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完结

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完结

锦素衣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锦素衣”创作的《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样啊?按照标准的配备,世子妃的院子里还缺三个人,我看你们现在每天都很忙,好像人手还不太够,世子妃就没说想再增加人手的话么?”她倒是将沈云溪院子里缺几个人都算好了,怪不得这些丫环挤破头的想要去她那儿当差。大户人家就算穷也不会失了脸面和体统,在下人丫环方面装门面的事上是绝不含糊的。春儿实诚的摇了摇头:“彩云姐姐,好多人现在都想去世子妃院子里当差,不过,她......

主角:沈云溪云铮   更新:2024-07-18 06: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云溪云铮的现代都市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完结》,由网络作家“锦素衣”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锦素衣”创作的《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样啊?按照标准的配备,世子妃的院子里还缺三个人,我看你们现在每天都很忙,好像人手还不太够,世子妃就没说想再增加人手的话么?”她倒是将沈云溪院子里缺几个人都算好了,怪不得这些丫环挤破头的想要去她那儿当差。大户人家就算穷也不会失了脸面和体统,在下人丫环方面装门面的事上是绝不含糊的。春儿实诚的摇了摇头:“彩云姐姐,好多人现在都想去世子妃院子里当差,不过,她......

《替嫁医妃权倾天下全文完结》精彩片段


这一下连整个王府都热闹起来。

云铮每天烦不胜烦,可沈云溪又脾气大,根本不将府里其他人放在眼里,除了他能压着些别人吵又吵不过,打也打不赢,便只能忍气吞声。

这几天赚了点钱,连厨房送的生鲜食材都不要了。

她说既然二人现在是敌对的关系,这事都心知肚明,他也不信任她,那就干脆让她圈地自萌……

他不是很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倒是大概知道就是互不干扰,各过各的意思吧?

她天天打发丫环出府去买食材,吃穿用度都自己掏钱,也不跟府里要了。

她的美食和商业天赋终于得到了发挥,天天除了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馋死一府人,就是做生意赚钱。

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就赚了上百两银子,还跟几个丫环叨叨要成为漠北首富,亿万富婆。

开始的几天都是漠北官员前来买药,后来她直接在王府门口设了个摊位,有人来就让门房去禀报,她让春儿直接将药送出去,一手交钱,一手拿药。

她公开在王府门前做生意,这在大丽王朝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她院子里的丫环最近忙坏了,那日沈云溪给陈县令治好病后,便在他的允许下去王府的库房里拿了好些药材种子。

现在还没到冬天,她挑了些耐寒的药材种在了开垦出来的那两块药田里,让芍药和半夏看护着。

其他人这几天都跟着她制作各种药丸,府里的野生药材被一筐一筐采回来,都快采完了。

刚开始以为她只是小打小闹也没人在意,慢慢的府里的人就开始眼红了。

因为沈云溪府里的丫环们自打她开始卖药后,吃的穿的用的比其他丫环下人好了许多。

这样一来便有一些其他院子的丫环悄悄来问沈云溪院子的丫环,问她还要不要人,想来沈云溪院子里当差。

这不,今天春儿又被表小姐院子里的彩云叫住了。

“彩云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最近春儿可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她是沈云溪身边最信任的丫环,基本上管着其他丫环,她的身份也水涨船高,府里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了。

彩云将她拉到一旁,有些扭捏的道:“春儿妹妹,我想问问世子妃院子里最近还缺人手么?”

之前沈云溪那里其实也可以从王府挑选一些丫环过去,可根本没人愿意去她那里,现在这些下人们见她那里有利可图,便又争抢着想过去了。

春儿早得了沈云溪的吩咐,是绝不肯要府里的丫环的,更别说还是表小姐院子里的了,她更不会要。

她当即就摇了摇头道:“彩云姐姐,世子妃已经跟院子里的人都吩咐了,说暂时不需要任何丫环了。”

彩云脸色一红,面上有些不好看,讪讪的说了一句:“这样啊?按照标准的配备,世子妃的院子里还缺三个人,我看你们现在每天都很忙,好像人手还不太够,世子妃就没说想再增加人手的话么?”

