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万般温柔

万般温柔

柳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随着纪瑟瑟年龄的增长,纪母的控制欲,也逐渐变得扭曲,后来情绪大爆发的纪瑟瑟,找到了学校有名的大魔王,说是要和他交朋友,再后来,内心得到了释放的纪瑟瑟,又变成了那个品学兼优的乖乖女,甚至为了迎战高考,向靳文燊提出了分手,突然被渣的大魔王表示,他的人生信条只有丧偶,没有分手!

主角:纪瑟瑟,靳文燊   更新:2022-07-16 0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瑟瑟,靳文燊 的女频言情小说《万般温柔》,由网络作家“柳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随着纪瑟瑟年龄的增长,纪母的控制欲,也逐渐变得扭曲,后来情绪大爆发的纪瑟瑟,找到了学校有名的大魔王,说是要和他交朋友,再后来,内心得到了释放的纪瑟瑟,又变成了那个品学兼优的乖乖女,甚至为了迎战高考,向靳文燊提出了分手,突然被渣的大魔王表示,他的人生信条只有丧偶,没有分手!

《万般温柔》精彩片段

 海城的九月依旧炎热,只有到了夜晚,才能感觉到丝丝凉风。

纪瑟瑟坐在书桌前写物理作业,自从上了高二以后,因为要赶着在上学期学完所有课程,各科老师讲课进度很快,布置作业也特别多。

她的卧室门没关,妈妈宋纭端着一碗加蜂蜜煮过的苹果走进来,悄无声息地在旁边坐下。

“物理还没写完吗?”宋纭叉起小半块煮软的苹果,递到她嘴边。

“快了。”纪瑟瑟自己拿过叉子,右手快速写完几个数字,然后把苹果塞进嘴里,没滋没味地吃着。

她家的水果,日常都是煮来吃的。因为宋纭开始养生,说女孩子吃凉的不好,即便是炎热的夏天,家里也从未吃过冰爽的西瓜。

将碗放到桌上,宋纭问道:“数学竞赛的习题写完了吗?拿来我给检查一下。”

纪瑟瑟放下笔,从书包里翻出奥数练习册递给她。

作为海城大学数学系教授,宋纭对女儿的学业一直抓得很严,每天都要亲自给她辅导。尤其是数学这门课,她已经把高中的课程全部给纪瑟瑟提前讲完了。

大概是遗传了母亲的基因,纪瑟瑟的数学天分很不错,从小到大拿过很多奥数竞赛奖项。

前不久,她已经通过今年的全国奥数竞赛预选,将要和高三的学霸们一起去省里参加复赛。

“今天的题目难不难?你们老师……”宋纭正翻着练习册,忽然从书页间掉出一张浅蓝色的便签纸,她随手捡起来扫了一眼,话音一时顿在那里。

只见那张便签纸上写着一行字:纪瑟瑟,你今天扎的丸子头很可爱。

后面还画着一个笑脸。

那纸条上的字迹十分潦草,但风骨犹在,若是肯板板正正好好写,应该也算是笔好字。

“这是什么?”宋纭眉头紧皱起来,满是狐疑地撇过眼,盯着女儿的发型打量——黑亮细软的头发扎在脑后,窝成一个圆圆的小球,底下用黑色皮筋扎起来……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倒是因为头发全部窝起来,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有种少女独特的纤弱和柔美。

纪瑟瑟听到询问,转头看了一眼,瞧见那纸条上的字,莫名道:“这……”

“这是哪来的?”

“不知道。”

“不知道?”宋纭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从你书里掉出来的,你不知道?”

纪瑟瑟连忙摇头:“真的不知道,我没见过这张纸条。”

宋纭嘴唇紧抿着,神情严厉地审视着她,似乎在打量她是不是在说谎。

半晌,将那张便签纸摆在桌上,她沉声道:“那你看看这个字,是谁写的?是不是你们班男生写的?”

喉头有些发堵,纪瑟瑟垂下眼帘,盯着那张纸条上的字看了一会儿:“我不认识这笔字,不知道是谁写的……也不一定就是男生。”

宋纭沉默着,微微缓和一口气:“瑟瑟,现在高二了,学习任务有多重,你自己知道。这个月底,马上就要奥数复赛考试,这可是关系到你高考和未来的大事!我希望你把全部心思都好好放在学习上,不要被那些不好的因素打扰。你明白吗?”

