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玫瑰都是带刺的

玫瑰都是带刺的

姜子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玫瑰知道自己不过是沈济白圈养的玫瑰,这个男人现在之所以对她温柔体贴不过是因为她的乖巧,所以后来当有机会离开这个人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逃跑!只是天不遂人愿,叶玫瑰还是被沈济白给抓了回来,看着眼前冷漠无情的人,她想到是如何才能了断他们之间的这场孽缘!

主角:叶玫瑰,沈济白   更新:2022-07-15 23: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玫瑰,沈济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玫瑰都是带刺的》,由网络作家“姜子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玫瑰知道自己不过是沈济白圈养的玫瑰,这个男人现在之所以对她温柔体贴不过是因为她的乖巧,所以后来当有机会离开这个人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逃跑!只是天不遂人愿,叶玫瑰还是被沈济白给抓了回来,看着眼前冷漠无情的人,她想到是如何才能了断他们之间的这场孽缘!

《玫瑰都是带刺的》精彩片段

一场欢愉过后,叶玫瑰半睡半醒的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流声,过了一会儿,叶玫瑰慢慢的翻身起来,薄如蝉翼的睡衣下叶玫瑰的好身材一览无余,她慢悠悠的来到衣柜前,顺手拿出一件浴袍,放在了浴室的门口,就像之前做过的很多次那样熟练而自然。

叶玫瑰本想转身离开,可是一双腿去却好像不受控制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浴室的门前,叶玫瑰将脸附在浴室的门上,听着里面传来的水流的声音,一直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离开,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呆呆的盯着电视,想着一会儿的开场白。

叶玫瑰还没有想好开场白,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又在看这个,看了很多遍了,女人就是幼稚。”

叶玫瑰闻声回过头看着身后男人棱角分明的脸,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体贴的说道:“你洗完澡了,还是一会儿要走吗?我去给你把衣服找好,就穿上次放在这边的那套黑色的西装好不好?”

“随便,哪套都可以。”男人随意的靠在沙发上,一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叶玫瑰微笑着点了点头,犹豫着向卧室走去,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望着男人的背影,鼓起了勇气,“济白,今天我看新闻的时候,报道上说你要和宋家的小姐联姻了,是真的吗?”

叶玫瑰犹豫再三终于问出了自己今天从见到沈济白那一刻一直想问的问题,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手脚都在微微的颤抖,就算沈济白不说,她也知道会是怎样的答案,她虽然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到沈济白的脸上此时一定是一如既往的的面无表情。

想起沈济白面无表情的脸,叶玫瑰忽然觉得有些失神,从前的沈济白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变的总是面无表情的呢,似乎已经很长时间了,时间长到叶玫瑰已经忘记了那张脸生动时的样子。

沈济白听到叶玫瑰的问题怔了一怔,过了一会儿才淡然的回答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瞒你,联姻是爷爷决定的,娶的是宋家的二小姐宋雅望。”

“原来是真的呀,你要结婚了,真好,祝福你啊。”听到沈济白的回答,叶玫瑰没有回头连忙笑着恭喜道。

叶玫瑰说完话,三步并两步地回到卧室,打开衣橱将整个人埋在衣柜的众多的衣物中,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

叶玫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将要过下来的眼泪憋了回去从衣橱里拿出一套整洁的黑色西装放在了床上,又从旁边的衣橱里选好了衬衫和领带,的摆一一放在床边。

“收拾好了吗?今天怎么这么慢?!”叶玫瑰刚刚把东西收拾好,身旁就传来了沈济白一如既往清冷的声音。

叶玫瑰被沈济白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忙冲沈济白笑了笑,装作不好意思的说道:“哦,衬衫不知道怎么放到里面去了,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都准备好了,你快换衣服吧。”

“玫瑰…”叶玫瑰抬腿刚要离开就就听见了身后沈济白轻柔的叫着自己的名字,于是停下脚步背对着沈济白故作惊异的问道,声音里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说吗?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不是着急走吗?”

