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手握系统重生将府千金美又飒

手握系统重生将府千金美又飒

朝与同歌暮同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绾贵为将府千金,身娇肉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偏偏有眼无珠,爱慕渣男。她倾尽所有,帮助渣男登上皇位,谁料,渣男一朝得势,居然废掉她的后位,转身娶了别的女人,还害得沈家满门背负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家破人亡。一朝重生归来,沈绾绑定上系统,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她发誓这辈子,自己绝不让渣男好过!

主角:沈绾,萧怀瑾   更新:2022-07-15 23: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绾,萧怀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手握系统重生将府千金美又飒》,由网络作家“朝与同歌暮同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绾贵为将府千金,身娇肉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偏偏有眼无珠,爱慕渣男。她倾尽所有,帮助渣男登上皇位,谁料,渣男一朝得势,居然废掉她的后位,转身娶了别的女人,还害得沈家满门背负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家破人亡。一朝重生归来,沈绾绑定上系统,从此踏上虐渣打脸之路!她发誓这辈子,自己绝不让渣男好过!

《手握系统重生将府千金美又飒》精彩片段

大周国都城城墙。

刺骨的寒风刮在城墙上,带下一地厚雪。

已是隆冬,沈绾却还穿着破旧的春衫,冰冷的北风从袖口灌进衣衫,就算是铜皮铁骨,也该麻木了。

两个侍卫一左一右将沈绾架到城墙边上,一只细白温热的手狠狠的掐住沈绾的脸,迫使她抬头。

模糊的视线里,凤钗金光璀璨。

而后是乔书昕满是怨毒的眼睛。

沈绾张嘴低笑,却猛地喷出了一口血来,声音嘶哑凄厉得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大雪簌簌落下,衣衫早已浸湿,冰寒刺骨。

她听到自己胸腔里破碎的心音。

“乔书昕,你可知你脑袋上的凤钗,半年前还属于本宫!属于这大周国的皇后!”

乔书昕被戳中痛处,恶狠狠地扇了她几个巴掌。

可这沈绾像是疯了一般,赤红着脸,每一次都要咬着牙留着血死死地转头瞪着她。

眼神凶狠,把她扒皮拆骨。

就是不见一滴泪!

乔书昕莫名有些心虚,她恶狠狠道:“贱妇休得胡言乱语!沈绾,当初你夺走殿下,如今本宫就要加倍奉还与你!本宫要你知道,我乔家女才这大周国的皇后!”

沈绾眼中尽是嘲讽,“抢?若不是有我沈家,他萧远廷还不知道被太子赶到哪个旮旯里自生自灭了,这大周朝焉能让他做主?!我不要的垃圾,你还真当是什么宝贝?!”

当年晋王与太子势均力敌,而沈将军府作为中流抵柱,是绝不会参与其中的,若不是自己一意孤行非要嫁给当时还是晋王的萧远廷,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夺得皇位的萧远廷,表面封赏了沈家,实则利用她架空了整个将军府,导致父亲中风而亡,而自己也被诬陷打入冷宫,而这一切,都只是萧远廷的阴谋!

夫妻恩爱十余载,不过是个阴谋,她真是个傻子!

她沈绾一生有父兄相护,敢爱敢恨,恣意洒脱,到底没逃过一个情字!

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

她必定手刃这对狗男女,以报血仇!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伴随着的是火辣辣的疼痛。

乔书歆仿佛一只被踩了痛脚的猫,立刻炸了毛,扯着沈绾的头发便往城墙上撞去。

“贱人!本宫与远廷哥哥两情相悦,若不是你抢了本宫的正妃之位,本宫早就是皇后了!何苦等到今日!”

说着,乔书歆便让侍卫摁着沈绾的头往城楼下望去。

“今日是本宫荣登皇后之位的大喜日子,这是皇上特意赏赐给本宫的礼物,你睁大眼睛好好瞧瞧。”

城楼下五匹棕色的马在雪地里显得格外清晰,每一匹马鞍上都有一根麻绳,而麻绳的另一端分别绑着人的四肢以及头颅。

而被绑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月前离开京都的沈宁哲,沈绾唯一的兄长!

