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在街角转身说爱你

在街角转身说爱你

樱桃小苏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轻语爱了安子皓很多年,这期间,她酸甜苦辣都尝了个遍,最后还是无疾而终。直到她遇到温文尔雅的欧阳千然,她才明白,美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她穿着火红嫁衣嫁给欧阳千然那天,她心里还想着安子皓,不是旧情难忘。而是她幸福了,也希望他能幸福。三人之间的爱恨纠葛,终究是只能成全一对情侣。

主角:叶轻语,欧阳千然   更新:2022-07-16 0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轻语,欧阳千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在街角转身说爱你》,由网络作家“樱桃小苏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轻语爱了安子皓很多年,这期间,她酸甜苦辣都尝了个遍,最后还是无疾而终。直到她遇到温文尔雅的欧阳千然,她才明白,美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她穿着火红嫁衣嫁给欧阳千然那天,她心里还想着安子皓,不是旧情难忘。而是她幸福了,也希望他能幸福。三人之间的爱恨纠葛,终究是只能成全一对情侣。

《在街角转身说爱你》精彩片段

叶轻语一个人走在学校的林荫道上,看着不远处那个湖心亭的石凳上已经坐满了情侣,在月光下,在湖面上折射出他们亲吻,拥抱的样子,这一刻,好像世界都静止了一般,显得是那么的唯美。

今夜是满月,月亮在正前方的高空俯视着大地。叶轻语望着圆月,她从小就在想,为什么有月亮的时候,月亮总是会跟着人往前走,她地理不好,所以一直到现在,长到了 20 岁的年纪,她依然弄不懂这个问题,只是感叹着大自然真是一个神秘的存在。

叶轻语抱着手里的日语速成的书籍,往寝室走去,刚刚从图书馆出来,正值周末,校园里人来人往,热闹度一点也不输给繁华的市区。

叶轻语学的是人力资源的专业,高考时顺从家人,报了这个与自己喜欢的动漫背道而驰的专业,只是时至今日,她依然没有放弃自己想要去日本学动漫的梦想,一直在为之努力着,所以大学两年,你永远都只会在熄灯前一个小时,才会在寝室看到她的身影,平时的时间,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语言班呆着。

路过寝室下面的小卖部,叶轻语摸了摸自己有些“咕咕”叫的肚子,才想起自己今天又忘了吃完饭,晚上七点做完兼职就直接跑去上了日语班,这不,就把晚饭这事给忘了。

看着叶轻语走进小卖部,憨态可掬的老板笑眯眯说着,“小叶啊,又来了,今天要点什么,这个土豆粉今天可没有了,你来晚了,刚刚卖出最后一份。”

“没事,阿姨,我要一份关东煮,这个这个这个,嗯,还有这个。”说着还舔了舔嘴唇。

老板是个已过六旬的老太太,对叶轻语挺好,边夹着食物边念叨着,“这女孩子大晚上的吃东西可不好,吃胖了小心安子皓不要你哦。”

“他不敢。”叶轻语付了钱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小卖部。

安子皓是叶轻语的男朋友,这可是C大出了名的模范男友,即使他不是C大的学生,但因为叶轻语在C大的名声,所以依然有着他的传说,不外乎就是事事顺从,两人在一起永远都是他在开钱,在自己的学校美女如云可依旧对叶轻语保持着衷心,可是这段感情也只有叶轻语知道,究竟有多不容易。

正想得出神,手机震动了一下,叶轻语打开一看,是安子皓发来的QQ消息,觉得好奇怪,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安子皓是从来不会主动给她发短信QQ的,因为他觉得能打电话说清楚的事为什么要用QQ短信,能动嘴绝对不会动手,今天这是发什么神经了。

“在干嘛呢?”QQ页面上只有这几个字。

“刚刚回寝室。”

“明天我考试,就不和你说了。”

