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助攻爹地他又追妻火葬场啦

萌宝助攻爹地他又追妻火葬场啦

随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楠是唐非诚用尽一切手段从朱怀霜那里抢来的女人,最开始,他表现得视她如命,对她宠溺入骨。可久而久之,好似一场戏结束了,他把她弃之如敝履,把她当做没有想法的玩物。最开始林楠只把这段感情当成交易,可最后也深陷其中。后来她能原谅朱怀霜,却眼睁睁见唐非诚进了监狱。

主角:林楠,唐非诚   更新:2022-07-16 02: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楠,唐非诚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助攻爹地他又追妻火葬场啦》,由网络作家“随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楠是唐非诚用尽一切手段从朱怀霜那里抢来的女人,最开始,他表现得视她如命,对她宠溺入骨。可久而久之,好似一场戏结束了,他把她弃之如敝履,把她当做没有想法的玩物。最开始林楠只把这段感情当成交易,可最后也深陷其中。后来她能原谅朱怀霜,却眼睁睁见唐非诚进了监狱。

《萌宝助攻爹地他又追妻火葬场啦》精彩片段

蓉城,高档别墅区—棠湖春天。

林楠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沦落到被所有人唾弃的地步。

“怎么还不走?难道还想要钱?”

朱琳娜,她的好朋友,曾以为无论犯了什么错都会站在她身边力挺她的好大姑子,现在却将行李箱摔到她面前,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她过。

“别想等怀霜回来给你申冤,他早就把离婚协议给了我。他早就不爱你了,他一点都不想再见到你,他见到你就恶心。你如果识趣,就应该带着这个小崽子自己滚。”

“呜,妈妈……”小爱紧紧抓着林楠的衣摆,他被突然发怒的姑姑吓到了,吓得不知所措。

林楠紧紧搂着他,强忍着轻声道:“别怕……”

“谁给你脸哭?你自己做的丑事,闹得满城风雨,你还敢在我们家门前哭?”

她婆婆魏秀珍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从门口让出来,“拿着你的破鞋走。”

哗啦,一包鞋子全部倒在了地上,她从未在魏秀珍脸上看过这样狰狞的表情。

“要我走也可以,我说过,只要朱怀霜亲口说一会,我绝对不会在赖在你们家。”

“休想,你休想。”魏秀珍冲过来,啪地一声抽了她一个耳光。“你就是个贱货,凭你还想见怀霜。”

林楠抱紧小爱,脸上火辣辣的痛处就像这些日子以来莫名的指责一样,让她措不及防。

“妈妈……流血了……”

“流了一点血,多给你十万够不够?”

朱琳娜扯出一张支票,轻蔑地看着小爱。“真是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野种,这点小就知道帮你妈讹钱。真是不愧是贱种。”

“够了,琳娜。”林楠轻喝,“你怎么说我都可以,犯不着对一个三岁的孩子说这么恶毒的话。”

朱琳娜一愣,立时气笑了。“我说得有错吗?他不是野种吗?你背叛怀霜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有今天?”

“我说了我没有背叛怀霜……”

“那这孩子是怎么回事?DNA难道也有错?”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

“真是好笑,说不清楚,你和别人生了孩子,你竟然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朱琳娜将手机朝她面前一扔,一张照片赫然显示在上面。

一个穿着马甲衬衣的男人亲密地搂着她,她却笑得异常开心地和这个男人接吻。

“这上面是谁?难道是我眼瞎,十几年的姐妹,我还认不出是你?”

林楠皱眉,她从不记得她照过这样的照片,也不记得和哪个男人这样亲密地招摇过。

但这照片上的人确实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让她百口莫辩。

“你……”

“嘻嘻……真的啊,你老婆真的给你戴了绿帽?你还给人养了三年孩子?哎呀,你好惨哦!”

“是啊,我好惨,所以要你安慰安慰我。”

“你手摸哪里?哎呀……”

娇声忽然传了过来,打断了林楠要说的话,林楠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先捂住了小爱的眼睛。

“朱怀霜……”

一切的委屈和坚持,在看到这个男人荒唐地埋在一个女人的胸前的时候断裂了。

朱怀霜抬起头,脸上挂着横七竖八斩男色的口红,就那样堂而皇之地就看了过来。

“有事?”

声音凛冽如寒冬。

“这谁呀?”女人摆动着腰肢,勾着朱怀霜脖子,眼睛妩媚地朝林楠瞧了一眼。“真是没眼色。”

“爸爸……”

林楠将他抱紧,她的脑袋像是被炸弹余韵波及,耳中嗡鸣,她只知道把小爱紧紧抱着。

“没事的话就让开。”

他漠然地扯着女人,拾级而上,就连朱琳娜和魏秀珍都不自觉地让开了些。

“等等。”

朱怀霜并没有停,那女人却扯着朱怀霜,有趣地推了他一下。“好像叫你呢!”

