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尊上夫人不好惹

尊上夫人不好惹

苏碧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一场穿越凤倾月来到了古代,只是没想到原主之前虽然是凤家的小姐,但是却因为性格懦弱,备受家里人欺负,既然这些人对她如此无情,那么就别怪她狠心!凤倾月决心教训那些欺负她的人,结果收拾了这些麻烦之后,夜司焱这个人竟然找上门说要娶她,这个人是谁,凭什么笃定她会答应这门婚事?

主角:凤倾月,夜司焱   更新:2022-07-15 23: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倾月,夜司焱 的女频言情小说《尊上夫人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苏碧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一场穿越凤倾月来到了古代,只是没想到原主之前虽然是凤家的小姐,但是却因为性格懦弱,备受家里人欺负,既然这些人对她如此无情,那么就别怪她狠心!凤倾月决心教训那些欺负她的人,结果收拾了这些麻烦之后,夜司焱这个人竟然找上门说要娶她,这个人是谁,凭什么笃定她会答应这门婚事?

《尊上夫人不好惹》精彩片段

“今日是我生辰,承蒙大家赏脸来参加此次赏光大会,我也特意准备了几头有趣的畜生,供大家解闷取乐……来人,将笼子上的布掀开。”

黑布忽然被掀开,一个瘦小的女人瑟瑟缩在笼子里,浑身布满伤痕。

“这不是凤家的嫡女么?怎么会在兽笼里?”

“还嫡女呢?她外家洛氏,满门不知所踪,她那个没用的娘也是个短命鬼,在洛家过得连牲口都不如,说是畜生,也不为过。”

凤倾月蜷在笼子角落,浑身的伤痛已经让她无处挪动,她被关在这笼子里已经三天了,整整三天,滴水未进。

许久,她才有力气冲不远处高装华服的女人颤声道:“凤辰月,你,到底想做什么!马上把我放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

凤辰月故作疑惑道:“畜生,自然是要和畜生关在一处的,不呆在这里,你还想待在什么地方?”

这话顿时引来一阵哄笑,那些公子贵女们眼神挑衅的看着凤倾月,让她苍白的脸瞬间因为愤怒红了起来。

她扑上前想打开笼子,站在凤辰月旁边的丫鬟却拿起皮鞭狠狠抽在了笼子上:“你这头畜生,难不成还敢跑不成!大小姐让你待在里面,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

凤倾月的手被鞭子打了个正着,疼得瞬间冒出了泪。

凤辰月满意的看着她羞愤的脸,扯了扯唇淡淡开口:“好了,现在大家也看过这畜生了,我们就直接揭晓今天的乐子吧。”

还有乐子?

客人们本以为凤辰月不过是想像之前一样戏弄凤倾月,听她这么说,顿时起了兴致:“凤小姐准备了什么?”

凤辰月轻轻拍了拍手掌:“带上来吧。”

几个家仆很快抬上来另一个被黑布罩起来的笼子,众人正狐疑那是什么,黑布揭开,便听见一阵嚎叫。

三匹凶戾的狼正在笼子里,虎视眈眈的瞪着众人。

“大家都看过斗兽吧,这三匹狼,是我家前段时间刚抓回来的,不如就让凤倾月这畜生表演个斗兽好了。”

凤辰月戏谑的看向笼子里的凤倾月:“把她扔进去。”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我!那是狼啊!”

凤倾月看见那三头狼,头脑瞬间空白,却被家丁粗暴的拽出来扔进笼中。

那三头狼用绿幽幽的眸子看着她,一步步朝她逼近。

笼门外是凤辰月戏谑的笑声。

“这凤倾月也真是丢尽了凤家的脸,将她和狼关在一处,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得进狼腹之中吧?”

腥臭的嘴朝着她脖颈张开,凤倾月手足并用的扑向笼门,小腿却被狠狠咬住。

疼痛瞬间让她昏厥过去。

凭什么,凭什么要被人这样欺负!

凤倾月怨毒的看一眼凤辰月,意识逐渐模糊。

……

“该不会这就吓晕过去了吧?”

小腿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凤倾月竭力睁开眼,竟看见一匹狼冲着自己脖颈咬过来!

怎么回事?她不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中枪了吗?

