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推荐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全集小说推荐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小小向日葵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是网络作者“小小向日葵”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农忆蓝蒙雨菱,详情概述:,皇家的事也是你能随意编排的?”苏礼呵斥道,他并非心中没有恨,可是看着自己的亲爹那为难痛苦的神色,他就不忍心如此逼迫老父。室内一片安静,众人也是神色各异。“将军,玄神医来了。”营帐外守门小兵来报。“让玄神医进来。”一身青色长衫的玄小三,带着玄小四和苏月一同入内。苏月一进来便看到了坐在主位左下手的那个脸色苍白的人,她疑惑......

主角:农忆蓝蒙雨菱   更新:2024-04-15 18: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农忆蓝蒙雨菱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推荐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由网络作家“小小向日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是网络作者“小小向日葵”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农忆蓝蒙雨菱,详情概述:,皇家的事也是你能随意编排的?”苏礼呵斥道,他并非心中没有恨,可是看着自己的亲爹那为难痛苦的神色,他就不忍心如此逼迫老父。室内一片安静,众人也是神色各异。“将军,玄神医来了。”营帐外守门小兵来报。“让玄神医进来。”一身青色长衫的玄小三,带着玄小四和苏月一同入内。苏月一进来便看到了坐在主位左下手的那个脸色苍白的人,她疑惑......

《全集小说推荐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精彩片段


夕阳西下,军营外来了辆马车。

“祖父,您看谁来了?”

正在与众位军中将领讨论公务的苏桓皱了皱眉,这个羽儿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毛躁,正想着训斥两句,就见他扶着脸色苍白的苏域缓步走来。

“域儿!域儿!大哥!”

苏桓、苏礼、苏羽齐齐惊呼出声,“域儿,你好了?”苏桓刚想伸手拍拍他,又怕他身体未愈,手臂一时僵在那没有收回。

“祖父,大哥没事了,那个小五兄弟带来的解药很管用。”苏谦从外面走进来,对着长辈行礼道。

“是的,祖父。解药很管用,我昨天就醒了,因为府医让我先卧床休养,才没有过来跟您请安。今天我明显感觉自己身子好多了,就想亲自过来,让您安心。”

“好,好,好。老天总算待我们苏家不薄。你的毒解了,你三叔前两天手术也很成功,不出意外,很快就能苏醒了。”

“三叔也好了?我就是听三弟说了三叔的事,放心不下,赶紧来看看,也想跟祖父跟爹说些事。”

“什么事那么紧急,非要现在来,身体还没好,可吃的消?”苏礼满怀担心的看着他,“先坐下来,别站着。”

此时,各将领见此情形也都很识趣的告退,只剩下他们苏家自己人。

“爹,您放心,儿子没那么娇弱,出来前让府医看过的。”刚坐下苏羽立马给大哥倒了杯温水,苏域喝了几口才停下,“祖父,爹,我此次中毒很是蹊跷。当天那些人明显就是要故意激怒我的,我当时就察觉出不对,遂不想与他们过多牵扯,可他们依旧不依不饶,见我们不上当才主动动的手。”

“我跟你爹这些天也大致弄清楚了,你三叔也是这么不明不白的遭了横祸,现如今,外面形势也不好,那么多难民争相涌进,他们想干什么。是准备利用这些百姓给我们挖坑啊。”

“那我们就这么一直躲在边关?祖父,我们回京吧。我们苏家武将世家,何时如此窝囊过。这些人不就是不想让我们回京么,我们偏要回。”苏域气急。

“对,大哥说的对。我们一家人,只要在一起,什么都不怕。祖母这么多年留在京城,还有大伯母,我爹我娘他们,这么多年亲人无法相见······?”苏谦也是两眼赤红。

“祖父,您是放心不下二皇子?”苏羽看着祖父那沧桑的脸,“这么多年,您想护他周全,二皇子也因为我们只能在宫中做个透明人。可即便如此,大皇子一派依旧不会放过我们。既然怎样都是要对上的,那还不如······”

“放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什么都敢说,皇家的事也是你能随意编排的?”苏礼呵斥道,他并非心中没有恨,可是看着自己的亲爹那为难痛苦的神色,他就不忍心如此逼迫老父。

室内一片安静,众人也是神色各异。

“将军,玄神医来了。”营帐外守门小兵来报。

“让玄神医进来。”

一身青色长衫的玄小三,带着玄小四和苏月一同入内。

苏月一进来便看到了坐在主位左下手的那个脸色苍白的人,她疑惑了一瞬便认出了此人,直接上前握住他的手腕为他把起脉,众人均是一愣,尤其在众人已知晓这个“小五兄弟”是个女子,这个行为······

苏域此时也是老脸一红,想抽回手,又觉得矫情,索性就放任其诊治了。

苏月安静的把着脉,玄小三也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哎,以后还是要好好教教小五跟其他男人保持距离,免得惹人闲话。

“恢复的不错,但是还是应该多卧床修养几天,如此就四处奔波,不利康复。”

“劳烦小兄弟再仔细看看,这孩子怕我们担心没有养好就过来了,我们也是不放心的。”苏礼急切的说道。

“没什么事,不用担心,既然来了,这几天就在这边好好养着,我再配几副调理的药,煎了给他每日服用,不出半月就彻底好了。”说完便看向玄小三。

玄小三看了不满道,“这点小事你操什么心,交给我。”前两天刚给出去那么多珍贵药材,这边又要给人家调理身体,这小五对他们也太好些了,哼。就算他们可能是小五的亲人,他心里也难受的紧。以前小师妹有好东西都是第一个给他的。

玄小四在一旁也感受到了三师兄的不满,往旁边挪了挪,看到一旁的苏谦,开心的打了招呼,然后就跟人家站到一块去了,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众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玄神医怎么就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了。

苏月也没有管自己师兄的怨气,对着苏桓行了一礼,“我去看了下苏义将军的伤势,恢复的很好,刚刚也已经苏醒了,将军可以安心。”

“我爹醒了?祖父····”苏羽焦急的看着祖父。

“你去看看吧。”话刚说完就没了人影。

苏礼、苏谦他们本也想跟着过去,但见苏桓未动,就都先留下来。

“两日前我就对将军说过,等病人好转后,晚辈有些私事想询问将军。”

说完顿了顿,看向众人。众人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只有玄小三面无表情。

“小兄弟请说。”

“小五此番下山,有两件事。一是送药,二是···寻亲。”

寻亲?众人又是一惊。寻亲寻到他们家来了?这人莫非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啊,他们苏家一向家规严明,男子只娶妻,不纳妾。若年满四十还未有子嗣,才可纳一良妾孕育子嗣。

苏桓也很是纳闷,不知道苏月是打的什么哑谜,“小兄弟说的是?”

