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许你一场盛世焰火

许你一场盛世焰火

林笕乔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笕乔,你不配。”不知道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陆奕章就连说出于她而言这么残忍的话语,英挺的眉眼中都是漠然。林笕乔才意识到,本以为早已习惯他的冷落和厌恶,都是笑话。这场名存实亡的婚姻,她丢盔弃甲,输得彻底。

主角:林笕乔陆奕章   更新:2022-09-11 04: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笕乔陆奕章的其他类型小说《许你一场盛世焰火》,由网络作家“林笕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笕乔,你不配。”不知道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陆奕章就连说出于她而言这么残忍的话语,英挺的眉眼中都是漠然。林笕乔才意识到,本以为早已习惯他的冷落和厌恶,都是笑话。这场名存实亡的婚姻,她丢盔弃甲,输得彻底。

《许你一场盛世焰火》精彩片段

“呜……”


未开灯的卧室漆黑一片,正酣睡的女人被人捂住口鼻,呼吸艰难,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拼命挣扎。


林笕乔触碰到男人带着凉意的西装,瞪大双眸,死死地攥住身下床单。


是谁?


“奕章?是你吗?”她试探着询问。


没有回应,仅余黑暗中男人看不清面容的黑色身影逼近。


林笕乔微微打了一个战栗,随即激烈推拒身上的重量。


“不,放开我!”


刹那灯光亮起,林笕乔的双眼被刺激到泛红,眯眼模糊能够看到眼前人,眉目英挺,面容俊朗,漆黑的瞳孔倒映一点灯光,却森寒到让人心中发冷。


“奕章……”她轻轻呢喃,喉间带出千婉百转的情意。


林笕乔着魔一般抬手,抚上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


往常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住在他真正爱的林悠悠家中吗?


他微侧躲开,勾唇讥讽般冷笑,手下动作不停。


林笕乔缓缓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是故意的么?


他们本是合法夫妻,共赴巫雨云山再正常不过,但陆奕章就像是故意一般,撕碎她的尊严,包括一份托载十年青春的暗恋,两年名存实亡的婚姻。


深怀三年无法宣之于口的秘密。


就连情动时,陆奕章都将她的脸压进枕头,狠戾折磨。


怕是连看到一丁点她的脸,陆奕章都觉得恶心。


情至深处,林笕乔眼角的泪水无声滴落枕头,待陆奕章起来后,笑得凄凉。


“陆奕章,你好好看清楚,我是谁。”


是我林笕乔,不是你心心念念的林悠悠!


但陆奕章只是淡漠扫过,轻易将她推回去,稍作整理,又是一副陆氏商业帝国总裁的精英模样。


与紧紧蜷缩在床上,狼狈不堪的林笕乔形成鲜明对比,也像是嘲讽她爱得发疯,却爱而不得,卑微到甘愿伏在泥尘之下。


陆奕章准备走,但笔挺的西装衣角被一只纤细白皙的手紧紧攥住。


“这么晚了,陆少准备去哪里?”林笕乔自嘲笑笑,“深夜还去见第三者,就算您是陆少,也不合适吧。”


陆奕章停滞脚步,眉头紧拧:“你没有资格过问我的私事。”


林笕乔却是不以为意,笑颜如花,声音拔高了几分。


“就凭我才是陆太太,而她林悠悠只是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手腕被人握紧,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陆奕章用力之大像是恨不得将她的腕骨硬生生碾碎,语气凉薄,渗人骨髓。


“林笕乔,你不配。”


不知道该说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陆奕章就连说出于她而言这么残忍的话语,英挺的眉眼中都是漠然。


林笕乔才意识到,本以为早已习惯他的冷落和厌恶,都是笑话。


这场名存实亡的婚姻,她丢盔弃甲,输得彻底。


胸口像是密密麻麻针扎般发疼,她脸色苍白,低头苦涩笑笑,说出了隐瞒已久的秘密。


“陆奕章,三年前那个夜晚,是我救了你,不是林悠悠。”



三年前,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之夜。


陆奕章被仇人追杀,一身重伤,倒在路边奄奄一息。


血腥气夹杂着雷声,她当时怕死了,却毅然而然以瘦弱的身体,将陆奕章带回了家中。


当时他还中了药,也是她给做他的解药。


曾经的往事,是陆奕章的逆鳞,他眉头紧拧。


“我这辈子爱的只会是林悠悠。”


陆奕章凉薄的话语,却继续将林笕乔本就伤痕累累的心,撕得淋漓破碎。


她苦涩低头:“好,我答应你离婚。”


“嗯。”


陆奕章的应声很轻,轻到满脸泪水的林笕乔,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而那些流下来的泪水,打湿一张薄薄的怀孕诊断单。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旁早已没了陆奕章的气息。


林笕乔的脸上并未现出多少波澜,顺手整理完床上的被褥,行尸走肉般走出房门,却听到房门外有男人的脚步声,沉重而有力,回响在空荡荡的别墅里。


难道他昨晚没有走?