凤倾月来不及多想,眼神一冷,下意识死死掐住那头狼的脖颈,看着另一头狼正撕咬自己的小腿,忍着疼狠狠将它踹开。

两头狼发出渗人的呜咽。

“咦,这贱人居然醒过来了,还能反抗狼?”

凤倾月刚将狼掀翻,还没来得及思索是个什么情况,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议论。

脑海中忽然出现一连串分明陌生却像是经历过一般的记忆。

她按着眉心恍惚一瞬,眼神逐渐幽冷了下去。

自己一个末世特种部队的医疗兵,竟然会穿越到了一个名为陵川大陆的古怪地方,成了这凤家任人欺压的嫡女!

因着原主母亲早逝,外家洛氏又离奇覆灭,她从小便被养在恶毒继母膝下,完全无人看护,吃住都在猪圈里,过得连畜生都不如!

今天更是被妹妹凤辰月关进兽笼,为了取乐一众宾客,要她一个弱女子和三匹狼搏斗!

凤倾月环顾四周,看着那些人脸上全无怜悯和尊重,眼神寸寸变冷,直直锁在最中间的凤辰月身上。

“哟,这卑贱的东西还敢瞪我?”

凤辰月对上凤倾月凌厉渗人的眼神,反而戏谑的勾了勾唇:“给我打瞎她的眼睛,让这几条畜生好好陪她玩玩,要是她斗得过狼便放了,若这条贱命折在这,也是她跟她那卑贱的母亲一样命薄!”

守在一旁的护卫点头,手中暗器直直朝着凤倾月面门甩去。

就地一滚避开那暗器和其余几只狼的偷袭,干脆利落的扼住那头狼下颌,狠狠往下一掰。

骨节活动的渗人声音响起,那头狼的下颌竟被生生卸下。

“天,这凤家的废物嫡女,竟能徒手搏狼!”

笼门外,一众公子贵女倒吸一口凉气,目光惊疑的盯着凤倾月的动作,眼中已经有了些忌惮。

凤辰月瞬间皱起了眉。

渗人的兽吼响起,让笼外看热闹的贵女们一阵胆寒,凤倾月却还不罢休,掰开头狼恶臭的口腔,生生将头狼撕成了两半。

原本在后面虎视眈眈的三头狼再不敢动作,只缩在角落暗中窥视着凤倾月。

“果然是物随主人样,这几条畜生,和他们主子一样无用。”

凤倾月随手将狼尸扔开,站在笼中和凤辰月对视:“让他们陪我玩还不太够,不如,你来?”

凤辰月脸色一变,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能生撕恶狼。

“你这丑八怪倒是命硬……”

凤辰月端着茶杯的手几不可查的颤了颤:“算了,把她放出来,让诸位贵客好好欣赏欣赏,原以为她比畜生还不如,现下看来,不过就比畜生强一点而已。”

她挥了挥手,便有一个小丫头上前打开了闸门。

凤倾月冷冷看她一眼走向笼门,那开门的小丫头却一脚朝着她膝弯踹去.

“磨叽什么,肮脏的畜生,又臭又脏!大小姐开恩放你出来,你就麻利点滚出来!”

凤倾月蓦地冷笑,侧身轻巧避开,而后一脚将那狗仗人势的小丫头踹倒在地,重重一脚将她的脸踩在沾满粪便的稻草上。

“我出来了,这三头畜生该有多寂寞,看你这伶牙俐齿的模样便很有意思,不若你去陪他们?”

她用脚尖碾着丫鬟的脸,看着她颤抖惊惧的目光,一脚踩断了她的膝盖将她扔到那三头狼面前,而后点足轻掠闪身出笼,飞速关上了笼门。

凤辰月目光一寒:“凤倾月!你这畜生好大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凤倾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我这嫡姐是畜生,那你这继室所出的冒牌货大小姐算是什么卑贱货色?”

“大,大小姐救救奴婢!”

那三匹狼看着那吓得屁滚尿流,头也不回的扑向门笼的丫鬟,毫不犹豫的朝她扑过去。

不过片刻,便将她撕咬得血肉模糊,了无生息。


“你,你……”

凤辰月见状,瞳孔一阵猛颤,险些端不住手中精致的温玉茶杯。

旁边的宾客们议论纷纷:“这个凤家的废物倒还是有几分狠劲的,竟然能将狼生生撕了?”