苏月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随即扯下发带,一头乌黑长发散落而下,“将军没有觉得我很眼熟么?”

苏桓看着她,怔怔的看了很久,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很是震惊,一会又摇摇头好似否定了自己什么可笑的念头。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少女,他还是一点一点的红了眼睛,他不敢问,生怕问出的答案是他不能接受的。他闭了闭眼睛,强装镇定,但是那微微颤抖的双手泄露了他的害怕。

“父亲?祖父?”儿子孙子都非常担心他。

“还请姑娘告知,老朽···老朽年岁大了,早没了那些奢望,还请姑娘···不要戏弄老朽。”短短几句话好像费劲了老人所有力气,他一瞬间像失了所有生机,如此绝望。

苏月见此早已心疼不已,这样一个战场上大杀四方的将军,在遇到跟自己女儿牵扯的事情上,竟然变得如此孱弱,如此受不得打击。这些年来,究竟是多少次的失望,才让他变得如今这样,不敢抱一点点的期望。


晚上,大军正在休整。各兵将分工明确,搭帐篷的搭帐篷,弄吃食的弄吃食,巡逻的巡逻,苏域带人在周边巡视了一圈回来。

“大哥,你休息会吧。你本来身体就没有完全好。”苏羽也是满眼血丝。

“大哥,喝了。”愚雪卉此时拿了一瓶灵泉水,直接递过去。

苏域没有问,拿过来就喝了下去,嗯,白水,没有味道。

可他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劲,灵泉水入口不久身体就感觉有源源不断的生机涌出,身体立马充满了力量,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好了。

苏羽见了满脸震惊,“表妹,你给大哥喝了什么,那么厉害,也给我一瓶,三哥我也很累啊。”

“那可是好东西,小五可真是大方。”玄小三马上阴阳怪气起来,自家小师妹,以前好东西都是给自己的,其他几个师兄弟都没有他的多,现在又有别人来分了。

愚雪卉:······

愚雪卉从空间布袋中又拿出几瓶,一人分了一瓶,又给苏桓送去两瓶,让他们身体受不住的时候再服用。

“小五,你外祖父一家到底得罪了谁啊,怎么那么多敌人来刺杀啊?”玄小四这几天帮着苏域、苏羽二人,也累的够呛。此时拿着烤兔腿在啃。

“我外祖父手掌兵权,朝中自是很多人艳羡,四师兄也累坏了吧,多吃点。”愚雪卉又从空间布袋中拿出一些灵泉空间出产的水果。

玄小四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大快朵颐起来,小五给的水果就是好吃。

愚雪卉趁着众人在忙碌之时,又去存放食物和饮用水的地方查看,吃食是非常重要的,可不能让人下了黑手,然后还在水中加了一些灵泉水。

苏羽跟着她,看到她的动作,也没有任何询问。

“三表哥,今天的那些刺客,跟之前的有什么不同么,我看你们今天回来比平时要狼狈一些。”

“今天那群人,手法跟之前的很不一样,不像是暗卫,倒有些像是江湖中人,让我一时不防,差点着了道。所以大哥不放心,刚刚又出去巡视了一圈。”

“江湖人?”

“我不是很确定,但看手法像。”

江湖中人,真要弄些旁门左道,怕是会出意外,两人说着就去了苏桓的营帐。

此时苏域也到了苏桓营帐,玄小三也在。

“月儿来了,吃过没?”

“吃了,外祖父。刚刚我听三表哥说,今天来的那些刺客有些像江湖中人,我不放心。”

“嗯,刚刚你大表哥也跟我说了,你也别担心,外祖父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的。”

“江湖人手段另类,三师兄应该会清楚些。”

“放心吧,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该给的我也都给你大表哥了,可没藏私。你到时候可得补贴给我一些。”玄小三给苏域不少解毒丸和伤药,甚至毒药都给了不少。

愚雪卉看着三师兄那一脸肉疼的样子顿感好笑,“三师兄放心,再过一阵,给你个好东西。”想起空间里的蛇灵果应该快成熟了,三师兄肯定喜欢。

“好东西,是什么?”玄小三眼神亮的吓人,能被小师妹称之为“好东西”,那绝对不是凡物。

“急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愚雪卉卖了一个关子。

看着师兄妹的谈话,苏桓没有说话,这个外孙女,虽然自小没有养在身边,但是一心还是向着他们,等回京都,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半夜,一声尖叫声起,“敌袭!敌袭!敌···啊···”

愚雪卉第一时间飞身而出,此时苏羽已经在对敌,愚雪卉挥出长鞭,鞭子像长了眼睛一般迎向黑衣人。两方人马打的激烈,玄小三玄小四也出来了,但并未出手。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是不是,祖父,这说是毒,但是也是很有用的药。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

“那也是毒,有毒的东西你怎么能拿给你表妹,你也太没分寸了。”

“大伯,这真的不是毒,是药草,不信你问玄神医,玄神医肯定知道。”

苏羽满怀希冀的看着玄小三,希望玄小三能替他解释。

“确实,这东西叫玄冰草,有股幽香,能惑人心神。但其本身确实是很难得的药材。”

“这就是玄冰草啊,但我记得书上记载,玄冰草大多生长在极寒之地,二表哥怎么会有?”

“我也是偶尔得来的,当时让军医看过,知道是很珍贵的药材就留下了。我想着表妹你医术那么好,肯定会稀罕这种药材,嘿嘿。”苏羽憨憨的挠挠后脑勺。

“确实是难得的药材,谢谢二表哥。”

“不用谢不用谢,要不是你,我爹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你爹也是我的小舅舅,二表哥见外了。虽然小舅舅现在昏睡的时候居多,但确实已经脱离危险了,多睡睡是好事,身体也是要休养生息的。”

“嗯,早上还醒来过片刻。”

话话家常,送送礼物,这顿家宴很快就结束了。

午后,苏桓和苏家众人开起了家庭会议,“这次回京,我要退下来了,老大,你得接着。”

“爹!祖父!祖父!祖父!”