“朱怀霜,你真的想和我离婚吗?”

她从来不知道朱怀霜还有这样的一面,他从前从来都是温柔的,他爱她,她从来都没有质疑过。

“你真的不爱我了?”

“你凭什么觉得我还爱你?”他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嗤笑,“凭这个野种吗?”

“你……”林楠双手开始颤抖,“你也不相信我?”

“你让我怎么相信?”他残忍地笑着,“凭我昏迷的时候你在外面勾三搭四吗?”

“你知道我没有。”林楠抬头,“你知道我每天都陪着你,我每天……”

“我在昏迷,我怎么知道?”朱怀霜打断她,“医院那么多人来来往往,我的主治医师不是还和你很熟吗?说不定你们就是趁着我昏迷的时候在我床前成其好事。”

“朱怀霜,你太龌龊了。”

“我龌龊还是你龌龊?”

“你恶心。”

林楠忍无可忍。

“呵,”朱怀霜轻笑,他拉着那女人,当着她的面将那女人吻住。

俩人仿佛忘了这是在朱家大门口,而不是在某个人的卧室。

“朱怀霜,你一定要这样恶心你自己吗?”

“我从不恶心我自己,我只是厌了你。”他手没有再从那女人身上拿开,就那么连体婴一样抱着那女人。“林楠,我们结束了。”

轰——

林楠低头,“就因为小爱不是你的孩子,所以你要和我结束?”

“还不够吗?”朱怀霜盯着她的发顶,像是念剧本一样,没有地说。

“你曾经说……”

“曾经你是林家的女儿,现在林家已经破产了。”

“你骗我。”

一滴泪终于滑落脸颊,滴在她捂着小爱的手上。“原来那些都是骗我的,你一直爱的就是我这个身份,所以才在得知小爱不是你亲生的时候,你就第一时间避开了我?第一时间拟好了离婚协议。”

“是又如何?”朱怀霜定定地看着她,像是要把她这一刻狼狈的样子永远记在心里。

“你根本就没有真的爱过我。”

“是,我从没有爱过你,我只不过是贪婪你们林家的产业。蓉城地产这么大块蛋糕,是个人都会动心。”

“你还是人吗?”

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就这样承认了,心里痛得难以呼吸,原来一切不过是泡沫幻影。

她抬起头,眼里的泪光让她看不清楚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你还是个人吗?你们朱家还有人吗?利用我,榨干我身上的价值,就将我一脚踢开。是不是你们早就在谋划这一切?”

她看向朱琳娜,朱琳娜偏头,她看向魏秀珍,魏秀珍低头。

“哈哈……我真傻,真的,被你们一家骗得团团转,我真傻……”


“你傻不傻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心口的火在这一声中彻底熄灭,林楠揪着自己的胸口的衣服,低头看着小爱担忧的眼神。

她笑着安抚小爱一眼,对着朱怀霜冷声道:“是和你没有关系,协议我会签,明天早上九点,我们民政局不见不散。”

朱怀霜见她转身,突然冷哼了一声,“把野种留下。”

林楠仿若未闻,她什么也没有要,那些协议,那些支票,那些珠宝首饰,凡是出现过在朱家的东西,她都不想要了。她只想带着小爱,找个没人的地方舔舐伤口。

她这么多年来看错了人,她认了。

“我叫你把这野种留下,你听不懂吗?”

朱怀霜骤然跑来,扯着她的手臂,将她扯得转身。

林楠看着他冷硬无情面容,像是从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你放开。”

这么近的距离,她能闻到他身上劣质的香水味,是那个女人染在他身上的臭味。

“小爱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利带他走。”

“爸爸,妈妈……”

“哼,太便宜了,林楠。”

朱怀霜并没有理睬小爱,他看着她,眼里寒冰犹如芒刺,言语更如尖刀。“我平白给你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就这么放你走,太便宜你了。”

“那你想怎样?”

不想再这在这里待下去了,好难看,太难看了。

“五千万,”朱怀霜说:“五千万,这么些年我所受的耻辱还有养这个野种的钱,你拿出来,他才能让你带走。”

“朱怀霜!”林楠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净身出户还不够,他竟然要她出五千万还他?“你疯了?”

“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拿这个野种抵,你什么时候把钱凑齐,什么时候来赎人。”

“啊,妈妈……”

朱怀霜一把从林楠怀里夺过小爱,将小爱举过头顶,吓得小爱大叫。

“小爱……”

林楠顾不得什么骄傲,她难看地扒着朱怀霜去够小爱。可她本就身体娇小,力气又抵不上朱怀霜,朱怀霜只伸手一推,她就跌倒在了地上。

“朱怀霜!”

