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婿无双

医婿无双

九局下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牧入赘到林家三年,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求上进,每天都在荒废人生。林家发展的越来越好,也就越来越容不得他这个上门女婿的存在。为爱入赘三年,秦牧忍受所有的嘲讽和谩骂,他无愧于心。既然林家执意要将他扫地出门,林薇薇也只把他当做是一无是处的废柴,那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一朝恢复身份,他要让所有人下跪认错!

主角:秦牧,林薇薇   更新:2022-07-15 2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牧,林薇薇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婿无双》,由网络作家“九局下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牧入赘到林家三年,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求上进,每天都在荒废人生。林家发展的越来越好,也就越来越容不得他这个上门女婿的存在。为爱入赘三年,秦牧忍受所有的嘲讽和谩骂,他无愧于心。既然林家执意要将他扫地出门,林薇薇也只把他当做是一无是处的废柴,那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一朝恢复身份,他要让所有人下跪认错!

《医婿无双》精彩片段

“集美们,看好了,就是这个人在地铁里摸我屁股!你他妈躲什么!敢摸不敢认是吧?!”

金陵市,地铁一号线里,秦牧正满头黑线的看着面前朝自己大喊大叫的女人。

女人拿着手机对准了秦牧,她身材肥胖,站在地铁中间两边的人都得侧着身子过,少说也有两百多斤。

刚刚秦牧站在她的身后,地铁里人挤人,秦牧被身后的人撞了一下,正好碰到了女人的衣角,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女人当即把秦牧拽住,硬说秦牧摸了她的屁股。

秦牧不想跟女人多纠缠,转头就想下车,然后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

“集美们,看准这个恶臭国男的脸!让我曝光他!”

女人不停的叫嚷着!

“你讲不讲道理?就你这副尊容,我会摸你?你疯了?”

秦牧郁闷的道。

女人闻言更是进入了狂暴状态,张牙舞爪的正要去打秦牧,秦牧忽然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地铁口,秦牧骑上自己的小电驴,郁闷的长呼了一口浊气。

老看见网上女拳打拳,这回可真是在现实里遇到了。

十多分钟后,秦牧回到了家。

刚走进客厅,秦牧就见到了自己的妻子——林薇薇。

林薇薇坐在客厅沙发上,俏脸上布满了阴云。

“秦牧,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你成了整个金陵的笑柄了?!”

林薇薇拿出手机就朝秦牧狠狠的砸了过去!

秦牧随手接住,手机上正显示着一段短视频,就是地铁上那个胖女人拍下来的!

秦牧脸都绿了,他还真没想到互联网的传播这么快,连自己老婆都知道这件事情了。

“老婆,这就是个误会。我再饥渴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啊。”

秦牧无奈的道。

“误会?!视频传的到处都是,你跟我说误会有用吗?!”

林薇薇厉声道!

没等秦牧再进一步解释详情,林薇薇不耐烦的手一挥:

“行了行了,我没工夫听你多说一个字,离婚协议在这里,签了吧!”

“薇薇,你......你这是干什么?今天这件事情不至于吧。”

秦牧没想到林薇薇忽然做的这么绝,心中只觉得苦涩。

林薇薇冷笑着道:

“的确不至于,但是这三年来,就很至于了!秦牧,当初要不是老爷子临死前逼着我让你入赘林家,你早不知道死在哪条街上了!”

“可你这三年的表现呢?每天就知道荒废人生,没一点上进心!林家这三年来发展的越来越好,已经没有资格再当林家的女婿了,哪怕是赘婿都不配!”

林薇薇的话像是锋利的刀子,直插秦牧的内心!

秦牧怔怔的看着林薇薇,苦笑着道:

“在你的眼中,我就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吗?”

“对,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无可救药的废物!”

林薇薇毫不犹豫的道!

“秦牧,是时候该放手了,吴家家财万贯,吴少是唯一的继承人,他要跟薇薇定亲,娶薇薇过门,林家养了你三年,你也该知足了!”

