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不嫁竹马

重生不嫁竹马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据说谢重楼入宫谢恩时,重带上了沈袖,还想让皇上为他们赐婚。拟旨时却让太后拦住,浩只说谢重楼毕竟不久前才与我退婚,这事还是缓一缓的好。

主角:谢重楼陆昭懿   更新:2023-01-06 13: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重楼陆昭懿的其他类型小说《重生不嫁竹马》,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据说谢重楼入宫谢恩时,重带上了沈袖,还想让皇上为他们赐婚。拟旨时却让太后拦住,浩只说谢重楼毕竟不久前才与我退婚,这事还是缓一缓的好。

《重生不嫁竹马》精彩片段

“你既然不想娶我,我此番行径,难道不是正合你的意?又来纠缠做什么?”

那天深夜,我推开窗棂,瞧见月光下,一袭玄衣的少年谢重楼翻过墙头。

他停在我窗前,咬牙切齿地问我:

“陆昭懿,谁说小爷不想娶你?”“十二岁那年你就说要嫁给我,你收了我的簪子,我的玉佩,我的琴,我不信你会变心,陆昭懿,我不会信的。”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回身去首饰匣子里,找出他送我的发簪和玉佩,递回去:

“还给你。至于那张琴,我明天会命人送到将军府中。”

谢重楼不肯接:“陆昭懿,你同我说过你的心意。”

我叹了口气:“可是,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或者说……你执意要与我退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沉默良久,我终于涩然开口:“我前几日,做了一个梦。”

谢重楼撑着床沿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嗯,什么梦?”

“我梦到……你移情沈袖,亲自来陆府退婚,我执意要嫁。后来你与沈袖出双入对,而我……”

说不下去了。

“退一步——陆昭懿,我从十二岁起就日日盼着娶你过门,现在你让我退一步,让我莫名其妙放弃?”

“我说了,那只是你的梦!我什么都没做过,你却因为一个梦就给我判了死刑,可曾想过是否对我公平?”

说到最后,他眼尾微微发红,嗓音里也裹挟了一丝轻微的颤抖。

我又何尝不知,这样的冷落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谢重楼来说,并不公平。

可那并不是梦,那是我亲身经历过的五年。

我靠着这一点荒唐又大胆的念头,勉力支撑着自己回到太傅府,一头扎进浩如烟海的藏书阁。

外面也有消息时不时传宫进府中。

据说谢重楼入宫谢恩时,重带上了沈袖,还想让皇上为他们赐婚。

拟旨时却让太后拦住,浩只说谢重楼毕竟不久前才与我退婚,这事还是缓一缓的好。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

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

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

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

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再睁眼时,我竟重生回退亲的一个月前。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我便主动入宫,向太后求了一道旨意:

“臣女与谢将军有缘无分,不如就此解除婚约,各觅良人。”

婚约解除,谢重楼原本该高兴才对,可他接了旨,却日日来陆家求见我。

我不堪其扰,让丫鬟小织带了句话给他:



“你既然不想娶我,我此番行径,难道不是正合你的意?又来纠缠做什么?”

那天深夜,我推开窗棂,瞧见月光下,一袭玄衣的少年谢重楼翻过墙头。

他停在我窗前,咬牙切齿地问我:

“陆昭懿,谁说小爷不想娶你?”

我与谢重楼的婚约,打娘胎里就定下了。

陆家是簪缨世家,谢家的殊荣,却是谢重楼的父亲提剑从战场上杀回来的。

我爹娘敬他骁勇又忠君,便在我还未出生时,为谢家许下了一门婚事。

正因如此,我与谢重楼自小就玩在一处。

他性子顽劣又桀骜,被谢伯父逮住抽鞭子是常有的事。

有一回新学了剑法,在我面前卖弄,却脱了力,剑尖从我脸颊划过,鲜血直流。

谢伯父罚他在冰天雪地里跪了半日,我前去求情,却被跪在地上的谢重楼扯住裙摆:

