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春风吹又生

春风吹又生

奶茶不加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夭寿了!宋玲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穿成了人人可怜的虐文女主。男主霍霆琛希望她消失?消失是不可能的,离婚倒是可以考虑。于是,宋玲珑离开霍霆琛,开始吃吃喝喝乐开怀,还摇身一变,成了玄学界赫赫有名的神秘大佬。霍霆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某人骗了,他的前妻虽然不是恶妇,但她的乖顺怯弱也都是装的。

主角:宋玲珑,霍霆琛   更新:2022-07-15 23:1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玲珑,霍霆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春风吹又生》,由网络作家“奶茶不加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夭寿了!宋玲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书了,穿成了人人可怜的虐文女主。男主霍霆琛希望她消失?消失是不可能的,离婚倒是可以考虑。于是,宋玲珑离开霍霆琛,开始吃吃喝喝乐开怀,还摇身一变,成了玄学界赫赫有名的神秘大佬。霍霆琛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某人骗了,他的前妻虽然不是恶妇,但她的乖顺怯弱也都是装的。

《春风吹又生》精彩片段

霍家。

刺鼻的血腥味,冲击着宋玲珑的感官。

抬起了沉重的眼皮,只觉脸颊一阵火热,有什么东西从头上流淌了下来。

伸手摸了一下,殷红刺目。

怎么回事,不是躺在被窝躺着看书吗,怎么会头破血流……

忽然,一股不属于她的信息,潮水一般的涌入了脑海。

宋玲珑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惊愕的瞪圆了凤眼。

她居然穿书了,穿的正是那本她熬夜看完的虐文小说。

小说的名字叫【错爱】,是一本古早的虐文,女主正好也叫宋玲珑,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引发了她的兴趣。

谁知这本书的结局非常的奇葩,男主因为一直虐女主,导致女主太恨他,难以掰回来,作者索性让男主黑化,把女主给弄死了。

宋玲珑追了一夜,看到的却是这种结果,差点没气吐血,就写一篇五百字的长评吐槽,谁知竟然成了书中的女主。

宋玲珑很想骂人,前几天她给自己卜了一卦,卦象显示她有一劫。

身为玄门的大佬,宋玲珑对自已的能力深信不疑,为了躲劫,她已经十几天没接算命的单了,没想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应了劫。

迅速的掐算了一下,回去机会似乎很渺茫,不由一阵泄气。

如今的情景,正是因为女主擦了婆婆的遗像,被男主霍霆琛给怒推出来,撞上了桌子腿……

看着手上血迹,宋玲珑不由腹诽。

这姓霍得果然够狠。

头晕目眩的爬了起来,还没站稳,就听到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

回过头,一个身穿墨色西装的男人映入了眼帘。

合体的衣着衬的他宽肩窄腰,比例完美,一双腿修长笔直,犹如T台上的模特。

他在茶几前站定,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眼神凌厉而又危险。

宋玲珑捂着头,模样有些狼狈。

霍霆琛的目光根本就没在她脸上停留。

只是冰冷的问道:“谁让你去画廊的?”

书中霍庭深有个开画廊的白月光,对方一直谎称是霍霆琛的表妹,原主就傻傻的信了,还经常跑去找人家吐槽。

昨天,她确实去了,按书中的发展,霍霆琛发现后又是一顿虐。

因为太爱这个男人,不管怎么虐,原主都能忍。

只是,宋玲珑并不是原主。

她挑起了清亮的眸子,定定的看了他一会。

开口说道:“离婚吧。”

霍霆琛怔住了。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竟然敢和他提离婚?

他朝前走了两步,毫不怜惜的捏住了宋玲珑的下颌。

“你再说一遍?”

