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降三宝大佬爹地又抢崽崽了

天降三宝大佬爹地又抢崽崽了

酒酿小丸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舒瑶撞破渣男和继妹的好事后,没有大吵大闹,她也花钱找了一个男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很公平。可她没有想到,一夜放纵的结果,是她怀上了孩子,还是一胎三宝。销声匿迹三年后,舒瑶带着三个孩子回国,她又遇见了陆祈年,对方不是特殊工作人员,而是一位霸总。说是有缘也好,说是冤家路窄也好,他们被三个孩子拴在一起了。一次冷战,某人说他们只是共同抚养孩子的关系,结果女人拿上陆祈年给的三年抚养费,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

主角:舒瑶,陆祈年   更新:2022-07-15 23: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瑶,陆祈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降三宝大佬爹地又抢崽崽了》,由网络作家“酒酿小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舒瑶撞破渣男和继妹的好事后,没有大吵大闹,她也花钱找了一个男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很公平。可她没有想到,一夜放纵的结果,是她怀上了孩子,还是一胎三宝。销声匿迹三年后,舒瑶带着三个孩子回国,她又遇见了陆祈年,对方不是特殊工作人员,而是一位霸总。说是有缘也好,说是冤家路窄也好,他们被三个孩子拴在一起了。一次冷战,某人说他们只是共同抚养孩子的关系,结果女人拿上陆祈年给的三年抚养费,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

《天降三宝大佬爹地又抢崽崽了》精彩片段

撞破男友劈腿继妹的奸情后,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舒瑶花大价钱点了个牛郎。

“砰——”

套房的木门被人推开又猛地关上。

舒瑶将肩头上双眼迷离的男人推倒在床上,长舒出一口气。

下一秒,女人纤细白嫩的手指抚上陆祈年的脸,清澈深邃的眸子闪了闪,满意地喃喃道:“啧,长得还挺不错嘛。”

吐出的气息混着一股淡淡的果酒香气,陆祈年眯起眼睛,嫌恶的眉头不自觉地渐渐散开。

想勾引他,爬上他的床的女人络绎不绝,以这种手段上位的他还是头一次中招,该死!

奈何舒瑶经验匮乏,理论知识也不丰富,一会儿就疼得不行,弄到一半就后悔了。

她被恋爱三年的初恋劈腿继妹,也不知道究竟是报复心,亦或是别的什么心理在作祟,一时冲动就点了个雏牛郎,今晚也只不过是想放飞自我一下。

正欲罢休,却发现男人好整以暇地把她望着,眉眼含笑,一派清隽矜贵的模样,讽刺似的。

舒瑶被那眼神刺了一下,脑子里嗖得闪过在酒店捉奸在床的画面,收了退却的心思,反手摸起床头的灯光开关,“啪”的一声,灯灭了。

唯一的光亮被舒瑶亲手掐灭,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

翌日。

逐渐恢复意识的舒瑶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犹如被重物撞过般,身体的不适让她皱起眉头。

昨晚上一幕幕令人喷血的香艳画面,一帧帧地交织在一起,放电影般浮现在她眼前。

是的,昨晚她是自愿的。

岳奕洲那个软饭硬吃的死渣男,居然看上她那便宜继妹,秦晚那种绿茶婊,娇滴滴到能掐出水的声音在床上与他调情......

一回忆起亲眼看见这个妹妹轻车熟路地进到岳奕洲的住所,舒瑶心里就犯恶心,想必两个人早就背着她搞到了一起......

她还傻傻的想把初夜留给他,那种男人,干嘛为他守身如玉。

敢绿她?他敢背着她找小三,她就敢找貌美牛郎!

收回思绪后,舒瑶强忍着身体上的不舒服,麻溜的收拾好自己,在床头留下两千块钱现金,溜了。

两千块,只是舒瑶钱包里最后的现金额度,回头她又给介绍人转了几千块钱,意思是昨晚很满意。

这头的陆祁年悠悠转醒,药性的副作用让他头晕目眩,一睡睡了好几个小时。

再次睁开眼,那个一头大波浪红发的女人早已不在身侧。

陆祁年半靠在床头,眼神被不远处的桌上,那一叠粉红色的东西吸引住了。

居然有女人不知天高地厚,敢这么对他!

两千块?她把他当什么了?!

……

九个月后。

东兴市某私立医院。

“哇——”

几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此起彼伏,响彻整个产房。

三个婴儿呱呱落地。

孩子的出生就是舒瑶的护身符,要不是她未婚先孕,那该死的继母秦景秀,早为了钱把她随便给商业联姻了。

也正因为她未婚先孕的事情,舒瑶那眼瞎的老爹更是听信了继母的谗言,对她厌恶万分。

这些事情她通通都不在乎。

可——

望着几个嗷嗷待哺的粉嫩小娃娃,舒瑶却手足无措起来。

这可是她第一次做妈妈,竟然一下就生了三个!

