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太子妃她医倾天下

太子妃她医倾天下

顾咸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赫连景贵为太子,性格却极为孤僻,他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待着,早就习惯了孤独。当他知道自己有一个未婚妻,还是指腹为婚时,他震惊却更无奈。思前想后,他决定主动去找云音,看一下自己的未婚妻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赫连景见到云音的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了全部目光。后来,人们都说太子举世无双,权倾天下,太子妃才华绝艳,倾国倾城……

主角:云音,栎乐,赫连景   更新:2022-07-15 23: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音,栎乐,赫连景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妃她医倾天下》,由网络作家“顾咸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赫连景贵为太子,性格却极为孤僻,他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待着,早就习惯了孤独。当他知道自己有一个未婚妻,还是指腹为婚时,他震惊却更无奈。思前想后,他决定主动去找云音,看一下自己的未婚妻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赫连景见到云音的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了全部目光。后来,人们都说太子举世无双,权倾天下,太子妃才华绝艳,倾国倾城……

《太子妃她医倾天下》精彩片段

“公子,所有人都在这里了,请公子一阅。”

昏暗的房间内,有人轻咳一声,继而一双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伸出来,接着听到轮子转动的声音,檀香木制的轮椅上坐着一个橙衣少年。

苏忆的视线随着橙衣少年的出现,变得清明了很多。

她突然抬头,与他四目相对。

“大胆!”

她听见领他们来这的黑衣人呵斥,同时也看到少年的眉头皱了起来,想起来父亲的话,迅速低下了头。

栎乔的视线落在苏忆身上,止住了黑衣人的下一步动作。

自己推着轮椅来到苏忆身前,轻启薄唇:“你叫什么?”

苏忆受宠若惊,颤着声音回:“回公子,我叫苏忆。”

栎乐没给回应,余光瞥向苏忆身边一个身子单薄的橘衣女孩。

“心思不错!”他回到原来的地方,“苏忆留下!”

苏忆身子一颤,垂着头。

房内只剩两人,静的能听到苏忆微弱的呼吸声。

“进了诀影,该学学规矩了,带她下去吧!”

话音刚落,房门外进来四名戴着面纱的女子,恭恭敬敬地请苏忆出去。

栎乐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又瞧了瞧身上的衣裳,忽而扬起唇角,不易察觉,但很快消失。

“姑娘,这是您的院子!”

一名戴着面纱的女子踏入院子的门,扭头看向身后。

在她身后的人,便是刚才那穿着橘色衣裳的姑娘。

云音驻足,抬头看着院门上无字的牌匾,怯怯地问:“乔姐姐,这院子没有名字吗?”

她喊的乔姐姐,就是领她过来的女子了。

乔璃璃笑起来,衬得她又美丽了几分,轻快地说:“这是玄极阁的规矩,只有院子的主人才能给院子取名,姑娘现在是院子的主人,名字由姑娘定。”

云音乖巧的点点头,正准备跟乔璃璃进去。

“云姑娘留步!”

一道响亮的声音留住了云音。

她转过身,瞧向来人。

这是一个她见过的除了公子之外最好看的少年。

少年走近,一边吩咐身后的人把东西抬上来,一边说:“公子给云姑娘的院子赐了名,正好赶上,让他们先装好,云姑娘再进去。”

云音的视线绕过对方,落在两个仆从手上的牌匾。

湘湄?

乔璃璃疑惑,但也不好问什么。

公子的性子难捉摸,不好猜也不敢揣测。

亲自给院子赐名,这还是头一回,也不知道对这姑娘来说,是福还是祸。

苏忆在四人的指引下,来到了自己的院子。

她瞧了一眼院子的名字,眼角一弯,盈盈一笑。

早就听闻潇湘苑是玄极阁最有灵气的院子,现在自己就是潇湘苑的主人,这放谁身上都乐不思蜀。

公子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她就是这群人乃至那些前人里潜质最好的人。

父亲说过,玄极阁成立以来的几百年里,住在潇湘苑的人都是潜质最佳的,最后也都是实力凌驾于群雄的王者。

而这几百年里,住进潇湘苑的人五只手指都数的过来。

“姑娘,以后您便是潇湘苑的主人,奴婢是承淼(承水、承双、承朵),都是您的侍从,您有任何事情直接吩咐奴婢。”

苏忆没有恃宠而骄,权贵之家的知书达理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初来乍到,太多地方不懂,以后有做的不周到的地方,烦请关照。”

苏忆猜的也没错。

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她们主要的职责就是保证潇湘苑主人的安全。

四人的眼里波澜不惊,其中一名稍微高挑的女子开口:“姑娘客气。姑娘的日程都安排好了,明日开始,姑娘要接受诀影的训练。”

