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极品大周昏君

极品大周昏君

茯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霄穿越到一个叫九州大陆的地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居然还是一位昏君。开局遭到刺杀,他刚解决完刺杀自己的吴王,梁王又想谋权篡位。更多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林霄对这个大周帝国有了一定的了解,几十个藩王割据势力,原主早就成了一个傀儡。作为一名穿越者,他绝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窝囊废柴,他要制定一个计划:逆袭翻身!

主角:林霄,裴沐修   更新:2022-07-15 23: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霄,裴沐修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大周昏君》,由网络作家“茯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霄穿越到一个叫九州大陆的地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居然还是一位昏君。开局遭到刺杀,他刚解决完刺杀自己的吴王,梁王又想谋权篡位。更多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林霄对这个大周帝国有了一定的了解,几十个藩王割据势力,原主早就成了一个傀儡。作为一名穿越者,他绝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窝囊废柴,他要制定一个计划:逆袭翻身!

《极品大周昏君》精彩片段

“卧槽!”

林霄刚刚睁开眼睛,顿时一句国粹喷涌而出。

一张巨大的床上,躺着花容月貌的女子。

“我去,我不是做梦吧??”他猛地吸了口气,狠狠捏了一下自己。

真疼……

“陛……陛下,你醒了?”

女子轻咬嘴唇,眼中闪过一丝羞红。

陛下?

林霄懵逼,还未来得及发问,猛然间,无数记忆碎片涌入林霄脑海之中。

“我居然穿越成一个昏君?”林霄眼中的疑惑逐渐变成了震惊和凝重。

这个大陆叫九州大陆,而原主则是大周帝国的国君。

大周帝国是分封制,周围有着几十个藩王,虽然受命于大周,但因为原主的昏庸无能,整个大周帝国早已经暗生变化。

不仅如此,而且九州大陆还有一个与大周帝国分庭抗争的帝国——大漠帝国。

相比较大周帝国的分封制,大漠帝国是中央集权制,所有的权利都牢牢掌握在国君手中。

不过大漠帝国的国君与原主不同,毕竟原主可谓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暴君。

眼前的盛宴不过是九牛一毛。

曾为了一己私欲修建的凌霄阁,就累死了几千万的百姓,可谓是人血骨头搭建而成。

人家秦始皇的万里长城是防御外敌,他倒好,劳财劳民,竟只是为了豢养少女供自己享乐。

而且滥用奸臣,残杀忠臣,但凡好看的女子,悉数纳入凌霄阁,不从者乱棍打死,任由士兵群起而上。

就连商纣王的酒池肉林在原主面前,那都是小巫见大巫。

最为严重的还是朝廷党派相争,仔细捋捋就会发现,原主完全是个被架空的傀儡!

林霄忍不住嘴角抽搐,自己这是倒了几辈子血霉?

忽然。

“咻!”的一声,一阵刺破空气的声音徒然响起,寒光四射的利刃直冲面门,林霄下意识腾空而起,躲开匕首。

“铮!”

约莫七八寸的匕首从林霄面前飞过,直插墙面,硬生生插了四五寸。

“有刺客!抓刺客!”

不等林霄反应过来,外面就传来一阵打斗声,紧接着大门被轰然撞开,几个侍卫压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陛下,您没事就好了,吓死奴才了。”一个小太监满脸惊恐的跑了进来,看着林霄无事,这才狠狠地松了口气。

“昏君,没想到你还活着,我就是死,也不会向你吐出一点消息。”男子恶狠狠的说道,紧接着好似咬破了什么,顿时脸色苍白,浑身抽搐,口吐黑血。

“陛下,这贼人咬毒自尽了。”太监探了探刺客鼻息,颤颤巍巍道,生怕林霄一个不顺,直接将自己凌迟。

“把他扔出去,大卸八块,叫裴沐修进来。”林霄眼底闪过一丝肃杀。

……

裴沐修,大周帝国将军,也是原主仅有的几个保皇派成员。

只是林霄没想到,自己这才刚穿越,就被刺杀?

要不是自己是个练家子,指不定死的硬邦邦。

“噔噔噔。”

就在林霄沉思的时候,裴沐修到了。

少年约莫二十一二岁,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看着林霄左拥右抱,手上动作不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直直的跪拜行礼:

“臣,裴沐修,见过陛下。”

“其他人出去,你们几个留下。”林霄冷笑一声,指着几个少女道。

少女们不敢怠慢,慌乱的穿上衣服,连滚带爬的跑了,剩下的几个少女更是颤颤巍巍缩成一团。

“裴将军,方才有人刺杀朕,你怎么看?”

