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

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

夏菀宛慕言洲 著

其他类型连载

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慕家是书香世家,慕言洲更是慕家引以为傲的楷模。夏菀宛喜欢他,但隔着的辈分,是他们之间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宛宛,你该叫我一声小叔叔。”她恨死了这一句小叔,她不曾跟他告白,因为她很清楚,最后的结局只会是老死不相往来……

主角:夏菀宛慕言洲   更新:2022-09-11 06: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菀宛慕言洲的其他类型小说《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由网络作家“夏菀宛慕言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慕家是书香世家,慕言洲更是慕家引以为傲的楷模。夏菀宛喜欢他,但隔着的辈分,是他们之间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宛宛,你该叫我一声小叔叔。”她恨死了这一句小叔,她不曾跟他告白,因为她很清楚,最后的结局只会是老死不相往来……

《3456841589夏菀宛慕言洲》精彩片段

南城,机场。

    夏宛宛穿着婚纱匆匆下车,拉着行李箱飞快越过斑马线,就要朝机场入口奔去。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迈巴赫却飞速驶来,逼停了她。

    “夏宛宛!”

    一道平静却威压十足的声音传来。

    夏宛宛僵住,接着就见到慕言洲从迈巴赫迈出。

    男人面容俊朗无涛,眉宇冷峻,他朝她走来,行动间带着浑然天成的优雅和贵气。

    夏宛宛不由攥紧裙摆,目光又贪恋又紧张。

    慕言洲比以前更加稳重内敛,威严也更加摄人。

    视线交汇,七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喷发。

    夏宛宛知道自己该克制一下眸光,可她还没来得及思考,人已经朝着慕言洲靠近。

    却见慕言洲停在她三步开外的位置,开口却是:“回去继续婚礼。”

    此话如同兜头冰水浇下,彻底冰封住夏宛宛。

    这一瞬,她好像都找不到呼吸。

    七年未见,她心爱的男人跟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她回去和别人结婚?

    缓了许久,夏宛宛才勉强压下眼眶的酸涩。

    她强自镇定,把自己伪装一直带刺的刺猬,才道:“慕先生请回,我既然逃了,就没有返回的道理。”

    慕言洲剑眉微蹙,用微训却又带着关切的口吻说:“宛宛,你该叫我一声小叔叔。”

    这一瞬间的温情,让夏宛宛鼻尖微涩。

    多年未见,他对她的关切依旧没有变,可他好像还把她当一个孩子。

    深呼吸一口,夏宛宛扯出一抹微笑,极力表现出得体。

    “慕先生说笑了,你不过比我大五岁,我既然不想嫁给你侄子,继续叫你小叔也不合适。”

    她恨死了这一句小叔。

    慕家是书香世家,慕言洲更是慕家引以为傲的楷模。

    他优秀有涵养,是出了名的守规矩,重礼仪。

    隔着的辈分,是他们之间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再喜欢,也不曾跟他告白,因为她很清楚,最后的结局只会是老死不相往来……

    嫁不了他,她也不想嫁给别人。

    这是她最后的坚持。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慕言洲的语调比刚才冷了两分。

    夏宛宛望去,却又听他说:“慕白两家的联姻不是儿戏,你五年前既然答应嫁给慕留,现在就不该食言。”

    无论是他的神色,还是他的话,都如重锤,狠狠敲碎了刚刚的温情。

    夏宛宛装一刹那破防。

    她红着眼眶,委屈道:“这桩婚姻,我从来没承认过!”

    “我妈在世的时候,你不是答应了她会好好照顾我?为什么连你也要推我进火坑?”

    慕言洲一顿,有些质疑:“慕家对你来说,是火坑?”

    夏宛宛偏开脸,垂眸自嘲:“你的侄子是怎样的人,全南城都清楚。若不是被逼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逃婚……”

    慕言洲沉默。

    夏宛宛的模样不像是说谎。

    他无奈叹了声,有了让步:“我会调查情况,你先跟我回家。”

    夏宛宛明白,慕言洲既然追了过来,必然不会放她走,她沉默上了车。

    一路上,两人没有再说话。

    车辆行驶的方向既不是夏家也不是慕家,夏宛宛心头浮起一丝希冀。

    慕言洲终究还是顾及她的。

    想此,她余光暗暗凝着开车的慕言洲。

    这七年,她曾无数次调查过关于他的消息,却怎么也查不到。

    她对他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他身边有没有别人……

    胡思乱想间,夏宛宛不由得看向慕言洲掌控方向盘的左手,并没有佩戴戒指。

    夏宛宛松了口气。



夏宛宛没有马上答话,气氛顿时僵持。

    片刻后,夏宛宛才压下怒意:“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

    夏漫漫一脸理所当然:“慕言洲不是最疼你吗?只要你求一下他,慕留还敢不娶我?”

