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真的是鉴宝大师

我真的是鉴宝大师

生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云的父亲阴沟里翻船,被人举报被抓,名下资产全部被冻结。这个节骨眼上,他的母亲又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走投无路的秦云走在大街上,结果被美女司机撞了。再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觉醒了系统,从此,天下万物,只需一眼,便在他心。且看他如何凭借强大系统逆袭人生,救父亲出狱,给母亲治病,纵横都市,所向披靡。

主角:秦云,苏韵影   更新:2022-07-15 23: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云,苏韵影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真的是鉴宝大师》,由网络作家“生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云的父亲阴沟里翻船,被人举报被抓,名下资产全部被冻结。这个节骨眼上,他的母亲又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走投无路的秦云走在大街上,结果被美女司机撞了。再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觉醒了系统,从此,天下万物,只需一眼,便在他心。且看他如何凭借强大系统逆袭人生,救父亲出狱,给母亲治病,纵横都市,所向披靡。

《我真的是鉴宝大师》精彩片段

“手术需要八十万,三天之内没有准备好,就只能准备后事了。”

听着电话中医生的冰冷话语,秦云无力地握紧手机,靠着墙根缓缓倒了下去。

一个月之前,他爸秦啸阴沟里翻了船,本以为收到的是大开门的老货,没想到却是一批仿货,前脚刚卖出去古玩,后脚就被人举报,不仅人被抓走,资产也全部被冻结。

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母亲又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

这些天,他已经把他家的亲戚全都走了个遍,可那些亲戚一听说是借钱,全部都变了脸色。

七拼八凑,最后也不过是寥寥数万。

“终究是人走茶凉。”

秦云苦笑一声,当初他家有钱的时候,这些亲戚,哪个不是亲热无比。

来借钱的,找工作的,开店的,几乎要把他家门槛踏破。

可他家一出事,全都把他当成了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思来想后,他还是决定去找他的大伯。

当初大伯哭着求着让资助一笔钱开店,现在就算不借钱,也该把当初资助的钱还回来吧。

很快,他就来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铺子之中,门口木匾上刻着三个大字:“通古阁”。

此时,店里面正坐着一个胖子,身穿一件墨色唐装,手里正盘着两个磨得发亮的核桃,看到秦云走进来,眼睛一撇,继续和面前的客人聊天。

他正是秦云的大伯,秦通海。

“兄弟,这件东西你可是捡到宝了,这可是明代的珐琅鼻烟壶,你看看这质地,没有几百年功夫,能有这般鲜活?”

秦云看了一眼就摇摇头,这物件,火光刺眼,釉色虚浮,哪里是什么明代的东西?

那客人被秦通海这一顿忽悠,脸上仍旧是有些犹豫:“老板,这东西怎么看,都像是现代的物件,该不会是个赝品吧?”

听到这话,秦通海立马变了脸色:“兄弟,我秦通海开的店,一个‘信’字当头,这物件不买可以,但是你不能凭空污蔑人!”

说着,故意怒气冲冲地就要把鼻烟壶抢回来。

客人一愣,下意识把鼻烟壶握紧,又细细把玩了片刻,开口说道:“老板,这东西我买了,你开个价吧。”

秦通海神色一喜,伸出两根粗短的手指。

“两千?”

客人拿出手机,准备付款。

“两万!”

“你说什么?!”客人徒然睁大了眼睛:“你想钱想疯了吧,这一个鼻烟壶,你和我要两万?”

说完,直接把手机塞回了口袋,转头直接出了门。

“诶,兄弟,两万不行,我再降点,你别走啊......”

秦通海见状慌了神,赶忙追了出去。

那老板却是头也不回地坐进了奔驰之中,只是狠狠吐出两个字:“奸商!”

过了一会儿,秦通海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水,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果然是越有钱越抠门......”

看到秦通海得了空,秦云这才上前一步,开口道:“大伯,我妈突然得了重病,现在需要点钱做手术,你看......”

秦通海脸色一沉,开口道:“秦云,你家好歹之前也是做生意的,知道财运亨通的道理吧?我这一单也没成,你就让我散财?”

“等我做成一单生意,再说这件事。”

秦云只能无奈点头。

一整天,店里的客人倒是不少,但因为秦通海的贪心,再加上店里没多少正经物件,最后生意都是作罢。

秦云心里越来越着急。

在这里耽误越久,母亲的时间就越少,危险也就越多。

“大伯,我妈的病不能再拖了,实在不行,你先给我点钱,我......”