“看样子,还真有乐子瞧了,原以为她是个软骨头,随便凤辰月拿捏,想不到……”

那些议论声让凤辰月的面色显而易见的难看起来,怨毒的目光落在凤倾月身上,恨不得将她活撕了。

“凤倾月,你倒是好得很……”

她咬着牙关一字一顿开口:“想跟我玩是吧?那咱们就好好玩玩!”

旁边的贵女公子们逐渐安静下来,看着姐妹俩针锋相对的模样,眼神都变得有些玩味,明显等着看好戏。

凤辰月冷冷开口:“诸位,只看这畜生混闹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咱们投壶射箭取乐……反正有这现成的活物当靶子!”

凤辰月抬手指向凤倾月,语气冷得渗人:“射中四肢,可得三等彩,中躯干,得二等彩,中头胸,得一等彩!彩头我会取我凤家特制的极品丹药,样样都会是珍品!”

“倒是有趣,那便快拿弓来吧!”

“我刚刚瞧着这畜生身手好得很,万一跑出去了可怎么射?”

“那便打断这废物畜生一条腿,不就好射了么?”

凤辰月看着面色冷凝的凤倾月,冷笑着冲着护卫们厉声开口:“愣着干什么,打断这贱种一条腿!”

“那你便试试。”

凤倾月看着足有孩子头颅大的拳头直直砸向她面门,却纹丝不动,反倒迎上前攥住那人手腕,狠狠往后一拗。

骨节碎裂的咔哒声响起,大汉捂着手腕嘶声惨叫,让一众贵女和凤辰月看得心里一惊。

这真是那个往日软弱好欺的废物凤倾月?

凤倾月没给另一个护卫反应时间,直接一记肘击跟那人缠斗在一处。

“这么喜欢狼,就去跟他们作伴。”

她干脆利落的将那护卫手臂拧住,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在地上,而后重重一脚将他踹进兽笼,送到了狼的嘴边。

凤倾月捡起先前那护卫扔过来的暗器,朝着凤辰月冷然一笑:“好玩么妹妹?躲在别人身后当乌龟算什么本事?不如自己下来玩玩?”

凤辰月胸口气得起起伏伏,咬牙切齿冲着护卫道:“拿我的连弩来!”

一名护卫赶忙将连弩捧到她面前,凤辰月将连弩对准凤倾月,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这玩意,不就是简化版的枪?

凤倾月眯眼,不动声色一扬手,黑色飞镖稳稳堵住了枪口。

“怎么回事!?”

凤辰月眼看按了几次,手里那连弩都毫无反应,气急败坏的甩了甩连弩,却没想到黑色飞镖忽然松动,里面的银针倏然飞出,直直刺进一位贵女的眼珠。

“啊!”

凄厉的惨叫蓦地响起,那身穿红衣的贵女捂着眼睛,指缝渗出殷红的血:“我看不见了!凤辰月!你该死!你对本小姐做了什么!”

“天哪!宋家小姐瞎了一只眼……”

“宋小姐是以瞳术入武的,眼下左眼废了,宋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啊。”

“咱们魅谷城中,宋家也算是一等的武道世家,比起凤家有过之而无不及,宋璃是嫡女,又是这一代天赋最佳的,凤辰月怕是要有麻烦了……”

那些议论声传进凤倾月耳中,却让她讥讽的勾起了唇:“噢,原来是宋小姐,先前我这没用的妹妹喊着要用活靶子狩猎时,不就数你叫得最欢嘛?可曾想过自己的眼睛成了靶子?”

这嘲讽意味十足的话,更加激怒了宋家小姐。

“凤辰月!你赔我的眼睛!你毁了我,我也要你血债血偿!”

她捂着眼睛起身直直朝着凤辰月扑过去,旁边的人也不敢阻拦,任由她逼到凤辰月面前,扬手就是一耳光扇到凤辰月脸上,又表情狰狞的要挖掉凤辰月的眼珠。

“来人!来人!救我!”

凤辰月本就是个纸老虎,眼下见这位贵女发难,登时间慌了手脚。

“宋璃!此事不能怪我,我是想射凤倾月的!是,是她做了手脚我才会误伤到你!”

“好一个误伤啊?”

凤倾月不等宋璃开口,便反唇相讥:“你是眼瞎,还是没手?刚刚口口声声说我不过是个畜生废物,我哪有能耐让你误伤宋小姐?”