    夏宛宛脸色霎时更难看。

    夏漫漫明知道她和慕留有婚约,却故意倒贴上去,现在怎么有脸要自己帮忙?

    见夏宛宛不说话,夏漫漫气焰更是嚣张。

    “夏宛宛,你只有三天时间,要是搞不定我的婚事,可别怪我不顾姐妹情谊。”

    说完,夏漫漫就转身离开。

    夏宛宛握拳站在原地,久久没动。

    她心里明白,夏漫漫不会善罢甘休,而自己,也确实被按住了死穴……

    喜欢慕言洲这件事,一旦被爆料,她和他就完了。

    一路挣扎,回到车上。

    夏宛宛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和慕言洲提慕留的事,却见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只好压下忐忑,耐心等着。

    耳边,却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句温柔的女声。

    “言洲,我已经到慕家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夏宛宛面色一僵,她记得这是秦柔的声音。

    “我等一下就到。”

    挺见慕言洲低声回复,夏宛宛忍不住朝他看起,一眼就见到了他眼里的温柔。

    那是她从未有过,却做梦都要的属于恋人的温柔。

    夏宛宛立刻扭开头,生怕眼中的羡慕嫉妒被慕言洲发现。

    嘴里的苦涩蔓延,怎么也压不住,到了嘴边的话也说不出口。

    这时,耳边传来慕言洲的一句:“我先送你回家。”

    夏宛宛紧了紧手,垂眸摇头:“不了,小叔你去忙吧。”

    话落,不等慕言洲开口,她率先开门下车。

    背影有些落荒而逃的狼狈。

    跑出很远她才停下来,回头看去,慕言洲的车已经看不见了。

    眼泪这才渐渐滚落。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和慕言洲之间已经越来越远……

    夏宛宛回到雅苑,想了许久,要完成夏漫漫的心愿,她只能去找慕留。

    入夜后,夜总会。

    夏宛宛闯进包厢,里面的喧闹声瞬间一寂。

    她径直走向坐在中央的慕留,开门见山:“慕留,你和夏漫漫之间,你打算怎么解决?”

    慕留抬起腿搭在茶几上,讥讽说:“你算什么东西,老子的事要你管?”

    听着这粗鲁的话,夏宛宛不禁皱眉。

    可想到夏漫漫扣留的情书,她只好憋下怒气,继续谈判。

    “夏漫漫有了你的孩子,慕爷爷又重规矩,你觉得他老人家会让慕家出个私生子?”

    暖黄的灯光扫向她精致的眉眼,给冷艳的脸平添妩媚。

    她站在哪里,像极了带刺的红玫瑰。

    包厢的男人凝着她,都挪不开眼。

    慕留咬了咬烟,眼眸晦涩。

    当了五年的挂名未婚夫,夏宛宛连手都不让碰一下。

    真他娘的憋屈!

    眸光一转,他忽然改了话口:“想要我娶她啊?也不是不能商量。”

    接着,慕留就朝夏宛宛走去,目光玩味:“你先亲我一下。”

    一句话,瞬间让包厢气氛高涨起来。

    夏宛宛脸色骤冷,压抑的怒气差点绷不住。

    却见慕留露出他一贯调戏小姑娘的笑,冲她勾手“连亲都不会吗?那哥哥教你?”

    夏宛宛立刻后退,冷声呵斥:“你别太过分!”

    闻言,慕留反而笑的更放肆,眸光势在必得。

    “夏宛宛,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话落同时,夏宛宛余光见到有人要去关包厢的门!

    她心里一寒,转身要逃,不料却被慕留一把拉住,接着,他就低头凑近!

    夏宛宛正要挣扎,却听包厢门口传来冷冽的一句——

    “你们在干什么?!”



夏宛宛凝着餐厅里亲密相拥的人,心被刺得抽疼。

    这些年,她曾不止一次想过,慕言洲若喜欢上别人,她该怎么办?

    可真到了这一天……

    她才发现,自己竟连挪开视线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道看了多久,直到慕言洲无意间望了过来,夏宛宛这才清醒。

    她慌忙转身,逃也似的离开。

    不料没跑多远,却被慕言洲叫住:“夏宛宛!”

    步伐一顿,夏宛宛艰难回过头。

    就见慕言洲几步走到面前:“你怎么在这里?”

    夏宛宛死死握着裙摆,逼自己扯出一个笑:“路过,没想到会打扰到你……约会。”

    最后两个字说出时,她心口犹如针锥。

    慕言洲闻言微微蹙眉,竟然没有反驳。

    这时,那个与慕言洲相拥的女人也走了出来。

    “言洲,这位是?”她走至慕言洲身边,视线转而落向夏宛宛。

    慕言洲口吻淡然:“这是我世家的小侄女,夏宛宛。”

    夏宛宛却听得心底一痛。

    还没来及缓和,却见慕言洲冲她介绍身边人:“秦柔,我的相亲对象。”

    闻言,夏宛宛脸色骤然一白。

    相亲?!慕言洲准备结婚了?

