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美飒妈咪虐爹地

美飒妈咪虐爹地

我家二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六年前,恶人的算计让顾繁星莫名成了杀人凶手,一夜之间,她落了个一无所有的凄凉下场。六年后,女人身披无数神秘马甲低调归来,此次归来,她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夺回本就属于她的一切。可谁知她刚刚出现,某男就立马坐不住了……

主角:顾繁星,秦御霆   更新:2022-07-15 23: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繁星,秦御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美飒妈咪虐爹地》,由网络作家“我家二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六年前,恶人的算计让顾繁星莫名成了杀人凶手,一夜之间,她落了个一无所有的凄凉下场。六年后,女人身披无数神秘马甲低调归来,此次归来,她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夺回本就属于她的一切。可谁知她刚刚出现,某男就立马坐不住了……

《美飒妈咪虐爹地》精彩片段

“顾繁星!你这个杀人凶手!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

一身黑色西装满面肃杀的秦御霆,毫不留情的将她推了出去。

顾繁星一个不慎,肚子重重磕落在地,那铺天盖地的痛意,让她浑身痉挛,痛哭出声!

地上,渐渐有刺目的鲜血渗出来。

可她仍旧忍着剧痛抬起猩红的眼,凄苦的冷笑:“秦御霆,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信……背叛秦家,害死爷爷的人不是我。”

“不是你?!我们秦家哪里亏待你了?!把秦家少奶奶的位置给你还不够吗?你却贩卖秦氏机密,让秦氏陷入危机,就因为爷爷发现了你的秘密,你就心狠手辣的将他灭口!”

顾繁星摇头,“不,不是我,是顾安柔!”

秦御霆怒不可遏,阴沉着俊脸居高临下睥睨着她,“顾繁星,你还敢把脏水泼到安柔她身上!她已经被你害得那么惨,你还想怎么样?!”

想到这个女人的一次次的算计和不知悔改,想到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的一次次的心软纵容!

秦御霆漆黑的瞳孔汹涌着戾色,直接将离婚协议书狠狠地摔在她脸上。

“离婚协议书签了!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那离婚协议书,像一把尖锐的刀,狠狠地插在她的心口。

顾繁星浑身冰冷,如坠地狱。

她拼命地摇头拒绝,“不……我不离婚……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

她不能离婚,她不能让她的孩子背负着罪恶出生。

秦御霆一把甩开她,“我警告你,别拿孩子威胁我!若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留着你的命?”

他这辈子最恨被人威胁!

可偏偏被眼前这个女人威胁了一次又一次!

“来人,报警!”

秦御霆汹涌着戾气的眉眼,转身离开别墅,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顾繁星不死心,不信他这么绝情,还想追上去。

可却发现,他已经上了车,车上坐着的还有像秦家女主人般洋洋得意望着她的顾安柔。

她的双胞胎姐姐,顾安柔,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顾繁星恨不得扑上去,将她生吞活剥!

可是警车鸣笛,呼啸而至。

“顾小姐,秦先生控告你故意杀人,倒卖公司机密,现在证据确凿,我们必须逮捕你!”

警察按着她把她往警车上拖,她踉跄着跌倒在地,被恨意撕裂了心肺,只能眼睁睁的望着秦御霆和顾安柔开车离去。

顾繁星剧烈的挣扎,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秦御霆离开的方向,崩溃着嘶吼。

“秦御霆!你永远都只信她,不信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如果我的孩子有任何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顾繁星猩红的双眸死死剜着顾安柔,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顾安柔!我会让你不得好死,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血水混合着雨水在她被拖拽过的地方留下一抹血痕……她凄厉的声音,像索命的鬼,回荡在狂风暴雨里。

秦御霆开着车,依稀能够从后视镜里看到顾繁星狼狈绝望的身影。

耳边回荡着那哭泣的声音,那一声声绝望的控诉,像是砸进了他的心里。

可错的明明是她,他为什么要心软?!

……

五年后。

帝都北山墓园。

冷寂萧索,寒风呼啸。

低调奢华的秦家公墓面前,顾繁星一身黑衣,弯下纤细腰肢将手中的百合放在墓碑前,“对不起爷爷,这么久才回来看您。”

素白的纤指摘下墨镜,露出她未施粉黛的一张脸,小巧的琼鼻和嫣红的唇,柔软的发丝被她简单的拢在脑后,即便最简单肃穆的装扮又身处墓园,那优雅高贵的气质和清冷艳丽的容貌,也足够抓人眼球。

五年了,她终于遵守誓言回来了。

她知道,是爷爷在天之灵保佑着她,才让她在五年前遇到那位神秘好心人。

当初她被栽赃陷害倒卖秦氏机密,害死秦家老爷子,身败名裂,声名狼藉,成为整个帝都人人唾弃的罪人。

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夜,她大出血产下三宝,大儿子一出生就被秦御霆派人抱走,万幸遇到那位神秘人,帮她隐瞒了另外两个孩子的存在,帮她假死脱身,她才能偷的这五年时光,活到现在。

她静静望着墓碑上爷爷慈祥的脸,云淡风轻的笑了。

“听说……他们快要结婚了!”

