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猎户婆娘她是朵黑莲花

猎户婆娘她是朵黑莲花

冷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梨花经历了一次非常无语的穿越事件,原主又黑又丑,还有点痴傻结巴,因为无意间撞破人家的好事,惨遭灭口。现代社会的她魂穿而来,无缝对接,更多陌生记忆涌入脑海,她发现自己还未婚生女,女儿都已经四岁了。好家伙,她前世可是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清白姑娘。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用了人家的身体,那就得帮原主报仇,替原主养娃……

主角:楚梨花,陌长河   更新:2022-07-16 03: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梨花,陌长河 的女频言情小说《猎户婆娘她是朵黑莲花》,由网络作家“冷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梨花经历了一次非常无语的穿越事件,原主又黑又丑,还有点痴傻结巴,因为无意间撞破人家的好事,惨遭灭口。现代社会的她魂穿而来,无缝对接,更多陌生记忆涌入脑海,她发现自己还未婚生女,女儿都已经四岁了。好家伙,她前世可是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的清白姑娘。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用了人家的身体,那就得帮原主报仇,替原主养娃……

《猎户婆娘她是朵黑莲花》精彩片段

“救人?你这个件货娘亲可是偷了老娘的鸡蛋给野·男人,你还让老娘掏银子给他看病?”

“祖奶,你,你不是说我只要肯画押,就能用我卖·身挣的银子救娘吗!”

“嘿,小杏儿,不是老舅妈我嘴碎。你看她躺了两天还不咽气,这是河神爷都嫌弃她偷人,脏。

再说了,你卖·身虽是得了几个银子,但你们母女俩这几年吃喝用,不都是家里的钱?哪还有钱给她看病?”

“你们,你们骗人!放开我,唔唔!”

“死丫头还敢反抗,给我绑起来!楚梨花那见蹄子活着也是晦气,别再影响了我们老三考功名,老娘现在就去结果了她!”

楚梨花还未睁眼,就听到一阵阵的谩骂,和一个孩子哀切的哭声。

嗡嗡嗡的,直渗透到送礼盒脑仁深处,逼的她不得不睁开眼。

发霉的墙壁,空荡荡阴暗的堂屋,唯一的光源,透过墙上残破的窗户纸照进来。

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楚梨花一个哆嗦。

她身·下的木头板子立刻吱吱作响,似乎她在使点力气,那床就会彻底塌了。

砰——

门被人一脚踢开,楚赵氏冲进来,举起手里的木棍,劈头盖脸的就朝着楚梨花砸过来。

噼里啪啦,楚梨花只感觉被打的地方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心口有火猛地窜起。

“你凭什么打我?”

她一个翻身,只觉得身子沉的厉害,那床发出一声剧烈的呻·吟,轰然倒塌。

楚梨花顾不得细想,从木板残骸中跳起来伸手一抓,就把那乱挥舞的棍子卡在手里。

“妈呀!这个死妮子诈尸了!老娘弄死你!”

楚赵氏被吓了一跳,随后又冲上来,一记阴毒的木棍,就朝着楚梨花的太阳穴砸下来!

楚梨花本就浑身难受,这疯婆子上来就想要她的命,她彻底恼了!

“你个疯老婆子,想杀人?今天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跟你姓!”

抬手一把抓住楚赵氏的头发,使劲往地上拽。

楚赵氏登时只觉得头皮要被撕掉,立刻疼的扬起脸,一张老脸呲牙咧嘴的,被迫扬起。

楚梨花另一只手麻利的左右开弓,啪啪啪就是几个响亮的耳光,“刚才你骂谁是银货呢,要结果了谁?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

楚赵氏长得瘦干巴巴,哪禁得住她这几下揍。

“啊!你个死丫头,我造孽啦!老大啊我对不起你,你闺女水性杨花偷着生了野种不算,还开始打你老娘我了,你在天之灵怎么安呀!杀人啦,孙子杀奶奶啦!”

