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卿非吾所思

卿非吾所思

沈叨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名震四海的北淮王周淮生,当今圣上的第七个儿子,戎马五年,捷报无数,他离宫驰骋沙场,归来已是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一道圣上赐婚,将瀛洲公主温宜许给他做七皇妃,周淮生却不愿意娶,瀛洲,蛮夷之地,这种地方出身的女人,怎么能做他的王妃!殊不知,温宜也不愿意嫁给他,两人的爱情纠葛,缓缓拉开了序幕!

主角:温宜,周淮生   更新:2022-07-16 05: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宜,周淮生 的武侠仙侠小说《卿非吾所思》,由网络作家“沈叨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名震四海的北淮王周淮生,当今圣上的第七个儿子,戎马五年,捷报无数,他离宫驰骋沙场,归来已是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一道圣上赐婚,将瀛洲公主温宜许给他做七皇妃,周淮生却不愿意娶,瀛洲,蛮夷之地,这种地方出身的女人,怎么能做他的王妃!殊不知,温宜也不愿意嫁给他,两人的爱情纠葛,缓缓拉开了序幕!

《卿非吾所思》精彩片段

北淮王纳贤,九王爷府中设下擂台。

那一日,九王爷府中好不热闹,一群精神十足的人都站在院中欲欲跃试。

九王爷周泰仁一身华服,做了颇有仪式的准备。

只不过人群中却多了一阵突兀的骚乱,周泰仁放眼看去,原是自家管家同今日应选之人起了纷争。

“姑娘,咱这里是选护卫。”

“我自然知道。”

“那…”

管家看了眼眼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虽说一身男装打扮,可看着俊俏至极,这是选什么护卫,选给王爷做美娇娘还差不多。

那位姑娘举着告贴冷声说道,“北淮王告贴择护卫,只说能者居之,从未说过要分男女,难不成堂堂北淮王要出尔反尔不成?”

一个小姑娘,丝毫没有怯懦。

周泰仁望了过去,分明就是个生的可人的小姑娘,这一身男装扮相丝毫掩盖不了美貌。

如此个美娘子当真是来应选护卫的?

周泰仁笑嘻嘻的走了过去,看着跟前姑娘幽幽道,“今日这护卫只选拔尖之人,姑娘可要赢过十几个大汉啊。”

那姑娘嗔笑起来,看着周泰仁,“姑且试试?”

一众诧异当中,姑娘拔得头筹,揍得几个大汉直接摊到地上。

周泰仁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他都惊住了,不由得拍手叫绝,“这位姑娘好身手,请问叫什么名字?”

那位姑娘浅笑起来,幽幽道,“没什么特别的名字,免贵姓贾,家中排行老五,都叫我一声贾小五。”

一笑看愣了众人,谁人又能将眼前这个貌美的姑娘联想到一人连胜十几人的勇士呢。

不过此贾小五人同其名,就是假的小五。

半年之前。

王军凯旋。

那日艳阳高照,诺大的北周城被相迎的百姓围的水泄不通,浩浩荡荡的大军身披重甲穿过万众高呼,直奔皇宫。

宫门外,一众人早已等候多时,为首的那位竟是当今的天子玄文帝。

他望着人潮涌动的长街,心中百感交集。

终于结束了。

与南齐之间长达五年的纷争终于结束了。

五年之争不但夺回了丢失的城池,还让南齐签下了降书。

大军跟前,那为首的将军一身戎装,英姿焕发,他纵身跃下马,走到了玄文帝跟前,然后轻抬手揭下了脸上的铁面具,不曾想,丑陋的寒铁下竟藏了张俊秀如仙的脸。

他手拿面具,直接就跪在了跟前。

“儿臣参加父皇。”

久违的声音一时间让玄文帝有些哽咽,他颤抖着双手搀扶起地上之人,沉声道,“吾儿辛苦了。”

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玄文帝此时的心境,既有帝王相迎将领的激动,更是一个老父亲接自己儿子回来的喜悦。

那位将军不是旁人,而是名震四海的北淮王周淮生,亦是当今圣上的第七个儿子。

战五年,捷报无数,这位北淮王少年离宫驰骋沙场,归来已成英雄。

今日,是北周的喜日,更是皇家的喜日。

那一日,整个北周城中人人欢呼雀跃为了这场喜事。


辗转半年。

自打战乱平后,周淮生终日里往返于北淮王府和练兵场之间,要么偶尔进进宫。练兵写字,这便是他全部的生活。

他既不和友人往来,身边也不曾有过什么女人围绕,这和同朝中的每个皇子都不一样,就连比他年岁小不少的皇子都已娶妻,他还是孑然一身。

久而久之,这坊间便传了些小道消息。

传闻,那位北淮王估计不大喜欢女人。

对于坊间消息,周淮生一点都不在乎,倒是皇后娘娘,操心极了。

她同皇上育有两子,大儿子是当今的太子殿下,而小儿子便是这位人人颂子的北淮王。

虽说二人都是这北周的翘楚者,但是他们两的姻缘都不大顺利,太子同太子妃伉俪情深,可惜那温柔多娇的太子妃前不久撒手人寰,太子至今都还郁郁寡欢。

而这小儿子,早已过了加冠之年,府中连半个女人都没有。

昔日里在战场上,她管不着,如今既然已经回来了,那自然是该张罗起这婚事来了。

那日正巧苏皇后和玄文帝同游御花园,她看着满园的娇花不由得感叹起来,“近日臣妾不知为何有些感伤,昔日里孩子们都还小,就喜欢在这御花园中玩闹,如今都长大,再出现各个成双成对。只是可怜我们淮生,年纪轻轻就上了战场,在那边关要地孤苦伶仃,如今回来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哎......