纪瑟瑟抿着嘴角,点头:“我明白。”

“那你好好学习吧,早点写完,早点休息。”宋纭叹了口气,拿起桌上那张便签纸,起身走出去。

卧室门被带上了。

过了几分钟,纪瑟瑟听到宋纭在外面打电话:“喂,姜老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

说话声音不大,可她还是听到了。

细黑的眼睫轻颤一下,纪瑟瑟捏紧手中的水性笔,直攥得指节发白。

不知道那张纸条究竟是谁写的,能夹进她的书里,要么是同班同学,要么是找班里同学帮忙。好巧不巧的,竟然被她妈看见了。

纪瑟瑟也不知道怪谁好,只能怪自己倒霉。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红着眼圈,把那碗煮苹果推到一边,埋头继续写作业。

一个小时后,作业写完了,时间已近夜里十点。

收拾好书包,她走出卧室,顺着楼梯下一楼,看到宋纭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电视上播着一部纪录片,放出的声音很小。

“妈,我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很快回来。”

“买什么,这么晚了?”宋纭抬头看墙上的挂钟。

纪瑟瑟有些不自在:“卫生巾用完了,怕明天去学校来不及。”

想起这是月初,宋纭起身道:“你学习吧,我去给你买。”

“不用了,我自己去。”纪瑟瑟连忙道,“作业已经写完了,正好做题做得有点闷,出去透透气。我很快就回来。”

她说着便快步走到门口,换上运动鞋出门。

宋纭到底还是不放心,又跟过去叮嘱道:“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纪瑟瑟应了一声,快步走出院子。

一出院门,她便小跑起来,一口气跑出胡同口。

她家这一片都是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当年教委集资统一盖的教师居住区。虽然是个老小区,但是周围配套还不错,治安也挺好。

出胡同口没走多远,是个绿化挺不错的小公园,旁边有家24小时便利店。

纪瑟瑟去店里买了她常用的卫生巾,店员很贴心,用黑色塑料袋给装起来。付款的时候,柜台旁边摆的冰柜,里面有很多雪糕和冰淇淋。

没有丝毫犹豫,她从冰柜里挑出一盒最大的草莓口味的冰淇淋。

从便利店出来,走到旁边的小公园,大理石铺面的台阶挺干净的。她随便捡一级台阶坐下,打开冰淇淋盖子,放在膝盖上托着,挖了一大勺,塞进口中。

冰冰凉凉,柔滑甜腻,酸甜的草莓和冰淇淋的香醇口感在唇舌间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美妙滋味,比煮苹果好吃一万倍。

纪瑟瑟慢慢吃着冰淇淋,感受着那种冰冰凉凉的滋味从口腔滑进胃里,一直透入肺腑,丝丝凉意将满腔躁意驱逐,那些堆积在胸腔许久的郁闷感觉这才渐渐消散下去。

过了一会儿,将那一大盒冰淇淋吃完一半,她有些吃不下了,漫不经心地搅着勺子,盯着茫茫的夜色发呆。

数着日子,明天可能就要来例假了,今晚吃这么多冰淇淋,少不了要肚子疼。可她明知道,却还是忍不住,就像发泄一样,就是特别想吃。

正走着神,忽然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过来,中间还夹杂着一些骂骂咧咧的吵闹声和重重的拍球声。

“一中那帮龟孙子,胆子够肥的,竟然跑来抢我们的场地!早该削他们了!”

“去年校际篮球赛,他们输了比赛,这就把我们当成眼中钉了,天天挑衅个没完。”

“领头那孙子太他妈能逼逼了,还是燊哥牛逼,一拳就把他打趴下了!根本不带废话的!”

“不过刚才打的是有点重,那孙子脸都肿了……他该不会去咱们学校告状吧?”

“怕他?有脸就来!”

……

纪瑟瑟抬起头,看到对面走过来四五个穿球服的高高大大的男生。

为首一人深蓝球服,右手戴着护腕,臂下夹一只篮球,他正抬手拨着额前汗湿的碎发,一双漆黑狭长的丹凤眼,目光散漫不羁地暼过来,显得过分冷漠而疏离。

好像是和她同班的那个,靳文燊?

