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代狂尊

绝代狂尊

大漠孤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方天仇因为他人的算计而锒铛入狱,再次重返都市之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他的妻子竟然无情地将他的女儿抛弃,让她孤独一人流落在街头。反观那个恶毒的女人,竟要嫁给曾经陷害他入狱的罪魁祸首。得知这一消息后,男人愤怒无比……

主角:方天仇,林轻语   更新:2022-07-15 22:3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天仇,林轻语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代狂尊》,由网络作家“大漠孤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方天仇因为他人的算计而锒铛入狱,再次重返都市之时,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他的妻子竟然无情地将他的女儿抛弃,让她孤独一人流落在街头。反观那个恶毒的女人,竟要嫁给曾经陷害他入狱的罪魁祸首。得知这一消息后,男人愤怒无比……

《绝代狂尊》精彩片段

十月的秋风渐凉,却也凉不过镇海监狱的铁门。

时至中午,一个面容冰寒的男人从空旷的铁门内走出,脚边还跟着一只通体雪白,足足有半个人高的大狗。

“六年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男人名叫方天仇,六年前因伤人入狱。

他依稀记得自己刚到这里来的那一天,外面有多少人嘲笑,里面有多少双眼睛贪婪地盯着自己。

可今天出狱,却是没有一个人敢来,哪怕是来看一眼。

方天仇拿出那个熟悉的手机开机,摁下一个记忆深刻的号码,听筒里却是传来嘟嘟嘟无法接通的声音。

方天仇脸色微沉,低头看了一眼大狗:“小雪,我带你回家。”

“汪!”

一人一狗迅速远去,转眼便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从此,镇海监狱少了一位王者,而外面则多了一尊绝世医尊!

......

城市的一角,一个很不起眼的城中村,一人一狗在一间荒废了很久的房屋前伫立良久。

这里,是方天仇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但是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小伙子,你看什么呢,这里面没人住了。”一个老奶奶坐在隔壁门口冲方天仇说道。

方天仇一眼认出了这是他以前的邻居张奶奶,他连忙迎上去说:“张奶奶,我是天仇啊,您不认识我了吗?”

老奶奶微微发愣,一脸狐疑地打量了方天仇一眼,神色微微动容,说:“你是天仇!还真是你,唉,你可算是回来了。”

“张奶奶,我家这是怎么了,我老婆林轻语呢?她搬家了吗?”方天仇着急问道。

张奶奶叹了口气,说:“天仇啊,你还不知道吗,小语已经不在了,你进去的那一年,她难产,没熬过去。”

轰!!

方天仇的脑子中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人怔在原地。

不等他缓过神来,张奶奶下一句话更是让他精神恍然。

“唉,更可怜的是你们那孩子,一出生就没吃过一口奶,都是她外婆用狗奶喂活的。”

“后来她外婆也病死了,这孩子只能今天去王家讨一碗饭吃,明天又到刘家讨一口水喝,出生到现在就没吃过一顿饱饭,真是作孽呀!”

张奶奶说着,拿起帕子揉了揉湿润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

方天仇心都在滴血!

老婆死了,自己的孩子还过着这种食不果腹的日子。

他枉为人夫,更枉为人父。

“孩......孩子在哪!”方天仇哽咽道。

张奶奶啜泣了一声,连忙收了收,指着前方说道:“今早我看到她在巷子口卖花,你快去吧,你回来了,这孩子也算有条活路了......”

没等张奶奶把话说完,方天仇就往那个方向跑去了。

他的身体一直在颤抖,他一刻都等不及要见到那个孩子。

还没到巷子口,就听见前面传来刺耳的叫骂声。

“谁让你在我家门口卖花的,有妈生没妈养的野种,快滚!”

一个穿着小貂的凶狠胖女人,一巴掌就把一个小女孩手里的花篮打翻在地,然后几脚跺在那些花上,踩得稀碎。

“啊!不要,我不是故意的,求你别踩我的花......”小女孩急忙趴在地上,伸手去摸散落一地的花,心里十分焦急。

“一个瞎子还学人家卖花?去死吧你!”

胖女人抬起脚,恶狠狠地往小女孩手上踩去。

“吼汪!”

