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傅先生结个婚

傅先生结个婚

千桦尽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暖并不是因为喜欢傅怀安才想要与这个人结婚的,她只是将两个人的这场婚姻当做一场交集!一开始傅怀安就问过,为什么不喜欢他却想要与他结婚,那个时候林暖回答是为了她所爱的人,只是后来两个人真的结婚之后,她是爱上了这个冷漠的男人,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这段婚姻能够维持多久!

主角:林暖,傅怀安   更新:2022-07-15 23:2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暖,傅怀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傅先生结个婚》,由网络作家“千桦尽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暖并不是因为喜欢傅怀安才想要与这个人结婚的,她只是将两个人的这场婚姻当做一场交集!一开始傅怀安就问过,为什么不喜欢他却想要与他结婚,那个时候林暖回答是为了她所爱的人,只是后来两个人真的结婚之后,她是爱上了这个冷漠的男人,只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这段婚姻能够维持多久!

《傅先生结个婚》精彩片段

虽是初秋,海城接连的四五天的连绵大雨,把整个海城都笼罩在水雾朦胧中,空气格外的潮湿冰冷。

从咖啡厅一出来,林暖就感觉到了来自空气里的寒意。

“林暖!”

顾含烟从咖啡厅追了出来,一把拽住撑着伞的林暖,声音尖锐:“墨深失踪这四年,属于他的继承权、公司股份,墨深名下的车和房子都被他弟弟温墨时得到了!”

林暖的脊背微微一僵。

“我现在唯一能为温墨深守住的,就只有自己了!我不想等有一天,墨深回来了,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林暖的心被一下子击中,很痛——

温墨深是林暖藏在心底里,一份不能触碰的爱。

顾含烟站在伞外雨中,林暖站在伞下阴影里,两人僵持。

林暖抽回自己被拽的手腕,从单肩包里掏出黑色的大披肩,把自己裹住,稍稍抵挡了一些刻骨的寒气。

“你能这么逼我,依仗的……不过是我爱温墨深,可如果有一天他回来,知道真相,我必定会成为横在你们之间无法拔除的倒刺,顾含烟……你敢和我赌吗?!”

顾含烟唇瓣嗫喏想回答敢,却又怕答的太干脆显得不够深情,踟蹰间她眼底红了一片,被水气氤氲的杏眸在雨中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林暖细长白皙的手指紧握伞柄,骨节发白,她目光干净清澈,等着顾含烟的回答。

顾含烟久久答不上来,林暖转身要走,可当她双目触及到马路对面……立在辆宾利雅致旁边高大深沉的男人时,顿时愣住。

黑色的轿车就停在路灯之下,橘色的光线交错在袅袅细雨中,晕出一圈圈朦胧的光晕,落在男人宽阔的背脊肩膀上,勾勒出男人轮廓分明的刚毅五官。

那样一个样貌出色周身充满沉稳气场的男人,不论在哪里都是耀眼的,耀眼到让人无法忽视……

是傅怀安!

不知道为何,此时看到傅怀安,林暖竟然觉得自己有一种愧疚心作祟的不安感。

明明不确定是否应该帮顾含烟,明明什么都还没有做,见到傅怀安她就先慌了。

一阵风夹杂着雨水袭来,几乎一瞬间把林暖整个人吹透……

林暖手心收紧,死死攥着伞柄,僵直着身体看着对面的男人,她拼命想要移开这双不知该何处安放的眸子,可身体竟如石雕般僵硬无法动弹。

跟着傅怀安一起从天香居出来的中年男人……见傅怀安指尖夹着一根香烟,一脸献媚的双手捧着打火机,要给傅怀安点烟。

蒙蒙细雨沾湿了傅怀安挺括西装的肩头和发丝,他单手插兜颇有些睥睨众生的淡然姿态,神情中自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倨傲和矜贵气质……

陪同傅怀安一起应酬的好友陆津楠,从天香居一出来,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林暖,他抬眉诧异的松了松衬衫领口,凤眸半眯,朝着傅怀安的方向走来。

“汪总,介意帮我去马路对面儿的便利店……买包烟么?!”

陆津楠语气轻松,傅怀安身旁的中年男人连连点头,十分爽快:“没问题,陆总!”