“哟,这不是我们班的一姐吗?”后面一个平头男生打量纪瑟瑟,笑嘻嘻道,“一姐,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纪瑟瑟每次都考班里第一,同时也是全级第一,班里同学们私下开玩笑都叫她“一姐”。

纪瑟瑟认出那个平头是同班的何平,天天跟着靳文燊鬼混,估计他们几个都不是什么好学生。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纪瑟瑟有些不自在,连忙站起身,结果忘了摆在她膝盖上的那盒冰淇淋。

白色塑料盒掉下去,一下滚落台阶,好巧不巧的,正好翻扣在靳文燊的球鞋上。草莓果浆混合着快要融化的冰淇淋,淋淋沥沥的,洒了他一鞋面。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垂眸看着自己脏兮兮的球鞋,靳文燊微微蹙眉,然后撩起眼帘,瞥向那个罪魁祸首。

纪瑟瑟面色空白了一秒,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拿住。”

何平一脸的惨不忍睹:“燊哥这双球鞋可是全球限量版!”

纪瑟瑟看着靳文燊的球鞋,还有上面那一摊黏糊糊的冰淇淋,的确有些不堪入目。

她默了会儿,抿唇道:“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鞋,要怎么赔你?”

抬头对上靳文燊的目光,男生的眸子黑亮亮的,微微上勾的眼尾显得极为傲慢,正一瞬不瞬地打量着她,似在琢磨着要怎么提要求。

纪瑟瑟不禁有些担心。

要知道,眼前这男生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头,脾气冷酷又暴躁,一言不合就动手,轻易无人敢招惹,甚至连老师见了他都打怵。

他们这些男生,最宝贝自己的篮球鞋,可她却把冰淇淋洒到他的鞋面上……他应该不会和女生动手吧?

靳文燊打量她一会儿,开口道:“你觉得呢?”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纪瑟瑟犹豫着,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你先把鞋擦一下吧。”

“鞋是你弄脏的,不应该你擦吗?”何平在一旁起哄,其他人也等着看热闹。

竟然让她蹲下身去给靳文燊擦鞋?

纪瑟瑟转头看了一眼何平,没说话。

靳文燊忽然把篮球砸向何平:“要你多嘴?”

何平被砸得莫名其妙的,抱着篮球嘟囔:“怎么了,发什么火呀?”

靳文燊没搭理他,面色似乎有些不耐烦。

“算了,擦也擦不干净,你把鞋带回去刷一下吧。”他对纪瑟瑟说着,三两下踢掉球鞋,转身推着那几个男生往前走。

纪瑟瑟愣了,连忙喊道:“等一下!”

靳文燊脚步一顿,停在那里,回头看她。

穿着灰白色休闲T恤裙的女孩子身材薄瘦,及膝的裙摆下方,两条小腿又白又直。她的头发全束起来,扎成一个丸子,露出白皙漂亮的小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澈分明。

眼帘微抬,他问:“怎么?”

纪瑟瑟若是把这双男生球鞋带回家,只怕她妈会疯掉,这一晚上都别想睡了。

她商量道:“靳文燊,能不能赔你点别的?我把鞋带回家,恐怕不方便。”

“赔点别的?”微微侧头,关节随即发出一记清脆的声响,靳文燊垂眸俯视着她,“你想赔什么?”


 “你这双鞋多少钱,我可以赔你一半。”纪瑟瑟认真道。

后面那些男生都哄笑起来,议论纷纷:

“弄脏一只鞋,赔一半,没毛病!”

“燊哥这鞋不便宜吧?赔一半,也少不了小两千?”

“大出血啊一姐……”

听着他们的话,纪瑟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么一双破球鞋,竟然这么贵?可是话已出口,她总不能再收回。况且比起把鞋带回家惹她妈怀疑生气,她宁愿出点钱解决这件事。

“钱我不需要,你不想刷鞋就算了。”两手揣在裤兜里,靳文燊盯着她打量一会儿,痞里痞气道,“至于赔什么,以后再说吧,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似乎已经耗尽所有耐心。

