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

半个火龙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忍冬被算计替嫁,丈夫是被大火伤害后毁容残疾的向晚城!一开始林忍冬以为他们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直到后来向晚城表现的越来越奇怪,像一个妒夫一般,吃醋且霸道黏人。林忍冬也想过会不会是男人真的爱上了自己,但她也不敢先一步捅破窗户纸。

主角:林忍冬,向晚城   更新:2022-07-15 2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忍冬,向晚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由网络作家“半个火龙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忍冬被算计替嫁,丈夫是被大火伤害后毁容残疾的向晚城!一开始林忍冬以为他们之间,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直到后来向晚城表现的越来越奇怪,像一个妒夫一般,吃醋且霸道黏人。林忍冬也想过会不会是男人真的爱上了自己,但她也不敢先一步捅破窗户纸。

《病娇向爷您的小哑妻她撩爆了》精彩片段

“你个哑巴!什么东西,还想带这么好的玉坠,怎么,你以为你带个玉坠就能变成什么真麒麟不成,你也配,好货配好人,我用来配这套祖母绿的玉坠不见了,你的就应该给我。这次宴会你能来就已经是烧了高香了。”女子尖锐的声音充斥在宴会中。

林忍冬看着面前的女人,内心一阵冷笑。

但表面上,她还是装作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她不停用手比划着,“不行,这是我的,你不能将它拿走,你还给我。”

“啪……”,“你又来,说了几遍,不要把你的脏手在我面前乱舞,弄脏了我的裙子你赔的起吗,你个哑巴,有本事就开口说话呀,开口说不了话就给我忍着,忍冬忍冬,你妈可真给你起了个好名字。”

忍冬的头低垂着,她的眼睛闪了闪,再抬头,也只是看起来眼神诺诺的看着林念慈手中的玉坠,不敢再有反应。

“好了,小念,我们走了,你父亲还在里面等,不要让这么晦气的人影响你的心情,我们小念一定是这次宴会上最美的。”说罢,两人笑了起来。

“妈妈,这小哑巴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吗,父亲怎么想的呀。”

“你以为我想,我一看见她就恶心,不过是因为今天你爸准备在这场商业聚会里给她物色物色老公,养了这么久,也该为咱们家好好的做点贡献了。”

“贡献?啊,昨天晚上父亲说的那个老头?不是说他有特殊的喜好吗?她个哑巴能行吗?万一惹了人家不开心怎么办?”

“哼,虽然她是个哑巴,但是那张脸,是个男人看了都会喜欢,花钱买个喜欢,这种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还是愿意的。”

忍冬听见了她们母女的交流,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恶心,抬头一直盯着莫雅,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这对母女,她们可真敢做的出来。

莫雅背后感到一阵寒意,啐了一口,转过身看向林忍冬,晦气的话还没说出口,却直直的对上了忍冬冰冷到要将自己撕碎的眼神,恍了恍神,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又是一副懦弱无能的样子。

林忍冬垂下眼,闪过了千万思绪。

她冷笑一声,嫁老头么,怎么不让林念慈去嫁?

不过这兴许也不失为一种脱身的办法。在这个家里呆着,不利于她找寻当年的真相,还有向家的事。只是,她此刻应该如何全身而退?

宴会设在顶楼,忍冬跟着进入之后,也只是垂着头,任凭海藻般的头发遮住自己的脸。感受到了全场的寂静,忍冬皱了皱眉,紧接着后面传来了。

“不好意思,让一让。”

忍冬下意识的侧身让开,一个轮椅停在了旁边。

“他就是向家大少爷?腿真瘸了呀,直接沦落到坐轮椅了,还有他的脸……”,“少说两句,怎么说也是向家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道你想家破人亡?”……

忍冬顺着人群谈论看去,一双腿了无生机的垂在轮椅上。

再然后的感觉就是白,很白,白的像纸一样,喉结清晰可见。

就是带了一张面具,黑色的面具颜色像他整个人散发的气场的颜色,沉郁阴冷。

忍冬稍稍一顿后,眼神从他的身上移开,打算离开去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脱身,让林父打消念头,转过身发现林念慈就站在自己的后边,下一秒林念慈就伸手推了一把,关键时候忍冬伸手抓下了念慈脖子上的玉坠。

“咚”的一声,忍冬已经摔在了地上。

“姐姐……你在干什么?你要是喜欢和我说就行,等宴会结束,啊……不,我现在就能给!”,林念慈捂住自己的脖子,梨花带雨的看着忍冬。

这样的闹剧吸引了旁边的人,也包括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

向晚城微冷的眼神瞥了过来,然后瞳孔猛然收缩,用太久没开口说话而有些沙哑却依然磁性的声音问道。

“这个玉坠是你的吗?”眼神带着惊喜和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林念慈。

“是我的……啊,可是姐姐喜欢,我只能送给姐姐了!”

