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相思何与说

相思何与说

逐梦良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与邵孑分手五年,朱宁过得浑浑噩噩,她每天都会想起他,但是不敢联络他,害怕会影响他的生活,更害怕自己会再次陷进去。就这样,她单相思五年,终于在一场酒会上见到他,如今的邵孑更加矜贵,也更加成熟。不可否认,他们依然彼此相爱,但他们之间的阻碍太多,根本无法再续前缘。五年时间,朱宁饱尝相思之苦,邵孑又何尝不是……

主角:朱宁,邵孑   更新:2022-07-16 08: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朱宁,邵孑 的武侠仙侠小说《相思何与说》,由网络作家“逐梦良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与邵孑分手五年,朱宁过得浑浑噩噩,她每天都会想起他,但是不敢联络他,害怕会影响他的生活,更害怕自己会再次陷进去。就这样,她单相思五年,终于在一场酒会上见到他,如今的邵孑更加矜贵,也更加成熟。不可否认,他们依然彼此相爱,但他们之间的阻碍太多,根本无法再续前缘。五年时间,朱宁饱尝相思之苦,邵孑又何尝不是……

《相思何与说》精彩片段

朱宁现在活得和以前完全不同了,不喜社交,不爱参加聚会,甚至经常懒得说话。

今天是她这两年第一次来酒吧。

想想真是很神奇,她居然有两年都没进过酒吧了。

不过,这些年,她喝的酒并不少,比如现在。

当两位朋友又在谈论邵孑与盛氏千金盛景的订婚消息时,她已经不知不觉喝了快有小半瓶洋酒。

辛辣的味道顺着嗓子流下,喉咙里像烈火灼烧一样。

她抬起酒杯又灌了一口。

从两位朋友最开始谈到邵孑与盛景的订婚,她的眼睛就开始酸疼,现在除了眼睛疼,心口更是像堵了个千斤重的石头。

两位朋友仍在谈论,朱宁有点想逃离这里了。

朱宁给助理发短信时,朋友突然开口:“不过,邵孑真是极品颜值,看一眼简直让人三个月不知肉味!这种极品颜值,活该人家出道两年就成为娱乐圈顶流,让无数粉丝为他疯狂!对了,宁宁,你混娱乐圈,应该见过真人吧?”

听自己的名字和邵孑的名字放一起,朱宁的心立刻就猝不及防地狠狠抖了一下。

他们已经五年没有任何交集了,她觉得他们这辈子都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的。

哪怕朋友在八卦的时候把他们名字放在一起这样的交集都不会有。

现在她的脑子嗡地一声反应不过来。

好一会,她极力用个很随意的姿势云淡风轻地看看朋友:“我这种小演员,怎么可能见过他那种大明星?”

朋友点点头:“也是,听说他现在一张签名照就能卖到五万。”

朱宁没说话,下意识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这次酒入喉咙,更苦更灼痛了。

朋友看着她喝酒的动作,开口:“上次见到你喝酒,也是这么喝,这都两年了,你别告诉我,你一直这么喝酒。”

“对胃不太好。”朋友说。

朱宁开口:“放了樱花汁,而且这就是开胃酒,度数不大。”

朋友无奈:“度数不大,这么喝也不好呀。”顿了一下,她好奇问道:“你每次喝酒都放樱花汁?”

朱宁扯了扯嘴角,有些敷衍道:“好喝。”

朋友不再问了,朱宁的视线落在酒杯上。

是啊,这五年都喝这个酒,每次都放樱花汁。

为什么?她之前都没有想过,仿佛这就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但现在好好想想,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味道很像邵孑身上的味道呀。

淡淡的酒味和樱花混在一起的味道,就像他曾经给人的感觉,像美酒一样浓烈醉人,又像樱花一样绚烂美好。

朋友又开口:“邵孑脖子上那个项链到底有什么寓意?外界都猜了快两年了。”

另一个朋友道:“谁知道呀,反正他从出道就好像戴着,尤其在出席大型活动的时候,他必定戴着。”

朋友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一张那项链的图片。

朱宁看了一眼,像受到惊吓一般不受控制地轻颤的手极力地拽了拽。

掌心里全是汗,她的心更是成了一团乱麻。

没人比她更清楚那个项链里面到底是什么,那里面有一张她的照片。

冬日里去三亚旅游,太阳灼热,她脚受了伤,他背着她几个小时,继续游完接下来所有的景点。

夕阳西下时,他执意要给她拍照,浪花卷来,他怕她的脚被打湿,竟慌得差点丢了相机,飞奔过去将她抱走。

他摔在沙滩上,英俊至极的脸上沾了一脸沙子,却没让她落到地上半分。

照片拍坏了,是张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的黑影,她以为他老早就删除了。

他到底什么意思?一边宣布结婚,一边戴着前女友的照片,真搞笑。

不过,他发什么神经都跟她没关系,她不会再见这个人了。

朱宁端起眼前的酒杯,再次狠狠惯了几口......


宿醉之后往往伴随着剧烈的头疼。

第二天醒来时,朱宁感觉头都快炸了。

睁开眼的一瞬间,她脑海里立刻冒出邵孑和盛景的订婚消息。

订婚的消息在网上早有透露,她昨天一遍遍地搜索,直到凌晨头痛得再也撑不下去。

早上助理打来电话时,她昏昏沉沉地坐在床上想这些消息。

助理小可极为兴奋:“宁宁,赶紧的,终于有个像样点的通告了,马上收拾好自己,拿出最好的状态,咱们时来运转了!”

