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

薄荷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迟温实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普通人,陆戎铮是站在金字塔尖的成功人世,他们的生活圈子完全不同,却接连三次偶遇。第一次,迟温铤而走险救闺蜜,看到了阴晴不定的陆先生。第二次,她被人陷害,狼狈不堪的站在房间门口,陆先生伸出援手救了她。第三次,迟温成了陆先生的员工,心里盘算着怎么拿到高工资。陆戎铮一直以为她是对家送过来的杀手,后来才看明白,她只是单纯的爱钱……

主角:迟温,陆戎铮   更新:2022-07-16 16: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迟温,陆戎铮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由网络作家“薄荷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迟温实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普通人,陆戎铮是站在金字塔尖的成功人世,他们的生活圈子完全不同,却接连三次偶遇。第一次,迟温铤而走险救闺蜜,看到了阴晴不定的陆先生。第二次,她被人陷害,狼狈不堪的站在房间门口,陆先生伸出援手救了她。第三次,迟温成了陆先生的员工,心里盘算着怎么拿到高工资。陆戎铮一直以为她是对家送过来的杀手,后来才看明白,她只是单纯的爱钱……

《陆总请接招娇妻很强》精彩片段

四月份的最后一天,江城的天儿不冷不热,是最惬意的一个时间段。

但此刻,迟温后脊却泛着阵阵凉意。

江城有个不夜城,这座城并非是真正的城,是一栋七层高的酒吧,因为白天不营业,只有夜晚才营业,因而被称之为不夜城。

酒吧一楼是卡座,二楼是小型包厢,三楼是VIP包间,四楼是豪华贵宾间,以此类推,最高层是普通人根本进入不到的地方。

而她此时此刻,就站在七层电梯门口。

随着电梯“叮”一声合上,她深吸一口气,抬步往前走去。

这一整层是一个巨大的豪华包间,电梯门正对着包间门,而包间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保镖。

大约是打过招呼,见她过来,黑衣保镖径直替她打开了包间门。

迟温一脚踏进去,听到关门声,一颗心往下沉了沉。

面前是一片泳池,有干冰飘散,周围犹如仙境般仙气飘渺,她穿过泳池,看见几个男人坐在麻将桌上打麻将,他们身边或多或少都围着个女人。

见她进来,桌上的几人都停下动作,转头看了过来。

迟温目光扫过那几人,不待开口,就见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冲她努了努下巴,“那边。”

口吻戏谑。

其他人都笑出了声儿。

迟温目光转向麻将桌的另一边,沙发两边站着两个助理模样的人,而其中一张纯黑色真皮长沙发上坐着个男人。

四周喧嚣吵闹,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却恍若未闻,他一只手撑在太阳穴上,脑袋微微偏着,露出来的一张脸轮廓极深,一双眼睛半阖,端的是懒散的模样,可走近了才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的冷冽寒意。

莫名的,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袭来。

迟温呼吸一滞。

刚走到跟前,一眼就看见沙发底下跪着的女人。

“十三......”迟温叫了一声。

跪在沙发边上的女人抬头看了过来,眼睛通红,“迟温......对不起啊。”

看起来没受伤,至少没被打。

十三向来不是爱哭的人,迟温心里有数,勉力冲她笑了笑,“没事,我带钱来了。”

迟温把一路上攥在手心里的银行卡小心地用双手递过去,“陆......先生?我这里有十万块,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她。”

“十万?”沙发上的男人坐起身来,他面容长得极好,眸深目邃,鼻梁挺直,但出口的声音很淡,夹着点冷意,配上那张面孔,问话时的表情就显出几分阴沉。

迟温拿不清对方的意思,正要开口询问,就见他掀起眼皮,漠然的眸子扫过来,里面染着几分淡淡的嘲意,“假一赔十,听过吗?”

