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季思遥慕靳裴

季思遥慕靳裴

季思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她是喝糊涂了吗?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如电影倒带般的清晰。她根本没醉。她这是怎么啦?报复江奕承吗?

主角:季思遥慕靳裴   更新:2022-09-13 06: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思遥慕靳裴的其他类型小说《季思遥慕靳裴》,由网络作家“季思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喝糊涂了吗?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如电影倒带般的清晰。她根本没醉。她这是怎么啦?报复江奕承吗?

《季思遥慕靳裴》精彩片段

“第一晚?”  

“我…”季思遥双手抵在慕靳裴的胸膛,推了推他,“我去洗澡。” 

慕靳裴稍稍勾了下唇角,没有为难她,从善如流的从她身上下来。 

身上的重量消失,像逃一样,季思遥立刻裹着被子下床。 

只是,才迈开腿,双膝就一软。 

“啊”的一声轻呼,季思遥直接朝地板栽去。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一条长臂及时伸了过来,将她捞进怀里。 

“没事吧?”慕靳裴在季思遥的身后,滚烫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鬓。 

季思遥抑制不住,浑身轻颤一下,摇头,强行镇定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再次站了起来,进了浴室。 

站在盥洗台前,看着全身遍布的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季思遥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她居然和慕靳裴睡了。 

记忆里,她和他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她的表姐带着她去聚餐;第二次,是前几天的校园招聘会上。 

但好像,昨晚是她主动的。 

她是喝糊涂了吗?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里如电影倒带般的清晰。 

她根本没醉。 

她这是怎么啦?报复江奕承吗? 

脑子如一团浆糊般,乱哄哄的。 

但睡都睡了,能怎么样?

不管了。 

豁出去般,季思遥走到蓬头下面,打开水,洗澡。 

…… 

“你应该今年才毕业吧,怎么就搬出来住了?” 

原本以为,慕靳裴已经走了。 

可是,当季思遥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男人低哑的嗓音,立刻在耳边响起。 

她抬眸看去,一眼就看到站已经穿戴整齐,斜斜地靠在阳台的推拉门框边上抽烟的慕靳裴。 

他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像阳光一样耀眼。 

季思遥呼吸一窒,有些窘迫道,“天亮了,你怎么还不走?” 

慕靳裴笑,将抽了大半的香烟捻灭在客厅茶几上的一个空纸杯里,尔后走到季思遥的面前,抬手轻揉她湿漉漉的头发。 

“听说你们专业今天答辩,加油。” 

话落,慕靳裴拿了沙发上自己的西装外套,径直离开。 

“慕…”想到什么,忽然,季思遥扭头叫他,但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他。 

他是她表姐的同学,也是她的中学校友,比她高了五届。 

也就是说,她初一的时候,他高三。 

“嗯。”走到门口的慕靳裴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昨晚的事…” 

“你不想记得,就忘记它。”慕靳裴浅浅勾着唇,说完,直接拉开门出去。 

听着门“砰”的一声关上,季思遥闭眼,懊恼地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 

季思遥学的是国际贸易。 

为了今天的答辩,季思遥已经准备足足两个月了,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当她走进国贸系答辩的阶梯教室时,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朝她投了过来,各种低声议论,也接踵而至。 

季思遥知道,大家对她的关注,都是因为昨天美术学院毕业画展上的那一幅名为“思遥”的裸体画。 

她只当作什么都不在意,径直走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坐下。 

好在,系里的几个老师教授很快也走了进来,开始今天的答辩。 

一切顺利。 

当季思遥结束答辩后,她没有在教室多呆,偷偷从后门溜走。 

谁料,从系里出来,一抬头,居然看到了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江奕承。 

“遥遥,还在生气?” 

看到季思遥,江奕承立刻过去,要去牵她的手。 

“别碰我!”季思遥异常抗拒,一把甩开了江奕承的手,“对不起,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来找我。” 

说完,季思遥立刻大步离开。 

“遥遥。”马上,江奕承又大步拦在了她的面前,“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拿你的画作为毕业作品去展出吗?” 

季思遥满脸淡漠地看着他,没说话。 

“遥遥,因为我爱你呀。”江奕承握住她的双肩,“你的身体在我的心里,就是最美最纯洁的。” 

看着他,季思遥淡淡冷笑一下,“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分手吗?” 