突然,一个如狂雷一般的犬吠声传来,直接吓得胖女人一个哆嗦,踉跄得绊倒在地上。

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见一条通体雪白的大狗飞奔过去,挡在小女孩身前,一脸凶狠的瞪着她,仿佛只要她敢动一下,就会扑上去咬死她。

“妈呀,这么大的狗!吓死人了,是谁家的,赶紧拉走啊!”胖女人被吓得满脸煞白,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半人高的雪獒带来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强了。

方天仇忍着满眼的酸涩,跑过来扶起小女孩,看到她干瘦的样子,还有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服,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的痛。

“你摔伤没有?”

方天仇无比痛心地将小女孩搀扶起来,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谢谢叔叔,我......我没事。”小女孩怯生生地说道。

“你......”方天仇顿了顿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可可。”

方天仇心头猛然一颤!

方可可,她也姓方!

其实当方天仇看到小女孩的脸时,泪水已经本能的浸润了双眼,因为她和小语长得太像了。

“叔叔,你怎么了?你好像哭了?”方可可伸手摸了摸方天仇脸上的泪水。

方天仇握住方可可的小手,激动的说:“没、没有,我没哭,我只是看到你太高兴了。”

“你认识我吗?”

“可可,我是你爸爸......的好朋友!”

方天仇的话说到一半,又改了口。

六年的缺失,他现在还没勇气来和女儿相认。

“爸爸的朋友?”

方可可半信半疑。

爸爸这个词对于她是那么的陌生。

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再次响起。

“喂!你们别在那里演苦情戏了,老娘被你的狗吓了一跳,你得赔我的精神损失费!”胖女人大吼道。

刚刚她听到方天仇和方可可的对话,已经听明白了什么,原来是这个野种的家人来了,她又壮起胆子站了起来。

方天仇眉头皱了皱,轻咳了一声,雪獒顿时嘶吼着用力扑倒了胖女人,狠狠地将她踩在地上,暴戾的目眦死死瞪着她。

“妈呀!救命啊!快救命啊!”

女人挣扎着,可越挣扎,雪獒的力气越大,爪子都嵌入到她的肉里,疼得她龇牙咧嘴,哀嚎不已。

方天仇冷冷地瞥了一眼胖女人,一脸冰冷地说道:“闭上你的臭嘴,你要是再敢放一个屁,我就让它把你撕碎!”

丢下这句话,方天仇抱起方可可就离开了。

来到不远处的一家饭店里,方天仇柔声说道:“可可,饿了吧,你想吃什么?”

方可可咽了咽口水,弱弱地说道:“叔叔,可可能不能要一个包子?”

“你喜欢吃肉包子吗?”方天仇笑道。

“不不不,可可不爱吃肉的,可可只要有包子皮,馒头就可以了,叔叔,可可吃的很少的。”

方可可连忙摆手,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令人心痛。

方天仇的笑容凝固了,心头一阵发酸,他深吸了一口气把老板叫了过来,让他把店里的好菜全都上上来。

很快,桌上上了一桌子的菜。

方天仇给女儿盛了一大碗米饭,但方可可半天都没有动手。

“可可,吃饭呀。”方天仇将筷子放在方可可的手上。

“叔叔,可可不......不会用筷子......”方可可抵着头,用细如蚊蝇一般的声音说道。

方天仇心中一阵刺痛,他这才意识到,面前的女儿已经六岁了,都没有人教过她用筷子。

“那叔叔来喂你!”

他端起碗,小心翼翼地一筷子一筷子地喂女儿吃饭。

尽管她很饿,但依然是细嚼慢咽的吞下去,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不管方天仇喂她吃什么,她都会咽下去......

她太乖了,乖得让人有些心疼。

不知不觉中,方天的眼眶湿润了,两行清泪悄然划过脸颊。

这六年的缺失,他亏欠女儿太多太多了。

过了好一会,方天仇才回过神来,看着女儿空洞的眼眸,强忍着心中的情绪,问道:“可可,你的眼睛一点也看不见吗?”

方可可点点头,说:“看不见,但是可可耳朵可好了,可可还会唱歌,可可会打扫卫生,可可虽然看不见,但是也能做很多事的。”

方天仇沉默了。

一个瞎眼的六岁女孩,独自生活着。

这日子,他无法想象,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自责。

若是自己早点出来,那该多好?