就在她捧着手机琢磨请什么护工住什么月子中心时,屏幕上方弹出一条财经专访。

舒瑶一个不留神间,错手点开了。

只见页面上赫然放着一个男人的正装照!

这人...怎么越看越眼熟......

——这不是她九个多月前点的鸭吗?

再看照片下面的介绍。

顷刻间,舒瑶只觉瞳孔瞬间被睁大——

这男人,她睡到的那个男人,居然是陆氏总裁陆祁年?!

这人不是她花大价钱点来的牛郎吗?

再往下一翻,舒瑶心里直冒出一个想法:完了,芭比Q了。

这总裁扬言要花重金找到她——陆祈年在财经新闻的采访里说有人在他那里丢了东西,想要百倍奉还给她!

新闻里还描述了一下她那晚的个人特征。

一头大波浪红色长发和亮眼的淡黄色长裙。

除了这两点,就再没有别的了,就连个监控都没有。

虽然倍感疑惑,但舒瑶还是默默地退出新闻,用手捋过自己已经染回来的黑长直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松了口气。

那晚之后她就把扎眼的发色染回黑色,紧接着不久后又因为作呕不止进了医院,再然后就是躲过了继母安排的商业联姻……

回首起过去这一年,舒瑶还是想不明白这戏剧性的一系列事情怎么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陆氏集团富甲一方,舒家顶死算个中等家庭,挤不进上流社会平台,自然也不知道这样大的家业手段。

关于要花重金找到她的这条新闻,舒瑶是信的,即便只公布出两个不起眼的特征。

舒某人:麻溜的滚走了。

她得出国避避风头才行。

 


三年后。

东兴市国际机场。

舒瑶头戴黑色渔夫帽,眼镜口罩齐齐上阵,全副武装般的架势,将她那张精致艳丽的小脸遮了个严严实实。

几年过去,那个想要“百倍偿还”给她的男人,已经没有派人继续查找她的下落。

但她还是决定小心为上。

“呜呜呜……妈咪,芝芝饿饿~”

舒瑶一回头,就瞧见小女儿肉乎乎的脸庞上满是泪水,小脸红彤彤的,惹人怜爱。

她这一胎就生了三宝,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叫童童,二儿子叫轩轩,小女儿叫芝芝。

但他们三人的年龄差距上,就是相继比下一个崽崽早出生三四分钟而已。

而她这小女儿嘛。

最爱哭,是一个小哭包。

爱哭也爱吃,是个小吃货。

每次一感觉到饿,还没出声招呼舒瑶找吃的,那小珍珠就从眼里掉了出来。

轩轩是哥哥,看着小妹这一脸馋样,顺着她的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蛋糕店。

他那眼睛一亮,舒瑶就知道他在憋什么主意了。

轩轩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斜前方的方向,在原地又蹦又跳,“妈咪你看!那里有蛋糕店!”

舒瑶无奈地点了点头头,长途飞机坐了几个小时,孩子们不饿才反常,反正她现在也不着急回家,先带孩子们饱腹一餐才是目前首要的事情。

舒瑶的手指在手机上灵活的敲打了一番,知会在机场外等候的闺蜜也来蛋糕店一起吃点东西。

收好手机后,她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牵着三个小宝贝,四个人手拉手,并排走向蛋糕店。

三个小娃娃目不转睛地盯着橱柜里的蛋糕和小面包,个个都被吸引住了。

这蛋糕长得可真好看!

芝芝在心里这样想着,“利落”地拍了拍手,迈着小企鹅般的步伐走向小蛋糕。

“芝芝!”

舒瑶一个不留神就看见小芝芝不小心撞到一个女人的腿上,受力不稳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奶油小蛋糕也滚落到一旁。

“怎么回事,没长眼睛啊!”

那女人呵斥一声,面色不善的转过来!

舒瑶一看也愣住了,这不是秦晚和秦景秀么。

这母女俩自从进了舒家大门,就各种卖力想要挤进上层名流的圈子里,当年秦晚勾引岳奕洲那个渣男,也是因为他是岳氏地产的公子。而这会子盛装打扮的样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嘛...估计又盯上什么新目标了。

芝芝仰着头望着大声说话的女人,吞了吞口水。

啊…这个阿姨好凶啊。

“小妹,起来。”看到妹妹跌坐在地上,童童快步冲上前,将芝芝拉起来,而后打量起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虽然长得漂亮,但远没有妈妈漂亮。

而且她好凶。

“哎呦乖女儿,你要知道,可不是所有家长都能教好小孩的,这小破孩小小年纪不长眼睛也怪不得她的。”秦景秀一把拉住快要暴走的秦晚,她在外特别注意自身的形象,不好发作,只能阴阳怪气了一番。

