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薄少夫人又给你算了一卦

薄少夫人又给你算了一卦

林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司宴作为堂堂女上神,竟然被自家老父亲一脚踹下凡间!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以后她该如何在仙界立足?只不过比脸面更加棘手的是如今面临的状况,她竟然附身在了一个不受宠爱的小可怜身上!母亲虐待,姐姐虚伪,哥哥冷漠,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司宴表示不服,她发誓要替原身讨回个公道!

主角:司宴,薄聿修   更新:2022-07-16 06:2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宴,薄聿修 的武侠仙侠小说《薄少夫人又给你算了一卦》,由网络作家“林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司宴作为堂堂女上神,竟然被自家老父亲一脚踹下凡间!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以后她该如何在仙界立足?只不过比脸面更加棘手的是如今面临的状况,她竟然附身在了一个不受宠爱的小可怜身上!母亲虐待,姐姐虚伪,哥哥冷漠,在家中没有任何地位。司宴表示不服,她发誓要替原身讨回个公道!

《薄少夫人又给你算了一卦》精彩片段

 “司宴!你除了惹事生非,还会干什么?司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我当初怎么就生出你这样的废物,若不是医生诊断出错,我早就把你掐死了!”

“司宴,你给我待在房间好好反省,什么时候认错就什么时候放你出来,你们给我看好她,谁都不准给她饭吃!”

梦中,女人气急败坏,犹如魔音的嗓门吼的司宴一个激灵,眼皮掀了掀缓缓睁开双眸。

一睁眼,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蹙了蹙眉,忍不住撇撇嘴,小声嘀咕道,“父亲大人还真狠心,当真一脚把我踹到凡间来了……”

“吱呀!”

她正在内心谴责狠心的父亲大人时,房门忽然被重重推开,一个贵妇人径直走进来。

“呵,这就是你们说的她快死了?”女人瞧着司宴,眸底闪过一抹厌烦,“她惯常会耍小手段,你们也不是第一天在司家做事,连这点分辨能力都没有?”

“对,对不起夫人!”两个佣人低下头,诚惶诚恐的认错。

贵妇人烦躁的摆摆手,目光落到司宴身上,“你除了耍小聪明,还会干什么?萱萱跟你是姐妹,可你却连她的一半都比不上。”

她嘴里的萱萱是司宴的同胞姐姐,名叫司若萱。

司若萱从小就是大人嘴里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各项礼仪满分,打小就是安城优秀出色的千金名媛。

很受欢迎。

而司宴,性格古怪,基本没什么能拿出手,从小到大都只会闯祸惹事,让人非常头疼。

明明是一胞生的姐妹俩,怎么差距那么大?

司宴没搭理她,闭了闭眼,花了一会功夫将脑海中残留的记忆消化,也清楚了眼前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起因还是司若萱,那所谓的便宜姐姐跟人起争执,她的好朋友就来喊司宴。

司宴打小看似混不吝,但其实很重情,尤其很维护这个姐姐。

听到自家姐姐被欺负,当然没二话,就跟那人理论,过程中两人动起手,打了一架。

这事被好事者录了视频,发到网上造谣。

原本并没有什么,但司若萱是个刚小有名气的女明星,口碑还很不错。

被曝出两人是姐妹,这件事就愈演愈烈,很多人都去质疑,辱骂司若萱。

林娟得知情况后,问都不问第一时间就让司宴发道歉声明。

司宴不肯,就被关了三天,活生生饿死的。

原本不至于被饿死,只是司宴常年被虐待,体质非常弱,性格又比较倔,硬是一声不吭。

这才丢了一条命。

只能说,林娟真不配当母亲。

“司宴,我再问最后一遍,你到底发不发道歉声明?”林娟的耐心用尽,口吻极其不耐烦。

而且,明显她已经有了主意。

司宴费力的撑着床沿,慢腾腾坐起来,轻眯着一只眼,吊儿郎当道,“我发不发,你不是都已经决定好了?”

“说真的,本上……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狠心的妈。”

“你想代替我发,本人呢是没有意见,只不过,到时候我若不爽,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要是连累到司若萱,你可别后悔。”

司宴起身,却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幸好稳住了。

不然那得多丢人?

她堂堂天帝之女,神界唯一的公主,没跪过天没跪过地,岂能在一个凡人面前丢了面子?

“你敢!”

