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暗火沉迷

暗火沉迷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被男人上门退婚,姜宁心中多少有点失落感,而且还被当众嫌弃,说他看上的是姐姐,而不是她姜宁。三年前,周泽深不讲一丝情面,无情的将她逼到出国。如今姜宁听到男人结婚的消息,她又怎么会看着前未婚夫和姐姐这两个伤害过自己的人,如愿以偿呢,要知道她当初可是没同意退婚。

主角:姜宁,周则深   更新:2022-07-15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宁,周则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暗火沉迷》,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男人上门退婚,姜宁心中多少有点失落感,而且还被当众嫌弃,说他看上的是姐姐,而不是她姜宁。三年前,周泽深不讲一丝情面,无情的将她逼到出国。如今姜宁听到男人结婚的消息,她又怎么会看着前未婚夫和姐姐这两个伤害过自己的人,如愿以偿呢,要知道她当初可是没同意退婚。

《暗火沉迷》精彩片段

姜宁从接风饭局出来,拿着闺蜜应周周给她的房卡,推开门就进去了。

房间里有人。

是个男人。

对方正背对着她穿衣服,她踉跄着就从身后揽住了人的腰。

窗户似乎没关严实,丝丝缕缕的寒意从外面透进来。

她光着一双笔直的腿,进来的时候还特地脱了丝袜和鞋子。

“好冷啊。”

姜宁眯着眼睛咕哝,“能不能让我暖起来?”

男人转过身,眼神没有什么波动,抬手掐住她的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姜宁,放手。”

他声音清清冷冷的。

姜宁抱着他的腰仰头去看他。

男人的脸映的黑暗里,棱角分明,好看的有些过分。

姜宁看得入神:“周则深,我回来了。”

周则深淡淡望着她,脸上没有过余的表情,拿开她的手,平淡地说,“你进错房间了。”

姜宁歪头盯着他半晌嘿嘿笑了两声,甩开他的手,踮着脚就吻了上去。

带着一股酒味和狠劲,她重重擦过他的唇角,差点咬破他的嘴巴。

“我没有进错......”

她乌黑的眸子有些迷离,带着几分故意的轻佻。她知道,这是周则深的房间。

周则深那双黑眸在夜色里静静地望着她。

“什么时候回国的?”

姜宁没有回答,细白的手腕紧紧抱着他。

“姜宁,我们已经退婚了,我马上就要和你姐姐结婚,请自重。”

周则深扣住她的手腕,掀起眼皮,冷冷地提醒。

姜宁手微微顿了一下,看向他的眼睛。

他眼尾有点上扬,眼皮下方还有一粒淡褐色的小痣,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她有些鬼使神差地抬手摸了一下。

“够了,姜宁,你要不要脸?”周则深皱眉,毫不留情的摁住她,目光冷得像是一块冰。

姜宁心里一刺。

她强装出来的轻佻泄了气,有点瑟缩。

她早知道他的心狠。

姜宁第一次在姜家老宅看见他的时候,周则深就穿着白衬衫,眼窝很深,五官锋利,带着点混血的凌厉感,一看就不好惹。

可她还是动了心。

偏偏他就是个冷情冷性的人。那年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退婚的时候,也是这么冷酷无情。

他说,姜小姐,我是来退婚的,希望你配合,我属意的人是你姐姐,不是你。

没有给姜宁任何颜面。

多可笑。

姜珊是她爸爸在外面的女人生的,年纪比姜宁还大,还要做她的姐姐,周则深不心疼她,却心疼姜珊。

她被他们逼得狼狈出国,一离开就是三年。

直到听闻周则深要和姜珊结婚,她才决定回来。

姜宁笑了下,手指蜷缩。

“你要当我姐夫,但我之前好像也没答应退婚吧。”

她心里冷得厉害,面上却笑嘻嘻的,喊姐夫,喊的阴阳怪气。

她眼睛有些红,眼尾勾着媚,湿哒哒的。

周则深视线落在她脸上,皱眉,“在国外三年就学了这些?”

姜宁心颤的厉害,偏要做出随意的表情。

“要不试试,姐夫?”

周则深目光落在她脸上两秒,然后掐着她的脖子,将她一把甩出门外。

外面吹来一阵风。

冷得姜宁直打哆嗦。

她吞下苦涩,揉了揉脸,一个人往回走,走了很远很远。

然后拿出手机翻了翻,找到一张偷拍成功的,她跟周则深抱在一起的照片。

姜宁扯了下唇角,将照片编辑了一下,打开微信,翻出联系人列表,给周则深发了过去。

她是真的,不甘心啊。


酒店外。

一辆黑色宾利车停着,司机一直守在下面没敢走。

“周总。”

车门打开,徐立清醒过来问好,也不敢问周总之前在酒店停留这么久做什么去了。

周则深淡淡嗯了一声,靠坐在后排位置,长腿随意打开,冷白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下。

周则深拿起手机,

车厢内温度立刻下降几分。

徐立怔了怔,呼吸紧了几分,没敢说话。

手机屏幕上,是他和姜宁抱着的照片。

周则深神色冰冷,看着对面聊天框,没有回复。

片刻后,聊天框再度弹出来。

【姜宁:姐夫,这么淡定?】

周则深修长的手指拢着手机,深邃的黑眸里没有什么情绪。

【姜宁:如果我发给姐姐会怎么样?】

周则深神色沉下来几分,终于回过去,

【周则深:你想怎么样。】

姜宁看着手机,直接语音电话拨过去。

那边很快接起,但是没有声音传过来。

姜宁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拉黑我。”

周则深语气淡漠,“说吧,你的条件。”

他对她没有任何感情,姜宁心里越痛,嘴上越甜,“别这么冷酷嘛,姐夫。”

“就说这些吗?“周则深口吻淡漠,显然是要挂电话的意思。

姜宁立刻开口,“娶我。”

她声音清晰。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瞬。

“脑子坏掉了?”他声音平静,又凉又淡,似乎觉得很可笑。

“或许?”姜宁轻笑了一下,“听说你跟我姐姐结婚的事,不太顺利吧。”

电话那边周则深神色微微变了变,声音也凉了几分,“一回国就调查的这么清楚?”

