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皇上王妃又寻死了

皇上王妃又寻死了

兰朵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白韵一多了个王妃的身份,可便宜夫君是个渣男,自己肮脏还不知羞耻的嫌弃她,成亲三年了,他们还没有行周公之礼。这倒是白韵一喜闻乐见的,这样自己只要求得一纸和离书便可以获得自由了。一次巧合她发现皇帝裴景元是她的菜,努力摆脱渣男王爷,做皇后不香吗!

主角:白韵一,裴景元   更新:2022-07-15 22: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韵一,裴景元 的女频言情小说《皇上王妃又寻死了》,由网络作家“兰朵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白韵一多了个王妃的身份,可便宜夫君是个渣男,自己肮脏还不知羞耻的嫌弃她,成亲三年了,他们还没有行周公之礼。这倒是白韵一喜闻乐见的,这样自己只要求得一纸和离书便可以获得自由了。一次巧合她发现皇帝裴景元是她的菜,努力摆脱渣男王爷,做皇后不香吗!

《皇上王妃又寻死了》精彩片段

“快来人呀,王妃又寻死了!”

“那个蠢货又想耍这种手段争宠是吧?没死别来烦本王!”芙蓉账内,魏王正忙着和自家侧妃亲热,对此充耳不闻。

整个魏王府却因此热闹起来了。

……

狭窄的井中,白韵一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耳边都是嘈杂声,断断续续的听不清楚。

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挤她,四周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难受的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白韵一想伸手揉揉自己疼的都快炸裂的脑袋,却发现自己的双臂完全动不了,全身上下就跟被挤坏了一样,疼的要命。

她这是在哪里?

做梦吗?

对,一定是在做梦。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今天特别的累,下班回家倒头就睡了。

可有人做梦会这么疼吗?

就在白韵一头晕目眩,有些回不过神来时,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巨力正在拉扯她的身体,仿佛要把她撕碎一般。

钻心的疼痛差点儿没让她晕过去,耳边也传来了清晰的吵闹声。

“皇上,您再加把劲儿,要出来了,已经看到肩膀了……。”

“看到头了,皇上您用力啊……。”

“皇上……。”

白韵一觉得自己完全撑不住了,刚想大喊救命,突然觉得浑身一松,四周那令人窒息的压力瞬间消失不见,自己也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眼前突然亮了起来,耳边也传来了欢呼声。

“出来了,出来了……。”

“太好了……。”

“谢皇上……。”

看着四周燃烧的火把,看着眼前一张张激动的脸,白韵一觉得自己完全蒙圈了。

他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居然有人在叫“皇上”,自己该不会出现幻觉了吧?

还有……他们方才那么激动做什么?还使劲儿,用力啊,看见头什么的,有人在生孩子吗?

就在白韵一想伸手掐一下自己的大腿,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时,抬手的动作却牵动了她的伤势,整个人疼的一下晕了过去。

……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当白韵一浑浑噩噩的再次醒来时,四周的一切却让她傻眼了。

屋内古色古香,和她的卧室差了十万八千里,

还在做梦吗?还是宫斗剧看多了,情不自禁在梦中脑补这些镜头?

而且她浑身疼的要死,还渴得要命,嗓子眼都快冒烟了,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就在她觉得自己要蒙圈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位身着淡绿色衣裙,梳着双丫髻的少女快步走了进来,当她看见躺在床上的白韵一正瞪大眼睛看着她时,惊得连手里的托盘都落到了地上,茶杯打翻了,茶水撒了一地。

渴的嗓子都快冒烟的白韵一看着地上的茶水,只觉得自己更渴了。

浪费啊!给她喝多好。

“王妃醒来了,田嬷嬷,妙琴姐姐,王妃醒了,你们快来啊!”小丫鬟完全没有看见白韵一那幽怨的目光,冲到门口兴奋的大叫起来。

田嬷嬷和妙琴应声而入,两人冲到床边抱着白韵一嚎啕大哭。

“王妃,您终于醒来了。”田嬷嬷一边哭,一边道。

“奴婢这就去告诉王爷。”妙琴抹着眼泪说道。

“告诉王爷作甚?他何时把咱们王妃放在眼里了?王爷正忙着和彭侧妃亲热,说今儿个是长生道长给他算的好时辰,只要和侧妃行房,必定能生下一位小世子,他根本不会管我们王妃的死活。”田嬷嬷抹着眼泪说道。

白韵一完全惊呆了。

她不过睡了一觉而已,怎么醒来就变成这样了?眼前的一切真实的不像是在做梦。

难道她真的穿越了?