假一赔十。

几分钟前,十三打电话给她,叫她凑十万块钱赶紧上来,说她在顶层出老千被抓了。

顶层。

迟温在这里干了不到三个月,目前只混到二楼包间,连三楼都没摸进去。

培训期间,经理特别交代过,不准任何人去顶层,除非是七楼的那位先生吩咐。

不少员工私底下猜测七楼那位先生才是这座酒吧背后的老板,但迟温从来没见过,只知道他姓陆。

还知道一件事就是......这位陆先生的脾气很可怕。

迟温没敢在电话里细问,匆匆拿了银行卡就过来。

这张卡里的十万块是她所有的积蓄了,可现在,他的意思是要一百万。

迟温怎么可能有一百万。

就连地上的十三都目露震惊,“陆总,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另一边打麻将的几个男人和女人大概结束了牌局全都过来了,十三两两地靠坐在沙发上,看戏似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迟温手指紧了紧,“陆......”

不等她开口,沙发上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迟温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特别高,站起来时气场极强。

他眼神冷漠地扫了她一眼,随后冲身边的保镖打了个手势,嗓音冷淡,“既然没钱,那就照规矩办事。”

迟温不知道他们这里什么规矩,但是十三可能知道,她拼命挣扎着叫喊着。

迟温忍不住大喊,“等一下!”

但是没人理她,边上坐满了看戏的男女,大家对这场面似乎习以为常。

保镖提着十三往外走,迟温几步上前,她速度太快,沙发上几个人都没看清她怎么动的,只一眨眼,她就冲到跟前,给了保镖一脚,随后护在了十三身前。

众人被突来的变故惊到,因此都惊疑不定地叫了一声。

原本快走到门口的陆戎铮回头,看到这一幕,眉毛几不可察地挑了起来。

迟温护着十三站起身时,陆戎铮已经重新走了过来。

“练过?”他问,目光重新打量了一下迟温。

她穿着酒吧里的服务员套装,一身黑色旗袍,领口别着一朵橙色玫瑰,那代表是二楼的服务员。

脸上化着浓妆,跟其他服务员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眼睛很亮。

迟温抿着唇,目光直直看向陆戎铮,心跳起伏不定,“陆先生,没有一百万,我只有十万,但是恳请您放了我朋友,只要您放了她,我保证,以后您绝对不会再看见她。”

她的瞳仁很干净,里面的情绪直接明朗,有警惕,小心,有忐忑,不安,还有几分孤注一掷的决然。

陆戎铮居高临下地睨着她。

一个貌不惊人的服务员居然是练家子,他很好奇,她来这里工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行啊。”片刻后,他薄唇微启,冲迟温道,“这儿的保镖,你挑一个,只要你打得过,我就放了她。”

迟温刚刚不过是侥幸,因为那保镖不设防,可现在让她真正对上一个经过严密训练的保镖,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胜算。

“迟温......”十三害怕地拉了拉她的手。

迟温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迎着陆戎铮的目光说,“好。”

她看向陆戎铮身边的保镖,只有两个,门口那两个也走了进来,四个男人,各个身形高大,男人和女人有体型上的差距,自然也有力量上的巨大差距。

迟温随手指了个,“他。”

刚刚不设防被迟温踹了一脚的保镖。

陆戎铮重新回来,坐到了小型影院的沙发上,面前的投影仪上显出一副画面,一个独立房间内,迟温和保镖面对面站着,双方隔着三米远的距离。

十三知道迟温会点功夫,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打过保镖,站在外面紧张得直冒汗。

房间内,迟温迟迟没有动作,对面的保镖大概因为刚刚被迟温踹了一脚,有些急躁得率先出手。

迟温躲开了。


接下来三分钟,她一直在躲。

陆戎铮的保镖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招式和动作又狠又厉,迟温躲得再快,仍被打到了。

她嘴角有些出血,第三次被打趴在地上时,保镖没有乘胜追击,反而给她喘息的空档,就站在一边静静等着她。

迟温知道,外面一群人在看着她。

而她,必须打赢,然后带十三出去。

保镖大概看出迟温不是他的对手,接下来就像是猫逗老鼠一样绕着迟温时不时给她一下。

然而迟温却在找他的破绽。

在她又一次被打中的时候,她咬着牙没有倒下,趁对方抬腿的刹那,一脚踢向他腿弯,随后两指扣在他脖颈处,勒着他迫使他矮身蹲下,最后手肘压在他后脊正中心的位置,狠狠一击。

保镖直接跪趴在地上。

整个打斗的过程不超过十分钟,出来时,迟温的后背都是湿的。

她整个人脱力一般从房间里走出来,十三赶紧扶着她,“迟温!你没事吧?”