    这一瞬,她心里像被大石块压得喘不上气。

    夏宛宛强撑着涩意,嗓音微哑地开口:“我就不打扰你们,先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不料却被慕言洲拉住:“天热容易中暑,我送你回雅苑。”

    夏宛宛没来得及拒绝,就见慕言洲和秦柔告别。

    接着,她就被他带上了车。

    夏宛宛望着驾驶位上的慕言洲,脑海不可控制想起他和秦柔拥抱的画面。

    她忍不住问:“小叔,你会和秦柔结婚吗?”

    “合适就结婚。”

    这一刻,夏宛宛仿佛听见心碎的声音。

    她闭上眼靠在副驾驶上,咬唇死死忍住眼泪。

    一路到家,她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之后的几天,夏宛宛一直没见到慕言洲,也没再主动联系他。

    深夜。

    夏宛宛窝在落地窗角落,一次又一次按出慕言洲的号码,却又一遍遍删除。

    她始终不敢拨号。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询问,他和谁在一起?

    正想着,手机铃声响起,她定睛一看,来电竟然是慕言洲!

    他怎么这个点打电话来了?

    她接还是不接?

    接了后第一句该说什么?

    一刹那,夏宛宛脑海漫过无数想法。

    她深呼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可听里面传来一句:“夏小姐,慕总应酬喝醉了,劳烦你来接他一趟。”

    夏宛宛一怔,而后马上回:“我知道了。”

    一个小时后。

    在慕言洲助理的帮助下,夏宛宛终于把慕言洲扶到卧室的床上。



卧室里,静的让人心寒。

    夏宛宛的世界好像轰然崩塌,整个人都在发颤。

    慕言洲竟然是清醒的?

    他都听到了!!

    接下来他会怎么做?会不会觉得她恶心,是不是要她滚了?

    想到这些,夏宛宛连唇色都发白。

    而就在她绝望之际,慕言洲却又闭上了眼,且呼吸平稳。

    原来慕言洲并没有清醒,坠下来的心一点点回温。

    夏宛宛心有余悸退出客房,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竟然已经湿透。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才敢大口呼吸。

    这一夜,夏宛宛辗转难眠。

    满脑子想着,慕言洲清醒后,还会不会对今晚的事有记忆……

    第二天清晨。

    夏宛宛从房间里出来时,慕言洲已经坐在餐桌上。

    四目相对。

    夏宛宛心跳忽然漏了一拍,她立马挪开视线,生怕被看出什么。

    “愣着做什么,吃早餐。”

    慕言洲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异样,夏宛宛这才松了口气。

    饭桌上。

    夏宛宛忍不住偷瞄慕言洲,在第三次被抓包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忐忑询问。

    “小叔,你喝醉后……对昨晚的事还有印象吗?”

    慕言洲动作若无其事回答:“我喝醉之后会断片,昨晚辛苦你的照料。”

    夏宛宛心口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躲过了一劫,她心底竟有点淡淡失落。

    夏宛宛吃得有些心不在焉,拿起勺子的手又放下。

    慕言洲闻声扫来,见她左手拿勺子,不禁疑惑:“你怎么也成了左撇子?”

    夏宛宛神色一怔,左手紧了紧,抑制已久情绪差点就露了馅。

    她堪堪咽下情绪,语气很轻:“习惯了。”

    当初,她想尽办法朝他靠近。

    因为慕言洲是左撇子,她也跟着学习用左手用餐。

    渐渐地,她也成了左撇子。

    下午。

    夏宛宛要回夏家拿东西。

    既然已经和夏家人撕破脸,她的东西留在夏家迟早会成为把柄。

    她得拿回来。

    慕言洲将人送到夏家别墅。

    车辆停下后,慕言洲刚熄灭了引擎,就听身边夏宛宛先一步说。

    “小叔,你在车上等我就好,我总不能事事都依赖你。”

    慕言洲拧了拧眉心,但见夏宛宛一脸坚持。

    沉默了瞬,才说:“带上手机,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说完,夏宛宛便下车走向白宅。

    夏家人大约是真的怕了慕言洲,竟然没有拦她。

    一路走近自己房间,夏宛宛却发现继妹夏漫漫坐在她的床上,仿佛是等候多时。

    见她进来,阴阳怪气说着:“你可算来了,我在你房间找到了件好东西。”

    夏宛宛沉下脸,刚要说话,却见夏漫漫右手一扬,拿出一封粉色信笺。

    夏宛宛脸色骤变。

    那分明是她曾写给慕言洲,但没送出去的情书!

    她当即上前:“还给我!”

    夏漫漫立刻将情书藏在身后:“你现在抢走也没用,这东西我早就拍好了照片!”

    夏宛宛心中一紧,却又听是夏漫漫说了句。

    “不过嘛,只要你帮我个小忙,你喜欢慕言洲这件事,就只有你知我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