江奕承皱眉,“难道不是因为我展出的画?” 

“因为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正在跟别的女生接吻。” 

话落,季思遥一把推开江奕承,大步越过他离开。 

……



看着眼前面色森寒,恨不得撕了自己的徐幼安,季思遥却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淡声问道,“那徐小姐想让我怎么样?”

“呵我想让你怎么样?”

徐幼安冷笑,“季思遥,你是跟我装傻是不是?难道你不清楚,慕靳裴现在是我的男人?”

季思遥看着她,沉默一瞬道,“徐小姐,如果慕靳裴要和我断绝往来,我绝不纠缠他。”对于慕靳裴和徐幼安的关系,到底进展到了哪一步,季思遥并不清楚,也不是十分清楚,慕家和徐家的利害关系,所以,她只能这么说。

盯着她,徐幼安被气的发抖,扬手就要朝季思遥的脸上招呼下去。拿到签证的这天,季思遥和刘语菲一起出去吃海鲜大餐。

季思遥二十三年来,除了去X市出过差外,就一直生活在北宁,这忽然要出国了,她自己又不会做饭,国外的饮食,她肯定不受不了。

所以,在出国之外,刘语菲尽量陪着季思遥多吃些好吃的。思遥,就行了~

三个女孩收拾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都有些饿了,季思遥点了宵夜饮品,三个女孩吃完喝完,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了。

七七也没有回家,也就住在季思遥这儿了。

季思遥笑,低头由衷道,“谢谢。”

“你去纽约读书,多长时间?”Jerry又问。

“三年。”

居然到了。

她现在,居然已经到了纽约的上空。

一个她从未到达和领略过的异国他乡的上空。

立刻,季思遥拉开舷窗,往下看去。

“晚饭吃的开心吗?”

季星回到家,已经是9点多了。

从电梯出来,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霎那传来。

季思遥一惊,抬头看去。

没想到慕靳裴又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走过去,季思遥一边开锁一边淡声问道。“我..”季思遥双手抵在慕靳裴的胸膛,推了推他,“我去洗澡。”

慕靳裴稍稍勾了下唇角,没有为难她,从善如流的从她身上下来。

身上的重量消失,像逃一样,季思遥立刻裹着被子下床。

只是,才迈开腿,双膝就一软。

“啊”的一声轻呼,季思遥直接朝地板栽去。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一条长臂及时伸了过来,将她捞进怀里。

“没事吧?”慕靳裴在季思遥的身后,滚烫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鬓。

季思遥抑制不住,浑身轻颤一下,摇头,强行镇定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再次站了起来,进了浴室。

站在盥洗台前,看着全身遍布的那些深深浅浅的痕迹,手思还觉得,自己一定季思遥一双无比潋滟动人的泪眸狠狠瞪着他,哭哭戚戚道,“我要回去,你个王八蛋,简直禽兽不如!”

“呵……”慕靳裴被她逗到乐的不行,一边低头去吻她脸上和眼角的泪水,一边低低哑哑道,“刚开始你不是挺能的嘛,我这么卖力,还不是为了满足你。”

“放屁!”季思遥咬着后牙槽,低低咒骂。“啊,你说什么?”慕靳裴故意装没听到。

季思遥又狠狠瞪她一眼,直接撇开脸,不理他。

“行了,别哭了,我带你去洗澡。”说着,慕靳裴下床,将人打横抱起,往外走,去隔壁房间的浴室。

季思遥真的累惨了,连脑子都转不动了,一直窝在他怀里,什么也没想看到慕靳裴对自己这样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徐幼安当即垮了脸,跺脚一声大叫。

几乎快要走到浴室门口,听到叫声,慕靳裴深吁口气,又停了下来。

见他停了下来,徐幼安很满意,立刻又脚下一转,朝他跑过去,然后双手搂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要去吻他。

立刻,慕靳裴避开了。

看着他,季思遥笑,冷森森的,淡淡问道,“小慕总,你想看我死吗?”

看着眼前那样绝决那样冷血残酷的小女人,慕靳裴刹那间猩红了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