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霍少劫个婚

霍少劫个婚

轻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灵清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才会逼婚霍廷霄的,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厌恶这段婚姻,但是并没有对她有太多的抵触!就在叶灵清以为自己能够与霍廷霄互相配合度过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时,这个男人竟然说要让她给白月光让位,原来这个男人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而她的存在不过是个挡箭牌!

主角:叶灵清,霍廷霄   更新:2022-07-15 23: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灵清,霍廷霄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少劫个婚》,由网络作家“轻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灵清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才会逼婚霍廷霄的,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厌恶这段婚姻,但是并没有对她有太多的抵触!就在叶灵清以为自己能够与霍廷霄互相配合度过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时,这个男人竟然说要让她给白月光让位,原来这个男人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而她的存在不过是个挡箭牌!

《霍少劫个婚》精彩片段

“霍太太,恭喜你,进入地狱!”

大雨倾盆,窗外一声雷鸣,照亮了洞房花烛夜那昏暗又奢华的婚房。

床榻上,霍廷霄一身酒气,凌驾在她的身上,将叶灵清钳制住。

他捏住她的下颌,盛怒的黑眸凝视着那双蓄满泪水的雾眼.

当真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如盛放在空谷中的幽兰,美的不可方物。

好美的一张脸,可惜有一颗恶毒的心。

“唰——”

男人另一只手猛的撕开叶灵清的衣服领口,露出修长的脖颈和白、皙的锁骨。

他眸光闪过一抹浊光,心里窜动着一股如熔岩般的疯狂。

也不知他是不清醒还是愤怒,借着那股劲,猛的埋头吻上她的锁骨。

吻慢慢一路向上到了脖颈,进而变成了疯狂的啃噬......

捏住下颌的手松开,他将叶灵清双臂抓住举过头顶,雨点般的吻密密匝匝,愈吻愈用力。

“唔......霍廷霄,你不能这么对我。”

叶灵清终是忍不住痛楚和羞辱,忍不住低声抗议:“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

“妻子?凭你也配么?这一切本来是白蕊的,霍太太的位置也是她的,你应该还给她,你该滚出霍家!”

霍廷霄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一双赤红的眼朝她讥讽一笑。

叶灵清一时沉默,咬着泛白的唇,无法回答。

霍廷霄的吻再次落下,覆在她的唇瓣,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防止她挣扎......

他嘴里的酒香袭来,一时间嘴唇和舌尖刺痛,他仿佛要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出来!

顷刻间,一股腥甜的气息在口腔蔓延开来。

叶灵清又羞又气,这可是她的初吻......

要不是自己天生倒霉,克亲克己,一个月后还有要命的血光之灾,必须嫁入霍家!

她才不会凭借霍家欠师父的救命恩情,上门逼婚霍廷霄这个恶魔!

而且,今日结婚登记之时,两人明明签了协议,他们的婚姻是有名无实的。

“我不会走的。难道你想反悔?偌大的霍家,总不至于有恩不报吧?”

叶灵清再也忍不住,猛的挣脱被钳制的手臂推开他:“况且,我们只是协议结婚。说好不干涉对方,一年后就离婚,协议里写的清清楚楚,你现在不能碰我!”

剧烈的动作使血液循环加速,让霍廷霄心里那股莫名的疯狂更甚。

霍廷霄森寒的眸光探究的看向叶灵清,更加盛怒。

晚上喝的那些酒,不至于作用那么大。

他这是被人算计了?

“你给我下了什么?”

霍廷霄冷笑着钳住叶灵清的下巴,迫使她跟他对视:“你还有脸提协议?”

“协议写的冠冕堂皇,但这才第一天,就那么迫不及待的算计我爬床吗?这么不舍得滚是么?”

“什么?你......你在说什么?”叶灵清愣了愣,显然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还跟我装?叶灵清,你在乡下没见过男人吗?”

她不过是为了活命才嫁给这个男人,她不想失去自己的清白!

她含着泪,连忙说道:“霍廷霄,你,你放开我,我来例假了,不方便......”

