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池先生的心尖

池先生的心尖

云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昔清冷傲慢,喜欢公事公办,从出生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她的婚姻和爱情,由不得自己,所以家里让嫁人,她就欣然接受。对方居然在婚礼前两个月,跟别的女人鬼混,这她忍不了。于是,姜昔步步为营,努力摆脱作为一枚棋子的命运。却不料,自己误打误撞,招惹上霸道又腹黑的池景。既然非要选择一个人结婚,那就选择池景好了……

主角:姜昔,池景   更新:2022-07-16 0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昔,池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池先生的心尖》,由网络作家“云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昔清冷傲慢,喜欢公事公办,从出生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她的婚姻和爱情,由不得自己,所以家里让嫁人,她就欣然接受。对方居然在婚礼前两个月,跟别的女人鬼混,这她忍不了。于是,姜昔步步为营,努力摆脱作为一枚棋子的命运。却不料,自己误打误撞,招惹上霸道又腹黑的池景。既然非要选择一个人结婚,那就选择池景好了……

《池先生的心尖》精彩片段

南城府邸。

黑暗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客厅内,姜昔只听到自己轻浅平静的呼吸声。

外面是雷电交加的夜,暴雨冲刷着原本就不平静的夜晚……

一道闪电划过,短暂的光亮印出了姜昔那张美到极致的脸,巴掌大的小脸上妆容很精致,她慵懒的靠在沙发里,缓缓闭上了眼睛。

“滴滴”两声,别墅大门打开了。

偌大的别墅里仍然是一片漆黑,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是男人的喘气声和女人的嘤咛声……

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后,“啪”的一声,原本漆黑一片的客厅瞬间明亮了起来。

姜昔收回开灯的手,仍然靠在沙发里,细长的双腿跷起了二郎腿,漂亮的双眸朝玄关处的一对男女看了过去。

紧紧缠在一起的男女朝她看了过去,

一秒……两秒……

女人反应过来了,立即从男人身上下来,惴惴不安的躲到了男人身后。

姜昔视线落在女人身上眼神打量了一番,几秒后就收回了视线看向男人,勾起红唇轻笑,“宋洲,这就是你藏着掖着不敢让我找到的女人么?”

男人挡在女人跟前皱眉看着她,语气里是明显的不悦,“你来这里做什么?”

姜昔抬手撩了撩额前的头发,轻笑出声,“我不能来么?这里是我们的婚房。”她顿了顿,视线再度看向他身后的那个女人。

长相很普通,论气质甚至和容貌都无法跟她相比,普普通通的五官凑在一起还勉强算是清秀,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条发白的牛仔裤和一件杂牌卫衣……

宋洲的品味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清纯大学生了?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她低声哂笑,“三天没跟我联系,你们一直都黏在一起?”

男人抿了抿唇,直接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女人搂进怀里,视线冷淡的看着她,“是,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周蒙。”

女朋友……

在听到这个介绍时姜昔就忍不住笑出声来,“女朋友?宋洲,你是不是忘了两个月后我们就要结婚了?”

她也没等男人回答,抬眸淡淡的看向他身边的女人,声线冷清,却透着几分绵绵懒意,“周小姐还在念大学吧?”

无聊的玩弄着自己保养精致的指甲,她红唇一张一合,漫不经心的开口,“你是图钱还是图他这个人?图钱好办,你开个价我给你,图人嘛……呵,你吃不住他。”

一句话说完时,宋洲身边的女生脸色已经煞白,难看至极。

到底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哪里能经受得住这样的评价,此时已经红了眼圈,却还是倔强的扬起下巴看着姜昔,“我喜欢阿洲,他也喜欢我。他说了不爱你,跟你结婚也是被家里强迫的。”

姜昔抬眸看着这个女生,笑得有些轻谩,“你们这些小妹妹啊……还是太天真了,男人说两句甜言蜜语就被哄得团团转。你觉得他会喜欢你什么?年轻么?比你年轻的女生多得是,比你漂亮的,有趣的、听话的、只要想找他就能拥有,甚至个个都家世优渥,你凭什么觉得他会喜欢你这样的?”

“姜昔,你够了!”