手上时轻时重,疼的少女双目含泪,小嘴轻咬,浑身战栗,愣是不敢吭声。

“刺杀?何人?臣这就去灭了他们!”裴沐修双眸一冷。

几个少女一听这话,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林霄手下猛然用力,发出一声暴喝,一股无形的压迫感笼罩在整个凌霄阁内。

“啊~疼~”

少女疼的发出痛呼,整个人更是蜷缩成一团。

“陛下饶命,奴家迫不得已,是……是梁王以奴家性命相逼,让奴家等人给陛下酒中下药,迷晕陛下,然后派人暗杀陛下,奴家知错了……”

少女疼的几近昏厥,却依然被大手钳制,无法挣脱。

其他的少女也被林霄强大而又可怕的威压震慑,衣不蔽体,连滚带爬的交代了所有的事情。

“梁王?可真是朕的好弟弟!”林霄得知真相,顿时眸中寒冰四射,旋即大手一挥,裴沐修抽出长剑,刷刷几下,手起刀落,几颗圆滚滚的脑袋咚的一声落地。

伴君如伴虎,特别是林霄这样的暴君,裴沐修若不能猜测对方的意思,估摸着都活不到现在。

这也是为什么林霄找来裴沐修的原因,任何人都会背叛他,但裴沐修不会!

“你现在还有多少兵马?”林霄厉声道,语气中充满杀意,那张满是银欲的脸此刻也格外冷酷无情,和方才判若两人。

既然梁王敢对他动手,那就休怪他不客气了。

“嘶!”裴沐修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眼前截然不同的林霄,顿时心中惊诧,这还是那个荒银无道的昏君?

林霄也察觉到裴沐修的疑惑,旋即冷笑道:“怎么?难不成你也觉得朕是个昏君?”

“臣……不敢!”裴沐修被林霄盯得浑身冷汗,连忙开口道:“若是加上护城军和军营中人,也就一万八千人……”

“那梁王呢?”

“梁王掌控十八万人马……”

噗!

林霄差点一口老痰喷出,我了个乖乖,这相差了足足十倍啊!


“都怪朕,太自负了,居然给了梁王那么多人马......”林霄气的心梗。

也不知道原主怎么想的,居然给了梁王那么多的人马,并且还允许其驻扎在都城附近,这特么不是妥妥的引狼入室?

不行!

这件事情不能继续拖着了,原主身死不仅仅是因为纵欲过度,还是因为喝了太多的迷.药,自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大周可不止一个梁王,还有八个权势滔天,企图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世家,十几个狼子野心的藩王,以及虎视眈眈的大漠帝国!

朝廷盘根交错,自己必须以铁腕手段,血洗整个大周帝国!

“裴将军,你现在调遣三百羽林卫隐秘凌霄阁周围,再找十八个高手,隐秘在凌霄阁内,然后......”

“传朕旨意,宣梁王林雲觐见!

“是!”裴沐修领旨而去,眼中更是疑惑不已,林霄好似变了个人?

难不成之前林霄一直都在装暴君?

毕竟在他登基之前,大周帝国就已经被腐蚀不轻,登基后所作所为,更是加深大周腐烂。

来不及多想,裴沐修直奔梁王府。

裴沐修离开后,林霄让人打扫一番,侍卫们都战战兢兢清理尸体,前一秒颠鸾倒凤,后一秒身首异处,果然不愧是暴君!

侍卫们清理干净,林雲也来到凌霄阁外,等到林霄召唤,这才走了进去。

“臣弟,见过皇兄,皇兄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儿个朕差点享年二十三了,你让朕万岁?”林霄冷笑一声:“怕是你心里巴不得朕早些死了吧?”

“皇兄经历了什么?臣弟惶恐!”林雲立马跪下,低下的眸子却是闪过一丝疑惑,为什么林霄还活着?难不成刺客失手了?

而且......

这还是那个霄疯子?怎么有这么强大的气势?

这个疯子不是只会贪图享乐吗?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眼神!

他一定是装的......没错!一定是这样!

林雲自我安慰,旋即挺了挺腰板,暗自打气。

不过是个废物罢了,在过几日,自己就要将其从龙椅上拽下,有什么可畏惧的?

想到这里,林雲更是自信了几分。

林霄看着林雲死不承认,旋即话锋一转:“没什么,就是朕觉得,宫里也不安全,总得有些亲兵再旁,朕之前给你十六万士兵,交出来吧。”

一般的藩王,最多两万兵力,大部分都是一万左右,只不过原主有一次脑抽了,居然将自己百万兵力一一分给其他藩王,导致自己只剩下两万不到的兵力。

这一行为,更是直接让自己成为傀儡。

“什么?!”林雲闻言,脸色徒然一变,满目震惊,甚至于连自己站起来都不察觉。

这是逼自己交兵权?这么一个废物他怎么敢?!

