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心猿意马

心猿意马

岁岁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心有白月光又爱玩儿的豪门大少容骁,从乡下回来的时候领回来一个呆呆的小傻子。小傻子江梨非常听话,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不敢忤逆他的想法。后来,容骁跟江黎领了结婚证,白月光需要放在暗处细心呵护,把小傻子放在明处做挡箭牌正好合适。容大少没有想到有一天,小傻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主角:容骁,江梨   更新:2022-07-15 23: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骁,江梨 的女频言情小说《心猿意马》,由网络作家“岁岁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心有白月光又爱玩儿的豪门大少容骁,从乡下回来的时候领回来一个呆呆的小傻子。小傻子江梨非常听话,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从来不敢忤逆他的想法。后来,容骁跟江黎领了结婚证,白月光需要放在暗处细心呵护,把小傻子放在明处做挡箭牌正好合适。容大少没有想到有一天,小傻子居然消失不见了……

《心猿意马》精彩片段

江梨有一个任务,每天要给村里的一位重要客人送饭。

这位客人叫容骁,说是城市来的大人物,来村子旅游。

伺候好了会在村里投资建厂,到时所有人便能飞黄腾达。

人住在村东头的小院里,平时没人,挺安静的一地儿。

唐梨挎着食盒到院子时,容骁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俊朗的脸仰对着太阳,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他太高,被灰色运动裤包裹的长腿耸拉在摇椅下边。

随着摇椅晃动,嘴里狗尾巴草一颤一颤的。

听到脚步声,容骁合着的眼睁开,侧眸提着食盒的江梨闯进他棕色眸子。

五官端正,脸上脏兮兮沾了不少灰。

眼睛很漂亮,典型的桃花眼。

水汪汪的,眼尾上挑,不笑时呆滞,笑起来眼神潋滟甚是勾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双眼拯救了一张脸。

容骁想起几个狐朋狗友说的话:“容骁小傻子长的真不错,有没有带她去钻玉米地?”

进村头一天就想睡她,只是还没寻到合适机会。

“容骁我来给你送饭了,有山菇炖鸡、青椒炒腊肉、西红柿炒鸡蛋,山菇是我早起去山上采的特别新鲜。”

江梨声音清脆欢喜,如数家珍般报着菜名,这是她每天送菜过来做的第一件事。

容骁衔着狗尾巴草歪头:“小梨子你今天迟到了二十分钟,告诉哥哥去做什么了?”

容骁性子懒散,说话也是这样。

语调温润不急不缓,听在心里很舒服。

“今天天气好,阿婆喊去帮阿杰洗澡了。”

江梨往胳膊上提了提食盒,脸上漾着灿烂的笑。

眼睛眯成弯弯月牙,眼睑下出现一对可爱的卧蚕宝宝。

容骁望着她晃了下神,扭头看天上飘荡的白云问:“阿杰是谁?”

“我男人呀,就村西边那个瘸了一只腿的男人。”

容骁脸色微不可见闪过冷光,随即恢复之前慵懒模样。

“你什么时候有男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奶奶病了需要很多钱,婶婶说只要嫁给阿杰,奶奶就有钱看病了。”

“用彩礼换医药费啊,阿杰家给你多少?”

“三万。”

“廉价,你们俩八字还没一撇呢,她让你帮阿杰洗澡,你就帮?”

“为啥不帮?”江梨眼睛水汪汪的,纯的不能再纯。

容骁摇着头叹气:“唉!你是真不懂啊,行吧,那你把阿杰身子全看光了?”

“看光了。”

“那里大不大?”

江梨不解,眨眨漂亮桃花眼:“什么那里大不大?”

“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

江梨摇头。

“我说的是宝贝,而且这宝贝我也有。”

“值钱吗?”

在江梨意识里宝贝等于钱。

说到钱江梨亮眼放光。

容骁得意晃着腿:“无价之宝,小梨子要不要看看?”

江梨使劲点头:“要,要。”

呵!还真是傻的可爱。

容骁被江梨逗笑了。

江梨怔怔望着容骁。

感觉他笑起来真好看,比山上盛开的桃花还好看。

不过不笑的时候也好看。

容骁双脚落地,伸伸懒腰吐掉嘴里狗尾巴草。

“小梨子宝贝得去屋里看,敢不敢跟我去屋里?”


