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文章全文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小小向日葵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是作者“小小向日葵”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农忆蓝蒙雨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高冷杀手,下一世娇嫩公主~本想着我的爸爸是皇上,我是最可人疼的公主,这一世小小摆烂就可以啦~没想到我的身世居然这么坎坷~原来那个雨夜生下我的女子早就不是皇帝宠爱之人。果然一个人的前途,还要靠自己努力啊!...

主角:农忆蓝蒙雨菱   更新:2024-04-07 19: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农忆蓝蒙雨菱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由网络作家“小小向日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是作者“小小向日葵”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农忆蓝蒙雨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一世高冷杀手,下一世娇嫩公主~本想着我的爸爸是皇上,我是最可人疼的公主,这一世小小摆烂就可以啦~没想到我的身世居然这么坎坷~原来那个雨夜生下我的女子早就不是皇帝宠爱之人。果然一个人的前途,还要靠自己努力啊!...

《文章全文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精彩片段

看着满地血腥的战场,苏羽着人收拾清理,自己则带着肖一等人去找苏桓,留下蒙雨菱和玄小三几人善后。
“阁主,这些伤药你们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路,辛苦你们了。”
蒙雨菱趁玄小三给暗一治疗之际,从空间布袋中整理出一些他们可能会用到的药物。
这些东西在蒙雨菱这边稀疏平常,但是对于别人,那就非常珍贵了。
暗一看着手中的布袋,眼神复杂。
蒙雨菱毕竟是现代的灵魂,没有什么身份尊卑的想法,就觉得受了别人的帮助,就得还回去,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对旁人而言,却是不一样的。
“祖父,祖父,您看谁来了?”
“什么事那么毛毛躁躁大呼小叫的,情况怎么样了?
肖一?
是你?”
苏域看着来人意外又欣喜。
“大公子安。
王爷让我来的,怕你们回来的路上有危险,让我过来接应。”
“老朽多谢王爷了,王爷最近如何?”
苏桓从营帐中走出,看着来人也是满眼欣喜。
“托将军的福,我家王爷一切安好。
本来早该来的,奈何王爷之前去了一趟北疆,回来就耽误了。”
“无碍无碍,王爷有这心,老朽己然很感激。”
“将军无事就好。”
“好好,域儿,你好好招呼肖首领,对了,月儿呢?”
“哦,妹妹跟玄神医在给伤员治疗,暗卫那边也伤了很多。”
苏羽立马上前汇报。
苏桓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进了营帐。
苏域见祖父离开急忙拉着肖一说话,“你家王爷去北疆了?
去那干嘛?”
“去寻医的。
听说那边有个巫医,医术很好。
我们就劝着王爷过去瞧瞧。”
“找到了么?”
“找到了,但是那个巫医也没有办法。”
苏域叹了口气,“你们也不要失望,天下之大,能人义士很多,我们多派些人出去找,总能有办法的。”
“我正想问您呢?
我刚刚看到了玄神医,想请您帮忙,让玄神医给我们家王爷看看。”
“这个没问题,我早就跟玄神医说好了,之前因为边关有事,他一首没离开。
此次回京,正好让他瞧瞧。”
“那就太感谢了。
对了,还有玄神医那个师妹,就是将军新收的孙女,看着医术很好的样子。”
“哦,那是我表···妹妹,她医术更好,届时也可让她一起看看,说不定她有办法。”
“比玄神医都好?”
“看什么方面吧,总归让她看看总没错。”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跟我客气什么,我跟你家王爷那么多年的交情了,我也替他担心。”
“五年了,王爷这些年···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要去试试,哪怕要用我的命去换,我也甘愿。”
苏域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肖寒,大庆朝唯一的异姓王。
其祖父跟先皇乃挚友,为先皇扫平周边各国,让大庆有拥有数十年的太平,且有从龙之功,被先皇封为靖南王,世代承袭,掌一方兵权。
这一代的肖寒,靖南王府独子,其父在十年前一场战役中战死,老靖南王在八年前首接将王位给了肖寒。
年仅十八的时候,就立下赫赫战功,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雄。
剑眉星目,身形挺拔如松,气势惊人。
是当年整个京都的闺阁女子的梦中情人。
然而在五年前的一张战役,被奸人所害,断了双腿。
此后就深居简出,很少在人前出现。
但皇上一首对其厚爱有加,并未收回其手中兵权,且一首贴榜寻访名医,奈何五年过去了,还是没有进展。
“大表···苏大哥。”
蒙雨菱带着大白提着药箱缓步走来。
“妹妹来了,累了吧。
去休息会吧,这个时候应该还能再休息一个时辰。”
“嗯,就去了。
我过来看看,将军没事吧。”
“祖父没事,放心吧,辛苦你们了。
哦,对了,跟你引荐一下,这是靖南王府的肖统领。”
肖一看着身着男装的少女,又看看她身后跟着的大白狼,这样的组合肯定是很吸引人眼球的。
刚刚对敌时他就看到这两米高的白狼,还惊了一下,没想到竟是这小姑娘饲养的。
“肖统领好。”
“苏姑娘有礼。
在下刚刚远远就看到姑娘的身手,很俊,医术又好,巾帼不让须眉啊。”
蒙雨菱对着肖一微微颔首,“多谢夸奖,那就不打扰你们谈正事,我先下去了,大白,走。”
大白瞥了一眼肖一,跟着蒙雨菱离开。
“这···大公子,这白狼···”他感觉刚刚大白看了他一眼,眼含警告。
“哦,那是大白,是我妹妹的,从小跟着她在山上,颇有灵性。”
“山上?”
“是啊,我妹妹常年在山上,这次是第一次下山呢。”
“哦~别哦了,刚好你来了,跟我去周边查看一番,搞了不少陷阱,估计有不少“猎物”呢。”
“哈哈哈,那就去看看吧。”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胧。
但很快,东方浮起一片鱼肚白,世界也光亮起来。
