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惠连升徐秀英

惠连升徐秀英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是吗?那晚上去徐秀英家里,给她身体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给你下绊子,对吗?”裴海棠没哭没闹,因为她自己也和惠连升暗地里勾勾搭搭,所以对丈夫的事并不是那么气愤,只是她必须要掌握主动权,掌握气势才行。

主角:惠连升徐秀英   更新:2022-09-10 19: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惠连升徐秀英的其他类型小说《惠连升徐秀英》,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是吗?那晚上去徐秀英家里,给她身体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给你下绊子,对吗?”裴海棠没哭没闹,因为她自己也和惠连升暗地里勾勾搭搭,所以对丈夫的事并不是那么气愤,只是她必须要掌握主动权,掌握气势才行。

《惠连升徐秀英》精彩片段

可是他却没有立刻发给裴海棠,因为这些东西在网络间传播有些危险,而且他还得提防着万一裴海棠拿到了东西不帮自己怎么办,毕竟姜茶是她的男人,两人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所以,他必须要当面交给她才行。




还是上次的茶楼,当裴海棠看到惠连升手机上的视频和照片的时候,惠连升都做好了安慰她的打算,没想到她的脸色只是变红了一点,说道:“都开始吃药了,还要出去鬼混,这就是你们说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吗?”




惠连升不好回答这话,要是试探着问道:“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到了,接下来怎么办?”




“你放心,他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我保证,倒是徐秀英那个小蹄子,该怎么整死她?”裴海棠咬着牙说道。




“我先说好,杀人的事我可不干。”惠连升立刻说道。




裴海棠微笑着,伸手拉过来惠连升的手,抚摸着说道:“杀人?让你去?她配吗?我想想怎么整她再说,你先回去吧,说实话,虽然心里早就准备,看到这些证据,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想回去歇会,晚上等他回来我会和他摊牌,你的事也就没问题了,放心,这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惠连升也只能是先回去等消息。




姜茶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看到裴海棠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电视,连饭也没做,于是问道:“还没做饭吗?”




“没呢,你还用吃饭吗?吃药就行了呗?”裴海棠冷冷地问道。




“啥吃药,快点给我弄点吃的,我饿死了……”




裴海棠依旧是没动,一直等到姜茶不耐烦地走过来坐在她对面问道:“你咋回事,没听见我说话?”




“我听见了,那你昨晚去哪了?”裴海棠将电视关上,直盯盯地看着姜茶问道。




“我昨晚应酬,就睡在单位了,这不我正在考察期嘛,我请同事们吃个饭,免得他们给我下绊子……”姜茶辩解道。




“是吗?那晚上去徐秀英家里,给她身体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给你下绊子,对吗?”裴海棠没哭没闹,因为她自己也和惠连升暗地里勾勾搭搭,所以对丈夫的事并不是那么气愤,只是她必须要掌握主动权,掌握气势才行。




姜茶的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他还想否认,可是刚刚裴海棠说的那句,吃啥饭,吃药就行了的话,他更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嗖嗖冒凉气。




“你,你说的这是啥话,我不明白……”




“老姜,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是反对你玩,有本事可以玩,但是你这老是用药顶着,这也不是个办法,喝了酒再吃药,徐秀英这是想要你的命吧,万一血压上来脑溢血,我可告诉你,你死了还好,瘫在床上我可不伺候你。”裴海棠说完,将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把姜茶吓得一哆嗦。




姜茶不明白的是,昨晚的事只有自己和徐秀英在场,还有谁知道,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姜茶试探着的问道。




“惠连升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和你说,别说你升迁的事了,你要是不把这小子满足了,你工作都不一定能保得住,还想开除他,你开一个试试,从现在开始,你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不然,你这几十年都白干了,还斗不过一个小孩,要不是我拼命帮你说好话,估计你这好事满大街都知道了……”



裴海棠当然不想让惠连升碰徐秀英那个浪货,所以对姜茶的安排非常不满。


“现在没别的办法,只能是他出面,我要是出面,徐秀英肯定会去举报我,到时候我升职的事就泡汤了。”姜茶说道。


裴海棠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不能改变姜茶的做法,所以只能是去警告惠连升,可以帮着姜茶搞定徐秀英,但是绝对不能和徐秀英有任何关系。


徐秀英只是被短暂的吓到了,一旦她醒悟过来后,就知道自己算是被姜茶抛弃了,现在的局势是不但不可能上位了,恐怕他以后也不会搭理自己了。


所以,第二天一上班,徐秀英就去姜茶的办公室道歉,说自己昨天确实是喝多了,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请他原谅。