眼底冰冷,瞬间如寒光利剑!

“您放心,有我在,顾安柔这个真正背叛秦家,害死您的杀人凶手,这辈子都别想踏进秦家的门!”


秦家的一切,顾家的一切,她都不稀罕!

但是当初她就说过,只要她活着,就会回来,就会让顾安柔,不得好死!

她不会让背叛秦家害死爷爷的凶手,逍遥法外。

更不会白白背负骂名和冤屈,任由那群伤害过她的人,吃着她的人血馒头嚣张自在。

就在此时,身后的助理裴安毕恭毕敬的提醒她,“顾小姐,秦少的车已经抵达山下,咱们该走了。”

顾繁星冰冷的眼底划过流光,重新戴上墨镜,“爷爷,我先走了,下次再来看您!”

下一次,就是顾安柔的祭日!

话落,她踩着高跟鞋,一步步向山下走去,“慈善晚宴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顾安柔加入了全球慈善宴会禁入名单!她不是以秦家老爷子的名义做了那么多慈善,还拥有着帝国慈善公主的美名吗?如今却连宴会的门都进不去,露出原型,看她还怎么有脸嫁进秦家!”

顾繁星满意点头,“干得漂亮,注意看好顾兜兜,别让他回国捣乱。”

兜兜是她的儿子,胡天胡地唯恐天下不乱的混世小魔王。

“是,顾小姐。”

他们一路下山,殊不知,冤家路窄,竟然在半山腰遇上遇见秦御霆一行。

黑衣保镖簇拥下,秦御霆高大俊挺的身姿猝不及防映入眼帘,他一身黑衣,深邃的狭眸如暗夜鹰隼般犀利,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高高在上的睥睨感,像发号施令的王。

五年不见,他比当初更加成熟矜贵,不可冒犯。

秦家也早已经在他的带领下从危机中迅速解脱出来,甚至短短五年便以雷霆之势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市值翻了几十倍,秦家早已成为真正的百年豪门,商业帝国。

他的身后半步距离,跟着同样五年不见的顾安柔!

顾安柔一身高奢定制的限量版黑裙,打扮的格外明艳,满脸悲伤小鸟依人的跟在秦御霆身后,看来这五年,顾安柔过的不错。

顾繁星目不斜视的同他们擦身而过,看都没有多看秦御霆一眼。

可眼底的森森寒光却透过墨镜迸射出来,狠狠地剜过顾安柔的脸。

冷冷的笑了。

此时此刻,顾安柔的心里正无比畅快的幻想着嫁进秦家的好日子!

因为她今天,又把秦晏那个小野种送上了西天,在顾繁星和那老不死的祭日里,想想都畅快。

可是同顾繁星擦肩而过的瞬间,她却感受到强烈的危机感!

因为她从没见过气质如此清冷绝艳的女人,于是忍不住嫉妒的多看了两眼,心里隐约不安,可却不知这不安从何而来。

直到来到秦老爷子的墓碑前,看到墓碑前躺着的那把新鲜的百合花。

秦御霆高大挺拔的身躯临风而立,望着那把百合花,眉心蹙起,“谁来过?!”

顾安柔一瞬便想到了刚刚那个神神秘秘的女人。

可再回头,那女人的身影却早已不见。

那女人跟秦家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来祭拜这老东西?!

不,应该是她想多了,挡她路的人都已经死了,只能躺在地狱里仰望我,根本威胁不了她。

就在此时,龙江发现了不对劲。

他紧张的环视一圈,发现一同前来的小少爷不见了,于是赶紧汇报,“少爷,小少爷好像不见了。”

闻言,秦御霆的脚步倏然顿住,脸色如北极寒冰般扫过众人,“怎么回事?!”

“刚刚,刚刚明明还跟我们在一起的。都怪属下,是属下无能……”

顾安柔当然知道那小野种现在哪儿,她却流露出担心的表情,像是才发现小家伙不见,又慌又急眼眶都红了。

她装模作样的开始四处寻找:“刚刚明明还在这儿,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秦御霆幽冷着嗓音低沉命令,“还不快去找!”