苏桓摆摆手,“我退下来,不是要跟那些人认输,而是要回京都谋划。老大,你还得留下。”

“这个是自然,这边得有人,别人我也不放心。但是爹,您也没必要现在就退下来。”

“不退下来,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让我留在京都。我想好了,此次以身体不适为由,留在京都,一切职务由你接手。那样,在京都我就能护着月儿他们。”

此时苏域却有些忧心,“祖父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那边会让我爹那么顺利接手?我就怕他们会趁机夺兵权。”

“兵权岂是他们想夺就能夺得了的?这兵权只会在我苏家手中,这点你们安心。”

“祖父有安排就好。”

“嗯!此次,域儿和羽儿也随我回京,谦儿你也玩够了,也该回去了。”

苏谦也是难得的正经,“知道了,祖父,我过两天就走,就不和你们一起回京都了,太打眼。我先回去跟祖母、爹娘他们汇报好消息。”

“祖父,我想留下来帮衬我爹,这边就留他一人,我不放心,而且,最近周边很不安分。”

“走之前,把那些都处理了,算是给那边的警告。这些年的隐忍,真当我们苏家好欺负了。”

苏羽一听就来劲了,“祖父,我愿为先锋,去收拾这群杂碎。这阵子忍得我都快吐血了。”

“不急,等我计划一下,这次给他们一锅端了。”苏域也是眼神发狠。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兄弟俩了,事情结束之后,一起回京。域儿,你年岁不小了,该回京把亲事定下来了。你三叔要养伤,让他留下,康复之后留下来帮着你爹。”

“祖父,我···我还不想成亲。”说起亲事,苏域满脸通红。

“你都二十五了,你还不想成亲你想干嘛。别人在你这个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苏礼一听立马不高兴了,这些年儿子一直留在军营,一拖就拖到了这个年岁,他也着急的很。

“就是就是,大哥,你也该给我们找个嫂嫂了,是不是啊老三。”

“对对对,要找个嫂嫂,抓紧给我们生个侄儿玩玩。”苏谦一脸的嬉皮笑脸。

“羽儿,你也是,也二十了,这些年拖累了你们,这次回去一并都定好。”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苏谦将玉若秋的马匹给了身边小厮,身后立马就有几个小厮抬着一顶轿子上前。
“妹妹上轿,还有一段距离呢。”
玉若秋微愣,倒也没有反对,她知道在京都,肯定没有在山中自在,倒也愿意入乡随俗,但前提是没人来惹她。
苏谦一首骑马跟着,跟她介绍着京都各种风土人情。
虽然玉若秋的心思完全不在上面。
很快,他们就到了镇国将军府所在街道,玉若秋远远的就看到了那颇有气势的“镇国将军府”的匾额,大门两侧立着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
此时门口聚满了人,最前面的,是个满头白发、身穿华服的老妇人,是镇国将军夫人张氏。
玉若秋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虽然是满头白发,但是面上保养得宜,看着也就五十不到的样子。
她应该是眼睛不大好,一首微眯着看着这边。
然后像是不确定般又往前几步,她旁边有个中年美妇人一首搀扶着她,这个中年美妇人是苏家长媳刘氏。
镇国将军夫人摆摆手,让刘氏松手。
玉若秋知道这就是她的外祖母,她下了轿子就一首站着,没有上前。
苏谦在旁边也没有催促她。
看着老妇人那一点一点上前,她终究是没忍住,大步上前扶住她,还没说话,眼眶先红了,声音有点沙哑的喊道,“外祖母。”
“你···你就是月儿?”
老妇人定定的看着她,好像在确认什么。
“是,我就是月儿。”
玉若秋任由她看着。
“眼睛像云儿,眉毛也像,像。”
她伸出手抚上玉若秋的脸颊,又像怕碰疼了她一般连忙缩回手。
玉若秋眼明手快,立马按住她的手,“您看,我是月儿,您摸摸。”
镇国将军夫人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眶发红,眼泪很快就下来了,“是···是,是我外孙女,唔~”随后掩面而泣。
“外祖母,不哭。”
玉若秋看着怀里的老妇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笨拙的替她擦拭眼泪,心里酸涩不己,“不哭,您别哭了···”身后众人看着也是眼眶泛红,还是苏谦杨声道,“祖母,您可别这样,会吓到妹妹的。
我知道妹妹跟小姑姑长的像,所以祖父才会非要认下这个孙女,但第一次见面,您这样,妹妹得多伤心啊。”
刘氏也觉察出不妥,上前道,“母亲,让月儿先进府吧,月儿一路风尘仆仆,想必是累坏了。”
“是是是,是我老婆子不好,年纪大了,脑子都不灵活了。
月儿累了吧,走,我们进府。”
说着就牵着玉若秋走进镇国将军府,身后的人都自觉让出一条道。
苏谦提前回府就己经跟众人交代过,将军在边关遇到了一个长相跟云妃很是相像的少女,思女心切,恰巧知晓此女是孤儿,就收了她做干孙女,起名玉若秋。
当然,这是对外的说法。
自己人都是知道玉若秋的身份的。
进了内院,刘氏就屏退下人,只留下几个主子和张氏身边的刘嬷嬷。
“月儿,坐,坐在外祖母旁边,跟外祖母好好说说话。
这一路累了吧,肯定也饿了,刘嬷嬷,让人备点吃的过来。”
“是,老夫人。”
“母亲,您别心急啊,好歹也让我们跟月儿认识一下呀。”
刘氏笑道,“月儿,我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三舅母。”
边说着边拉着旁边另外两个美妇人上前。
二舅母李氏,是吏部尚书之女,名门闺秀,端庄大方,即使人到中年,也依旧美艳大方。
三舅母林氏是太傅之女,出自书香世家,温婉大气。
此时二人都慈爱的看着玉若秋。
“大舅母好,二舅母好,三舅母好。”
玉若秋一一行礼。
“好好,好孩子,一家人,舅母一看你就喜欢,”二舅母李氏非常热情,一看到长得好看的姑娘就心生欢喜,虽然此时玉若秋还穿着男装。
“是啊,我们月儿长得真好看,看看这皮肤,嫩的能掐出水,你不是刚从边关回来么,风吹日晒的,怎么还是那么好看。”
林氏也开心的拉着她的手。
“可惜今早你二舅舅也被宣进宫了,不然看到那么漂亮的外甥女,不知有多开心。”
“好了好了,你们别跟我老婆子抢,月儿,到外祖母这边来。”
老夫人不满三个儿媳妇跟她抢人,心急道。
“看看,我们老夫人急了。”
刘氏掩唇逗弄道。
“去去,你个泼皮,多大的人了,当着月儿的面也敢笑话我老婆子,还有没有长辈的样子了。”
“哈哈,母亲,那可得罚大嫂,让她给您做一个月的饭。”
“对对,让大嫂给您做饭。”
妯娌几人调笑道。
“你们俩也不是个好的,让你大嫂给我做饭,是罚她还是罚我呢。”
老夫人嘴里骂着几人,眼里却笑意满满。
“母亲,您也笑话我。”
刘氏嫁入镇国将军府多年,十年前开始掌家,一切事务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迎刃有余,唯独不善厨艺,甚至说她下厨就是灾难。
玉若秋看着婆媳几人说说笑笑,也很开心。
大家族之中阴私甚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数不胜数,像这样婆媳和睦的大家族,真的很难得。
“好了,你们也别闹腾了,月儿,跟外祖母说说,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
苏谦不满众人对他的遗忘,“祖母,我回来之后不是跟你说过了,还说了好多遍了呢。”
“你说的跟月儿说的能一样嘛,走走走,别在这碍眼。”
玉若秋看着苏谦那无奈的表情,有些好笑,“外祖母,我这些年一首跟师父和师兄们住在山上,这次也是第一次下山。
山上的生活其实挺无聊的,就是练练武,研究研究医术这样。
师父也不大管我们,经常闭关。
后来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先后下山,只有我跟师父还有西师兄在山上,对了,还有大白······”众人一聊就聊了一下午,气氛非常和谐。
老夫人看着玉若秋,神情有些愧疚,“月儿,外祖母有个请求。”
“外祖母您说,我能做到的一定答应您。”
“外祖母想看看你的胎记,可以么?
当然外祖母不是怀疑你,只是······”老夫人说着便红了眼眶。
“外祖母您别难过,我懂得,您不用觉得过意不去。”
说着便起身,背对着她将后衣领往下拉,露出右肩的那个淡红色蝴蝶胎记。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辞别师父,师兄妹二人就准备下山了,有了玄机子给的空间布袋,两人轻装出行,松快了很多。睢凡巧一人走在前面,玄小四跟陈妈妈在后面依依惜别。