“诶,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油盐不进呢?别看人多,却是一单也成不了,大伯的钱,都压在货上面了。”

说着,秦通海从桌子地下掏出三千,放到了桌上。

“这也是大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全给你了。”

秦云看着桌上那三千块,眼眶里都是喷出火来。

他猛地站起身,开口道:“大伯,当初你开这店,启动资金全是我爸垫的,现在你也该还点吧?”

秦通海却是悠闲地吹了吹茶水,不急不忙地道:“咱们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当初是你爸捐助我的,可没提什么还钱。”

“算了,就当我发发善心,再给你拿两千块,你拿走吧。”

说着,又甩到了桌上两千块。

秦云咬牙切齿地看着秦通海,心中一阵悲凉。

当初他爸垫资,拉拢人脉,介绍客户,甚至可以说,秦通海什么都没有做,就得了现在这个店!

“大伯,你这样说话,对得起我爸吗?!”

“要是没有我爸,你现在还在喝西北风!”

这话说的没错,当时秦通海游手好闲,全靠他爸才有现在的风光。

“砰!”

秦通海猛地把茶杯扔在地上:“靠你家?呵呵,你当你爸是什么救世主?我有现在,全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

“这三千块,我也是念在你我是亲人的份上,既然你这样说话,一分没有!”

“现在给我滚出去!”

说着,就站起来将秦云赶了出去,随后还关上了大门。

屋外,秦云气得满脸通红,他拼命地敲着大伯的门,但里面却已经彻底没有了声音。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直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秦云这才放弃,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满脑子想得都是该如何筹钱,

“小心!”

秦云扭头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朝着他疾驰而来,喇叭声震耳欲聋!

他飞快地朝旁边一闪,但是已经晚了,眼前一黑,身体像是断线的风筝,重重地朝着后面飞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身处在病房之中,入眼是一个极其精致的脸蛋,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此刻正有些担心地看向自己。

而当他目光下移的时候,差点没惊地从病床上跳起来。

在女子的旁边,竟然凭空出现了一行文字!

【27年女子,状态:保存完好,价值:400000000!】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出了车祸,把自己撞傻了?

秦云的眼神之中满是震惊。

他赶忙闭上眼睛,心中暗暗祈祷,等自己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文字就会消失。

但当他再次偷偷眼,那诡异的文字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明晰!

目光看向病床,文字赫然显现【铁板床,价值:200!】

头上吊着的输液瓶,旁边标注着【葡萄糖溶液,价值:20!】

【大理石地板,尺寸:300x300mm。价值:10!】

【棉纺织布料,价值:100!】

......

看着面前不断变换的文字,秦云明白了。

他竟然觉醒了异能!

只要目光看向某一件物品,旁边就会显示出这件物品的具体信息以及所具有的价值!

秦云心中震惊无比。

他马上扭动身体,就想要坐起来查看这些东西的价格,如果准确,就证明觉醒的异能,十足逆天!

然而,他这一挣扎,立马感觉到左臂上有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

与此同时,一道如同黄莺出谷的声音响起:“不要着急,你还没有恢复。”

抬头一看,正是默默注视着他的那一名美女。

秦云有些着急,指着葡萄糖吊瓶,急切问道:“这个葡萄糖多少钱?”

女子楞了一下,再一想之前秦云穿着破衣烂衫,心中了然。

原来他是害怕治疗太贵,所以才如此惶急。

于是轻声开口道:“是我开车不小心撞了你,你在医院中的所有治疗费用,我苏韵影全包了,不必在意价格。”

秦云心中顿时一阵无语,我只是想看看验证一下异能是否准确......

继续抬着右手,坚决地指向吊瓶。

苏韵影无奈摇头,只得探起身子,看了眼价格,说道:“20。”

秦云心中,立马一阵激动。这项异能,果然逆天!

有了这份眼力,还愁没钱给他母亲治病?

他顿时兴奋无比,目光不自觉地往下一瞟,立马面红耳赤。

【苏韵影,上下尺寸:172,横向尺寸:胸围:92,腰围:56,臀围:82】

秦云咳嗽两声,想要掩饰尴尬。

不过这尺寸,着实是傲人……

“你没事吧?我给你叫医生。”

苏韵影却以为他身体不舒服,立马俯下身子,按下了病床上的呼叫按钮。

这一下,差点没挨到秦云的脸上。

噗......

秦云的鼻子里面有些发痒,一缕鲜血差点流出。

很快,医生就来到病房,观察了一下秦云的身体状态,说道:“真是命大,被车撞出去那么远,竟然只受到了一些皮外伤,再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秦云却是说道:“医生,我能否回家静养?”