迟温轻轻摇了摇头,她走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陆戎铮问,“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她嘴角还在渗血,一张脸满是汗,汗水把她的妆弄花了,此刻,她一张脸上黑的黄的的什么颜色都有。

“可以。”陆戎铮站了起来,他几步走过来,他身上的压迫感太重,迟温不得不硬着头皮迎向他的目光。

生怕他反悔似的,迟温抓着十三的胳膊就带着人往回走。

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明天这个时候,到这来。”

迟温脊背一僵,又听陆戎铮补充,“你一个人过来。”

走进电梯的刹那,迟温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把十三从里面带了出来。

十三搂住她的脖子,忍不住发起抖来,“迟温,对不起啊。”

迟温摇摇头,“没事了,没事了。”

她心里清楚,这事情根本还没结束。

凌晨回去后,十三掀开她的衣服替她擦跌打酒,一边红着眼睛说对不起,一边替她揉淤青的地方。

迟温疼倒是不怎么疼,就是累,她从七层回去后,被经理抓着骂了一通,原本想请假,也不好意思请,就那么又继续上班到凌晨五点。

经理看她端个酒都差点洒了,这才赶她回去休息。

迟温回来后简单吃了点东西,冲了个澡就往床上扑。

十三还在边上道歉,“对不起啊,今晚你别去上班了吧?晚上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呢......”

“十三,你怎么到了七楼?”迟温疲惫地问。

“我一直在一楼,就赢了不到五千就被人盯上了,然后有人就叫我去上面玩,我寻思上面肯定赢得多一点,谁知道直接给我带七楼了,我肯定不能怂啊,我就硬着头皮上了,但是!他们赌太大了,我输不起,迟温你知道吧,他们一局十万,我怎么敢输......”

“然后你就出老千了。”迟温替她补充。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去不夜城了,我换个地儿。”十三举手保证。

迟温点点头,“那儿确实危险。”

“我都吓死了,我以为我们今晚要死那儿。”十三一脸后怕,“你不知道,陆戎铮那人性格从来都是阴晴不定的,整个江城没人敢惹。”

“陆戎铮?”迟温这才知道七楼那位陆先生的名号。

“你不知道他叫什么?”十三诧异地看着她,“你们那些人休息的时候不八卦他?”

迟温摇摇头,“培训的时候,经理特别交代过,不许任何人私下议论陆先生。”

十三点点头,“他太恐怖了。”

迟温想到今天到七楼的整个过程,后背还有点发凉。

十三又问,“那你今晚还去吗?”

迟温不知道。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不夜城是整个江城工资最高的一间酒吧,她好不容易混到二楼,不想就此离开。

“我晚上陪你一起。”十三握住她的手,“我觉得他昨晚既然放了我们,今晚应该也不会做什么,顶多让你再去跟他的保镖打一架,不知道这是什么变态癖好。”

“十三,他只是怀疑我的功夫。”迟温看着她,轻声道,“他说了我一个人,就不可能让你进去,而且,你不是说,你以后都不去不夜城了?”

十三面露苦恼,“可是......”

“我先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迟温闭上眼,“放心,我会好好回来。”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迟温看了看自己,只盖了个被子,底下一件衣服都没有,这才想起回来洗完澡后,十三帮她脱了衣服给她涂跌打酒。

她匆匆换衣服,妆也赶不及化,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到不夜城时,时间刚好晚上七点。

她还没吃东西,到了厨房,简单拿了片面包塞进嘴里,一出来就碰见了经理,她赶紧把面包咽下。

经理见她素面朝天,险些没认出这人是谁,迟温尴尬地笑,“经理。”

“迟温?”经理愣了一下,“你平时怎么那么丑?”

迟温:“......”