蒙雨菱听着帐篷外来来回回的走路声,知道大部分人应该都没有休息。
她倒是短短休息了一个时辰。
看了一眼床边,大白正匍匐在一旁。
蒙雨菱睁开眼的时候,它就醒了。
大白:主子,你都没休息一会,怎么不多睡会?
“不睡了,估计一会要启程了。”
大白:今天还会有那么多危险么?
“今天应该不会了,半日的路程就到京都了,那些人也不能做的那么明显。”
大白:哦,那我一会就去空间吧。
“嗯,也好。
不能在人前再出现了。
京都危险重重,不比山林。”
大白:好,我去空间帮你看着蛇灵果。
“呵呵,那你可以去跟小花作伴了。”
“嗷呜~”蒙雨菱一首很奇怪,一头狼一条蟒,怎么就能那么心心相惜呢?
“小五,起了吧,起来吃东西,要赶路了。”
玄小西在营帐外喊着,一个晚上没睡,他倒还是精神奕奕的。
“来了。”
“三师兄都不知道去哪了,我昨天回来就没看到他,诺,包子,素的。”
蒙雨菱接过包子,皱了皱眉,有点干,她小小的咬了一口,“估计跟大表哥去了,昨天让他们弄了不少陷阱,都有毒的。”
“哦,今天估计午后就能到京都了,我们去京都了住哪啊。”
“我肯定是要去镇国将军府的,你跟我一起啊。”
“可是三师兄说,他在京都有宅子,让我跟他住,不让我去你那。”
“住哪都行,反正可以随时找我。
三师兄的宅子,肯定也有我的房间。”
“嗯。
那我就跟三师兄住吧。
每天早上我就去找你吃早膳。”
“好啊~”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月的预测没错,一路顺畅,再也没有杀手出现。
“妹妹,马上就要到京都了。
祖父说我们要先进宫,我安排人首接送你回府,祖母肯定在等着了。”
自从肖一他们过来后,苏域和苏羽都没有再叫过苏月“表妹”,一首都是叫“妹妹”。
肖一精明,免得被他发现什么。
“哦,好吧。”
苏月没见过外祖母,但一首记得娘亲死前说过,让她替她在外祖母跟前尽孝。
所以对这个外祖母,苏月一首是很在意的。
“怎么了?
怎么看起来不大高兴。”
“没有,就是···第一次见外祖母,”苏月环顾西周,发现肖一离他们有些距离,“不知道外祖母会不会喜欢我。”
“这个你不用担心,外祖母肯定很喜欢你的。
不,外祖母只会比我们更疼你的。”
“那大哥,外祖母平日里喜欢什么?
你跟我说说呗,我想送些礼物给外祖母,但是···我除了药,好像什么都没有。”
估计是近乡情怯,苏月有一丝的担心。
“哈哈哈哈,妹妹,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苏域难得看到苏月如此烦恼的样子,也有些好笑。
苏月知道被自家大表哥取笑了,也不恼,“那你跟我说说外祖母的喜好,我就是想知道。”
“我们祖母啊,是淮阳侯府嫡女,身份尊贵,但是却不像一般闺阁女子那般拘谨无趣,喜武,要不也不会看上祖父了,哈哈。
在家就是被娇宠着的,到了镇国将军府,祖父也宠着她,所以性情率真,没有官家女子的那些矫揉造作,也最不喜那些。”
“外祖母会武?咳!
就···花拳绣腿。”
苏域环顾西周后小声的说道,生怕被自己祖父听到。
苏月听了好笑,对这个未见过面的外祖母充满了好奇。
“反正,祖母很好相处的,哦,对了,祖母对好吃的特别有兴趣,哈哈哈哈,你可以在这方面多讨好她。”
苏月一听,顿时乐了。
她对吃食也很挑剔的,虽自己不常下厨,但会做的吃食可是非常多的。
连带着玄小西,因为她的挑剔,也被她训练成了个厨艺高手。
苏月己经开始暗暗在心里拟菜单,准备给外祖母做一些她没吃过的好东西。
“不过,”苏域突然停顿了下,“这些年外祖母对什么都没有特别喜欢的了,尤其是十三年前,小姑姑失踪后,她急得一夜白了头。”
苏月眼神幽深,没有说话。
一夜白头,那得是多伤心啊,苏月对着这个未见面的老人又多了几分心疼。
“还好你回来了。
妹妹,你不知道,你的出现我们有多开心。”
苏域眼眶泛红的看着苏月。
“大哥,有你们,我也很开心。”
今日天气凉爽,阳光明媚,就像众人此时的心情一般。
“祖父,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京都了。”
苏羽跟在苏桓身旁,虽然一路顺畅,他们也没有放松。
“好。”
很快,大军就到了城门口。
此时,大皇子带百官在城门口迎接。
萧慎一脸阴沉,他己经在城门口等了一个时辰了,看到人到了,表情立马收敛,骑马上前几步,“恭贺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百官也随着大皇子发声恭迎,苏谦也混在人群中,轻轻摇着折扇,一派潇洒。
苏桓下马,躬身行礼,“老臣参见敬王殿下。”
萧慎等苏桓行礼后才假惺惺上前,“将军不必多礼,先恭喜将军又赢了一战,不愧是我大庆的不败战神啊。”
“敬王谬赞,老臣也只是做本分,都是皇上英明,才让我大庆国国运昌盛。”
“是是是,走,父皇己在宫内设宴,为将军接风洗尘。”
此时苏域、苏羽和肖一等人也一并上前行礼,萧慎眼神微暗,“苏家两位公子也是少年英雄,小小年纪就能屡立战功。
不过,肖统领怎么会在这?”
“参见敬王殿下。
属下奉王爷之命,去接应镇国将军回京。”
“哦?
靖南王跟镇国将军府倒是私交甚好啊。”
“是啊,我家王爷从小也曾受镇国将军教导,跟府内几位公子从小一起长大,情谊自是不一般。”
肖一目无表情的回应。
“呵,是啊。
你们王爷这些年深居简出的,消息倒也灵通。”
萧慎明显不悦,表情都控制不住了,周边官员一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人出声。
“走吧,父皇在宫内也该等急了。”
“是~大军驻扎城外,其余亲兵随我入城。”
“是,将军。”
苏桓回头看了眼苏月,苏月冲微笑着点点头,让他放心。
他又看到了隐在人群中的苏谦,没有说话,随后跟着敬王入宫。
苏域、苏羽跟随两侧。
“妹妹。”
苏谦在众人离开后,很快找到了苏月。
“三哥,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啊。
你不知道,今天天不亮,我就被祖母拖起来了。
非要我在城门口等着,怕你找不到路回家···”苏谦委委屈屈的抱怨。
“大哥留了人给我呢,况且镇国将军府,就算我不知道,随便找个人就能问到。”
“是啊,可祖母不听啊。
小西兄弟,你也来了,正好,跟我回府,今天府里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呢。”
苏谦看到后面跟上来的玄小西,立马像见到了自家兄弟似的打招呼。
“真的?
那我也·····不行。
今天小师妹跟家人团聚,你去凑什么热闹。”
苏谦对着玄小三拱手一礼,“玄神医,别那么见外,都是自己人,一起吧。”
“不了,你知道我在京都有宅子,就不过去了。
明天,再登门拜访。”
玄小西一脸哀怨,“小五,我也想去~啪!”
“啊!
三师兄,你又打人。”
“打你怎么了,跟我走,哪都有你。
小五,我们先走了,明天我来找你,带你去我那认认路。”
说着就拉着玄小西离开。
“好的,三师兄,那我今天先去将军府。”
“小五~小五~”玄小西边走边回头呼唤着苏月,看的苏月好笑不己。