“快去睡吧,你明天考试还找我聊天。”叶轻语拿着手机甜甜的笑这。

“晚安,我就是给你说一声,免得你又胡思乱想。”叶轻语看着这句话,把已经打在手机上的字给删了。

“什么叫胡思乱想啊。”

“明天我考试,不和你说了。”

“等等,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胡思乱想啊。”叶轻语有些不高兴。

安子皓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看吧,我就说嘛,我平时不找你,你说我不重视你,现在我明天还考试都来找你聊天,你又让我别找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咱们能不这么累吗。”

发完这几句话,安子皓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已经感受到了手机那头的女朋友快要爆发的火山气息,他把手机一扔,关了静音,到头就睡,还把寝室的座机的听筒拿起来弄成了占线,因为他了解的叶轻语,这种时刻,直接打个出租车,从C大杀到D大来都是有可能的,即使这两个学校隔了大半个上海的距离,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都能开一个小时的车程。

叶轻语看着手机上发来的话,突然就生气了,再发过去的消息已经发现头像变成了灰色,她强忍住摔手机的冲动,一头栽倒在床上,捂着被子,自己一个人在生闷气。

“轻语,你怎么睡了?快起来把红糖姜水喝了,不然明天你姨妈又得把你痛的下不来床。”上官临雪在一旁扯着她的被子。

上官临雪是叶轻语的好闺蜜,从小一起长大,对于姨妈的来访,她比自己的都还清楚。叶轻语是个马大哈,完全不会照顾自己,所以自从大学开始住校,两人又是室友,所以上官临雪简直就成了叶轻语的保姆。

上官临雪是个周末不逛街就会死的人,所以每到周末就会拖着叶轻语这个死宅星人去横扫各大商场,外加在星巴克坐下点上一杯咖啡和姐妹儿谈人生。

昨夜因为安子皓的事气得到了三点才睡着,一大早,才十点就被上官临雪把人从被窝里拖了起来,顶着两个熊猫眼,所以叶轻语一脸的不快。

“哎,轻语,那,那不是你家安子皓吗?”

顺着上官临雪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安子皓,他低头的眉眼,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他的脸部,还是那么的好看,有时候叶轻语觉得,古人所说的“温润如玉”真的就是为安子皓量身定做的。

叶轻语刚想走进去,就被上官临雪拉着,示意她别进去。

安子皓的对面坐着一个女生,留着清汤挂面的学生头,一脸的清纯模样,只是眉眼间却透露着几丝妩媚,她的手渐渐的盖住安子皓的手,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而安子皓也只是微笑着应答,因隔了一层玻璃,所以叶轻语并不能知晓他们之间在交流什么,唯一看明白的是,安子皓要劈腿了。

女生用疑惑的眼睛看着他们,估计安子皓也感受到了背后那炽热的眼神,如果不是隔着一层玻璃,叶轻语估计要把他们这对狗男女烤化。

安子皓回过头对上了叶轻语杀人的目光,他的眼神中有些慌乱,迅速地把手抽离,再起身走出咖啡厅的大门,来到叶轻语的面前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绅士的模样。

这才是真正的演技派啊,叶轻语在心里骂着,“衣冠禽兽。”说罢,拉着上官临雪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轻语从小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即使父母常年不在身边也对她宠爱有加,所以她根本不知道社会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背叛是怎么回事。所以,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好像心里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在流血,怎么也止不住,在心里默默发着誓,以后绝对不会再里安子皓了,要与他绝交,分道扬镳。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有些人就算他一再触碰你的底线,可是你依旧会为了他去改变你的原则,因为你爱他,而爱情本来就是一件没有原则的事情啊。


上海的冬天今年进入得特别快,好像是跨过了秋天直接奔了冬天,好像是昨天才脱下短袖和漂亮的短裙,今天就穿上了大衣,街上甚至可以看到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的人,母亲发来短信,提醒着记得穿秋裤。叶轻语不竟觉得有些好笑,上海和成都,简直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两座城市,这可是一座从来都不知道秋裤为何物的城市,手指翻动着回复着母亲的短信,突然想起前两年看《小时代》的时候,里面也有描写秋裤的一段话,顾里在首都国际机场和林萧打着电话,“你知道吗,这里居然有种叫秋裤的东西,冬天穿在里面,贴身的,简直不可理喻。”然后旁边的大妈给了顾里一个白眼。