林笕乔停滞脚步,双眸中掠过一丝欣喜之色。


可真正来到大厅,她却僵在原地。


血液倒流到脑后,她手脚冰凉,宛若全身坠入冰窟,寒气从脚底攀升,层层冰封。


没错,门口站着的,确实是西装笔挺,肩膀宽阔,五官英挺的陆奕章。


可他身边还挽着另一个女人,林悠悠。


林悠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又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更显得脸色苍白,娇柔得像是随时会被一阵风吹走。


但谁又想到,也正是这个看起来恬静文弱的少女,会在那天晚上认出陆奕章身份不凡,便命仆人将她打晕,拖到地下室后,亲自躺在陆奕章身边,彻底替代她的所有。


回忆往事,不知不觉间,林笕乔看向林悠悠的目光满是警惕。


“姐姐。”


林悠悠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般,反而紧紧依偎在陆奕章的手臂中,语气轻快。


“以后我和奕章一起住下来,姐姐不会不欢迎吧。”


他们的身后,佣人陆陆续续进来,提着各式行李箱,大大小小,全是粉色,是林悠悠最喜欢的颜色。


双腿已然不再像是自己的,林笕乔踉跄着后退,伸出手紧紧按住墙壁,才勉强站直。


这算是公然登堂入室吗?


她还没走,就迫不及待地带林悠悠过来住吗?


“姐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林悠悠走过来,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看起来善良又真诚。


但林笕乔并未忽略,林悠悠眼睛深处闪烁的隐秘怨毒,阴冷得像条毒蛇。


“林悠悠,别装了,你不累我还累。”林笕乔推开林悠悠伸过来作势要扶她的手,转身走进餐厅。


但这轻轻的一推,在林笕乔看不见的身后,林悠悠退后了好几步,跌入陆奕章的怀里。


眼眶刹那就红了起来,隐隐的泪水欲落,林悠悠抬头,带着哭腔:“奕章,我想留下来陪伴姐姐,但如果姐姐不欢迎我,我还是不要搬过来吧……”


但落在陆奕章眼中,清清楚楚的是林笕乔甩开林悠悠的手臂,还顺势推了她一把。


陆奕章皱眉,越过林悠悠,径直跟入餐厅。


脚步声落到附近戛然而止,林笕乔还在小口小口地用餐,但捏住筷子的手指发白,微微颤抖。


她强自镇定地放下筷子,抬头,目光倔强不肯退让地直视陆奕章。


“如果我说我只是轻轻推了她一下,你信吗?”



见陆奕章没有回答,林笕乔自嘲地笑了笑,继续吃早餐。


何必为了惺惺作态的林悠悠,毁了自己吃饭的心情。


但还未拾起筷子,右手就被男人攥住,陆奕章面沉如水,硬生生将她从座位上拽起来,强迫她面向只在门口呆着的林悠悠。


“道歉。”


男人生硬的语气如刀般劈下,不容她置喙。


林笕乔想要挣扎,被攥住的手腕就越是疼痛,她回头,撞上的只是一道冰冷漠然的视线。


“我不会道歉。”


很多事情,她可以隐忍,退让,但唯独这一句道歉……


林笕乔咬重了声音,一字一句。


“她不配!”


林悠悠像是受惊般轻呼出声,反而先一步开口:“姐姐,是我的不对,我不该惹你生气,我也应该站稳些。”


她的语气真诚,眼角婆娑,双眸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又单纯,对比衬托之下,林笕乔未系起的头发散乱,眼角通红,像极了无理取闹的泼妇。


多美好的一副皮囊,可惜内里腐朽肮脏。林笕乔目光讥讽地看向林悠悠,“装够了吗?装够了就别来打扰我吃饭。”


林笕乔完全不留情面的话语,让林悠悠脸上的神色僵住。


“够了!”


陆奕章冷硬打断林笕乔的话语,侧身拦在林悠悠的身前,呈现保护者的姿态。


也视她为会对林悠悠不利的洪水猛兽。


“林笕乔,注意你的形象。”


陆奕章用力甩开她的手臂,惯性之下,林笕乔没站稳,踉踉跄跄地倒退到餐桌旁边。


“把她的早饭撤下,在夫人没有反省好做人最基本的礼貌之前,你们不能为她准备任何饭菜。”


原本就努力将自身存在感降到最低的佣人抖了抖,急急忙忙的端走饭菜,为此还不小心撞了林笕乔一把。


林笕乔的身体被撞得歪向一边,秀发凌乱披散下来,遮住了林笕乔脸上所有的神情,她紧紧咬住嘴唇,才没让软弱的细碎呜咽,得以穿透喉咙。


渐渐的,林笕乔抬起了头,披散的秀发从两侧分开,露出一张素白的脸,眼角眉梢一挑,将身后的早餐往外一推。


“不稀罕!”


她转身上楼,故作潇洒,高高仰起头,但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眨了眨双眼,按耐下所有的软弱。


在楼梯中央,林悠悠扯住了她的衣角。


“姐姐,早饭不吃会饿坏身体的,奕章也是一时气头才会说出这种话……”


林笕乔停下脚步,整理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淡淡道。


“林悠悠,在这里说话,他听不到,你何必再装。”


两声轻笑,林悠悠果真松手,好整以暇地拍拍衣袖,像是沾染了什么恶心的脏东西。


而也就是在刚刚,林悠悠的衣袖不小心碰到了林笕乔的衣角。


“姐姐,最近奕章会去你的房里过夜,你是不是以为,他就真的对你回心转意了?”


林悠悠故意停顿片刻,勾起一抹讥讽的笑,继续说道。


“那是因为我的提议啊姐姐,这都是奕章为了满足我想要一个孩子的愿望。”


林笕乔身体一阵摇晃,心底发凉。


她知道林悠悠不能怀孕,但没想到,陆奕章会找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代生子,只为了成全林悠悠。


陆奕章,你好狠。


她颤抖着双手抚摸上微微隆起的小腹,心脏抽痛得厉害。


这个孩子,更加不能让陆奕章和林悠悠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