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神魂颠倒

神魂颠倒

宥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莳第一次遇见温炽,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男孩立在墓园当中,一身漆黑,森寒料峭,像尊无情无心的雕像。时隔半年,姜莳第二次遇见温炽,竟然是在局子里,她夹着烟,翘着腿坐在局子大厅的椅子上,看着不过十九岁的男孩,被打的皮开肉绽,伤得不清……他知道自己该逃离她,却总是被她吸引,被她迷的神魂颠倒。

主角:姜莳,温炽   更新:2022-07-15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莳,温炽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魂颠倒》,由网络作家“宥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莳第一次遇见温炽,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男孩立在墓园当中,一身漆黑,森寒料峭,像尊无情无心的雕像。时隔半年,姜莳第二次遇见温炽,竟然是在局子里,她夹着烟,翘着腿坐在局子大厅的椅子上,看着不过十九岁的男孩,被打的皮开肉绽,伤得不清……他知道自己该逃离她,却总是被她吸引,被她迷的神魂颠倒。

《神魂颠倒》精彩片段

这是姜莳第二次见温炽。

上一次见他还是在半年前,他母亲的葬礼上。

闷雷滚滚的夏日,这个男孩立在墓园当中,一身漆黑,森寒料峭,像尊无情无心的雕像。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见他就是在局子里。

姜莳夹着烟,翘着腿坐在局子大厅的椅子上。

指间的香烟就这么燃着,滚烫的烟灰落在手指上的时候,姜莳一愣,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温炽的身上。

眼前的男孩十九岁,黑白色的西装制服就跟破布一样挂在身上,袖子卷到了臂弯,露出了两节结实的小臂。

皮开肉绽,伤的不轻。

不过更严重的还是他的脑袋,额头似乎被什么打破了,鲜血早已凝固,可还是沾染了他大半张脸。

依稀间,能瞧见他清隽的长相。

姜莳回神,手指点了点香烟,起身时顺便抬了一下高跟鞋,燃尽的烟蒂碾灭在了高跟鞋鞋跟上。

“怎么回事?”姜莳问,边说话边从包里掏出了湿纸巾来,坐在温炽身边时单单是拿眼剔了他一下。

没什么过重的情绪,瞧不出是心疼,还是生气。

温炽下意识想躲,却被姜莳一把扣住了他的手腕,指腹滚烫,灼着他的动脉。

“别动!”姜莳瞪了他一眼,撩开他额前的碎发后,手中的湿纸巾已经帮他擦着头上的血污了。

换了几张湿纸巾后总算是擦干净了。

略带几分少年稚气的脸庞上,挂着一抹成年人都少有的沉郁之气。

不过他那双眼睛倒是漂亮的很,少见的深窝眼,名副其实的多情眼。

姜莳蜷着膝,眼睛往里面旁边的办公桌瞟了一下,语气里有些戏谑,“年纪不大,事儿倒是办的不小啊。”

温炽:“……”

办公桌那头是几个脑袋染得跟火鸡似的小混混,不过伤得都比温炽重。

此刻也跟小学生似的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做着笔录。

其实来之前警-察已经在电话里跟她说的很清楚了,温炽在酒吧打工被几个小混混盯上了,是对方找茬,他是正当防卫。

姜莳没多问什么,原本她对温炽了解的就不多,况且现在她跟温炽之间也没那种关系了,更没必要多管他。

手续办完后,姜莳将人领了出去。

站在局子门口,姜莳掏出了手机来,嘴角衔着冷淡的笑意,“微信加一下。”

“没必要。”温炽舔了下青紫的嘴角,将脸撇到一旁。

“才上大一吧,就在酒吧打架斗殴,不怕捅学校去?”姜莳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小孩死倔死倔的,没想到这么乱来。

“说吧,需要多少钱,我微信转给你。酒吧那种地方是你一个小孩子该去的吗?”姜莳不等他开口,上手就去摸他的员工制服。

姜莳没其他心思,就想找到温炽的手机,把钱转给他。

但是这一摸,温炽眼角突然一紧,一把握住了姜莳的手,手指无意识地蹭着姜莳的手掌心。

“小舅妈,没人告诉你,男人不能乱摸吗?”温炽的声音有些沙沙的,出乎意料的低沉磁性,情绪似乎也压抑着。

姜莳微怔,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举动。

她有些哭笑不得,复又看了一眼温炽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有些红。

似有克制。

惊得姜莳立刻缩回了手。

重新从包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像是要掩饰什么似的,“你不要钱也行,但你不能去酒吧那种地方打工。世道太乱,不是你一个小孩能应付的。”

姜莳好心提醒,低头拿着手机准备去给他叫辆车,奈何现在是深夜三点多钟,局子位置有些偏,车子很难打。

想了想,姜莳叹了口气,抬头看向温炽,“今晚先在我那边凑合一夜,明早送你去学校。”

姜莳说完,不顾温炽的反对上前拉住了他的手朝停车场走去。

将人按坐在了副驾驶上,又替他系好了安全带。

温炽始终无言,不过眼神里可没少厌弃她的多管闲事。

姜莳耸了下肩,无奈的笑意从唇边一掠而过,突然间就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跟你小舅分手了。以后就不要叫我‘小舅妈’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温炽卷曲的长睫突然一颤,抬头时刚好对上了姜莳那双清浅的眸子。

这一对视,姜莳叼在嘴里的烟不由得往嘴角一歪,随即夹在了指间。

照着温炽的脸吹了一口烟圈后,唇边的笑意也跟着轻减了几分。

明明是一副清冷的眉目,偏偏带着一股子说不清的风情。

温炽勾唇,眸中的星子亮了几分。

姜莳瞧着,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少管。”