姜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再过几天,我就要去支行了,走之前呢,我也帮你做好了安排,分理处副主任老齐,接替我,你呢,升任副主任,这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点补偿吧,但是我们之间,以后最好是不要联系了,惠连升把你我的事告到了我老婆那里,你也知道,我还有不少事要指望她呢。再说了,惠连升一直盯着,我也不好再和你有啥关系,大家相互理解吧……”


总之一句话,我给你提了一级,从普通的信贷员,直接升到了副主任,所以,你该谢谢我才对吧,这话差点把徐秀英噎死,前几天两人还在这里进行秘密的交流,你这一扭头就把我给踢了,你还是人吗?


“还有,你最好是对惠连升好点,我听他说了,你承认了和陈大强之间勾结坑害他父母的事,这种事你怎么能承认呢?你是疯了吗?这事他要是真的去告你,你是要坐牢的,我看你脑子坏掉了。”姜茶低声说道。


徐秀英确实是觉得自己脑子坏掉了,可是那怎么办,那个**已经把自己说的话都录了下来,现在怎么处置自己,就看他高兴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说了那些话,我现在该怎么办,你不能不管我吧?”徐秀英带着哭腔说道。


姜茶看看门口,招了招手。


徐秀英急忙去关了门,然后来到了姜茶的身边。


姜茶小声说道:“我们两个现在都是身不由己,我这次无论如何都得上去,所以,你的事,还得靠你自己把握,你到底是想坐牢,还是想解决这个问题?”


“我当然是想解决问题了,这还用说?”徐秀英眼泪汪汪。


姜茶抬头看看她,一伸手,徐秀英一愣,因为此时他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裙子底下,像是往常一样,他的手还是那么不老实。


可是姜茶却在想,这或许是自己最后一次体会这种手感了。


徐秀英喜欢运动,长年的跑步锻炼,让徐秀英后面这两团肉结实而富有弹性,摸上去手感和自己老婆裴海棠差不多,但是徐秀英的更加结实,因为自己老婆已经转为练习更温和的瑜伽了,这里面还是有区别的。


“他就是个毛头小子,或许现在都不知道女人啥滋味呢,你稍微给他点甜头,他还不得给你跪下?”姜茶抽回了自己的手,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手上有粘腻的感觉了。


徐秀英闻言一下子怒了,我是你的女人,你居然给我出这样的主意,你把我当什么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也不用这么埋汰我吧?”徐秀英愤怒的说道。


姜茶是真的想尽快促成惠连升和徐秀英的好事,只有这样徐秀英才会不得不离开自己,那可是背叛自己啊,她只要是做了,还有脸回来找自己吗?


所以,这可是一本万利,对自己毫无影响的操作,他在最后过了过手瘾后,决定好好教教她怎么做人。


“你给我发火有意思吗,我们现在都被他威胁,我最多就是升职无望,身败名裂。你呢,那可是要坐牢的,你知道这样和陈大强勾结意味着什么吗,你们除了这个案子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姜茶问道。


姜茶这句话算是戳到了徐秀英的肺管子上,不敢吱声了。


“我要真这么做了,你还要我吗?”徐秀英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结果姜茶给了这么一个回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些儿女情长,你现在最该考虑的不是该怎么稳住他吗?你在我这里多浪费一分钟,你就多一分钟的风险,这个道理都不懂?”


徐秀英当然懂,那就是自己和姜茶彻底完蛋了,他在用这种方式把自己推开,而且是推到了惠连升的怀里。


可是另外一方面,惠连升收到了裴海棠的信息,警告他,不许和徐秀英有任何的关系,他要是敢和徐秀英有关系,那就不要去找她了,两人也就这么断了。


惠连升当即做了保证,不会不会,其实会不会还不是看自己高兴不高兴,至于做没做,徐秀英又不会出去宣扬,姜茶都未必知道,所以,这是一个靠自觉的保证。


姜茶果然顺利调走了,副主任齐德厚顺利上位。


因为姜茶在离开之前,把惠连升的转正问题解决了,所以,惠连升现在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猎杀时刻。


陈大强在派出所关了四十八小时就给放了,他和徐秀英又开始勾凑在一起,所以,惠连升接下来面对的就是这两人,徐秀英还好说点,因为有把柄在惠连升的手里,老实的多,可是陈大强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一直都在给徐秀英使劲,让她想办法给惠连升上眼药。


姜茶走了,现在独山镇银行分理处当家人是齐德厚,徐秀英把宝压在了齐德厚身上。


“齐主任,忙着呢?我有事想向您汇报一下,你看……”