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宋玲珑的头顶,压迫感顿生。

不得不承认,霍霆琛气场的确很强大。

但是,宋玲珑也不是吃素的。

若非这副身体太弱,早就把霍霆琛这种人渣打到妈都不认识了。

用了几分力气,挣脱了霍霆琛的手。

她仰着那张素面朝天的面孔,面无惧色的说道:“难道霍先生听不懂地球的语言吗,再说十遍也是一样,离婚。”

霍霆琛气急而笑,单手撑在宋玲珑身后的墙上,将娇小的她完全拢在自己的胸前。

“宋玲珑,你是不是想死。”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宋玲珑眉头微皱。

她虽然有武功,但是原主身体太弱,跟霍霆琛动手未必能讨到好处,一味的激怒这个变态,很容易被虐身,更是犯不着。

迅速的思量了一下,她从霍霆琛的臂弯下钻了出去。

语气微缓的说道:“霍先生应该比我更清楚,你我的婚姻毫无意义,何必互相拉扯着不放,难道霍先生就不想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过日子吗?”

宋玲珑向来懦弱,面对霍霆琛的时候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今天居然口齿这么伶俐,若不是这张脸没变,霍霆琛都要怀疑眼前的换了一个人。

这份新鲜感,让他生出了几分兴趣,暂时压住了动手的打算。

旋即直起了身,狭长的眼眸中闪出了几分残忍。

“和谁过日子并不重要,重要是,我要让你痛苦一辈子,直到你死。”

多么变态的发言,这样的男人女主还能忍,宋玲珑都快被气乐了。

“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你母亲不是我害死的,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

书中,霍母并不喜欢宋玲珑,觉得她太柔弱,撑不住霍家的风风雨雨,她真正属意的是霍霆琛的白月光苏月欣,觉得她健康大方,好生养,是宋玲珑不顾一切各种哀求,她才终于松了口。

两人刚订完婚,霍母就住进了医院。

宋玲珑以为是自己气的,一直衣不解带的照顾,谁知霍母却忽然跳了楼。

这件事一出,宋玲珑顿时落了个谋杀婆婆上位的恶名。

外界都以为霍霆琛会借此解除婚约,没想到霍霆琛照娶不误。

只有宋玲珑自己知道,他娶她,就是为了无休止的折磨……

霍霆琛的冷笑将宋玲珑的思绪拉回。

“除非你让我妈亲口告诉我,不是你推的。”

宋玲珑的眼睛亮了亮。

这事到是好办。

“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霍阿姨亲自和你说话,之后,咱们就离婚。”

看着宋玲珑笃定的眼神,霍霆琛眸子微眯,根本不信。

只是他还有别的事要办,没功夫和宋玲珑浪费时间。

“如果你做不到,又该怎么办?”

宋玲珑底气十足的勾了勾嘴角。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就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看了一眼手表,霍霆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上楼拿了文件,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车声消失,宋玲珑总算松了一口气。

一个月,足够了。

书中,霍霆琛虐妻可是毫不手软。

原主的身上向来都是新伤加旧伤。

她能躲过一劫,真的是很幸运。

为了逃离这种地狱般的生活,她必须得尽快给霍母招魂,然后和霍霆琛离婚。

既然占用了原主的身体,就不能再让她过不断被虐待的生活。

将头上的血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宋玲珑离开了霍家,准备买些招魂用的东西,刚到商场的门口,就被一辆猩红色的跑车给拦住了。

“哟,这不是攀上了霍家高枝的小贱人吗。”


猩红的跑车,白色的宽边墨镜,下边是两片犹如吃死孩子一般的大红嘴唇。

看到这身打扮,宋玲珑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宋紫薇,原主的继妹。

原著中,她不但对宋玲珑非打即骂,还各种挑唆宋父去针对她,若不是这样,原主也不能死活都想嫁出去。

一切都是因为,她在宋家实在是待不下去了。

如今原主已经离开了宋家,宋紫薇还敢冷嘲热讽。

宋玲珑那张清丽的小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小贱人,你说谁呢?”