林念慈假惺惺转过身,抹了抹眼泪,将坐在地上的忍冬拉了起来。

忍冬未曾抬头,只是想着向氏集团,向先生。她想着想着边用手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泪眼婆娑的抬起头,一张小脸素白,直勾勾的看着向晚城,用手比划着,配着一副软弱样子,倒是真的多了几分真切。

“是她推的我,而且这个玉坠本来是我的,不是她的。”

向晚城看着挡在眼前的林忍冬,面色沉了下来,压制着内心的不爽,再次问林念慈道“是你吗?”

“我…是我的,对不起姐姐,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玉坠,我真的不想再让给你了。”林念慈道。

林忍冬听后,脸色更加发白,她缓缓蹲在向晚城面前,伸手在向晚城的手上写着什么。

“真的不是她的,玉坠是我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手上传来女人温软手指掠过的酥酥痒痒的感觉。

向晚城面色微变,散发的阴郁却是散了许多,眉间却依然没有放松。。

可他面对这个女人,却并不感到排斥。他薄唇微抿,不知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

特助李衡上前将忍冬隔开,“不好意思,小姐,向先生不喜欢别人靠的太近。”无奈,忍冬只能站了起来,但还是不停用手比划,向周围的人解释。

“她就是林家不会说话的那位?”

“哎,别这么说,我小时候见过,是个聪明伶俐的!几年前忽然哑的。”

“忽然哑的?这不会是…”“哎,嘘!别乱说话。”……

林父从另一边应酬过来发现这边的事情后,听着旁边越来越过分的讨论,铁青着脸从人群中过来。

“向先生,小女不懂事,惊扰了您,还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

“林总裁真是养了个’好’女儿。”说罢,李衡便推着轮椅离开了宴会。

林父听后脸色一变。

在向晚城离开后,宴会逐渐恢复了热闹,只不过偶尔投来的打量眼神仿佛在林父身上凌迟,只能板着一张铁青的脸对她们说“回家”,然后狠狠的剜了忍冬一眼。

向家是整个商圈顶端的存在,刚刚自己的举动肯定是惹恼了那位,那个老头也没有胆量敢娶自己。

这件事解决了,下一件便是……向家。该怎么做呢?忍冬低着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林父看着忍冬垂着头一副懦弱的样子,联想到公司里的自己,还有现在宴会上那些人的眼神,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念慈母女只得屏息凝神的跟在林父后面,不敢再有言语。

 

 


向家别墅,房间里橙黄色的灯光下,男人一身冰质的睡衣,面前的书桌上是一份敞开的档案袋。

男人十指交叉的放在脸前,遮住了鼻子和嘴巴,微闭着眼,过了很久。

“林念慈,我终于找到你了。”向晚城喃喃道。

向晚城好像回到了那场大火中。

漫天的焰火,呛人的烟尘,无法挪动的双腿使得向晚城坚持不下去,只是望向门口,用微弱的声音求救。

“救救我……我,咳咳咳。”

“着火了,救命啊!有没有人啊!里面有人喊救命!!”小女孩的声音太小,没能引起注意。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裙子的小女孩从旁边的洞里钻了进来。

“哥哥你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

说完,小女孩便上前拖向晚城,想要拖到自己爬进来的洞口。

小女孩的力气能有多大呢,拖着拖着便停了下来。

人能休息,大火却不会,越来越大的火,不停掉落的碎渣。

“砰”的一声,那个小洞被掉下的木材挡住,与此同时,旁边出现了一个更大更近的缺口。

……

“哥哥,我们安全了,说过的嘛,我会救你出去的。“小女孩眉眼弯弯的说道。

“天太晚了,哥哥,我得回家了。刚刚我有听到人在救火,一会儿就能找到你,你安全了哦。”

向晚城拿出手中握着的玉佩说:“谢谢你,这个送给你,我会找到你的。”

“李恒,明天早上帮我办件事……”

第二天一早,林家一家正坐在一起吃早餐,而这样的早餐林忍冬是没有资格吃的,她只能在其他人吃完后,去厨房看张婶有没有给自己留点什么。

吃完早餐,佣人便拿着电话过来对林父说,“先生,有位向家来的打来了电话。”

林父环顾一周并未看到林忍冬,只能接起电话,满脸堆笑的对电话那头说到,

“喂,您好,我是林寒松,请问您是?”

