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世医圣

绝世医圣

北江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四年前,徐东的未婚妻失手捅死了一个人,他为爱挺身而出,放弃大好前程,替未婚妻顶罪,锒铛入狱。四年后,受尽苦楚的徐东出狱归来,却发现未婚妻嫁给他昔日最好的兄弟了。他气急败坏,势必要问个清楚对错,谁成想,阴差阳错之间,他居然获得天医门老祖的传承。从此,他济世救人,打脸虐渣,踏上最强逆袭之路!

主角:徐东,宋玉   更新:2022-07-15 23: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东,宋玉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世医圣》,由网络作家“北江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四年前,徐东的未婚妻失手捅死了一个人,他为爱挺身而出,放弃大好前程,替未婚妻顶罪,锒铛入狱。四年后,受尽苦楚的徐东出狱归来,却发现未婚妻嫁给他昔日最好的兄弟了。他气急败坏,势必要问个清楚对错,谁成想,阴差阳错之间,他居然获得天医门老祖的传承。从此,他济世救人,打脸虐渣,踏上最强逆袭之路!

《绝世医圣》精彩片段

“嗡~~~”

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满脸胡茬的徐东大步走出。

清晨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徐东眯了眯眼睛,再度睁开双眼时,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随即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爸~妈~”

阔别四年再次重逢,徐东心里百感交集,眼眶一下就红了。

徐卫国和王梅老两口早已泣不成声,三步并作两步和儿子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看着父亲满头的花白,母亲满布皱纹的脸颊,徐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心底满满的全都是对双亲的愧疚。

寒暄了一会儿,徐东忍不住问道:“妈,宋玉怎么没来?”

当初,徐东锒铛入狱,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未婚妻宋玉。

四年前,宋玉的弟弟因赌博欠了高利贷跑路,讨债公司的人上宋家要钱,起了争执,慌乱中,拿着水果刀防身的宋玉失手捅死了一个人。

接到电话的徐东赶紧前往宋家,先是安慰了一番宋玉后,便打了报警电话。

原本就是讨债公司的人闹事在先,失手杀人顶多算是防卫过当,可徐东不知道的是死掉的这个人却大有来头,死者是讨债公司老板的亲弟弟,最终这个老板动用关系,将失手杀人定性为故意杀人。

故意杀人,这可是要判刑的,宋玉一家人觉得天都塌了。

徐东抱着浑身颤抖的宋玉,耳内不停传入宋玉求自己救救她的话。

最后他心一横,在法庭大声说人是自己杀的,替宋玉扛下了所有的罪状。

本来过几天就要迎娶宋玉过门,结果现在徐东却亲手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他更是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要知道,他才刚拿到京都某五百强医药公司的offer。

而且该医药公司为了显示诚意,还允诺,只要徐东入职,双手奉送一套市中心的房产。

只可惜,这一切全都被徐东亲手葬送......

四年,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是父母的牵挂,以及对宋玉的爱,支撑他坚持了下来。

他一直期盼着,期盼着出狱之后,穿一身笔挺的西装,高高兴兴地迎娶宋玉。

至于出狱后的打算,徐东都规划好了,他在入狱前就结识了一个做医药行业的大佬,人脉极广,即使徐东进了监狱也依旧保持着联系。

这位大佬承诺,等徐东出狱后,只要他有需要,他随时都能提供帮助。

徐东相信,凭着自己在医药方面的天赋,一定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儿啊,宋玉那个白眼狼怎么可能会来接你?”提起宋玉,王梅就一肚子的火,“你是不知道她......”

“老伴儿!”见王梅还要往下说,徐卫国赶紧出声打断,“今天是咱儿子出狱的日子,是大喜事,就不要提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

王梅来了气,不吐不快:“怎么就不能说了,宋玉能干出那猪狗不如的事情来,就不能让我说了吗?!”

“行了行了,回家再说!”

徐卫国脸一黑,拽着王梅就往车上走。

一脸懵逼的徐东也赶紧跟上,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宋玉出什么事了?怎么惹老妈生这么大的气?