“玫瑰,我要结婚了……”沈济白用他一贯平稳的语气说道,就像再说一件别人的事情一样。

“我知道,我明天就去找房子搬走。”叶玫瑰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处,语气依旧温柔地说道。

“以后我一年给你六十万,其他的费用我会另外给你,你还是住在这里。”沈济白一边穿衣服一边头也不回的向叶玫瑰说道。

“沈济白,我难道就永远只能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么?”叶玫瑰缓慢而艰难的开口问道,可是说话声音却越来越小,到了后面几乎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只有叶玫瑰的嘴唇在缓慢的一张一合。

“什么?你难道什么?”沈济白穿好衣服,回过身来,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叶玫瑰背对着沈济白匆忙地用手擦掉了脸上的眼泪,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

沈济白察觉了叶玫瑰哭了,眉头微微的皱起,眼中的不忍一闪而过,他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叶玫瑰,附在她的耳边冷冰冰地说道:“为什么这些年我一直让你留在我身边,就因为你守规矩,知进退,所以不要想太多,我有事,先走了。”

话音刚落,沈济白就阔步离开了,只留下一声清脆的关门声,大门刚刚关上叶玫瑰就蹲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眼泪从手指的缝隙间慢慢的滑落。

沈济白关上门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站在门前,看着紧闭的房门,长长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想要敲门,抬起手过了好半天都没有敲下去,最终还是恨恨的收回了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叶玫瑰一个人蜷缩着在地上,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使她从悲伤拉回了现实。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护士温柔而甜美的声音,“喂,你好,请问是叶玫瑰,叶小姐吗?我这里是圣安堂医院,之前您在我院做的身体检查,已经有结果了,请您抽时间来医院拿一下结果。”

“好,我知道了,我明天上午去拿。”叶玫瑰淡淡的说道。

挂断了电话的叶玫瑰来到衣柜前,从最里面拿出一套纯棉的睡衣,换好,来到了书房。

一打开书房的门,似乎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整套的大型录音设备,四周的墙壁都被厚厚的的隔音材料铺了一层又一层,确保外面的声音一点都透不进来,叶玫瑰光着脚踩在光洁的木质地板上,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拂过每一件设备,最后来到房间角落的一张有些破旧沙发上,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过了没一会儿,就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叶玫瑰一直睡到了早上九点钟,才慢吞吞的从沙发里起来。

蜷缩在沙发里睡了一夜的叶玫瑰,此时只觉得浑身酸痛,长长的伸个懒腰,来到厨房想做些饭吃,一会儿再到医院,可是刚一打开厨房的门,就忍不住扶着门口剧烈的干呕了起来。

叶玫瑰知道自己最近身体状况似乎出了些的问题,这种剧烈的呕吐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经常觉得睡不醒,浑身没有力气,身体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叶玫瑰觉得有些恐惧,具体恐惧什么叶玫瑰也说不出来,于是就在圣安堂医院检查了身体,今天刚好是拿结果的日子。

叶玫瑰没吃早饭,换好了衣服,画了淡妆就急匆匆的出门了,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圣安堂医院。

叶玫瑰很快就拿到了诊断报告,上面都是一堆让人不解的加加减减的符号,叶玫瑰急匆匆地拿着诊断报告去找医生,谁知道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位身材消瘦的男人,直直地撞向了叶玫瑰,差点儿将叶玫瑰撞倒,好在男人眼明手快的一把扶住了叶玫瑰。

“这位小姐很抱歉,因为我的朋友出事了,所以我有些着急,您没有受伤吧。”男人一手扶着叶玫瑰,一边不好意思地看着她,焦急的解释说道。

叶玫瑰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眼前的男人,一米八多的个子,可是却特别的消瘦,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头稍长的头发在后面扎成一个马尾,此时一双狭长的眼睛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玫瑰,叶玫瑰好脾气的冲男人笑了笑,温和的说道:“我没事,不过这里医院,走路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男人冲叶玫瑰友好的笑了笑,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地到叶玫瑰面前,满脸兴奋的说道:“多谢这位小姐的提醒,我叫冀千乘,是一名经纪人小姐,你的身材比例很好,如果你想向这方面发展的话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好的,谢谢您了。”叶玫瑰冲男人礼貌地点了点头,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

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外,叶玫瑰手里紧紧的攥着体检报告,犹豫再三鼓起了勇气,上前敲了敲门,推门进去了。

“医生您好,我是叶玫瑰,今天我来拿我的检查报告,您看看是有什么事吗?”叶玫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胆战心惊地将体检报告递到了医生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