岳母汤玲此时从二楼下来,劝着秦牧道。

她所说的吴少,是金陵吴家的大少爷,吴浩。

“秦牧,也别怪我们做的太无情,只怪你自己不够努力。”

岳父林大军跟着汤玲下来,附和着汤玲的话。

秦牧叹了口气,他神色复杂的看向林薇薇,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林薇薇的手腕上。

林薇薇的手腕上,有一道修长的刀疤。

看到这道刀疤,秦牧的思绪一下子飞过到了从前。

他爱林薇薇,胜过爱自己。

十八年前,秦牧六岁,从燕京逃命到金陵,濒死之际,是一个小女孩,毫不犹豫的用刀切开手腕,以血救活了秦牧。

后来,秦牧被一家丧子的军人家属所领养,成年后便投身从戎,短短三年,历经无数生死,秦牧终成一番霸业,统帅北疆十万龙魂军,被封为北境战皇,位列龙国五大战皇之一!

征战途中,秦牧又偶得天医圣经,得以习得传承千年的绝世医学,创立天医门,秦牧作为天医门主,吸纳门生无数!

功成名就的秦牧,终于有能力可以寻找当年的救命恩人,以求报答之恩!

有着龙魂军和天医门两大助力,秦牧几乎不废吹灰之力就寻找到了林薇薇!

通过林薇薇手上的伤口,秦牧确定林薇薇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于是找到林家老爷子林万城,表明身份,自愿入赘,但是秦牧不愿有其他人知道此事,所以直到林万城死,整个林家也无人知道秦牧的身份。

秦牧在这三年间,暗中帮助林家从一个破落的小家族,重新焕发生机,他懂的不能拔苗助长的道理,帮起林家来也极其有分寸。

林家众人根本没发觉有人在暗中推着林家前进,更不可能想到是秦牧所为。

秦牧却没想到,恰恰是这种帮助,让林薇薇一家人变的看不上自己了。

而他们口口声声的不求上进,在这三年间,只是秦牧想要陪伴在林薇薇身边罢了。

秦牧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灰意冷。

“既然你想要离婚的话,那就离了吧。”

秦牧十分干脆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眼看着秦牧签了字,林薇薇一家人这才是喜笑颜开起来!

“我来的不是时候?”

客厅的大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俊秀青年,他笑着对林薇薇一家人道。

“吴少,你可算是来了,快看这是什么?离婚协议书!”

林薇薇笑着就扑进了吴浩的怀里,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昵起来,根本没把还在客厅里的秦牧放在眼里。

秦牧看到这一幕,只能黯然神伤,他缓步走出了这个曾经属于的家。

而留给他的,只有重重的关门声!

秦牧站在门口,点了一根烟,心如刀割。

客厅里,林薇薇依偎在吴浩怀里,笑嘻嘻的道:

“这么久了,总算能甩掉秦牧这个废物了!”

林薇薇的语气之中满是快意!

“别提秦牧了,晦气。”

吴浩亲了林薇薇一口,看到林薇薇手腕上的伤口,皱起眉头道:

“什么时候去把你这道疤去了,真够难看的。”

林薇薇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她扬起手笑着道:

“这道疤可是爷爷特意去医院给我打的,说是幸运符,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去掉!”

“我那个堂妹林若初以前也有一条这种疤,后来清洗掉了之后,她家里就发生火灾把她烧的不成样子了,所以幸运符是不能洗的!”

站在家门口的秦牧,脸色煞白,浑身颤抖起来!


他手中的烟都没拿住,掉落在了地上!

林万城,你这条老狗!跟我玩狸猫换太子?!

秦牧在心中咬牙切齿的道!

原来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不是林薇薇,而是她的堂妹......林若初!

要不是秦牧没有着急离开,恐怕这辈子他都不会知道这个秘辛!

秦牧若是一直被蒙在鼓里,恐怕等到死的时候,他都要继续暗中帮助林家,给林家报恩呢!