“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垂眸望着他,一贯肆意不羁的少年眼中满是悔意。

他抿了抿唇,抬手擦过我伤口,低声同我道歉:

“对不起,昭昭,是我学艺不精,却偏要卖弄。你等着,我日后要上战场,立战功,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赔罪。”

那一日大雪纷扬,他跪在雪里,墨发玄衣,和身后的茫茫白雪共同映出一张俊俏到极致的脸。

瞳仁漆黑,面色玉白,唇色极淡,眼尾却有一点殷红的泪痣,仿佛跳出画面、天地间最浓烈的一抹色彩。

那个画面,我记了很久。

他的承诺,一字一句,言犹在耳。

可转眼,我又想起上一世,他来退婚时,站在我面前,那副神情厌弃的模样:

“我与你从无半分情谊,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我倒不知道,你陆家的姑娘怎么就厚颜至此,莫非陆家世代书香,看的都是《厚黑学》?”

我不知道《厚黑学》是什么,却清楚地从他眼睛里知道——

谢重楼,他不再喜欢我了。

跪在雪地里同我道歉、策马跑遍京郊为我寻第一枝春海棠的少年,就此停在了那场大雪里,停在了我仿若幻梦的回忆里。

可我如今,连回忆也不想要了。

回过神,记忆里谢重楼那张神情厌恶的脸,与眼前傲然的少年渐渐重合。

我忽然心灰意冷,抬手就要关窗:“那又如何?谢重楼,我不想嫁了。”

他却横臂过来挡了我,目光灼灼:“为何?你移情旁人了吗?”

率先移情他人的罪魁祸首,竟先一步来质问我?



宫宴前一日,母亲专门来我房里询问:

「明日若是你不想去,我便禀明太后,说你染了风寒,卧病在床。」

她看我的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我摇摇头:「无事,我要去。」

自然要去,我怎么能让谢重楼看我笑话?

她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摸着我头发:

「你与重楼自幼一同长大,本以为该有些情分,但到底是我们考虑欠妥,不该那么早就定下婚约。」

「是我不好。」我吸了吸鼻子,「我知道,退婚一事,给陆家添了麻烦。」

母亲嗔怪道:「怎么能叫添麻烦?你的婚事,自然要顺着你的心意来。」

前世我坚持要与谢重楼成亲,放在皇上眼中,却是朝中文武两脉相互勾结,自然无法容忍。

我成亲后不久,陆家的势力就渐渐被架空,父亲身居高位,却是个闲职,再不掌半点实权。

至于谢家,却在谢重楼的钻营下,得以保全。

后来我越来越觉得他陌生,不止因为他从我爱我至深到厌我至深。

还因为,原本最厌恶这些朝堂钻营、一心要用赫赫战功为我挣诰命的谢重楼,竟不知何时,变成了他最厌恶的那副圆滑世故的模样。

第二日,我起得很早,精心打扮了很久,八幅云纹的石榴红褶裙,配了一整套珍珠红宝石的头面,清丽又华贵。

结果马车刚在宫门口停住,迎面便撞上了谢重楼。

他挑着眉梢,眼尾带笑:「知道今日要来见我,特意打扮得这么好看?」

自作多情!

我扯了扯唇角:

