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还想她

我还想她

花间一壶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笙和霍子铭结婚多年,她一直厚着脸皮黏着他,赖着他,从不敢惹他不高兴,他说一句厌恶她,她就要说十句喜欢他爱他把他的话堵回去。当她身患绝症,治不好且活不了多久时,她只想陪在霍子铭的身边,走完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程,可惜,他永远不懂她的深情,只当她又在胡闹搞事。直到江笙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他才发现自己有多想她,有多爱她。

主角:江笙,霍子铭   更新:2022-07-15 23: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笙,霍子铭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还想她》,由网络作家“花间一壶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笙和霍子铭结婚多年,她一直厚着脸皮黏着他,赖着他,从不敢惹他不高兴,他说一句厌恶她,她就要说十句喜欢他爱他把他的话堵回去。当她身患绝症,治不好且活不了多久时,她只想陪在霍子铭的身边,走完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程,可惜,他永远不懂她的深情,只当她又在胡闹搞事。直到江笙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见,他才发现自己有多想她,有多爱她。

《我还想她》精彩片段

南城别墅,晚上十点。

大门咔哒一声打开,霍子铭的身影开门进来。

通过玄关,看见江笙坐在餐桌后,桌上是满满一桌丰盛的饭菜,还有生日蛋糕。

江笙听见声音,呆滞的目光才终于聚焦,落在霍子铭身上。

“生日快乐。”

她将蛋糕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我给你做了蛋糕。”

霍子铭走到餐桌前,纯白的蛋糕上面是一个大大的粉色爱心,还用彩色奶油画上了两个手拉手的小人,旁边插着数字蜡烛。

江笙起身,将数字蜡烛点燃:“许个愿吧。”

烛光温馨,霍子铭凉薄的脸色却没染上丝毫暖意。

挺立的五官在脸上投下阴影,整个人显得愈发沉冷。

他瞥了一眼面前的蛋糕,又抬眼看向江笙。

忽而冷冷勾唇:“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从我眼前彻底消失。”

江笙顿了顿,忍着快要涌出的泪,想起医生说,她的病治不好了,心里就狠狠一痛。

霍子铭继续保持着恶劣的笑意。

“听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不过我本来也没指望它能灵验,毕竟你这种死皮赖脸的女人,像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江笙缓缓的吸气,伸手要去切蛋糕:“吃蛋糕吧。”

霍子铭故意一抬手,啪的一下将蛋糕扣在地上。

蛋糕顿时摔得稀烂,奶油溅了一地。

江笙怔怔看着地上的蛋糕。

两个手拉手的小人,一下子摔得四分五裂,看不出了形状。

“真可怜,蛋糕吃不成了,很委屈吧?快跟我父母告状去吧,这可是你的拿手好戏呢。”

江笙不去争辩,蹲下一点点将地上的摔烂的蛋糕收进盘子里。

又去洗手间拿来拖把将地上的狼藉擦得干干净净。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收拾好,她自己坐下,从一大盘稀烂的蛋糕里盛出一小盘,用小勺子一口口默默的吃着。

霍子铭看着江笙油盐不进的样子,莫名有些恼火。

“平常不是很爱跟我争个高下的吗,今天怎么了,哑巴了?”

平时他说一句厌恶她,她就用一百句喜欢他爱他把他的话堵回去。

叽叽喳喳,让人不得消停。

怎么今天这么沉默?

“江笙,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

江笙压下眼中的情绪,吃下最后一口蛋糕,她擦了擦嘴才终于说话。

“既然这个生日你不想过,那就别过了,来这里让你这么不开心,那你就走吧。”

霍子铭眸光一沉,她竟然敢呛他。

结婚这么多年,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跟在他后面,厚脸皮的赖着他,粘着他,从来不敢惹他不高兴,今天她居然敢呛他!