“林总您好,我是向先生的助理,李恒。”

“您好,实在是真的非常抱歉,小女不懂事,昨天在宴会上冒犯了向先生,昨天我已经好好教训过了……”林寒松急道。

“林总误会了,我打电话来并不是说这件事,昨天宴会上您带玉坠的那位女儿,向先生很欣赏,向家也想同林家结秦晋之好。”

林寒松内心尽管掀起了滔天巨浪,面上却不露分毫,只开口道,

“倒是我林家的荣幸。”

忍冬从厨房出来便看到林父手捧着电话,眼神里是前所未见的光,联想到在厨房听到佣人们说的向家,她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不一会儿,佣人过来和念慈母女说道老爷请她们去书房。

忍冬想了想,她抬脚慢慢跟了上去,在书房门口停下。

“玉坠?我不知道那个玉坠怎么了啊?”林念慈说道,内心却有点恐惧。

念慈咽了咽口水,抬眼看了莫雅一眼。

做母女做了二十年,莫雅怎么不可能明白念慈的意思。

“老公,那个向晚城是个丑八怪,还是个瘸子,咱们念慈嫁过去就是守活寡,你忍心吗?”莫雅说道。

林父看着眼前的母女,眼前闪过了这些年的感情,咬了咬牙,闭上了双眼。

忍冬在门外听的差不多,林念慈不想嫁的原因无非是觉得向晚城又瘸又丑,可昨天她看了向晚城的腿,腿部肌肉饱满,还有的治。再加上母亲车祸与向家也脱不了关系。

她觉得现在是个机会,于是推门而入。

林父三人看见进来的忍冬一愣,不太明白一向懦怯的忍冬怎么好像变了一点。

三人中倒是莫雅最先回过神,一脸质问的说道:

“你进来做什么?”

忍冬倒也不慌,只是找到张纸,在上面不紧不慢的写着什么。

“我可以代替林念慈嫁去向家。”忍冬写完拿给林寒松。

林父抬眼看了看这个自从哑了之后就懦怯的女儿,仿佛第一次认识,却也是真的看不清楚她想干什么。

念慈走过去看见忍冬写的话后,对着莫雅激动的说,

“妈,她可以嫁过去,那我就不用嫁了!”

莫雅看了眼林父,见他并无反应,于是向忍冬说道,

“如果你真的能替念慈嫁去向家,我们会好好待你的,给你三十万,就算你不被向家喜欢,也能生活,怎么样?”

三十万,我就这么好打发吗?忍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慢悠悠的走到靠椅,把玩着自己的手,并用余光打量着其余三人。

莫雅看着眼前的女孩,眼神逐渐深邃,开口道:

“你想要什么?”

忍冬听到这句话,抬头笑了笑,又继续在纸上写着。

“简单,要我妈留下来的房子和五千万,还有我的户口要单独从林家迁出去。”

户口迁出去之后,林家就与我无关,届时我这些年过的日子也该让你们尝尝。向家是商圈顶峰,等治好向晚城的腿,念慈母女会做出什么,真的很让人期待呢。忍冬心里想着,面上却不显分毫,只是看着他们。

莫雅惊讶于忍冬的胃口,又想到自己女儿的未来,终归是咬了咬牙,同意了忍冬的条件。

“……好吧!我答应。”

林父还处于忍冬的变化之中未曾醒来,只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看到旁边念慈母女,又顿住了。也是认同了莫雅的做法。

向家的速度很快,在忍冬同意替嫁的三小时后,就已经完成了婚姻登记,忍冬拿到自己的结婚证书的时候也是非常惊讶。

林忍冬怎么也没有想到刚领了结婚证五小时,她已经和自己见过一面,还是隔着面具见的’丈夫’躺在了一张床上。

 

 


林忍冬感觉床上男人的呼吸、味道、甚至床塌下的那一大块儿无一不在提醒着自己,身旁躺了个男人,一个传闻中因为大火烧伤面目全非变成了瘸子,情绪更是阴晴不定的男人。

她慢慢坐了起来,即使动静很小,可是在寂静的夜里,没开灯的房间,柔软的床上,她的动作被不停的放大。

向晚城很想看看她,那个小时候那么温暖了自己,救了自己的小女孩儿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灯是关着的,他看不清,只是隐隐约约有一股栀子花的清香从旁边传来。

正当向晚城想开口问她的时候,发现她动了,即便动作很小,可是在黑夜里,再微小的动作也会被不断的放大。

大到向晚城很难忽视掉,旁边的女人现在坐了起来,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正在向晚城想的时候,林忍冬已经俯下半个身子,伸出手指在向晚城胸上不停划着。

一阵比刚才还清晰的栀子花的香味袭来,向晚城的身子一下僵硬了,喉结滚动了一下,然后开口问了一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林忍冬听见后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在向晚城身上比划着。

“我不是林念慈。“

手指划过衣服窸悉簌簌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暧昧。

向晚城觉得奇怪,但也感觉到她并不是毫无章法的乱划,反而有点像写字。写字?