这可能就是南北差异吧,就像叶秋语和安子皓,虽然两人如胶似漆,但也只有他们自己明天,这么多年,好像彼此并没有真正的融到到对方的生活中,一切都只是外人眼里看到的那么好,仅此而已。

叶轻语已经是整整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得在床上躺尸,每次上官临雪给她带饭回来,要么不吃要么被骂急了才吃一口,一周后被上官临雪强行拖出寝室,重见天日,路过学校奶茶店,站上体重秤,一看,足足瘦了十斤。以前无论怎样,都因为自己的贪吃都减不下来的体重,却因为失恋都瘦了那么多。

上官临雪看着叶轻语依然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恨得牙痒痒,拖着她往学校外面的烤鱼店走,“你不是最喜欢压榨我吗,你不是一直念叨着要吃这家新开的烤鱼店吗,我今儿请客,您老人家放开了吃,不吃撑了别回去。”

叶轻语死气沉沉地说着,“我不想吃,没胃口。”

“没胃口你就看着我吃啊,我就不信了,你个吃货还有不想吃的东西。”

刚到烤鱼店一坐下,叶轻语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安子皓带我去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喜欢坐窗边,和你一样,喜欢把碗筷放左边,饮料放右边。”

“安子皓也不喜欢在等餐的时候玩儿手机,喜欢看着窗外,他说他有透视眼,看人的穿着,就知道这个人是做什么的。”

“安子皓和我一样,不喜欢吃鱼,所以每次去烤鱼店都会点干锅,因为小时候他被鱼翅卡住过,去医院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出来,后来他就不吃鱼了,你说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安子皓……”

上官临雪打断叶轻语说的话,“停,大姐,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听你诉苦水的,您这一口一个安子皓的,这一周以来,他找过你吗?”

上官临雪好似要把这一周叶轻语所受的委屈都倒苦水一样的倒出来,音量也不竟提高了几度,“你这一周,绝食躺尸,课也不去上,点到还是我帮你蒙混过关,兼职也不去做,日语班也不去上了,究竟是为谁啊,他安子皓知道吗?这么久以来他有过一句解释吗?他知道你为了他如此的虐待自己吗?他不知道,他现在估计在哪儿风流快活着呢。”

“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上官临雪小声地嘟嚷了一句。

曾经的叶轻语最看不起一些年轻的姑娘,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跳楼的,然后让大众去谴责这个男人,没死成还能挽回他的心,或是吞安眠药绝食上吊割腕的,死了就一了百了,没死呢,因为良心过不去,80%都留下了男人的心。可如今,叶轻语成了自己最厌恶的女人,竟然自己有一天也会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去绝食,去闹腾,只是想要自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让他心存愧疚,因为她知道自己所做的事,上官临雪是肯定会透露给安子皓的,她就是要让他愧疚,让他不安,然后让他有朝一日想要回头的时候,跪着求自己的原谅。

爱情里的女人都是傻姑娘,殊不知,这样的方式只得适得其反,甚至会让男人害怕而逃离。

曾经以为喜欢一个人很简单,你真心的付出,他也会拿真心对待你,只是你没想到,他最终还是在你面前牵起了另一个人的手,在爱里是最没有原则的,而最强求不来的也就是感情,当你看见从不远处走来的两个人笑靥如花,你才明白,原来,自己竟也成为了那个人的将就。

