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大人霸道索爱

总裁大人霸道索爱

淡看浮华三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安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结果自从遇见顾枭寒之后这个愿望的就成为了梦想,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她的克星!白安一直努力躲避顾枭寒,她不想要与这个人有太多的纠缠,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个人不仅仅闯入了她的生活,还成为了她生活的重心,既然如此她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主角:白安,顾枭寒   更新:2022-07-15 23: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安,顾枭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大人霸道索爱》,由网络作家“淡看浮华三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安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结果自从遇见顾枭寒之后这个愿望的就成为了梦想,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她的克星!白安一直努力躲避顾枭寒,她不想要与这个人有太多的纠缠,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个人不仅仅闯入了她的生活,还成为了她生活的重心,既然如此她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总裁大人霸道索爱》精彩片段

夜雨倾盆,急促的奔跑声。

仓皇逃窜的少女躲进小巷,裙角破碎,花容失色,小脸惨白如纸。

慌乱中跑掉了一只高跟鞋,少女狠狠地崴了下脚,跌进泥泞。

追上来的人堵住她的去路:“顾溪清你能跑哪儿去?”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顾溪清惊恐地往后蜷缩着身子,颤抖地发问。

“我们是谁?等老子快活完了,再大发善心告诉你!”

顾溪清抓起脚上另一只鞋子砸出去,手无缚鸡之力的顾家大小姐,打人都不疼。

只能惹得行凶的恶人更兴奋,握着鞋子笑容猥琐地就凑上来:“咱们也开开荤,尝尝这豪门千金是什么滋味……”

“嘶啦——”一声裂帛响,顾溪清身上那单薄的纱质薄裙就被扯碎,露出光洁的大腿。

“我哥哥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走开啊!“顾溪清挥舞着双手,徒劳无功地挣扎。

随着上衣也被撕了一道口子,顾溪清绝望地闭上眼睛,抱紧身子,哭喊着救命。

……

“呀呀呀,欺负女孩子,丢不丢人?”

不远处传来一个慵懒散慢的迷人嗓音。

在这茫茫夜雨里,那声音像是穿透了夜色与雨色,清晰分明,就在耳侧。

沙漠色的马丁靴踩踏着积水雨坑,一步一响走来,溅开的水花散在半空,又缓缓坠落。

浅蓝色的牛仔裤,修长笔直的腿横扫,踢翻对女孩子上下其手的恶人。

救世的天神,带着温暖又坚定的光,柔和地笼罩在顾溪清身上。

顾溪清猛地睁开眼,还带着体温的外套盖在她身上,一张清俊绝秀,五官精致得如同瓷雕玉塑的脸映入她眼中。

帽檐压得低的精致少年,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挑唇轻笑,笑得孟浪。

“白安哥哥!”

顾清溪“哇”的一声哭出来,紧紧抓住此刻如同降世天神一般的白安的手臂,眼泪一涌而出。

白安转了转嘴里的棒棒糖,低眸看着狼狈不堪的顾清溪。

笑得幸灾乐祸:“大小姐,你就等着被你哥削掉一层皮吧!”

“哪里来的小白脸,找死!”

追堵顾溪清的流氓见白安身形削瘦,像是风一吹就倒,不把他当回事,挥着拳头就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

“白安哥哥,小心!”顾溪清急得大喊。

“闭眼,不许看,乖。”白安对顾溪清说。

白安的声音像是有魔力,顾溪清顺从地闭上眼睛,闭得紧紧的。

白安满意地笑着拍了拍她被污水泼得脏兮兮的头顶,眼眸一狠,像是出了鞘的刃泛着冷光。

压了压头上的棒球帽,松开两粒扣得过于严实的衬衣纽扣,白安白皙如牛奶的肌肤微微泄露。

一记倒勾拳重击在对面来人的下颌,打得对方眼冒金星,摇晃半天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啧啧,就这身手,还好意思当流氓呢。”

白安揉了揉手腕,被帽子挡住脸,只看得见唇角挑着的懒洋洋的残酷薄笑:“拿出你们欺负女孩子的本事来啊!”

“杂碎们!”

被激怒的歹徒提着手中的钢棍木棒就冲着围上来:“你找死!”