“说起来,我还得好好的感谢下林若初呢。”

客厅里,林薇薇边回忆边道:

“林若初虽然是被叔叔收养的,但是长的漂亮啊,当年那可是金陵第一美女!”

“上门想提亲的各大家族把咱们家的门槛都快踏破了,甚至连四大家族的袁少都来了,但是林若初全都不为所动,说什么她还没找到对的人。”

“结果后面毁了容,这下好了,再也嫁不出去了,老爷子特别生气,暗中挤兑她们一家人,林若初倒也硬气,带着家人就离开了林家,没再回来过。”

林薇薇说完之后,汤玲面露不屑的道:

“林若初真是不知好歹,大好前程不要,非要作的一无所有。”

“听说现在林若初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她爸前两天还打电话回来想借钱,老太太说她身上没流着林家的血,一分钱都没给,现在他们家全靠林若初一个人在金龙KTV当清洁工维持生活呢。”

林大军接着汤玲的话茬道。

林薇薇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阴阳怪气的道:

“当年的她可是天之骄女,也不知道现在吃不吃的了这种苦。”

林若初过的越惨,林薇薇就越开心。

在林若初还没毁容的时候,任何人提到林家,只有林若初的名字,没有她林薇薇的,哪怕林若初只是林家的养女。

砰!

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

秦牧站在门口,他扫过林薇薇一家人,最后死死的盯着林薇薇,冷声道:

“贱货!”

言罢,秦牧转身就走。

“秦牧!你他妈疯了?!你敢......你敢骂我?!”

林薇薇的反应极其强烈,三年以来秦牧对她可谓是逆来顺受,一次脾气都没发过,现在居然指着她的鼻子骂她贱货?!

气急败坏的林薇薇还想去追秦牧,但是被吴浩给拉住了。

“算了薇薇,跟秦牧这种废物计较什么?他已经一无所有了,连林家这个最后混饭吃的地方都没有了。”

吴浩安慰着林薇薇道。

林薇薇这才顺过来气,冷笑着道:

“你说的对,跟秦牧生气,掉价!”

离开了林家的秦牧,马不停蹄的赶往金龙KTV。

与此同时,金龙KTV。

因为还是白天的缘故,并没有多少客人。

穿着清洁工制服的林若初,正在努力的工作,她戴着口罩和墨镜,遮住了满脸烧伤后的伤疤和瘢痕。

这份清洁工的工作都是林若初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很多用人单位一看到她的样子,都直接让她走人。

所以林若初干的很卖力,她跪在地板上,专心的擦洗着沙发茶几。

若是有旁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很难想象曾经的天之骄女林若初,会沦落到如此卑微的境地。

“林若初!”

林若初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身体都因为恐惧而颤抖起来。

随着声音,约莫十多个小混混走进金龙KTV,为首的混混头子打着鼻环,染着五颜六色头发,正用冷漠的眼神看向林若初。

“马哥,我欠你的三万我一定会还的,下个月工资发了之后,先......先还一部分。”

林若初低着头道。

马哥,也就是为首的混混头子,他全名马帅,还有个非常正规的头衔,新海金融集团的业务经理。

新海金融集团的名头听起来大,实际上就是专门放高利贷的,而马帅这个所谓的业务经理,就是负责带着小混混们上门追债的。

“三万?要是你上个月还,就是三万,要是这个月还,利滚利下来你连本带利要还十万!”

马帅冷笑着道!

林若初一愣,整个人都懵了,她明明只借了三万,可......可现在要还十万?!

“马哥,我......我现在真的没有钱。”

林若初表情苦涩的道。

“没钱?没钱可就不好办了,你要是再不还,我们也没法交差啊,这样吧,我给你指条明路,卖个肾,肝什么的,钱立刻就有了。”

马帅煞有介事的道。

林若初一下子脸都白了,她惊恐的道:

“马哥,你放心,我会努力挣钱还给你的,你再给我点时......”

林若初话还没说完,马帅已经快步上前,一巴掌抽在林若初的脸上!

