼。

她怎么也没想到,苏旭会这样回答!

真的可恶!

我好歹是个美女,主动蹭伞居然还拒绝!?

“你知道我是谁吗?”

见苏旭转身要走,不似开玩笑,呆小妹着急地脱口而出。

她在这里等了半个时辰,好不容易遇上苏旭,不想轻易错过。

更何况。

小哥哥虽然直,但是……颜,实在是太磕了!

“嗯哼?难道我应该认识你?”

苏旭眼眸一抬,仔细疑惑地打量呆小妹。

“额…

…”

呆小妹呼吸一滞,无言以对。

他竟然真的不认识我!

作为时下最火的女网红,呆小妹坐拥全网数千万粉丝,倍受无数少男肥宅的追配。

当之无愧的,直播界一姐!

但要说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她,就有些狂妄自大了!

“哈哈哈哈,我笑yue了!人家压根不认识你,老女人还想刷脸?!”

“老女人,是你的打开方式不对!你应该说:小哥哥~~你给我噌,我也给你……嗯,噌噌!”

“woc!楼上,我怀疑你在搞颜色。可惜我没有证据!”

“本人现实生活中,是一名拥有十年工作经验的鉴黄师,颜色?就这!?”

“楼上兄弟,咳咳咳,我有个朋友想找你加个好友。”

“我也有个朋友!”

“我也有个朋友!”

“我……”

见呆小妹三番五次吃瘪,直播间的水友们直呼过瘾!

老女人,整天说自己多厉害,今天总算有人治治你了!

只是,这楼好像逐渐歪了……

“小哥哥,球球你啦,就让我蹭蹭嘛!”

呆小妹此时没时间理会直播间。

她委屈巴巴,摇着苏旭的手臂撒娇,张大水润的大眼睛,充满渴望。

“伞坏了,可以让你的朋友给你送。”

这下,苏旭瞬间警惕起来,不动声色地抽回手。

女厕连死三人,悬而未决,保不齐真的是什么杀人狂魔。

而且。

哪有正常女孩,会这么主动贴上来?

有蹊跷,一定有蹊跷!

“我,你……”

看着苏旭的嫌弃表情,呆小妹美目睁圆,感觉收到了一万点暴击。

不!

是一个亿暴击!

嫌弃我!他怎么敢?!

不说我觍着脸倒贴,就是想见我一面,都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毫无疑问,直播间水友直接炸锅,欢天喜地!

“哈哈哈,小弟

弟实在是太直了!此弟实在不宜久留,快到阿姨床上来吧。”

“噗——救命!想不到呆小妹也有被如此碾压嘲讽的一天!蚌埠住了!笑的我喷了女朋友一脸!”

“兄弟,你还好,我正在上公开课,大笑的我直接社死啊!”

“楼上的铁子,咳咳咳,你知道他说的‘喷一脸’喷的是什么呢?”

“下车!我要下车,你们这车实在是太快了!啊啊啊,车轱辘都快压我脸上了!!”


寂静路上!

只有一把单人伞如黑莲绽放,在雨幕中缓缓移动。

苏旭单手撑伞,表情淡然,呆小妹走在前方,近在咫尺。

伞就那么大。

再怎么注意,两人也难免肌肤相贴。

若即若离的触感,透过背后半湿绒衣传来,鼻尖也萦绕一股无比舒适的淡香。

呆小妹俏脸上,泛着醉酒般的酡红,然后……

不由自主向后靠了靠。

嗯?

怎么还往后走?

苏旭不禁抬眸,不知她又要做什么妖。

适才,呆小妹死缠烂打,硬拖着不让走,他无可奈何。

才不得不答应,嗯,让她蹭蹭。

“唔,雨斜着飘进来了,我们这是去哪?”

为掩饰心虚,呆小妹眼睑低垂,目光躲闪着转移话题。

“校门口,有家女装品牌店。”

见她脸红,苏旭不明所以地收回目光,也没细问。

女装店!

呆小妹刹那间,凤眸明亮,心中甜滋滋的。

“小哥哥,你这是看我衣服湿了,所以特意带我去女装店买衣服?”

小哥哥,貌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直呀!

“不是,怎么你也想去?”

苏旭知晓被误会了,摇头解释,眼神怪异。

他也倍感无奈!

穿上女装,去赶尸!

这个系统实在是不正经,竟然发布这样变态的任务。

他一个大男人,没有女装,只能去买。

“……”

这下,呆小妹人如其名,彻底呆住了!

好吧…

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收回之前的话,你就是一个连随口糊弄糊弄不会的

钢!铁!直!男!

(爪牙舞张.jpg)

同一时刻,直播间的水友们弹幕,顿时铺天盖地。

“艹!小哥哥,你这是什么直男直语!”

“果然是,没有最直,只有更直!”

“小哥哥:切,就这点小小姿色?也想动我凡心?谁给你的自信?不自量力!”

“老女人,放弃吧,小哥哥不是你能撩的动的,还是……让我来!”

“这个小哥哥是谁,咦,呆小妹怎么湿了,我是刚进来的。”

“咦,呆小妹怎么湿了!”

“咦,呆小妹怎么湿了!小哥哥?”