可事已至此,过去的事他无法改变,那就只能在未来,十倍、百倍地赔偿女儿!!

“可可,你过来,叔叔给你看看。”

方天仇让可可靠近,检查了一下她的眼睛。

下一秒!

他的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因为他发现,可可的眼睛失明,竟是人为的!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丧心病狂,居然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毒毒瞎她眼睛?!

该死!!

一股滔天的煞气瞬间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令方圆五百米之内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身边的雪獒都低吼了起来。

“叔叔,叔叔你怎么了?”

可可的声音,宛如清风一般拂过方天仇的心田,瞬间让他身上的煞气烟消云散。

“我没事。”

方天仇柔声说道,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吓到了可可。

就在这时,饭店外传来了一阵喧嚣声,接着只见五个混混模样的青年冲进饭店,气势汹汹地朝方天仇这一桌走来。

“就是你把我外甥女拐走了?”

一个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手里盘着金刚的男人,无比嚣张地走了过来。

方可可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打了个寒噤,急忙躲到了方天仇的身后。

感受到身后轻轻颤抖的小手,方天仇又是一阵心痛,抬眼看向来人,瞳孔微微缩了缩。

这人他认识,就是他老婆的亲弟弟,女儿的舅舅——林斌!

方天仇双眼冰冷地看着林斌,当年他对这个小舅子可不差,他的房子车子都是他和林轻语供的。

那时候,他一口一个姐夫,叫得不知道多亲切。

可现在看来……

方天仇阴沉着脸道:“林斌,你不认识我了吗?”

林斌刚准备骂什么玩意,然后仔细一看方天仇的脸,顿时一惊:“是你!你不是在坐牢吗!你是怎么出来的?”

“刑满释放。”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整个饭店的氛围都变得怪异起来。

林斌算算时间,好像是差不多了,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方天仇,脸上的吃惊缓缓转遍成了轻蔑的样子。

“哼,你还有脸回来?我警告你,最好离我外甥女远点,不然我要你好看。”

“你还知道她是你外甥女?”方天仇轻笑一声,站起来走到林斌面前,双眸冰冷地说道:“我问你,为什么你活得人模狗样的,而可可却连口饭都吃不上?”

林斌一脸窘迫,嘴硬道:“你胡说什么,林轻语都不要她,我凭什么帮你们养?”

吼!

雪獒冲出来昂首一声怒吼,林斌吓得一屁股直接坐倒在地上。

“小孩子还在这呢,咱们出去说,我正好还有些事想问你。”方天仇推着林斌就往饭店外面走。

林斌被推出饭店,跟着他来的四个混混看得一头雾水。

林斌觉得很没面子,指着方天仇就骂道:“你还以为你是我姐夫呢?我呸!你最好马上离开方可可,要不然后果你承受不起!”

方天仇笑了,如今这世上,还有他承受不起的后果吗?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不然我的怒火你也承受不起。”方天仇一脸冰冷地道。

“哟呵,还装上比了!”

不仅林斌气笑了,他身边那四个混混,也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纷纷嗤笑了起来。

“我问你,可可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方天仇眼神冰冷。

林斌被看得心里发寒,还是撑着脸面嘴硬道:“老子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

“你会知道的。”

方天仇走向林斌,林斌下意识的往后退,四个混混察觉不对也上来挡在林斌前面。

“小子,别以为坐过几天牢,就觉得自己挺牛比的,哥几个谁还没进去过,带着你的狗马上滚蛋,否则老子弄死你!”

四个混混摩拳擦掌,有人甚至抽出了小刀。

但方天仇仿佛没看到一样,迅速向前几步,伸手穿过四人将林斌拎小鸡似的拎了过来。

等混混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雪獒已经朝他们扑了上来,锋利的爪牙瞬间让几人皮开肉绽。

场面顿时血腥无比,只听几个混混像丢了魂似的惨叫着。

雪獒一脚踩着一个混混,发出深沉的嘶吼,恐怖的威慑力,让那些混混亡魂皆冒,再不敢妄动一下。

林斌看到这场面,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两只脚在剧烈的颤抖。

“现在,你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方天仇面无表情,嘴角却勾起了一抹,令人头皮发麻冷笑。

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执掌人性命的死神!

林斌连忙点头,他哪还敢惹这个煞星,捣蒜一般地点头道:“能……能,姐夫,您尽管问!”