“陈妈妈,师父闭关了,你一个也别待在山上了,下山休息一阵,等我们回来了再上山。”玄小四不舍道。

“我知道,我过两天就下山,然后隔几天上来看看,收拾收拾。你们在外面要小心。”老人家泪眼婆娑道。

“嗯嗯,你放心吧。我们的本事,没人能欺负的了的。”玄小四傲娇地拍拍胸脯。

“那也得小心,外面的人,人心险恶啊,你们一直都在山上不知道。”

“知道的,知道的,师父都跟我们说了。”

······

快到山脚的时候,睢凡巧回头,冲着陈妈妈说:“陈妈妈,你回去吧,都要到山下了。”

“哎,哎,好。小五啊,你一个姑娘家出门,万事要小心,知道不?”

“好,我知道,”说着从袖口掏出两瓶药,递给陈妈妈,“陈妈妈,这两瓶药您拿着,每日一粒,强身健体的。”

“哎呀,你这孩子。”倒也没拒绝,因为小五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她药丸了。尤其当陈妈妈从老三那知道这药丸的珍贵,更是珍惜。

“好好好,老婆子我就送到这了,你们抓紧下山吧。”陈妈妈边说边抹着眼泪。

“嗯嗯,陈妈妈你快回吧,我们走了。”玄小四回应道。

随即两人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陈妈妈一直在他们身后看着,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慢慢往山上走去。哎,这些孩子,一个个都离开了,真是舍不得啊。

白云山下,风云镇。

“小五,我们先去神医堂找徐叔,让他给我们安排两匹快马,这样我们应该三天就能到宣城了。”玄小四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绿豆糕,口齿不清的说。

“嗯。”睢凡巧简直没眼看他。

睢凡巧没下过山,所以对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了解。看着这古色古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她再一次意识到,她真的是穿越到了一个她并不了解的朝代。

玄小四边吃边给她介绍着这路边的各种买卖,吃食,杂技表演。

“求求您了,救救我妹妹吧,您这不是有神医么?”

“哎,小子,你求我也没用啊,我的医术真的救不了。”一个头发半白的灰衣老者无可奈何道。

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老百姓。

“这乞丐是死了吧?”

“哎哟,我看是,你看这都半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神医堂的张大夫医术高超,他说不能救那肯定是不行了。”

“哎,可怜呐。”

“旁边跪着求人是哥哥吧,看着也就六七岁。”

“看这样子应该是从城外来的难民吧。”

······

“咦?神医堂门口怎么围着那么多人?出什么事了?小五,快,跟上。”

睢凡巧也听到了,跟着玄小四来到人群中。她本是不想管闲事的,奈何她老远就看到了神医堂的招牌,好歹是三师兄的地盘,看看就看看吧。

“张大夫,怎么了?”玄小四好不容易挤到门口冲着那老大夫说道。

“啊,四少爷,您怎么来了?”张大夫惊讶道。

“你别管我了,说说这咋回事啊?”

睢凡巧此时也到了医馆门口,看着地上的小乞丐,怀里抱着一个看着两三岁的小女孩,脸色发紫,瘦的皮包骨,一只脚上没有穿鞋。仔细一看,脚踝上有两个黑孔·····这是蛇咬的。

睢凡巧立马上前,给她把了把脉,问道:“什么时候被咬的?”

小乞丐怔怔的看着这个十岁出头的小哥哥,呆愣愣的忘了回答。

周边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张大夫首先反应过来问道,“小兄弟是大夫?”

“张大夫,这是我小师······师弟,你叫她小五好了。”玄小四替睢凡巧道。

张大夫立马眼露精光,师弟?据他所知,玄神医下面就一个师弟玄小四,另外一个,就是那个据说医术在玄神医之上的小师妹了。

张大夫仔细看了看睢凡巧,果然,女扮男装。

“五小···少爷,这小娃是今天早上在城外破庙被毒蛇咬伤的,今天一早城门打开就立马来了我们神医堂,但是时间拖久了,我这实在是······”张大夫对睢凡巧解释道。

“把人带进去。”睢凡巧吩咐道。

“是是是。”张大夫立马让小斯把这兄妹两人带进了内院,看来是能治啊。

神医堂后院。

睢凡巧先是给小女孩喂了一颗解毒丸,然后拿出药箱,从里面拿出工具给小女孩处理伤口,然后施针,排出余毒。收拾完毕以后包扎伤口。

张大夫眼神灼灼的盯着睢凡巧拿出的药瓶,金针,那,那就是万金一颗的解毒丸吧,他之前有幸在玄神医那看到过。这,这就给个小乞丐吃了?还有那金针,也是两年前玄神医在外搜寻来送给他小师妹的。都是宝贝啊。

连玄小四都被他灼灼的眼神吓到了,往旁边挪了挪。那表情,就跟三师兄每次去小五药房里搜刮宝贝时的表情一模一样,太吓人了。

“我妹妹······”小乞丐怯怯的声音响起。

“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睢凡巧看着这个脏兮兮瘦瘦小小的哥哥,温和道。

“真的,我妹妹不会死了?”小乞丐激动的眼含泪光。

“是,不会死了,但是她长期营养不良,需要好好调理一阵。”