兀自唏笑了一声便上了驾驶座。

到家后,姜莳开门,顺势从鞋柜里拿了一双男士拖鞋递给了温炽。

温炽蹙了蹙眉,立在门口一动未动。

姜莳累极了,白天忙着新项目的事情,晚上又是酒局,没曾想半夜还得去局子里捞人。

“鞋是你小舅之前穿的,应该衬脚。”姜莳赤着脚,一边走一边脱掉了身上的呢大衣。

进浴室之前,腿上的丝袜已经褪了下来。

两条腿又白又细,直挺挺的立着。

温炽进门的那一刻,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了那一处。

姜莳苟着腰,腰腹间露出半截白嫩的皮肤,腰肢纤细,堪堪是不盈一握。

正当她双手拉住衣服衣角准备脱掉时,耳边传来了一抹不合时宜的咳嗽声。

她这才想起来,今儿带人回来了。

倒也不是她性别意识不强,只是骨子里还把温炽当孩子,所以也就没放心上。

被温炽这么一提醒,姜莳只好进浴室脱衣服。

简单地冲了个澡后,姜莳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见温炽盘腿坐在了地毯上,忍不住踢了踢他的小腿。

见他那身破烂衣服挂在身上,不免蹙了下眉,转身进了房间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男士家居服出来。

这衣服给宋凌寒买了小半年了,却一次都没穿过。

想到这里,姜莳攥了攥衣服,出了房间后直接递到了温炽手里,“按你小舅尺寸买的,你穿着可能有点小。”

见温炽没接,不免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他没穿过,这是新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温炽才接了手。

洗完澡后,就看到姜莳拿着一听啤酒盘着腿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半干的长卷发粘附在了锁骨上,家居服衣领开的很大,隐隐绰绰的,里头什么都没穿。

“过来。”姜莳招呼他,同时双手扒拉着药箱。

温炽盯着她犹豫了几秒后,这才侧身坐在了她身边。

姜莳从药箱里拿出了碘伏跟棉签,蘸了一点后强行拉过了温炽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替他擦着。

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后,又上了点药膏。

刚想交代几句,温炽倒是起了身,“今天的事谢谢了。”

姜莳笑而不语,一手提着啤酒,一手夹着香烟。

双眼狭着,有些迷蒙感,双唇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水润而泛着诱色,以这样的姿态盯着一个异性。

很难不让人心猿意马。

温炽见此不禁眯了眯眼,薄唇一翘道,带着几分玩味与试探,身体也向她那边倾斜了几寸,“你跟他什么时候分的?”


“怎么……”姜莳微微侧身,松垮的睡衣因为坐姿原因,肩膀这里滑落了半截,香肩半露,有些欲盖弥彰的诱.惑。

盯着温炽看了几秒后,唇瓣微启,以笑掩饰了后话。

抬手端起啤酒罐往嘴边送去时,姜莳微微仰头,露出了好看的下颌线来。

啤酒花粘附在了唇边,唇瓣一张一翕,仿佛在无言地诉说什么。

尤其,白皙的脖颈几乎在叫嚣着,让人恨不能一口咬上去。

温炽瞧着,面上风云未惊,却有一团火在心底的那一摊死灰当中慢慢燃了起来。

当然,姜莳应该没有觉察到任何的异样。

她舔了舔嘴角,笑得讪然,浅棕色的瞳子落在了温炽身上,无意识地勾动了一下嘴角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我还没问你呢。你打架进局子,怎么电话打到我这里了,你小舅不管你吗?”

说来也是奇怪,她就见过温炽两回,熟人都谈不上,更别说留号码给对方了。

温炽讷言,隔了几秒才冷冷地说了一句,“不熟。”

“不熟……”姜莳点头,心中咀嚼着这两个字,瞬间明白。

宋凌寒跟她提过,他那个姐姐是收养的,刚成年时就跟人跑了,之后就没有跟宋家联系过。

直到半年前意外去世,这才联系了宋家那边来料理后事。

至于温炽的父亲……好像谁也没见过。

所以,温炽跟宋凌寒不熟也是情理之中。

旁的,姜莳也懒得多问后,灌了啤酒后便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姜莳睡了个懒觉才起床。

想着要送温炽回学校,便随便套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门了。

没曾想,刚开门就看到了温炽。

身上穿着的依旧是那身不相称的睡衣,手臂、小腿露出了半截,衣服绷在身上,胸肌那块显得特别结实。

姜莳一时瞧花了眼,愣神之际,温炽已经抬手在她眼前晃了两下。

“醒了?”他问。

姜莳点了下头,绕过温炽朝阳台走去,这才瞧见脏衣服已经洗好晒上了。

就连贴身衣物……

姜莳咋舌,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夸还是该骂。

“今天周末,学校我就不去了,你直接送我回租房就行。”温炽立在餐桌前,一边帮姜莳分着三明治,一边说着。

姜莳点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后,拿着三明治便下了楼。

温炽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车子刚驶出车库,还没出小区就看到一个身影快速地挡在了车前。

要不是姜莳刹车刹的快,那人怕是就没了。

但车子一停下,姜莳就后悔了,还不如一个油门轰过去。

宋凌寒的出现完全不在姜莳的意料当中,分手两个月,还是头一次上门来找她。

“姜莳,小莳,你开开车门,我有话要跟你说!”宋凌寒稳住身体后,立马冲到了驾驶位那边拍打着车窗。

姜莳的车本就停在路中间,这么一闹后面要出小区的车主自然不耐烦了。

喇叭连按了好几声后,姜莳总算是落下了车窗。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宋凌寒的视线便落在了副驾驶上。

他一怔,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温炽不放,抬起的手就差戳在了姜莳的脸上。

“姜莳,咱们还没分手呢,这么快就找上小白脸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