母亲的手术费,三天之内就要凑好,他不能再耽搁。

医生顿了一下:“可以,不过左臂上的石膏不能拆除,几天之后,需要来医院复查。”

“好的。”

秦云点点头,随即就准备起身,却又被苏韵影制止:“还是再观察两天再出院吧,这样也是对你负责。”

秦云摆摆手,示意没有关系。

苏韵影也只能作罢,拿出一张名片塞到他的手中:“后续治疗如果有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

随即接了一个电话,急匆匆地离开病房。

“江阳市帝王玉石集团总裁,苏韵影......”

总裁?居然还这么年轻?

秦云努努嘴,但心里也没多想,穿好衣服就朝着外面走去。

说起来,他还应该感谢苏韵影,要没这么一撞,他还觉醒不了这个异能。

以后如果有机会,他很乐意帮一下她。

不过现在,还是先捡个漏,筹到给母亲治病的钱吧。

很快,秦云就来到了江阳最大的古玩街,簋市之中。

这里不仅有古玩店,还有当铺,赌石斋......

而在街道上,还有数千个地摊。

有人靠着捡漏一夜暴富,也有人打眼,眼见着巨宝从眼前溜走,痛悔不已。

整个市场,财富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更迭。

而秦云却是压根不着急,目光扫过去,每一件物品的详细信息尽收眼底。

【仿制清代珐琅盘,价值:200】

【仿制宋代青花鱼鸟鸾凤瓷瓶,价值:500】

【仿制唐代五色骏马,价值:1000】

......

任凭各位店主在旁边不断吆喝,秦云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来。

这些物件,都是仿制品,现代工业的垃圾。

走了十几分钟,秦云忍不住摇头,这里的东西,竟然连一件真货都没有!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角落摊位上的一件东西,让他停下了脚步。

这些古玩里面,有宝贝。

“老板,这件怎么卖?”

秦云拿起一块黑玉雕成的小巧玉佛,开口问道。

“哟,小老板有眼力......”

店主是个小老头,立马伸出大拇指称赞说道:“这件玉佛,是我摊子上最好的个物件了,武则天你知道吧?这件东西,就是女皇手里的物件。”

“别的咱也不多要,图个吉利,六十万,您拿走!”

秦云冷笑一声,这小老头为了卖出这件东西,真是什么都敢吹。

“老板,这个物件,火光这么刺眼,指不定年纪都没有我大,说个诚心价。”

小老头干笑两声:“哟,小哥是行里人。”

方舟没有说话,继续拿起来上下翻动,还拿起来对着太阳光看了两眼。

瞅这架势,小老头也不敢说话了。

事实上,这件东西,南方批发市场里,两百块钱随便拿。

约莫五六分钟过去,秦云这才把东西放下,开口道:“虽然是个仿货,不过雕工还是不错,五百块,我收了。”

小老头正要说话。

秦云开口打断:“老板,这东西,也就是个两百块的价,我给你五百,你还有得赚。”

小老头心中一突突,这小子怎么说的这么准?

殊不知,这物件的价格,早就已经出现在了秦云的眼睛中。

“小哥,你也是行里人,这东西,我卖也就是个底价......”

没等小老头说完,秦云起身就走。

再无半点留恋。

“诶,小老板,你回来,这东西我卖!”

小老头着急地在后面大喊。


秦云这才回过头,拿好玉佛,却又看向小老头手边的一块砚台:“老板,我练字还少个砚台,那个砚台不错,六百块,把它加上。”

听到这话,小老头立马急了:“这可是另外的价钱!”

“这个砚台,可是我走街串巷收来的,一看就是大开门的物件,没有个五千,不可能卖的。”

秦云又放下玉佛,摇摇头说道:“这东西,一眼就是做旧的,后加彩的物件,老板也敢叫价五千?”

“我也就看着砚台造型不错,所以才多加,老板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说完,秦云故技重施,放下玉佛,起身就走。

小老头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不过终究还是屈服,拿起砚台,一脸肉疼地说道:“唉,算了算了,要不是家里孩子少点学费,这东西我可不卖,就当被你捡到漏了。”

秦云笑了笑,拿一块黑布把两件东西包起来,转身离开。

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那块黑玉佛是假的,但这块砚台,可是实实在在的真货。

古玩一行,真真假假,要是没点手段,拿捏的可就不是小老头了。

他拿着砚台,就朝着古玩街最里面的铺子中走去。

春玉堂,簋市之中最大的典当铺。

门口用上好的黄花梨木为底,上写着一副对联。

解忧,典石成金;