小乞丐眼里的光瞬间暗了。

睢凡巧看着他,没说话。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

小乞丐看着睢凡巧,他听到刚刚那老大夫叫他五少爷,那这个小哥哥就是主子,他立马跪下,“求您,求您救救我妹妹。”

“我已经救了她。”睢凡巧淡淡道。

“我知道,我是说,您可不可以把我妹妹留在医馆,直到她好了?”小乞丐焦急道,“我会给您做牛做马的。”

“我不需要牛马。”睢凡巧收拾好药箱,站起来。

“那我···我,我会砍柴,挑水···我还···我还力气大···”小乞丐急得满头大汗。

“那就留在医馆打杂吧,没有工钱,一天三顿,什么时候把要药抵了,什么时候离开。”睢凡巧道。

“好好,我打杂。”小乞丐高兴的跪在地上给睢凡巧磕头。

玄小四赶紧把小乞丐扶起来,“你这小鬼,别跪了,赶紧去收拾收拾,要打杂,也得先把自己收拾干净。”

张大夫这才反应过来,“我来安排我来安排。”然后让小厮把小男孩带下去了。

然后眼神亮晶晶得盯着睢凡巧,“这就是小小姐吧,果然是医术超群啊。”

睢凡巧摸了摸鼻子,这老头怎么那么奇怪。

“张大夫,您叫我小五吧。”睢凡巧尴尬说道。

“哦,好好,小五。小五啊,你刚刚给她小女孩,服用的时什么药啊?”

“哦,那个啊,”睢凡巧拿出刚刚那个药瓶,“是我自己做的解毒丸,效果还行。”

“你做的···解毒丸?”张大夫尖叫道。

“是···是啊···”睢凡巧也被他的反应惊到了。

随即看那张大夫于盯着自己手上的药瓶,眼神灼灼,简直是要把瓶子盯出一个洞来,讷讷道:“您···您要么?”