在叶灵清瑟缩的目光下,他拿起茶杯,对着床头柜狠狠一掷!

一声碎裂的巨响,霍廷霄手掌捏住碎片,一瞬间血流如注,格外的刺眼。

骤然的疼痛,让他面颊的红晕也渐渐的熄弱下去。

叶灵清满脸震惊——

他为了克制身体的异常,居然......不惜这般伤害自己!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滚!”他冷声问道,身上袭来沉沉的压迫感。

“我不会走,这是霍家欠我的。”叶灵清十分坚定。

“很好,既然你非要霸着白蕊的位置,想来什么都能受着。那就滚去院子里跪着,向无辜的白蕊忏悔!”

霍廷霄用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凝视着她。

“我真的没有算计你!你别忘了,我还可以给你治病......”

霍廷霄根本不给她丝毫解释的机会,笃定她就是别有居心。

“记住了,哪怕有那一纸婚书,我不承认,霍家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霍廷霄俊美的脸颊邪肆而又冰凉,眼神溟黑如同深渊,他拎起尚未穿衣服的叶灵清就往门外拖去......


叶灵清慌乱的从地上捡起一件睡衣裹上。

他重重推了叶灵清一把:“跪在雨里!天不亮不许起来。”

看着跌倒在地上的叶灵清鞋都没穿一只,霍廷霄脸上丝毫的同情都没有,转身就准备关上大门。

比起白蕊受的委屈,他对这个女人的惩罚实在太仁慈了!

“霍廷霄,这些年霍氏集团如此顺利,凭借的都是我师父当年的功劳。你别忘记了,老夫人要你好好对我......”

“嘭!”

话音未落,房间的门就被狠狠的关上!

叶灵清跪坐在满是雨水的草地里,满脸的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她身上早已经湿透,又刚来例假,夜风吹来,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偌大的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根本没人关心她的死活。

大门紧闭,那个男人一丝的同情都没给她,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他一定恨透了自己!

恨透了她抢走他白月光的霍太太之位!

“霍廷霄,你不能这么对我,放我进去......”

那个男人却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甚至原本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被无情的关死了!

天空的雨大颗大颗落下,叶灵清冻的全身都僵硬,身体已经慢慢失去了知觉......

更糟糕的是,她刚来那个,什么准备都没有,血就顺着脚往下淌。

今天粒米未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真的好难受!

师父说,嫁给霍廷霄或许可以化解她一个月后的死劫。

她也想过,要强行嫁给这个权势滔天、脾气古怪的财阀会很艰难。

却没想到新婚第一夜便落得如此狼狈,照如今的情形看......

也许熬不到一个月,就会被这个男人折磨死吧。

嫁入霍家,这个选择真的正确吗?

迷迷糊糊的,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昏迷过去,眼前甚至已经出现了幻觉......

叶灵清抬起手擦了下脸上的水珠,手臂放下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目光惊恐无比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打娘胎里,叶灵清手臂上就有一朵彼岸花形状的胎记。

师父说,这是她倒霉命的象征。

彼岸花的颜色,会跟随她霉运的变化而变幻不同的颜色。

颜色越黑代表越倒霉,越红便越幸运。

如果至黑色,便是血光之灾的到来!

而这段时间已经成了深灰色的彼岸花。

此刻,竟变成了浅粉色!

这是霉运退散的标志!

看这个颜色变化,她接下来的一天肯定都能不倒霉。

她自有记忆以来,这辈子好像就10岁那年,救了一个少年的第二天没倒霉。

那此刻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因为霍廷霄?!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师父说,跟他结婚,是唯一可能避免一个月后死劫的可能,看来是真的没错!

可是......他做了什么,能让自己未来半天不倒霉?

彼岸花前后变色的时间,就是在他们婚房内这短短半小时,难道是......

叶灵清脸色一红,随即福至心灵的想到。

难道是因为......他刚在房间吻了自己?!!!