狭窄的巷子里,白安与他们缠斗在一起。

虽是以少打多,但白安居然稳稳地占据着上风,灵动矫健的身躯像是暗夜里的猫,优雅又致命。

的确如外人传说的那样,白安的战斗力跟她的体形完全不相符,活脱脱的SSS级暴力野兽,拳拳到肉,不废也残。

顾溪清真的乖乖地闭着眼睛,抱着衣服躲到一侧。

从白安的衣服里摸到了手机,背对着混战的战场,颤抖的手指半天解不了锁。

白安忙里抽空,伸了手指过来,解开手机,又戳了一下顾溪清的额头,笑骂:“不听话。”

转身又杀入缠斗。

顾溪清输入了一串电话号码。

结果屏幕上跳出来的联系人“大魔王”让她吃了一惊。

自家哥哥在白安这里的形象,好像很是不光辉不友好啊……

当一切结束,两人站在顾宅前,顾溪清打了个喷嚏:“啊啾!”

“白安哥哥,我今天能去你家睡吗?要不你在外面给我开个酒店也行!”

顾溪清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白安。

白安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做梦呢?

“你想死,我还想多活几天。”白安说,拐着顾大总裁的妹子去开房,白安她想怎么死?

“小姐,有什么事,进屋说吧。”老管家讪笑着出来打招呼,再不进去,里面那位,估计真的能把这宅子冻得碎裂开来了。

“王伯,我哥……“顾溪清小心翼翼,充满希冀地问。

王伯遗憾地摇摇头,表示并没有什么好消息。

“白助理也一起进去吧,顾先生在等着。”

白安咽了咽口水,在外面打架打得风声水起,龙虎生威的野猫,遇到顾枭寒这样的终极BOSS大魔王,也要怂上三分。

顾枭寒交叠着一双长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看,身形手指都修长。

这个让整个京市的女人都为之疯狂的男人有他的独到之处,他冷酷高贵得像是古老城堡里的暗夜爵士。

金丝边儿眼镜一戴,就是画报里走出来的斯文类败,高冷禁欲范。

整个顾宅静得连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哥……”站得腿有点发麻的顾溪清嗫嚅着出声。

顾枭寒没理她,只将手里的文件递给候在一侧的特助林山:“安排好了?”

林山点头,看了顾溪清一眼,连忙回话:“都安排下去了,明天不管大小报刊还是网上的营销号,都不会有关于小姐这件事的报道和风声,行凶的人……也安排好了。”

估计不会是什么好安排,白安舌尖翻动着口腔里的糖渣子,暗暗地想。

顾溪清眸子一亮,跳过去黏在顾枭寒身上,软软乎乎地撒娇:“哥你不生气了?唉哟我知道错了,我不该自己跑去见那个电视剧导演的,我知道错了嘛。”

顾枭寒却只是拉过抱枕塞进她怀里,让她暖和点,没说话。

转头望向白安。

白安背一挺,咽下了嘴里最后那点糖汁儿,等着不讲道理不分是非的大魔王发难。

“为什么迟到?”果不其然。

“作为安保人员,从您吩咐我去救……去找大小姐,到我把大小姐带回来,整个过程我只用了三十七分钟,这其中还包括我教训了对小姐意图不轨的人,我不觉得我……迟到了。”

白安为自己辩解,她可不乐意背黑锅。

“她受伤了。”

顾枭寒一句话判了白安死刑,这京市有头有脸的人谁不知道顾枭寒是个死妹控,控到过份那种?

“不关白安哥哥的事啦,哥,真的要感谢白安哥哥的,要不是他今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他真的……”顾溪清连忙解释。

“住口。”顾枭寒毫无温度的话止住了顾溪清的求情。

顾溪清也知道是自己不对,没立场说话,怂得也不敢出声,只是焦急不安地望着神色自若的白安。

“我要的是你把她平安无事地带回来,这样,叫平安无事?”顾枭寒看了一眼顾溪清膝盖上因为跌倒留下的擦伤,眼底有些心疼。

这可是他捧着手心里宝贝着长大的妹妹,竟然有人敢让她受伤?

白安心口漫过一缕若有似无的刺痛。

有家人真好,可以有人无底线无理由地宠溺偏爱。

白安笑了笑:“是我的失职。”

“不关你的事!”顾溪清跳起来,挡在白安身前,一双眸子噙着愤怒,瞪着顾枭寒。

“哥你讲不讲道理啦,白安哥哥也受伤了好吗?那么多人打他一个人,他又不是铁做的!明明是我的错,是我不听话非要一个人去逞强,你干嘛怪别人!你怎么老是这么不讲道理,难怪别人都叫你大魔王!”