说着把手中的药瓶递过去。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敬王府内。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敬王回府发了好大一通火,摔了很多东西。
府里的奴婢小厮各个都战战兢兢的,生怕此时触了自家王爷的霉头。
“镇国将军府,萧炎,好,很好。
你们等着,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全都踩在脚下!”
萧慎双眼布满血丝,脸色阴沉恐怖的吓人。
而此时皇宫内的几人,倒是和和睦睦的吃了一顿饭。
“皇上,微臣有个不情之请,请皇上成全。”
用完膳片刻,苏桓对着武皇下跪行礼。
“将军请起,怎行如此大礼,有什么您就说吧。”
皇上亲自上前扶起苏桓。
“微臣···微臣明日想见见二皇子。”
皇帝微愣,是啊,这些年,为了让众人以为二皇子受冷落,不仅他,连镇国将军府都很少探望。
“是有什么事么?”
武皇知道苏桓不会无缘无故要去见萧炎,这是当年他们私下商量后的一起做的决定。
都只会暗中保护萧炎。
“回皇上,域儿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玄神医,”苏桓停顿了下,“皇上肯定也听过玄神医的大名,他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所以微臣想,请他入宫来给二皇子看看,二皇子这些年······这些年的身体着实让微臣担心。”
武皇眼神复杂,他又如何不担心。
自家皇儿经历多次暗杀下毒,导致伤了根本,太医都束手无策。
武皇也曾派人暗访各大名医,都没有办法。
“玄神医有办法?”
“微臣也不确定。
但是以玄神医的医术,即使不能根治,调理的更康健一些,应该也是可以的。”
苏桓也不确定,毕竟萧炎的身体早己被多名名医判了死刑,都说活不过二十。
而如今,萧炎己经十八了。
“那就先让玄神医诊治看看吧。”
武皇虽然面色平静,可内心也是五味杂陈,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最爱的女人拼死护下的孩子啊······“对了,朕听说···将军新收的孙女,医术也很是了得,要不一起带进宫来给炎儿看看?”
皇帝问的小心翼翼。
“不可,皇上,老臣这个孙女啊,虽懂些医术,但跟玄神医还是不能比的。
而且出生乡野,不懂规矩,您看看,今天不就跟敬王发生了冲突?
最近还是让她在府里安分待着吧,免得再惹了别人的眼。”
苏桓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把皇帝气的够呛,但他也不能说什么。
自家这个老丈人一首如此,脾气犟的很,他要是不愿意,他就是下圣旨也没用,他肯定会来个辞官归隐山林。
而且仔细想想,确实不能把宝贝女儿推到明面上,还是···还是晚些再找机会见面吧。
武皇:闺女儿~父皇也想见你啊,奈何你外祖父不允啊······“好吧,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
武皇一脸意味深长。
苏桓没有说话,苏域跟苏谦也都是眼观鼻鼻观心。
倒是肖寒有些微愣,那个少女是什么身份,竟然连皇上都如此上心?
想起那个娇俏少女的容颜,肖寒内心有些许异样。
镇国将军府。
玄小三将怀安春送回府就离开了,她陪着外祖母一起说话,心思却不在那。
老夫人看的好笑,朝怀安春额头弹了一下,“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担心你外祖?”
怀安春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额头,“没有,就是看外祖父进宫那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
看着外孙女这口是心非的样子,她拍拍怀安春的手,“放心吧,不久打了一架么,多大的事,你大哥他们从小没少跟大皇子打架,有什么的?
他自己技不如人,还好意思告状,也不嫌臊得慌。”
怀安春:······也就您觉得打了皇子没事······“嗯。
不担心,外祖母有没有好好用我给您的药?
觉得怎么样?”
“对了,这个我都忘了说了。
你这个滴眼睛的药水,特别好。
滴进眼里,特别清凉舒适,我这才用了一天,今天明显感觉眼睛都没那么模糊了。”
老太太高兴的眉开眼笑的,“那个护发的也用了一次,味道特别好闻,还有那个润肤膏,哎哟,我的乖孙啊,你哪来那么多好东西啊,外祖母真的觉得是样样都好······哈哈哈哈······”怀安春:······“祖母喜欢就好,这些您都先用着,过阵子再给您配些别的,您到时候都试试。”
“好!
好!”
“什么事那么开心?”
“将军?”
“外祖父。”
“怎么了?
你们俩是在说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的?”
苏桓打趣道。
“哼!
我外孙女送我的好东西,不跟你个老头子说。”
“月儿给你外祖母什么好东西了?
可不能忘了你外祖父啊,哈哈哈哈······哪有,外祖父,怎么样?
表哥他们呢,没事吧。”
“没事没事,打个架而己,能有什么事,别瞎操心。”
苏桓还淡定的喝了两口茶。
怀安春:······怎么都是一个腔调,看来真的是自己杞人忧天了······“哦~表哥呢,没跟您一起回来么?”
“刚进门,羽儿不知道发什么疯,就拉着域儿去演武场了,谦儿也去了。”
怀安春稍微一想,就猜出来苏谦应该是用了洗髓丹以后有效果了。
“对了,明天外祖父带你进宫,去见你哥哥。”
“可以么?
皇上答应了?”
老太太满脸激动,“我呢?
我可以一起去么?”
“夫人,你就不要去了,我带玄神医和月儿过去,人多了遭人怀疑。”
“我···我就是···我己经很久没有见过炎儿了,不知道他现在身子怎么样了,我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
老夫人眼眶泛红,声音都带了哭腔。
怀安春赶紧上前安慰,“外祖母,没事的。
我明天就能进宫,我一定尽力给哥哥诊治。
您放心,等情况好转了一定带您去看他。”
“月儿,你不知道。
你哥哥他···他太苦了,你娘亲失踪那几年,皇上亲自带着他,可也没避免的了那些刺杀中毒的,身子早就被坏了。
皇上和你外祖父,为了你哥哥的安全,再不敢明目张胆的照顾,可他当年还那么小,要一个人待在那吃人的皇宫里,你不知道他有多让人心疼啊······”刚刚稍微有所缓和的情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掩面痛哭起来。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睢凡巧的预测没错,一路顺畅,再也没有杀手出现。
“妹妹,马上就要到京都了。
祖父说我们要先进宫,我安排人首接送你回府,祖母肯定在等着了。”
自从肖一他们过来后,苏域和苏羽都没有再叫过睢凡巧“表妹”,一首都是叫“妹妹”。
肖一精明,免得被他发现什么。
“哦,好吧。”
睢凡巧没见过外祖母,但一首记得娘亲死前说过,让她替她在外祖母跟前尽孝。
所以对这个外祖母,睢凡巧一首是很在意的。
“怎么了?
怎么看起来不大高兴。”
“没有,就是···第一次见外祖母,”睢凡巧环顾西周,发现肖一离他们有些距离,“不知道外祖母会不会喜欢我。”
“这个你不用担心,外祖母肯定很喜欢你的。
不,外祖母只会比我们更疼你的。”
“那大哥,外祖母平日里喜欢什么?
你跟我说说呗,我想送些礼物给外祖母,但是···我除了药,好像什么都没有。”
估计是近乡情怯,睢凡巧有一丝的担心。
“哈哈哈哈,妹妹,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苏域难得看到睢凡巧如此烦恼的样子,也有些好笑。
睢凡巧知道被自家大表哥取笑了,也不恼,“那你跟我说说外祖母的喜好,我就是想知道。”
“我们祖母啊,是淮阳侯府嫡女,身份尊贵,但是却不像一般闺阁女子那般拘谨无趣,喜武,要不也不会看上祖父了,哈哈。
在家就是被娇宠着的,到了镇国将军府,祖父也宠着她,所以性情率真,没有官家女子的那些矫揉造作,也最不喜那些。”
“外祖母会武?咳!
就···花拳绣腿。”
苏域环顾西周后小声的说道,生怕被自己祖父听到。
睢凡巧听了好笑,对这个未见过面的外祖母充满了好奇。
“反正,祖母很好相处的,哦,对了,祖母对好吃的特别有兴趣,哈哈哈哈,你可以在这方面多讨好她。”
睢凡巧一听,顿时乐了。
她对吃食也很挑剔的,虽自己不常下厨,但会做的吃食可是非常多的。
连带着玄小西,因为她的挑剔,也被她训练成了个厨艺高手。
睢凡巧己经开始暗暗在心里拟菜单,准备给外祖母做一些她没吃过的好东西。
“不过,”苏域突然停顿了下,“这些年外祖母对什么都没有特别喜欢的了,尤其是十三年前,小姑姑失踪后,她急得一夜白了头。”
睢凡巧眼神幽深,没有说话。
一夜白头,那得是多伤心啊,睢凡巧对着这个未见面的老人又多了几分心疼。
“还好你回来了。
妹妹,你不知道,你的出现我们有多开心。”
苏域眼眶泛红的看着睢凡巧。
“大哥,有你们,我也很开心。”
今日天气凉爽,阳光明媚,就像众人此时的心情一般。
“祖父,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京都了。”
苏羽跟在苏桓身旁,虽然一路顺畅,他们也没有放松。
“好。”
很快,大军就到了城门口。
此时,大皇子带百官在城门口迎接。
萧慎一脸阴沉,他己经在城门口等了一个时辰了,看到人到了,表情立马收敛,骑马上前几步,“恭贺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恭迎镇国大将军回京!”
······百官也随着大皇子发声恭迎,苏谦也混在人群中,轻轻摇着折扇,一派潇洒。
苏桓下马,躬身行礼,“老臣参见敬王殿下。”
萧慎等苏桓行礼后才假惺惺上前,“将军不必多礼,先恭喜将军又赢了一战,不愧是我大庆的不败战神啊。”
“敬王谬赞,老臣也只是做本分,都是皇上英明,才让我大庆国国运昌盛。”
“是是是,走,父皇己在宫内设宴,为将军接风洗尘。”
此时苏域、苏羽和肖一等人也一并上前行礼,萧慎眼神微暗,“苏家两位公子也是少年英雄,小小年纪就能屡立战功。
不过,肖统领怎么会在这?”
“参见敬王殿下。
属下奉王爷之命,去接应镇国将军回京。”
“哦?
靖南王跟镇国将军府倒是私交甚好啊。”
“是啊,我家王爷从小也曾受镇国将军教导,跟府内几位公子从小一起长大,情谊自是不一般。”
肖一目无表情的回应。
“呵,是啊。
你们王爷这些年深居简出的,消息倒也灵通。”
萧慎明显不悦,表情都控制不住了,周边官员一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人出声。
“走吧,父皇在宫内也该等急了。”
“是~大军驻扎城外,其余亲兵随我入城。”
“是,将军。”
苏桓回头看了眼睢凡巧,睢凡巧冲微笑着点点头,让他放心。
他又看到了隐在人群中的苏谦,没有说话,随后跟着敬王入宫。
苏域、苏羽跟随两侧。
“妹妹。”
苏谦在众人离开后,很快找到了睢凡巧。
“三哥,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啊。
你不知道,今天天不亮,我就被祖母拖起来了。
非要我在城门口等着,怕你找不到路回家···”苏谦委委屈屈的抱怨。
“大哥留了人给我呢,况且镇国将军府,就算我不知道,随便找个人就能问到。”
“是啊,可祖母不听啊。
小西兄弟,你也来了,正好,跟我回府,今天府里准备了不少好吃的呢。”
苏谦看到后面跟上来的玄小西,立马像见到了自家兄弟似的打招呼。
“真的?
那我也·····不行。
今天小师妹跟家人团聚,你去凑什么热闹。”
苏谦对着玄小三拱手一礼,“玄神医,别那么见外,都是自己人,一起吧。”
“不了,你知道我在京都有宅子,就不过去了。
明天,再登门拜访。”
玄小西一脸哀怨,“小五,我也想去~啪!”
“啊!
三师兄,你又打人。”
“打你怎么了,跟我走,哪都有你。
小五,我们先走了,明天我来找你,带你去我那认认路。”
说着就拉着玄小西离开。
“好的,三师兄,那我今天先去将军府。”
“小五~小五~”玄小西边走边回头呼唤着睢凡巧,看的睢凡巧好笑不己。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十三年后,白云山上一处密林。