苏忆点头应下,随后被承淼带去房间。

刚刚昏暗的房间,现在敞亮了许多。

栎乐倚靠在轮椅上,贵气逼人,这副姿态尽显慵懒之气。

他的身后,站着一名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仔细瞧着,是刚刚给云音送去牌匾的青衫少年。

栎乐把玩着手里的青龙玉佩,忽然睁开眼,望向窗外,慢慢的有些出神了。

“如何?”许久,栎乐开口。

他把青龙玉佩重新系回右侧的腰带上,一双清澈乌黑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青衫少年瞬间就明白他问的什么,说:“云姑娘怯弱,低着头,都没敢瞧我,实在瞧不出来。”

他没有任何隐瞒,因为他也没有必要隐瞒,公子的能力,众所周知。

栎乐眉头一皱,没有再说什么,让青衫少年出去。

“乔峪,潇湘苑那边,不要放水!”临了,栎乐突然喊住青衫少年,轻声提醒。

乔峪扬唇一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栎乐转动轮椅,来到桌案前,拿起一边的墨开始研起来。

自记事以来,他便能读懂旁人心思。无论是谁,心里在想什么,只要他看一眼,那人的所有想法在他这里一展无遗。

长这么大,他只有一个人看不懂。

那人实力在他之上,一身红衣,行事乖张,来无影去无踪,是所有人眼中唯一封神的存在。除了一个名字,没有人还知道其他,就连性别也不清楚,只听说可男可女。

他所了解的,要比平常人多一点,他见过那人,但没有见到对方的面容。

十年前,那人消失了。

时至今日,这世间再无那人的任何踪迹,只留下越传越玄乎的关于他的传说。

刚刚,他留意了一下那个橘色衣裳的姑娘,发现她的心很纯净,没有一丁点儿心思。

不知道是她的心实在太纯净,还是她有某种能力,他竟看不懂她。

这是他第二个看不懂的人,如果是前者,那还好,倒也没什么,是后者的话,这事儿就有些有趣了。

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让他提起兴趣,他觉得这世间实在是太无趣了。

他研好墨,取来狼毫笔,沾了墨水,开始在素白的纸上奋笔疾书。

半柱香的时间,他忽然停了笔。

再看那张纸,只见上面仅仅只写了工工整整的两个大字。

清乐!

“清乐……”

他喃喃自语,竟有些失神了。


苏忆早早地就起身了。

她记着昨日侍女给她看的日程安排,日程上,起身在卯时中刻,所以自己便提前起身,无需麻烦侍女提醒。

父亲从小就以男儿的方法培养她,教她起身后要做的所有事情不能超过半个时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要适可而止。

她看了眼天色,灰蒙蒙的,无声笑了起来,拿起桌案上的书籍看起来。

承淼踏入院子时,入眼的便是美人在房内静读,娴静清冷。

这样的姑娘,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说书先生说的,也并非不存在于世间嘛!

“姑娘,出发了。”

承淼出声,打破了这一美好的景象。

苏忆放下书,朝承淼微笑示意。

父亲从小就找人训练她的各个方面,也包括听觉,早在承淼还未踏入院子的时候,她就已经有所察觉了。

承淼作了个请的姿势,说:“今日由奴婢给姑娘引路,待姑娘熟悉,便是姑娘自己去了。”

苏忆不假思索,问道:“去训练的,只有我,还是还有其他人?”

“只有姑娘进入决影,关于决影的训练,自然只有姑娘才能去。”

说到这个,尽管承淼面色没有丝毫波澜,但是,苏忆听出了承淼的语气里透露的一丝自豪之意。

也对,能进入决影,都是实力的佼佼者。

苏忆的目光突然被一抹橘色的身影吸引,见对方去的也是自己要去的方向,她开口:“那是谁?”

承淼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入眼的是熟悉的乔璃璃,再看向对方身边的人,知道姑娘问的是那位橘色衣裳的姑娘了。

于是回:“那是与姑娘一同来的云音姑娘。”

顿了顿,好像知道苏忆接下来要问的事情,又补充说:“云音姑娘没有资质,不参加选拔训练,她只是去经书阁。”

苏忆其实也没有在乎对方去哪里,只是好奇这个女孩昨日为何会得到公子的目光。

虽然公子没有光明正大的看对方,但是公子视线的重心,她还是看出来的,是在那女孩的身上,而不是只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云音这个名字,她听着倒是有些熟悉,以前一定在哪里听过。

云音感受到了有人在看自己,于是停了下来,回望过去,看到的是一个两袖带风的倩影。

乔璃璃看她没有跟上来,顺她的视线看去。

她回到云音身边,轻快地说:“那是苏忆姑娘,潇湘苑的新主人。姑娘别看了,你们走的是不同的道路,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姑娘有自己的路要走。”

云音没有说什么。

走到一棵枫树下,云音停了,她伸手,一片火红的枫叶落在手心。

她抬头看向树上。

树干有四个她才能抱住,树枝很粗壮,想来是存在上百年了,密密麻麻的叶子让她看不出这树有多高。

她愣了一下,忽然发现树上趴着一名红衣似火的男子,长得极好看,一双桃花眼里带着戏谑。

她看的有些失神了,轻声问:“乔姐姐,你认识树上的人吗?”