“敢,那你可以把它给我吗?”

饭盒有点重,江梨被食盒压偏了半个身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容骁后头。

“先说说你要它做什么?”

“换钱给奶奶看病,这样就不用嫁给阿杰了。”

江梨要拿去换钱,容骁眼皮猛的一抽。

“给你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可以,我什么都答应。”

“如果我让你做媳妇呢?这你也答应?”

“你长的好看,人也好,我愿意做你媳妇。”

容骁停下步子,双眸锁着眼前娇憨的女人,凝视片刻,薄唇间扯出一抹邪笑。

“为什么愿意做我媳妇儿?”

江梨咬住手指,歪着脑袋想:“嗯?”

拍拍心脏位置:“看见你这里欢喜,暖暖的,便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有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媳妇了,对了,知道什么是媳妇吗?”

“媳妇就是一起吃,一起喝,还要生娃娃。”

两人说着话进屋。

江梨把食盒放桌上,直愣愣望着容骁。

“容骁你宝贝呢?拿出来呀。”

“宝贝不能在这儿看?”

“那在哪儿看?”

容骁眉毛冲卧室方向挑了挑:“那里。”

江梨顺着容骁指的方向看去,回头说:“可以,快走吧。”

说着拉起容骁的胳膊就往卧室走。

江梨别看个子小小,力气却是非常大。

容骁被拉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进卧室,房间乱糟糟的,和狗窝差不多。

容骁把床上被子掀到一边,腾出一大片空来。

拍拍身边位置:“小梨子过来坐,我给你看宝贝。”

江梨过去在容骁身边坐下。

近了看,容骁发现江梨还挺漂亮。

睫毛浓密卷翘,鼻子挺翘,嘴巴很小但肉嘟嘟的泛着好看的粉色。

“宝贝呢?”

江梨眨巴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扇的容骁心里痒。

身子前倾,胳膊撑在江梨腿两侧,眼睛一动不动凝着她眼睛。

“小梨子你想看,现在开始就得听我的,把上衣脱了。”

江梨不疑有他,听话乖乖点头,手指摸上衣服扣子。

随着扣子解开,白嫩肌肤上出现一块块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有的地方还有血迹。

深深浅浅的新旧伤叠加在一起。

容骁双眼猛然一缩,江梨二婶是真不做人,竟然把她伤成这样。

江梨上衣脱掉。

容骁看她后背,和前边一样。

这会儿她身上只剩了内衣。

看着身子瘦瘦小小,该有肉的地方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容骁喉结滚了滚,拿衣服匆匆披江梨身上,帮她裹好。

“小梨子你身上伤是你婶婶弄的?”

“对。”

“为什么?”

“我做错事,这是惩罚,她说是为了我好。”

“小梨子你记住,为你好不会用这种形式惩罚。”

江梨眼睛一片茫然,呆呆的,像提线木偶。

“算了,你乖乖坐着,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容骁起身拿上钱包离开。

再回来手里提着药,是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膏。

脸上出了汗,额前碎发被汗水打湿。

他走时江梨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

乖乖坐在床上,就连身上外套都是他之前披上的样子。

容骁讶异。

“你不会一直这样坐着吧?”

“你让我坐着等你回来,我答应了你,得说到做到。”

江梨认真的不能再认真。

容骁抬手像摸小猫一样,揉揉她脑袋:“真乖,哥哥喜欢。”

手里袋子丢床上,解着袋子说:“小梨子把衣服全脱了,我给你上药,小姑娘得漂漂亮亮的才行,不能留疤。”


“容骁你是除了我奶奶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我以后也会对你好。”

“我刚才不是说要娶你,你是我媳妇自然要对你好。”

容骁从桌上拿过烟盒抖出一只烟点燃,猛吸一口,眯眼隔着烟雾看她脱衣服。

“小梨子叫声老公听听。”

“老公,咳咳……”

浓烈烟雾钻进鼻腔,江梨重重咳起来。

正想把烟往嘴里送的容骁,手指顿了下,将烟碾灭。

江梨是真乖,让她把所有衣服都脱掉就真的都脱掉。

身材匀称,腰肢盈盈一握,腿又直又细。

容骁眸色变浓,喉结滚了滚从桌上拿过药膏,开着包装盒说:“躺好。”