沉默笼罩在车内,徐东看着均是一脸阴沉的父母,欲言又止。

直觉告诉他,宋玉肯定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要不然一向好脾气的老妈绝对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小东,忘了宋玉吧,等过几天爸托人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一切稳定后,再安排几场相亲,找个好女孩儿。”

终于,徐卫国打破了沉默。

徐东的心里咯噔一下:“爸,您说什么呢?宋玉可是我的未婚妻,您的准儿媳妇啊!”

“什么准儿媳妇?!”王梅大怒道,“宋玉一家子都是白眼狼!”

“小东,你是不知道,你入狱的第三年,宋玉就和叶凯搞到一起了,而且过几天就要结婚了。”

“什么?!”

徐东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怪不得宋玉从一年前就很少来看他了,而且每次说话也不冷不热的,待不了几分钟就想走。

没想到,她竟然和自己的好兄弟叶凯搞到了一起!

“哧——”

徐卫国一脚踩停了刹车,回头瞪了王梅一眼:“小东刚出狱,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还嫌这孩子不够可怜吗?!”

“你个死老头子,小东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这当妈的比谁都心疼他!宋玉这么对我儿子,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呜呜呜......”

说着说着,王梅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唉~~~”徐卫国一脸的颓然,叹了口气后,缓缓说道,“小东,你也别怪我们没有早点告诉你,实在是你妈担心你知道后,再想不开出点儿什么事情。”

良久,徐东才堪堪从刚才的震撼中缓过劲儿来,声音有些冰冷:“爸、妈,我要去找宋玉问个明白。”

此时的他显得异常冷静,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你这傻孩子,还去找她干什么,给自己找不痛快吗?!”王梅阻止道。

“妈,我必须得去!”

徐东态度异常坚决,说完这句话后,便下了车,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宋家而去。

王梅有些生气了,伸手推了一把前面的徐卫国,说道:“死老头子,你也不管管,就这么让他去了?”

徐卫国没有说话,只是点燃一支烟猛抽了两口,看着儿子远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宋家。

“咚~咚~咚~”

强压着怒火的徐东敲响了宋家的门。

门被打开,宋玉的父亲宋大海出现在徐东的面前。

看到来人是徐东,宋大海先是一惊,随即脸色变换,涌起了一抹笑容:“徐东?这么快就出来了啊!在里面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

“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出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我这当叔叔的也好上门去看看你啊!”

看着虚情假意的宋大海,徐东心中冷笑连连。

换做以前,宋大海早就热情洋溢地把自己请进门去了,哪像现在,丝毫没有让自己进去坐坐的意思。

想到这里,徐东也不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叔叔,我是来找宋玉的。”

宋大海脸上的依旧笑意不减:“呵呵,真是不巧,小玉出去了,说是晚点回来,要不你改天再来吧!”

“那我就在这儿等她回来,正好我也没什么事情。”

说着,徐东作势就要进门,却不料宋大海伸手一挡,将他拦了下来。

“宋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徐东脸色一冷,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欢迎你罢了。”宋玉的母亲吴玉英忽然出现,她一脸嫌恶地看着徐东,声音尖酸刻薄,“你一个刚出监狱的杀人犯,不在家好好待着反省自己,跑来我们家干什么?这要让街坊四邻看见了,还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编排我们宋家呢!”

听着吴玉英说的这番话,徐东直气得牙痒痒,但他没有发作,反问道:“阿姨,宋玉是我的未婚妻,我来看看她没什么不妥的吧?”

“而且,你口口声声说我是杀人犯,难道你忘了四年前是我代替宋玉认罪,进了监狱的吗?”

“做人,可是要讲良心的!”

“哼!”吴玉英冷哼一声,“你说你替小玉认罪,有证据吗?事实就是你在四年前杀了人,还连累了我们宋家遭人非议,当初的婚约早就不作数了,你还是放过我们小玉,去霍霍别的女孩子吧!”

“是啊,徐东,你就别缠着我们家小玉了。”宋大海适时地插了一嘴,“现在的你没钱没势,又有案底,以后找工作都难,小玉跟着你,是不会幸福的。”

“一个刚出监狱的杀人犯,还想娶我的女儿,简直是做梦!”吴玉英一脸晦气地摆摆手,“以后不要再来我们家了,赶紧滚蛋!”