一声长叹。

苏皇后看起来哀怨至极。

玄文帝浅笑起来,他同她少年夫妻走到今日,自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

他宽慰的拉着苏皇后的手轻声说道,“那便替淮生张罗一门婚事好了。”

听到此,苏皇后来了兴致,滔滔不绝的将自己近日里物色的北周姑娘脱口而出,可玄文帝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关于淮生的婚姻大事,他早有想过。

只不过这北周的姑娘他不想要,他想要的另有其人。

瀛洲来人。

玄文帝以最高的礼仪招待了瀛洲使者。

那瀛洲是何地?

其地处北塞,根基数百年,族人男者各个勇猛,骁勇善战,女者,皆是貌美如花,虽只是个小国,可这瀛洲不容小觑。

而且这瀛洲还有两大名人,一是那瀛洲储君温争,雄才谋略,文武皆为翘楚,二是瀛洲的辰王,世代将门,他同周淮生一样,年少便带兵打仗。多年行军,兵法用的如行云流水,屡屡征战几乎没有败绩,年纪轻轻便特封为异姓王爷。

瀛洲孰人不知,盖世英雄宋辰玉。

只不过,这一回瀛洲来的有些突兀。

当年北周和南齐大战前夕,南齐和北周都曾想拉拢瀛洲,可瀛洲一直保持中立,二者皆不参与。

后时,周淮生率兵攻打南齐之际需经瀛洲,可奈何瀛洲不肯放行,为此他还同其有过纠缠。

那时他初入战场,与之交锋之人便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宋辰玉。

那个人深不可测,兵法用的是出神入化,压根就摸不清他的路数,为此,周淮生算是吃了不少的憋,最后还得绕路而行。

这样的渊源,真不知今日来此又是为了何事?


瀛洲使者此番来北周还带了不少珍稀宝贝,皆呈给了玄文帝。宴席上,更是充分表达了友好之意,颇有示好的表现。

使者端坐席中,毫不怯懦,他抬眼看去,正好看到了周淮生,便直接站了起身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这位便是北淮王?”

周淮生淡淡的看了眼使者,同举起了酒杯。

像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般,使者笑了起来,“久仰北淮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宇轩昂,这杯酒我敬你。”

说完,使者一饮而尽。

接着他又倒上了第二杯酒,看向了玄文帝,开口道,“玄文皇好福气,皇子各个都这么优秀,尤其是这北淮王。”

他的眼中满满都是称赞之意。

那时玄文帝抬起酒杯,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使者过奖了。”

二人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使者也入了座。

只不过他缓缓的开了口,“我看北淮王相貌堂堂,不知可有娶妻?”

闻声,周淮生坐在那里嘴角划过一抹冷笑,可也只是稍纵即逝,并未有人注意到。

上座的玄文帝好像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般,他看着使者说道,“朕这皇儿至今还未娶妻。”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不过朕听闻瀛洲九公主尚未婚嫁,倒是可以和朕这皇儿凑成一对。”

说完,玄文帝笑了起来。

听着玩笑之言,可朝中之人皆知,玄文帝说一不二,今日之言并非戏言。

使者一愣,压根没有想到玄文帝会如此说,其实他来此也是为了这事。

他起身行了个礼,“出门之际,吾王也曾交代过,此番前来若是能同北周结为姻亲自当是件好事,若玄文皇也有此意,待吾回瀛洲立即同吾王告喜。”

什么来使,分明就是奔着周淮生来的。

皇后还是很为满意的,这北周的女子再好,自然也是比不上瀛洲的公主。

可是周淮生并不满意。

沉默了很久,他终于站了起身。

殿堂上他看着使者直接讥笑起来,“瀛洲,蛮夷之地,区区九公主岂能成正妃?”

众人哗然。

向来合理合据的北淮王竟大放狂言。

使者的脸色有些难堪,好在玄文帝及时换了话题,这场宴会才不了了之。

宴席散后,坊间纵说纷纷。

“这北淮王也老大不小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

“他常年在沙场上,哪有机会遇到什么女子。”

“那他竟然拒绝瀛洲的公主,早就听说瀛洲公主各个都生的跟仙女似的,况且国强兵强,能成好事对于北周无疑是有益的。”

“对呀,我还听说北淮王不常回王府,大多的时候都住在练兵场上的,你说那军队中该不会有......”

这众口纷纷,北淮王堂堂英雄逐渐演变成了有特殊癖好,还在军营中圈养“美少年”的皇家王爷。

闻此消息,苏皇后坐不住了,她当即招呼了些王孙公子硬生生将淮生从练兵场给拽了出来。

那一日,一众王孙公子穿的贵气十足,带着一脸淡漠的周淮生出入各个玩乐场所。

走的精疲力尽就罢了,一整天都没有提起这位王爷的兴致。

直到天色渐晚,一众人等准备小酌片刻今日就此打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