一旁的裴沐修也脸色聚变。

林霄身上那一股强大的气势,连带着他都忍不住畏惧,同时心中更加坚信,眼前这位傲世群雄的帝王,过去的十几年里,都在装疯卖傻!

毕竟,这么硬气的话,以前的林霄可是说不出来的。

“怎么?难道你还有意见?”林霄猛的站起爆喝道,唯吾独尊的模样让林雲都忍不住战栗!

恐惧爬上林雲的心头,仅一瞬间,他幡然醒悟,自己怎么会害怕这个疯子?

想要自己交出兵权?

做梦吧!

“哈哈哈!皇兄,你居然还想要本王交出兵权,你这是痴人做梦!”林雲索性撕破脸皮,狂妄大笑。

“本来还想多留你几日,没想到你却自找死路。”

“你想造反?”林霄微眯眼睛,如同猛虎盯着猎物一般,杀意十足。

“造反?你这个昏君,荼害百姓,残暴无能,根本不配坐上这个位置,本王只不过是应天行事,将你这个大周国的祸害,剿灭!”

“来人,斩昏君,以祭先皇!”

林雲大喊一声,刹那间,门外的侍卫蜂拥而至,林霄眼角抽搐,没想到平日里保护自己的侍卫,居然都是林雲的人,难怪他敢这么嚣张!

“羽林卫,救驾!”裴沐修挡在林霄面前,大喊一声,原本隐秘在暗处的羽林卫瞬间包围整个凌霄阁,而凌霄阁内的十八高手,也纷纷乍现。

“你们居然还留了一手?呵呵,螳臂当车罢了,林霄,去死吧!”林雲抽出佩剑,满脸自信,直冲林霄。

这么一个废物,难道自己还打不过?

“你去绞杀其他人。”林霄冲着裴沐修道,旋即抽出长剑,与林雲扭打在一起,只见他横剑一挡,紧接着反压手腕,另外一手紧握成拳,猛的朝着林雲打去。

林雲被打的鼻血直流,眼中震撼,这疯子怎么这么生猛?

还未歇息,林霄再次出击,拳打脚踢,一次比一次凶猛。

“不!不可能!你这个荒银过度的废物,怎么可能这么厉害......”林雲被打的连连后退,脸上添彩不少,满眼震惊。

“废物?朕乃大周帝国的君王,日后将会成为天下的王者,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梁王,居然胆敢以下犯上,谋朝篡位,你罪该万死!”

林霄睥睨天下,眼中满是狂妄与嚣张,宛如修罗一般,降临人间!

裴沐修惊愕不已,但很快便心中狂喜,这大周帝国,要变天了!

陛下,终于站起来了!

“给本将军杀!”裴沐修激动的大喊一声。

羽林卫纷纷抽出长剑,和侍卫们厮杀起来。

另外一边,林雲和林霄正打的不相上下,趁着林雲一个不注意,林霄直接长剑倒插,穿心而过!

“噗!”

林雲瞪大虎目,满是不甘的盯着林霄,身子滑落,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场侍卫见此,顿时一个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愣在原地,满脸惶恐。

趁着敌方愣神之际,羽林卫立马将其包围其中,几个誓死抵抗者,皆被斩杀!

林霄看着地上咽了气的林雲,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邪笑道:“尔等皆乃大周将士,但凡归降于朕,且捉拿林雲同党者,既往不咎。”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旋即纷纷跪地:“我等愿归降陛下,协助裴将军捉拿梁王同党!”

“好!裴将军,你率羽林卫等人,前去捉拿林雲同党,违抗者,先斩后奏!”林霄大手一挥,踩着林雲尸体,坐在了九五之尊的龙椅之上。


“陛下,这大部分都是位高权重者,如此大动干戈,会不会惊扰那些世家,到时候怕是动了根基......”裴沐修不由得面露担忧,小心翼翼道。

大周八大世家,盘根交错,有不少是梁王党,若是这个时候倾巢出动,将其一网打尽,很容易动了根基,引发更大的暴.乱......

“裴将军,大周根基早已烂透,梁王已死,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现如今先下手为强,还能有些胜算,若是拖延到明日,朕就会被动。”

“且,朕已经决定,着手整治朝廷,就必须雷厉风行,铁腕手段,你放心去吧。”

林霄虎目一眯,浓郁杀意充满凌霄阁,坚定的语气更是让人不敢违抗。

“是!”裴沐修应声道,浑身颤抖,无比激动,旋即率领众人,火速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刹那间,鬼哭狼嚎,爆喝怒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同时不少的官员也被敲响了大门,一道道圣旨从宫中传出,一个个睡眼惺忪的大臣们也急匆匆朝着宫中走去,披星戴月,脚步沉重。

“怎么回事?霄疯子不是几个月没有上早朝了吗?怎么这么早就传了圣旨出来?”

“不知道啊,唉,林尚书怎么还没来?”