被上官临雪拉着你做了两个小时的头发,把自己的及腰长发剪了一小节,然后做了一个小卷,搭在后面,竟比之前的直发看起来要有女人味儿得多。

寝室门外是一阵的喧嚣,里三圈外三圈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以为又是哪个摆心形蜡烛告白的小伙子,叶轻语他们的寝室是“鸳鸯楼”,对面就是男寝,所以这里是学校告白最多也是成功率最高的地方,见惯了这些场合,上官临雪拉着她就要走,却被叶轻语给拉着挤进了人群。

“反正还早,看看热闹呗。”

却在看清男主角的脸庞时,刚才好不容易才有的笑脸立马如同凌晨二十度的冬天,立马垮了下来,冻住了,拉着上官临雪就要回寝室。

“轻语,我知道自己不该奢求你的原谅,可是你连一个解释都不给我吗?”

叶轻语冷着脸说,“好啊,我给你解释的机会,你说啊,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和那女的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吗,你敢说你心里还真的有我吗?”

安心好愣在原地,他不知道该怎么作答。那天的那个姑娘的确喜欢他,是一次社团活动认识的,追他追得紧,那天叫她出来就是为了把这事做个了结。

“我就知道,你个骗子。”

“安子皓,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叶轻语这句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每次和安子皓吵架闹脾气,只有看见他这张脸,就算有理,就算自己是正确的,也会去道歉说自己错了。

所有大张旗鼓的告别都是试探,每次心口难开的告白都是遗憾。爱让人一腔孤勇,也让人进退两难。

安子皓一把将叶轻语抱在怀里,“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说过的,你是我年少的喜欢,要一直喜欢下去,一直陪着走下去啊,你不能就这样在半路把我丢掉。”一个吻慢慢的抚上了叶轻语的唇,在昏黄的路灯下,她早已是泪痕的脸颊还泛着羞红的面色。

“好俗套的剧情啊,傻瓜,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在不经意间的瞬间,就这样原谅了你,当经年后回忆起这一刻的自己,会觉得那么的不可思议,仅仅是因为,在这样好的年纪里,在夜风下,在这个时空里,年少的我只爱着同样的年少的你。


“哎,你有想过你以后要做什么吗?”

听说今夜有 500 年难遇的月食,安子皓带着叶轻语到郊区的山坡上静静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听说,当月食来临的时候,闭上眼睛许愿,愿望便会显灵,比对着流星雨许愿都要灵验,这流星雨是祖先帮你实现的,而月食的愿望啊,则是天上的神灵帮你实现的。

夜晚十点过,月亮的光芒正在一点点被黑暗吞噬,只见他慢慢的变成了一条细缝,而后慢慢完全被黑暗笼罩,半个小时后,又从月牙开始恢复成了圆月的模样。

“你说,这是不是月宫里的嫦娥闲得无聊在逗我们玩儿啊。”

安子皓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叶轻语,一脸的无可理喻,拿出他理科高材生的说教模样,“发生月食是因为地球,月亮,太阳刚好运转到了同一个轨道上,把月球的光芒覆盖住了,才出现的刚刚我们看到的现象。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初中地理怎么学的啊,别老活在你的浪漫的幻想中成吗?”

叶秋语有时候挺纳闷的,自己当初怎么会在茫茫人海中看上了这么一个榆木疙瘩,要浪漫没浪漫,每天只有他那些科学数据。

“喂,你有想过你以后做什么吗?”

“我啊,可能留校吧,或者去一家金融公司,反正我要留在上海。”安子皓说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叶秋语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那天文呢?你最喜欢的天文梦想呢,你不是想做一个出色的天文学家吗,你把它丢在路上了么?”寂静的夜空里,叶秋语提高了问话的音量,她不能容忍自己的男朋友就这样把自己最想做的事随意放弃。

“谈什么天文啊,做金融才是我的出路,做天文能让我在上海买车买房,能让我在短时间内拥有上海户口吗?不能,所以,还是不要去痴心妄想了。”

很久以后,叶秋语和朋友谈起这一刻说,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安子皓,也就是在这一刻觉得,好像自己之前所认识的安子皓只是表面,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安子皓啊,现实,被俗世所同化,在二者取其一的时候会那么轻易地去放弃自己的梦想的人。