她话音刚落,男人就冷声打断了她。

四目相对,一个神色淡然,一个愠怒阴沉。

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硝烟的味道。

男人偏头看了一眼身边已经快要哭出来的女生,缓和了语气,轻声哄道,“乖,你先上楼等我。”

女生咬着唇,纵使心有不甘却还是乖乖听话,抬脚朝楼梯的方向走去。

偌大的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两人。

宋洲在姜昔对面的位置坐下,皱眉冷淡的盯着她,“姜昔,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姜昔红唇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弧,“你要在外面怎么玩儿我都没意见,但是宋洲,我希望你信守诺言,玩归玩,不要被外界抓到任何把柄传出花边新闻,我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收拾你的烂摊子。”

看着眼前冷静到没有任何情绪的女人,宋洲莫名就觉得心口突然烦闷起来。

她从来都不在意他在外面怎么玩,甚至也不在意他有几个女人,结婚对她而言似乎也只是走个程序,公事公办而已。

两个月后,他就要娶这个女人了。

她是宋家钦点的儿媳,也是他点头答应了要娶的,门当户对,娶了就是皆大欢喜。

可他对这个女人喜欢不起来。

他讨厌她的清高和傲慢,讨厌她面对自己时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小女人该有的撒娇,甜美,她都没有。

静默了一瞬后,他才低沉的开口,“姜昔,你太无趣了。”

“是么?”

他面无表情的陈诉着,“你像是一个美丽精致的画像,只可远观欣赏,跟你相处我味同嚼蜡,因为你很无趣。”

交往一年,订婚两个月,他们连接吻都没有过,更别提做其他亲密的事情了。

姜昔是禹城出了名的第一美人,也是名媛中的翘楚。

这些年追求她的男人几乎数不胜数,即便是两个月前她和宋洲的关系公开后,仍然有不少男人对她穷追不舍。

因为无趣,所以不喜欢她?

姜昔忍不住笑了下,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现在觉得我无趣已经晚了,婚礼的时间已经定下了,你父母也召开发布会公开了婚期。”

她抬眸看着他,笑意逐渐加深,可眼底却寻不出几分笑意来,“宋洲,我拿五百万的彩礼嫁给你,不是闹着玩的。”

“是嫁给我,还是嫁给宋氏集团?”

“你是宋氏集团的少东家,有区别么?”

男人盯着她,迟迟没有说话。

的确没有区别。

在她眼里看到的只有利益,她身边有那么多优秀,也真心喜欢她的男人,可她偏偏选择了他,无非是看重宋氏有她需要的东西而已,就这么简单。

他突然走过去拽住姜昔的手腕,眸底浮现出冷意来,“姜昔,你嫁给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姜昔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抬眸与他对视,声线低柔,却不带任何情绪,“我嫁给你能有什么目的呢?联姻这种事情我们从出生就躲不掉的不是么,都是没有感情的联姻,那倒不如嫁个自己看得顺眼的男人。”

她的回答很直接,甚至冷漠无情。

任哪个男人听到自己未婚妻说这种话都无法接受,更别宋洲这种矜贵的公子了。

他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拽着姜昔手腕的手也更用力了,几乎是咬着牙蹦出两个字来,“姜昔!”

挣脱开他的手,姜昔看着他一脸阴郁的表情,漂亮的脸上带着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去哄你的小甜心吧。”

说着,她抬脚踩着高跟鞋款款向玄关处走去。

快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笑看着宋洲,“明天早上我会让人过来把主卧的东西全部换新的,我不想自己马上要住进来的房子太脏。”

不等宋洲回答,她拿起放在玄关的伞离开了别墅。

……

车子在大雨中缓缓前行。

刚驶出一段距离姜昔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一眼号码,唇角不由勾起,“宛宛。”

“宝贝,快来1998,我们都在等你,为你举办最后的单身party。”

“好啊,半个小时到。”

棠宛宛和姜昔高中就相识,两人亲如姐妹,也是姜昔最在乎的人之一。

半个小时后,姜昔把车钥匙交给了门口的泊车员。

1998是禹城最大的一家高档会所,出入这里的基本都是上流社会的人。

姜昔推开门走进包间里的时候一群人开始起哄,“啧啧啧,这马上要成为少妇的人终于来了,快瞧瞧被婚姻滋润的女人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一边儿待着去。”姜昔笑骂了一句,坐在了旁边的空位上。

棠宛宛抬眸扫了一眼门口,“宋洲没跟你一起来?”

提起宋洲,姜昔眼底的笑意淡了不少,却还是勾着唇轻笑,“他没空,下次有机会再聚。”

“来晚了,自罚三杯!”

酒杯凑到姜昔跟前,她挑了挑眉,豪爽的接过仰头而尽。

主角到场,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来找姜昔喝酒,棠宛宛把她护在自己身后,挑眉盯着几人,“想灌醉我小昔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于是,原本酒量就很差的棠宛宛直接醉倒在沙发里。

姜昔喝得有些急醉意逐渐上头,在散场的时候她联系了棠宛宛的司机吩咐把人送回去后,自己独自去了1998顶层透气。

站在高处姜昔俯瞰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漂亮的凤眸透着几分迷茫。

再有一段时间她就要嫁人了……

她才二十三岁。

可如果不联姻,她永远都摆脱不了现在噩梦一般的生活。

外表过得光鲜亮丽又怎样,被誉为禹城第一名媛又怎样,她左右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吹了一阵冷风似乎也没有让头脑和思维更清晰,反而难受了起来。