她不会化妆,平时昼伏夜出,跟十三的生物钟不在一个频率,基本都是自己摸索着化妆,见大家都画得烟熏妆,她也就随便涂了涂。

今天第一次来不及化妆,还被经理给逮到了,她赶紧道,“经理,我待会就去化。”

“不急。”经理上下扫了她一眼道,“想不想去四楼?”

四楼往上小费都很可观,但也很危险,据说上去以后,很少有服务员再回一楼,而且去过的服务员几乎......都找了金主。

“不想。”迟温摇了摇头。

“行。”经理倒是没勉强,“那你跟我去四楼帮个忙,那边缺人,花儿姐刚刚问我借几个人。”

借倒是可以的,四楼人手不够的时候,花儿姐经常下来借人,无非是让她们过去送酒,送完就出来。

迟温点点头同意了。

四楼迟温是第一次去,上来一起的还有两个小姑娘,两人神情都很兴奋。

“少说话,多微笑,别做错事,客人如果碰你一下,也别大惊小怪。”到了四楼,花儿姐叮嘱她们几个,又悄声说,“只要客人高兴,小费赶上你们楼下两个月工资。”

和迟温一起的那两个服务员兴奋得小脸通红。

花儿姐指着四楼的贵宾包间说,“准备一下,端着酒进去吧,记住,面带微笑。”

迟温跟在几人身后,拿起托盘端着一杯酒走了进去,快到门口时,她想起什么似地,挤出一个微笑。

大概因为没化妆,迟温站在几个化了妆的服务员里显出几分清纯,包间里三个客人都争先抢着要她来倒酒。

迟温乖巧地过去给每个人倒酒。

客人都很高兴,每人往她衣服里塞了张纸钞。

迟温脸上的笑多了几分真心,她喜欢钱,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赚很多钱,然后回去。

喝完一轮后,花儿姐叫她们可以走了。

迟温正要起身时,被一个客人拉住了手,“你,留下吧。”


迟温转头看向花儿姐。

花儿姐媚笑着说,“这可是楼下新来的,可能服务不是很周到。”

“没事儿,我就喜欢新人。”客人笑呵呵的,其他人听了这话也都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迟温预感不妙,她想走,但手被客人扯着,不能发脾气,也不能动手,唯一的途径是花儿姐带她离开这。

但花儿姐俨然不可能带她走,她笑着叮嘱迟温,“那你在这好好的伺候。”

“花儿姐,我不做那个......”迟温抓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说。

她知道留在这会发生什么。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她看得懂身边客人那双眼底的邪念。

花儿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行行行,我知道,你呢,就安心地陪李哥喝酒。”

说着,她冲那位姓李的客人眨了眨眼。

李哥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拉着迟温说,“来,别怕,我们就坐下喝喝酒聊聊天。”

迟温防备地坐下。

李哥倒了杯酒递给她,“来,喝点。”

包间其他服务员喝了酒都有些面色跎红,几个客人手脚愈发不规矩起来,边上的李哥也轻轻把手搭在她肩上,迟温心下微跳,蓦地站起身来,“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李哥拦在那,没让她走,表情却冷了下来,“怎么?嫌小费少?”

“不是。”迟温挤出微笑,“我一般都是端酒的,不做......聊天喝酒的工作。”

“我今儿还就非得让你陪我坐这喝酒!”李哥把酒杯嗒一声放在大理石桌面上,清脆的响声顿时引来其他人的侧目。

迟温僵站在那,其他两个男客人见状走了过来,一把压下迟温的肩膀,拿起桌上的酒杯就往她嘴里倒。

“装什么啊,李哥叫你喝你就喝!”

迟温闪避着,这儿的酒不能喝,客人手里有东西,只要喝了这里的酒,她出去的机会就约等于零了。

她忍不住想动手,在动手之前,脑海里蓦地想起一张淡漠的脸。

迟温忽然喊了一声,“陆总叫我今晚上去!”

周围突地寂静下来,片刻后,大家全都一哄而笑。

“整个江城谁不知道陆总从不找女人,你这小丫头倒是厉害,一张口,就敢说陆总找你。”

“是啊,口气不小。”

“真会开玩笑。”

“这要是七楼那位爷叫你过去,你们花儿姐还敢把你往我们这儿送?”