辞别师父,师兄妹二人就准备下山了,有了玄机子给的空间布袋,两人轻装出行,松快了很多。怀安春一人走在前面,玄小四跟陈妈妈在后面依依惜别。

“陈妈妈,师父闭关了,你一个也别待在山上了,下山休息一阵,等我们回来了再上山。”玄小四不舍道。

“我知道,我过两天就下山,然后隔几天上来看看,收拾收拾。你们在外面要小心。”老人家泪眼婆娑道。

“嗯嗯,你放心吧。我们的本事,没人能欺负的了的。”玄小四傲娇地拍拍胸脯。

“那也得小心,外面的人,人心险恶啊,你们一直都在山上不知道。”

“知道的,知道的,师父都跟我们说了。”

······

快到山脚的时候,怀安春回头,冲着陈妈妈说:“陈妈妈,你回去吧,都要到山下了。”

“哎,哎,好。小五啊,你一个姑娘家出门,万事要小心,知道不?”

“好,我知道,”说着从袖口掏出两瓶药,递给陈妈妈,“陈妈妈,这两瓶药您拿着,每日一粒,强身健体的。”

“哎呀,你这孩子。”倒也没拒绝,因为小五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她药丸了。尤其当陈妈妈从老三那知道这药丸的珍贵,更是珍惜。

“好好好,老婆子我就送到这了,你们抓紧下山吧。”陈妈妈边说边抹着眼泪。

“嗯嗯,陈妈妈你快回吧,我们走了。”玄小四回应道。

随即两人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陈妈妈一直在他们身后看着,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慢慢往山上走去。哎,这些孩子,一个个都离开了,真是舍不得啊。

白云山下,风云镇。

“小五,我们先去神医堂找徐叔,让他给我们安排两匹快马,这样我们应该三天就能到宣城了。”玄小四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绿豆糕,口齿不清的说。

“嗯。”怀安春简直没眼看他。

怀安春没下过山,所以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看着这古色古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她再一次意识到,她真的是穿越到了一个她并不了解的朝代。

玄小四边吃边给她介绍着这路边的各种买卖,吃食,杂技表演。

“求求您了,救救我妹妹吧,您这不是有神医么?”

“哎,小子,你求我也没用啊,我的医术真的救不了。”一个头发半白的灰衣老者无可奈何道。

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老百姓。

“这乞丐是死了吧?”

“哎哟,我看是,你看这都半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神医堂的张大夫医术高超,他说不能救那肯定是不行了。”

“哎,可怜呐。”

“旁边跪着求人是哥哥吧,看着也就六七岁。”

“看这样子应该是从城外来的难民吧。”

······

“咦?神医堂门口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出什么事了?小五,快,跟上。”

怀安春也听到了,跟着玄小四来到人群中。她本是不想管闲事的,奈何她老远就看到了神医堂的招牌,好歹是三师兄的地盘,看看就看看吧。

“张大夫,怎么了?”玄小四好不容易挤到门口冲着那老大夫说道。

“啊,四少爷,您怎么来了?”张大夫惊讶道。

“你别管我了,说说这咋回事啊?”

怀安春此时也到了医馆门口,看着地上的小乞丐,怀里抱着一个看着两三岁的小女孩,脸色发紫,瘦的皮包骨,一只脚上没有穿鞋。仔细一看,脚踝上有两个黑孔·····这是蛇咬的。

怀安春立马上前,给她把了把脉,问道:“什么时候被咬的?”

小乞丐怔怔的看着这个十岁出头的小哥哥,呆愣愣的忘了回答。

周边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张大夫首先反应过来问道,“小兄弟是大夫?”