“哎!鞋不要给我呀!我正愁买不到呢!”何平连忙捡起地上的球鞋,快步追上去。

那一群男生闹哄哄的终于走远了,纪瑟瑟暗暗吐出一口气。

一下耽搁这么长时间,怕是回家要晚了。来不及多想,她连忙将冰淇淋盒子捡起来丢进垃圾桶,然后快步往回跑去。

回到家,宋纭果然急坏了,差点就要出门去找她。纪瑟瑟说她去小公园散了会儿步,总算搪塞过去。

第二天起来,洗漱的时候,纪瑟瑟把头发束起来,扎成一个丸子。宋纭看见了,走过来说道:“别扎丸子头了,女学生扎个马尾就行,干净又利索。”

缠皮筋的手一顿,纪瑟瑟想争辩一句,她不过是觉得扎丸子头比较凉快。可是对上镜子里宋纭的目光,她垂下眼帘什么都没说,默默把丸子头拆了,重新扎成马尾。

等纪瑟瑟急匆匆吃完早饭,宋纭已经把她去学校的东西收拾好了——保温杯里倒满温度适中的热水,课间加餐的火腿玉米三明治用保鲜袋封好包起来,书包夹层的小包里装着准备好的卫生巾和两包纸巾,另外还有一盒止痛的布洛芬。

宋纭自己倒是不着急,她现在带博士生,有课的时候才会去学校,平时空余时间比较多。

“时间有点紧。”她看着挂钟,“我送你去学校吧?”

“不用了,来得及。”纪瑟瑟连忙背上书包,跟她摆摆手,拎着保温杯就要出门。

“等等!”宋纭疾步匆匆走过来,将电子手表给她戴上,“怎么又没戴?”

“昨晚洗脸摘下来,忘记了。”

宋纭又叮嘱道:“好好戴着,千万别掉了。”

纪瑟瑟嗯了一声,自己把表带扣好,快步走出门。

自从父母离婚以后,宋纭自己一个人带她,经常会担心她的安全。于是给她买了这块电子手表,具有GPS定位功能,已经戴了好几年。

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宋纭都会在手机上查看她的移动轨迹,看她是不是在正常时间抵达学校之类的,担心她出意外。

纪瑟瑟知道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她着想,只是被这样全天候监控着,感觉十分压抑。

出巷子口不远就是公交站,早晨六点五十坐上车,到学校正好七点二十,能赶上早自习。

上午第一节是语文课,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纪瑟瑟觉得班主任姜老师的目光,时不时就朝她打量。

她心中猜测,八成是因为宋纭昨晚打的那个电话,也不知道她妈跟姜老师说什么了?

这个疑问,在下午的活动课上,有了答案:姜老师宣布调座位。

开学已经一个多星期,新学期伊始,的确应该调座位。只是纪瑟瑟坐的这一排,大家都整体向北移动,只有她一个人被调到南边。前后左右的同学,全都换了。

纪瑟瑟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因为那张纸条,她妈怕周围有人影响她学习,所以给姜老师打电话,要求给她调座位?

不知道班主任会怎么看待她,纪瑟瑟觉得有些难堪。

因为心情不佳,她整个下午都是低气压,直到旁边的新同桌悄悄推过来一颗糖:“瑟瑟,给你吃糖。”

新同桌是个叫冯佳的女生,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十分俏皮可爱。

看到桌边那颗蓝色晶莹的薄荷糖,纪瑟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太严肃了,她还没跟新同桌打招呼。

连忙缓和面色,她捏起那块糖,朝冯佳笑了一下:“谢谢。”

大概是因为和全级第一坐同桌,冯佳原本还有些拘谨,见她接受了自己的好意,不由开心地笑起来。

下午后两节是活动课,换好座位以后,有的住校生回宿舍洗衣服去了,有的男生去操场打球,还有一些爱学习的同学留在教室里做作业。

纪瑟瑟拿出一张奥数卷子,一边扫着题目,一边撕开糖纸,把那颗蓝色晶莹的糖球塞进嘴里。一股清凉的薄荷味瞬间包裹住味蕾,清爽的感觉直冲脑门。

“这糖什么牌子?”她转头问冯佳,“薄荷味很冲。”

“Lumi家的,劲儿挺大吧!”冯佳笑,“我每次犯困的时候,来上一颗,立马提神醒脑!”

“挺好的,我也得常备上一包。”

女孩子的友谊来得很快,因为一块糖便熟识起来,尤其是同样喜欢薄荷糖这种“小众口味”,一时间聊得还挺投机。

“你在做奥数题吗?”冯佳探过头来打量,感叹道,“好厉害,我连题目都看不懂。”

“做习惯就好了,都是套路。”

“你的化学卷子写完了吗?能不能给我对一下答案?”