又来一个,说话也没礼貌。童童她不喜欢,这份心思也毫不掩饰地写在她的小脸上。

“你这孩子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秦景秀捕捉到童童脸上的表情,一只手指了指童童,随后又将手指了指女儿的小腿处,“你也不知道看看我女儿的裙子被你旁边这个破小孩给糟蹋成什么样子了,真是晦气。”

秦晚今天特意穿着这身裙子回国,就是因为父亲说魏氏银行的公子会来接她。所以她要连自己的头发丝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样才能吸引住对方。

可她费尽心思的裙子,现在却被这个不长眼的小女孩给毁了!

而秦景秀所指到的长裙尾处,被一坨白色混着褐色的奶油沾到,衬在粉色的裙子上格外显眼。

舒瑶听着秦景秀说的话,脸色微变,三年过去,这女人还是这么蠢。

这个“舒太太”一口一个破小孩的,摆明了就是欺负童童她们年纪小!

“阿姨…对不起。”芝芝抿了抿嘴,开口道歉的声音奶声奶气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透露着真诚。

童童下意识地拉了拉芝芝,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管怎么样,这次始终是芝芝先撞到这个女人的。

“还有你!你也道歉!”秦景秀趾高气昂地呵斥童童。

“这位夫人未免也太过欺人太甚了些!”舒瑶上前一步,她今天又搭着一身黑色装扮,一米六八的个子往秦景秀面前一站,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

“一个三岁小孩也值得你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的?”舒瑶低头蔑了秦景秀一眼,隔着墨镜,她只看见对方的脸肉眼可见地差了不少:“秦小姐正预备做豪门阔太,不知道她母亲欺负小孩的高清视频在圈内流传开的话,事情会被敲定吗?”

秦景秀听到这话,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是她最在意的事情!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要不是她们母女俩要赶时间去见魏氏公子,肯定要拉着孩子家长好好说上一番。

现下不过是让小破孩道个歉就能了事,她还平白被人威胁,秦景秀心里憋着一团火,脸色难看得不行。

童童倔强地看了她一眼,小小的身躯笔直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怎么了?”

就在舒瑶正欲开口的间隙,周围的人越围越多,秦景秀眼神一变准备给这个死小孩一点教训时。

正准备动手,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声音不大不小,不温不热,却让僵持不下的双方同时转身。

声音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舒瑶挑了挑眉,下意识偏头看向另一道声音的主人——

同一时间,舒瑶只听见自己心里咯噔一声。

是四年前的那个男人!陆氏总裁陆祁年!

真是冤家路窄,回国第一天就撞上他了。

秦晚看见陆祁年的一瞬间,身上环绕着的戾气顿时烟消云散,眼里只剩小星星,除了跟他打了声招呼,软绵绵地喊了声“祈年哥”后,便只会眨巴眨巴地盯着陆祁年看。

陆氏总裁陆祈年,年少有为,难得的是还一表人才,在圈子内是多少豪门贵女想要的对象。即便秦晚已经有新目标了,也不妨碍她多一条路多一个机会。

秦景秀瞥见身旁花痴的女儿,一脸恨铁不成钢,只得自行开口道:“祈年,这个孩子很没有礼貌,撞到我女儿还不道歉,你看她这裙子,再看看那眼神,简直……”

陆祁年垂眸看着童童,那张白嫩的小脸上,清澈的眸子里透着不屑。

一旁低着头的舒瑶,完全忘记此刻的自己“全副武装”着,只一个劲地在心里念叨着希望陆祁年不要看出什么来才好,童童和芝芝长得很像她!

因为她长期带着娃生活,以至于忘记了,除非是相熟的人,不然光凭小孩的容貌,很难一口咬定孩子母亲就是某个人。

此时此刻,舒瑶闭着眼睛,直在祈祷着两个孩子千万不要被看出来,如果被看出来,那……

老天保佑,菩萨保佑!

她一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一旁的轩轩敏锐地发现了妈妈的不对劲,一双眼睛盯着陆祁年的脸仔细瞧。

嘶……

好奇怪啊。

这个叔叔的脸,和他一样耶!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轩轩好奇地越凑越近,正打算上前去亲自比比,就被突然睁开眼睛的舒瑶一把抓住,从包里摸出一个儿童口罩,麻溜的给儿子戴上。

祖宗~你可不要再添乱了。

三个孩子里,轩轩和陆祁年长得最像。

简直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轩轩内心OS:哇哦,和我长得一样的叔叔,简直超酷的好伐?