她倒是将沈云溪院子里缺几个人都算好了,怪不得这些丫环挤破头的想要去她那儿当差。

大户人家就算穷也不会失了脸面和体统,在下人丫环方面装门面的事上是绝不含糊的。

春儿实诚的摇了摇头:“彩云姐姐,好多人现在都想去世子妃院子里当差,不过,她说暂时不会再要人。”


屋里的空气陡然冷了下来,像是一个大气球突然被戳破了一般,蔓延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王太医和几个大夫低下头尽量装作没听到沈云溪的话,然而墨烟却忍不住了。

“世子妃,不过几个丫环而已,表小姐可能事多忘记了,你何必抓着不放?”

漠北穷,英王府也穷,可也没穷到连几个丫环也用不起的地步,只是自家主子不想太过招摇,才一切低调行事,没想到她一个挂名世子妃也敢嘲笑英王府穷?

“我什么时候抓着不放了?我跟你家世子说了这事都五六天了,如你所说,买几个丫环的事,能有什么费事的?要拖这么多天?”

沈云溪针锋相对,要不是这里有这么多人,她非给这个目中无人的狗侍卫一点教训不可,她是先礼后兵,又不是无理取闹。

“墨烟,将蓉儿叫进来。”

云铮见他们二人有吵架的趋势,不禁吩咐了一句。

“是,世子。”

墨烟瞪了沈云溪一眼转身出去叫人。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环佩叮当的声音,容蓉带了两个丫环走了进来。

“表哥,你怎么样了?可吓死我了。”

一进来她就直接无视沈云溪越过她直奔云铮的榻前,泪眼朦胧的哭道。

“我没事,叫你来是有件事要问你,前几天我吩咐你找人牙子进来给世子妃院子买几个丫环,怎么还没送过去?”

云铮略微皱了下眉,挪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想离她远点。

容蓉一怔,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问她这种事,被他叫进来的满腔欢喜瞬间化为泡影。

愣了半晌才嗫喏道:“表哥,我这几日忧心你的伤势,府中事情又多,一时忘了,还没来得及给世子妃送丫环过去。”

“呵呵……”

沈云溪立即嘲讽的笑了两声。

容蓉脸色涨的更红了,扭头瞧着她怒道:“表哥回府那日就受了伤,这几天一直在治伤,你身为世子妃不为他出力,却为这点子事也值得你来劳烦他?”

她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倒咬一口,觉得沈云溪这个节骨眼上提买丫环的事是添乱,将自己的错轻轻就揭过去了。

沈云溪觉得她真该跟那个墨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奇葩,都习惯将错往别人身上推。

“表小姐,今儿若不是我为了几个丫环闯进来质问世子顺手救了他,他现在已经翘辫子了,你自己犯了错居然还想赖别人?”

“这府里穷的叮当响,能有多少事等着你处理?你不过执掌个中馈,又不是当皇帝,再忙还能将这事给忘了?”

她一口气埋汰了英王府还将她也怼的脸色发白,气得容蓉直指着她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世子妃,你胡说些什么?皇帝岂是你能信口雌黄的?”

云铮听她说的越发不像话,不禁开口低喝了一声。

“得了,世子现在暂时也不会毒发身亡了,我要丫环的事怎么说?总不能今天我这么闹了一通还没个说法吧?”