“为了救你们的宝贝女儿,我放弃了大好前程,苦苦蹲了四年的监狱。”

“你们知道这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暗无天日的黑屋子,令人崩溃的孤独无助,你们永远也想象不到。”

“支撑我熬下来的,是我知道外面还有一个女人在等着我,等着我回去娶她!”

“可现在,我出来了,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真是可笑......”

徐东的身体由于愤怒微微颤抖着,双拳紧握,双眼间更是一片赤红,宛如一座随时都会喷发的火山。

见状,宋大海当即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死死地盯着徐东,防止他突然失控伤人。

一旁的吴玉英更是悄悄拿出了手机,随时准备报警。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徐东身后响起:“当初可没有人逼着你替我认罪,都是你心甘情愿罢了。”


徐东顺着声音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大红印花旗袍,穿金戴银,脸上抹着一层厚厚的胭脂粉黛,打扮成熟的女人踩着高跟鞋缓缓走来,此人正是徐东的未婚妻,宋玉。

四年前的她不施粉黛,如同出水河莲一般不染淤泥,有种清纯之美。

但现如今的她却妆容妖艳,一姿一容,尽显妩媚,如同撩人的妖精一般,紧紧靠在身旁的高大男人的胸膛上。

“宋玉,叶凯,你们!”

徐东看着二人的亲密举动,咬牙切齿,心头无比沉重。

叶凯不仅仅是徐东的好兄弟,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亲密无间。

虽然在来之前徐东早已做好准备,但是当真正看到自己好兄弟和未婚妻在一起的时候,徐东的大脑防线依旧忍不住瞬间崩塌。

“哟,徐东,好久不见啊!”

叶凯笑得极其自然,没有丝毫愧疚和不适,顺势紧紧搂住宋玉的蛮腰。

宋玉嗔怪一声:“讨厌,痒!”

见状,徐东紧握双拳,牙齿嘎嘣作响,愤恨地看着宋玉,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宋玉冷冷一笑,“叶凯现在可是在华丰制药任副总经理,年薪百万,有车有房,你呢?”

宋玉反问一声,而后似乎想起什么一般,惊呼道:“哦,对了,你好像刚刚从牢里面出来吧?说好听一点是劳动改造重回社会,难听一点不就是杀人犯嘛!哟哟,拳头握那么紧,还想对我动手不成?”

“哎呀,小玉,别把徐东说的一无是处嘛,他以前可比我厉害多了,名校毕业,奖学金拿到手软,还差点儿入职全球五百强的医药企业,如果没进监狱,恐怕连我都比不上他呢!”

叶凯连忙出声打起了圆场,只是虽然是为徐东说话,但听起来却充满了讥讽之意。

“你也说了,那是没进监狱以前,现在的他算什么东西?还不如路边卖早餐的,人家卖早餐勤奋点还能月入万呢!”宋玉嘲讽道。

吴玉英听见,眼珠子一转,讽刺道:“你别说,徐东他爸妈现在还真就在卖早餐呢,说不定以后还能子承父业,以后也是一番出路啊!”

“哈哈,还真是!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和叶凯比,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还是小玉眼光好,不然跟着某人,指不定还得起早贪黑吆喝着买早餐呢!”宋大海也开口附和道。

宋玉一家人不停挖苦徐东,吹捧叶凯,似乎在讨好叶凯一般,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的徐东唯一的价值就是让他们踩两脚,以此来衬托叶凯的优秀罢了。

而叶凯也十分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一脸嘲弄地看着徐东,时不时还对宋玉动手动脚,丝毫没有在乎场合,似乎在故意挑衅徐东一般。

“呵呵!”

徐东忽然冷笑一声,紧握的双拳也舒展开来,看着眼前卖力讨好叶凯的宋玉一家人,他只觉得莫名可笑。

“你笑什么?”宋玉皱紧了眉头,冷声质问。

此刻徐东双眸中的怒火已然消了大半,嘴角也有意无意地带上了一抹玩味儿:“当初我拿到全球五百强医药公司的offer时,你宋家人好像也是这样奉承我的吧!”