“小姜,坐吧,啥事,直说就行,姜主任走的时候说了,让我多和你交流,说你有想法,年轻漂亮。听说没,他们私下里都说你是我们分理处一枝花,开个玩笑,坐吧,啥事?”齐德厚问道。


“也没啥事,我想汇报一下惠连升的事,看看怎么解决?”徐秀英说道。



此时此刻,惠连升的几乎要咬碎了牙,但是他依旧保持着微笑,就在伸手拿过啤酒瓶给自己倒酒的时候,突然抓住酒瓶的颈部,狠狠砸在了铝合金的桌子边上,结果就是,他手里只剩下了一个可以扎死人的瓶口。




陈大强看到这一幕,急忙从他身边躲开,站在一旁,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痴痴看着惠连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哎呀,不好意思,我拿倒了,不好意思,哎,陈大强,你怎么在这里?来来,坐坐坐……”惠连升用尖利的瓶口指着刚刚他坐过的座位,说道。




“惠连升,你是不是喝多了,喝多了就回去休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姜茶阴沉着脸说道。




惠连升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所以当姜茶这么说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反驳,站起来将手里的玻璃碴子扔到了桌子上,好巧不巧,扔在了一盆汤里,而姜茶刚刚想给自己碗里盛一碗汤呢。




惠连升自然能想得到自己走后大家会说什么,肯定是众口一词讨伐他不识抬举。




陈大强更是一直在拱火,他不是银行的人,他在银行的内线就是徐秀英,徐秀英这个女人在银行当内鬼,帮着陈大强拿低息贷款,甚至是各种毫无抵押的贷款,然后由陈大强出去放贷,利息之高,令人咋舌。




再或者,徐秀英利用自己银行信贷员的身份,对一些农村的小微企业进行放贷和抽贷,和陈大强勾结起来,侵吞别人的企业和资产,惠连升家绝不是第一户,可是惠连升却是最难缠的一个。




那是去年的事了,到现在还没摘干净,这让徐秀英非常恼火,可是姜茶害怕惠连升闹事,一直都没下手,想着利用实习合同的问题,让他自己走,可是眼下看来,这有点不可能了。




陈大强走的时候,徐秀英去送他,陈大强看了看远处树下的惠连升,小声说道:“你得和姜茶说,这个小崽子一日不走,我们都没好日子过。”因为有微信撩骚的铺垫,所以两人自从第一次见面后,关系迅速升温,照现在这个速度,两人距离最后突破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惠连升也明白,自己的希望就在裴海棠身上了,所以他必须要紧紧盯着姜茶和徐秀英两人,只要是这两人有啥动作,那自己就可以拿到证据交给裴海棠了。




果然,了解姜茶的还是裴海棠,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惠连升接到了裴海棠的信息,姜茶说今晚要应酬,说是他自己升迁的事,要请客。




从接到这个信息开始,惠连升的耳朵就竖起来了,他要找的是姜茶和徐秀英的证据,所以,无论这两人盯住哪一个,只要是他们俩今晚鬼混,自己就一定会有机会。




不过让惠连升很失望的是,这两人居然没有一起走,而且还都是去了对面的满堂红饭店,而且好像行里还有几个人也一起去了,看来这是聚餐,难道他们今晚真的就是聚餐吗?




惠连升不甘心,于是,他在天黑之后就在马路对面盯着,他就不信这两人今晚只是吃饭。




果然,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酒场开始散了,但是这些人也不是一起走的,反倒是徐秀英最先出来的,出来后哪里都没去,也没看出来她等谁,直接拐到了一旁的胡同里,她家就在胡同最里面。




惠连升眯起了眼睛,又等了一会,还不见其他人出来,于是惠连升决定去徐秀英家里看看是否还有机会。




惠连升小心的推开了虚掩着的门,惠连升刚刚踏进门的时候,一愣,回头看看门,这娘们给谁留的门?