宋紫薇立马摘下了墨镜,从车上走了下来。

“宋玲珑,几天不见你还长脾气了,是不是以为嫁给了霍霆琛,自己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宋玲珑勾了勾唇角,冷笑着说道:“那也比你强,你到是也想嫁出去,可惜太烂了,没人要。”

“婊子,你才是真的烂。”

宋紫薇向来欺负她惯了,如今哪能受的了,抬手就扇了过来。

宋玲珑轻松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甩鸡仔一般的甩到了一边。

“烂不烂你心里清楚,姑奶奶今天没空和你谈那些风流事,给我滚一边去。”

对付霍霆琛不行,对付宋紫薇却是不成问题。

况且,她也没说错。

在燕城,宋紫薇可是出了名的交际花,为了拉拢男人不择手段,商界有头有脸的都快被她勾搭遍了。

宋紫薇被搡了一个趔趄,一张脸由红转青。

“姓宋的,我看你是皮子紧了。”

她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拿起背包就往宋玲珑的头上砸。

眼见她一再纠缠,宋玲珑的好性子也没了。

“找死。”

目光冷冷一撇,抬手就是一记大耳光。

宋紫薇被打的原地转了一圈,回过神,宋玲珑已朝商场里去了。

商场的对面,一辆黑的发亮的轿车停在了那里。

车上坐的正是要去谈生意的霍霆琛。

他习惯性的眯着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的一幕。

宋玲珑竟然敢动手打人?

在他的印象里,宋玲珑向来都是一只被主人吓缩骨的猫。

不光对他,对商家人也是一样。

整日不是卖惨就是哭,这也是他十分厌恶宋玲珑的主要原因……

“霍先生,咱们要走吗?”

看着霍霆琛一直望着对面,司机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霍霆琛摆了摆手,重新合上了眸子。

就算她再怎么改变,也是罪无可恕。

当日在医院的只有她,若不是她动的手,母亲如何会突然跳楼。

回忆着母亲的模样,霍霆琛不由咬住了后槽牙。

想逃,绝无可能……

商场内。

宋玲珑似有所感,连打了两个喷嚏。

定是哪个混蛋在诅咒她。

揉了揉鼻子,径直走向了卖蜡烛的摊位。

“我要两只白蜡,一叠黄纸,还有一炷香。”

店主很快帮她包好,出来的时候,宋紫薇的跑车已经不见了。

宋玲珑不屑一笑,果然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回到了霍家,直接进了书房。

霍母的遗像就放在东侧的桌子上,看面相到是个慈祥的人。

宋玲珑放好了蜡烛,恭恭敬敬的在霍母的神相前上了一炷香,又用指甲在黄纸上划出了一道符咒,做了一面简易的招魂旗,旋即手捏法诀,神情肃穆的念了起来。

从低喃到轻语,最后声音越来越大,手中的招魂旗发出了一阵瑟瑟的响声。

宋玲珑的声音也越发清脆,手持招魂旗厉喝道:“金刚显圣开阴阳,千里招魂魂速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手上的黄纸旗呼的一下子着起了火,下一秒又如被水泼了一般,刷地一声灭了。

宋玲珑静静的等待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

不由一阵惊讶。

不可能啊,这又不是什么高深的妙法,怎么会失灵?

除非……

宋玲珑正要细想,忽然听到一阵逐渐加重的呼吸声。

回过头,正好瞧见了倚着门站着的霍霆琛。

此时,他的脸阴沉得已快滴出了水。

本来因为宋玲珑的改变产生了一丝好奇,现在只剩喷薄欲出的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敢又来书房。

而且,还敢把这里搞的连七八糟。

宋玲珑也有些尴尬。

招魂术竟然失败了。

“呃,我本来想招出霍阿姨的魂魄和你对话……”

话没说完,霍霆琛就已掐住了她的脖子。

力道大到让她窒息。

“如果你想下辈子都在精神病院渡过,就继续编。”

“放,放开我。”