林楠爬起来,又朝着朱怀霜过去。“把小爱还给我,还给我,他是我的孩子。”

朱怀霜又是一攘,高跟鞋“啪”地萎地,林楠站不稳又跌了下去。

脚上传来疼痛,但却抵不过心上的痛。

“五千万,少一分你都别想再见到他。”

朱怀霜单手抱着小爱,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现在,你可以滚了。”

“朱怀霜!你怎么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你太狠心了。”

林楠想站起来,可不知道刚才摔到了哪里,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眼见着朱怀霜要把小爱抱进大门,她只有歇斯底里的喊:“算我求你,怀霜,算我求你,你把小爱给我。”

朱怀霜脚步微顿,他不忍。“林楠……”

“怀霜,你知道的,林氏破产了,我没有工作,我没有能力赚够五千万。怀霜,我求你,我求求你,我只有小爱了,你把他给我。”

她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四求过人,她从来都是林氏的小公主,就算林氏破产,她还是朱家的大少奶奶。

她从小到大都是骄傲的。

“不可能,林楠。”

朱怀霜侧过半边脸,有晶莹从他脸颊滑下。“我们这辈子注定不死不休。”

心脏传来钝痛,她看着银白色的大门在她面前关闭。所有的话都塞在她的胸口,无法宣说。

……

朱琳娜将那张支票捡起来塞到她的手里。

“林楠,你走吧。”

“为什么?”

她无比茫然,像是抓一根稻草一样抓住朱琳娜,“娜娜,这是不是都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做梦对吗?”

“林楠,这都是真的。”

朱琳娜将林楠拉她的手使劲扒开,“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怎么办?”林楠喃喃,“怎么办?”

她失魂落魄地看着朱琳娜,不明白她说的怎么办是什么意思。

朱琳娜不忍再看她,她偏过头,看见有出租车停留,摆了摆手。

出租车开了过来,朱琳娜将她扶起来。“进去吧,离开这里,忘了我们,你会活得更好。”

“小爱……”

“嘭”,朱琳娜没有回答她,将车门猛地关上。“师傅,将她送到唐都花园。”

“我不走,我要小爱。”她推开车门。

“如果你不想小爱死在这里,林楠,你现在最好听我的,快走。”朱琳娜掐住她开车门的手。“怀霜忍你也是有限度的,我不保证你一再激怒他,他会不会拉着你们母子陪葬。”

“他……不是那种……”林楠下意识地辩解。

“你了解他多少?”朱琳娜吼,她胸口起伏,看了一眼门口。“听我的,林楠,我保证不会让小爱受到虐待。”

林楠呆呆地望着她,见她眼里似又隐忍,她一把拉住朱琳娜。“娜娜,你们是不是瞒了我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怀霜是不是……”

“什么都没有。林楠,你清醒一点。你觉得在我们知道小爱不是朱家的孩子之后,我们全家人有必要陪你演戏吗?”

是啊,小爱不是朱家的孩子,他们根本就没有理由演戏给她看。一切不过是因为他们都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还让朱家成为了整个蓉城上流社会的笑柄,所以她们只是厌弃了她。

手不自觉地滑落下去,她低着头。“那我真的拿来五千万,是不是朱怀霜就真的会把小爱还给我?”

朱琳娜沉默一瞬。“你要怎么去挣五千万?”

她动了动唇,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正如朱怀霜的意思,他并不是非要五千万,朱家并不缺这五千万。他是要五千万压她一辈子,让她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让她和他纠缠一辈子,不死不休……

泪水滑落,他不是不爱她了,他是深深恨上她了。而她不也是吗?

朱琳娜看着出租车开走,转身回到了屋子里。看见小爱害怕地缩在魏秀珍的怀里,朱怀霜一口接一口的吸烟。

“走了?”

“走了。”朱琳娜回答朱怀霜,“你何必把小爱留下来,这样纠缠不清……”

浓墨一般化不开的眼神望着她,朱琳娜猛地一停。


唐都花园,林楠下了出租车,跛着脚朝父母唯一的住处走。

狼狈的样子,几乎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好在唐都花园住的并不是他们以前熟悉的人,她也是第二次来这里。

她模糊记得这里没有电梯,父母好像住在五楼。

她麻木地爬着楼梯,脚上疼痛钻心,但她却有一丝丝清醒。

终于爬上了五楼,她站在林家父母门前举手,却又不敢敲下去。

她这个样子回来,不是白惹父母担心吗?他们现在又帮得了她什么?只是给他们晚年不幸雪上加霜罢了。

可不进去,她又能去哪里?

她站在门口,终是转身下楼。她不想让父母担心,就让他们以为她在朱家一切都好好了,就算瞒不了多久,但能瞒一天是一天。

保持着那份清醒,她落魄地飘下楼。没想脚上实在受不了她这番上楼下楼,一脚踏空,身体不受控制地坠了下去。

“小心。”

迟钝地感受到被人当面拦腰抱起,她推开男人,“谢谢。”

“林小姐回来看你父母?怎么不敲门?”