“可可的眼睛是怎么瞎的?”方天仇再次开口,声音无比清冷。

林斌为难地摇头道:“姐夫,这事我是真不清楚啊,就是有一天我姐突然派人带走了可可,送回来的时候她眼睛就这样了,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你说什么?”

方天仇猛地掐住林斌的脖子,皱眉道:“你姐不是生可可的时候难产死了吗?怎么复活的?”

林斌一张脸变得酱红色,努力挣扎着说道:“没……没死……难产去世是个幌子,她没死……”

“什么意思?”

方天仇松开了手,林斌获得了喘气的机会,顿时大口大口地喘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你也知道,她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你进去那年,她亲生父母找到了她,据说那家人挺有钱的。”

“几天之后,她突然留下一封信就不辞而别了,信里面大致就是说她回去认祖归宗了,爸、妈、可可她都不要了……”

“什么?”

方天仇一声冷喝,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森冷寒意。

林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接着颤颤巍巍地说道:“后……后来,她就一直没回来,电话也联系不上,我妈一气之下,就对外宣称林轻语难产死了……”

方天仇越听越心惊,也越听越疑惑。

不!

这不是他认识的小语,小语怎么可能这么绝情?

“姐夫,我说的都是实话,这女人都是薄情寡义的,为了荣华富贵孩子老娘算个屁,你也别伤心,天下女人多的是……”

“闭嘴!”

方天仇抬手就给了林斌一个嘴巴子,歇斯底里地嘶吼道:“那你呢,你活得人五人六的,怎么让你外甥女在街头要饭、卖花?”

“她才六岁,六岁啊,你知不知道?!”

“我……我……我也是没办法,我外面欠了一屁股债,他们就是讨债的,成天跟着我,生怕我跑了……我是真的自身都难保……”

林斌哭丧着脸,指着被雪獒踩在脚下的四个混混。

“够了,林轻语现在在哪?”

方天仇打断林斌,浑身的煞气几乎要喷涌而出。

“在金边湖别墅区,金家!”

“滚。”

方天仇转身折回了饭店,雪獒嘶吼一声也跟在后面走了进去,林斌和那几个混混如释重负,赶紧跑了。

林斌的话方天仇不会全信,但林轻语还活着这却是事实。

女儿受苦受饿,她却不管不顾。

不可饶恕!

方天仇难以压抑内心的怒火,转身回到饭桌旁。

此时,可可孤零零地坐在哪儿,小脸上写满了担忧。桌子上,除了给她面前的那碗饭,其他的菜一口都没有动。

方天仇强忍着心中怒火,柔声说道:“可可,别害怕,坏人都被叔叔赶走了,已经没事了,咱们继续吃饭。”

方可可点点头,紧绷的小脸明显放松了很多,方天仇端起饭碗一脸温柔的继续给她喂饭。

“可可,吃饱饭,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方天仇说道。

“不,不要,我不要……”

听到妈妈这个词,可可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身子开始哆嗦了起来,然后跳下椅子就要跑,连腿撞伤了也浑然不顾。

方天仇被可可突然的反应给吓了一跳,连忙抱住她轻声安慰道:“可可别怕,别怕,不管怎么样,有叔叔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拍着可可的肩膀,心中却是在滴血。

在方天仇的安抚下,可可缓缓安静下来。

等方天仇低头看去时,她已经疲惫地在他怀中睡去,两只小手始终紧紧攥着他的衣服,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显得那么的无助而可怜。

林轻语!

你到底对可可做了什么?


一想到林轻语对可可的伤害,方天仇心中就涌起了一股挠心挠肺的燥意。

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思索了良久,方天仇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铃声刚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通了。

“天仇哥!是你吗,你终于出来了?!”

听筒那头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

“是的,还记得你在里面答应过我什么吗?”方天仇冷冷开口。

“记得,当然记得!”

