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被休后我嫁给了当朝首辅

被休后我嫁给了当朝首辅

离离原上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医学界的天才少女谢瑾被雷劈中,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魂穿古代,穿成了一个被休弃妇,开局就被恶婆婆浸猪笼。好在秀才公子燕淮替她赎身,甘愿跟她假扮夫妻,为了保护她不被人欺负,一路高歌猛进,官至当朝首辅。重生归来的燕淮,只想好好弥补对谢瑾的亏欠,他不要像上辈子那样,最终落得一个被反派儿子们毒死的下场。

主角:谢瑾,燕淮   更新:2022-07-15 23:1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瑾,燕淮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休后我嫁给了当朝首辅》,由网络作家“离离原上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医学界的天才少女谢瑾被雷劈中,再睁眼,她发现自己魂穿古代,穿成了一个被休弃妇,开局就被恶婆婆浸猪笼。好在秀才公子燕淮替她赎身,甘愿跟她假扮夫妻,为了保护她不被人欺负,一路高歌猛进,官至当朝首辅。重生归来的燕淮,只想好好弥补对谢瑾的亏欠,他不要像上辈子那样,最终落得一个被反派儿子们毒死的下场。

《被休后我嫁给了当朝首辅》精彩片段

“快将这小娼妇给沉塘!”

谢瑾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说话,下一秒她就掉进了冰冷的水中,她被呛到,喝了好几口凉水。

睁开眼,她被绑住了双手双脚,困在笼子里。

她想起自己正在过红绿灯,忽然晴天一道雷劈中了她。然后,她就没了知觉。

所以,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她挣扎了几下,发现笼子里放了石块,她的挣扎,徒劳无功。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努力回想学过的自救法子,一遍一遍的尝试解开绳子。

尝试了三次后,她终于解开了绳子。时间过去太久,她情绪激动间,再次呛了水,肺部难受得厉害。

她知道自己憋不了太久的气,极限快到了。

顺利解开脚上的绳子,她又费了些时间将笼子打开。

她肺部难受,脑子发胀,感觉下一秒就要坚持不住。但人在绝境,想要活下去的愿望比什么都强烈。

她奋力往上游去!

“呼!”新鲜的空气入肺,她如获新生。

“哎呀!栓子娘,你那不要脸的儿媳妇从猪笼里逃出来了!”有妇人大嗓门的吼了一句。

谢瑾瞧见一群人从远处往河塘这边跑来。

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妇人边跑边拍大腿,怒声骂道,“这个小娼妇还真是命大!快抓住她,别让她给跑了。”

一群人,来势汹汹,男女都有,还有人手里拿着胳膊粗的木棍。

谢瑾来不及深思,拼了命的往反方向游去。

河塘很大,她游到岸边的时候,那些人正从另外一面追过来。她浑身脱力得厉害,却不敢停留,奋力爬上岸。

“谢瑾,你给老娘站住!”

谢瑾连滚带爬,跑得更快了。她是疯了才会站住!

脑子不时有陌生的记忆袭来,她头疼得厉害,慌不择路的跑进了一片芭蕉林,还未辨清楚方向,就被一只手给拽了过去。

她吓得尖叫一声,那人立即捂住她的嘴巴,“别出声,我是来救你的!”

谢瑾觉得声音耳熟,还诡异的猜到了对方的名字。她心怦怦跳得厉害,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一股脑的钻进她脑子里。

她被晴空一道天雷给劈穿越了!成了桃源村傻子的媳妇,谢瑾。

“跟我走!”燕淮拉着她拔开芭蕉叶往前走。

她昏头昏脑的跟着,“燕、燕秀才,你怎么在这里?”

燕淮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若非那日我同你说了几句话,你也不会被人误解,捉来沉塘。”

她蹙眉仔细回想,原主同燕淮只见过一面,的确说过几句话。之后便不曾见过。

但谣言却在村子传开了,说原主水性杨花,耐不住寂寞,勾引男人。

村子里心怀不轨的男人对原主起了坏心思,对她图谋不轨的时候,正巧被婆婆撞见了!