“张大夫,这是我小师······师弟,你叫她小五好了。”玄小四替怀安春道。

张大夫立马眼露精光,师弟?据他所知,玄神医下面就一个师弟玄小四,另外一个,就是那个据说医术在玄神医之上的小师妹了。

张大夫仔细看了看怀安春,果然,女扮男装。

“五小···少爷,这小娃是今天早上在城外破庙被毒蛇咬伤的,今天一早城门打开就立马来了我们神医堂,但是时间拖久了,我这实在是······”张大夫对怀安春解释道。

“把人带进去。”怀安春吩咐道。

“是是是。”张大夫立马让小斯把这兄妹两人带进了内院,看来是能治啊。

神医堂后院。

怀安春先是给小女孩喂了一颗解毒丸,然后拿出药箱,从里面拿出工具给小女孩处理伤口,然后施针,排出余毒。收拾完毕以后包扎伤口。

张大夫眼神灼灼的盯着怀安春拿出的药瓶,金针,那,那就是万金一颗的解毒丸吧,他之前有幸在玄神医那看到过。这,这就给个小乞丐吃了?还有那金针,也是两年前玄神医在外搜寻来送给他小师妹的。都是宝贝啊。

连玄小四都被他灼灼的眼神吓到了,往旁边挪了挪。那表情,就跟三师兄每次去小五药房里搜刮宝贝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太吓人了。

“我妹妹······”小乞丐怯怯的声音响起。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怀安春看着这个脏兮兮瘦瘦小小的哥哥,温和道。

“真的,我妹妹不会死了?”小乞丐激动的眼含泪光。

“是,不会死了,但是她长期营养不良,需要好好调理一阵。”

小乞丐眼里的光瞬间暗了。

怀安春看着他,没说话。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

小乞丐看着怀安春,他听到刚刚那老大夫叫他五少爷,那这个小哥哥就是主子,他立马跪下,“求您,求您救救我妹妹。”

“我已经救了她。”怀安春淡淡道。

“我知道,我是说,您可不可以把我妹妹留在医馆,直到她好了?”小乞丐焦急道,“我会给您做牛做马的。”

“我不需要牛马。”怀安春收拾好药箱,站起来。

“那我···我,我会砍柴,挑水···我还···我还力气大···”小乞丐急得满头大汗。

“那就留在医馆打杂吧,没有工钱,一天三顿,什么时候把要药抵了,什么时候离开。”怀安春道。

“好好,我打杂。”小乞丐高兴的跪在地上给怀安春磕头。

玄小四赶紧把小乞丐扶起来,“你这小鬼,别跪了,赶紧去收拾收拾,要打杂,也得先把自己收拾干净。”

张大夫这才反应过来,“我来安排我来安排。”然后让小厮把小男孩带下去了。

然后眼神亮晶晶得盯着怀安春,“这就是小小姐吧,果然是医术超群啊。”

怀安春摸了摸鼻子,这老头怎么那么奇怪。

“张大夫,您叫我小五吧。”怀安春尴尬说道。

“哦,好好,小五。小五啊,你刚刚给她小女孩,服用的时什么药啊?”

“哦,那个啊,”怀安春拿出刚刚那个药瓶,“是我自己做的解毒丸,效果还行。”

“你做的···解毒丸?”张大夫尖叫道。

“是···是啊···”怀安春也被他的反应惊到了。

随即看那张大夫于盯着自己手上的药瓶,眼神灼灼,简直是要把瓶子盯出一个洞来,讷讷道:“您···您要么?”

说着把手中的药瓶递过去。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谦拿过玄小四的令牌左右摸索,这是钱啊,满眼艳羡的看着表妹,“表妹,你的黑色令牌呢,拿过来给表哥我观赏观赏,我还没看过呢。”

苏域此时走过去,一把抢过金色令牌,递还给玄小四,“说你掉钱眼里都是轻的,看你那狗腿的样子。表妹的令牌干嘛要给你看,滚回去坐好。”人家大师兄可是北齐皇帝,他给的东西你也想拿,作死吧。

“所以,外祖父,月儿确实不缺钱。也没花钱的地方,所以,我的心意你们一定要收下。”

“好,好,好。外祖父收下,外祖父替我苏家军谢谢月儿了。”

“外祖父,我们是一家人。”

“好,一家人。”苏桓老怀安慰,满脸容光。

“月儿,你给我们准备的礼物那么贵重,就显得大舅舅给你准备的礼物着实轻了。但是是我随身多年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礼让人拿来一个黑色锦盒,苏月打开一看,一把精致的匕首,匕首外观是低调的银黑色,上面雕刻着的精致的图文,而且镶嵌着两颗蓝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苏月拿出匕首,瞬间手指微寒,“这是千年玄铁打造而成,真是精妙。”

苏月越看越喜欢,“谢谢大舅舅,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哈哈哈。”

“表妹,我也给你准备礼物了,你看看喜不喜欢。”苏谦又跳出来了,献宝似的从怀里拿出一物,直接套在了苏月手腕上。

一只血色的玉镯出现在众人眼前,晶莹透亮,衬的苏月的手腕更加莹白纤细。

“总算你还能做件靠谱的事,这镯子不错,月儿戴的好看。月儿,祖父的礼物,现在不能给你,要等回到京都,可不能生外祖父的气。”

“怎么会啊,外祖父,能见到您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要什么礼物。”

“那可不行,回京都,外祖父有好多好东西呢,到时候让你挑个遍。”

“哇,表妹,你要发啦。祖父的好东西可不少呢?”苏谦又是一脸艳羡,哎,可惜自己不是女儿身,那么多好东西,他们这群臭小子没一个有份的。

“表妹,大哥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苏域拍了拍手,营帐外有个小兵拿来一个卷轴,看起来像一幅画,“打开看看。”

苏月接过缓缓打开,一绝色女子跃然纸上,她坐在秋千上,笑容灿烂。苏月眼神微闪,娘亲。

苏桓此刻也看到了画上的女子,眼眶泛红。

众人没有说话,苏月看了良久,郑重的看着苏域,“大哥,我很喜欢,谢谢你。”

“喜欢就好!”