而且如今的她还是一位王妃,听这嬷嬷的意思,王爷还很不待见她,她这个王妃都差点儿死了,人家居然不管不问,忙着和侧妃造人呢。

半个时辰之后,又饿又渴的白韵一因为浑身疼痛无法动弹,在嬷嬷和丫鬟们“伺候”下喝下一碗白粥后,再次确定了一件事。

她真的穿越了!

可她不想穿越啊,胸无大志的她就想守着自己的爸妈过着普普通通的小日子来着。

突然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她家老爸老妈该怎么办呢?会不会急死?

白韵一胡思乱想了许久,最终只能劝自己暂时咬牙接受现实。

老嬷嬷和漂亮小丫鬟一直在床边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她也没怎么听进去,过了好一阵子才道:“好了好了,不要提那个魏王了,孩子呢?抱来给我吧!”

白韵一真的很崩溃,自己才穿越过来就遇到了生孩子的戏码,自己算不算是喜当妈啊?

她之前生下的应该是个女儿吧,不然那个渣男王爷也不会忙着和侧妃造人,想生个儿子。

“王妃,您在说什么?”妙琴一头雾水望着自家主子。

“我之前不是生了个孩子吗?”白韵一也有些莫名其妙了,自己疼成这样,浑身像被车轮子碾过一般,整个人虚脱无力,这不就和自己上辈子得知的女人生孩子时发生的一切差不多嘛。

而且之前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使劲儿啊,看到头看到肩膀之类的话,不是生孩子还能是什么?

“王妃……。”妙琴欲哭无泪。

完了完了,自家王妃脑子坏了,不然还没有和王爷圆房的她,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王妃一定是想和王爷生孩子想疯了,不正常了。

“都怪皇上,非要让王妃节食,还说什么……只要王妃瘦下来,王爷就喜欢了,结果……。”妙琴有些说不下去了,一个劲儿的抹眼泪。

“住口,非议皇上可是死罪。”田嬷嬷忍不住低喝一声,随即叹了口气道:“这怎么能怪皇上?谁让咱们大炎王朝以瘦为美?皇上也是一片好意,若不是皇上赶来救咱们王妃,把咱们王妃从井里拔出来,王妃这次怕是要卡在井里憋死了。”

白韵一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只好道:“我头疼,从前的事情都记不不清,不记得你们是谁,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现在的她对自己这身体原本的主人白夕颜身上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只能装失忆了。


听她们的意思,自己根本没有生孩子,她之所以觉得疼,是因为她之前卡在井中所致。

至于那什么看见肩膀,看见头之类的,是皇帝拖着她往外拔时旁边的人喊的,是她自己会错意了。

听自家王妃说她失忆了,记不起从前的事情,田嬷嬷和妙琴又哭起了来。

自家王妃居然失忆了,肯定是之前坠井后卡在井里憋太久了,又惊吓过度所致。

这还了得?

田嬷嬷和妙琴一个嚷嚷着要去找王爷,一个嚷嚷着要去传太医。

累极了的白韵一没有吭声,直接睡着了,魏王府却被搞得鸡飞狗跳。

皇帝本来打算好好收拾魏王一顿的,听奴才们禀报,说魏王妃惊吓过度失忆了,便打算拎着魏王去玉兰院瞧瞧。

“我不想去,四哥您行行好,别让我去了,我不想看见白夕颜那个死丫头。”魏王望着皇帝,一脸哀求道:“她去打个水喝都能把自己掉到井里,若真掉进去淹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她居然卡在井口下不去,害我又成了全天下的笑柄,现在谁不知道我娶了个胖王妃?”

“胡说八道,魏王妃只是长得稍稍圆润了一些,为何在你眼里就胖了?”皇帝气的脸色都变了。

这臭小子怎么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

“我不管,反正我就不去。”魏王撇撇嘴说道。

皇帝闻言二话不说,直接把他从床上拎下来了。

“四哥,您怎么可以这样?”浑身光溜溜的魏王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连忙抓起衣裳遮羞。

“十息之内给朕滚出来,不然朕就把你挂到宫门口那棵树上去让人瞧个够。”皇帝说完之后拂袖而去。

魏王吓得赶紧穿衣裳,唯恐迟了片刻,他家四哥可是言出必行的,不敢挑战。

一刻钟之后,皇帝带着魏王到了玉兰院,进了白韵一住的寝殿。

皇帝示意魏王守在自家王妃身边,魏王却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

皇帝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踹了魏王一脚后,站到了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白韵一,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

大炎王朝真是世风日下啊,白家这小丫头明明看着就不错,自家弟弟是眼瞎了吗?就看不上这丫头,成天嚷嚷,说这丫头太胖了,嫌弃的不得了。

他瞧着还不错啊,这丫头其实不算胖,最多就是有些圆润罢了。

皇帝正想着,却不料白韵一因为屋内刺目的光芒打扰了美梦,一下子醒了过来,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俊脸,白韵一忍不住呆了呆。

哪里来的大帅哥!