楚赵氏哇哇大叫,躺在地上开始打滚哭号。

这一嚎,楚梨花停了手。

她这是在哪儿?她记得自己是做研究时候突然心绞痛,怎么会到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

她皱起眉,这才注意到自己抓着木棍的胳膊。

又粗又壮,轻一抖动,那些肥肉就自己颤动起来。

这?这是她的肉?

楚梨花呆了,一把丢开棍子,从上往下打量自己的身体。

高高隆起的腹部,臃肿的腰身,以及……金华猪腿一般的大腿。

一股陌生的记忆轰然涌上。

两日前,她割猪草时碰见了二房家的楚娇娇,在芦苇丛里和赵村长的小儿子亲热。

楚娇娇为了灭口,便把她推下河。

回来后还说是她偷了家里的鸡蛋,和野男人滚芦苇荡落了水。

原主本就有点呆傻结巴,所以楚娇娇也敢可着劲的胡说。

奄奄一息的原主被抬回家两日,不仅没人管她,奶奶和二婶李氏都有各自的算盘。

奶奶怕她这个臭名声影响了楚老三考功名,李氏想灭口。

这就打算谋杀了她,再卖了女儿小杏儿!

原主死在饥寒交迫中,所以同名同姓的楚梨花就恰巧穿越过来了。

楚梨花一阵头大,丑胖呆,未婚先生女。

她前世连恋爱都没谈过,这突然就多了个四岁的女儿!

我去,这身份也太坑了!

房门一响,一个一身花袄子的女人冲进来。

来人正是二房媳妇,楚娇娇的娘李氏。

“啊呀!真是反了天了!”

李氏大叫一声就冲上来帮忙,结果还没挨着楚梨花的衣服,就被她一脚踢开。

“我先收拾了这个老太婆,才轮着你!”

原主的记忆基本都恢复了,对着李氏,她毫不客气。

她这次落水和偷人的名声,都有这丫在背后作祟!

躺在地上的楚赵氏被也不嚎了,刚自己爬起来,就被楚梨花再次揪住衣领。

“看在你是长辈份儿上,这次就先算了,你要是再打小杏儿的主意,我就……”

说着,她狠狠的瞪着眼睛威胁。

只是,她那双眼睛被胖脸挤的太小,丝毫没有威慑力。

楚赵氏哪里吃过这种亏。

她尖叫着打断楚梨花,又扑上去,“老二家的,还不帮我教育这个见蹄子?”

但楚梨花冷哼一声,只是微微一侧身。

楚赵氏噗通一声,就撞在了坍塌的床板子上,摔了个狗吃屎。

她哎呦哎呦的叫唤着,再也爬不起来了。

二婶李氏站在一旁,嘴里兀自还骂着,“楚梨花,你这个浪……”

“浪什么?”

楚梨花一记冰冷的眼刀,直瞥的李氏不敢吭声。

这楚梨花平日里一向是个憨傻的结巴,怎么今天好似变了个人?莫不是被那河里的水鬼附身了?

想到此处,李氏只觉得浑身发冷,赶紧陪着笑朝门外退去,“没没没,二婶帮你煮点粥去。”

“带着这老婆子,一起滚!”

“哎好好好!”

李氏被吓得一个哆嗦,搀起楚赵氏,两人跌跌撞撞的冲出屋门,朝着后院而去。

楚梨花费劲的扭着肥胖的身子,从窄小的木门挤出来。

一打眼就看到了躺在院子中间,被五花大绑的小姑娘。

不过四五岁的女孩,瘦的几乎就是一把骨头,头发上衣服上都是污泥和灰尘,脸蛋上还有红·肿,方才肯定是挨了打。

一双眼睛泪汪汪的盯着她,嘴里塞着一块脏抹布。

“娘来救你了,你没事吧!”