正在疑惑的时候,胡同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惠连升这个时候再出去是不可能了,于是只能是在院子里的黑影里躲起来,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屏住呼吸,却发现进来的居然真的是姜茶。




惠连升一阵狂喜,姜茶虽然喝了不少,还不忘了栓上门,然后才向堂屋里走去,过了一会,惠连升听到徐秀英的娇笑声的时候,他才敢悄悄的摸了过去,这两人实在是太大胆了,连窗帘都没拉就倒在了大床上。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所以姜茶的表现极差,惠连升就在窗外看着这两人在大床上手忙脚乱,可是到最后也只是拍到了这两人光着身体在床上打滚而已,其他的再无进展。




这期间徐秀英还埋怨姜茶,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床边的,从小柜子里拿了药,端给他一杯水,姜茶吃了药再次躺回去,等着药效的发作,惠连升没再等下去,他怕自己到最后真的忍不住就麻烦了。




所以,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离开了。



可是他却没有立刻发给裴海棠,因为这些东西在网络间传播有些危险,而且他还得提防着万一裴海棠拿到了东西不帮自己怎么办,毕竟姜茶是她的男人,两人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所以,他必须要当面交给她才行。




还是上次的茶楼,当裴海棠看到惠连升手机上的视频和照片的时候,惠连升都做好了安慰她的打算,没想到她的脸色只是变红了一点,说道:“都开始吃药了,还要出去鬼混,这就是你们说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吗?”




惠连升不好回答这话,要是试探着问道:“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到了,接下来怎么办?”




“你放心,他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我保证,倒是徐秀英那个小蹄子,该怎么整死她?”裴海棠咬着牙说道。




“我先说好,杀人的事我可不干。”惠连升立刻说道。




裴海棠微笑着,伸手拉过来惠连升的手,抚摸着说道:“杀人?让你去?她配吗?我想想怎么整她再说,你先回去吧,说实话,虽然心里早就准备,看到这些证据,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想回去歇会,晚上等他回来我会和他摊牌,你的事也就没问题了,放心,这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惠连升也只能是先回去等消息。




姜茶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看到裴海棠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电视,连饭也没做,于是问道:“还没做饭吗?”




“没呢,你还用吃饭吗?吃药就行了呗?”裴海棠冷冷地问道。




“啥吃药,快点给我弄点吃的,我饿死了……”




裴海棠依旧是没动,一直等到姜茶不耐烦地走过来坐在她对面问道:“你咋回事,没听见我说话?”




“我听见了,那你昨晚去哪了?”裴海棠将电视关上,直盯盯地看着姜茶问道。




“我昨晚应酬,就睡在单位了,这不我正在考察期嘛,我请同事们吃个饭,免得他们给我下绊子……”姜茶辩解道。




“是吗?那晚上去徐秀英家里,给她身体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给你下绊子,对吗?”裴海棠没哭没闹,因为她自己也和惠连升暗地里勾勾搭搭,所以对丈夫的事并不是那么气愤,只是她必须要掌握主动权,掌握气势才行。




姜茶的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他还想否认,可是刚刚裴海棠说的那句,吃啥饭,吃药就行了的话,他更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嗖嗖冒凉气。




“你,你说的这是啥话,我不明白……”




“老姜,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是反对你玩,有本事可以玩,但是你这老是用药顶着,这也不是个办法,喝了酒再吃药,徐秀英这是想要你的命吧,万一血压上来脑溢血,我可告诉你,你死了还好,瘫在床上我可不伺候你。”裴海棠说完,将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把姜茶吓得一哆嗦。




姜茶不明白的是,昨晚的事只有自己和徐秀英在场,还有谁知道,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姜茶试探着的问道。




“惠连升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和你说,别说你升迁的事了,你要是不把这小子满足了,你工作都不一定能保得住,还想开除他,你开一个试试,从现在开始,你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不然,你这几十年都白干了,还斗不过一个小孩,要不是我拼命帮你说好话,估计你这好事满大街都知道了……”



因为有微信撩骚的铺垫,所以两人自从第一次见面后,关系迅速升温,照现在这个速度,两人距离最后突破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惠连升也明白,自己的希望就在裴海棠身上了,所以他必须要紧紧盯着姜茶和徐秀英两人,只要是这两人有啥动作,那自己就可以拿到证据交给裴海棠了。


果然,了解姜茶的还是裴海棠,第二天下午的时候,惠连升接到了裴海棠的信息,姜茶说今晚要应酬,说是他自己升迁的事,要请客。


从接到这个信息开始,惠连升的耳朵就竖起来了,他要找的是姜茶和徐秀英的证据,所以,无论这两人盯住哪一个,只要是他们俩今晚鬼混,自己就一定会有机会。


不过让惠连升很失望的是,这两人居然没有一起走,而且还都是去了对面的满堂红饭店,而且好像行里还有几个人也一起去了,看来这是聚餐,难道他们今晚真的就是聚餐吗?