“嘶,不仅仅是林尚书,还有刘将军,李侍郎,张太傅都没来,这是怎么回事?”

......

庞大的官员体系,顿时少了三分之一的大臣,满朝百官议论纷纷,一个个面露疑惑不解。

凌霄阁。

几个宫女端着水盆,进进出出,更有龙撵恭候多时。

“小夏子,人都到齐了吗?”林霄张开双臂,任由两个宫女肆意摆弄。

“陛下,都到齐了,剩下的那些,裴将军会亲自押来。”小夏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道,一想到昨日血流成河的场景,更是让他胆战心惊。

“走吧,上朝。”林霄勾唇一笑,宫女也堪堪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他身上的龙袍抹平。

小夏子走在前面带路,林霄坐在龙撵之上,很快就到了议政殿。

“陛下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都平身吧。”林霄大手一挥,旋即葛优躺道:“今儿个朕有件事情要通知诸位,林雲以下犯上,企图谋朝篡位,朕已经将其就地正法,斩于剑下。”

轰隆!

如同一声惊雷,猛然砸在众人头上,在场的大臣们震惊满面,一个个难以置信,心中骇然!

“什么?梁王死了?还是被陛下斩杀?”

“嘶!这还是那个霄疯子吗?居然连梁王都斩杀了?”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梁王一死,朝堂不就是本王的囊中之物吗?”

“恭喜吴王殿下,这一次霄疯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杀了梁王,怕是要引起公愤了,到时候殿下可以借着这次机会,一举推翻霄疯子。”

......

大臣们议论纷纷,有人欢喜有人愁。

梁王一死,梁王派彻底土崩瓦解,其他的派系却开始蠢蠢欲动!

这不,吴王派的大臣率先开口:

“陛下,梁王殿下居然以下犯上,这简直是罪可当诛!”

“陛下这一次是为民除害,梁王殿下结党营私,依臣之见,斩草要除根,那些大臣,也绝对不能放过。”

“依臣之见,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臣觉得,吴王殿下,能力非凡,且忠心耿耿,又是陛下您的叔父,不如让吴王殿下代为执行此事。”

“臣附议......”

一人开口,十余人皆附议。

其他的人听到这话,都脸色微变,昔日吴王和梁王走的可不是一般的近,现如今居然直接翻脸?

不过众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吴王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惦记的不过是梁王手里面的那些兵马。

从林霄登基以来,就出了这么一个奇葩的法规,不论是谁,只要平了叛乱,便可获得对方的军马。

这也就是为什么吴王派如此迫不及待的原因。

此刻的吴王林匈更是满脸笑意,正打算站出来揽下这个肥差,没想到林霄却是冷笑一声,讥笑道:

“能力非凡?忠心耿耿?你们真当朕是个傻子吗?”

“吴王和梁王之间的那些肮脏事,朕可不是瞎子,若是让你这个欺君罔上,与梁王狼狈为奸的叛贼去斩草除根,怕是你连他们的家兵以及吴王那十几万的兵马都要收入囊中吧!”

“来人,给朕抓拿反贼吴王及其党羽。”

嘶!

这话一出口,顿时整个议政厅都鸦雀无声,如坠冰窖,连带着呼出的气体都清晰可见。

林匈的脸黑如墨汁,吴王派的大臣们更是心里咯噔一声,一个个惶恐不安。

这霄疯子的气势怎么如此恐怖如斯?而且还如此聪慧了?

吴王也心里发颤,整个人都有些颤颤巍巍。

该死,自己怎么能畏缩?

吴王猛然回神,眼前不过是个废物罢了,自己怎么会产生畏惧之意?

梁王已死,计划还得继续!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林霄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索性他也不在遮掩,直接与他对视,兴师问罪道:

“林霄,你登基十余载,便让整个大周帝国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本王作为先皇亲弟,你的叔父,深感悲痛,这一次,本王要废帝立新。”

“来人,把林霄给本王,哦不......给朕拿下!”

吴王一声令下,顿时宫外涌进数百位士兵,这些人,居然都是吴王的手下?

在场的大臣们面面相觑,林霄的脸色也不由得难看起来,唯有吴王极其党羽,面露嚣张之色,仅有的几十个侍卫,护在林霄面前。

整个议政厅更是剑弩弓张。

“哈哈哈!好你个吴王,没想到你居然在朕身边安插了这么多的眼线!”

林霄又气又笑道,没想到大周帝国居然被这些党派渗透的如此彻底,身边竟然毫无可信之人。

真是个笑话!

“乖侄儿,你若识相,待本王登基,定然饶你一条狗命,不然,本王今日就将你斩于剑下!”

说完这话,吴王眸中寒光一闪,直接持剑劈去,林霄瞳孔猛然一缩,抽出一旁佩剑,长剑一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