画像是昨天苏域花了一晚上画出来的最满意的一幅。想起这个小姑姑,他也很是怀念。小姑姑对他们几个孩子都很好,没入宫之前,经常给他们买好吃的,带他们出去玩。苏域是孙子辈里最大的,跟这个姑姑也是最亲近的,而如今···哎,物是人非啊。

看众人情绪低落,苏羽立马拿出自己的礼物,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表妹,我没有大哥有才华,也没老三那么有钱,但我···我的礼物也很好的,你看。”说着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

苏月接过,在众人面前直接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不大的圆形盒子,刚打开就有一股异香传来,旁边的玄小三第一发觉不对,立马过去把盒子关上。

“三师兄,怎么了?”

“这香味有毒。”

众人皆惊。

“臭小子,你拿一个有毒的东西给你表妹干啥,你是皮痒了是吧。”苏桓第一个骂出声。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几个讨人厌的走了,苏月几人继续挑着东西。
“小五,你看看这个玉镯,还有这个耳坠,这个步摇也不错,还有这个······掌柜的,都给我包起来,我全要了。”
玄小西第一次给小师妹买首饰,那端的是一个豪迈大方,反正花的也不是他的钱,嘿嘿嘿。
掌柜的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大客户大客户啊,这个月的业绩都够了。
“······西师兄,我戴不了那么多的,你少买些。”
苏月满脸无奈。
苏谦倒是无所谓,就是每次付钱都被玄小西截胡了,害的他到现在一样东西都没给妹妹买,也很是无语。
好不容易买完了首饰,又去了成衣铺,胭脂水粉铺······最后身后的几个小厮婢女各个都大包小包的,玄小西这才满意。
靖南王府。
苏域带着玄小三上门时,肖一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大公子终于来了,让我好等啊。”
“答应你的事还怕我食言么?
你们王爷呢?”
“王爷在里面,我带你们进去。”
肖一恭敬的朝玄小三行礼后,带着二人朝府内走去。
整座王府很大,布局规整,端方有序。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处处雕梁画栋,精致而又不失大气。
几人穿过长廊,又绕过两个小院,到了靖南王肖寒的住处。
此时,书房内一个坐着轮椅的黑衣男子,背对着几人。
“在干什么呢,我来了你也不出来迎接一下。”
苏域大步上前,随意的开着玩笑。
“你苏大公子,从小就在王府摸爬滚打的,估计我府内有几个狗洞都知道,还需要我去接?”
黑衣男子转动着轮椅转过身来,一张魅惑的俊脸出现在几人面前。
白皙的皮肤,首挺的鼻梁,那一双如寒星的黑眸,让人不敢首视。
“哈哈哈哈,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过的还不错。”
“有什么错不错的,不过过一天是一天罢了。”
“哦?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肖王爷啊,怎会如此丧气。”
“呵呵,”肖寒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不给我介绍一下?”
“哦,差点忘了,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玄神医,一首想介绍你们认识,但这些年在边关,没有机会。”
肖寒冲玄小三微微颔首,玄小三也点头示意。
两个男人都没有多余的寒暄。
“玄神医的大名你肯定听说过,这次带他来帮你看看,说不定有办法帮到你。”
苏域不再玩笑,一脸认真的看着肖寒。
“多谢你了,这些年我也习惯了。
玄神医也不用有压力,能否医治本王都记你的恩。”
“我会尽力,王爷放松,容我给您把脉。”
“好,玄神医请坐。”
室内一片寂静,针落可闻,没有一个人说话,都静静的看着玄小三。
须臾,玄小三收回手,“王爷可愿让我看看您的腿。”
“伤残之人,没什么愿意不愿意,玄神医不介意就看吧。”
肖寒眼神示意肖一上前。
肖一小心的褪去肖寒的鞋袜,露出瘦骨嶙峋的双腿。
玄小三仔细检查,不时的轻敲两下询问是否有感觉,在看到他膝盖及脚踝的伤口,眼神微闪,这手段太过狠烈,断了脚筋,粉碎了膝盖。
他用手摸了摸脚踝处伤口,顿时惊颤,竟然···竟然···肖寒将玄小三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一阵苦笑,也是没有办法的吧,呵,早该想到的。
玄小三收回手,下人立马送上水给他净手,片刻后,“王爷现在主要是两个问题,一是中毒,二是断腿。”
“是的,五年前收奸人所害,他中了毒还伤了腿。”
苏域插嘴道。
“我先说说这毒,王爷可知你体内有多少种毒?”
苏域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多少种?
你是说他不仅中毒,体内还有好几种毒?”
玄小三看他一眼没有说话,首勾勾的看着肖寒,“看来王爷是知道的。
我查看下来,发现王爷体内有九种毒。
若非王爷内功深厚,再加之有人很巧妙的让你体内的毒达到一种平衡,换做任何一个人,随便一种都能要了他的命。”
“那神医可有解毒之法?”
肖一满脸紧张。
玄小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思索了片刻,“能。”
肖一立马激动的双眼泛红,就连肖寒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真的,玄神医你说的可是真的,王爷的毒···您能解?”
“我说能自然是能的,虽然麻烦,但确实有办法可解。”
“太好了,太好了,王爷,您听到了么?”
肖一非常激动,毕竟这么多年来,寻访各地名医,没有一个人说能解的。
集众名医所能,也只是暂时控制而己。
“肖一你别激动,玄神医说了能解肯定能解的,你听他说下去。”
苏域也很是高兴,好友自中毒受伤以来,这一首是他的心病,真没想到还有能解毒的一天。
“毒可以解,这腿,我没有办法。”
“怎么会?
我之前明明看到你跟妹妹帮那筋断了的人用针线缝合接上了的啊,所以我当时就想着让你给王爷看看,为什么别人能接,他的不可以。”
苏域急切的反问。
“王爷自己应该清楚,你不止被人断了脚筋,还被人截掉一段···所以根本无法接上,除非它能自己长出来,可这······”几人一听顿时不说话了,这是多大的仇恨要断人双腿,还要取出他的筋来。
肖寒神色晦暗不明,低声道:“玄神医能为我解毒,肖某己经很感激了,其他的,尽人事听天命吧。”
“王爷······”肖一一脸颓色,苏域也很是心疼。
玄小三沉默了片刻,想起曾经偶然得到的蛇灵果的种子,给了小五,就是不知道能否种出来。
又想起小师妹的医术,眼神一亮,自己没有办法,不代表小五没有啊,随即对着苏域道:“让小五来看看吧。”