不仅帅,而且酷,白韵一上辈子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型男!

这男人五官硬朗宛如刀刻一般,身姿挺拔、气宇轩昂,眸中虽然泛着清冷的光芒,但这样的男人给女人的第一感觉便是……能为人挡住一切风浪,在他身边很安全。

不错不错,以她的眼光,这样的男人可以给满分了。

皇帝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样看过,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自在。

他可是皇帝,谁敢直视他的目光?谁敢用这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他?

魏王妃这个小胖丫头怕真的脑子坏了,不然怎么敢这般肆无忌惮盯着他猛看?

从前这丫头可是正眼也不敢看他的,只会对着魏王犯花痴。

皇帝心中有些尴尬,正想说些什么,魏王却挤了过来,直接把皇帝挡在身后了。

“装,你就使劲的装吧,还惊吓过度失忆了?白夕颜,你真当本王是三岁小孩,被吓大的?瞧你看着本王时那副要流口水的色胚样儿,和过去一模一样。”魏王说完之后,转过头望着身后的皇帝,笑道:“四哥,我早就说了,她没事儿,就是想引起我注意,故意装的。”

魏王现在把自家王妃恨得牙痒痒的,他方才和自家侧妃办“正事”办到了一半,突然被自家皇兄从床上给拎了起来。

自己以后要是雄风不振,都是自家皇兄害的!

不,是白夕颜这个死丫头害的,如果不是她跳井吓唬人,皇兄能来魏王府找他麻烦吗?还把他从床上光溜溜的拎了下来,简直丢死人了。

更何况……今儿个可是长生道长给他算的良辰吉日,只要他和侧妃好好亲热一番,一定能生下一位小世子的。

白夕颜这丫头肯定是嫉妒他要和别人生孩子了,故意跳井吓唬人,结果自己长得太胖卡在井口了,上不来也下不去,闹得京城人尽皆知,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白韵一之前从那个田嬷嬷那儿得知,自己现在名叫“白夕颜”,是魏王的正妃。

这长得比女人还美的小白脸肯定就是魏王了。

可这个二百五从哪里看见她方才流口水了?

她哪里色胚了?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简直自大到没救。

即便她真的脸红心跳流口水,那也是因为刚刚那个大帅哥,那个被魏王叫做“四哥”的男人。

她还没有眼瞎,怎么可能喜欢魏王这种看起来有点娘炮的男人?

皇帝见魏王态度奇差,正想说些什么,却见魏王抬起手就要往他家王妃脸上招呼,连忙伸手拉住了。

“四哥您别拦着我,女人嘛,不听话就得揍,这死丫头和我命里犯冲,娶了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揍她一顿,皇兄您别拦着。”魏王大声说道。

只可惜皇帝自幼习武,力气很大,魏王根本挣脱不开,所以即便他很想揍自家王妃,也无能为力。

看着眼前这一幕,白韵一气的浑身发抖。

她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这位“四哥”阻止的话,魏王绝对会打她一顿。

家暴男真的很恐怖,绝对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原谅。

“死丫头,你敢瞪着本王?反了是吧?”魏王见自家这位胆小软弱又听话的王妃居然敢瞪着他,气的脸都绿了。

从前这死丫头那可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他说什么她做什么,从不敢反抗,今儿个居然敢瞪他?


魏王很生气,又被皇帝拽着无法动手,只得大骂道:“你这贱|人,本王都说不要你了,你还一直死乞白赖缠着本王,赖在魏王府不走,你也不拿镜子照照,看看你如今是什么鬼样子,给本王提鞋都不配,有你这样的王妃,简直是本王今生最大的耻辱,我裴景元对天发誓,这辈子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把你给休了……。”

看着眼前喋喋不休,不断辱骂自己、贬低自己的男人,白韵一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一个大男人,还是个王爷,居然这么骂人,他NN的,简直恶心人,真是个虚有其表的败类。

自己这身体原本的主人白夕颜好歹也是他老婆吧,既然这么讨厌就不要娶啊,娶回来却非打即骂,啧啧啧……标准的渣男啊!

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个贱人虐成渣渣。

就在白韵一忍不住想要发飙时,站在魏王身后的皇帝突然伸手捏住魏王的衣裳领子,将其拖了出去。

没错,在白韵一看来,某个人渣就是被大帅哥给拖出去的。

真是报应啊!