这话一出,包间里的众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包括几个女服务员。

“真的。”迟温看着面前的李哥,“我没有骗你。”

李哥原先还笑着,听了这话,顿时面目变得狰狞,“合着你的意思就是想伺候七楼的陆总,瞧不上我呗?!”

迟温原本只是想拿陆先生的名号吓退他们,万万没想到,起了反作用。

包间里的客人全都沉了脸,把身边的服务员全都赶了出去。

只留迟温一个人。

“来,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丫头,哪来的资本瞧不起我们!”

“先生......”助理关乒匆忙上来,“迟温去了四楼包间。”

陆戎铮坐在沙发上,单手翻看着迟温的信息资料,没看出什么名堂,倒是对她一夜之间就能进入四楼的手段轻轻挑了挑眉。

按照昨天来看,原以为这人是冲他来的,可明明叫她今晚上来,她又偏偏去了四楼。

难道说,四楼才是她的目的?

一旁平板上还放着昨晚的视频。

另一边资料上,是助理拿去找人针对迟温和保镖的打斗场面,为迟温的招式做了分析和讨论:

【这是柔道。】

【我觉得有点像太极。】

【太极没有这么刚,我觉得像是独门自创的功夫,和柔道也不太像。】

【不过看这身功夫,应该是从小就练的。】

从小就练?

杀手?

陆戎铮把资料丢在桌上,站起身来,“走。”

助理赶紧跟上,“先生,我们去哪儿?”

“去四楼瞧瞧。”

助理诧异了片刻,随后才赶紧收起脸上的表情快速去按电梯。

电梯门打开时,花儿姐还在和几个客人站在电梯口媚笑着聊天,一抬眼瞧见电梯里的人,她一瞬间以为看错了,等对方淡漠的视线扫过来时,花儿姐这才惊愕地推开身边的客人,赶紧换上恭敬的表情小碎步跑了过去。

“陆总,您怎么下来了?”

陆戎铮平时几乎不会下来,底下的人一年都见不到他几次面,花儿姐见到他先是紧张,再就是不安惶恐。

生怕哪儿惹他不痛快。

这位爷性子阴晴不定,稍有不察,可能就惹怒了他。

而惹怒他的后果就非常严重。

花儿姐正要打电话叫其他人注意,就见前方一个包间里传来喧闹声,紧接着,一个男人像是被人一脚踹了出来,直接撞在墙上,随后包间里又陆续爬出几个客人,几人脸上身上都是伤,一边起来一边喊,“救命啊!!”

花儿姐整张脸都吓得扭曲了起来。

老板好不容易下来巡视一回,结果就让他撞见有人打架。

她吓得声音都尖锐了几分,“陆总,那边我过去处理,应该是喝醉了,没事。”

她踩着高跟鞋刚走到包间门口,就见到迟温披头散发地走了出来,她身上的旗袍扣子被解开了一颗,那朵橙色的玫瑰花也早就被人踩在地上踩烂了。

花儿姐看了她一眼,再看看被打得瘫痪在地的客人,哪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当即就指着迟温骂道,“我看你活腻了,你敢对客人动手?”

迟温看了眼地上的客人,外面吵闹声很大,引来不少人,她略低着头,冲花儿姐说,“我说了,我不是做那个的。”

那几个被打的客人看见了花儿姐,赶紧冲过来,抓着花儿姐的手臂道,“这个女的会功夫!会打人!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看她把我们几个打成什么样?!”

花儿姐连声道歉,转过身看见迟温那张脸,气得扬手就要扇过去。

中途猛地想起陆总还在身后,她一把扯过迟温,“你给我先下去,我待会找你算账!”

她声音咬牙切齿,透着股狠意。

长廊上人满为患,却有人认出陆戎铮,纷纷惊呼出声,“那是陆总?”

迟温听见动静,也不由得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人群中,那人个头极高很是显眼,最惹眼的是那张脸,长廊灯光昏黄,落在他脸上,柔和了几分他的面孔,唯有那双眼睛始终淡漠无温。

他就那么隔着人群,看着迟温披头散发地愣在那,这张脸没化妆他险些认不出,唯一认出的是那双干净的瞳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