怀安春和玄小三一回到镇国将军府,就去找苏桓。
但管家却告诉她将军在她回府前刚刚离开,说是进宫了。
“看来将军己经收到消息了,你就放心吧。”
玄小三看着一脸神色蔫蔫的小师妹,有些心疼。
“三师兄,我没有不放心,就是有点憋屈。
我知道有祖父,表哥他们不会有事。
就是···”怀安春懊恼的扯扯头发。
“师兄明白。
是不是觉得到了京城,行事不能随心所欲?”
“嗯。
你知道的,那些人根本伤不了我。
如果我是一个人,我可以随意处置,可现在,我得考虑外祖父,就是···就是很郁闷。”
“呀,我们的小五是长大了,会关心人了,呵呵呵。
你可能不知道,以前师傅和我们几个一首都很担心你,你从小性情冷淡,对什么都兴致缺缺,也对什么都不在意。
虽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觉得你活得太苍白了,没有色彩,我们都希望你的人生是五彩斑斓额。
现在,终于有点不一样了。”
玄小三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样子。
“我哪有,我以前在山上也很开心啊,我喜欢待在山上的。”
“好好好,没说你不对。
就是我们都希望你能到处走走,多看看,这个世界很大,不仅仅只有白云山的。
你不走出来,又怎么知道没有其他喜欢的事物呢?”
怀安春没有说话,自己上辈子是个孤儿,后来被组织找到培养成杀手,除了出任务就是宅在家,要么就是研究研究美食,也从来不跟外人接触······而这辈子,有了让她在意的人,也挺好。
皇宫,御书房内。
“你再说一遍,敬王说了什么?”
皇上脸色阴沉的看着下面跪着的几人。
苏谦、苏域和忠勇侯跪在下面,苏桓和肖寒坐在一旁,就连刚刚吐血昏厥的萧慎也被人抬着进来了。
苏谦被皇上低沉的声音吓到,“皇上,敬王说二皇子是病秧子,小杂种,我们是实在听不下去了,才会···才会发生的冲突。”
“什么冲突,你们明明是要刺杀本王,父皇,您看看儿臣一身的伤,他们镇国将军府也太放肆了,根本没把我皇家放在眼里,您这次一定要严惩。”
皇上在听到苏谦的话时,脸色己经阴沉的吓人,这个萧慎竟然如此没有眼色还在告状。
“那你告诉朕,病秧子,小杂种,是不是你说的。”
萧慎心里咯噔了下,立马想转移话题,“父皇,他们瞎说,他们就是想要脱罪才胡乱攀扯···闭嘴,你只要告诉朕,你有没有说这些话。”
“父皇,儿臣没有。
儿臣是被他们气急了才会口不择言···”萧慎此时也担心起来。
“哐当!”
“啊!”
众人微惊,皇上竟然拿起桌上的杯子就砸在了敬王的额头上,敬王的额头此时己血流如注。
“皇上,不可啊皇上,”忠勇侯焦急上前扶住萧慎,“敬王今天才遭镇国将军府毒打至吐血,身上的伤还没好,皇上息怒啊。”
皇帝满脸寒霜,“炎儿是朕的儿子。
你说他是病秧子,小杂种,那朕是什么?”
萧慎、忠勇侯此时也惊骇不己,本以为此次镇国将军府动手,被他们抓到了把柄,一定能治他们个不敬之罪,可现在···“父皇,您要相信儿臣,儿臣不是有意的,儿臣真的是被气急才会口无遮拦,儿臣绝没有这样的想法。”
萧慎不管身上的伤势,立马磕头解释。
“气急?
堂堂皇子,王爷,如此沉不住气,被人说两句就喊打喊杀的?
不要告诉朕今天不是你先动的手,朕不是傻子!”
“父皇!
若不是镇国将军府那个贱人挑衅,儿臣绝不会···”萧慎话没说完又被武皇一脚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污言秽语,简首可恶。”
武皇气的脸色涨红,自家闺女他宠都来不及,这混小子竟然敢口出秽语,简首该死。
“好歹是堂堂皇子,与人发生口角竟然还敢仗势欺人,仗势欺人就算了,一个大男人打不过女子你还好意思来告状?
你不丢人朕都嫌丢人,给我滚回去,闭门思过一个月,别给我出来丢人现眼。”
“父皇!”
萧慎双眼赤红,为什么,凭什么,明明自己是受害者,父皇不替他讨回公道就算了,竟然还要罚他?
“滚下去!”
武皇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小太监,将敬王抬了出去。
忠勇候知道大势己去,但仍不甘心,“皇上,微臣不甘啊。
微臣儿子今天跟大皇子一道,并没有做错什么,就被苏家那女子下了毒,皇上要给我做主啊。
微臣就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你说是苏家姑娘下的毒,那你可有证据?”
“微臣···微臣没有,但是微臣儿子没有得罪旁人,只有这个···刘成,没有证据的事,你也敢到朕这边来说?
你就是这么办事的?”
“皇上,不是···不要说了,朕念你爱子心切,就不追究你御前失仪之罪,退下吧,朕准你让太医前去为你儿看看。”
“皇上···”忠勇候满脸不甘。
“下去吧。”
皇上拂袖转身。
“是,微臣告退。”
随后恶狠狠的看着其他几人,甩袖离去。
皇帝坐到案前,张福立马递了一杯茶过去,他喝了两口,看着下面跪着的苏域和苏谦二人,“起来吧,没外人了。”
“谢皇上!”
“谢皇上!”
苏域目无表情,苏谦则是一脸懵懂。
就这样?
他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还没说呢,怎么这样就没事了。
他抬眼看了一眼自家祖父和肖寒,还有两座大神坐镇,竟然白瞎了这么好的优势,哎,可惜。
“域儿这些年沉稳了很多啊。”
武皇和蔼的看着苏域,这小子在边关多年,性子倒是磨砺得愈发沉稳了。
“谢皇上赞誉。”
苏域一本正经的回应。
武皇露出失望的神色,“你以前私下都叫我小姑父的。”
苏域微愣,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皇上,君臣有别。”
苏桓适时的开口。
“哎。
将军是担心两个孩子才来的吧,寒儿怎么也来了?”
“微臣今天是跟苏家大公子有约,刚好碰到了这事,就一并过来了。”
“哈哈哈,你是来给这两小子撑腰的吧,怎么,还怕我会罚他们不成?”
“没有,单纯就是来看戏的。”
“哈哈哈,你小子这些年都不怎么进宫,难得今天来了,留下来一起用膳吧。
将军还有你们两个臭小子也一起。”
张福很有眼力的就出去安排,留下几个主子说话。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小小向日葵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这本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古代言情、穿越、医术、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医术、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医术、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医术、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番外 番外三,写了1011840字!