“你!”

此话一出,宋玉顿时如同吃了苍蝇一般,刚才的那股得意劲儿全然不见,脸色难看得要死。

在她身后的宋大海和吴玉英二人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

尤其是吴玉英,现在被徐东当场揭了短,顿时气得暴跳如雷,指着徐东破口大骂:“徐东,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们什么时候对你阿谀奉承了,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就是,没有的事情!”宋大海也满脸通红地说道。

“叔叔、阿姨,攀高枝而已,不寒碜!看把您二位给气的,万一气出个好歹可怎么办,我这一刚出狱的杀人犯可赔不起呦!”

徐东此话一出,吴玉英气得脸都绿了,张牙舞爪地就欲要冲过来对徐东动手。

宋大海赶紧拦下了自己婆娘,他真怕把徐东这个杀人犯惹毛了,从而酿成大祸。

“徐东,过分了啊!”

叶凯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他当然知道宋家人现在百般讨好自己,无非就是看自己现在年薪百万,可不是自己这个人。

但是徐东现在讥讽宋家人,那就是在打他叶凯的脸,这是面子问题。

看到叶凯站出来了,徐东脸上的笑容更冷了:“怎么?我的好兄弟,站不住了?”

“叶凯,你拍着良心问问,当初要不是我帮你引荐,你能进去华丰制药吗?吃水还不忘挖井人呢!”

“你现在勾引大嫂,忘恩负义,这放在古代是要被浸猪笼的,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徐东!我去你大爷!”

叶凯快要被气爆炸了,一个箭步冲到徐东身前,提拳便打。

然而在监狱里待了四年的徐东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文弱书生了,他一个格挡便挡下了叶凯的拳头,同时快速出拳,狠狠地撞击在了叶凯的肚子上面。

“啊!”

叶凯惨叫一声,身体吃痛弯成了虾米状。

五官也由于极度痛苦,而纠结在了一起。

徐东乘胜追击,抬脚便将叶凯踹到了地上。

再回头,看到双腿似筛糠的宋玉一家人,徐东忽然又觉得他们有些可怜了。

“徐东,你你你、你快住手,不然......”宋玉整个人吓得哆哆嗦嗦的,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然就报警是吗?”

这话一出,吴玉英放在手机拨通键上的手指迅速缩了回去,冷汗狂流。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不会打死他的。”

说完,徐东又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凯说道:“叶凯,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儿,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随时奉陪!”

“这个账,我们慢慢算!”

言尽于此,徐东随即转身,准备离去。

见状,宋玉一家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徐东忽然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向宋玉,说道:“我差点儿忘了,把我当初给你的玉佩还我,你这样的女人,不配拥有它!”

“切,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嘛,你把它当宝贝,我还不稀罕呢!”

说话间,宋玉从挎包之中拿出一块玉佩,满脸嫌弃地扔向徐东。

徐东根本没有想到宋玉会将玉佩扔过来,有些猝不及防,一时没有抓住,玉佩摔落在地,瞬间碎成两半。

“宋玉!!!”

“我又不是故意的......”宋玉故作委屈地说道。

徐东捡起地上的碎片,紧握手中,强烈的愤怒令他根本没有察觉到碎片刺破了掌心。

鲜血与玉佩碎片刚一接触,无人注意到,玉佩上的纹路顿时清晰,散发出淡淡青光。

紧接着,徐东忽然大脑一阵刺痛,整个人直挺挺地栽倒在地。

“吾乃天医门老祖陈傲天,待在这苍龙玉中已有千年,今日你我有缘,特授吾之传承,得我《天医玄经》,学成之后,当悬壶济世,心怀天下苍生......”