林若初被一巴掌扇的差点摔倒在地上,一丝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来。

“我给你时间,谁他妈给我时间啊?!给我带走,送到诊所去,有什么能用的全都给我取出来!”

马帅点了根烟,手一挥,身后的小混混们立刻上前,要把林若初带走!

新海金融集团在金陵嚣张多年,从来没有过收不回来的坏账,女的就抓到夜总会卖身还债,长的难看的和男的就弄到黑诊所挖器官。

金龙KTV里,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但是根本没人敢管!

“住手。”

冰冷的声音,传遍全场!

这声音,仿佛来自于九幽地狱,充满着死寂和冰寒!

秦牧站在金龙KTV的门口,犹如实质的杀气笼罩全场!

“哟,还真有不怕死的敢跟我们做对?”

马帅冷笑着道。

秦牧没搭理马帅,他快步走到了林若初面前,然后抓住林若初的左手,拉起衣袖,露出她的手腕。

林若初全身都被烧伤过,手腕上也同样布满了瘢痕。

换做常人肯定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秦牧却能一眼看出,在密布的伤痕之中,有一道不是烧伤的痕迹。

秦牧的心情,激动万分!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

“秦,秦牧?!你怎么会来?你快走啊,别因为我被牵连!”

林若初也认出了秦牧,有些慌张的低声道!

秦牧神色复杂,但是他也实在没办法跟林若初解释。

“我是专门来救你的。”

秦牧温柔的道,他的眼神闪过一丝心疼,因为他看到了林若初脸上被打的红肿的印恨和已经渗透了口罩的鲜血。

“哟,英雄救‘美’啊,你这口味可真够重的。”

马帅冷笑着道。

秦牧转过身,缓步走到马帅面前,紧盯着他道:

“刚刚,是你打了她?”


“打?我打她都算轻的!我正准备把她这个丑八怪送去挖器官呢!”

马帅的语气极其嚣张!

秦牧点点头,然后一拳砸在马帅的脸上!

拳势刚烈,只听见清脆的骨头碎裂之声,鲜血喷洒而出,马帅捂着脸惨嚎起来!

马帅的小弟们都傻眼了。

他们哪里见过这种手段?!

“快他妈动手啊!都他妈愣着干嘛!”

马帅瞪着血红的眼睛,怒吼道!

众多小混混立刻争先恐后的朝秦牧和林若初冲过来!

秦牧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三年时间,所有人都当他是个废物。

秦牧此前,无意展露实力,可从这一刻起,一切都将会改变。

他轻轻抬手,霎时间数道寒芒亮起!

冲过来的小混混们停住了动作,然后就都倒在了地上!

在他们的手脚或者胸口处,多了一根银针。

秦牧以医入武道,医术亦可是杀人技!

不过秦牧也没想要这帮小混混的命,只是让他们暂时动弹不得罢了。

马帅傻眼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边这么多人,肯定是手到擒来,没想到却被秦牧一秒钟全部制服!

林若初也是满脸惊讶之色。

她虽然被赶出了林家,可她也知道,在林家秦牧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赘婿。

现在的秦牧,可不像是个废物。

马帅捂着脸,他怕了。

脸上的剧痛还在,而他的手下全都倒下了。

马帅心中惶恐,但是表面依旧强装镇定:

“你敢跟我们新海金融过不去,你死定了!”

秦牧闻言,冷冷的道:

“我会把你们连根拔起。”

言罢,秦牧转过身,轻声对林若初道:

“我们走。”

直到秦牧带着林若初离开,马帅才总算长出一口气。

他连表情都不敢做,每牵动一下脸上的皮肤,他都会感觉到骨头撕心裂肺的疼痛。

“姐,你快带人来啊,我被人打了!”

马帅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哭喊道!