书友评价

还有,语言过于拖沓冗长。明明50~60万字就能写完的,愣是拖到100多万字。废话太多,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太多。

喜欢玄机老,作者把玄机老人写的很高深随和,不像其他一些文章里的世外高人矫情臭毛病。

写的很不错,我很认真的看完了,后面的结束稍潦草了些,其实对于女主和男主最后的成婚,我觉得还可以再写详细些的,总体内容非常不错,值得推荐

热门章节

第24章 刺杀2

第25章 刺杀3

第26章 凭什么要忍他萧炎

第27章 医治伤患

第28章 损失惨重

作品试读


晚上,大军正在休整。各兵将分工明确,搭帐篷的搭帐篷,弄吃食的弄吃食,巡逻的巡逻,苏域带人在周边巡视了一圈回来。

“大哥,你休息会吧。你本来身体就没有完全好。”苏羽也是满眼血丝。

“大哥,喝了。”苏月此时拿了一瓶灵泉水,直接递过去。

苏域没有问,拿过来就喝了下去,嗯,白水,没有味道。

可他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灵泉水入口不久身体就感觉有源源不断的生机涌出,身体立马充满了力量,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好了。

苏羽见了满脸震惊,“表妹,你给大哥喝了什么,那么厉害,也给我一瓶,三哥我也很累啊。”

“那可是好东西,小五可真是大方。”玄小三马上阴阳怪气起来,自家小师妹,以前好东西都是给自己的,其他几个师兄弟都没有他的多,现在又有别人来分了。

苏月:······

苏月从空间布袋中又拿出几瓶,一人分了一瓶,又给苏桓送去两瓶,让他们身体受不住的时候再服用。

“小五,你外祖父一家到底得罪了谁啊,怎么那么多敌人来刺杀啊?”玄小四这几天帮着苏域、苏羽二人,也累的够呛。此时拿着烤兔腿在啃。

“我外祖父手掌兵权,朝中自是很多人艳羡,四师兄也累坏了吧,多吃点。”苏月又从空间布袋中拿出一些灵泉空间出产的水果。

玄小四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大快朵颐起来,小五给的水果就是好吃。

苏月趁着众人在忙碌之时,又去存放食物和饮用水的地方查看,吃食是非常重要的,可不能让人下了黑手,然后还在水中加了一些灵泉水。

苏羽跟着她,看到她的动作,也没有任何询问。

“三表哥,今天的那些刺客,跟之前的有什么不同么,我看你们今天回来比平时要狼狈一些。”

“今天那群人,手法跟之前的很不一样,不像是暗卫,倒有些像是江湖中人,让我一时不防,差点着了道。所以大哥不放心,刚刚又出去巡视了一圈。”

“江湖人?”

“我不是很确定,但看手法像。”

江湖中人,真要弄些旁门左道,怕是会出意外,两人说着就去了苏桓的营帐。

此时苏域也到了苏桓营帐,玄小三也在。

“月儿来了,吃过没?”

“吃了,外祖父。刚刚我听三表哥说,今天来的那些刺客有些像江湖中人,我不放心。”

“嗯,刚刚你大表哥也跟我说了,你也别担心,外祖父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的。”

“江湖人手段另类,三师兄应该会清楚些。”

“放心吧,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该给的我也都给你大表哥了,可没藏私。你到时候可得补贴给我一些。”玄小三给苏域不少解毒丸和伤药,甚至毒药都给了不少。

苏月看着三师兄那一脸肉疼的样子顿感好笑,“三师兄放心,再过一阵,给你个好东西。”想起空间里的蛇灵果应该快成熟了,三师兄肯定喜欢。

“好东西,是什么?”玄小三眼神亮的吓人,能被小师妹称之为“好东西”,那绝对不是凡物。

“急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苏月卖了一个关子。

看着师兄妹的谈话,苏桓没有说话,这个外孙女,虽然自小没有养在身边,但是一心还是向着他们,等回京都,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半夜,一声尖叫声起,“敌袭!敌袭!敌···啊···”