“肯定呀。”姜宁也毫不掩饰。

昨天她在接风宴上就听说了,前段时间周则深在华庭当众跟姜珊求婚结果被拒绝了,两个人已经冷战好长一段时间了。

姜珊被捧进了娱乐圈,事业正当红,前段时间才刚刚大爆了一部仙侠剧,荧幕CP正火着,上位势头明显,这时候结婚,无疑会流失很多粉丝。

姜宁了解她,姜珊贪心得很,她什么都想要。

反正周则深喜欢她,姜珊当然有恃无恐,便拖着。

“姐夫,你对我姐姐越好,她越不珍惜。和我在一起,她说不定就后悔了。但要是我把照片发过去,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姜宁忽视心里的刺痛,笑着说:“你考虑考虑,其实吧,我比姐姐更适合当周夫人,我更擅长讨老人家欢心。”

周则深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姜宁也不生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慢悠悠地化了个妆。

周家老太太正病重,急着想喝孙媳妇的酒,要不然按照周则深的性子也不会没把握就跟姜珊求婚。

她不信,现在除了她姜宁外,周则深还能找出更让周老太太满意的结婚人选。

外面门响了响。

姜宁认真涂好口红,走过去,打开门。

周则深站在对面位置,眸色深黑,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垂眸淡淡睨着她。

姜宁深吸一口气,问,“这么快就想好了?”

周则深目光落在她脸上,声音凉淡,“户口本带了吗?”


早上八点。

民政局刚刚开门。

四月四号,不是吉利日子。

大厅里登记的只有他们一对。

姜宁坐在长椅上,偏过头去看前面正在低头签字办理的男人,唇角弯了弯,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闪光灯没有关。

周则深转过头看向她,他脸上表情漠然,眼底没有什么情绪。

姜宁笑了一下,红唇弯起。

周则深走过来,将鲜红的本子递给她。

姜宁即便知道这是做戏,心里也跳了跳。

“姐夫,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喊老公了?”

周则深垂眸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以叫一年。”

“什么意思?”姜宁歪了下头,将手里的红本本晃了晃,“一年后就不能叫了?”

周则深眸子看向她,目光落在她身上两秒,“奶奶病好,就离婚。”

“哦。”姜宁笑容僵了一秒,差点没掩饰住心里的苦涩,“姐夫这是拿我当挡箭牌啊。”

“要不然呢?”

周则深眸色冷淡,掀起眼皮没再看她,大步往外走。

要不然呢?

姜宁扯了扯嘴角。

没事,她只要周太太的身份,足够报复了。

民政局外,

黑色宾利车停在门口位置。

周则深已经走了,一旁是一脸恭敬的徐立,“太太,先生让我帮您搬家。”

“搬家?”姜宁问道,“搬去哪儿?"

徐立微笑了一下,意思明显。

姜宁才明了。

结了婚领了证,做戏当然得全套,她得搬到周则深那边去。

姜宁回国才不到三天。

这几天一直住的都是酒店,她东西很少,只有两个行李箱。

徐立帮忙搬上车,搬完后,姜宁让他休息会儿,他就抽了一根烟。

抽完徐立要扔掉烟,就听到姜宁说:“再散会儿味吧,周则深不喜欢烟草味。”

徐立闻言惊讶极了,他都不知道周总的习惯,连忙说:“谢谢太太提醒。”

等了会,姜宁才上车。

周则深很早已经搬出周家,他的房子在丽水那一块,四九城的市中心位置,寸土寸金,不少圈子里的上流人也都喜欢买在这儿,安保和物业都是一流。

徐立下车帮她跟物业解释就花了一会儿功夫。

搬好家已经到了快下午三四点。

周则深的房子在顶楼,他一个人就占了大半层的地段,四五百平米的房子,全部都是简单的黑白灰装潢,看着美式工业风十足。

姜宁推着两只行李箱进门,一边看一边心里骂他,这么大的房子就住两个人,真不愧是万恶的资本家。

房子太大,姜宁没有找到主卧,直接随手把行李箱放进一间空房间就去浴室泡澡了。

昨天晚上身上太脏,她在酒店也没浴缸,总觉得身上怪不舒服的。

周则深的浴室里没什么东西,典型的冷漠资本家,也没有任何女人的物件。

这点姜宁倒是有些意外,她出国三年,姜珊都跟他在一起也应该有三年了,两个人难不成还没睡过?

姜宁按下疑惑。

她脱掉衣服,直接踩着浴缸躺进去。

水汽氤氲,她很快就眯着眼睛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外面好像有声音,有人进来。

浴室门也被打开了。

姜宁也没觉得这种小区有可能进贼的情况,继续盖着毛巾没抬眼。

头顶传来花洒抬动的声音,

下一秒,冰凉的水直接朝着她的脸直直的喷洒过来,激的姜宁直接掀开毛巾。

对面位置,周则深一脸漠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