“哼,这天上地下,就没有本上……我不敢的。”司宴反唇相讥,懒懒的靠在门边,双手插兜,微微仰着下颚,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张狂模样。

笑话,她神界第一‘惹祸精’的名头可不是假的。

连神界大门都被她拆过,有什么是她司宴不敢做的?

林娟可不知道她这女儿的芯子已经换了,只觉得要被她气的冒青烟,想都没想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个孽障!打死算了!

“啪!”响亮的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脸上。

这一巴掌,她半点没留情,用足了力气。

然而,被打的那个人却并不是司宴,而是刚刚赶到,就被司宴一把拽过来,挡刀的司若萱。

“啪——!”

“砰!”司若萱直接被这巴掌打懵了,打的跌倒在地。

“萱,萱儿?!”林娟也被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宴。

怎么会?

她怎么敢这样对萱儿?

司若萱被打的头晕眼花,脸颊火辣辣的疼,眼泪直流,下意识捂住脸,“妈……”

她直接就哭出了声,好疼,她觉得脸都肿了。

“萱儿,对不起,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林娟愣了两秒,连忙蹲下身,紧张的看着她肿起的半张脸。

心疼,懊悔各种情绪交织在心头。

这时候,司宴还要火上浇油的开口,“啧,就算姐姐有错,妈你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啊,要是毁容了我的好姐姐以后可怎么演戏?怎么成大明星?”

“毁容?!不不不,妈,快叫医生,我不要毁容不要毁容,呜呜呜……”

“司宴,你给我闭嘴!少胡言乱语!”林娟气的剜了她两眼。

“你们俩还杵在这干什么!快去叫医生!”

“管家,去叫医生啊!快点!”


 整个司家因为司若萱彻底乱成一锅粥,谁都没有注意到悄然离开的司宴。

不过就算注意到,只怕也没人会在意,因为她在司家向来没什么存在感。

从司家离开的司宴,一边顺着马路往外走,一边大口啃着从厨房顺来的肉包子。

这具身体的主人饿了三天,早就前胸贴后背,饥肠辘辘,走路都没力气。

一口气啃了三个大肉包,司宴才觉得身体恢复了些,不像刚才那种随时都能倒下的状态。

同样是女儿,林娟对司若萱百般娇宠,恨不能将天上的月亮都摘给她。

而对司宴动辄打骂,关小黑屋几天,简直就像是捡来的。

“呸!这什么恶毒亲妈,比后妈还不如。”司宴揉了揉肚子,鄙夷的唾弃道。

要不是她现在任何法术都使不出来,不然分分钟就能把司家掀了。

这种亲妈,简直猪狗不如!

不过她也不着急,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这一时半刻。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她如今的处境。

她从小调皮捣蛋,闯的祸不计其数,被父亲罚过很多次,早练就一身超强的适应能力。

不就是做一世凡人?对她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她还得测试下,这回父亲大人是否将她的能力永封。

若是永封,就有点麻烦了。

毕竟她如今的弱鸡身体,实在很不合心意。

正想着,前方忽然传来一道呼救声。

“老爷!老爷你挺住,我这就打120,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不远处的长椅旁,一个身穿唐装的鹤发老者躺在地上,面色痛苦,他身边的男子正一脸焦急的打电话。

“对对,就在天苑别墅区,你们赶紧过来……”

“老爷,你千万不能有事。”男子紧握住老者的手,脸色煞白,眼中满是焦急。

他没想到老爷子会在这时候发病,倘若出什么事,自己怎么担待的起?

越想他就越着急,额头全都是冷汗。

见到这幕的司宴不由挑了挑眉,将精神力聚集在双眼之上。

而后,眼前逐渐发生变化。

老者身上开始出现一团团各种颜色的气,包括血液的流动,甚至他身体的病都清晰展现在眼前。

“呼……”司宴吐出一口气,有些艰难的抬起胳膊抹了把额头的冷汗。

还好,跟她猜的一样。

即使父亲再怎么罚她,天眼的能力都还在。

虽然能动用的范畴有限,但好歹没让她真的变成一个凡人。

那么她大胆猜测,这次她的能力应该是可以解封的。

就不知,到底该怎么做?

看来还得多多测试下,正好眼前有个倒霉蛋,司宴想都没想抬脚往前走。

“你,你是什么人?你赶紧松开!”中年人一脸警惕看着突然出现的司宴,大声呵斥,“你赶紧放手,若我们老爷有什么好歹,信不信你在安城待不下去!”

