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腹黑傻王套路深

腹黑傻王套路深

颜泽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宁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跟自己同名的姜家小姐,更惨的是,对方居然是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短命鬼,还被姨娘设计嫁给地主家二婚还带着一个儿子的傻子。这日子还有法过?好在谢承衍人傻钱多好忽悠,姜宁很快便有了注意,她要做王朝第一女富婆,拥有数不尽的小鲜肉和花不完的金银财宝。只是,她那傻夫君怎么好像腹黑的一批,总是反套路她……

主角:姜宁,谢承衍   更新:2022-07-15 2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宁,谢承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腹黑傻王套路深》,由网络作家“颜泽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宁意外穿越到古代,穿成了跟自己同名的姜家小姐,更惨的是,对方居然是个活不过二十五的短命鬼,还被姨娘设计嫁给地主家二婚还带着一个儿子的傻子。这日子还有法过?好在谢承衍人傻钱多好忽悠,姜宁很快便有了注意,她要做王朝第一女富婆,拥有数不尽的小鲜肉和花不完的金银财宝。只是,她那傻夫君怎么好像腹黑的一批,总是反套路她……

《腹黑傻王套路深》精彩片段

姜宁去云南旅游时脑袋被驴踢了,睡了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被关在破草垛里,她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给她开门。

姜宁对门外面的美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美女,你们这样子是犯法的。”

美少妇冷笑着说:“老娘就是王法。”

简直不可理喻,姜宁说着抄起脚下的破板凳就往门上砸。

响声惊动了外面的人,那满头珠翠的美妇人推开门,挥舞着小皮鞭就甩过来。

“贱蹄子,赔钱货,破烂玩意儿,大半夜的砸东西,你不想让老娘安生,老娘就活活抽死你。”

这段表演,看得姜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叹她只当个剧本杀演员简直太可惜了。

“老娘打死你算完。”皮鞭抽下来那一刻,姜宁身上火辣辣的疼。

还真打人啊!她还来不及反应,下一个鞭子又抽了上来,她将手里的凳子那泼妇身上一扔就往外跑。

她一鼓作气跑到街上,可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她呆住了,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多大个剧本杀,能请一千多个群众演员。

“让你跑。”趁着姜宁发蒙,汪云春给了她后脑勺一闷棍,又将人拖死尸般拖回了姜家。

醒来时一位大叔告诉她:“宁儿,刚才给你看诊的大夫说你身患怪病,活不到二十,正好你姨娘给你说了门顶好的亲事,你便嫁去谢家吧,或许冲冲喜能救你一命,你爹我……。”

姜宁按着被打得生疼的后脑勺,一巴掌呼在那人脸上:“乌鸦嘴,老子才是你爹,要死死你全家死,要嫁嫁你祖宗。”

姜宁说完,一屋子人脸色如丧考妣般难看。

姜老爷抽搐着嘴角,要不是谢家的人马上就要上门来,他劈了这个逆子。

“混账东西。”骂完,他拂袖而去。

“小姐,您没事儿吧?”明欢总觉得今日的小姐怪怪的。

这一切让姜宁感到头皮发麻:“现在几号几点了,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小姐,您别吓明欢,这儿是您从小长大的白水城啊!刚刚同您说话的是您父亲。”

太荒唐了,别人穿越了,一觉醒来都是皇妃、王妃、相府千金小姐,可她呢,一觉醒来就被灰头土脸地关在草堆里。

更气人的是,这三十八线小县城的庸医给她看诊时说她身患怪病,能活十六已是勉强,最多活不过二十,炮灰实锤了!

但是炮灰也不能任人宰割呀,得跑。

刚到回廊门口,那给了她一棍子的美人正叉着腰,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她。

她身旁一个明媚动人的女孩儿正卷着鬓角那缕长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姜宁感叹,这两人虽然看起来不像好人,但长得可真好看呀。

明欢弯腰向两人行了礼:“汪夫人安、宝儿小姐安。”

姜宁问道:“他们是谁。”

“年长的是汪姨娘,另一个小姐是您的妹妹呀。”

汪云春冲上去龇牙咧嘴地捏着姜宁的脸蛋。

“装疯卖傻,见了长辈也不知道要行礼,看来是你那病痨鬼亲娘没教好你。”

说着她抬手就要往姜宁脸上一巴掌招呼过来。

姜宁也不是个吃素的,她一把薅住那人的头发:“死婆娘,我最恨别人打我脸。”

姜宝儿看着自己亲娘被打,急忙跑过来拽住姜宁:“连我娘都敢打,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三个女人一台戏,姜家这鬼哭狼嚎的戏台子,厉鬼看了要颤抖,阎王看了要害怕。

尽管二对一,姜宁也丝毫不落下风,姜宝儿被打得眼睛红肿,汪云春头皮都快被她拽掉了。

见这场面,管家连忙来劝架:“夫人,别打了,谢家的来了。”

谢家?就是那个被许配给她的谢家?