“好,我要你帮我做几件事。”

……

与此同时,一家地下拳击内。

四个满身绷带的男人,低着头站在一个中年男人面前。

“废物!四个大男人居然被一只狗搞得这么狼狈?你们是吃屎长大的吗!”中年男人身边的心腹指着四人臭骂道。

“大飞哥,那狗真的很凶,力气大得不得了,比藏獒还要猛几倍!”一个混混哭丧着脸说道。

“什么品种比藏獒还凶?你忽悠我呢?”大飞哥一巴掌甩在那混混脸上,显然不信。

“我哪敢骗您,我从没见过那种狗,一身雪白的,站起来比人还高,叫声跟老虎似的!”说起那狗混混就心有余悸。

大飞哥还想抽他,中年男人却是对他的描述来了兴趣。

“雪獒?”中年男人忽然想到什么,立马揪起那混混的衣领子问道:“那男人叫什么名字?!”

混混吓了一跳,连忙回答:“听……听林斌叫他方天仇……”

听到这个名字,中年男人浑身一震,嘴里喃喃:“是他,是他出来了……”

“大哥,你怎么了,是谁呀?”大飞哥从来没见过大哥这么紧张过。

“不该问的别问,快,快去准备礼物,跟我一起去登门拜访!”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脸上的神情紧张而兴奋。

……

金边湖别墅区。

一个男人抱着一个熟睡的小女孩,缓缓地走到了大门口,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半人高的雪白大狗,看上去十分扎眼。

方天仇怜惜地看了怀中的可可一眼,迈步向林家别墅内走去。

他刚走到别墅门口,就听见咯吱一声,别墅大门打开,一个打扮得十分精致,衣着华丽的女人迈步走了出来。

是她!

林轻语!!

虽然心里早已有了准备,但当方天仇看到如此光鲜亮丽的林轻语之后,心底还是感到一阵刺痛。

林轻语也看到了方天仇,她身子微微一颤,脸上闪过一抹慌张,但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

正在这时,从屋内又走出来几个男女。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鄙夷地看了方天仇一眼,对林轻语道:“这是什么人?”

“不认识!”

林轻语冷冷开口,仿佛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

然而这三个字却好似尖刀一般,深深地扎进了方天仇的心中。尤其是她那冷漠的眼神,更让方天仇感到一阵心酸。

他无法想象,短短六年,林轻语就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

对自己、对女儿,竟然如此视而不见!!!

难道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还是说金钱,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方天仇刚想开口质问她两句,林轻语身边那个中年妇女,就一脸不耐烦地对其他人说道:“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将这两个丧门星给我赶出去!”

“今天可是轻语大喜的日子,不要被这些叫花子触了霉头!”

那些男男女女闻言,当即向方天仇父女围了上来。

“快走,快走开,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不快滚?”

“再不走,我们可叫保安了!”

……

方天仇没有理会众人,而是死死地盯着林轻语,一字一顿地道:“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我就想问你一下,你对可可下此毒手,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林轻语依旧一脸冷漠,说完扭头就走,似乎不愿意在这里多呆那么一分钟。

方天仇一步跨出,挡在了林轻语面前。

熟悉的面孔,但却让人感觉无比陌生。

“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方天仇沉声说道。

也就因为面前这人是林轻语,若是换了别人,此刻恐怕得跪在地上和他说话了。

林轻语眉头紧皱,她刚想开口,却只见对面迎面走来了一个年轻男子。

“你是什么人?她凭什么给你交代!”年轻男子一脸傲慢地看着方天仇,鼻孔都快要冲到天上去了。

说话间,他来到了林轻语的身边。

方天仇这才扭过头看向了那年轻男子,只一眼,他心中的怒火便如火山爆发一般,直接涌上了心头。

因为当年他之所以入狱,就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

“金辰!”

方天仇口中咬出两个字。

金辰、金熙这两兄弟的名字,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若不是他们,他何至于身陷囹圄?

若不是他们,他何至于与妻女分开六年之久?

若不是他们,他女儿何至于遭受这么多苦难?

他若回来,必找这二人报仇。

此刻金辰也认出了方天仇这张脸,神色微微惊慌,很快又恢复到了刚才的桀骜:“方天仇?你竟然出来了?”

听到方天仇这个名字,那中年美妇顿时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就是那个号犯呀?跑这来干什么?”

“真是晦气死了,快滚啊,别在这冲撞了我们家的大喜日子!”

“都给我闭嘴!你们若是吵醒了我女儿,我要你们的命!”方天仇低沉的声音,给众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方天仇,还想杀人呢?牢还没坐够是吧?”

金辰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今天来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轻语马上就要嫁给我哥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