一股心痛涌上,楚梨花连忙奔过去。

楚梨花虽然呆傻,但一向好吃懒做,更是对这个便宜女儿吆五喝六,平常没少欺负她。

小杏儿被她突如其来的关心,吓得一愣。

可是小杏儿对这个娘,却是非常孝顺。

“娘,你别管我了,快跑。太爷早就想把你浸猪笼了!”

杏儿嘴里的麻布刚被摘下来,就哇哇大哭的扑倒楚梨花怀里。

要浸猪笼的人不是她楚梨花,该是二房家的楚娇娇!

楚梨花鼻子发酸,拍拍杏儿的肩膀。她从小励精图治做学霸,长大后又醉心学术。

一直做到了全国顶尖中医,和生物中成药创始人。

但,这也是她第一次体验到亲情的温暖。

对这个乖巧的女儿,是一万分的心疼。

“没事,放心,娘不会让他们卖了你的。”

说罢,就抱起颤抖不止的杏儿回了房,打算给她换身干净衣服。

与此同时,篱笆木门吱呀一声,进来两个男子。


是楚家老·二和楚老头,从地里干活回来了。

俩人一进门,就看到院子里的木桌上空空荡荡,楚老·二扯着嗓子就开始骂。

“杏儿!你这个小贱种越来越懒了,可怜你们母女下地不方便,现在饭也不知道做了,是要饿死了我们爷俩吗?像你这么懒的丫头,就应该被卖给别人家当小妾!”

“当家的,你可算回来啦!”

李氏一阵风似的从后院抛出来,眼泪汪汪的拉着楚老·二。

“爹,当家的,你们还吃饭呢。娘都被楚梨花打的下不了床啦!”

“啥?”

楚老头双目瞪起,朝着后院跑去。

只过了半炷香时间,楚老头脸色阴沉,一脚踹楚梨花那扇岌岌可危的木门。

“死丫头,你给我出来!”

小杏儿才换好衣服,立刻吓得脸色煞白,双手把衣袖拽的皱巴巴,“娘……你,你先不要出去了,我去给他们做饭。”

“做什么饭!娘和你一块出去瞧瞧!”

楚梨花把她拦在身后,率先走出门去。小杏儿一向胆小,否则也不会被欺压到这个地步。

楚杏儿跟在她身后,很是疑惑。

自家娘以前虽然呆傻,但遇到这种事一定会把她推出去背锅。

怎么今天,好像直接换了个人?

俩人刚走出屋,楚老头大吼一声,“跪下!”

“太爷爷……”

楚杏儿吓得一个哆嗦,刚要跪下,但胳膊被楚梨花紧紧攥住。

“我们没做错事,站着。”

“没错?你奶奶都被你打的动不了了,你还没错?你生下野种,现在又偷人,下作事情,就应该拉你去浸猪笼!”

楚老·二气急败坏,一根手指几乎要戳到楚梨花头上。

“那是她活该。”楚梨花抬起头,冷冷迎上了楚老头的眼神,“她先是骗小杏儿签了卖·身契,然后又想趁我昏迷打死我,我还手难道不应该?”

“你……大丫头,你咋不结巴了?”

楚老头好似才反应过来,满脸惊诧。

李氏此时有了人撑腰,插着腰骂道,“我呸!是她求着我卖她救你的!还不是你个贱蹄子在外面偷人,惹出来的事?爹,她要是把我们楚家的名声臭了,万一影响了三弟考举人,可怎么办?”

楚老头一听这话,小眼睛里凶狠闪了几闪,出声道,“大丫头,既然是你做下这种不要脸的事,我们楚家也留不得你,只能听你二婶的,要么浸猪笼,要么卖做奴籍了。”

浸猪笼是吧,那就别怪她楚梨花不留情面了。

“救我?”楚梨花冷哼一声,“二婶,你是不是要救我我们就先不说了,有这闲工夫,咱们好好说道说道楚娇娇的事儿?”