那晚上他们居住在郊区的一家农家乐,天气有点冷,老板娘很热心的帮他们烧了一壶姜水暖身子。

那晚,叶秋语一夜没睡,本来她就有点认床,一晚上都在想着自己是不是爱错了人,如今两人的分歧越来越大,价值观也越来越不相同。年少的喜欢总是来得那么的迅猛,一头栽进去,却再也出不来。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爱情,而在错误的时间遇到该爱的人,同样是爱情,这尘世间的爱恋,哪儿有对与错之分呢?

那天回来后,安子皓一头钻在了他的学术论文的研讨之中,整整一周都没有想起去找叶轻语。

等到再见面时,叶轻语本来想发脾气,却在看到他那张洋溢着孩子般的笑脸时消了气,再看到他手上的两张演唱会的票,顿时喜笑颜开,而准备好的话语也堵在了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

那是他们年少时都很喜欢的一位歌手,虽然如今已是时过境迁,那位歌手的知名度渐渐褪去,新歌也发得很少了,而他们也不再关注娱乐圈里的动态,知道的都是老一辈的娱乐人,每次那些中学生提起他们喜欢的偶遇,而这群 90 后总是一头雾水。

听说这是那位歌手的告别演出,他要退出娱乐圈了,票几乎是刚刚开始抢,五分钟之类就已经售磐,黄牛把票价炒到了天价,本来没有抢到票叶轻语都不打算去找渠道买票了,可安子皓非说这是青春的记忆必须来,这不,不知道从哪儿搞到了两张VIP的票。

依旧是熟悉的声音,那个在学生时代存在于MP3 里的声音,从虚拟的网络中走到了现实,一首一首的老歌,每一首都耳熟能详,台上的在镁光灯下耀眼的他在唱着自己的回忆,台下的他们在为自己的青春流泪。

曲终人散,依旧是那个标准的 90 度鞠躬,站在升降机上降落,消失不见,体育中心的昏黄的灯光亮起,许多人不舍离开,而叶轻语也坐在座位上久久没回过神来,好像自己的青春就在最后一个音符,在那一声“再见”中消失了吧。

“安子皓,谢谢你。”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干,叶轻语带着鼻音对着身边的男人说着。

“你说什么?”

“谢谢你送了我最后的礼物,谢谢你给我的青春留下了最后的念想,谢谢你给我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安子皓,自从那天在咖啡厅看见你,一直到现在,这几个月我想了很久,包括那天看月食的时候,我都在想,我这么拼命的靠近你是为了什么,我有些累了,不想再去为一个人而活,我想要去为自己活一把,去拼一下。”

“安子皓,我们分开吧。”最后一句话,叶轻语几乎是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所以她没有等到安子皓的回答,就跑出了会场,踩着 8CM的高跟鞋,因为跑太快,还崴了一下,差点跌倒。

叶轻语出了体育中心,周围是一排香樟树,记得那些无数个夏日的午后,他俩手牵手走过这栽满了香樟树的街道,聊着红尘往事,诉着未来蓝图。

叶轻语在街边买了一包茶花,她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爱抽烟,她拿出一根点燃,放在嘴里,学着他们的样子吞云吐雾,被呛得直咳散,手机里进来两条短信。

一条是安子皓的,只有一个字:好。另一条是母亲的,天冷了,好好照顾自己,别受委屈,没钱了就给妈妈打电话。

叶轻语终于忍不住了,蹲在香樟树旁把头埋进了臂膀里小声抽泣着,周围行人来来往往,行色匆匆,没有人为此驻足。

五年的情谊,终于砸在了自己的手中。

有些人,如果努力了很久还是没办法走进到他的世界,那你放弃吧,你们就如同两条平行线,交集后又分开,成为了彼此的直线,在该有的轨道上继续行走,直到遇见下一个肯和你交叉的直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