白色药膏挤在指腹上,轻轻给江梨擦。

指腹的温热混合药膏凉意,江梨忍不住瑟缩了下。

“疼吗?疼的话我轻点。”

“疼,但我可以忍。”

“小梨子你是我媳妇,在别人面前可以忍,在我面前不用,痛了就哭,我会保护你。”

江梨摇头:“奶奶说奶奶说不能哭,越哭别人越欺负。”

还是个倔强的小傻子。

容骁由着她,从上到下,涂的很仔细。江梨没伤到的地方皮肤极好,白嫩嫩比脱了壳的鸡蛋还要更胜一筹。

如果没有这些伤,将是一副极好的身体。

从头到尾,江梨一声没吭。

容骁见过不少女人,她们娇气的很,一点伤就红眼睛。

喉结不知道滚了多少次,总算上完药。

扯被子给她盖上。

小女人裹着被子,只露着小脑袋,看上去特别乖。

“我这里有个有趣的游戏,你要不要玩?”

容骁掀开被子钻进去。

太久没碰女人,哪怕江梨在他所见过的女人中排不上号,依旧能引起冲动。被子里药膏味混合女人身上香味,形成一种独有的味道。

容骁钻进被窝,手揽上江梨细腰的那一刻,江梨小脸以眼见的速度红起来。

大手攥住腰肢:“你还知道脸红,说说现在什么感觉?”

江梨抬手摸脸,热热的。

她往后退,容骁胳膊禁锢着她。

“走什么?在我怀里说。”

“容骁我好像发烧了,你别离我太近,我怕传染你。”

“你除了脸热,心跳是不是也特别快?怀里像揣着一只小兔子,在蹦啊蹦。”

江梨双眼惊奇亮起:“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这样的,我喜欢小梨子所以才会心跳加速,同样的,你心跳加速也是因为喜欢我。”

江梨似懂非懂点点头。

她眼睛太纯澈,面对她这双眼,容骁感觉自己在犯罪。

“小梨子你闭眼,我带你玩游戏。”

“好。”

江梨期待闭上眼睛。

脸上虽然有灰,但能看出底子很好,如果擦干净肯定是美人,可惜不让擦。

她除了眼睛漂亮,唇形也好看,肉嘟嘟的。

容骁舔了下唇,翻身冲着唇吻上去。

和他想的一样柔软又有弹性。

“梨子抱我。”容骁唇附在女人耳边哑着声音说。

江梨听话双臂抱住容骁后背。

抬胳膊的时候扯到了伤口,痛的冷抽了一口气。

容骁停下动作,江梨身上伤痕撞进眼里,犹豫片刻,离开下了床。

他赤脚站在地上往身上套衣服。

“游戏结束了吗?”

容骁抬眼看她,江梨眼睛蒙上一层雾,像薄云后的月光,撩人心弦。

匆忙别过头道:“小梨子你身体不行,等好了咱们再继续这个游戏,穿衣服吧。”

江梨穿上衣服,又恢复了之前呆呆傻傻的村姑模样。

容骁去外屋吃饭。

别看江梨傻,但做饭是好手。

容骁感觉比家里五星级厨师做的还好吃。

他吃饭,江梨坐旁边等着。

得吃完了,好把碗筷带回家。

容骁吃饭的时候偶尔会抬头看一眼江梨,模样傻呆呆的和木头人似的。

“小梨子,今天我带你在床上玩的游戏是咱们的秘密,不可以告诉别人知不知道?就算奶奶也不行。”

江梨郑重点头:“不说。”

容骁相信她,只要她答应的事肯定会做到。

“你不喜欢阿杰,就不要嫁她,没人能强迫你。”

“可奶奶看病的钱?”

容骁身上现金不多,也就几百块。

他拿出来全塞给江梨。

“这些钱拿去给你奶奶看病,缺了再来找我。”

江梨捏紧手里钱:“好。”

“以后不许再给别的男人擦身子,也不能让别的男人碰知不知道?”

江梨认真点头重复他的话:“不给别的男人擦身子,也不让别的男人碰。”

“很棒,别人要欺负你,你就欺负回去,打死打伤也不怕,让他们来找容骁。”

江梨继续点头:“好。”

容骁揉揉她头:“乖,去吧。”

江梨离开不久,容骁手机响了。

接通,温柔声音传出。

“骁,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