“谢了!”陆津楠的道谢并无诚意。

看着胖胖的汪总小跑离开,傅怀安一派平静的灭了手中香烟。

那是刚饭局上别人递给傅怀安的高级香烟,并不是他习惯抽的牌子。

陆津楠从西裤里掏出烟盒,一根递给傅怀安,一根叼在唇角:“老傅,你心里的那个白月光林暖,就在马路对面。”

傅怀安点烟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陆津楠,眸色深沉。

陆津楠咬住香烟,双手插兜,下巴朝着林暖的方向扬了扬:“没开你玩笑,和你那个准未婚妻顾含烟一起……”

香烟点燃,白雾从唇角升腾间,傅怀安收回打火机,那双高深莫测的瞳仁看向马路对面,精准的捕捉到正窥视他的女人。

只一眼,林暖心头紧绷的一根玄砰然断裂,想到刚才顾含烟咖啡厅里说的那些话,她汗津津的双手心虚的握紧了伞柄。

氤氲白雾分明模糊了傅怀安轮廓分明的冷峻面庞,可林暖还是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力朝她逼来,迫使她慌乱。


陆津楠咬住烟蒂,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马路对面的林暖:“女人么,送个车、送个花、送个包包给张卡,弄上床挺简单的,至于你布这么大个局请君入瓮?!”

“她跟你那些女人不一样。”傅怀安醇厚的嗓音不温不火,吞云吐雾间,唇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是不一样,那个林暖我查了,广电台的一枝花却从来没人能够染指,特难弄,太精明矫情。”陆津楠话里透着酸味,“你是比较喜欢难弄的这一挂?!还是……喜欢比较难弄的女人自己送货上门的感觉?!”

傅怀安夹着香烟的手按了按眉心,不语,双眸悠远深沉。

一辆空车行驶而来,林暖顾不上路沿下的积水抬脚走下,伸手拦车……

“林暖!”

顾含烟唤了林暖一声,却不见林暖回头。

混和着泥浆的冰冷积水灌入林暖的白色运动鞋中,可她急于逃离有傅怀安的地方,竟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直到上了租出车,暖暖的热气袭来,她才察觉脚底冰凉。

……

林暖撑着伞,站在傅怀安家别墅门前,迟疑。

因为顾含烟最后那一番话,林暖到了家门口,又给司机报出了傅怀安的住址。

她怕过了今晚,她就失去来找傅怀安的勇气。

“林小姐……”

闻声,林暖抬头,见傅怀安家的阿姨已经打开门,撑伞朝着林暖小跑过来。

林暖曾经送傅怀安的儿子回来过,傅怀安家的阿姨见过林暖认识她。

屋内温暖的光线从门内照射出来,大雨的线条分明……

“我刚在窗口看到有人站在外面半天不动,想着出来看看,没想到竟然是林小姐!”李阿姨对林暖笑的很是友善,“林小姐是来看团团的吗?团团天天念叨着林小姐呢,一直说林小姐答应过要来看他的。”

大雨敲击伞面儿的声音,并未盖住李阿姨愉快的话音……

她忙把林暖往家里请:“外面雨大,快进屋吧林小姐!”

“傅先生回来了吗?!”林暖问这句话的时候,握着伞柄的手不自觉收紧,心中难免紧张。

林暖的声音很小,几乎被湮灭,李阿姨反映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笑道:“先生还没有回来……”

一道强烈的车灯照射过来,林暖顿住脚步……

车内,傅怀安的助理看到车灯所及处,是裤腿湿了半截的林暖,她和李阿姨站在一起,面色有些惨白,助理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傅怀安:“老板,是林小姐……”

傅怀安低着头,深邃幽深的眸子注视着手机屏幕,屏幕光线……勾勒出傅怀安格外冷清的刚毅五官,淡然的没有一丝温度。

傅怀安抬头,果然是林暖……

林暖抬手挡住车灯过强的光线,心跳的速度变快。

车停稳,傅怀安的助理下车,和林暖点头打过招呼之后,便小跑绕过车头……撑伞接傅怀安从车内出来。

傅怀安下车,西装一丝不苟,就连脚下的皮鞋也干净的只是沾染了一些雨水水滴,和林暖的稍显狼狈形成鲜明对比。

林暖不自觉挺直脊梁。

“先生回来啦……”李阿姨轻快的笑道。

“雨大,先进来。”傅怀安低声对林暖丢下一句。

林暖跟在傅怀安身后进了门,李阿姨给林暖放了洗澡水,找了身干净的衣服。

“雨太大,经二路被淹了,林小姐您今晚肯定回不去,先生让您在这儿休息一晚,明天再走。”李阿姨把一套干净的睡衣递给林暖,“这是昨天给先生刚新买的睡衣,过了水还没穿过,您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暂时将就一下,宵夜已经准备好了,您洗完澡就可以下来用了。”