姜昔迈着虚晃的步伐离开天台,在原路返回的路上身边突然窜出一道黑色的身影来,还没等她看清楚整个人已经被拽进了房间。

没等她反应过来时,一只冰冷的手已经捂住了她的嘴,“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

声音很好听,清冽低沉,有些急促。

房间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姜昔看不清楚眼前的人,黑暗中只能模糊的看到他大概的身影和轮廓,长得很高,大概一米九的样子。

姜昔压下心底的慌乱怔怔点了点头,很配合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男人松开了手,缓缓倒在她身上。

姜昔后背抵在门上,娇小的身体突然要承受这么高大的身体让她差点窒息。

她伸手想要推开这个男人,尝试了好几次以她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开。

正在她想要推开男人逃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男人的胸膛,只听见他闷哼一声。

姜昔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上沾到了温热粘湿的液体。

是血。

刚才因为受到惊吓让她分神,现在才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她咬着唇,一只手扶住男人的腰避免两人都摔倒,另一只手费力的摸索着房间的开关。

“啪”的一声,房间里明亮起来。

姜昔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男人的头埋在她的颈窝里,白色衬衣已经被血迹浸湿。

1998的治安现在都差到这个地步了么?看这打斗的痕迹肯定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可一个安保都没有来。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慌乱之下她用力把男人推到在地,刚要拉开门跑时,脚踝就被拽住了。

她回头垂眸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眼睛紧闭着,但一只手却紧紧的抓着她的脚踝,力气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姜昔无奈,只好开口,“我知道你还有意识,也能听见我说话,你现在松开我,我去找这里的负责人过来。”

男人的五官长得极其完美英俊,薄唇紧抿着,双眼紧闭着,剑眉微微蹙起,五官轮廓精致如雕刻般,英俊的脸上毫无血色,看来是流血过多导致的。

姜昔身边从来都不缺追求者,也有长得很帅的,但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时她还是被惊艳到了。

男人没有反应,但仍然抓着她的脚踝不肯松手。

她怔了几秒后才开始检查他的伤,他伤得很重,胸口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来不及多想,她赶紧脱下外套捂在男人的伤口上。

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撞见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她也没有道理不管。

“扶我去床上。”男人突然小声的低喃着。

姜昔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好趴在地毯上,耳朵凑到他的唇边,“你刚刚说什么?”

男人虚弱的又重复了一遍,姜昔咬着牙试图把他拽起来,但奈何她的力气太小了,折腾了半天也没把他扶起来。

她累得直喘气,“你倒是配合我一下啊!”

下一秒男人就缓缓抬起手臂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伸手捂住伤口一点点支撑起身体。

几步路的距离,姜昔愣是艰难的用了好几分钟时间才他挪到床上去,此时整个人累得已经快虚脱了。

姜昔有点无语的盯着床上的男人。

没想到出来透个气还能遇到这种事情。

真是晦气。

她抬脚转身就朝门口走,走到一半时又停下了脚步。

万一这个人死在这里怎么办?

她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迟疑了几秒她还是转身走回床边,“喂,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回应她的一片死寂。

姜昔暗道不妙,赶紧伸手拍打着他的脸,“喂,你别死啊,你死了我到时候有嘴都说不清楚了。”


她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还有两个月她就要跟宋洲结婚了,在这节骨眼上她不想节外生枝。

不会真的死了吧?

姜昔有些慌了,她小心翼翼的把手指伸到男人的鼻尖下,好在还有呼吸。

“手拿开,我还没死。”男人突然说话了,声音很虚弱。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当看清楚她的脸时,浅棕色的瞳眸微微一震,整个人都怔住了,震惊和讶异的神情一闪而过。

姜昔没有察觉到他的眼神,专注的捂着他的伤口,“没死就好,坚持一下,我马上打120。”

男人突然抓紧了她的手腕,“你叫什么名字?”

姜昔一愣,随即无语的道:“现在不是讨论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你还要不要命了?”

“不要打120。”

话落,他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再说话,刚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下,姜昔又说话了,“你别睡啊,万一醒不过来就完了,你看啊,你长得这么帅如果因为受伤就死了多不划算是不是,睁开眼睛看看我吧,欣赏着美女就不想睡了。”

其实她只是避免这个男人睡过去了,随便乱说的。

男人没有回应她,仍然闭着眼睛,见状姜昔想了想又问,“你结婚了吗?看样子很年轻,长得又好看,没结婚应该是有女朋友的吧?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女朋友会难过死的。”

池景终于被吵得不得不睁开了眼睛,视线锁定在姜昔的脸上。

四目相对,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盯着他。

“你很吵。”

姜昔,“……”她撇撇嘴,反驳道:“还不是怕你睡过去了,不然我才懒得说话呢。”

既然他死不了,那她不说了就是。

“柜子里有医药箱,去拿过来。”即便男人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姜昔就乖乖的站起来跑进卧室一通乱找,最后拎着医药箱又走到客厅里,随即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算了!