“是。”

……

顾繁星下山后,冰冷的眸光回头看了一眼。

她没想到,秦御霆会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带着顾安柔这个杀人凶手来祭拜爷爷!

看来没有她的日子里,顾安柔过的太过逍遥自在,竟敢有胆量打扰爷爷的清净!

只不过,顾安柔也只能笑到今天了!

她会等着顾安柔,哭着亲自跪在她的面前求饶!

刚要上车,倏然听到微弱的求救声。

“呜呜呜,救……”

顾繁星锐利的眸光扫过去,一眼便看到墓园山脚下,躺着个遍体鳞伤的小男孩。

她神色一凛,当机立断,“去救人!”

裴安蹭的一声窜出去,很快便抱着孩子返回,“老大,这孩子像是失足坠崖!”

闻言,顾繁星赶紧安排裴安将孩子放到车后座,她上车亲自为孩子做检查。

小男孩满脸是血已经看不清原本的容貌,黑色小西装上也全都是血迹,他气息微弱,痛苦的冷汗已经浸湿额头,早已经一动都不敢动。

这小家伙伤得很重,全身多处骨折,软组织挫伤,如若不是下坠过程中得到树枝缓冲,怕是已经没命了。

幸好,内脏没有损伤,也幸好,这小家伙福大命大,又遇到了她。

可即便浑身都是钻心的疼,他也控制不住露出惊恐的表情,死死揪着顾繁星不松手,“怕……救我,妈咪……”

那一声楚楚可怜脆弱的恐惧,让顾繁星的心,瞬间碎了。

顾繁星当机立断,“马上联系孟凡,去医院!”

“是!”

只是小家伙身上没有任何身份信息。

她的声音极尽温柔,生怕一不小心弄疼了他,“乖宝宝,别怕,告诉阿姨,妈妈在哪儿?知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

秦晏奄奄一息,根本说不出话来,可那满是血迹的小手却死死揪紧她的衣服,倔强的忍着疼一声不吭。

那双小兽般的眼睛,泪眼汪汪,眼泪吧嗒吧嗒掉落下来。

不知为何,顾繁星的心莫名钻心的疼,她将小家伙抱在怀里,“乖,别怕,阿姨要先送你去医院,晚点再帮你找妈咪……”

“不要睡,乖!睁开眼睛,保持清醒!”

抵达医院,小家伙直接被送进了手术室,索性脱离了危险。

顾繁星守在病房,一直未曾离开。

这小家伙跟她的孩子们一般大,总让她莫名心疼。

看到他,就让她想起自己那被秦御霆带走的孩子,不用想都知道,有顾安柔在,她的孩子一定过的也不好。

“顾小姐?”

突然,有人喊她。

顾繁星倏然回神,裴安前来汇报情况,欲言又止,“顾小姐,小少爷……又……又跑了!”

顾繁星抬一下眼皮,“跑哪去了?!”

“跟着我们回国了!但是定位到帝国境内就跟丢了,他说让您别担心,他不会干坏事,就想回来找爹地!等他找到爹地帮您出了气,就……就会乖乖回去!”

找爹地?!

顾繁星绝不允许秦御霆知道兜兜和兮兮的存在。

更不可能让这小家伙陷入危险的境地!

“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

臭小子,皮痒了!

她要亲自把这臭小子送回去,顾繁星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坐在沙发里,打开身前的超薄电脑,开始搜索那臭小子的踪迹!

……


此时此刻,机场大堂。

顾兜兜小朋友戴着鸭舌帽,口罩遮面全副武装,鬼鬼祟祟的生怕被老妈的人认出来!

啊啊啊!

不要再追他了!

从踏入帝都领土到现在,他已经扔掉了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被十几波人追踪过了,他已经无处可躲了!

不行,他要想办法把老妈的人甩了,不然哪有精力去找那抛妻弃子的人渣?

倏然,小家伙被一道广播声,夺去了注意力,乌溜溜的大眼睛倏然亮了!

“下面播报一则帝都秦家寻人启事,今天是秦老爷子五年祭日,秦家小太子秦晏却在北山墓园走丢,至今下落不明。如有知情者,秦家千万奖金酬谢!”

下面,是一张秦家小太子的照片。

看到这儿,顾兜兜直接惊呆,这秦家小太子,怎么跟他长的一模一样?!

他,他们不会是亲兄弟吧?!也有可能是一个爹?!

想到这儿,顾兜兜赶紧去查秦家的信息,却只查到这小老弟的亲爹叫秦御霆,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秦御霆,不会就是他要找的那个抛妻弃子的大渣男吧?