“咦,呆小妹怎么湿了!小哥哥刚进去?”

“咦,呆小妹怎么湿了!竟让直了的哥哥快进去?”

“很好啊,xdm,保持队形,传下去,快传下去!”

“别开车了各位,难道就我一个人发现,老女人湿透了,小哥哥一点事都没有吗?”

“卧槽!真的哎!他衣服好像全是干的,一点雨渍都没有!”

一群lsp!

看着刷屏“湿透”“进去”等字眼,呆小妹满头黑线。

看到后面时,小脑袋上升起一堆疑惑的问号。

小哥哥,没有雨渍??

这么大的雨,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淋湿呢?

我都快湿透了……啊呸,我都怪这群lsp,都把我带歪了!

呆小妹脸红,轻啐一口,定睛看向身旁的苏旭。

只见!

他正专心致志地撑着伞,得体的休闲装,果然一片干燥。

不要说大片的雨渍,连雨点和褶皱痕迹,都没有一个。

呆小妹顿觉惊奇,眼睛瞬间睁的无比大。

众所周知,大雨天打伞,的确是很有必要——

它能让你从浑身湿透,变成半湿。

可同一把雨伞下,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她都快成一只刚从河里捞起的落汤鸡,他却闲庭信步般,一点事没有!

这,不科学!!!

不仅是她,屏幕后的诸多水友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随着呆小妹的镜头去寻找答案。

无数双眼睛,众目睽睽之下。

两滴黄豆大小的雨滴沿着伞沿,无声滑落。

空中的它们,似被放大!

按轨迹来说,肯定是要落到苏旭身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圆滚滚的雨滴,在距离苏旭体表一寸时,淡淡的白光凭空出现,将它们诡异反弹!

连近身的机会都没有!

“卧槽!!!”

“是我眼花了吗?斗气铠甲?窝不李姐!!”

“这是个高手!大雨滂沱落,滴水不沾衣!”

“万能的网友大大们,有谁能够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大家好,这是我们家研制的特殊防水材料,透明隐形,如需要可电话联系xxxxxxxx”

“你特么放屁,楼上!我还皇帝的新装呢,打广告打到这里来了!吃屎吧嘞!”

“兄弟们,冲啊,一起举报这个广告狗!”

“举报完成!真的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跪求解答啊!”

“各位道友们好,我是武当陈道长。贫道若没看错,这位前辈使用的是真气外放,御气护体!”

“真气外放?66666……我还吸星大法,隔山打牛呢!”

“卧槽!陈道长?那位生活不易,视频卖艺的陈道长!你个跳梁小丑也敢出来说话!”

“别吵吵,让道长把话说完,你们爱信不信!”

翻看排山倒海的水友评论,呆小妹亦是好奇无比。

问苏旭是不可能的,只能寄希望直播间的陈道长。

陈道长很给力,没让人失望:

“此乃真气外放,贫道确定!”

“贫道曾有幸在昆仑山,遇见一隐世高人施展,轻易裂石碎山,搏虎杀狼。”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遇见,真是三生有幸。”

“还有,诸位对贫道抱有成见,或者不喜欢贫道,贫道虚心接受,但奉劝诸位对前辈还是尊重些。”

“贫道言尽于此,诸位还自行斟酌!”

陈道长结束发言,原本炸锅似的直播间,异常寂静。

水友们都在思考其中的可信度。

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

呆小妹表情一呆,用余光偷偷打量苏旭完美的侧颜。

难道,他真的是什么世外高人?

此时此刻!

武当山脚下,陈道长穿着粗麻灰衣,蓄着山羊胡。

“师傅,真气外放不是小说中的吗?”

刚用手机发完消息,旁边一名呆头呆脑的小道童问。

“怎么,你也觉得为师在骗人?”

陈道长捋着胡子,也不生气,一脸神秘:

“艺术来源于生活,我华国上下悠悠五千年,承载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神秘。”

“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原比你想象和见过的要神奇与精彩!”

小道童听的似懂非懂,迷糊地点头:

“哦,师傅,那么这位前辈和你见过的那位高人,哪个厉害呢?”

小孩子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

“云泥之别!!!”

“我当年遇到的那位高人的确厉害,但修道百载,也只能将真气外放于双手。”

“而这位前辈,竟能够外放包裹全身!!!”

言语之间,陈道长眼神熠熠,充满激动之色。

如此神人,怎不让人心生崇敬!

“师叔,京城大学的常校长又打电话来了,问你考虑的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名年轻道人走近。

“他怎么还不死心呢,这是今天的第四次了吧?”

陈道长脸色骤然一僵,郁闷叹息。

这常校长不知从哪听到消息,竟打电话求他帮忙。

按理来说。

邪祟为祸,枉害生灵,他身为道门弟子,责无旁贷。

但,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自己这点微末道行,对付这种程度的邪祟,与上门送死无异。

“想来这常校长,也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师叔不去,那我这次就正面回绝他。”

年轻道人闻言,点了点头。

他刚欲转身,李道长突然看着呆小妹的直播,连忙叫住年轻道人:

“等等,我们帮不了他们,给他指条明路吧!”

“有这样的高人在他们大学,却四处求人帮忙。”

“这不是本末倒置,舍近求远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