纪瑟瑟找出已经做完的卷子,递给她。

双手接过卷子,冯佳夸张地深吸一口气:“让我来看看全级第一的标准答案。”

“最后一题不敢保证,那题太难了,我也不确定。”

“没关系。”冯佳嘟囔着,“化学老师怕你全都会了,去抢他的饭碗。”

纪瑟瑟忍不住笑了,摇摇头,继续做题。

很快对完答案,冯佳欣喜道:“还行还行,错误率不高。”

她把自己做的不一样的答案圈出来,基本不用怀疑,肯定是她做错了。慢悠悠地改着错题,她又问道:“最近很火的那个仙侠剧,你看了吗?男主角超级帅!”

纪瑟瑟没问剧名,反正不管什么剧,她都没看:“我妈不让看电视剧。”

“我妈也不让,我偷偷看的。”冯佳笑着,悄悄从书包里摸出手机,低下头连戳带滑,然后将屏幕递过去,“这就是男主角,是不是很帅?”

纪瑟瑟停下笔,看了一眼,只见那仙侠剧的男主角一袭黑衣,发丝飘逸,眉目间刻满凌厉,看起来杀气腾腾的样子。说不上好不好看,反正不丑,男明星似乎都长得差不多。

“还行,挺帅的。”她点点头。

冯佳满足地收起手机,一边神秘兮兮道:“好多女生都说靳文燊跟这剧的男主角长得很像呢,说他比男主角还好看。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要回头近距离欣赏一下。”

“谁?”纪瑟瑟笔一顿,“靳文燊?”

“是呀,你不觉得他和刚才那个男主角很像吗?”

纪瑟瑟摇摇头,刚摇到一半,她又停住了,问冯佳:“你要近距离欣赏?怎么个近距离法?”

“当然是回过头,正大光明地看呀!”抬手指指她的后桌,冯佳笑得一脸得意。

回头看一眼靠窗那张乱糟糟地摆着几本书的桌子,此时正空着,座位上没有人。纪瑟瑟有些愣:“靳文燊坐你后面?”

“是呀!”

“那我后面是谁?”

“何平。”

纪瑟瑟:“……”

教室里的座位一共四大列,北边三列各有七排,但是最南边这一列因为靠近教室前后门,所以只有五排。

纪瑟瑟长得不算矮,坐在第四排,到最南列这边就成了倒数第二排。

调座位的时候,她没仔细看座次表,没想到竟然和靳文燊、何平他们坐在一起。

要是让她妈知道了,恐怕又会嫌弃她周围的同学学习太差,又要给她调座位?

心里闷闷的,她的小腹忽然一阵抽痛,疼得她皱起眉毛,手心里冒出涔涔冷汗。

“怎么了?”冯佳见她脸色和嘴唇发白,关切地问,“哪里不舒服吗?”

右手握拳紧压住腹部,待那阵抽痛终于缓和过去,纪瑟瑟嘘声道:“可能例假要来了,我去趟卫生间。”

冯佳一脸了然,连忙拿起她的保温杯:“我去帮你加点热水。”

纪瑟瑟道谢,然后从书包里摸出卫生巾和纸巾,揣进宽大的校服衣兜里。

到卫生间一看,果然。她处理好以后,没精打采地回到教室。

“你也痛经啊?”冯佳同情道,“快放学了,一起去吃饭吧?吃点热乎的,肚子还舒服一点。”

“我不去了。”纪瑟瑟摇头,她没什么胃口,不想吃东西。

冯佳安慰地拍了拍她,然后自己吃饭去了。

小腹一阵阵抽痛,纪瑟瑟疼得难以集中精神,试卷也做不下去了。她两手抱臂趴在桌上,有些后悔昨天晚上的任性,不该吃那么多冰淇淋。可是后悔也晚了,她咬着牙,迷迷糊糊的,后来竟然睡着了。

再睁眼的时候,晚自习的铃声把她吵醒了,冯佳已经回到座位上,悄悄问她:“好点了吗?”