既然这样,那他还等什么?!

潜入秦家,不但可以调查自己跟秦御霆的关系,还能躲避老妈的追踪,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顾兜兜邪恶的大眼睛望着寻人启事上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突然笑了!

对不住了小老弟,借你这张脸用一用!

不再犹豫,顾兜兜扒开了自己的口罩,扔掉鸭舌帽,大摇大摆的走向了服务台,软萌软萌的冲着前台小姐姐露出小虎牙。

“嗨护士姐姐,你看我跟广播里的秦家小太子像不像?!”

哈哈哈我就是秦家小太子!

快点抓我去领奖吧哈哈哈!

……

秦御霆派出去的人找了一天都没有消息,唯独在墓园停车场附近发现了不明血迹。

顾安柔娇柔的蜷缩着双腿坐在秦御霆身旁,一身黑色长裙包裹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白皙的锁骨微露,若隐若现,纤纤柳眉下的美眸泪眼汪汪,自责又担忧,“抱歉都是我的错!御霆,是我没有照顾好小晏!”

“他本来就身体不好,如果真的……”

顾安柔已经控制不住眼泪,压抑着呜咽出声,“如果小墨真的出事,我……”

秦御霆坐在沙发上,高大挺拔的身躯被沉重压抑的戾气笼罩,他抬手扯掉领带,破天荒的对顾安柔说了重话。

“别哭了!!”

顾安柔吓得瞬间禁声,还想解释,却看到秦御霆的助手龙江风风火火的进了门。

“少爷,有消息了!墓园周围的监控全都被破坏,但是还是被我们寻到了蛛丝马迹,这是停在墓园周边车辆的司机偶然拍到的,就是这个神秘女人,离开墓园时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她就是今天祭拜过老爷子,在老爷子的墓碑前放了一把百合花的女人!”

秦御霆瞬间起身,冰冷的眸光扫过去,“情况属实?!”

龙江禀报,“属实,这女人虽然身份神秘,但是我们还是在医院发现了她的车。小少爷受了重伤,现在正在第一人民医院!不过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

秦御霆浓眉紧蹙,沉声下令,“走!”

顾安柔心里慌乱,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真的吗?小晏怎么样了?御霆,我也想去医院看!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神秘女人?!那小野种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就算尸体没找到,但是怎么可能还活着?!

她想追出去,可秦御霆拔开长腿就走,根本不给顾安柔任何纠缠的机会。

……

病房里,电脑前,顾繁星没有追踪到顾兜兜,却发现了秦家发布的寻人启事。

但从捡到小家伙,这小家伙便是一脸伤看不清容貌。

还没一探究竟,病房里便冲进来一群不速之客!

她没想到,秦御霆来的这么快。

瞬间,病房里涌进来一群黑衣人,龙江直奔病床,看到床上小家伙满身是伤伤痕累累昏迷的模样,顿时满身杀气腾腾,“小少爷……”

要知道,秦家的小太子,虽然有自闭症从未开口说过话,可却是秦家的金疙瘩!

这个女人,竟然绑架小少爷,还把小少爷伤的那么重,怕是想死!

众人直接将她团团围住,主动为秦御霆开辟出一条道。

秦御霆一身黑色大衣拔腿而入,高大挺拔的身躯如同高山般巍峨,他英俊深刻的五官隐匿在黑暗里,宛若帝王般浑然天成的气势将她笼罩,那漆黑幽深的眼眸深不见底,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她吞噬。

他冰冷的薄唇,一字一句。

“就是你,伤了我儿子?!”

顾繁星脊背笔直,忍着脾气扫一眼这群不速之客,冷酷眯眸,“我没有!”

她一字一句,眸光里有火苗攒动!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顾繁星却毫不示弱。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懦弱无能的小可怜,更不怕被认出来。

因为这五年,她一直用化妆术伪装自己,根本没用真容示过人。

可秦御霆却分明看到病床上有一个还未醒来满身是伤的孩子,他的脸色瞬间阴鸷难看。

“不是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墓园祭拜老爷子;不是你?那他为什么好端端的会躺在病床上?!”

秦御霆眸中狠厉迸发,连同声音都暗沉的可怕,“敢伤我儿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墓园里的擦肩而过。

他不是没有印象,只是无关紧要的人,他从来不在意,却没想到这女人竟是有备而来!

顾繁星不顾他的威胁,不卑不亢的沉下脸,“不是我!”

秦御霆正准备行动!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雀跃的惊呼,有黑衣保镖抱着个孩子冲了进来!

“少爷!小少爷找到了!在这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