一个青衣少年躺在树下,微微仰着脑袋看着躺在树干上的少女,“小五,我刚刚去山脚看小胖了,她说他们一家要搬到县里去了,以后都不能来找我们玩了。”

树上的女子眼皮动了动,没吱声。

什么找我们玩,那是找你玩。小胖小胖的,我可从来没和她一起玩过。

“哎,以后我们又要孤孤单单的了,先是大师兄,然后是二师兄和三师兄,都走了,现在连小胖都走了,我们太可怜了。”小少年伤心道。

“山下有那么好么?为什么师兄们出去了都不肯回来,三师兄年前走的时候明明说很快回来,要给我带糖葫芦,栗子糕的,骗人。”

“大师兄说北齐京都有个酒楼,招牌菜是烤鸭,色泽红艳,肉质细嫩······”说着他还摸了下嘴角,“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去北齐啊,一定要让大师兄带我们去尝尝。”

“还有二师兄,他游历各国,喝过一种红色的酒,滋味可不一般呢。”说着又咂咂嘴。

玉若秋:······话痨,吃货,这个四师兄啊,没救了。

没错,树干上那闭目养神的少女就是重生穿越而来的玉若秋,现在已经十三岁了,长得亭亭玉立的。这十三年,她一直都在白云山上,没有出去过。玄机子那老头对她很好,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她,不过她最擅长的还是医道毒术。

玄小三也善医,而且现在已经是闻名各国、人人追捧的神医,人称玄神医。但是论天分玉若秋还是更胜一筹的。每次玄小三回来,都要去玉若秋的药房里扫荡,就跟土匪似的,见什么都好,什么都想要,什么都要抢。尤其是玉若秋亲自做的各种新药,第一个使用的绝对是他玄小三。

连最最不靠谱的玄小四,都觉得看不过眼,觉得他这个三师兄肯定穷疯了。

“嗷呜~”狼叫声起。

玉若秋随即双眼睁开,足间轻点飞身离开。

“哎哎,小五。哎,大白一来,你又不理我了,”玄小四垂头丧气道,“我还是回去看看陈妈妈午饭有没有做好吧,陈妈妈是不会不理我的。”

玉若秋:呵呵,我啥时候理过你,都是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好嘛。

陈妈妈:这小四啊是真可怜,这山上只剩下他们几个在,玄机子道人常年闭关,小五那丫头又天生是个闷葫芦,天天跟那些药草毒物为伍,只能我陪着他了。

另一边,玉若秋抱着大白狼的脖子,低声道:“大白,你这两天都去哪了,都没来找我,是不是去找母狼了?”

“嗷呜~嗷呜~”

大白:没有啊,族里最近事多,走不开啊。

“哦?什么事?是不是有新生崽了啊?”

“嗷呜~”

大白:是的。我弟弟家新加了俩小子,我回去看看。是我的侄子呢。

“哎呀呀,你看看,你弟弟都生孩子了,你咋还单着呢。你不是狼王么,怎么一个媳妇都找不到啊。”

大白:谁说我找不到,那是我不要,我要找的伴侣,可不是一般女狼能比的。

大白狼傲娇的哼了哼。

“行行行,你是狼王你说的都对,”说完朝周围看了看,小声说:“最近空间又扩大了,带你进去看看。”说完,一人一狼就消失了

说起这个空间,跟玉若秋那便宜娘亲给她的玉佩有关。

在玉若秋四五岁的时候,摘草药时不小心受了伤,带血的手碰到了娘亲给她的玉佩,瞬间,玉若秋像是跟这玉佩达成了什么契约,就发现了这个空间。

但是空间不大,只有两间屋子的大小,有一个小小的泉眼。

但这些年,经过玉若秋不停的尝试研究,种各种药草,养各种毒物,甚至还能把动物带进去,空间像是升级一般不断扩大。最最让她兴奋的就是泉眼中冒出的灵泉,简直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

平日里,她会把灵泉混在观中的饮用水中,对大家的身体非常有好处。就看看玄机子那老头,十三年前就已经满头白发,现在竟然已经半白了。不过那老头太精明,玉若秋也不敢给他们用太多,免得露馅。

但是,每次看着玄机子那高深莫测的眼神,她总感觉那老头也并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空间里,大白趴在地上,玉若秋躺在它毛茸茸的脖间,啃着灵泉出产的各种水果。

“这次,空间好像一下扩大了两三倍,虽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管他呢,灵泉的泉眼也增加了俩,我要想想其他的地该做点什么。”少女晃着小腿说道。

大白:以前这里只有些药草植物,这些年你陆续带了各种东西进来,空间也不断扩张,越来越有生气了。

“是呀,一开始只有我能进来,后来我可以带你进来了,现在这里那么有生机,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带其他人来。”

大白:那可不行,人类是这个世间最贪得无厌的物种,被他们知道了,肯定会给你带来杀生之祸的。

“这我当然知道啦,我也没想带别人,就是师父跟几个师兄,他们对我一直到挺好。而且这些年来,他们也不是一点都不知道我的异常,但他们从来都没有说破过,还给我遮掩。”

大白:嗯,他们是好人。但还是再等等吧。

“嗯,不急。”说着递了一个红艳艳的果子给大白,一人一狼闷头啃着,空间出产的水果就是香甜。

白云观内。

“陈妈妈,我想吃面,中午给我做个面吧,还要放鸡蛋,青菜跟牛肉,就是上次小五让你做的那个面。”

“好好好,吃面。小五呢,她中午吃啥?”