“闭嘴。”没看到她正在忙,少特么哔哔!

“你……”中年人被那冰冷的眼神瞪的莫名一缩,好似冰锥过体般,浑身冷寒。

连话都忘了说。

直到,他看见司宴像土匪似的抢了他的包,翻出里面的银针,毫不迟疑往老者身上几个穴位一戳。

“住手!你在干什么!我们老爷出了什么事,你担待的起么?”中年人又惊又怕,下意识就想动手去阻止她。

“聒噪。”司宴抬眸,漂亮的凤眼带着笑意,语气却阴森森的,“信不信,我让他立马死给你看?”

“你……”还不等中年人再说什么,奇迹的一幕忽然发生了。

只见那插在老者身上的银针看着毫无章法,就像是小孩在恶作剧,可原本面色痛苦的老者竟奇迹般的缓和下来。

而且,不过片刻就睁开眼,茫然的问,“我,我这是怎么了?”

“老爷!老爷你没事吧?”中年人快速上前,眼中闪过一抹惊诧。

“我没事,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中年人瞧着他的神色,竟比以往还精神不少,心中大为震惊,下意识看向司宴。

相较于魏勤的震惊,作为被医治的魏志国本身更有感触。

这几年,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舒坦过,这种久违的精神充沛的感觉更让他心情激荡。

要知道,他求遍天下医者,最后得出的结论便是只有古医者能医好他。

难不成眼前的女孩……

“小姑娘,你是古医者?”他嗓音和蔼,目光中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古医者?司宴挑挑眉,并未从原主记忆里搜寻到这个词,只能自己结合记忆理解。

想来,这所谓的古医者,应该比现代的医生等级更高。

而且看他们的反应,古医者的存在很难寻,大概类似于古时藏在深山老林中的隐世高人那种。

“嗯,差不多吧。”司宴双手插兜,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

嘶——!

两人同时倒抽一口凉气,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没想到,这一趟安城之行竟会有此种机遇。

“魏勤,扶我起来。”

魏勤将老爷子扶起来,仍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宴,这少女怎么看也不像是传闻中的古医者啊。

因为她实在太年轻了。

古医者的存在很隐秘,连魏志国都寻不到,纵使觉得司宴过分年轻,可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希望,他当然不想错过。

“不知小姑娘贵姓?老头子叫魏志国,家住京城,你应该有听过,倘若小姑娘能治好我的病,不管你要多少报酬,老头子都绝不含糊。”魏志国态度诚恳,扶着魏勤的手却忍不住使劲,明显在克制心中的激动。

司宴皱了皱眉,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语气冷冷道,“不必。”

这老头,还真不是个东西。

她救了他,清醒后一没道谢的话,二连报酬都没提,张嘴就让她治病。

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魏勤和魏志国对视一眼,没想到她会拒绝,见她要走,顿时就有点着急,“等等!”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好亲自登门感谢。”

“不必。”司宴头也不回,再一次回绝,“本姑娘做好事不留名。”

切,现在想着感谢,分明是打探她的身份,好上门求医。

虚伪。

眼见司宴就要走远,魏志国一着急,一屁股坐在长椅上,给魏勤递个眼神,“哎哟,我这头怎么这么疼……”

“老爷,你没事吧?这位小姐留步,再帮我家老爷看看吧!”魏勤也是聪明人,立马心领神会的叫住司宴。

司宴唇边的笑容消失,转过身来似笑非笑,“怎么你们这是打算赖上我了?”


 “哎哟,我的头好疼……腿也开始疼,该不会被治坏了吧?”魏志国一会捂头,一会摸胸口,眼神不住在司宴身上停留。

“小姑娘,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们老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你得负责到底!”

司宴双手抱臂不说话,眼底噙着一抹冷笑,就这么看他们演。

“小姑娘,你可不能这么铁石心肠,你应该还没成年吧,要知道没有行医资格证,擅自治病可是犯法的要坐牢。”魏勤声色俱厉,一脸严肃的开口。

他本就长的孔武有力,板着脸时,魏家那些小辈都杵的慌,更何况吓唬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

“嗤!”司宴冷笑一声,讥讽,“你还知道我救了他?你们就是这么报答救命恩人的?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一句话夹枪带棒,那不屑的神情,更叫人一张脸都臊得慌。

可魏志国管不了那么多,他本打算认命,哪怕内心怕死的要命,却还是不得不逼迫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哪想到天无绝人之路,上天给了他希望,不管如何他都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

“小姑娘,是我们不对,只要你答应给我治病,你想要什么老头子都答应。”魏志国放缓语气,循循善诱。

“哦?我就是不想救,你能奈我何?”司宴眼里划过一丝烦躁,怎的救个人还被讹上了?