“多谢四哥!”白韵一连忙大声道谢。

大帅哥一定是看不下去某人太渣的行为,所以才把人给弄走的,白韵一心里说不出的感激。

终于不用听小白脸在自己耳边碎碎念了,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已经在门外的皇帝闻言脚步微微一顿,然后继续拎着魏王走了。

“四哥……皇兄……先把我放开,把我放开。”魏王急得不得了,他堂堂一位王爷,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太丢脸了。

哪怕拎着他的是皇帝也不行啊。

自家皇兄的确很彪悍,但现在不是皇兄耍帅的时候啦。

皇帝没有搭理他,直到将人拖出白韵一住的院子才停了下来。

“裴景元,你过分了。”皇帝低声问道,看似云淡风轻,但站在其身后的大太监顾海知道,自家主子生气了。

“皇兄……是白夕颜那个贱|人太狡诈,这次她肯定是故意的,我……。”

还不等魏王说完,皇帝便转身离去。

魏王一怔,正想追上去,便听自家皇兄头也不回道:“朕会让永宁侯府来人将魏王妃接回去,裴景元,你可不要后悔。”

魏王闻言一怔。

后悔?怎么可能?

白夕颜那个死丫头终于被接走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呢,一定要大宴宾客,大肆庆祝一番不可。

……

白韵一得知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

“王妃,奴婢知道您难受,难受就哭出来吧,哭一哭就好了。”田嬷嬷告知了白韵一这个消息后,自己先哭了起来。

“王妃,奴婢知道您一直心悦王爷,王爷是我们大炎王朝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心仪他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王爷不喜欢您,您这样委曲求全留着,还不如大归,侯爷和夫人说了,只要您愿意回去,他们养您一辈子,绝不让人欺负了去。”妙琴一边抹泪,一边说道。

白韵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真的没有伤心难过啊,能摆脱渣男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哭的是田嬷嬷和妙琴啊。

再说了,就魏王那个风吹就倒的样子,还大炎王朝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呢,也不怕寒碜人。

魏王帅吗?

帅个屁啊,标准的小白脸而已,她可没有养小白脸的兴趣。

相比之下,她还是喜欢那个“四哥”。

那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

躺了一晚上彻夜未眠,白韵一即便再不甘心,也认清现实了。

自己想回到过去,暂时没有可能性,如今也只能先以白夕颜的身份在这古代活下去了。

总而言之,她暂时认命了。

大炎王朝!

自己印象中古代好像没有这个王朝,她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朝代,一个陌生的时代。

“爸,妈,是女儿对不起你们了。”白韵一望着窗外,在心中说道。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在这个时空好好活下去了,毕竟……爸爸妈妈肯定也不想看着她这么消沉下去。

既然老天爷让她来到了这个时空,自己怎么着也得活出个人样来吧。

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融入这个时代。

看着眼前的大铜镜,白韵一落地后慢慢转了一圈,照了又照,满意的不得了。

这幅皮囊比起自己上辈子那普普通通的样子,简直强了无数倍,一张小圆脸配上萌萌哒的大眼睛,可爱的小鼻子,圆嘟嘟的小嘴……小小的下巴,又萌又美,再加上一身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简直不要太完美啊。

至于胖?她完全没觉得!

听说,自己这身体原来的主人白夕颜小时候时常生病,非常的瘦弱,那时候大家的审美观还没有扭曲到现在这种程度,魏王那小子对年仅十岁的白夕颜说,不喜欢她那种瘦瘦小小,风吹就倒的样子,只要她变的白白胖胖的,他就娶她做王妃。

十来岁的小屁孩说的话能信吗?当然不能啊,可白夕颜偏偏信了,还一直做着美梦呢。

其结果就是……白夕颜开始猛吃药膳调理,十五岁及笄以后嫁给魏王裴景元时,已经从一个纤细小美人儿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姑娘了。

事实上,以白韵一的眼光来看,自己现在这身体根本就不算胖,圆圆润润、白白嫩嫩的甚是可爱,看着又健康又美,摸着又软又滑,手感多好啊。

可这是一个以瘦为美到有些变态的时代,大家都喜欢那种皮包骨头风吹就倒的娇弱美人。

所以,之前的白夕颜刚刚嫁过去就被魏王彻底嫌弃了,新婚之夜就开始独守空房,今年十八岁的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幸亏那个渣男没有碰过我这身体,不然我会被恶心死的。”白韵一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道。

自己这身材要是放到自己来的那个现代时空,简直不要太完美,要脸蛋有脸蛋,要胸有胸,腰肢纤细、翘臀丰满,结果到了这个地方,完全被嫌弃了。

不是她有问题,是这些人没眼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