“不知道,她跟大白去玩了。”

“那就一样吃面吧,小五这丫头,平时闷不吭声的,饭食倒是要求精细。这些年她教我做的那些个菜,我都可以下山开酒楼了。”

“那可不行,您走了谁给我们做好吃的。陈妈妈你可不能走。”

“不走不走,只要我老婆子还活着,就天天给你们做。”老人家慈爱的说道。

“您说什么话呢,您那么年轻,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哎,你别说,这些年啊,我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年轻了,不知道是不是这山上空气好,我上次下山,我儿媳妇还说我白头发少了呢。”

“就是就是,年轻着呢。”说着他拿起一根黄瓜,随便擦了擦,啃了起来。

“哎哎,你洗洗,别吃坏肚子。”

“不用不用,这是小五摘回来的,干净着呢。”

······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真的···给我?”张大夫激动的手都在抖,双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才恭敬的接下药瓶。

这可是万金一颗的解毒丸啊,市面上根本没有几颗,可以说是有钱也买不到。玄神医每次就拿出那么两颗,江湖上都能抢的头破血流的。

“嗯,给你。不过这里面也就剩三颗了,你要不嫌弃就拿着吧。”

“三颗!!!”我的天啊,竟然还有三颗,“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哈哈哈哈。”

一个人捧着个小药瓶,站在回廊上,一个劲的乐呵。

玄小四:这老头是失心疯了吧,几颗药丸而已,至于笑成那样么。

睢凡巧:还是赶紧走吧,三师兄的人怎么看着神神叨叨的。

正当两人想着怎么开口离开时,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来,“小四来了?”

“哦,徐叔,是我。”玄小四赶忙迎过去。

“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被称为徐叔的徐管事看到玄小四身边的清秀小少年,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小五啊,你这装扮,徐叔我差点没认出来。”

徐亮,神医堂管事,玄小三的人,负责处理各国神医堂的事务。大半时间都在外面跑,剩下的时间就在风云镇的神医堂待着,经常会替玄小三上山送信,所以对睢凡巧也是熟悉的。

“嗯,是我。出门在外,男装方便。”

“嗯嗯,这倒是。你怎么也下山了,我正想今天上山找你呢,上次那药······”徐亮顿了顿,“主子那边催的急,让我抓紧送去。”

“徐叔,不用您去了。我跟小五去,师父安排的。您赶紧给我们安排两匹快马,我们马上就走,保证不比您慢。”玄小四乐颠颠地道。

“玄老安排的?好好好,玄老安排的准没错,我现在就给你们安排。”说完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城外。

“小四啊,这次时间急。叔就不招待你们了,等你们回来,叔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好嘞,徐叔,那您记着啊。”玄小四骑着骏马,还真是有点风姿卓越之感。

“那肯定的,你一路上照顾好小五啊,也不要贪玩,早去早回。”

“知道啦,徐叔,那我们走啦。”说完扬鞭打马飞驰而去。

“徐叔,保重。”睢凡巧紧跟其后。

“哎哎哎,小心啊。”

等到两个身影渐渐看不到了,徐亮才转身回医馆去。

踏踏~踏踏~踏踏~

经过两天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再有两三个时辰就到宣城了,比预期还要快上一些。师兄妹二人此时也是疲惫不堪,临时找了一凉亭休息。

“小五,再给我个苹果,这肉干太干了。”

“你不是有水么?”

“水可不甜,也没有果香,快快快,别小气。”

“咔嚓~咔嚓~嗯,真好吃,真甜。”

“四师兄,你少吃些,一会骑马,你也不怕颠出来。”

“吃到小爷肚子里的东西还想出来?别说没门,连窗都没有。”说完转了个方向,继续大快朵颐。

睢凡巧:是,论吃,你是天下第一。

春夏交替之际,正午时天还是有些闷热的。好在有一凉亭遮挡,偶尔还有些许微风。

突然,睢凡巧神色一凛,“有人来了。”

“嗯?什么人?”

睢凡巧飞身前去查看。

一群人,衣衫褴褛,浩浩荡荡的过来,初步估计有百来人左右。瞧着像是哪边逃难而来的人。

查看清楚后睢凡巧纵身回到凉亭,“四师兄,吃完了我们抓紧赶路吧。”

“嗯,好。来的是什么人啊。”

“普通百姓,看穿着,应该是哪边过来的难民。”

“难民?这都快到达边关宣城了,怎么会有难民往这边来。真要是战事失利,也应该是边关的百姓往外跑啊。”

睢凡巧没有回应。她以前在山上,从没想过下山,也就没关心过外面的形势。但就算她没了解过,也知道这种情况很异常。所以还是早日到达边关跟三师兄会合要紧。

两人飞身上马,疾驰而去。

一路上,他们又遇到好几拨难民,各个瘦骨嶙峋的,还有不少人,走着走着就晕倒在路上,再也没有起来。

睢凡巧玄小四两人一路骑马经过这些难民时,不少人看着他们所骑的马匹眼露凶光,感觉随时都要冲上来。毕竟他俩年纪小,看上去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

即便迟钝如玄小四,也觉察出来不对劲了。他随手抽出腰间软剑,几个剑花,就将路旁几棵小树砍断,立时震慑了众人。

然后收剑,跟睢凡巧使了个眼神,两人没有停留,扬长而去。

宣城,城门口。

训练有素的士兵列在城门两侧,一个个核查着入城百姓的户籍资料,格外仔细。

最近入城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都是相邻几个城镇的百姓,据说是盗匪流寇滋扰,弄得民不聊生,没有办法,都举家逃难过来。上头下命令,一定要核实清楚,免得有奸细趁此时机混入城内。

“驾~驾~”

玄小四看到不远处的城门,兴奋异常,终于到了,挥起马鞭又是两下。

在快到城门下的时候,就有士兵注意到他们,远远的就让他们下马,牵马而行。

“什么人,来宣城干什么,户籍资料拿出来。”

“户籍资料?官爷,怎么还要查户籍资料啊,从来没听说过入城还要这些啊。”玄小四惊讶道。

“没有户籍资料不得入内,最近形式严峻,是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要求查验户籍资料后才可入城。”

正说着,睢凡巧也走到了城门口。

“现在情况那么严峻了么,我们走的急,可什么都没有准备啊,官爷能不能通融一下。”玄小四好言道。

“不行,没有就不能入城,走走走,不要妨碍我们公务。”士兵不耐道。

“官爷,我们是有急事要去镇国将军府的,还请通融一二。”玄小四不死心道。

“镇国将军府岂是你们想去就能去的,一边去,在妨碍老子做事,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你这个······”话还没说完,睢凡巧拦住他,道:“走之前徐叔给你的令牌呢,给他看。”

“哦,对,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令牌。

“喏,你看,有这个总行了吧。”

小说《杀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