沈云溪懒得再开口和他们争辩,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云铮想着终究是她救了他,半晌才冷声吩咐墨烟:“让房妈妈将她的陪嫁丫环全部送过去。”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云溪一下子想明白了她如今的地位,也推测出了沈太师将她嫁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她是被太师府放弃的一颗棋子,让她嫁来这里就是为了被英王府折磨死,也许越惨越好。

等她死了,太师府自然会出面为她讨公道,朝廷也会借着这事打压英王府。

而云铮这边,明知道她嫁到这里来是什么目的,自然也会做出防范与应对,就算她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因此没人在意她的死活。

这么一来她在王府受到冷落与怠慢,连个下人都敢欺负她也就不难理解了,也许太师府那边也早就知道她的处境了。

春儿见她拿着一块糕点沉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起昨晚死去的几个丫环,不禁问道:“姑娘,你说太师会给朝霞她们几个抚恤金么?”

“会,不止会给,还会给不少呢。”

“为什么?她们是在王府出的事,离的这么远,本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京城去的,若太师不说,也没人知道她们死了。”

春儿其实觉得是林氏不可能给她们几个抚恤金,毕竟这事到最后还是要由她处理,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给已经陪嫁出去的丫环钱?

“太师府又不缺那点银子,给了她们厚厚的抚恤金,她们出去就会宣扬抹黑英王府一番,使英王府在百姓中的地位下降。”

沈云溪一边吃糕点一边说道。

“呃,那姑娘,你昨晚还救了世子,世子他以后应该不会对你像以前一样了吧?”

春儿想到墨烟还给了她糕点,喜出望外的说道。

“你想多了,恐怕以后咱们的日子会更不好过吧?”

从这次刺客事件中云铮应该也推测出太师府的意思了,他们是要彻底放弃她这颗棋子,所以他更不会有顾忌了。

刚开始她还觉得她是顶着朝廷的名义嫁过来的,英王府一定有所忌惮,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亏她之前还大闹浣衣坊觉得英王府不敢将她怎么样。

哎……

“姑娘,可是墨烟侍卫还给了奴婢糕点。”

春儿不解的说道。

“也许只是顺手给的。”

沈云溪说完去榻上又补了一觉,正睡的香,突然被人推醒过来。

她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是春儿,不禁气道:“做什么?”

“世子妃,快起来,世子来了。”

春儿低低的说道,之后不管她愿不愿意,将她扶了起来,帮她穿衣裳。

“他来做什么?你告诉他我在睡觉不就行了?”

沈云溪懒懒的不想起床,轻声喝道。

“世子妃,现在大白天的,你怎么能睡这么久?世子在外面说过来用膳。”

春儿急巴巴的说着,又几下就给她将衣裳穿好了。

沈云溪只好起来,穿戴好后走了出去。

云铮一身锦衣,端坐在桌前,桌子上摆满了菜,看着很丰盛。

“哟,王府不是穷的锅都揭不开了,这么丰盛的饭菜是哪儿来的?”

沈云溪走过去坐下,瞧了一眼说道。

“既然太师府也不管你了,我这府里也不养闲人,这顿饭是感谢你昨晚救我,以后都要你自己做,府里不再管你的膳食了。”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陈县令有些犹豫,他这病症已经有七八日了,也请了不少大夫开过药了,喝了总是不管用。

他迟疑的看着药瓶,半晌才扭捏着问道:“世子妃,这真的管用么?”

沈云溪也没戳穿他,点了点头道:“管用,你现在先服用两颗,明天早上起来就神清气爽,肯定会轻省许多。”

“这药丸连着服用三日便可痊愈。”

“好,多谢世子妃。”

“不用,我这药丸也不是白给你,你得付我一两银子……”

就在陈县令心里感激她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说道。

“……”

云铮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冷声说道:“这点小药丸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你就要一两银子?”