“小姑娘你可得考虑好,若我们报警,说你治坏了老爷,到时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可是要坐牢的。”魏秦沉声威胁道。

“那你去报警吧,我等着。”司宴双手抱胸,老神在在的看着眼前两人。

魏勤和魏志国一愣,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小女孩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我进了警察局,你的病就更没戏了。”

司宴语气里带着几分嘲讽;“你们颠倒黑白,无非就是觉得无人给我作证,但是你们真以为我所做的一切没人看到?”

……

“哎我去!”一辆不起眼的轿车里,一道惊呼声响起,“薄太子,你瞧见没有,那小姑娘做好事,却被反咬一口,现在的人一大把年纪脸都不要的!”

青年穿着骚包的花衬衫,语气愤慨的评价。

世风日下啊这是。

而他这番话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他忍不住偏了偏头,瞧着后座的男人,一脸无语的嚷嚷,“我说太子爷,您好歹倒是给句话呀!”

闻言,后座忙碌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寒意凛凛的眸子映入眼帘。

那张脸长的极为俊美,刀削斧凿般,每一分每一厘都恰到好处。

只是气息太冷,那双狭长的眸子盯住人时,莫名的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多看两眼都觉得瘆得慌。

“人的劣根性跟年纪并没有关系。”他合上手边的电脑,眉眼低垂着,不咸不淡说了一句。

“……”墨颂嘴角一抽,竖起大拇指,觉得太子爷说的倒也没错。

这世上,倚老卖老的人多了去,并不是所有老人都值得尊敬。

有人哪怕年纪小,却比很多年长的人更懂得做人。

“啧,那小姑娘瘦的,仿佛风一吹就能倒,这老家伙也好意思。

不行,我得去英雄救美。”墨颂理了理衬衫,又对着后视镜捋了捋发型,骚包的挤了挤眼睛,“薄太子你说我要是帮她解围,那小姑娘会不会一激动就以身相许?”

“不会。”男子抬眸,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她不会喜欢乱开屏的花孔雀。”

“靠!”墨颂炸了,谁特么是乱开屏的花孔雀?明明是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大帅哥好么!

再说了,太子爷又不认识人家小姑娘,凭什么这么说?

“嘁!薄聿修我说你就是嫉妒吧,嫉妒本少爷比你受欢迎,身边女伴无数。”墨颂风骚的对着后视镜捋发型,嘚瑟的回怼道。

论样貌,自然是薄太子更胜一筹,可这位太子爷眼光太高,没有女人能入他的眼,导致人生二十四年都没谈过恋爱,实在匪夷所思。

他这话,太子爷都懒得搭理,眼眸一转,看向窗外。

“行了,我去英雄救美!你就等着本少爷的好消息吧。”。

砰、砰、砰。

这时,一阵敲玻璃的声音忽然响起,墨颂眨眨眼,一脸愕然的看着那站在车旁的女孩。

不正是他要去英雄救美的对象么?

“她,她怎么在这?”墨颂一脸愕然的转头。

然而不等他多说,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薄太子的尊容。

“这位……先生,刚才那边发生的事你都看到了吧?能不能帮帮我?”司宴的眸子清澈不已,一瞬不瞬盯着后座上的薄聿修。

这男人,长的真好看,毫不逊色神界的那些神官。

甚至,还要出挑,让颜狗的司宴一下就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全然无视副驾驶的墨颂。

“啧,小妹妹你找错人了,这种帮忙的事情应该找哥哥,我们薄太子可是出了名的面冷心硬,绝对不会帮忙的。”墨颂看着司宴,撩了撩头发,不甘寂寞的开口。

“可以。”薄聿修的目光在司宴身上停留两圈,出乎意料的开口。

他拉开车门,迈开长腿下了车。

墨颂惊的下巴都掉了,不敢置信的眨眨眼。

这什么情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太子爷竟然管闲事了?

薄聿修站到司宴身旁,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而后抬头,眸中流转着森森寒意,“魏先生是京城有名的大人物,德高望重,为难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实在有失身份,这要是传到京城,不免让人笑话,您说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