纪瑟瑟点点头,爬起来坐好,揉揉眼圈,拿起笔继续做卷子。

不一会儿,班主任老姜过来了。按照惯例,他每节晚自习都会来班里转一圈,主要是管纪律,让学生们尽快进入学习状态。

他们这一届学生,高考实行3+3模式,语数英必考,另外三门学科,学生可以自选。

纪瑟瑟所在的一班是理化生班,也是学霸最多、竞争力最强的一个重点班。另外还有史地政班、理化地班、史政生班,这几个大类。

其他选择比较冷门的学生,比如理生地、史化生,则实行走班制。平时待在行政班里,按照课表去别的班上课。

华英国际学校虽然是个私立高中,但是海城本地首屈一指的贵族学校,不管是教学条件还是师资力量,比起公立的市重点一中都不遑多让,甚至更好。

多少达官贵人挤破头想把孩子送进这里上学,只是入校的条件极为苛刻。要么孩子学习超级优秀,要么家长有钱有势,也不是随便谁交学费就能上的。

纪瑟瑟当初来这个学校,是因为华中离家近,妈妈不想让她住校。反正凭她的成绩,一中和华中随便挑。

“铃声响多久了,有些同学还在那里说话,作业都写完了?”老姜背着手溜达,一边又开始敲打,“别以为进了一班就万事大吉,等到月考的时候,要是被别班的超过去,某些同学脸上恐怕不太好看。”

原本还有些嗡嗡嗡的教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再没人敢多说话。

从教室后排转到南边,看到最后两张桌子空着,老姜沉着脸问:“这是谁还没来?”

没人敢回话,也没人愿意当坏人。

老姜从鼻子里冷哼一声,正要自己去讲台上看座次表,忽然从后门外跑过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两个高高大大的男生闯进后门。

是靳文燊和何平。

一进门看到老姜,他俩都有些愣,杵在那里没动。

老姜板着国字脸,抬手往楼道一指:“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老姜气哼哼地走出教室。

靳文燊和何平只好跟上去,八成要去办公室挨训,一时间教室后面低声议论纷纷。

老姜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泡上一杯浓茶,至少能训半节课。

一班虽然是理化生重点班,除了那些学习顶尖的学霸,往往还有些校董的子女,比如靳文燊、何平之流。他们家里往往都有钱有势,要么给学校捐过楼,要么能给学校疏通各种关系之类的。

老姜作为班主任,平时最头疼的就是这些“大少爷大小姐”。管又不好管,骂又不敢骂,只能三不五时地找他们做思想工作,催着哄着让他们老实一点,多学点习。

大家都在猜测,老姜这次抓到靳文燊和何平这两个刺头,会不会训上一整节课?

结果没想到,不过两分钟,何平就回来了。

他从后门进教室,四下扫了一圈,只剩靠近门口那两张空桌。瞧见靠走廊那张桌子的桌洞里塞着自己的书包,他用脚拖出来凳子坐下,一边悄声跟旁边后排的男生道:“谁帮忙搬的桌子?谢啦!”

“我找人给搬的,请客啊别忘了!”隔着走廊,旁边最后排的男生叫周旭东,一头天然卷,满脸八卦,“你和燊哥干吗去了,怎么回来这么晚?”

“别提了,燊哥的车子被偷了!吃顿饭的功夫,也不知道被哪个胆大包天的小偷撬走了。”何平随便拿本书扇风,“我们报警来着,等了半天。”

周旭东了然:“难怪老姜这么快就放你们回来了。”

正说着,靳文燊也回来了,他似乎刚去洗过脸,额前碎发湿淋淋的,脸上还挂着水珠。随手将搭在肩上的校服外套丢到课桌上,他拧开一瓶冰水,仰头灌了几口。

目光落到何平前面那个女生身上,看清那是纪瑟瑟,靳文燊顿在那里,握着水瓶,半晌没动。

何平拽着他的T恤,低声道:“快坐下,别让老姜看见了。”

狭长的丹凤眼微眯,靳文燊盖上瓶盖,拉开凳子坐下。

随手翻开一本崭新的化学课本,他漫不经心地翻了两页,问何平:“什么时候调的座位?”

“今下午啊,老姜说的时候,你没听见?”