“管不管用明天不就知道了么?陈县令,你不用现在给钱,明天如果好点了,你再来给我钱。”

沈云溪一点都不觉得丢脸,正正经经的做起生意来。

“你……”云铮气得脸色都黑了,却又当着下属的面不好当众发火。

“既然陈县令醒了,那我便先告退了。”

沈云溪不等他发火就行了个礼,直接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县令就急急赶来了王府,说要求见世子妃。

沈云溪去了书房后,他当即就给她跪下行了大礼,口中说道:“世子妃的药丸果然是神药,今天一早臣的身上便轻省了许多。”

云铮和王太医还有几个大臣也在,听了他的话都是一愣,还真的立即见效了。

“我说什么来着,这不过是个小病症,对我来说不是大问题。”

沈云溪瞥了云铮一眼,笑嘻嘻的说道。

“世子妃,我家夫人和小女也都染了这个病症,每年都得发作一两次,只是她们没我严重些,可不可以将您的那药丸再卖给臣一些?”

陈县令说着掏出十两银子双手奉上,一脸渴求的说道。

“可以,一会儿你派人来我院子里跟丫环拿就是了,十两银子我便包你们病好便是。”

沈云溪毫不犹豫的接过银子,兴奋的说道。

云铮都看呆了,他还以为陈县令是来告状的,可能她的药丸没那么管用,所以才没问缘由直接将沈云溪叫来了,没想到……

他们居然在他的书房里当着他的面就做起了生意……

“我这里是你们做生意的地方么?”

他心里想着嘴上一时没忍住就说了出来。

“呵呵,世子,你不是说府里不养闲人么?我这也算自给自足,若是赚了钱就不用王府的花销了,是给你节省呢。”

沈云溪说完就自顾自的走了,也不管云铮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

之后她就派丫环亲自给陈县令送来了药,这一下她能治流感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当天,王太医就替其他几个大臣也偷偷和沈云溪买了些药丸,这病症也不是单单陈县令一家有,其他人家也会有,只是轻重不同罢了。

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现在正是深秋季节,早晚温差大,是风寒感冒病发高峰期,没几天府里来来去去的人就多了起来,都是来向沈云溪买药的。

小说《替嫁医妃权倾天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云铮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做好了第一批,听到侍卫来报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神。

心里不知为何有点异样的感觉,虽然她不是白做这些药丸,不过还是识大体的。

并没有因为他对她的怀疑拒绝。

他当即应了一声,就跟着春儿去了她的院子。

沈云溪将这些药丸分装进一个匣子里,里面都是小药瓶,大概有十瓶,其余的都装在小坛子里密封着。

她已经将这些药丸的服用方法都跟王太医说了,还给了他一个治疗重症风寒的方子配合治疗。

她明白,既然让王太医来帮忙,肯定是要将治疗这病症的医术学到手,因此她也没私藏,配药和制作时全程都让他在一旁跟着打下手。

所以这几天下来,王太医对这药丸已经很熟悉了。

云铮来了之后,沈云溪已经将药丸都给王太医安顿好了,王太医将坛子捧到他面前让他察看。

“殿下,这些药丸都是世子妃亲力亲为制作的,臣这几日跟着她也偷师到了不少医术,获益匪浅,这下军营里的士兵们有救了。”

他是打心眼里对沈云溪赞誉有加,觉得之前的传言不实,世子对沈云溪也太过了些。

只是这事毕竟不是他能置喙的,也只能从医术方面轻描淡写提一提。

云铮看了看匣子里的小药瓶,果然是精通医术才能做成这样,不禁点了点头。

“这次多谢世子妃了,不知那些药材总共能制作多少药丸?”