还是因为别的亲热?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她忽然异常的兴奋,身体的疼痛和方才的屈辱也抛诸脑后。

不管霍廷霄怎么羞辱她,她都要留下来弄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为了活下去,一切都是值得的!

楼上......霍廷霄掀开窗帘,将她反常的笑容都看在了眼里。

本就冷漠的眼神此刻更多了一抹浓浓的厌恶:“为了霍太太的身份,她当真什么都不要了,那就跪着吧!”

大雨下了一夜,叶灵清沉浸在彼岸花变色的喜悦中。忘记身体的疼痛,不知不觉昏迷在院子的草地上。

凌晨五点多,天刚蒙蒙亮。

叶灵清就被一个女佣踢了一脚:“乡巴佬,你死了没?没死赶紧起来,喂......”

动作十分的粗鲁,甚至踢中了她的小腹。

叶灵清这才迷迷糊糊醒来,这么冷的天,例假第一天淋了一夜雨。

她睁了睁眼,全身都有些僵硬,刚要起身,又体力不堪的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听到女佣喊道:“快来人,这乡巴佬昏倒了,真晦气......一大早的地上这么一滩血,人还昏了,我怎么那么倒霉!”

又听到脚步声,还有人说道:“少爷说把她弄进去,别死了,不然老夫人那里不好交代......”

再次醒来,天已经又快要黑了。

叶灵清躺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外面的灯照进来,发现这是霍廷霄衣帽间的一快小地毯上......

她虽在山里长大,可从来求助她跟师父的哪个不是达官贵人客客气气?

又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这个男人为了白蕊,真是厌恶透了她,她以后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但为了活命,她没得选择!

叶灵清又拉开衣袖看了看手臂上的彼岸花,果然还是浅粉色,比之前浅了。

昏睡那么久,好运应该只能维持几个小时......

这也够了。

她深吸一口气,忙从角落里翻找出唯一一个属于她的破旧行李箱,竹藤编制的。

叶灵清从里面翻出一套款式清简的白色自制汉服换上。

她师门传承神秘,自幼跟师父看相、治病酬金无数。

然而......她却是个穷鬼。

因为她的倒霉命,得来的诊金,她只能拿去行善。

诊金花在自己身上的越多,愈发倒霉,受伤就越严重!

   只有自己做的东西和出卖劳力的钱可以用。

所以叶灵清的吃穿用度都是自己解决的,从不敢乱花钱。

卧房里空无一人,叶灵清又饿又虚弱,小腹更是疼的直冒冷汗。

她强撑着去了厨房想找些吃的,顺便给自己熬点红糖水。

大约正是晚饭时间,厨房里的人忙的热火朝天,见她进来,俱是一愣。

这乡下女人换了一身衣服,黑发披肩,苍白的脸配着绝色的五官。

当真如瑶池仙女一般,让人挪不开眼。

可随即,一个个女佣脸色嘲讽。

“哟,乡巴佬终于醒了?你们乡下肯定没有那么舒坦的地板睡吧?”

其中最漂亮的年轻女佣晓玲嘲讽的看着她说道。

话音落下,其余几个人都捂着嘴跟着笑了起来,有人符合道:“真是不要脸,又贱又不要脸!”

“如果要脸的话,怎么有机会赖着不走呢?真是可惜啊,脱光了衣服送到少爷床上,少爷都不看她一眼。”

“红糖在哪里?”叶灵清面无表情,懒得跟这些佣人费口舌之争。

“怎么?你们乡下人也要吃红糖吗?”

漂亮女佣晓玲是管家的外甥女,又跟白蕊关系不错,似乎对她格外针对。

晓玲从身后橱柜里拿起一小罐红糖朝她晃了晃,笑道:“霍家只有马格里玫瑰红糖,你在乡下肯定没见过吧?”

“给我!”叶灵清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身上的气场隐约有些摄人。

晓玲笑了笑,将红糖递到她面前,叶灵清正欲伸手去接,她却故意先松了手。

“啪”一声红糖落地:“哎呀,碎了!真是可惜了。”

叶灵清纵然脾气再好也面色下沉。

她眸光扫过,竟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不过怎么说,我也是霍家少奶奶,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尊卑?”