医生翻了翻叶玫瑰的体检报告,看了看叶玫瑰笑眯眯的说道:“哦,恭喜你啊,叶小姐,你没事就是怀孕了。”

“什么?”叶玫瑰听完医生的话后,一脸的难以置信,再次向医生确认道。

“叶小姐您怀孕了,根据资料显示,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医生看了看叶玫瑰继续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谢谢医生。”叶玫瑰冲医生勉强的笑了笑,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医院。

叶玫瑰一个人拿着化验单漫无目的走在街上,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H市的中心广场,此时大屏幕上正播放着H市的热点新闻。

“沈先生,宋小姐,请问坊间传闻的关于你们的婚讯是真的么?”一位记者礼貌的问道。

“是的,我和雅望的确准备在半个月后结婚。”屏幕里的沈济白深情款款的望着宋雅望向记者说道。

“两位的感情怎么样?婚礼安排的这样仓促,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呢?”记者继续问道。

“我们的感情很好,婚礼是早就商定好的,只不过最近才决定告诉各位媒体朋友的。”沈济白依旧礼貌的回答说道。

“那请问宋小姐,您觉得沈先生是你心目中的丈夫人选么?”记者见宋雅望一直没有说话于是故意调转话头向宋雅望问道。

宋雅望轻轻的撇了记者一眼,庞大的气场缓缓展开,从容不迫的说道:“我又不是嫁不出去,如果不是合适的人我怎么会同意呢?有什么好问的,你们就散了吧,欢迎你们在婚礼当天再来采访。”

叶玫瑰呆呆的站在广场上,看着大屏幕里的沈济白和宋雅望,一边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一边喃喃自语的说道:“都传说宋家二小姐是男人一般的性格,我本来还以为她长得会很丑呢,没想到是一个气场这么强的女人,不愧是沈家老太爷替济白选中的儿媳妇,这才是天作之合。”


叶玫瑰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坐在梳妆台前静静的发呆,叶玫瑰呆呆的望着镜子中自己的脸,似乎有些浮肿,眼睛下面是无论用多少粉都遮不住的黑眼圈,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憔悴。

叶玫瑰看着憔悴的自己,又忍不住想起今天在大屏幕里看见的宋雅望,二十四岁,一个女人最好的年纪,像一只盛开的玫瑰,妖娆粉嫩,身份显赫,气场强大,举手投足都是大家闺秀做派,真的很好。

沈济白说自己之所以能留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完全是因为懂事。懂事?呵……懂事啊?!懂事的含义应该不包括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还奢望这孩子能留下来吧。

再说了就算沈济白同意又怎么样?宋雅望愿意么?就算宋雅望愿意,沈老太爷也不会同意沈济白认下孩子吧,想起沈老太爷,叶玫瑰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深秋的雨夜。

五年前的那天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唯一让叶玫瑰觉得有什么不同的可能就是那天下午H市开始下雨,很大的一场雨,叶玫瑰送走了沈济白准备回房间休息,还没来得及回到房间,就听到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砸门的声音。

叶玫瑰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了卫生间的角落里,紧紧的闭着眼睛,双手用力捂着耳朵,可是,卫生间的门很快就被人打开了,叶玫瑰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向拎小鸡一样被拎到了客厅,瘫坐在叶玫瑰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看见穿着一身藏蓝色的沈老爷子,正眉头紧锁的看着自己。

“这就是小少爷养的女人?”沈老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叶玫瑰向一旁的手下问道。

“是,就是她,我已经跟踪少爷很多次了,每次都是来这里,不会错的。”一旁的男人肯定的回答说道。

“很好,把这个勾引小少爷的女人就这样给我扔到大街上。让大家看看她下贱的样子!”沈老爷子冷冷的吩咐说道。

叶玫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个男人架着拖了出去,扔到了小区前的繁华大街上,甚至都忘了反抗。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每个人都一脸探究的看着这个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薄的几乎透明性感睡衣的女人。