轩轩被舒瑶逮在怀里,要是被陆祁年看见这个小家伙的脸,就真的完蛋了。

她当年留下两千块钱现金是因为她不知道那是陆氏总裁,还以为…还以为是介绍人弄来的帅气牛郎。

这个陆祁年后来肯花重金只为找到她,肯定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被舒瑶羞辱到吧!

那如果他要是知道舒瑶给他生了三个孩子,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轩轩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样,但也没再往前凑,老老实实地被舒瑶搂在怀里。

*

“只会欺负小孩子,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大人,分明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童童受不了这个浑身上下都布满气场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率先开口道。

童童大声地把话讲出来,气得秦晚站在原地“你…你…”个不停,脸上颜色变幻不停,却也半天没憋出个话来。

原因无他,她是怕陆祁年的。

就连秦景秀和她那继父,也是很忌惮眼前这个男人的。

“你这小孩…你……”此时陆祁年在身旁,秦景秀已经没了之前的气焰,根本不敢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只得把话头落在陆祁年身上,“祈年,你看这孩子……”

“你的孩子?”陆祁年出声打断秦景秀的话茬,看着那小女孩说完话后就躲到一个女人身后,出声询问。

舒瑶点点头,没出声。

“呵,这么小的孩子可是要好好教育呢,不然长大以后会成为一个没有教养的人!”秦景秀见陆祁年没有接她的话茬,又看这孩子家长此时低着头都不敢说话,越发嚣张起来,大声讥讽道。

舒瑶不作声,是因为担心陆祁年记得她的声音。但是这个女人张口闭口的没教养是什么鬼,她还想说她老娘教的才好呢!

也许是母女连心,芝芝眼里冒着泪花,声音软绵绵地回怼道:“不好好教育的话就会变成像阿姨这样的人吗?那芝芝才不要这样。”

说完,小姑娘就躲在了童童身后贴着她。

那个阿姨好凶,她是害怕的。

可那个阿姨一直针对童童,不依不饶的,她好讨厌。

“你!你这孩子还真是伶牙俐齿啊!”秦景秀咬紧牙关,她气死了,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她怕自己忍不住真动起手来,那到时候才真会保不住形象。

陆祁年全程的话也少,冷漠地旁观着。

直到此刻,他才勾起嘴角,小小年纪的两个女娃娃居然这样伶牙俐齿,倒是跟一个人很像!

像……

思及此,陆祁年的眼神又一次落到童童白皙的小脸上,而童童为躲避着目光,一头蒙在舒瑶的衣服里,不给陆祁年看。

这幅执拗的模样和那晚的红发女人太像,两个奶娃娃都这样,那她们身旁的这个“全副武装”的妈妈会不会也……

舒瑶一个激灵,抬头,对视上陆祁年的锐利眸光,不由得攥紧轩轩的衣裳。

陆祁年眸光微深,抬腿朝着舒瑶走去,他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咯噔一下。

天呐,怎么办?

她心底的不安涌上心头,手指不自觉地轻轻颤抖起来。

“你……”

轩轩感觉到了妈妈身上不知名的那股恐慌,鬼点子在脑子里转悠转悠,准备开口。

谁知有人先他一步出声。

“好巧啊陆总。”

唐清岚的声音适时响起,舒瑶看她的眼神就像看救世主一样!

“哟,舒太太和秦小姐也在啊?”只见她安抚性地朝舒瑶笑了笑,主动走到陆祁年和舒瑶的中间正对着他,挡住他的视线。

秦晚的眼睛死死盯住唐清岚,每次这个女人一出现,她就预感准没好事发生。

一想到陆老爷子有意促使陆祁年结婚,秦晚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似的,又高兴又不甘心的,虽然这几年舒家的公司越做越好,地位也在肉眼可见的上升,但她离陆祈年的身份上,实在隔得太远了。

这个唐清岚除了跟那个舒瑶是一条船上的,还是唐氏珠宝的独女,倒是跟陆祈年的可能性很大......

不,不行,她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做豪门阔太的机会!

魏氏公子和陆氏总裁,金钱和名利,她都要。

“唐小姐。”陆祁年薄唇轻启,客套性地朝她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越过唐清岚,眼神再次落到舒瑶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注意到这俩小孩的动静,再到看见小女孩脸上挂着的泪珠,心脏一阵钝痛。

三年前的那个午后,心脏也是没来由的一阵钝痛,和刚刚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要尿尿,我憋不住了,我想要尿尿!”

舒瑶没想到轩轩会来这么一手,稍稍一愣,而后故意掐着嗓子:“妈咪带你去。”

说着,一手抱着轩轩,一手牵着童童,示意小姑娘牵起芝芝,逃也似的离开。

就属轩轩这孩子鬼主意最多!

陆祁年抬脚要追,唐清岚先一步出声叫住了他。

“陆总可否借一步说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