“少奶奶?你自封的吗?少爷对你的态度还需要别人提醒你吗?你配让我们尊重你吗?”

晓玲讥讽道:“没有婚礼,不能公开身份,新婚夜被少爷在大雨中罚跪,你算哪门子的少奶奶?真是笑死了!”

“到时候等白小姐回来,你立刻就会被赶出去!白小姐可是西医学的博士,跟少爷10年前就订了婚约,你逼着少爷娶你,真是不知廉耻的下贱货!”

叶灵清眸光一沉,也不生气,只淡淡扫了晓玲一眼。

她似笑非笑道:“牙尖嘴利,作风不正,心思歹毒。”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近日应该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身,你小心点,它......可是不舍得离开你的,毕竟都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你却对它那么狠心。”

她说着,眸光似有若无的睨了眼晓玲的小腹。

晓玲愣了一下,别人听不懂,她自己一下就明白过来,顿时恼羞成怒。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个乡巴佬,看我不收拾你!”

说着,一双指甲又尖又利,朝着叶灵清的脸颊就抓来......


叶灵清眸光一冷,正欲还手。

厨房门口传来管家的声音,道:“你们在闹什么?快点准备饭菜,少爷马上回来了。”

说着,看向叶灵清道:“那个乡下来的,霍家不养闲人,你来准备少爷的晚饭。”

众女佣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全都幸灾乐祸的看着叶灵清,集体退了出去。

霍家上下谁不知道少爷口味最刁钻,脾气又大?霍家上下一年不知道要开除多少做饭的佣人。

这个叶灵清......这次死定了!

叶灵清反倒不慌,等佣人退出去后,先拿了一罐新的红糖给自己泡了一大杯热水喝下去,两天没吃东西的她,总算恢复了些许的体力,小腹也没那么疼了。

她又在冰箱里翻出来一块蛋糕快速的吃下去补充体力,不再多想,手法娴熟的开始片鱼切肉......

一个小时后。

叶灵清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桌,霍廷霄跟霍老太太也终于到家了。

霍廷霄和霍老太太看着餐桌上满满的食物皆是惊讶:“这些都是你做的?”

叶灵清对霍老太太十分感激,语气也不由温柔:“奶奶试一试,如果有什么不合胃口的可以告诉我,我下一餐再调整。”

霍老太太连连点头,招呼霍廷霄:“快坐下来,你看看你小子多有福气,这个年代,会做饭的都是宝藏女孩,你捡到宝了。”

霍廷霄冷眼看着满桌子的食物面无表情:“为了进霍家,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阿廷,你胡说什么呢?你这是对新婚妻子的态度吗?”霍老太太面色一沉。

“态度?奶奶放心,对她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来说,再大的屈辱都不在话下。”霍廷霄面色默然,似懒得跟老夫人争执。

昨晚那样的场景她都能赖在霍家不走,就这么一句话算什么?奶奶实在多虑了。

他不慌不忙的给自己舀了一碗鱼汤,漫不经心的拿勺子搅动一下,极其优雅的浅抿了一口。

他气质矜贵,眉头微蹙,这个样子,显然是对食物没什么兴趣的。

叶灵清知道他的身体情况,不由悄悄侧目看着他的反应。

整个屋子里,除了老夫人不知情之外,每个人都好奇期待的看着霍廷霄......

丝滑的鱼汤入了他的唇。

让他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手里的勺子也铿锵一声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霍廷霄不可思议的看着叶灵清,一时间眸光冷到了极致!

发火了发火了,一定是那乡巴佬做的太难吃,少爷要大发雷霆了!

女佣们一个个兴奋期待的看着,晓玲更是等着看好戏,以待时机。

被美味折服的老夫人抬头蹙眉看着霍廷霄:“怎么了?”

叶灵清也放下筷子,平静的看着霍廷霄。

本以为会发火的霍廷霄看着叶灵清,却又慢慢平静了下来,像是不经意的问她:“这是......你做的?”