「谢将军多虑了,你我婚约已退,我今日盛装打扮,自然是为了在宫宴之上另觅良人。」

谢重楼脸色刹那一黑,咬牙道:「陆昭懿,你敢!」

我们说话间,身后又有一辆马车驶来。

原本我不以为意,直到那道再熟悉不过的悦耳女声响起:「多谢公公。」

仿佛被一枚长钉定在原地,我整个人都僵住。

面前的谢重楼敏锐地察觉到,皱了皱眉:「怎么了?」

我却顾不上回答他,只是咬着舌尖,缓缓转过头去。

而我身后几步之遥,那一袭紫衫白裙的女子,正是前世,谢重楼要休了我再娶的那位心上人。

仿佛察觉到我的注视,她也转过脸来,目光越过我落在我身后的谢重楼身上,眼神忽然微亮:「谢小将军!」



沉默良久,我终于涩然开口:「我前几日,做了一个梦。」

谢重楼撑着床沿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嗯,什么梦?」

「我梦到……你移情沈袖,亲自来陆府退婚。我执意要嫁,太后还是亲自为我们赐了婚。后来你与沈袖出双入对,而我……」

说不下去了。

那些场景纵然只在前世的记忆里,但穿越时光重新被想起时,依然有种模糊的痛感直击心头。

我颤抖着眼睫,不可抑制地想到那些被折磨的夜晚。

我在巨大的痛苦间颠沛流离时,谢重楼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在我耳畔响起,是全然嘲讽的语气:

「不是非要嫁过来吗?这么缺男人,这不就是你要的?」

「陆昭懿,你活该。」

忽然有股力道将我环住,回过神,我发现谢重楼伸手揽我入怀,用指尖分开我死死咬住嘴唇的牙齿,眼中有一闪而逝的心疼。

他郑重其事地说:「我永远不会那样对你。」

「昭昭,那只是梦,不要当真。」

他身上的气息、落在我发顶的力道、每一寸与我相触的肌理,都万分熟悉。

他不是前世那个对我极尽嘲讽的权臣谢重楼。

他是与我相伴十六载的谢小将军。

或许……前世那漫长的、令我身心俱疲的五年,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我累极了,倚在谢重楼怀里,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后面几日,许是喝过苏太医的药的缘故,我的身子明显有所好转。

也是在这个时候,春烟忽然来太傅府登门求见,说谢重楼邀我去京郊的演武场同游。

「你去回他,就说我不去。」

春烟一脸苦相地站在那里,拱手冲我讨饶:

「陆姑娘,您发发好心,就去看一眼吧。小将军说若是请不来您,就要扣小的半年月钱。」

他跟了谢重楼十年,一张嘴能说会道,自然知道怎么说能让我心软。

我到底是搁下笔,轻轻叹了口气:「罢了,走吧。」

马车行至演武场外,不等我起身,已经有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掀开车帘,接着露出谢重楼那张神采飞扬的脸:

「昭昭,我就知道你想来看我练剑。」

我正要下去,听到这话,哽了一下:「分明是你命春烟喊我来的。」

「嗯,干得不错。」

谢重楼满意地冲春烟点头,「给你加三个月月钱。」

春烟顿时喜笑颜开:「谢小将军赏赐!谢陆姑娘赏脸!」

我提着裙摆站在马车边沿,正要跳下去,谢重楼却直接勾着我的腰,猛地将我拉进他怀里。

「啊——」

一声惊呼,我下意识搂紧了他脖子,接着便看到他眼角眉梢飞扬的笑意。

「谢重楼!」我恼怒地叫了一声,「你……登徒子,放开我!」

他不仅没放手,反而将我搂得更紧了点:「陆昭懿,我可不是登徒子,我们定了亲的。」

「亲事已经退了。」

提到这件事,他明显不开心,冷哼一声:

「等着吧,小爷下个月就去禀明太后,求一道重新赐婚的旨意。」

炽烈的阳光,他额间的汗珠,眼尾的朱砂痣,身上的猎猎红衣,共同构成一幅色彩浓烈到极致的画面。

我就在他波光般的眼瞳里,微微恍惚了一瞬。

回过神来,却又觉得羞恼:「什么重新赐婚,谢重楼,我还没说要嫁给你呢!」

「陆昭懿。」

他忽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语气无比郑重。

我愣神了一下,就见他那张好看的脸凑过来,鼻尖几乎压着我鼻尖。

「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我微怔:「……什么赎罪?」

「为你梦中的谢重楼赎罪。」他仍然搂着我,目光比阳光更灼热,「我得让你知道,和谢重楼成婚后的日子,才不是那样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