惠连升不甘心,于是,他在天黑之后就在马路对面盯着,他就不信这两人今晚只是吃饭。


果然,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酒场开始散了,但是这些人也不是一起走的,反倒是徐秀英最先出来的,出来后哪里都没去,也没看出来她等谁,直接拐到了一旁的胡同里,她家就在胡同最里面。


惠连升眯起了眼睛,又等了一会,还不见其他人出来,于是惠连升决定去徐秀英家里看看是否还有机会。


惠连升小心的推开了虚掩着的门,惠连升刚刚踏进门的时候,一愣,回头看看门,这娘们给谁留的门?


正在疑惑的时候,胡同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惠连升这个时候再出去是不可能了,于是只能是在院子里的黑影里躲起来,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屏住呼吸,却发现进来的居然真的是姜茶。


惠连升一阵狂喜,姜茶虽然喝了不少,还不忘了栓上门,然后才向堂屋里走去,过了一会,惠连升听到徐秀英的娇笑声的时候,他才敢悄悄的摸了过去,这两人实在是太大胆了,连窗帘都没拉就倒在了大床上。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所以姜茶的表现极差,惠连升就在窗外看着这两人在大床上手忙脚乱,可是到最后也只是拍到了这两人光着身体在床上打滚而已,其他的再无进展。


这期间徐秀英还埋怨姜茶,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床边的,从小柜子里拿了药,端给他一杯水,姜茶吃了药再次躺回去,等着药效的发作,惠连升没再等下去,他怕自己到最后真的忍不住就麻烦了。


所以,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离开了。


可是他却没有立刻发给裴海棠,因为这些东西在网络间传播有些危险,而且他还得提防着万一裴海棠拿到了东西不帮自己怎么办,毕竟姜茶是她的男人,两人的利益是绑在一起的,所以,他必须要当面交给她才行。


还是上次的茶楼,当裴海棠看到惠连升手机上的视频和照片的时候,惠连升都做好了安慰她的打算,没想到她的脸色只是变红了一点,说道:“都开始吃药了,还要出去鬼混,这就是你们说的男人至死是少年吗?”


惠连升不好回答这话,要是试探着问道:“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到了,接下来怎么办?”


“你放心,他一定会把你留下来的,我保证,倒是徐秀英那个小蹄子,该怎么整死她?”裴海棠咬着牙说道。


“我先说好,杀人的事我可不干。”惠连升立刻说道。


裴海棠微笑着,伸手拉过来惠连升的手,抚摸着说道:“杀人?让你去?她配吗?我想想怎么整她再说,你先回去吧,说实话,虽然心里早就准备,看到这些证据,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想回去歇会,晚上等他回来我会和他摊牌,你的事也就没问题了,放心,这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惠连升也只能是先回去等消息。


姜茶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看到裴海棠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电视,连饭也没做,于是问道:“还没做饭吗?”


“没呢,你还用吃饭吗?吃药就行了呗?”裴海棠冷冷地问道。


“啥吃药,快点给我弄点吃的,我饿死了……”


裴海棠依旧是没动,一直等到姜茶不耐烦地走过来坐在她对面问道:“你咋回事,没听见我说话?”


“我听见了,那你昨晚去哪了?”裴海棠将电视关上,直盯盯地看着姜茶问道。


“我昨晚应酬,就睡在单位了,这不我正在考察期嘛,我请同事们吃个饭,免得他们给我下绊子……”姜茶辩解道。


“是吗?那晚上去徐秀英家里,给她身体上的安慰,也是怕她给你下绊子,对吗?”裴海棠没哭没闹,因为她自己也和惠连升暗地里勾勾搭搭,所以对丈夫的事并不是那么气愤,只是她必须要掌握主动权,掌握气势才行。


姜茶的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他还想否认,可是刚刚裴海棠说的那句,吃啥饭,吃药就行了的话,他更是觉得自己的脊背嗖嗖冒凉气。


“你,你说的这是啥话,我不明白……”


“老姜,你年纪也不小了,我不是反对你玩,有本事可以玩,但是你这老是用药顶着,这也不是个办法,喝了酒再吃药,徐秀英这是想要你的命吧,万一血压上来脑溢血,我可告诉你,你死了还好,瘫在床上我可不伺候你。”裴海棠说完,将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把姜茶吓得一哆嗦。


姜茶不明白的是,昨晚的事只有自己和徐秀英在场,还有谁知道,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姜茶试探着的问道。


“惠连升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和你说,别说你升迁的事了,你要是不把这小子满足了,你工作都不一定能保得住,还想开除他,你开一个试试,从现在开始,你得把他当祖宗供起来,不然,你这几十年都白干了,还斗不过一个小孩,要不是我拼命帮你说好话,估计你这好事满大街都知道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