“嗯,都是我做的。”叶灵清的笑容轻柔的没有丝毫攻击性,问他:“有什么问题吗?”

鱼汤香浓味美,里面的鱼片爽滑鲜嫩,入口即化。

混合了番茄的酸香味,巧妙的掩盖了鱼的腥味,还混合了些许极其清淡的中草香,开胃不已。

何止是没有问题,简直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

“你......”霍廷霄欲言又止,底下的女佣伸长的脖子,却也没等来他发脾气。

只听他冷笑了一声,一字字道:“我的霍太太,果然有几分本事!”

他眼里的波澜慢慢消退,意有所指的说了一句。

奇的不是她手艺好,也不是这菜多么的好吃。

而是这菜......他居然吃出了味道!

霍廷霄说完这句话后,收敛目光,又慢条斯理尝了其他的几个菜......

他面色平淡,没人看出他的异样。

但每一道菜,他都能够尝出其中的味道和咸甜!

怎么可能?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

自10年前那场车祸之后,他人是抢救过来了,可身体却留下了不少的隐患。

味觉失灵......只是其中的一项。

会不会只是巧合呢?

这女人刚来的时候逼婚就说过,她可以治好自己的病。

关于自己的事情,她知道多少?

“怎么样?”叶灵清在桌子对面看着他,不由的问了一句。

霍廷霄心中波涛巨浪,表面却平静的吓人。

他淡淡睨了叶灵清一眼,在她期待的眼神下,淡淡道:“勉强入口,没什么特别的。”

他淡淡睨了叶灵清一眼,夹了一筷子手边的酱木瓜丝。

这是白蕊每周派人送来的特制酱菜。

一瞬间......向来神态笃定的他,脸色也不由的僵了一瞬,旋即又恢复如常。

好咸,好咸好咸!

以往的最爱,居然咸到发苦?

怎么会?!

“阿廷,你怎么了?”

老夫人看着向来稳重面瘫的孙子此刻神色古怪,不由问了一句。

“没什么,奶奶,您多吃点。”

霍廷霄说着,面不改色拿纸巾将嘴里的木瓜丝抿走,若无其事的又喝了一口鱼汤。

唔......就是这个味。

“让厨子给我炒个菜来,我想吃芦笋虾仁!”

他优雅的擦了擦嘴,似乎有些嫌弃地吩咐道。

霍廷霄是想试试自己的味觉,有没有恢复?

佣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今日的挑剔已经是最低限度。

难道是因为老夫人在场给那个乡巴佬面子?

一群女佣有些失望。

正想着,在旁边伺机待发的女佣忽然上前一步,道:

“少爷,是不是这个鱼汤有什么问题?我,我刚才看见叶小姐在鱼汤里下了不明药粉!”

女佣话音一落,一屋子人的目光刷一下全落到叶灵清的脸上。

霍廷霄沉着脸,神色难看看向她:“怎么回事?”

他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厌恶,冷冰冰睨着她。

仿佛已经不需要辩解,就认定了她真的下了药粉。

女佣得意的睨了叶灵清一眼,眼里的嚣张和得意十分明显。

就算手段再刁钻,人要是被赶出去了,看这个乡巴佬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我......我就是看到了,她拿一个绿色的小瓷瓶倒药粉进去的!”

女佣委屈巴巴的看着霍廷霄,故做柔弱的红了眼眶:“少爷,少奶奶不喜欢我,刚才在厨房就教训过我了。”

“不过......也许是我太笨手笨脚了。她打我骂我都没关系的,但白蕊小姐一再叮嘱我要注意您的饮食和身体,我实在忍不住说出来了。”

一旁的老管家嫌弃的看了叶灵清一眼,朝着霍廷霄躬身行了个礼:“少爷,厨房有监控,调出监控就知道事情真相了。”

“那就去调出监控。”霍廷霄道。

霍老太太皱着眉头,心疼的看了叶灵清一眼。

正想出声说话,叶灵清却站起来,道:“不必了,我确实在鱼汤里面加了一点药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