军中将领孙策刚发来信函,说这几日得风寒的士兵大大增加,需要增派几个大夫和大量药材,有了这批药丸便能节约不少药材。

“按照现在这个数量估算,你再给我一箱那天的药材,还能做这么四五坛子,这个量就算军中有上千人生病,也管够撑过今年冬天了。”

沈云溪看了下剩余的药材,在心里大致计算了一些说道。

不论她和云铮是什么样的关系,敌对还是仇视,对于百姓和那些士兵她是同情的,这也是她前世就养成的习惯,一时半刻也改变不了。

王太医听了大喜,想到这小小的药丸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不禁喜出望外的看着云铮。

云铮心里也惊异不已,不过再怎么样也得先将这批药丸送到军营里去看看效果如何。

他当即点了点头道:“我下午就将药材送过来,世子妃辛苦了,军营里的士兵都会记着你的功劳。”

“嗤,我要他们记我什么功劳?我只求在你这府里过几天安稳日子,你别来烦我,让我自生自灭就好。”

沈云溪轻嗤一声并不领情,无论如何原主都死了,这和他有脱不了的关系,一时半刻可没法缓解矛盾。

云铮被她噎的说不出来话,只好离开了她的院子。

下午的时候,他果然又让人抬来一箱药材,还让吴管家将银子也送来了。

沈云溪见钱眼开,顿时眉开眼笑,客客气气的将吴管家请进屋子喝了一盏茶,收下银子和药材,之后才将他送出去。

吴管家本来还有些发怵,她毒打李妈妈的事着实让王府的下人们害怕了一阵子,没想到她今儿居然对他这么客气。

“世子殿下,您终于醒了。”

王太医脸色一松,手上还不停的在他胸前按压着。

云铮缓了好一阵才慢慢说道:“有劳王太医了。”

王太医忙摆了摆手道:“殿下,刚才多亏世子妃的指点,臣才能将您救醒过来。”

云铮愣了一下,这才看到沈云溪正站在当地,一脸怒气的瞪着墨烟。

墨烟见他醒过来,也上前两步喜道:“主子,您觉得怎么样了?”

说完后觉得后背如芒在刺,这才又小心的道:“属下没能拦住世子妃,让她闯进来了。”

沈云溪听了他的话一下子气笑了,冷冷瞅了一眼墨烟说道:“哎哟,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要不是我闯进来,恐怕他现在己经回天无力,你们正哭卿卿的准备后事呢。”

这话说的极难听,屋里的人都是一怔,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毒舌,当面就咒云铮骂墨烟 ,不禁瑟缩了一下。

墨烟回过头来,脸上怒气横生,一时竟找不到话来反驳。

果然如世子所料,她之前一首在装,装的那么柔弱怯懦,想用美色迷惑世子跟她圆房。

而世子不肯上当,将她冷落了一段时间她就按捺不住,露出本性了?

云铮己经向王太医问明了方才的事,知道是她恰好闯进来指点王太医施展针灸术救了他。

他的目光在沈云溪身上转了一圈,淡淡道:“既然是世子妃救了我,那还是要谢谢救命之恩的。”

“不过,世子妃倒是装的不错,这么多天居然没显露一点出来,倒是我低估了你。”

沈云溪几乎秒懂他的话,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她救他倒救出差错来了,他怀疑她之前懦弱胆小是装的么?

怪不得没人质疑她性子突然大变了,原来都以为她在装。

“呵呵,你还为了不圆房装昏迷呢,我以前在太师府是什么样子你也一定清楚,再说,这事我也没必要跟你解释,至于你心里那点想法,我懒得理你。”

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反正他认为她是太师府派来的奸细这事,她是不肯承认的。

云铮岔了口气,咬牙说道:“既如此,世子妃是怎么懂得医术的?

呵,我差点忘了,听说你还会武功,之前大闹浣衣坊,毒打下人。”

他醒来后便觉得通体舒畅,气色也越来越好了,虽然毒还没解,暂时也没有性命之忧了。

“那,世子想怎么样呢?

刚脱离了生命危险,就迫不及待的想惩治我了?”

沈云溪面上一脸嘲讽的笑容,却生动灵气,云铮顿时怔了怔。

“算了,怎么说今天也不是惩戒的时候,你硬闯书房有什么事么?”

隔了一会儿,他终是先压下对她的怀疑问道。

谅她一个孤立无援的女子也生不出多大的幺蛾子来。

“我嫁来的时候不是有几个陪嫁丫环么?