宋玲珑被掐的连连咳嗽,只能用力的去掰他的手指。

这个死变态,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霍霆琛已将她凭空拎了起来,狠狠的按到了办公桌上。

鼻尖与她近在咫尺。

“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看着这张犹如刀雕一般的俊脸,宋玲珑的小脸顿时飞起了两团红云,她长这么大还没和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呢。

只可惜,是个变态。

“咳咳,你先放开我。”

霍霆琛冷冷的看了她一会,缓缓松开了手。

要是给不出满意的答案,今天就让她褪掉一层皮。

宋玲珑贪婪的吸了一口空气气,眼珠转了转道:“是苏小姐教我的。”

反正苏月欣也是个绿茶婊,没少挑拨她和霍霆琛的关系。

要不然,霍霆琛也不至于这么恨她。

“胡说,月欣怎么会教你这个。”

霍霆琛的脸色再次凝住,眸中的光线足能杀人。

宋玲珑往后退了几步,人顿时硬气了不少。

仰着小脸说道:“我说了,你又不信,既然不信还问什么?”

霍霆琛怒极而笑。“如果不是她教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宋玲珑松了松被霍霆琛捏的发僵的脖颈,挑衅的说道:“可以,她要是承认了,你就得给我赔礼道歉。”

霍霆琛哼了一声,拿着手机出去了。

宋玲珑立即用剩下的黄纸扯了一个小纸人。

旋即勾起了唇角,笑容狡黠。

对付苏月欣,实在是太容易。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楼下传来了车声。

一身白色洋装的苏月欣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眉眼中带着几分得意。

平日,霍霆琛从来不让她过来,定是那女人彻底把他给惹火了。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这间奢华别墅的主人,苏月欣便无法忍住嘴角的笑意。

只是,她现在的身份是霍霆琛的表妹,还不能太得意。

宋玲珑就站在窗边,苏月欣脸上的变化她全都看在了眼里。

书中她找人撞了霍母,又假装好心人出现救了她,之后便顺理成章的和霍母搭上了。

又因为她特会演戏,所以霍母一直都很喜欢她,要不是宋霍两家在霍霆琛爷爷那辈就订下了婚约,霍母说什么也不会同意霍霆琛娶原主。

只可惜,她被苏月欣这绿茶给骗了。

为了上位,她才真正是无恶不作。

看书的时候,宋玲珑就猜测霍母的死可能是她干的,谁知作者写到后边似乎把这条线给忘了,一切都是为虐而虐,直到结尾也没揭开霍母是怎么死的,要不然宋玲珑也不用浪费这个心思了。

眼见苏月欣已经到了门口,立即把手上的纸人团成一团,朝着她的头顶心扔了下去。

苏月欣感觉被什么砸了一下,并没放在心上,人已扭着水蛇腰走进了门。

矫揉造作的说道:“琛哥,你找我?”

霍霆琛就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一张脸冷若寒冰。

对着一旁不住发抖的佣人摆了摆手。“叫宋玲珑下来。”

“不用麻烦了。”

宋玲珑优雅的走下了楼梯,朝着苏月欣一笑。

“苏小姐,我老公有话要问你。”

霍霆琛挑了挑眉,这女人真的是吃错药了,竟然敢叫他老公。

苏月欣做作的笑了一声,眼波流转的看向了霍霆琛。

“琛哥,有什么事吗?”

宋玲珑一阵反胃,这么明显的绿茶,霍霆琛都看不出来。

怕不是眼瞎了。

感受到宋玲珑的视线,霍霆琛冷冷一瞥,直接了当的问道:“是你教她招魂的?”

苏月欣顿时怔住了,招魂?

什么鬼?

“我……”

苏月欣正要开口否认,忽然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哆嗦。

然后就娇笑着说道:“是我,琛哥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吗?我教她有什么不对吗?”

霍霆琛彻底惊住了。

苏月欣也疯了?