看着这一幕的沈绾再也淡定不了了,疯狂地挣扎起来,眼睛血红几乎滴血!

“乔书歆!你不得好死!”

乔书歆看着这样的沈绾,阴鸷的笑了起来,“沈绾,你我之间,终究是我赢了!”

她慢条斯理地拿起旁边宫女呈上来的口哨,轻轻一吹。

哨声响起,城楼下的马儿齐齐嘶鸣一声,唱完了短促的哀歌。

策马而去,刹那间,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雪地。

沈绾眼睁睁地看着。

霎那间天地寂静。

“不!——”

“哈哈哈哈!”乔书昕笑得得意,“给本宫解开这贱妇!本宫倒要看看,她还能有什么招数!”

身后传来宫女太监叩首问安的声音,沈绾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没了侍卫的押解,沈绾手指伸入腰侧,拿出一块极薄的东西朝萧远廷刺去。

那是一块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鳞片,极薄且锋利,是她当年陪嫁里的东西,也是唯一没有被搜刮去的东西,成了她在冷宫里唯一的防身武器。

如今,她只想杀了萧远廷、乔书歆这对狗男女!

还未到萧远廷面前,沈绾便被反手擒住,而锋利的鳞片也直抵自己的脖颈。

萧远廷看着眼前瘦弱得仿佛风都能将其吹倒的沈绾,没有丝毫怜惜,只有满脸厌恶,“沈绾,念在你我夫妻一场,朕留你全尸,也算全了这十年夫妻情意。”

从曾经的翩翩君子,到如今的无情帝王,沈绾只恨自己瞎了眼!

“夫妻情意?萧远廷!若有来世,我便是你的噩梦,让你生不如死!”

面对沈绾仇恨的目光,萧远廷毫不在意,手腕用力,锋利的鳞片插入那纤弱的脖颈,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掌流下。

陷入无边黑暗之前,沈绾听到了他最后一句话。

“罪后沈氏品行不端,意图行刺朕,畏罪自杀,不得葬入妃陵。”

“来人呐!把这罪妇丢进乱葬岗!也算是留了个全尸!”

......

“啊!”

沈绾在睡梦中猛地惊醒,喉咙被尖锐利器刺破的疼痛好像还未消失,手指下意识的抚上脖颈,竟然光滑如初!

紧接着她就冷得打了个寒战,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警觉地听到了几声模模糊糊的喊声。

“小姐?小姐您在哪啊!”

“小姐!小姐您别吓奴婢啊!”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

太子?

沈绾还没弄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死,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少年儿郎。

他紧闭着眼,皱着眉头,像是在梦中也极不安稳。

身着暗金流文的玄色锦衣,此时衣袍皱巴巴的,多了好多道划痕。

白净的脸上也是横七竖八许多道细小划痕,看着像在茂密丛林里划出来的,在他白皙的脸上有着惊心动魄的脆弱的美。

沈绾不可能不认得这张脸,心里一惊!

太子萧怀瑾,满京城公认的第一美男子!

可是......她死时萧怀瑾应该也二十好几了,怎么会是这样的少年郎模样!?

电光火石之间,沈绾万分震惊地接受了一个现实:她重生了!

重生回了十几年前!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沈绾无声地对着坑外的天空望去。

深沉的夜色,没有一粒星子。

这一世,她沈绾,定要报仇雪恨!护住所爱之人,更要活得漂亮!


沈绾冷静下来,迅速地弄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她和萧怀瑾都在一个深坑里,坑不大,倒是有四五米深,应当是森林里猎人捕猎所设下的陷阱,好在坑底没有竹刺。

否则他二人掉下这深坑,是无论如何也活不下去的!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之时,四周静悄悄的。

沈绾好奇地蹲到了昏迷的萧怀瑾身边,冰凉的小手碰了碰他的额头。

发烫。

沈绾皱了皱眉。

记忆猛地回溯。

大周人武德充沛,靖康帝保留射猎传统,每年冬季都会到皇家猎场进行围猎。

说是皇家猎场,实际上面积广阔,大半地方在平时都是对外开放的,不少百姓也会到林子里去打猎,补贴家用或是以此为生计。

当年沈绾不过十四五岁,跟着宠爱她的将军爹爹学了些拳脚猫功夫,善骑射,一起跟着去了。

有只兔子灵活得很,怎么都猎不着。

沈绾心高气傲,闹着要进森林里去继续追那只兔子,结果一个不慎掉进了陷阱里。

足足四五米深的陷阱,不死怕是也要残了!