雨越下越大,雨水不停的落在叶玫瑰的身上,薄薄的睡衣此时更是紧紧的贴在身上,仿若透明,四周的路人你来我往,驻足观看,议论纷纷,却因为那两个五大三粗的黑衣保镖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叶玫瑰小心翼翼的蜷起身体,努力的把身体缩的小一点,更小一点,把头紧紧的埋在双膝上,假装自己听不见周围的人的议论。可是好冷啊,深秋的雨落在身上,好冷啊,好吵啊,每个人都在议论自己,这里好可怕啊,为什么沈济白还不来带自己离开?!叶玫瑰的意识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雨水落在身上已经不觉冷,四周人群的声音也渐渐的远去了。

忽然一双黑色的布鞋出现在了叶玫瑰的面前,叶玫瑰努力的想抬起头看清眼前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得力气,沈老爷子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一字一句振的叶玫瑰发懵:“离开沈济白,他不是你这样的女人配的上的!”

话音刚落沈老爷子就带着两个保镖离开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叶玫瑰一眼,叶玫瑰知道,沈老爷子自始至终都是厌恶自己的。

叶玫瑰把手放在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上,一种深深的恐惧忽然包围了她,如果,如果沈老爷子知道自己怀孕了,那他一定不会让自己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这是自己的孩子啊……

想到这里叶玫瑰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离开吧,离家H市,离开沈济白,去另一个地方,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

想到离开,叶玫瑰的目光落在落在了梳妆台的首饰盒上,萌生了一丝的希望,虽然沈济白从来不在这里留宿,更不会带自己出席什么场合,见什么朋友,甚至每次做完床上运动洗个澡就会离开,可是对自己一向出手很大方,每年都会送自己一些价值不菲的首饰。

叶玫瑰打开首饰盒,首饰盒的第一层放着整整十枚戒指。

第一枚只是一枚光面的很普通的素银戒指,在戒指的背面刻着一个白字。这是十八岁,沈济白在酒吧用十万买下自己初夜后扔给自己的。

第二枚是一颗很小很小的碎钻白金戒指,钻石很小,那时候的自己已经被沈济白包养整整一年了,有一次在街上看到男孩儿举着钻戒向女孩告白,自己便站在人群中傻傻的看着,半天迈不开步子,半个月后就收到了这样的一小枚钻戒。

第三枚,是一枚一克拉的钻戒。

而后的第四枚,第五枚,第六枚……每一次的都比上一次大,款式越来越新颖,价格也越来越贵。唯一不同的是沈济白来自己这里的次数越来越少,叶玫瑰的眸子暗了下来,又打开了首饰盒下面的几层,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项链,手镯,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叶玫瑰一件一件的欣赏着盒子里的首饰。如果,把这些都买了,能换很多钱吧,想到这里叶玫瑰似乎也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大跳,连忙将首饰一股脑的放进了首饰盒,可是脑海中的偷偷离开想法却越发的根深蒂固,

沈济白很快就要和宋雅望结婚了,自己的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不过是一个永远见不得光的私生子罢了,自己可以做一个一辈子都见不得光的情人,可是孩子始终是无辜的。

叶玫瑰平复了心情,一本正经的考虑到,沈济白和宋雅望的婚礼虽然还有半个月才会举行,但是依着沈济白的个性,应该不会来自己这里,第一,是为了筹备婚礼,第二,沈济白一向都不是个喜欢节外生枝的人。而自己也刚好可以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来安排好自己的逃跑计划。

沈济白的副卡在自己这里,自己可以每天对副卡进行小额的套现沈济白既不会起疑心,自己也有了一些闲钱,还有这一盒的首饰,一定要等自己安排好了离开的路线再出手,到时候等首饰重新回到沈济白手里的时候,自己已经不在H市了,离开的时间就选在沈济白结婚的当天,那天沈济白一定很忙,一定没有时间来管自己的。

叶玫瑰在心里将计划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觉得万无一失后就想关灯休息,可是想起肚子里的小宝宝,于是决定好好的给自己补充营养,叶玫瑰强打着精神给自己做了一顿晚餐,吃完后才回到床上去休息。

关上灯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叶玫瑰的紧绷的精神经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认真的感受着,肚子里的到底是个小男孩还是个小女孩呢?不知道是不是很聪明,还是很调皮呢?这个孩子生下来到底是更像自己一些还是更像沈济白呢?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以后会不会受别人欺负呢?

叶玫瑰一个人躺在大床上胡思乱想,没一会儿睡意便悄悄的醒来,叶玫瑰也慢慢的睡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