婆婆气得毒打了原主一顿,找了村长来,判了她不守妇道与人通奸的罪名,拉了沉塘。

当时燕淮问原主什么来着……

“你可识水性?”他问。

原主答:“不识。”

谢瑾瀑布汗,这话问得莫名其妙。但因为燕淮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名声极好,原主老实胆小,当时就没有多想。

她看一眼前方拔开芭蕉叶的燕淮,有些心虚,“我们去哪里?”

“先找个地方避一避。”燕淮头也不回的道。

身后不时有人喊她名字,时不时还传来几句难听的咒骂声。

“你有法子将我送出村子吗?”谢瑾出声问道。

燕淮脚步不停,却是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着探究,“你要离开这里?去哪?”

“随便去哪里都行。只要不留在这里,被他们抓回去淹死!”

燕淮却道,“你是被人牙子卖来桃源村的,没有路引和文书,你即便离开桃源村,也很难一个人活下去。”

“没这两样东西,遇上衙役盘问,你还会被当作他国间谍抓入大牢。没有人出银子担保你出来,你会被发配苦寒之地,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

“那我该怎么办?”谢瑾快哭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等着被抓沉塘吧?”

或许因为燕淮出手相救的缘故,她对他多了一份信任。

这一次,燕淮没有回答。

他拽着她的手臂,拖着她一路小跑,很快出了芭蕉林。

谢瑾脑子昏昏沉沉的跟着燕淮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二人在一处院子前停下。

燕淮熟门熟路的推开了院门,将她领了进去。

院子不大,靠近耳房的位置,种了一颗桃树。桃花开得正艳,一阵风抚过,几瓣花瓣随风飘落。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一套干净的衣裳给你。”燕淮松开了她的胳膊。

谢瑾眼前发黑,“嗯。”

下一秒,她听见燕淮惊呼了一声,“阿……谢瑾!”

谢瑾做了一个不太美好的梦,梦里她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其余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没有了。

她被人牙子卖给了一个村妇。村妇将她带回了家,要她和她的傻儿子圆房。

她死活不愿意,被村妇痛打了一顿,关起来几天都不给吃的,她饿得胃抽着抽着的痛,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吃房里的干草……

画面一转,大量水涌入她口中,她惊叫着求饶。村妇却恨毒了她,让人一遍一遍的将她浸入水中。

她被呛了很多水,难受得肺都快炸掉了,生不如死……最后她的呼吸渐渐地弱了下去……

谢瑾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熟悉的男音响起,谢瑾侧目看了过去,模模糊糊的瞧见燕淮略弯着腰,手中端着一个碗。

她依旧喘着气,梦里被毒打,被水浸的感受太痛苦了,她的身体久久无法立刻松懈下来。

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放在她额头上,“都过去了。没事了。”

谢瑾紧绷着的身躯,在这瞬间得到安抚。她脑子清醒了不少,发现那只手温柔的替她将额角的碎发抚平。

她愣了愣,疑惑的看向燕淮。

燕淮一脸平静的将手收了回来,“还好没有发烧。”

他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就好像自己刚刚只是出于善心,摸了摸收留的流浪狗的头一般自然。

“起来把姜汤喝了,暖暖身。”他伸手扶她。

谢瑾倒是有些尴尬,收起方才的多心,顺着他的力道起了身,从他手中接过姜汤,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碰!”

一声巨响,吓得谢瑾没有捧稳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房间里的烛火被大风吹灭,一群人吵吵嚷嚷的进了院子。


火把将院子照得十分明亮,连带着房间里也能视物。

“谢瑾,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还不赶紧给老娘滚出来!”傻子娘怒火冲天,带着两个粗壮的男子,就要冲进房中捉人。

燕淮蹙眉,在人冲进来之前,开门将人挡在了门口。

“燕秀才!”傻子娘碍于燕淮秀才的身份,往后退了一步,不满的道,“之前村里传你和我儿媳妇有一腿,我还不信。”

“如今当场抓奸,你还有什么话说?”