江笙端起桌上的一个个盘子,将精心准备的饭菜一道道倒进垃圾桶。

一边淡淡的说:“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不会告诉你父母,从此以后,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再告诉他们。”

霍子铭总感觉今天的江笙有些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江笙,你……”

江笙打断他:“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霍子铭皱眉,从结婚到现在,她总是有很多花招逼他就范。

婚前要死要活的逼婚,婚后讨好他父母让他父母来教训他。

这一次,她竟然连欲擒故纵这种拙劣的把戏都用上了。

“别以为我会吃你这一套!”

霍子铭冷哼一声,转身就往门口走。

却被她叫住:“等一下。”

霍子铭微微勾唇,果然他一要走江笙就绷不住了。

就这两把刷子,还要跟他耍心机,不自量力!

江笙将方才摔掉的数字蜡烛重新点燃,送到他面前。

“走之前,把蜡烛吹了吧。”

她扯开一个苍白至极的笑容:“吹了蜡烛,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


烛光明灭,霍子铭有些迟疑。

“你……你什么意思?”

江笙平静的跟平时判若两人:“字面意思,吹蜡烛吧。”

霍子铭眯起眼,他没有耐心陪江笙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吹了蜡烛,愿望成真,你最好说到做到。”

他噗的一声吹了一口气,烛火熄灭,灰色的烟雾渐渐飘起。

霍子铭则摔门而去。

江笙怔怔站在原地许久,终于意识到他离开了,眼眶才骤然红了。

重新坐回桌边,江笙拿起勺子,舀着烂得不成样子的蛋糕,大口大口往嘴里塞。

腮帮子都塞到鼓起来,塞到胃里没有一丁点位置。

胃里开始强烈抗议,她立马捂着嘴跑到马桶边上,呕吐起来。

吐到眼泪鼻涕混在一起,她才终于狼狈的坐在地上,捂住了脸。

原来这就是孕吐的感觉啊。

可她这辈子都没机会感受了。

枯坐到天明,意识缓缓回笼,江笙从地上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

换上一身干练的女士西装,出门上班。

她是一名律师,专门负责打离婚官司。

一进律所,上司就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咱们律所今早被霍家收购,现在我们已经成了霍氏企业的法务部。

大老板知道你业务能力突出,指定你来做一份私人协议。

好好做,别让大老板失望。”

大老板,自然是霍氏总裁,霍子铭。

才一个早上的时间,霍子铭就成了她的大老板,还指定给她专门的工作。

打开工作邮件,她捏紧了手指。

工作要求:起草离婚协议。

江笙明白,他这是在提醒她,实现他的愿望。

如他所愿,她立刻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给他发了过去。

结果很快就被驳回。

驳回原因只有四个字:我不满意。

江笙不知道她这份详尽的离婚协议有什么可让他不满意的,修改了几次,依然被驳回。

她这才明白,霍子铭这是在借工作之便折辱她。

她找到老板:“老板,这协议我接不了。”

老板一拍桌子:“江笙,一份简单的协议你写不了?被收购第一天你就敢得罪大老板?

我告诉你,就算你是咱们律所的金牌律师,敢跟大老板耍大牌,我也保不了你!”

江笙深吸一口气,“不用保我,我会去跟霍总提离职。”

在上司诧异的目光中,她挺直脊背离开办公室,摘下胸前的名牌紧紧攥在了手里。

或许今天之后,她就再也不能做律师了。

霍氏大厦顶层。

霍子铭的助理齐小天见江笙直奔霍子铭的办公室,赶忙上前。

“太太,您是来送东西的吗,直接交给我就好了。”

“我今天不是来送东西的,我是来跟他辞职的。”

过去三年,为了照顾好霍子铭的身体,也为了能多见见他,江笙每天从不间断给霍子铭送吃的喝的。

霍子铭永远只会狠狠拒绝她,但她还是通过齐小天,变着法把她亲手做的饭菜送到了霍子铭面前。

这些年,她都在霍子铭看不见的地方,把他照顾得很好。

可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也就再没有给他送东西的理由了。

齐小天面露难色:“太太,霍总现在很忙,不太方便见你,要不你还是……”

话音未落,门内传来女人的娇笑声。


气氛凝固,江笙推开齐小天,直接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沙发上,阮秋月坐在霍子铭身上,肩背露在空气中。

两个人正在做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江笙被眼前这一幕刺痛,心上像是被扎了一刀。

看见阮秋月高挺的肚子,心里更是痛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孩子,是她这辈子都求不来的东西。

霍子铭见江笙闯进来,迅速抓起外套把阮秋月的身体裹起来。

顺手将茶几上的茶壶朝江笙砸过去。

“谁准你进来的,滚出去!”