一说起出娇娇,李氏满脸骄傲一挺·胸,“咋的啦?我们家娇娇又乖又漂亮,那是要嫁去镇上大户人家的,你个勾搭野男人的贱蹄子,也配的说她?”

“是啊,二婶说的没错。咱娇娇是长得漂亮,不然赵村长家的那个小崽子,能和她在河边亲嘴儿扒衣服吗?能收的着陌猎户那一头大野猪的聘礼吗?”

这话一出,小小的院子立刻安静了三秒,然后李氏炸了。

她几乎是跳着上前,就要撕楚梨花的嘴,“你个贱人胡说!明明偷人的是你,咋赖上了我们娇娇?”

提到陌猎户,李氏心虚了。

前两年饥荒,他们上陌猎户家提亲,收了他一头大野猪做聘礼。

眼看楚娇娇已经过了十六,到了家人的年纪。可她一边攀上了赵乡绅家的儿子,一边又和阵上胭脂铺老板勾勾搭搭。

陌猎户这门子婚约,显然想赖掉。

在自家堂屋里看了半天戏的楚娇娇,此时也忙从屋内出来。

她眼圈通红,神色哀哀切切,“梨花,你……是我把你救回来的呀,你怎么能平白诬我清白?”

楚梨花面无表情,打断了她,“楚娇娇,别在我跟前那一副绿茶样儿。前天我可是看得清楚,那赵小柱在你胸前和脖子上,可是吧唧了好几口。你现在敢不敢解开领子,让你爹娘看看你胸口和脖子,有没有牙印儿?”

说完,楚梨花就做势上前,似要扒她衣服。

此时正是晌午,正是回家吃饭的时间。街坊四邻早就被楚家的喧闹引了过来。

木篱笆外,围了一圈看热闹好事的人。

楚娇娇见状,连忙躲到楚老·二身后,抹着眼泪,“我不脱……我一黄花大闺女,怎么能脱·衣服?”

楚老·二见女儿受辱,也加入战斗,指着楚梨花鼻子破口大骂,“克死爹妈的贱蹄子,生了野种的放·荡货,要脱也是你脱,你以为嫁祸给娇娇,你偷人这事儿就能掩盖过去?”

楚梨花直接无视二房两口子的谩骂,口气冷淡,“偷人的事情又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不脱。况且我只是解开领子,咋娇娇就想脱·衣服了?再说了,让乡亲们说说,就我这样子,说我偷人他们信吗?”

围观的的众人一阵哄笑,竟然有几个地痞,开始讥讽楚家二房,更是让楚娇娇脸上臊的和什么似的。

“走走走,我们家的事,轮不着你们管!”

楚老头和楚老·二两人气的面红耳赤,去驱赶那几个地痞。

反倒被众人缠住,更脱不开身。

李氏见状,就要护着楚娇娇进屋。

但她楚梨花这身力气可不是摆着看的,小黑塔一般的身子忽的封住两人去路。

“我数三个数,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帮你脱!”

看着楚梨花活动着粗壮的手腕,李氏眼珠一转,滚到地上,手脚乱舞起来。

“哎呀!我可怜呀!嫁到你们楚家被一个小辈欺负不说,现在还要扒我们母女衣服,败坏我们名声,老天爷呀,你让我去死吧!”

早就摸清这泼妇的套路,楚娇娇口气惊讶,大声道,“二婶,既然你们家娇娇是清白的,只是把领子放下来,又能怎样?你现在这样,不会是除了脖子上的那点痕迹,连那贞操都没了?”

“你瞎放屁!”李氏气的发昏,腾地从地上蹦起来,“不就是摸了几下,咋就没了贞洁?你个贱蹄子懂什么是贞洁?”

“哦,只是摸了,几下呀。”

楚梨花灵敏的跳开,装作满脸恍然大悟。

但她这几句话喊的很大声,已然被众人听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