“谢谢……”林暖接过睡衣。

林暖在客房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出来,人舒服了一截。


她坐在床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斟酌,该如何和傅怀安说顾含烟的事情,她和傅怀安着实是算不上多熟悉。

由她开口请求不让人家订婚,怎么想都唐突,甚至会让人觉得是不怀好意的嫉妒暧昧。

林暖擦着头发,心底烦躁。

当林暖去找傅怀安时,傅怀安已经用完宵夜,正上楼。

二楼楼梯口狭路相逢,林暖没给自己退缩的余地,便先开口,声音清亮:“傅先生,我来是有件事儿想要求你。”

傅怀安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插兜,踏上最后一节楼梯台阶,高大的身躯逆光而立……把林暖完全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强大的压迫感和威慑力让林暖绞紧了自己身侧衣角,她眉头微紧,挺直脊背,潜意识里不想让自己露怯。

四目相对,傅怀安眼神平静如水,说不清的高深,像是轻易能看透人心。

林暖直觉告诉自己,傅怀安是个喜欢有话直说的人,在他面前绕弯子耍小聪明一定会被看穿。

傅怀安没有催促,耐心等林暖开口……

深吸一口气,她扔掉了自己已经打好的腹稿,把话往简单了说:“傅先生,您可能不知道,顾含烟曾经是温墨深的未婚妻,她到现在还在等着温墨深回来。”

傅怀安湛黑的眸色,让林暖心慌,她怕给傅怀安造成她不怀好意的误会。

林暖刚洗完澡,微微卷曲的及腰长发松散着,见傅怀安一派深沉的眸子注视着她,她抬手的把长发别在耳后,掩饰自己的局促。

“都说君子不会夺人所好,也不会强人所难,傅先生您是君子,就算是要订婚,也该问过女方的心意,而不是直接和顾家人定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包办婚姻的时代了。”

林暖用的是敬语,话里有软有硬,也很直接没有用任何技巧,就连夸赞傅怀安是君子,都是欲取先予的高帽子罢了。

傅怀安淡然看着林暖,薄唇抿着的线条冷漠,对她的话听而不闻:“我缺一个女人,团团缺一个妈妈,顾含烟心里有谁,我并不在意!”

林暖突然想到,那个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仰头怯生生叫自己妈妈的小男孩儿。

她手心里是一层细汗,心里咯噔一下,竟觉得傅怀安的话是对自己的一种暗示。

林暖眼看着傅怀安从自己身边擦肩,心不在焉。

卧室内,傅怀安点了一根香烟,随手把定制打火机丢在茶几上。

“铛铛铛——”

听到敲门声,傅怀安夹着香烟的手端起咖啡杯,深邃的眼眸抬起看向门口的方向,迟迟没有开口。

来的比傅怀安预料的要快。

“铛铛铛——”

敲门声再次传来,傅怀安骨节分明的细长手指摩梭着咖啡杯壁,沉吟了片刻,这才不紧不慢道:“进……”

傅怀安低沉醇厚的嗓音隔着门板传来,林暖的心脏有一瞬间的紧缩,困惑和怯弱几乎将她的心团团围住,可温墨深三个字……却如同盾牌,将她的犹疑给挡了回去。

林暖握住门把手,旋转,将门打开。

傅怀安就慵懒地坐沙发上,随意交叠的长腿上放着一份文件。

林暖进来时,正看到傅怀安放下手中咖啡,咬着香烟把文件翻了一页。

她关上门,表情有些视死如归的味道。

“有事?!”傅怀安并未转头,咬住香烟淡淡问了一句。

烟雾弥漫的房间内,傅怀安的表情有些不真切。

“您说,您缺一个女人,团团缺一个妈妈,傅先生我觉得不论是团团的妈妈,还是您的女人,可能我都比顾含烟更合适!”林暖眼眶有些红,语气不善,“您是在等着我这句话,是吧?!”

傅怀安没作声,眼褶耷拉着,隔着白雾,他刚毅的面部轮廓漠然。

如果傅怀安并不喜欢顾含烟的话,那么林暖那令人惊艳的长相绝对是更讨男人喜欢,而要说成为团团的妈妈,团团已经把林暖当成了妈妈不是吗?!

傅怀安的暗示,林暖还没蠢到听不懂。

虽然来之前,林暖有了这样的打算,可真听到傅怀安的暗示,她内心却无比委屈和愤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