“没。”靳文燊扫一眼坐在斜前方的女生,很快便移开视线。

他和何平、周旭东都是校篮球队的,下午活动课有练习,一下课就跑了,没想到回来竟然调了座位。

四下借了一圈卷子,何平开始抄作业,好歹也是待在重点班里,作业还是要做的。

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只有细微的翻书声和沙沙的写字声,在这宁静的夏夜里,平淡又忙碌。

纪瑟瑟正在聚精会神地算一道奥数题,完全没有注意过后面发生了什么。等她终于把题做完,下课铃响了。对照答案,她做对了,只是看看时间,竟然用了半个小时,速度有点慢。

怀疑自己是不是方法不太对,她正琢磨着有没有更简便的算法,旁边冯佳忽然用胳膊肘捣了她一下。

纪瑟瑟转头看她,露出疑问的表情。

冯佳快速在草稿纸上写了几个字,亮给她看:帅哥回来了!

她用手指头,悄悄指指自己后面,然后脸就红了。

纪瑟瑟回头扫了一眼,只见那位让人脸红的帅哥正趴在桌上睡觉,侧脸压在臂弯里,长臂伸着,连睡觉的姿势都嚣张跋扈的。

何平刚刚抄完化学卷子,抬手拍靳文燊一下:“燊哥,你化学卷子写了吗?下了晚自习要交!”

靳文燊被他拍起来,满脸的不耐烦:“你帮我抄一份。”

“别呀,哥!”何平把自己刚抄好的化学卷子塞给他,“我可不敢再帮你写作业了,上次差点没被加菲整死!一百多个单词,整整抄了一百遍!我都快要抄吐了!”

靳文燊没再逼他,慢腾腾地坐直身子,从桌上那一堆书里翻找出他的卷子。

正准备开工,外面走廊里忽然跑过来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探头在一班后门那边张望一会儿,瞧见坐在离后门最近的靳文燊,他旁边的窗子还开着,不由一脸欢喜。

“姚玥,你们怎么来了,找我吗?”周旭东正松松垮垮地歪在座位上,侧坐在那里跟何平吹牛,冷不丁瞧见外面的两个漂亮女生,不由眼睛一亮。

何平也跟着回头看,笑嘻嘻道:“哟,这不是校花嘛,仙女怎么到我们这儿下凡来了?”

一身短短的小裙子,头发挑染着几缕幽蓝色,戴爱心形钻石耳钉的姚玥十分漂亮。她随意地扫了眼他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走到靳文燊窗边,双颊泛红,笑容甜美地打招呼:“嗨,燊哥。”

“昨天忘带手机了,谢谢你借我打电话。”她说着,把一杯包装精美的奶茶放到他桌上,“这是给你的奶茶,是你喜欢的抹茶口味。”

“连燊哥喜欢什么口味都知道,校花怎么这么用心?”何平拖着怪腔怪调的笑声,满满的都是意味深长。

周旭东也跟着酸起来:“姚玥,你怎么只给燊哥送奶茶?我们兄弟好几个人呢!”

“你们又没借我手机。”姚玥撇嘴,饶是她这个向来心高气傲的小公主,被那些男生揶揄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漂亮的小脸粉扑扑的,快速瞟一眼靳文燊,似乎有些不安。

目光散漫地看着桌上那杯奶茶,靳文燊面色十分冷淡,开口道:“拿走,我不要。”

姚玥怔住,似乎没想到会被拒绝,脸一下红到耳根。

“我……我就是想感谢你一下。”她嗫嚅道,“谢谢你借我手机。”

“不需要,拿走。”靳文燊并不领情,冷着脸满是不耐烦。

“靳文燊,你怎么这样啊?”和姚玥一起来的小姐妹丁晓璐挽着她的胳膊,忿忿道,“阿玥特地去杨记买的奶茶,排了好久的队,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还……”

不等她说完,靳文燊冷嗤一声,拎起那杯奶茶,随手扔出窗外,然后嘭地一下把推拉窗关上。

大概是被摔到地上的奶茶溅到身上,丁晓璐和姚玥惊叫着向后跳开,然后羞怒交加地瞅了一眼窗子里的人,红着眼圈急匆匆地跑走了。

目睹这一切的冯佳连忙转回身去,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再也不敢妄想看帅哥了。

何平也有些意外:“人家姚玥好歹也是校花,你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靳文燊没搭理他,拾起一支中性笔,漫不经心地在那里抄化学卷子。

何平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不巧上课铃响了,他怕被老姜逮到,只好闭上嘴。

乌泱泱的教室渐渐安静下来,只有细微的翻书声和偶尔的咳嗽声。

纪瑟瑟左手撑腮,强撑着坐在那里,小腹胀痛越来越强烈,疼得她鼻尖上冒出一层细汗。

感觉快要撑不住了,她低下头,从书包里摸索出布洛芬药盒,准备吃一片。

冯佳看到了,同情地抚着她的背:“还疼啊?”