可这时有人从天而降,护着她。

两人纷纷跌落坑底,随后就人事不知。

再然后沈绾被找到带回将军府,高烧不退,醒来后就失去了这段记忆,也不知道救她的是谁。

问周边的人,也都说当时坑底里只找到了沈绾一人,说她福大命大,这么深的坑掉下来也没出大事,连骨折都不曾有。

沈绾当年被宠得不知道天高地厚,说什么都要解开这个未解之谜。

这一查,就查到晋王萧远廷当时也在森林里。

沈绾也就顺理成章地怀疑到萧远廷身上,萧远廷知道沈绾在找当时救她的人,也态度模糊地认了下来。

这是沈绾和萧远廷孽缘的最开始。

可如今......

沈绾凝视着萧怀瑾的脸,神色复杂。

阴差阳错,阴差阳错。

她重生在了最初的节点上,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喂......”她声音喑哑,“原来那时候是你啊......”

萧怀瑾睡得极不安稳,他听到声响猛地起身,眼神霎那间有杀意。

掌风凌厉!

沈绾反应迅速地退开,躲过了这一掌,笑眯眯的。

“要救我的是你,要杀我的还是你,太子殿下真是难以捉摸。”

萧怀瑾见是她,神色莫名躲闪了些。

“你......醒了,方才......方才多有冒犯,还有......”

沈绾重生一回,此时心情很好,笑眯眯地凑近小太子。

“还有什么?太子殿下?”

少女猛地凑近,大胆张扬,笑容明媚。

像是黑夜里最闪耀的那颗星。

萧怀瑾一愣,耳尖迅速攀上了红润。

他克制有礼地后退几步,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方才情况紧急,本宫、本宫揽了小姐一下,多有冒犯,还请不要怪罪。”

沈绾挑了挑眉,她记忆里的太子殿下从小到大沉默寡言,内敛清贵。

倒是没想到,是个真君子。

也是当年瞎了眼了,才会觉得萧远廷那种货色会是值得托付之人。

这时萧怀瑾又道:“等会他们就该找过来了,男女授受不清,被看到总归影响姑娘家清誉,沈小姐不必担忧,本宫使轻功便可离去。”

沈绾挑眉。

原来他当年不告而别,竟是因为她的清誉着想么?

萧怀瑾气运丹田,手腕却不期然地被柔软的手掌捏住。

温度像是能灼伤人一般。

萧怀瑾一下卸了力气,对上少女笑意盈盈的眸子。

微微上挑的眼角含笑,艳如三月桃花七月桂。

京都第一美人,沈绾是也。

萧怀瑾脸色薄红,一本正经。

“沈小姐这是何意?叫人看见了难免误会。”

“荒山野岭的,就是看见也只有鬼魂能看到,太子殿下怕什么?还发着烧呢,就别逞强了,我听爹爹说过,病时最好不要动武。”

萧怀瑾犹豫地抬眸看她一眼,欲言又止。

沈绾似笑非笑地收回手,抱胸,“还是太子殿下害羞了?不敢和我同处一处?”

手腕处的灼热似乎还在。

萧怀瑾背着手,垂下眸子,掩去眼底波动。

“沈小姐慎言......本宫留下就是了,森林里野兽多,沈小姐下次可万万不能如此莽撞了。”

沈绾看他一本正经,莫名想要逗逗他。

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火把瞬间照亮了坑边。

探出来好几个脑袋。

弄得沈绾两人活像笼子里关起来,被观赏的猎物。

沈绾:“......”

罢了!

“太子!是太子殿下!”

“快来人啊!营救太子殿下!”

“小姐呜呜呜!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沈绾的贴身侍女慕夏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小姐你放心!将军和少爷都赶来了!马上就会救您出去的!别害怕啊!”

沈绾:“......”

......看起来她这个侍女比她要害怕多了......