燕淮冷沉着脸,火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莫名的增加了几分威慑力。

傻子娘有些胆怯,不看燕淮,朝屋里骂道,“谢瑾,我儿子死了才半年,你就耐不住寂寞偷人!如今更是藏在旁的男人家中,不敢出来?”。

“你以为他能护得住你吗?今日你和他,都跑不了!”

谢瑾倒没有想过要躲在燕淮身后。不过,燕淮能第一时间堵住门口,将人挡在了门外,她心底多少有些感动。

毕竟,原主和他并不熟悉。

不等她出声说话,燕淮开了口,“李氏,我与谢瑾萍水相逢,救下她只是巧合。”

“你和村长定她通奸之罪,抓了她沉塘。下水之前,你们都检查过,笼子和绳子都绑得好好的吧?”

“桃源县有个习俗。凡事被沉塘未死之人,乃有冤屈者,应查明真相,不可继续害其性命。否则,是要遭报应的。”

傻子娘听罢,激动得口沫横飞,“放屁!老娘亲眼见到她通奸,还能有假?”

“那奸夫呢?”燕淮沉声问道。

傻子娘眼神闪躲,“奸夫自然是跑了!我都没有看清是谁!”

“不过,眼下不就有个现成的!大家伙都瞧见了,你就是她的奸夫!”

谢瑾闻言,怒了!

她可不是软柿子原主。

“李氏,你别空口白牙诬陷人!”她才刚刚出现,傻子娘就五指成爪要揪住她头发。

燕淮将她护在身后,傻子娘没有抓住她,反而将他的脸给抓伤了。

三道血痕,刺激着谢瑾的神经!

脑子里一帧接着一帧,全是原主被殴打,被辱骂,被饿肚子的可怕画面。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谢瑾双手握拳,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不是原主!她不会让自己像原主一眼被傻子娘当畜生一样对待!

“李氏,你若继续闹下去,我便去告官!”

“我并非奴籍,却被人牙子非法拐卖。上了公堂,你和人牙子的交易便是无效的。”

傻子娘愣了一瞬,随即怒道,“你个水性杨花的小娼妇,做了不要脸的勾当,还想告官!你以为凭着你这张狐狸精的脸,官老爷就会信你吗?”

谢瑾却越发冷静,“你既从人牙子手中买了我,那你手中,可握着我的卖身契?”

“我是何方人士,因何成为奴籍?”

她这番话,是试探。因原主不记得被卖之前的事,显得不太寻常。

“我用白花花的银子买了你,那还能有假?就算到了官老爷面前,你也是我花了银子买回来的儿媳妇!”傻子娘大声的嚷嚷道。

谢瑾也不怕,“既然你不怕,那我们就到官老爷面前去,让他来论断!”

燕淮闻言,看了她一眼,似有些走神,随即冷声说道,“大齐律有规定,贩卖非奴籍、罪人等行为属于违法拐卖人口,买卖同罪,死刑不可免!”

傻子娘有些怕,她朝身边找来的帮手看了一眼,那人也不懂律法,摇了摇头。

因燕淮秀才的身份,傻子娘有些信他的话,不免心慌起来。

谢瑾见状,更加肯定傻子娘手里没有原主的卖身契。

如果燕淮说得不假,闹到官府,傻子娘不仅讨不了好处,还会因此丢了性命。但……

她朝院子里的某个人看了一眼,心里很清楚,那人不会让她走出这个院子。

为今之计,只能先从傻子娘下手,让她妥协退步。

“我、我才不管什么大齐律!谢瑾是我花了银子买回来的儿媳妇,她生是我儿子的人,死是我儿子的鬼!”傻子娘不管不顾的道。

“行!那我现在就进城,击鼓鸣冤!你不是说我通奸吗?那就让官老爷查清楚,通奸的到底是谁!”谢瑾做出一副要将事情闹大的样子,是在吓唬住傻子娘,同时也在警告那个奸夫。

院子里来的这些人,都是李氏夫家和娘家的人。听了这番话,看傻子娘的眼神顿时变了。

“你胡说!”傻子娘明显慌了,吼得特别大声。

她早年丧失,在亲戚的帮衬下养大孩子。天有不测风云,孩子养到十岁,从树上摔下来,傻了!