“我看凤家有你这种畜生,才算是家门不幸,倒了八辈子霉!”

“凤倾月!你站住!你这贱人……”

凤辰月被那宋小姐揪着头发,看着凤倾月走向门口,语气越发怨毒,后者却完全无视了她,拍拍衣袖扬长而去。

才出凤家大门,凤倾月便感应到一股熟悉的力量。

这好像是……

她眼神瞬间一暗,站在原地细细感应一阵,终于确定那就是末世时维持基地运转的神秘宝物,魅灵珠!

据说那神秘的珠子共有七颗,传闻集齐后便能让人穿越时空,这陵川大陆有魅灵珠,是不是代表着她有回去的希望?

凤倾月再不敢耽搁,直接朝着自己感应的位置赶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她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在魅谷城外的乱葬岗中。

乌鸦的叫声听上去格外渗人,夜凤吹得地上的树叶嘎吱作响,四周似乎寥无人烟。

凤倾月感应着魅灵珠走向乱葬岗深处,脚步却忽然一顿。

“阁下功夫不错,想必也是个角色,何必藏头露尾?”

四周仍旧一片寂静,好似先前只是她的错觉。

凤倾月冷笑:“阁下难不成要我请你现身?”

“果真有趣。”

男人脸上覆着银色的面具,噙着笑自树后走出:“你和从前一样,还是这般敏锐。”

从前?

凤倾月一阵错愕,看着面前银面遮脸的男子,回忆原主的记忆,却没半点印象。

她微微皱眉,目光有些警惕:“我不记得自己见过阁下。”

男人菲薄的唇扬起一个暧昧的弧度,一步步朝她靠近:“你不记得,也没关系,只要我记得就好。”

“你想做什么?”

凤倾月瞬间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却没想到才一个照面,就被男人扼住手腕动弹不得。

他身上的龙涎香熟悉得让凤倾月一阵恍惚,回过神时,竟已经被他圈在怀中。

“别闹,我若对你有恶意,老早就下手了。”

他不紧不慢的单手箍住凤倾月,黝黑的眸子炽热深邃:“可不是每个人都如我这般,待你斯文有礼,一个女孩子家家,大半夜穿成这样在外面闲逛,也不怕遇见歹人?”

凤倾月气笑了,用尽全力想挣开他的手:“阁下也叫斯文有礼?”

男人轻笑,目光顺着她的脸一路下移:“阿月,本尊自问这么久以来,对你已经足够克己复礼,简直称得上柳下惠了。”


凤倾月这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衣裳几乎碎得和烂布条没甚区别,堪堪能挡住关键部位,大腿和腰肢几乎尽数裸露在外。

“无耻!”

她只觉得男人的目光像是要将身上仅存的几片衣物都扒光一般,脸上瞬间泛起羞怒,紧拳便朝着对方击去。

银面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炸毛,纵是凤倾月凌厉的拳凤已经直逼他面门,他却也不急,只是闪身避开,抬手捉住那粉拳。

“阿月,本尊不想伤着你,乖一点,不然弄疼了你,可别像以前一样哭鼻子。”

“呸!你才哭鼻子!我根本不认得你!”

凤倾月险些被他扯进怀中,脸色更加难看,下手越发凌厉,变拳成爪便要扣向他的脖颈。

“又不乖了。”

男人弯了弯唇角:“我等了你那么久,久到自己都快忘了时间,你便是这般对我的?实在是薄情呢。”

哪来的神经病!原主压根不认得这人!

凤倾月被他这态度激怒,出手越发下了狠手,夜司焱不好伤她,只能想法子将她逼退,却不曾想刚击中她胸口,手中却传来“刺啦”一声响——

凤倾月觉得胸口一凉,再看面前的男人扯着块碎布条愣在原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贼子敢尔!

她捂着胸口,狠狠一记鞭腿踹中男人腿间:“你该死!”

她的脚踝被男人捏住,而后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别闹了,再闹下去,你除了春光乍泄,还能有什么结果?”

他的手指慢慢挑起她下颌,眸子专注的看着她:“乖阿月,你会想起来我是谁的,你要的那件东西,现在可还不能给你,等时机合适,自会给你。”

凤倾月暗暗心惊,嘴唇已经咬得煞白。

她已经拼尽全力,可男人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制住她,似乎还知道她所为何来?