纪瑟瑟默默点头,拿起水杯拧盖子。可那杯盖太紧,她又疼得使不上劲儿,拧了半天也没拧开。

“我来吧。”冯佳拿过杯子,结果拧得脸都红了,还是拧不开。

“大概是热胀冷缩了。”纪瑟瑟拿过杯子,她这保温杯质量挺好,是她妈妈精挑细选出来的,保温能一整天,缺点就是一旦拧紧了就不好打开。

她从桌洞里拿出抹布,正想垫在杯盖上再试试,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修长劲瘦的大手。

纪瑟瑟怔了一下,顺着那只手看去,只见靠窗的男生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狭长的丹凤眼目色冷淡而疏离,上挑的眼尾却极具侵略性,桀骜又不驯。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纪瑟瑟正诧异,靳文燊却忽然抢过她手里的杯子。

拎到自己身前,右手扣住杯盖用力一拧,修长的骨节齐齐发力,一下就拧开了。

然后他又长手一伸,将杯子递到纪瑟瑟面前。

旁边的冯佳和何平都看愣了。尤其是何平,看看靳文燊,又扭头看看那个杯子,满脸的不可思议。

纪瑟瑟也有些意外,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好心。不过她的保温杯经常拧不开,以前也都是同桌的男生帮忙拧的。

“谢谢。”她小声说了一句,然后转回身去,喝了点水,温度不烫,随即把药吃了。

不知道是不是吃了药的心理作用,感觉肚子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她翻开本子拿起笔,旁边冯佳悄悄推过来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啊啊啊啊啊!帅哥也有暖的一面!我又可以了!

纪瑟瑟无奈地摇摇头,把纸条给她塞回去,继续做题。

晚自习上到九点半,终于放学了。

冯佳是住校生,提前好几分钟就收拾好东西,声称要回去抢着洗澡,下课铃刚响就跑得没影儿了。

纪瑟瑟收拾好书包,随着人流走出教学楼,到校外公交站等车。

站牌旁边有块电子屏,每一班公交车的站点和车辆位置都有显示,她坐的127路还差3站。

等车的时候很无聊,但也是一天中,难得的空闲时间了。

纪瑟瑟放空脑海,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发呆。只见黄红的车灯拉成一道道光,还有远处霓虹闪烁的城市夜景……用F13的光圈,再延时两秒,拍起来应该很好看。

要不是相机坏了,她真想拍上一张。

“燊哥?你怎么来了,坐公交车?”

“车子丢了。”

“哦,对。我听东子说了来着,那小偷可真不长眼!报警怎么说的,能找回来吗?”

“差不多吧。”

“我们要去万盛那边打台球,燊哥你去不?嗳,车来了!一起吧!”

“不了。”

随着一辆公交车停在站点,乌泱泱的一群学生挤上去,车门拖着刺耳的刮擦声阖上,然后喷着尾气,沉甸甸地开走了。

纪瑟瑟转头看了一眼,发现靳文燊就站在她旁边不远处。瘦高的男生身姿颀长,两手揣在裤兜里,墨蓝制服上衣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明明是和其他学生一样的白衬衣黑裤子,穿在他身上却有种狂放不羁的意味。

除了和认识的人点头打招呼,他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似乎对那些偷偷红着脸看他,然后又低声悄笑的小女生们颇为不耐烦。

公交车先后又来了两辆,站台上的学生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纪瑟瑟和靳文燊还站在那里。

看看电子屏,127路车还差一站,纪瑟瑟转头看向车来的方向,恰好对上男生的目光。

直勾勾的,肆无忌惮的,带着些冷傲,却又清澈透底。

两个人相互看到了,又是同班同学,还是前后桌,甚至他还帮她拧过杯盖,不说话似乎有些奇怪?

于是纪瑟瑟开口问道:“你也等127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