一道古老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轰然炸响,下一刻,无数庞大的信息一股脑地涌入徐东脑海之中,随着信息量的增加,徐东的眼界也越发开阔起来。

此刻的徐东只感觉自己置身一片黑暗之中,永无止境的漆黑角落,但是脑海之中偏偏显现各种奇异见闻,整个人越发清晰。

无论是仙法妙医,又或者修行口诀,甚至是此前徐东从未了解过的各种偏僻知识,都如同泄了闸的洪水一般涌入他的脑海之中。

整个过程难熬而又漫长,徐东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已过数天一般,但总归是没有监狱里的那四年难熬。

“年轻人,一定要重振吾天医门昔年的辉煌啊......”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徐东脑海再次一阵刺痛,整个人忍不住尖叫一声,猛然苏醒。

“我这是,在路边?”

徐东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在宋玉家附近的马路边上躺着,无人看管。

“这宋家人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路边!”

徐东暗骂一声,缓缓起身,同时在脑海之中不停思考,刚才发生的,是真的?

但是,也太假了吧!

什么天医门老祖,什么无敌功法,这不是扯淡呢!

然而当徐东的双眼无意瞥到手中完好无损的玉佩时,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愣在当场!

“这......难道是真的?”

想了想,徐东闭上眼用心感受了一下,顿时震惊不已——

他的脑海中果然有一部《天医玄经》!

此书分为天玄功法和医经两部分,里面的内容更是如同烙印般清晰地刻在了徐东的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而且徐东是医药专业出身,对关于医学上的事物极感兴趣,很快便沉浸其中......

“叮铃铃——”

正当徐东遨游在《天医玄经》的海洋里时,一通电话忽然打来,拿出手机一看,是他老爸打来的。

“爸,怎么了?”

“你妈突然晕倒了,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你快点过来吧!”


“爸,妈她怎么样了?”徐东在医院走廊尽头看见父亲坐在门外,快步上前担心地问道。

“刚才医生检查过了,好在只是劳累过度,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徐卫国解释道,但是神情之中依旧隐藏着无尽的担忧。

“呼,那就好!”徐东也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跑到走廊,高声喊道:“谁能救我父亲,我就给他五百万!只要你们能救我父亲,我绝不赖账,在场的诸位都是见证人!”

男人的这番话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管有本事没本事,都上前去凑凑热闹。

就连徐东也很是心动,毕竟那可是五百万啊,谁不动心?

若是真的拿到手里,父母也就不必出去摆摊了。

想到这里,徐东便和父亲说了一声,而后随着人流,跟上前去。

病房内,一帮神经内科的医生团团围住一个老头,老头禁闭双眼,半死不活地躺在病床上,嘴中不知呜咽什么,气息萎靡。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对门口的中年男人无奈说道:“苏先生,实在很抱歉,我们又检查了一遍,还是一样的情况,典型的植物人症状,十分古怪,我无能为力,恐怕就连京都那边的专家过来也是一样。”

此人乃是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神经内科主任医师、专家赵为先,是喝过洋墨水的海归精英,一把手术刀使的极其精湛。

而且他说的还算委婉,非要说个结论的话,那就是必死无疑!

屋内老者已经没有医治的可能性了。

“我特么不管!”中年男人脸色涨红,无比愤怒地指着赵为先的威胁道,“我家老爷子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你们一治就出了事情?你必须给我治好,给我一个交代,不然我让你在这儿干不下去!”

中年男人底气十足,丝毫没有把一个小小的医院主任放在眼里,足见其权势之大。

围观群众之中自然也有眼尖之人,一眼认出了中年男人的身份,惊呼道:“这不是苏博苏总吗?而病床上的老人就是他的父亲,苏家家主,苏山河!”

“苏家?哪个苏家?”有人不明所以,挠挠头,一脸的疑惑。

“还能是哪个苏家?咱们东海市有几个敢称苏家的?”

“你说的难道是东海市四大家族,掌管整个北区的那个苏家?”

“不然还能是谁?”

听到苏家的名头,众人议论纷纷,但是言语都带有一丝畏惧,生怕被苏博听见。

毕竟在东海市,可没有几个人敢得罪苏家,有钱有势,据说黑白通吃,权势极大!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其家主苏山河却躺在病床之上,奄奄一息,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归。

“可是我确实没有办法了,起码我治不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赵为先摊摊手,一脸无奈。

要是有办法,他能不治?