从前村子里就有她的风言风语,她以死证清白。她的亲戚们这才信了她。

但谢瑾从原主的记忆中了解到,李氏有个奸夫,二人经常半夜偷偷摸摸的来往。

有一次,这奸夫还摸黑出现在了原主的房间,意图图谋不轨。原主奋力反抗,引来李氏发现,奸夫这才没有得逞。

不过,原主却因此遭到李氏毒打。

“是不是胡说,咱们去官府论清楚!”她继续吓唬。

傻子娘被吓住了,眼神闪躲,不敢直视她的目光,继续大声吼道,“你说去就去?老娘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今日只要抓你这个不要脸的沉塘,你休想糊弄大家,蒙混过去!”

“李氏,清者自清!我都不怕见官,你在怕什么?莫不是心里有鬼,这才着急想将我沉塘,杀人灭口?”

这一次,傻子娘彻底慌了!

几乎跳着脚,指着谢瑾的鼻子道,“你个小娼妇,休要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她抡起胳膊就要打谢瑾。

谢瑾却伸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扯到跟前,宛若地狱归来的恶鬼一般,阴森森的道,“李氏,你再不识好歹,就别怪我将奸夫的名字说出来!”

“这些年,你送过他不少好东西吧?”

傻子娘后背发凉,从前的谢瑾胆小怕事,只会求饶和哭泣。哪里会这样凶恶的威胁人?

她想到谢瑾沉塘后回来,就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她后背更凉,甚至腿肚子都有点发抖。

“你、你是人是鬼?”


谢瑾声音冷然,“我当然是人!且是个被逼急了的人!你想要我死,就算做鬼,我也要多拉你一个垫背!”

“对了,还有你的那个奸夫!”她抬眼往院子里看了一眼,“你真要逼着我都说出来?”

傻子娘心虚得厉害,腿肚子更软,气势都弱了下来,“你同我回去,我不会再拉你沉塘……”

谢瑾挑眉,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

“那、那你想怎样?”傻子娘结结巴巴的问。

眼下的谢瑾,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任她搓圆搓扁都不敢吭声,胆小怕事的儿媳妇!

她真怕她当着大家的面什么都抖落出来!

谢瑾心底很清楚,原主是半年前来的桃源村,无亲无故。且今日来的人,都是傻子娘的亲人。

就算她真的抖落出了傻子娘的奸夫,这些人为了颜面,未必会处置傻子娘和奸夫!

再加上,还有奸夫死咬着她不放的可能。

到时候,可就真的鱼死网破,害了她,还连累了燕淮!

趁着傻子娘被唬住,她继续冷声说道,“还我自由之身!我是被非法拐卖的,真豁出去闹起来,你什么都得不到!还会丢了性命!”

今日这院子里,如果没有燕淮这个外人在,她还真唬不住傻子娘和院子里的人。

幸好,燕淮是站在她这边的。

“你是我花了银子买回来的!”傻子娘又怕,又不死心。

谢瑾却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只花了三文钱就从人牙子手中将我买了回来!”

傻子娘嘴硬道,“三文钱也是银子!”

谢瑾甩开她的手,将她往回一推,“李氏,没有奸夫,你竟也觉得证据不住,不足以定我通奸之罪,同意我赎回自己,那就开个价吧!”

“毕竟,闹到官府,你就是贩卖人口之罪!”

傻子娘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子。她知道自己今日是拿捏不住谢瑾了,真闹大了,她的确讨不到好处。

她看了一眼燕淮,心底也是气恨的!

这秀才,为什么要参合进来!

要不是有他在这里,她早就将人绑走了!

“一百两银子!一分不能少!”她脑子清明不少,知道一百两银子,谢瑾肯定拿不出来!