“你到底是谁……”

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开口:“我技不如人,阁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若要羞辱我,我拼了命也要咬下你一块肉!”

“你也不是没咬过我。”

男人粗粝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唇:“我是夜司焱,这一次,你一定要记住我。”

夜司焱……

凤倾月忽然觉得眉心一阵惊跳,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的要钻出来。

男人将外衫脱下裹在她身上,声音温柔至极:“阿月,我很快就光明正大来寻你,再也不和你分开。”

不等凤倾月回过神,那道身影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似乎从没来过。

夜司焱……到底是谁?

凤倾月攥着那件外衣,总觉得胸腔有些发闷。

她支撑着自己起身,头部却忽然一疼,一股腥甜的血气涌上喉间。

“居然中了毒?”

她先前一直没来得及检查原主的身体,现下一探那脉象,脸色登时阴沉。

虽是不至于立刻害人性命的慢性毒药,长期下来,中毒的人却会慢慢变得痴傻,原主身世已经那样凄惨,谁会下手害她?

凤倾月一面朝着凤家折返,一面回忆着原主的记忆,竟发现有一段回忆格外模糊,怎么也想不起来。

只隐约记得,原主似乎在府中的藏书楼看见过什么东西……

而另一头,距离魅谷城万里之遥的天幽阁中,盘坐榻上的俊美男人终于睁开双眼。

他脸上的银色面具闪着璀璨的寒光,分明只是静坐在那里,身上的压迫感却让人不敢直视。

“尊上……夫人真的回来了吗?”

一片静候的黑衣人见状,慌忙端着一杯茶迎了上去。

夜司焱摊开手,掌心碧绿色的魅灵珠闪着诡异的光。

“回来了,可她又不记得我了。”

男人将珠子收好,语气漠然无温:“已经九世了,若是她再想不起来,我便再也不能将她的魂召回来了。”

黑衣人垂眸,听出他声音中的寒意,再不敢多话。

“命人赶往魅谷城护着她附身的那位凤小姐,等我的化身能够出关,不得让她出任何岔子。”

许久,夜司焱才轻启薄唇,声音冷得像冰:“天道不愿我同她再续前缘……那本尊便只能破了天道了。”

凤倾月并不知道刚刚同自己缠斗那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缕幽魂,抱着满腔狐疑回到家中时,天色早已经入夜。

原主身上的毒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不找出罪魁祸首,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不知道她被人暗害,会不会和她所见的东西有关?

她正打算进那藏书楼查探一番,不想才进门,却看见一众家丁虎视眈眈等在门口,凤悟心同她继母尹水仙正眼神愤恨的瞪着她。

“不长眼的东西!你还敢回来啊?”

尹水仙冷冷看着她,声音怨毒至极:“可知这次伤了宋家嫡女的眼睛,府中付出了多少代价!咱们的丹房几乎被宋家搬空!还要承诺这一年都免费给宋家提供丹药!”

凤悟心看着她,眼神嫌恶:“你最好老实一点,乖乖跟着我们去宋府负荆请罪,否则……就只能让你吃些皮肉之苦了!”

“要我负荆请罪?同我有何干系?”

凤倾月淡淡开口:“是你女儿手抖眼瞎,我只是个围观的看客,何错之有?自己脑子缺根弦,就把别人也当傻子糊弄?”

凤悟心没想到一向好拿捏的凤倾月竟敢顶罪,脸色顿时阴沉。

“你还敢嘴硬?!若不是你激怒辰月,辰月缘何会闯祸!”

他厉声道:“我懒得同你在这里胡搅蛮缠,你若老老实实去,还能少受皮肉之苦,不听话……我这做父亲的,便只能给你些教训了!”

凤倾月嗤笑一声:“你也配自称我父亲?”

这话彻底激怒了凤悟心。

他气得一张脸煞白,咬着牙恨声道:“来人!给我将这小畜生捉住!先痛打一顿再送去宋家!”

院中那些的家丁听了这话,狞笑着冲着凤倾月高高扬起了棍棒。

【嘭】的一声巨响,凤倾月侧身躲开,而后当胸一脚狠狠将家丁踹倒在地。

不过须臾功夫,那几个大汉便被她打倒在地,死狗一般。

“太废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