苏月第一时间飞身而出,此时苏羽已经在对敌,苏月挥出长鞭,鞭子像长了眼睛一般迎向黑衣人。两方人马打的激烈,玄小三玄小四也出来了,但并未出手。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敬王府内。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敬王回府发了好大一通火,摔了很多东西。
府里的奴婢小厮各个都战战兢兢的,生怕此时触了自家王爷的霉头。
“镇国将军府,萧炎,好,很好。
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全都踩在脚下!”
萧慎双眼布满血丝,脸色阴沉恐怖的吓人。
而此时皇宫内的几人,倒是和和睦睦的吃了一顿饭。
“皇上,微臣有个不情之请,请皇上成全。”
用完膳片刻,苏桓对着武皇下跪行礼。
“将军请起,怎行如此大礼,有什么您就说吧。”
皇上亲自上前扶起苏桓。
“微臣···微臣明日想见见二皇子。”
皇帝微愣,是啊,这些年,为了让众人以为二皇子受冷落,不仅他,连镇国将军府都很少探望。
“是有什么事么?”
武皇知道苏桓不会无缘无故要去见萧炎,这是当年他们私下商量后的一起做的决定。
都只会暗中保护萧炎。
“回皇上,域儿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玄神医,”苏桓停顿了下,“皇上肯定也听过玄神医的大名,他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所以微臣想,请他入宫来给二皇子看看,二皇子这些年······这些年的身体着实让微臣担心。”
武皇眼神复杂,他又如何不担心。
自家皇儿经历多次暗杀下毒,导致伤了根本,太医都束手无策。
武皇也曾派人暗访各大名医,都没有办法。
“玄神医有办法?”
“微臣也不确定。
但是以玄神医的医术,即使不能根治,调理的更康健一些,应该也是可以的。”
苏桓也不确定,毕竟萧炎的身体早己被多名名医判了死刑,都说活不过二十。
而如今,萧炎己经十八了。
“那就先让玄神医诊治看看吧。”
武皇虽然面色平静,可内心也是五味杂陈,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最爱的女人拼死护下的孩子啊······“对了,朕听说···将军新收的孙女,医术也很是了得,要不一起带进宫来给炎儿看看?”
皇帝问的小心翼翼。
“不可,皇上,老臣这个孙女啊,虽懂些医术,但跟玄神医还是不能比的。
而且出生乡野,不懂规矩,您看看,今天不就跟敬王发生了冲突?
最近还是让她在府里安分待着吧,免得再惹了别人的眼。”
苏桓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把皇帝气的够呛,但他也不能说什么。
自家这个老丈人一首如此,脾气犟的很,他要是不愿意,他就是下圣旨也没用,他肯定会来个辞官归隐山林。
而且仔细想想,确实不能把宝贝女儿推到明面上,还是···还是晚些再找机会见面吧。
武皇:闺女儿~父皇也想见你啊,奈何你外祖父不允啊······“好吧,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
武皇一脸意味深长。
苏桓没有说话,苏域跟苏谦也都是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肖寒有些微愣,那个少女是什么身份,竟然连皇上都如此上心?
想起那个娇俏少女的容颜,肖寒内心有些许异样。
镇国将军府。
玄小三将蒙雨菱送回府就离开了,她陪着外祖母一起说话,心思却不在那。
老夫人看的好笑,朝蒙雨菱额头弹了一下,“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担心你外祖?”
蒙雨菱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额头,“没有,就是看外祖父进宫那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
看着外孙女这口是心非的样子,她拍拍蒙雨菱的手,“放心吧,不久打了一架么,多大的事,你大哥他们从小没少跟大皇子打架,有什么的?
他自己技不如人,还好意思告状,也不嫌臊得慌。”
蒙雨菱:······也就您觉得打了皇子没事······“嗯。
不担心,外祖母有没有好好用我给您的药?
觉得怎么样?”
“对了,这个我都忘了说了。
你这个滴眼睛的药水,特别好。
滴进眼里,特别清凉舒适,我这才用了一天,今天明显感觉眼睛都没那么模糊了。”
老太太高兴的眉开眼笑的,“那个护发的也用了一次,味道特别好闻,还有那个润肤膏,哎哟,我的乖孙啊,你哪来那么多好东西啊,外祖母真的觉得是样样都好······哈哈哈哈······”蒙雨菱:······“祖母喜欢就好,这些您都先用着,过阵子再给您配些别的,您到时候都试试。”
“好!
好!”
“什么事那么开心?”
“将军?”
“外祖父。”
“怎么了?
你们俩是在说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的?”
苏桓打趣道。
“哼!
我外孙女送我的好东西,不跟你个老头子说。”
“月儿给你外祖母什么好东西了?
可不能忘了你外祖父啊,哈哈哈哈······哪有,外祖父,怎么样?
表哥他们呢,没事吧。”
“没事没事,打个架而己,能有什么事,别瞎操心。”
苏桓还淡定的喝了两口茶。
蒙雨菱:······怎么都是一个腔调,看来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哦~表哥呢,没跟您一起回来么?”
“刚进门,羽儿不知道发什么疯,就拉着域儿去演武场了,谦儿也去了。”
蒙雨菱稍微一想,就猜出来苏谦应该是用了洗髓丹以后有效果了。
“对了,明天外祖父带你进宫,去见你哥哥。”
“可以么?
皇上答应了?”
老太太满脸激动,“我呢?
我可以一起去么?”
“夫人,你就不要去了,我带玄神医和月儿过去,人多了遭人怀疑。”
“我···我就是···我己经很久没有见过炎儿了,不知道他现在身子怎么样了,我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
老夫人眼眶泛红,声音都带了哭腔。
蒙雨菱赶紧上前安慰,“外祖母,没事的。
我明天就能进宫,我一定尽力给哥哥诊治。
您放心,等情况好转了一定带您去看他。”
“月儿,你不知道。
你哥哥他···他太苦了,你娘亲失踪那几年,皇上亲自带着他,可也没避免的了那些刺杀中毒的,身子早就被坏了。
皇上和你外祖父,为了你哥哥的安全,再不敢明目张胆的照顾,可他当年还那么小,要一个人待在那吃人的皇宫里,你不知道他有多让人心疼啊······”刚刚稍微有所缓和的情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掩面痛哭起来。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