那可是普通百姓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银子呀!

她心底窃喜,“你若拿不出银子,就乖乖同我回去!你命大,沉塘都没有死……我也不为难你。之前的事,我也不同你计较……”

谢瑾冷笑着打断,“一百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别说她没有,就是有,也不能这样便宜了傻子娘!看来,她只能同她鱼死网破了!

傻子娘更加笃定谢瑾拿不出银子,得意的笑了起来,“那就是你的问题了!拿不出银子,你就得跟我回去。”

她看向燕淮说道,“燕秀才,这一次你没有理由拦着了吧?”

“好,好的很!”谢瑾被气笑了,回去她还能活,“你既不想让我活,那我拼了命,也要拉着你垫背!”

她刚刚抬起手,要指认那奸夫!燕淮却将她的手给拉了回来。

“一百两银子,我可以借给你!”

谢瑾错愕,一时之间,脑子都空了。

便听见他同傻子娘说道,“口说无凭,须立下文书。”

他转身进了房间,房间里的烛火重新亮了起来。

傻子娘跺脚,“燕秀才!那可是一百两银子,不是一百文!你真要借给她?她一辈子都未必能还清给你!”

今日不将这小娼妇带走,她和大伯的事情,还能瞒得住?

但她也知道,当着燕淮的面,她根本带不走谢瑾!燕淮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她可得罪不起!

她回身,想要找人商量一下对策。

谢瑾看穿了她的那点心思,出声说道,“李氏,你今日能从我这里拿走一百两银子,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

“这银子,你打算如何分?”

傻子娘是个寡妇,一百两银子。不管是婆家的人,还是娘家的人,都想要!

两方人顿时吵了起来,闹哄哄一片。

燕淮写好文书出来,递给了谢瑾。谢瑾接过仔细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对她有利。

傻子娘拿了这一百两银子,她和她家,就没有半点关系。从今日起,她就是自由身了!

想想都觉得开心。

“可是,一百两银子,你有吗?”她担忧的看向燕淮。

燕淮淡定点头,“有。我父母早逝,留下些银子给我,这些年,我又自己攒了一些。不多不少,刚好一百两。”

“那岂不是你全副身家?全借给我?”谢瑾愧疚不安的问。

“嗯。”燕淮再次点头,一百两银子,他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心疼。

谢瑾一时之间,的确拿不出一百两银子。燕淮愿意借给她银子,她没有理由不收。

“燕秀才,谢谢你!”她拍着胸脯保证,“等我以后赚了银子,一定连本带息还给你!”

燕淮却道,“不用连本带息还给我。今后你养着我就行。”

“啊?”谢瑾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吃得不多,养一辈子,应该不算为难你吧?”燕淮说得极其认真,谢瑾这一次听得一清二楚。

她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一时忘了回答。

燕淮却用朱砂点了她的食指,在文书上写着她的名字处,按上了手指印。

“燕秀才……”

“嘘,有什么事,等解决了外面这些人再说。”

只见他拿着朱砂走到吵得面红耳赤的傻子娘面前,“李氏,按下手印,这一袋子银子,就是你的!”

他从怀中掏出银袋子,上下抛了抛!一百两银子,很沉!上下抛的时候,银子撞击在一起的声音十分勾人。

他将文书读了一遍,然后递给了傻子娘,“十个银锭子,你验一验!”

傻子娘的亲人见状,想要去抢他手里的银子,他往回缩手,冷声说道,“这些银子,是李氏的。”

“她的,不就是我们的吗?”傻子娘的娘家大嫂笑嘻嘻的说着,上前就要验银子。

傻子娘哪里肯,自己上前验了真假,想要收起银子,却被燕淮拿走了。

“在这里按上手指印。”他在傻子娘的名字上点了点。

傻子娘看见银子,双眼都开始发光。她快速的点了朱砂,按下了手指印。

燕淮又道,“这文书光是你同谢瑾按手印,有些不妥。还得找二个人作证。”

“我愿意成为其中一个,不知道陈家大伯,可愿意成为另外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