不过想到上辈子也是暮春陪着她入宫,最后惨死在乔书昕的计谋之下,到死也忠诚于她。

与其说是主仆,不如说是情同姐妹。

是她沈绾,没能护好她。

再次见到暮春,沈绾气息有些不稳,她压住灭顶的恨意,闭了闭眼。

“你没事吧?”

萧怀瑾温声问道。

少年郎的声音介于沙哑和清朗之间,别有一种安稳的力量。

沈绾睁眼,勾唇一笑,“太子殿下为何救我?”

萧怀瑾别开目光,“......见死不救,不是储君所为。”

“当真?”

“......”

萧怀瑾不答,沈绾当他默认了。

救援的梯子伸了下来,沈绾盯着越来越近的木梯子,忽然道。

“殿下,沈绾骄纵跋扈声名在外,却不是知恩不图报之人。”

萧怀瑾抬眸盯着她。

明灭火光中,少女的侧脸显得沉静而美好。

像是深冬里顽强长出来的一株雪梅,迭丽馨香,傲骨铮铮。

“晋王狼子野心,表里不一,不是帝王的最佳人选。”

萧怀瑾莫名呼吸一紧,盯紧了她。

难道......

沈绾语气轻慢,“镇国将军府,愿辅助太子殿下上位。”

她侧眸,“只望殿下将来成了九五至尊,莫要忘了今日情分。”


宫人们带走了萧怀瑾。

沈绾也由将军府的人带回驻扎营地。

两方人马分开行动,都默契地没有提起沈绾和萧怀瑾同处一处的事情。

沈绾心知肚明这是为什么。

不仅仅是为了男女大防这么简单,说到底还是为了避嫌。

靖康帝生性多疑,皇后多年不受宠的很大原因,就是家世显赫。

将军府本来就是靖康帝的眼中钉肉中刺,更不可能和皇后一脉走太近。

否则落不着好。

马车不太平稳,往森林外疾驰而去。

慕夏抹着眼泪,“小姐等会可莫要同将军顶嘴了,小心挨罚。”

沈绾想起那些爹爹看似严厉,实则关心备至的日子。

她压下眼底的湿意。

哼哼唧唧,“罚就罚!本小姐可不怕!”

慕夏长叹一口气。

果然还是那个张扬的小姐。

等到沈绾他们到了驻扎的营地,就发现萧远廷竟在等她。

重新看到这张脸,哪怕是稚嫩得多的他,沈绾也觉得气血翻涌!

杀了他!

杀了他!

蚀骨的恨意在翻涌。

一瞬间,她脑海里猛然多了一道冰冷的声音。

【叮,检测到滔天杀意,金手指系统绑定中......】

【叮!绑定成功!】

【宿主:将军府千金沈绾。】

【新手奖励已发放,请宿主在背包中查看】

然后这神秘的声音就消失了,沈绾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格子模样的背包,里面放着一瓶丹药。

沈绾:“?”

这是什么?系统又是什么?

萧远廷摇着扇子,月牙白的衣裳穿过了她面前的小格子,然后停住脚步,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异常的样子。

他露出一抹翩翩公子的笑容,“沈小姐受惊了,贵妃体谅,要请小姐去坐一坐,喝杯压惊的茶呢,本王想着既然是同窗,还是要亲自来请小姐为好。”

朝廷要员的孩子和王公贵族同上太学,不过沈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能把夫子气得一蹦三尺高,跟这些同窗们都没什么联系。

萧远廷也真是会攀关系。

沈绾歪了歪头,“你再走两步。”

萧远廷:“......”

......这个沈小姐莫不是摔坏了脑子?

要不是看在她身后的将军府,还有她那张脸不错的份上,他才懒得来搭话呢!

还要他走两步!?

萧远廷脸色僵硬,“沈小姐这是何意?本王腿脚很好。”

沈绾不耐烦地道:“算了!”

懒得跟恶心人的东西说话。

她意念一动,小格子里的东西就到了手中,储物的小格子消失不见。

这丹药瓶竟然真的是实体!