不知怎么的,向晚城忽然相起了宴会上那个不停同样在自己手掌上比划的女人,皱了皱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漾开。

向晚城伸出手臂,打开了房间的灯。

适应了黑暗的忍冬乍然暴露在光亮中,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也是在这时,向晚城拿起床头柜上的面具戴到了脸上。

忍冬拿下了遮住眼睛的手,向晚城也看清了床上女人的脸。看清的一瞬间也明白了现在这件事的情况。

“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有你这么爱慕虚荣的女人?”向晚城冷厉带着质问的声音响在忍冬的耳边,看向忍冬的眼神充满了蔑视和不屑。

忍冬也在这时坐了起来,拿出纸笔,写道,

“是啊,我爱慕虚荣,我那个妹妹不爱,不然嫁过来的也不可能是我。不过,林念慈不嫁过来的原因不难猜吧。”

忍冬写完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轻飘飘的看向向晚城的腿。

向晚城坐好后,转动轮椅正面对着林忍冬,清晰的看见了林忍冬望向自己腿的眼神和纸上写的话。

这样的眼神和话语刺痛了向晚城,他修长白皙的手抓紧了丝质的睡裤,然后又骤然松开,紧接着用手抚了抚并未留下痕迹的睡裤,忽然冷笑着说,

“你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让你的手再也比划不了。”

忍冬轻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纸展开在向晚城眼前,然后收回继续写道,

“只有无能的人才会介意别人看自己的眼光。”

向晚城看完忍冬写的话后,扫了一眼忍冬,那眼神沉的可怕,就好似无尽的深渊,那深意是冲着忍冬来的。

忍冬也只是威威柠眉,很快就无视了这样的眼神。

“你们林家胆子倒是不小,这种换人的事儿都做的出来,你们就不怕我生气吗?”向晚城戴着面具,眼神直勾勾的看向林忍冬。

“我是个瘸子不假,面目全非也是真的,也是因为这样,我脾气可没有多好。”向晚城冷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尽管听出了笑意,可忍冬却没有感受到话里的温度,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忍冬感觉向晚城的眼神像是一头饿狼,稍有不注意,便随时会扑上来撕裂她。

忍冬抬起头对上向晚城的眼神,眼底蕴含着的干净和倔强让向晚城接下来想说的“你们家就不怕我杀了你吗?”卡在了喉咙。

对视了良久,忍冬的睫毛微微颤动,敛下眸来。

空气中仿佛沉寂了,过了一会儿,向晚城舒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明天我便让人送你回去。”

忍冬抬头看向向晚城,见面具里的眼神毫无波澜,就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不免有些失神。

可是自己要留下来,母亲车祸必然是与他们向家有关的,怎么才能留下来呢,必须快点想个法子。

向晚城看到林忍冬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呆滞在那里,他眉头皱了起来,脑子里又回想起宴会上忍冬在自己面前的作为,眼神一凛,开口冷冷道,

“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还有我奉劝你,不要动什么不该有的念头,我不会娶你的。”

说完便转动轮椅向门外移动,忽然轮椅的轮子拐了一下,轮椅不受控制的四处转动。

向晚城只能紧紧的抓住轮椅的扶手。

忍冬一下从床上跳下来,紧紧的抓住轮椅后面的扶手,想要让轮椅停止下来,但无济于事,相反,轮椅仿佛更加不受控制,甚至有隐隐散架的趋势。

忍冬心里一惊,惊愕的看向向晚城,然后抿了抿唇,放弃了轮椅,伸手想将向晚城从车上提起来。

可是她低估了自己的力量,也忘了她的肩膀昨天晚上才受了伤。

忍冬一用力,便扯着了自己的肩膀,脸色一白,不受控制的轮椅在此时散架,轮子刚好滚到忍冬脚边,一个踉跄,带着向晚城侧着便倒了下去,顺势滚了两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