朱宁声音沙哑:“什么通告?”

助理激动道:“曾涛导演拍摄的广告,品牌方是纪梵。“

朱宁有些诧异:“我们还有广告?“

助理解释:“当然,品牌方是纪梵,曾涛是导演,我们不可能是主角,这点你应该懂。”

“嗯,我知道。那我在里面出演什么?主角是谁?“朱宁问道。

“可能是个女四号女五号吧,已经很不错了,曾涛额,纪梵额,据说主角是个顶流,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

助理不停絮叨着,朱宁打断道“行,女五号也不错,我收拾收拾。“

挂断电话,朱宁极力将那个订婚消息引起的情绪全部压下,然后努力鼓足干劲地将自己好好收拾一番。

————

拍摄现场,朱宁一眼就看到了大名鼎鼎的曾涛导演,现在他正在等主角过来。

能让这么大的导演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看来这主角的确是顶流中的顶流。

朱宁不由也好奇,直到正式拍摄时,有个极为英俊的男人在经纪人和工作人员的簇拥下淡然地走过来,一瞬间将在场所有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朱宁抬眼看过去,脑子嗡地一下,整个人如遭雷击地僵住,心脏则疯狂地震颤,浑身血液狂涌,完全不受控制。

五年不见,他比以前更帅了,老天确实对他极尽宠爱,要不然怎会将一个人生得如此极品。

她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些年,各种帅哥和大明星都见过,但从没有一个人的颜值能及得上邵孑八九分。

见邵孑一边和曾涛讨论着,一边朝这边走过来,朱宁赶紧收回目光,往后一退再退。

邵孑朝这边看过来,他的眼神从她身上掠过,没有任何停留,只是随意的一瞥,好像根本不记得她。

也许真不记得了。

但尽管这样,朱宁还是慌乱了。

她想现在退出,赶紧离开,惹不起那就躲着,但助理说出的毁约金是天价。

没办法,她只能希望自己和邵孑没有任何对手戏,希望邵孑演完自己的戏份就赶紧离开。

但是导演将做过修改的剧本发过来的时候,朱宁直接懵了。

他们有对手戏,第一场就是!!!

是故人重逢的戏份,竟和他们有些相似,只是,剧本里有情,他们有仇。


朱宁做了半天心理建设,一上场,正准备按计划来演,邵孑迎面走来,本应是打个照面的剧情,她却眼睁睁看到邵孑走到她跟前,伸出修长白皙的手触碰她的脸颊,每一个神情和动作都深情至极,仿佛等了千百年才又看到自己藏在心底的人似的,眼底的浓情完全化不开。

朱宁完全愣住了,推开他的动作都忘了,竟任由他的手指在她脸上轻轻婆娑一下。

他的手指极轻柔的抚摸她的唇,一瞬间,朱宁蓦地清醒,重重挥开他的手,满是厌弃。

他的皮肤好薄,手指在他手背上划过,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痕。

邵孑脸上的深情似深深受伤一般地微愣了一下,然后视线落在手上的鲜血上,看着那血,他毫无表情,好似那根本不是自己的手,而是自己厌弃不已的东西。

朱宁愣住,血液鲜红,格外刺眼。

她想起他以前也经常受伤,她那时总心疼万分,觉得一件精美又极为珍贵的艺术品遭到破坏一般,心中惋惜万分,恨不得花上自己的一切去弥补,可是最后呢......

现在相想,只觉得可笑至极。

他那时还撒娇般地要她亲亲他的手指,现在想来,邵孑这种人怎么可能撒娇,不过是戏耍她的手段而已。

朱宁懒得再看,打算离开。

邵孑抬起自己的手看两眼,声音带着几分冷意和落寞:“几年不见,还真是不一样了。”

朱宁没理。

邵孑的声音带着一丝可怜又带着一丝邪恶:“你以前都会安慰我的,这次也.....”

他话没说完就将伤口按在朱宁的唇上。

腥甜的味道钻入口腔。

邵孑的血的味道!朱宁脑中冒出这几个字,头皮瞬间一炸。

邵孑不待她有什么反应就迅速将手拿开,眼里带着疯癫的雀跃。

朱宁近乎想破口大骂,还未开口,邵孑已经开始念台词,不远处传来导演叫好的声音。

所以,这是他的临场发挥?幸好她没爆发,要不然肯定惹来邵孑的讥讽和嘲笑吧。

——

好不容易忍到拍摄完毕,朱宁匆匆离开。

她如逃一般地回到家里,但脑子里始终是邵孑的影子。

过去一颦一笑的场景全部像电影一般从脑中涌出来,让她感觉房间里都全是他的味道。

她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只能慢慢走到阳台上去发呆。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直到半夜她才回到房间,脑子里仍一片混乱,心口像压了几块重重的石头。

夜里她做了一整晚的梦,梦里邵孑的手又受伤了,这次流了很多很多血,她看在眼里,不知不觉竟哭了。

像以前一样,她嗔怪地责备他,手指轻颤地给他包扎,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到极致。

他却对伤口满不在意地笑。

她还没处理完,邵孑抬眼朝她笑,那笑容好看得令人心惊,朱宁呆愣住地看着,他凑过来咬住她的耳垂:”帮我舔舔。“温热的唇舌触碰在极其敏感的耳垂上,犹如过电,他的气息扑洒过来,令她半边身子都发麻。

不待她反应过来,他将手触到她的唇上,腥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