半小时后。

新海金融集团,经理办公室。

包扎好了的马帅坐在沙发上,目光阴沉。

“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肥壮的女人,女人看到马帅的样子,表情极其心疼。

女人是马帅的姐姐,也是新海金融的董事长,马玫。

“姐,是秦牧!林家的废物赘婿!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跑来救林若初那个丑八怪。”

马帅难掩怨恨的道。

马玫眉头皱的更紧:

“秦牧怎么会有这种本事?”

马帅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反正我带的人被他一下就放倒了。姐,你快安排人去帮我报仇,不过,你也得小心。”

“行了,我知道了,你好好养伤。”

马玫不耐烦的道。

另一边。

秦牧正送林若初回了她家。

自从被赶出林家之后,林若初一家就蜗居在一个老小区的两居室里。

秦牧神色复杂,他跟在林若初的身后走进来,目光所及之处都十分逼仄。

不过地方虽然小,处处却都打扫的十分干净,可见林若初的细腻。

“若初,是谁来了?”

林若初的母亲沈娟正在厨房里忙碌,听到开门声就走了出来。

“秦牧,他今天救了我一命。”

林若初回答道。

沈娟闻言,神色立刻紧张起来:

“若初,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若初叹了口气,苦笑着道:

“妈,您别问了,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显然林若初不想让沈娟有太大的压力。

“对了,爸呢?”

林若初紧接着问道。

“你爸在菜市场卖菜呢,估计也该卖完回来了。”

沈娟回答道。

林若初蹙起眉头,无奈的道:

“不是跟您说过了吗?劝劝爸,让他别出去了,他现在心脏有问题,要静养。”

“我劝了,可老头子他不听。”

沈娟摇了摇头道。

秦牧在一旁目睹这一切,心里很是难受。

林若初才是他的恩人,却过的这么艰难。

“秦牧,先坐一会儿,我马上再炒两个菜,你难得来一次不能随便应付。”

沈娟朝秦牧说完客套话,转身走进了厨房。

“若初,你的脸找医生看过吗?”

秦牧低声道。

林若初一愣,眼眶通红,容貌被毁是她的梦魇。

“找过,但是医生都说......没救了。”

林若初黯然的道。

“我说不定有办法。”

秦牧认真的道。

林若初楞了一下,苦笑着道:

“行了,你别安慰我了。”

林若初根本不相信秦牧的话。

秦牧正要说话,林若初的手机响了。

“若初,你爸在菜场的摊子被人砸了,你快过来啊!”

电话那边传来焦急的声音。

林若初脸色大变:

“我马上过去!”

菜市场内。

数十个小混混围在一个菜摊旁。

林若初的父亲林朝山正半跪在地上,满脸痛苦,菜摊被砸的乱七八糟,一众小混混发出肆无忌惮的笑声。

“老东西,知道为什么来找你吗?你那个丑八怪女儿找人打了我们马哥!”

为首的一个光头男人走上前,他抓着林朝山的脑袋,冷笑着道。

“威......威哥,不可能的,我们家没人敢惹你们啊。”

林朝山胆战心惊的道。

光头男名叫杨威,在这附近也算是知名的恶霸,同样也是新海金融的一条狗。

杨威一巴掌扇在林朝山的脸上,冷冷的道:

“马哥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跟我来这套?!我告诉你,打你只是个开始,你们全家都给我等着!”

“爸!”

这时林若初终于赶到了,她哭喊着就朝林朝山冲了过去!

警笛声也响了起来,显然是有人报警了。

秦牧就跟在林若初身后,他森然的眼神扫过杨威等人,漠然道:

“今晚,就是你们的死期。”

杨威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秦牧的鼻子道:

“你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吧?林家的废物赘婿!你不会以为林家肯帮你吧?你他妈给我等着,利息收完了,我迟早要你血债血偿!”

杨威说完,带着人转身离开。

“爸!爸!你怎么了?!”

林若初抱着林朝山,此时林朝山已经昏迷,脸色紫红,出气多进气少了!

秦牧赶紧上前,从怀中拿出银针,刺入林朝山胸前的穴位!

银针入体,林朝山的情况立刻好了不少,呼吸也平稳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