温润的瓷瓶子掩盖在宽大的袖子底下。

在触碰到的一瞬间,沈绾一下就明白了这所谓的“新手礼物”是个什么东西。

【物品名:拆骨剥筋丸】

【药理性质:白色粉末状,无色无味,可溶于水】

【药理作用:精神性疼痛,使人如拆骨剥皮一般经历疼痛,外观上却看不出变化】

【作用时间:即刻起效】

【作用时长:三天,三天后自动消除】

沈绾眼神一亮。

大仇暂时不能报,但她非得看一出笑话不可!

拆骨剥筋都算是便宜他们了!

她下巴一抬,“既然是贵妃邀请,那自然要去,王爷带路吧。”

萧远廷被她这理所当然的倨傲语气弄得一噎。

可心里也清楚这个沈绾是镇国将军的心肝子,想要拉拢将军府就都动不得她!

于是只能咬牙假笑,“沈小姐请吧。”

慕夏:“小姐......”

沈绾摆手,“你回去如是禀报,爹爹那里我自然会去解释。”

......

皇家围猎为期三日,哪怕是皇帝,也是住的营帐。

不过是条件好坏的区别罢了。

这次出行靖康帝只带了肖贵妃一人。

烧着上好炭火的营帐里,肖贵妃斜倚在榻上,媚色天成。

沈绾:“拜见贵妃娘娘。”

肖贵妃露出一抹笑来,涂着豆蔻的手拉起她,“沈家姑娘不必多礼,今日受惊了吧?宋秋,还不快把安神汤给沈姑娘端上来?”

沈绾也不扭捏,径直坐下。

演戏嘛,谁不会!

“多谢贵妃娘娘体恤,沈绾以茶代酒,谢过娘娘如何?”

她捏起茶杯,要亲自斟茶。

肖贵妃道:“你是千金之躯,又是客人,哪有客人自己倒茶的道理?”

宋秋已经支使出去了,肖贵妃递了个眼神。

萧远廷主动,温文尔雅道:“还是本王来吧。”

而后给三人都砌上了一杯茶。

沈绾早就在触碰的一瞬间把药粉洒进茶壶里了。

根本不怕。

随手就递给了他。

语气淡淡,“那就多些王爷了。”

三杯热茶倒好,是上好的碧螺春。

沈绾举杯,“多谢贵妃娘娘体恤,多谢王爷亲自带路,这杯茶敬二位。”

然后等着他们举杯。

肖贵妃和萧远廷也不疑有他,本来就是拉近关系的,人家敬茶他们也没有不喝的道理。

于是也跟着举杯。

忽然宋秋在帐外通报道:“娘娘,太师家乔小姐前来拜会,说是太师府上猎到了上好的老虎皮,特意来献给娘娘呢。”

沈绾眼底一寒。

乔书昕!

肖贵妃虽然也一直让萧远廷吊着乔书昕,但到底沈绾还在。

将军府有兵权,连皇帝都忌惮三分。

要是因为一个小小的乔书昕而坏了事,就不好了。

肖贵妃因而心底有些许不喜,语气淡淡道:“那便进来一块儿说说话吧,正巧沈小姐也在,姐妹家想必有许多话说。”

她放下茶杯。

乔书昕那张清纯可人的脸露了出来,她先是满脸欣喜地对萧远廷和肖贵妃行礼。

而后掩饰不住地嘲笑沈绾,“哟,这不是沈小姐么?听说掉到陷阱里去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有贵女出这种事,我若是姐姐你呀,便一辈子躲在家里不出来了。”

肖贵妃皱了皱眉。

沈绾慢悠悠地转了转茶杯,又新添了一杯。

“谁跟你姐姐妹妹的,将军府只有我一位千金,乔小姐未免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点?”

乔书昕气急,“你!——”

沈绾啧了一声,“看来娘娘这好茶我是享受不了了,多谢娘娘好意,沈绾告辞。”

她故意使出激将法,果然肖贵妃立刻拦下了她,举杯,“来者是客,这茶也是陛下特意赐下的好茶,不喝了未免可惜。”

她语气淡淡:“乔小姐也坐下一同喝杯热茶吧,说了这么多,想必嗓子也干了。”

说了这么多......

乔书昕知道肖贵妃话里有话,但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不由得心生感激。

不愧是晋王的生母,就是有气度,会做事!

她感激地点点头,也端起茶杯,“多谢贵妃!”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