救人一命,就当给自己积德了。

她蹲在男人面前,小心的扯开他的衣服,当看到狰狞的伤口时还是忍不住蹙起眉,“我只会简单的处理一下,看你的样子挺严重的,还是打120吧?”

垂眸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池景抿了抿唇,“不用,你先帮我清洗伤口。”

“噢……”

姜昔拿出生理盐水反复清理了伤口,又找了止血药和消炎药小心翼翼的涂抹上去。

男人突然闷哼了一声,吓得她停下手里的动作仰头看他,“很疼?你再忍忍,把纱布包扎好就好了。”

“嗯。”

整个过程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由于没有经验,姜昔处理完伤口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她看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大大的松了口气。

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已经导致她的双腿发麻,刚要站起身一个不稳猛地朝男人扑了过去,好死不死的又撞到了刚包扎好的伤口。

池景紧紧的蹙着眉,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显然被她猝不及防的拥抱折腾得够呛。

“对不起对不起……”姜昔立马爬起来,看着他渗血的伤口有些懊恼,“我腿麻了没站稳,你还好吗?”

好半响池景才艰难的挤出三个字,“死不了。”

“那……那你睡一会儿?”

她话音刚落下男人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留在这里,我会补偿你。”

姜昔,“……”

把她拐进来不说,还给他处理伤口,现在还要伺候他去床上躺着!

她是造了什么孽才能碰到这种奇葩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正腹诽着,男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静默了半秒姜昔才缓缓开口,“我不需要你的报答,所以你也不用知道我的名字。”

反正今晚过后就再也不会遇见的人,没必要。

况且这个男人身份神秘,又在1998发生这种事情,她不想自己到时候被无辜的牵扯进去,所以,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怕我连累你?”男人的视线直直的盯着她,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思。

姜昔也没有被拆穿后的尴尬,坦坦荡荡的回答,“是啊。”

“连我是什么人都没有摸清楚就帮我处理伤口,不怕我是什么潜逃犯?”

姜昔微微一怔,开始上下打量这个男人,黑色的西装虽然没有品牌LOGO,但一看就是高级纯手工定制版,手腕戴的是名牌顶级款式手表,全身上下的行头大概是七位数。

她笑了笑,“你不是。”

男人挑眉看着她,腔调淡淡的,“这么肯定?”

“如果你真是的话就不会来这么扎眼的地方。”

男人拽着她的手腕仍然没有松开,“这里已经被盯上了,暂时不要出去。”

“什么?”姜昔有点懵。

被盯上了?

她现在出去会有危险?

虽然对男人的话半信半疑,但看着他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也放松了警惕,就算他有心要图谋不轨,以他现在的状况也不是她的对手。

“我会让你安全离开的。”

说完男人就闭上眼睛休息了,看起来似乎很疲倦的样子。

姜昔无语的看着他,“你能不能先松手?”

“……”

回应她的是沉默,她挣扎了两下,但男人拽得很紧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凌晨的时候男人突然发烧了,姜昔没有办法只好用湿毛巾给他物理降温。

这一折腾天就亮了。

天刚微亮时姜昔就醒了。

她堂堂姜某人居然屈身在地毯上凑合了一晚!

更气人的是躺在床上的男人明明昏迷着,力气却大得出奇,一整晚都拽着她的手不肯松,她又不能躺床上,只能坐在地毯上趴在床沿上睡觉。

看着床上还睡得很沉的男人,她气得咬牙切齿,但还是伸手试探他额头的温度,好在已经退烧了。

她的手刚触碰到额头时池景就猛地睁开眸盯着她,眼神冷冽,没有一丝温度。

姜昔被他的眼神吓得一怔,很快收回了手,“可算退烧了,再这么烧下去好好的一个人都要成脑瘫了。”

池景偏头看着坐在地毯上的女人,嗓音透着沙哑,低沉的吐出三个字,“你很吵。”

“……”

真是长见识了!

他是怎么能理直气壮的说她很吵的?

一向很能控制情绪的姜昔心态彻底崩了,“我被你拐进来被迫照顾你,被迫照顾你一晚上,被迫睡了一晚地毯,感谢的话没听见,倒是嫌我吵了?”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平日里优雅洒脱的形象,气得脸蛋都快鼓起来了。

池景沉默的听她抱怨完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会补偿你。”

“……”

谁要他的补偿了?

姜昔气得懒得跟他争论,抽回自己的手腕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刚准备离开房间,身后的男人又叫住了她,“等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