况且那五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苏博见状,只好一把将其推开,暗骂一声“废物”,随后看向眼前众人,喊道:“有没有人能救救我父亲,只要能治好我父亲,我就给他五百万,绝不食言,以我们苏家信誉为担保!”

“我都没办法,谁有啊?”赵为先满脸不屑,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禁后退,凑个热闹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要他们亲自上阵,却没有哪个有这般能耐。

的确,在整个东海市,如果连神经内科的主任赵为先都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见到无人敢上前,苏博也有些心灰意冷,正准备再寻他法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骤然响起:“我来试试吧!”

苏博顿时一惊,猛然抬起头来,在人群之中寻找声音的来源。

“治好就有五百万吧?那我来试试吧!”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而后让出一条路来,只见徐东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上前去,自信满满。

现在的他手握《天医玄经》,而且他明显发现有一股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在他的体内来回游走着。

尤其在治病这一方面,徐东有着莫名的绝对自信,正好借助这个机会测试一下。

当然,另一方面,他也十分在意那五百万。

看见徐东一副农民工的模样,赵为先便打心底的瞧不起,冷声说道:“你是什么人,也敢说如此大话?你知不知道苏家家主得的是什么病?我劝你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不要不自量力!”

对于赵为先的鄙视,徐东没有在意,而是不卑不亢地说道:“治好苏老爷子,我自有把握。”

赵为先一听就忍不住笑了,他一个从事神经内科方面二十年的老牌医师,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有上千次,在整个东海市,他敢打包票,没有人能在这方面比他还要厉害。

更别提对方还是一个年轻人了,光是经验这方面就完全不足。

就连自己这个主任都没有办法,一个年轻人凭什么说自己有把握?

“把握?呵呵,你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我不是医生,但是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徐东回道。

“那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没有!”

“没有行医资格证你就敢行医?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治出事来你负责吗?”

赵为先冷笑连连,这年头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出来冒个头了。

听到徐东压根不是医生,苏博也有些担忧,一脸狐疑地看着徐东,不敢冒昧让他动手。

看着有些犹豫的苏博,徐东提醒道:“苏先生,令尊的情况可不能拖,我既然说有把握,自然就是有的,但是若一拖再拖,误了时辰,就算神仙来了也没辙!”

苏博听后有些动摇,试问道:“你真的有把握?你若耍我,应该知道后果吧?”

徐东点点头:“只要你不赖那五百万就行。”

见到事态不妙,赵为先又开口说道:“苏先生,这小子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指不定是从哪里学来的野路子,你可千万不能相信他啊!”

“令尊的病症连我都救不了,就凭他一个年轻人又有什么办法?还是说你想指望他瞎猫碰见死耗子?”

听他的口气,似乎已经认定父亲必死无疑一般,苏博顿时一怒,斥责道:“闭嘴!你治不了就给我滚一边去,再敢咒我父亲死,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到苏博如此生气,赵为先也有些胆颤,不敢多说,再次小声提醒:“好,既如此,我也不拦你,不过提前说好,出了事我可不管!”

苏博听后虽然恼怒,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当即看向徐东再次问道:“你当真有办法?没骗我?”

“再拖就算有办法,也没有用了。”徐东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吧!如果您真能治好家父的病症,哪怕只是让他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五百万我都照付不误!”

徐东点点头,而后进入病房之中,走到苏老爷子身前上下扫视一眼,仔细观察他的身体状况。

接着,徐东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条信息——

患者当前状态:昏迷。

病因:中毒,迷心散,天下奇毒,无色无味,身中此毒难以察觉。

治疗方法:《天医玄经》医经篇——九转回阳针法。

“原来如此!”

徐东顿时了然,随后二话不说,对旁边的护士吩咐道:“麻烦给我一盒银针,快点,绝不能拖!”

护士虽然疑惑,但也不敢耽搁,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给徐东拿来一盒银针。

“银针,针灸?”赵为先看徐东居然想用银针救人,当即不屑道,“你还敢用针灸,这种中医骗人的把戏居然还有人敢用,当真是要害死苏老不成?”

然而徐东并未理会,只见他捻起一根银针,出手如电,刺入苏山河的百会穴之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