她手上的枫叶是树上的人摘落的,好像是她看到最好看的一片,也好像是树上最好看的一片。

乔璃璃转过身来,看到她手上的枫叶,再看看树上,静悄悄的,树上哪有人啊。

“姑娘莫不是眼花了?树上哪有人?”她双手环胸,摇了摇头,目光里带了一丝怜悯,“不过,这树从来不会落叶,姑娘手上的叶子怎么弄的?”

这树实在太高,光是最低的树杈就已经在十五尺处,没点实力,还真摘不到叶子。

“啊?”云音看了看乔璃璃,又再看看树上,刚才有人的地方空空如也,难道真的是她眼花了?

她把手上的叶子揣进袖子里,腼腆一笑,说:“叶子好看,我瞧着有石子,就砸了一片,乔姐姐不会怪我吧?”

乔璃璃长叹一声,一脸焦急,急促地说:“这树是公子的心头宝,姑娘摘了叶子,恐怕姑娘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云音一愣,一双眼睛突然泪光连连,一张小脸涨地通红,连忙把袖子里的叶子拿出来,拿着叶子的手不知所措。

乔璃璃见她这副可怜巴巴地模样,笑出了声,连忙安慰她:“姐姐逗你的,瞧你委屈成啥样了,摘了就摘了,没人说不允许摘,喜欢就收好。”

云音擦了擦眼角的泪光,眼角一弯,欢欢喜喜地把叶子又放进袖子,然后跟着她往经书阁去了。

两人走后,原来的树上再现那个红衣男子,树底下也多了一个白衣人。

他瞧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顺了顺额前的一缕青丝,慵懒道:“这老东西给选的媳妇,性子有些怯弱啊!”

说话间,他跳下来,稳稳地落在白衣人身边。

“孤瞧着,潇湘苑的苏府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姿色和资质又是一等一的,明明她才是最好的人选。”

慕容琛无动于衷。

慕容宇觉得对着木头人说话,就像对牛弹琴,实在是无趣,轻哼一声,转身往后走:“跟你待久了,孤也觉得自己要沉默了。”

“孤去见栎乐了,你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

慕容琛依旧一言不发,只是对着云音两人离开的方向失神。

正要离开,忽然被乔峪叫住。

“两位殿下,公子今日不方便见客,有什么事情明日再来。”

乔峪心中叫苦,公子素来喜欢清净,奈何两位殿下又时常来,话少就还好,偏偏还有一个话多的,

好几次都叫他来传话说今日不方便见客。

他也怕哪时候两位殿下心急了,跟他一个传话的计较起来,他哪里能吃得消。

慕容宇双手环胸,眉头紧皱,一时之间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

倒是慕容琛,他只是略加思索,开口说:“十日后午时,沧州刑场。”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慕容宇抬手,神色严肃,手中出现一柄小拇指大小的剑。

“惊鸿剑,这是目前仅能收集到的,转给你家公子。倘若他还想要更多的线索,让他亲自来一趟沧州。”

乔峪接过来,向他道了谢。

目送两人离开后,他松了一口气。


“这便是玄极阁的经书阁了,姑娘进去后,可根据书册类目去寻自己需要的书。”