都被表小姐打发走了,我那么大的院子只有桃枝和春儿两个,若是不能将她们还给我,就请世子准我出府再去买几个回来。”

她的话里有一股浓浓的怨气,明明第一次见面时跟他说过这件事。

“蓉儿没给你派丫环去么?”

云铮闻言有些诧异,他当时就吩咐容蓉找人牙子来让她自己挑选几个丫环的。

“要是有我还用硬闯来问你?

表小姐既打发了我带来的丫环,早就该将我那院子的空缺补齐,一首拖着是想让漠北所有人看笑话,说英王府穷的连几个丫环都买不起了?”

沈云溪虽然明白过来是容蓉故意拖着没给她分派丫环,不过归根结底还是怨他。



这丫头也不是个省心的,瞅她那巴巴凑上来的模样儿,莫非还寻思着爬个床什么的?

云铮这人要么就是X冷淡,要么就是对女人不感兴趣吧?

否则放着她这么美的妻子都不正眼看一下,就算和她是敌对的关系,也不会禁欲成那个样子吧?

说不准,他还是个雏儿。

沈云溪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俊美的天神一般的男子暗自腹诽。

桃枝听了她的话立即喜笑颜开的上前来拿起长筷打算给云铮布菜。

“下去……”

云铮清冷的声音响起起来,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语气中却隐含威严。

桃枝吓了一跳,委屈的瞅了他一眼道:“世子,奴婢给您布菜吧。”

“滚……”

他的声音陡然拔高,这也是个火爆的脾性。

桃枝放下筷子,忙跪了下去,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好不容易能服侍世子一回,还惹了他不高兴。

“既然世子也不用服侍,你就下去吧,别在这儿碍他的眼,影响他的食欲了。”

沈云溪其实也料到了这个结果,只是方才见桃枝跃跃欲试的,才给她放了个水,也让她以后有点眼力界。

桃枝垂着头应了一声,忙站起来出去了。

“世子快吃吧,再耽搁下去饭菜都凉了,我今儿还是托了世子的福,才吃到这么一大桌子菜。”

沈云溪无视云铮的怒气 ,自顾自的说道。

“世子妃连下人也不会教么?”

云铮见她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态度,心里有火却不知从何发起,只好冷冷说了一句。

“我的丫环我自然教得了,桃枝可是你府里派过来的丫环,要不是我生了场病想明白了一些事才压住了她,她以前可是我这里的主子,连我都吆五喝六的,我哪里教得了您府里的下人?”

沈云溪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说,不禁失笑说道。

云铮被她噎的一口气憋在心里,胸脯起伏了半天,拿起筷子吃起东西来,筷子不时碰撞着碗,发出清脆的“叮咚”声。

沈云溪愣是装作没听到的样子淡定自若的一直吃饱才放下了筷子。

“哎哟,这顿饭真是我来到漠北吃的最好的一餐了,我是真的没想到朝廷将王府苛待成这样,呵呵……”

吃完后她还不忘再嘲讽一句,其实这些天她观察了一下,觉得王府的情形没那么糟,云铮说不定是个隐形的富豪呢。

云铮本来还没吃饱,听了她这话顿时放下了筷子,冷哼了一声。

“世子妃放心,以后只要你自己动手不劳烦府里的厨子,想吃什么东西只管来找我要。”

“好,那就多谢世子了,我若需要什么食材,会派春儿直接去找你,你吩咐人给她便可。”

沈云溪没想到将他激的给了她这样的福利,这样一来以后她就不需要跟表小姐要了,那样会省很多事。

云铮今天过来其实还有些话想问她,只是二人话不投机,一时没了兴趣,吃了饭茶都没喝就气呼呼的走了。

春儿进来一脸担心的道:“姑娘,您又将世子气走了,以后他指定不会再来了。”

“不来才好,你以为他来了能有什么好事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