唐非诚拉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

林楠抬头,却发现她并不认识面前的男人。

多年修养让她习惯地回答:“不了,我有事要走了。”

“什么事?”

唐非诚欲伸手摸她脸上的指甲刮伤,“是谁打了你?你丈夫吗?”

林楠偏头躲过唐非诚,她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自来熟的男人。

“请住手,别碰我。”

唐非诚停下,“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伤得严重不严重。你的脚似乎也受伤了,要不要去我家帮你看看?”

“不了……”

“走吧。”

唐非诚拦腰把她抱起,林楠一声惊呼。“你快住手,我不认识你,你快放我下来。”

“林小姐别客气,我认识你很久了。我不是坏人,你放心。”

这样的陌生人谁能放心?就算林楠现在被朱怀霜伤得心口寸痛,也不至于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

“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叫了。”

林楠真的很慌张,这都是什么事?祸不单行吗?

“我真不是坏人……”

“救命,爸爸妈妈开门,我是林楠,救命救命……”

“楠楠……”

门被“哐”地打开,林佑丰惊讶地看到林楠双手推着唐非诚的脸,双脚在空中乱蹬。

“林先生好,林先生吃晚饭了吗?”唐非诚轻松地抱着林楠,和林佑丰打招呼。

……

林佑丰倒了两杯水给他们,他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先看了看林楠,又看了看唐非诚。

“唐先生,你怎么和楠楠在一起?”林佑丰多年处于上位,就算林氏破产,他也自有一些气度。

唐非诚是个很出色的男人,他不是朱怀霜那种温文尔雅的出色,他身上自有一股匪气。

林佑丰以前和他见过一次,知道他并不如表面伪装的礼貌无害,手上并不是很干净,不愿惹他。

“碰巧遇到林小姐。”

唐非诚并不介意林佑丰的态度,而是随意地说:“我这次是来找林先生谈一笔生意。”

“生意?”林佑丰一愣,“林氏已经破产,我这里并没有什么生意和唐先生谈。”

“林沁峰先生向我借了五千万。”

“啪——”

水杯落地,林佑丰慌忙地站起来,“什么?”

“我以前很佩服林先生,并不想派人上门惊扰林先生。但据我所知,林沁峰已经带着我的钱偷渡到D国去了。”

“这个孽障!我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起过这件事,他只给我说要到D国找人继续研发新能源。”

林佑丰简直气炸了,他不敢想林沁峰竟然敢向唐非诚这种人借钱,还敢借了钱就跑。

“唐先生,你去找他要,他自己借的钱他自己承担。”

“可是他去了D国,我们已经查不到他的踪迹了。”

“那唐先生想要我怎么办?”林佑丰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却是第一次赖这种帐。“我和我老伴就这处安身之处,你要是觉得看得过去就拿走,其他的恕我无能为力。”

唐非诚看着林佑丰笑笑,“这不是还有林小姐吗?”

“小楠?”林佑丰一顿,他虽然没有问林楠这个样子是怎么弄的,但他也听到了小爱并非朱家亲子的一些风声。“小楠是外嫁女,和她哥哥没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并不是林先生说了算。”

“朱怀霜要和我离婚,我是过错方,朱家要我净身出户。”

林楠终于知道这个唐先生原来是打算和她要账。“你打错算盘了,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朱家也不可能替我哥哥还这种债。”

“小楠……”

林佑丰没有想到事情真的到了这一步,他以为朱怀霜不管怎样都会对林楠好。毕竟当初是朱家求着林家把林楠嫁过去的,这才过了多久啊?

他心疼地看着林楠,“你身上的伤是他们打的?”

“没事的爸爸,我不疼。”林楠捧着杯子,不想再给这个家雪上加霜。

“怎么可能不疼?”林佑丰忍不住道:“是不是他们打你?我这就报警,我们告他们。”

“没有用的爸爸,不过是赔些钱而已。”

林楠摇着头,缓缓说:“十几万,帮不了我什么。”

“可我怎么能这样看着你被欺负?”林佑丰颓唐地说:“要是林氏不破产就好了。”

是啊,要是林氏不破产,她怎么都不可能这么狼狈。可现实是林氏破产了,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没有钱,仿佛就没有了尊严和一切。

“看样子林小姐也很缺钱。”唐非诚笑道:“要不要我帮帮你?”

“不用了唐先生,我并没有能力偿还你的钱。”

林楠不傻,她父亲这么警惕的人,她能平白无故相信吗?

“如果我说你有呢?”

林楠转头看他,不明白他这话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做我五年的情人,一年一千万,怎么样?”

“什么?唐非诚你别欺人太胜,楠楠,别听他胡说八道。”

林佑丰简直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这个人怎么跑到他面前对他女儿说这种可耻的要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