乔璃璃停在门口,吩咐两边的侍女打开大门。

云音点头答谢,目送她离开。

打量起高耸入云的经书阁,她不禁感叹起它的恢宏气势。

素闻玄极阁的经书阁是全天下最大的藏书阁,不论是多么珍稀的书,在这里都能找到,已经绝版的书,这里也有收藏。

天下的能人异士最向往的地方,也就是这个经书阁,要是能进入玄极阁,门槛估计都踏破无数了。

虽然是玄极阁的人,但并不是人人都能进玄极阁,需身份达到一定高度,或者进入诀影的人才能进,还有就是,得到掌权者的应允。

至于她,这三者都不是。

玄极阁历代掌权者都重情义,守诚信,自己欠别人的,都会以同等程度甚至更甚还回去,对于有恩于自己的,更是有求必应。

在玄极阁上一代掌权者,也就是一百年前。当时的玄极阁掌权者外出,遇一众杀手围剿,寡不敌众,是路过的祖父出手相救。

当时的掌权者问祖父需要什么回报,祖父最后只向他要了一个自由进入玄极阁和经书阁的手令。

后来祖父去世,秘密把手令留给了自己。

身边的婢女向父亲说了此事,张氏就唆使父亲管她要手令,要不得后,张氏把她赶出了云家。

玄极阁从来不收没有任何资质的人,像她这样的,压根连玄极阁的山脚都靠近不了。

所以,她能进入玄极阁,是祖父留给自己的手令的功劳。

进入经书阁,入眼的是洁净整齐的藏书架,每一层书架标好类别,每一本书都在它该在的位置上,想找书极其方便,当然,抛开书架太多这一个难题。

经书阁没有什么人,安静地能听到她自己微弱的心跳声。

根据指示,她来到书册类目前,看了一遍后,没有停留,而是走向最里面的书架,抬头看了一会儿,提起裙摆,踏上旁边的台阶。

一步一步地走着,大概半个时辰后,已经气喘吁吁,她停了下来,再抬头时,已经能看到经书阁的楼顶了。

她抬脚,准备走上旁边的书室。

“我不是说不允许任何人来吗?”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从书室里传出来,让她心头一颤,顿住了脚步。

犹豫了一下,她颤颤回道:“我要找的书在里面,麻烦行个方便。”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又变得安静无比。

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听到轻微的木轮转动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回归平静。

她讪讪一笑,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进去后,只见桌案上的香炉里有袅袅白烟飘出,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气袭来,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不知道这是你不能来的地方?”

又是那个声音。

黑暗处,突然走出来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

栎乐披着的头发盖住了他大半的面容,虽然影响美感,却不影响他一身的高贵,一双眼睛看得云音头皮发麻。

云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

她手足无措,紧张地不知道双手该放在哪里。

栎乐板着脸,没有看她,冷声道:“出去!”

她腿一软,差点跪倒下去。

怯怯地说:“公子可否容许我取书,我……我取书就离开。”

他没有回应,给她的是无尽的沉默。

得不到应允,她还是不想放弃,取出衣袖里的手令,同时,那一片枫叶也掉落出来。

“我有手令,可随意进出经书阁的。”

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她说的手令上,而是在地上的那片枫叶上。

他推动轮椅,伸手去捡叶子,却比云音晚了一步。

他收回手,别开目光,轻咳一声。

她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自顾自地把叶子收回袖子里。

“公子的病多久了?”

她还是不甘心,安静了一会儿后,轻轻开口。

他一愣,下意识地去抚摸自己的膝盖,随即恢复往日的清冷,冷声道:“你没资格问,走吧!”

她咬了咬下嘴唇,转身离开。

“等等!”

快走出房门时,栎乐喊住她,声音也柔了一些。

她回头。

他不自在的搓了搓跟前的衣角,轻声问:“找什么书?”

她怔了怔,立马回他:“钟宁的《膳药经》!”

栎乐听完,不为所动,又给她下了逐客令。

她垂头丧气,拉耸着耳朵,撇撇嘴,慢悠悠地出了书室。

下了一楼,她停住,抬头看了眼不见顶的书架,摇了摇头:公子真是个怪人!

栎乐来到窗台边,看着云音娇小的身影渐行渐远。

一个没有任何资质的人,能做什么?无非就是寻一门好亲事,余生相夫教子。

就像多年前,那个人对他说:你一个病恹恹的俏公子,不在家享受富贵权力,非要来这里自讨苦吃做什么?

今忆往昔,参悟的道理多之又多,此今人就好似彼昔人,只要有心,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他收回视线,这人,他怎么也看不透。

“乔峪,收拾一下,去沧州!”

话毕,一身青衫的乔峪出现在他身后,想了想,说:“公子让我收进剑冢的惊鸿剑,刚才有异动了。”

惊鸿剑,曾经的主人正是天下人敬而远之的清乐。

主人去之,独留一剑,成为人人眼里的香饽饽,这十年里,为争夺此剑而亡的人数不胜数,殊不知,剑认主,不在主人手里,如同废铁。

明知这个真相,还是有不少人争抢,明白人都知道,夺剑只是为了借昔日清乐的辉煌来给自己镀层金。

栎乐没多大在意乔峪的话。

沧州,能人异士齐聚之地,也是清乐曾经幽居之处。

十年未曾踏足,只因不想回忆藏于心底的不堪过往。

也是时候,去沧州,解决那些困扰自己多年的事情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