茶壶砸在江笙身上,滚烫的茶水和溅了她一身。

热水一下子浸透衣服,将皮肤灼得火辣辣的疼。

米色的西装上沾满了突兀的绿色茶叶,她狼狈的站在原地,听见阮秋月躲在霍子铭怀里轻笑。

深深吸气,她忍下身上的疼痛,垂下眼不让自己看他们暧昧的模样。

“霍总,您交代的协议我拟不了,我能力不足,是来辞职的。”

霍子铭站起身,讽刺的看着她:“成越律所的金牌律师,连一个最简单的离婚协议都拟不出来?这样的工作能力,的确是该主动辞职。”

“我早上拟好的协议已经给您过目了,您不满意,我已经无能为力。”

是他亲口说的信不过她。

信不过她的人是他,叫她起草离婚协议的也是他。

对也是他,错也是他。

他一声冷笑:“江律师工作能力不强,强词夺理倒是厉害的很。

想辞职?我记得你跟成越律所签的工作合同还没到期吧,违约辞职要付十倍违约金,你把违约金交上,我准你辞职。”

霍子铭整理好衬衫,搂着阮秋月,好整以暇看着江笙。

十倍的违约金,就是将近一百万的数目。

江笙攥紧手,她没有那么多钱。

自从三年前任性嫁给霍子铭之后,家里就跟她断绝了关系,不会再给她拿一分钱。

霍子铭更不会给她钱,她只能靠自己赚钱生活。

虽然她能力不错,薪资不低,但她把钱都花在了霍子铭身上,手中一分积蓄都没有。

只怕霍子铭已经查过她的账户,才要这样羞辱她。

“我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能不能等我找到新工作之后再……”

霍子铭笑着打断她:“堂堂江家大小姐,连一百万都拿不出,传出去该有多可笑?”

江笙咬唇直直看着霍子铭,要是他知道她把钱都花在了哪里,一定更会觉得她可笑吧。

霍子铭满脸得意:“没钱?那就乖乖回去修改离婚协议,直到我满意为止。”

“那你要我改到什么程度才满意?”

霍子铭表情邪肆又得意,“我永远都不会满意,我就是要折腾你,折磨你。”

江笙直直看着他,声音里压抑着颤抖:“霍子铭,你不是很讨厌我,很想跟我离婚吗?我已经同意离婚了,我不再纠缠你了,我认输,我放手!这还不行吗,你还想怎样?”

霍子铭霍然起身,上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咬牙切齿:“才这么点小麻烦你就接受不了了?

你知不知道过去三年我是怎么忍受你的?

怎么样,被人纠缠着不放手的滋味,好受么?”

江笙深深闭眼,过去三年,霍子铭曾无数次质问她“你还想怎样”。

如今终于轮到她也体会体会这个滋味了。

不好受,很不好受,很心酸,很痛苦。

“所以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让我走??”

霍子铭冷嗤:“想走?跪下求我啊,就像你当初用自杀逼我娶你的时候一样。”

江笙死死咬紧牙关,眼泪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霍子铭记恨她,所以借着这个机会不遗余力的羞辱她。

那她给他这个机会就是了。

她拼了命压下自己身为千金大小姐的骄傲,缓缓屈膝,跪了下去。

低声下气,卑微至极。

“我知道错了。

纠缠你这么多年,让你困扰都是我的错。

求霍总,高抬贵手,放我走,跟我离婚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