宋玲珑已经走到了沙发后,一脸揶揄的说道:“霍先生,这可是你表妹亲自承认的,你是不是该对我道声歉。”

略作停顿,她继续说道:“不光是这个,以前那些让你讨厌的事,也都是她教我做的,不信你问问。”

事实上,宋玲珑并没有诬陷她。

书中,霍霆琛很讨厌刺鼻的香水味,苏月欣就告诉原主说霍霆琛喜欢浓艳的香水,霍霆琛不喜欢吃鱼,苏月欣就告诉原主说他什么鱼都爱,原主就傻傻的学习煮鱼。

处处都往人家的枪口上撞,霍霆琛能对她有好感才是真正的有鬼。

苏月欣送原主的衣服更是各种袒胸露背,霍霆琛几次虐她都是因为她穿的太暴露,就连霍母是被原主推下楼的事,也是从苏月欣的嘴里先说出来的。

想到书中的描写,宋玲珑就一肚子气。

无名指一曲,嘴唇无声的动了起来。

苏月欣忽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痛哭流涕的说道:“宋小姐,是我对不起你,我做这些就是为了让琛哥讨厌你,其实琛哥不喜欢吃鱼,也不喜欢香水,一切都是我告诉你的,我给你赔礼道歉,我该死。”

说完便啪啪啪的扇起了自己的耳光,她动作的同时,宋玲珑的小指也一直在动,在玄门中,这种术法被称之为傀儡术。

施术者不但可以控制苏月欣的身体,还可以通过自己的心思让对方说出她想要的话,宋玲珑的嘴唇一直微微颤动,就是在操控她。

霍霆琛眉峰上挑,一脸震惊。

继而,又从惊愕转成了愤怒。

原来这一切都是苏月欣搞的鬼,怪不得宋玲珑每天都在他的底限上反复横跳。

“老吴,把这女人拉出去。”

司机立即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就把苏月欣拎了出去。

站在霍家的门外,苏月欣已然清醒。

看着脸色阴森的霍霆琛,一脸的懵圈。

“琛哥。”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想进门却被老吴给拦住了。

“苏小姐,霍先生请你回去。”

“为什么回去,不是琛哥找我过来的吗,他还没说什么事呢,琛哥。”

苏月欣仍要往屋里闯,霍霆琛已站起了身。

“滚。”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宋玲珑得意一笑,总算为原主解了一回气。

本想出去奚落一番,又觉得还是按兵不动的好,免得让霍霆琛怀疑。

昨晚熬了一夜去追【错爱】,今天又忙活了一天,她也有点累了。

打了个哈欠,就钻进了被窝,没一会就见周公去了。

书房内。

霍霆琛手捏着香烟,剑锋般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越看那些没烧完黄纸,就越觉得事情诡异。

苏月欣是开画廊的,怎么可能懂这些……

他想不明白,决定再去问问宋玲珑。

推开房门,却发现她已经睡了。

姿势十分的难看,被子已经踢到了床下。

霍霆琛下意识的捡起了被子,一想到宋玲珑那咄咄逼人的模样,又把被子扔到了地上。

就算苏月欣有错,也不代表她就是清白的。

霍母的死因查不出,她就永远都有嫌疑。

冷哼了一声,霍霆琛重重关上了门。

宋玲珑顿被惊醒,赶紧跳下来把门反锁了。

向来独居惯了,她都忘了屋里还住了一个雄性。

霍霆琛并没走远,听到反锁门锁的声音眼中又涌出了怒气。

他返回到宋玲珑的门前,抬脚要踹门,又忍住了。

旋即拿起了外衣,上车走了。

车子开动的声音极大,像是故意的。

宋玲珑捂住了耳朵,却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不由大骂:死变态,气死你才好。

忽又想起了刚才的招魂,清秀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就算霍母投胎转世,也会有阴差来报……

难道霍母的魂魄被人用什么方法给拘住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宋玲珑再次朝书房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