母胎单身二十余,一心想嫁赵寅成,没想到老天爷给她分配的在这儿呢。姜宁一分心,渐渐放开了薅着汪云春头发的小手。

没想到汪云春比她还高兴,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

“哈哈哈哈,谢家腿脚倒快,前日说的事儿,今日就来要人了,咱们都去看看这金龟婿。”

她整了整衣衫吩咐嬷嬷们:“带上姜宁,咱们到前厅去。”

正坐之上一左一右坐了两位中年男人,一个儒雅俊秀,她是见过的,便是自称她爹的家伙。另一个肥头大脸,笑起来牙齿参差不齐,不甚美观。

汪云春整了整发饰,娇笑道:“哟,亲家老爷来了。”

她招呼着姜宝儿:“宝儿,快来给姜老爷见礼,她是你姐姐未来的公爹,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姜宝儿自是乖巧的行了礼。

再看看姜宁,衣衫破旧不堪,还带着摔倒时粘上的泥水马粪。二人对比之下一个是天上的仙女,一个是泥地里的土蚕。

看着谢老爷惊诧的眼神,汪云春忙挥着手帕解释。

“亲家莫怪,咱们家大小姐自小被我娇养惯了,顽皮了些,等到了谢家,想如何教养,还不是您和夫人说了算。”

听罢,谢致训面色总算缓和了些。

姜宁见这场面不服了,您看不上我?我还没看上您家呢。看他那副尊容,若他儿子真是亲生的,也怕好不到哪儿去。

话说想什么来什么,门房立马来报:“二位老爷,谢承衍大公子来了。”

那公子长得倒还真不错,他一身青衣,星眉剑目、清逸俊朗、那弓唇,那翘鼻,那棱角分明的下颔线,看得姜宁都有些自卑了,哥哥,对不起,是我配不上您,令尊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可谢承衍许是眼神不好,是被个丫鬟牵进来的,他紧紧攥着丫鬟的小手指,东张西望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在引路丫鬟的指点下,他终于安安静静坐定。

他咬着手指喊道:“我要吃肉,要吃肉……”

于是丫鬟从口袋里给他翻了个鸡腿啃上。

谢致训指着姜宁,笑着看向自己的好大儿:“承衍,这位便是爹给你说的媳妇儿,你可喜欢?”

谢承衍也笑了,笑着笑着,一双油腻的手朝姜宁脸上糊过来。

“嘻嘻,美人,我要美人,我有第八个美人了……”

瞬间,姜宁的脑袋比被打十棍子还疼,上天给你开了一道窗,就会给你关上六扇门。

这个满嘴油腻、宛如智障但色胆包天的男人,是她未来的老公?

她还未从震惊、惶恐、不甘中缓过神来。

门房又来通报:“老爷,谢公子家的小少爷在花园里玩腻了,嬷嬷正带过来呢。”


忽然,一个踩了风火轮似的小团子窜进来扑到谢承衍怀里打滚撒娇。

“爹爹,你又躲着吃鸡腿。”

他葡萄般的大眼睛上下滴溜着将姜宁打量了一番,撅着粉嘟嘟的小嘴说:“爹,这便是爷爷给我找的娘吗?我娘她好脏好臭……”

什么?她命中注定的男人不仅是个傻子,还是个二婚带孩子的傻子,而她是傻子的第八个女人。

天,菩萨,简直晴天霹雳呀……她是犯了天条吗?要受这种惩罚。

姜宁努力抬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或许是抬得太高了,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倒下前她看见汪云春晃着姜老爷的胳膊说:“阿晋,你看,姜宁都高兴得晕过去了,妾身撮合的这桩婚事呀,简直十全十美……”

姜宁是被明欢活活掐醒的,毕竟再不醒过来,她的人中都得给明欢掐没了。

她又被送回了她的卧房里,也就是那间柴房。

姜宁摸摸自己身上那几根疙瘩似的排骨,妈耶,当年她减肥三天不吃饭也没这么瘦,姜家大小姐这过的什么日子。

她戳了戳旁边的明欢:“丫头,你们家小姐不应该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吗?怎么老是被小妾追着打?关键打完还得嫁傻子。”

明欢也饿得有气无力:“小姐,您是不是饿糊涂了,自从夫人病着,老太太让汪姨娘掌了家,您和小少爷被苛待不已是常事吗?”

“那你们夫人和少爷呢?”

看明欢一脸懵,姜宁在大脑中调整好人物关系:“嗯,我是说我亲娘和我弟弟去哪儿了?”

明欢哇地一声哭出来。

“小姐您这几日被关着都不知道,府上的人都说夫人恐怕撑不过中秋了,汪姨娘趁夫人病重,前月里就把小少爷给送去了山上庄子里了!”

那里偏远难行,又有野兽出没,小少爷他怕是凶多吉少。

“那你们老爷也不管管吗?”这什么世道,怎么还虐待妇女儿童。

“老爷一来忙着布行的生意,二来偏宠汪姨娘,便是知道了,那汪姨娘仗着老爷的宠爱,也是能颠倒黑白的。”

“垃圾。”姜宁被这些人渣气得火冒三丈,她这一动扯得脸上、身上的伤口疼得更厉害了。

被鞭子划破的皮肤已经快要发溃,她扫了眼四周,突然露出一抹十分渗人的笑容。

她忍着疼痛从草垛里翻出一小截木棍,撕了些稻草碎屑放在木板上,迅速搓转起来。

明欢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小姐,您要干嘛?”

姜宁一挑眉:“等着瞧好吧您内!”

不一会儿,草屑噼里啪啦地燃起火星子,映照着姜宁罪恶的小眼神。

她扯下破破烂烂的袖子用水打湿给明欢捂在口鼻,又把柴房里给他们喝的两桶污水倒在身上,将草垛堆在门上,准备从里面烧坏门锁。

不过半刻钟,柴房里就浓烟滚滚,外面看守的嬷嬷大喊着:“走水了,来人呐,柴房走水了。”

听见着火了谁还能淡定,外面乱得跟打仗似的,屋里的姜宁也不好受,呛得她肺片都快咳出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