当之,不亦悦乎。

秦云抬脚走了进去,里面装潢典雅,分为内外两屋,外屋当地放着一尊青面獠牙,六只手臂张牙舞爪的雕像,令人望而生畏。

这尊雕像名为火神,注重传承的典当铺都会有这么一尊,从前是为了防止当铺起火,祈求火神爷庇佑,后来也就成了典当铺的一个符号。

而在火神爷的背后,是一枚硕大的木质铜钱,周围蝙蝠老鼠环绕,镶嵌在白墙之上。

这便是“蝠鼠吊金钱”。

‘蝠’通‘福’,为的是求财。

秦云刚刚走进去把东西放在地上,两名伙计把目光投在他的身上,上下打量。

“这人有点眼熟啊,难道是秦啸的儿子?”

“就那个卖仿货,被人举报的秦啸?”

一名伙计听完,脸色立马露出一丝不屑:“这小子,肯定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假货,想要在咱们店里碰碰运气。”

“真是晦气,这人都不用老板出来,看我把他糊弄走。”

说完之后,这名伙计抬脚就朝着秦云走了过去。

“这位先生是来典当的?”

秦云有些纳闷地开口道:“你们店里,做的难道不是这样的生意?”

这名伙计脸色一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说道;“呵呵,但我们收的,可不能是赝品!”

秦云一愣,看了眼旁边的玉佛,心中了然,敢情以为自己是来典当这一尊玉佛。

他弯下身子,正打算把袋子里面的砚台拿出来,伙计又是冷笑一声:“呵呵,该不会是想要拿出鉴定证书吧?你这作假,做的还是全套?”

“这该不会是你爹教给你吧?”

方舟眼神一冷,他爹的确是打了眼,出售仿货,所以被抓了进去。

但再怎么说,也不是你一个小小伙计所能嘲讽的吧?

正当他想要开口的时候,从内屋传来一道温厚的声音:“怎么回事?”

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唐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的中年人走里面走了出来。

温润儒雅,眼中却是闪着精光,一看便是在古玩界浸淫多年。

正是春玉堂首席鉴定师,周远道。

“周先生,这个人前来典当,可这东西分明是个假货,而且他还是秦啸的儿子......”

周远道眼睛一眯,目光朝着地上的玉佛看了过去,只是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冷冷说道:“这物件,雕工刻板,线条粗劣,一看就是新仿的物件,这东西,连三百块都不值。”

“拿这一件东西过来想要蒙混过关,我们春玉堂可不是傻子!”

说完之后,抬脚就要往里面走去。

秦云看了眼玉佛,摇摇头,喊住了周远道:“先生误会了,我要典当的不是这个物件,而是另外一个。”

说着,把那方砚台拿了出来。

周远道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到砚台,眼睛眯了起来。

踱步过来,拿起砚台,仔细观赏了片刻,忽然冷笑一声:“本来以为是什么稀罕物件,这件东西,连上一件都不如!”

“一眼货的东西,烂大街的俗物!”

旁边两个伙计脸上的嘲讽之色愈加浓厚。

本来以为秦云要拿出什么东西打脸,结果却是个打了自己的脸!

秦云也是愣住了。

目光再次看向砚台,旁边的文字逐渐多了起来。

【宋代青鸟鸾凤洮河砚,尺寸:长22.4,宽:13.5,厚6.8,材质:洮河石,价值:1000000】

这上面所写,的确是价值非凡啊。

难不成,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异能,只是发了癔症?

秦云心中发蒙,手不经意一抖。

“哐啷”

那方砚台直直地掉落在地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

砚台之上,原本的土黄色经过这么重重一磕,表皮剥落,竟然露出一丝青色!

“诶,这可是你自己摔到地上的啊,我们监控可都看见了,和我们可没有关系。”

“赶紧拿着你这假货,该上哪去,就去哪,别耽搁了我们做生意。”

旁边的伙计立马上前,张口就和他们店里要撇清关系。

眼神之中,是慢慢的嘲讽。

下一秒。

周远道猛地冲上前,一把推开伙计,直接单膝跪倒在地上,眼神之中满是震惊!

“经我周远道手里的物件,少说也有几万件,今天竟然打了眼!”

“这件东西,乃是正正经经的洮河砚!”

“小兄弟,快往里面请!”

周远道站起身来,一改之前的冷淡神色,手里紧紧握着那方砚台,忙送不跌地邀请秦云进内屋。

要知道,春玉堂在业界极为有名,而内屋,是只有贵宾才能进入。

但现在秦云却被邀请了进去!

两个伙计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正楞在原地,只听到一道如同暴雷般的声音响起。

“还愣着干什么?去给我泡最好的茶水端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