顾枭寒的眼神一顿。

他也,受伤了吗?


京市的人都知道,顾氏财团的总裁顾枭寒是个严苛到变态的人,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七,却常年不苟言笑,冷若冰霜,如个死人。

唯独对他那个妹妹却百般宠溺,捧在心尖尖儿上。

按说,这年头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不会允许自家孩子踏足娱乐圈,更不要提这京中第一名门的顾家了。

顾溪清当年为了进娱乐圈当大明星跟她爹妈闹,跟她哥闹,闹到最后都要离家出走了。

顾枭寒这才没办法,特意成立了一个娱乐公司,专门供着这位大小姐一个人。

娱乐圈里鱼龙混杂,流言纷飞,个个都说顾溪清是强捧不红的典型案例,还说她要不是有她哥哥做靠山,早就沦为一百八十线开外了。

但顾家的人大概都有点儿倔性,顾溪清跟他哥一样不信邪,非要摆脱这种说法,靠自己闯出一片天来。

听说有个大制作的电视剧正在筹备挑演员,她瞒着她哥自己一个人跑去面试,半道就让人截了,险些出了天大的乱子。

要不是顾枭寒收到风声,急忙让白安去救人,后果不堪设想。

顾枭寒一阵后怕,满肚子的火气却没法儿对他妹妹撒,只能憋着,憋得脸色都青白,恨不得见着个人就吊起来打一顿泄火。

但就算如此,他也能保持着表面上的不动如山,沉稳如岳。

可白安那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样子却是往他火上浇油,不客气的话直往白安身上砸。

却没想过,原来这个打遍京市无敌手的削瘦少年,也会受伤。

不知道顾枭寒在想些什么,屋子里的人都不敢作声,只有白安无畏大胆地平视着顾枭寒的眼睛,看他的眼神明灭不定,细微挣扎。

白安的眼神太懒散了,懒散得好像对什么都不太上心,戏耍人间不在意,刀口舔血无所谓,顾枭寒看不透白安心底的软肋到底是什么。

而自他掌事顾氏以来,几乎没有他看不透的人,白安是第一个。

“办事不力,停职一周。”顾枭寒最后说。

特助林山和顾溪清都长出了一口气,对顾枭寒来说,这样的惩罚,大概是他能给出的最轻的了。

白安挑挑眉,弯着眼睛笑:“好的。”

从顾宅里出来的时候,林山也在,从辈份上来说,林山是白安的上司,虽然他老是絮絮叨叨,磨磨叽叽个没完,但他对下属的关心和用心是毋庸置疑的。

“别往心里去啊,小白,你也知道顾总的脾气。”

“没往心里去,我要往心里去,我早让他气死了。”白安剥了个棒棒糖叼进嘴里,笑得满不在乎。

“你说说你,你这来公司才两个月,你惹顾先生发多少次火了,不说远的,就上次吧,顾先生处罚策划部,你在一边儿翻什么白眼,害得自己也被牵连!”

“那是他不讲道理,策划部的小姑娘小伙儿们通宵熬夜一个月做出来的方案,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他没个好话就算了,在那儿一句垃圾就全盘否决了所有人的努力,什么玩意儿。”白安不客气地又给了一个白眼。

“你是个做安保的,是个保镖,做好你份内的事儿就行了!”林山苦口婆心。

“那保护他妹妹,算是我的份内之事吗?”白安怼回去。

“你这臭小子!”林山拍了一下白安后脑勺:“多少人想来保护顾小姐还谋不到这好差事呢,要不是顾先生信任你,能让你去救顾小姐?”

林山想教训教训白安,告诉他这职场的潜规则,可一看他后腰处淌下来的暗红色的血,又狠不下心了,毕竟白安也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小兔崽子。

只能叹声气:“行了,停职一周也有好处,你正好养养伤,我去财务部帮你求求情,只扣你奖金不扣你工资,别闹腾了啊,懂点事儿!”

“谢了林哥。”白安拍了拍林山的肩,两人分开,各自回家。

站在二楼阳台上看着两人各自分开的顾枭寒,接过管家王伯递来的温水,莫名说了一句:“联系魏医生。”

“顾先生哪里不舒服吗?”

“给他……们用。”

顾枭寒喝了一口水,没具体指明是谁,但王伯脸上却全是惊讶,给他们用?

他们是指,大小姐和白安?

王伯像是明白了顾枭寒那对白安停职一周处罚的真正用意,张了张嘴唇不敢说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