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顾湛庭凌思雪小说最新章节

顾湛庭凌思雪小说最新章节

顾湛庭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湛庭不明白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为什么她下车不去医院,反而去拦出租车。他下车,站定在她跟前,“你要干什么?你刚刚吐血昏倒了知道吗?”凌思雪反应寡淡,内心的悲痛几乎要将她淹没。“我没事,只是普通的咳嗽而已。”顾湛庭见她一脸无所谓,心里有点不舒服,“你已经昏倒了,还不去医院,你到底要干什么?”“跟你没关系,你走吧。”

主角:顾湛庭凌思雪   更新:2022-11-14 17: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湛庭凌思雪的其他类型小说《顾湛庭凌思雪小说最新章节》,由网络作家“顾湛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湛庭不明白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为什么她下车不去医院,反而去拦出租车。他下车,站定在她跟前,“你要干什么?你刚刚吐血昏倒了知道吗?”凌思雪反应寡淡,内心的悲痛几乎要将她淹没。“我没事,只是普通的咳嗽而已。”顾湛庭见她一脸无所谓,心里有点不舒服,“你已经昏倒了,还不去医院,你到底要干什么?”“跟你没关系,你走吧。”

《顾湛庭凌思雪小说最新章节》精彩片段

顾湛庭眼疾手快的接住她,冷漠的眸子里此刻有了担忧。

他打横抱起凌思雪,快步走出民政局,将她放到车子上之后,快速开往医院。

然而车子刚在医院门口停下来,凌思雪醒了过来。

她咽下喉间的腥甜味道,脑子空白了几秒,才想起来刚刚那一通电话说了什么。

凌思雪推开车门下车,站在路边拦出租车。

顾湛庭不明白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为什么她下车不去医院,反而去拦出租车。

他下车,站定在她跟前,“你要干什么?你刚刚吐血昏倒了知道吗?”

凌思雪反应寡淡,内心的悲痛几乎要将她淹没。

“我没事,只是普通的咳嗽而已。”

顾湛庭见她一脸无所谓,心里有点不舒服,“你已经昏倒了,还不去医院,你到底要干什么?”

“跟你没关系,你走吧。”

基本上没人对她这么冷淡,还是以前总是讨好她的凌思雪,顾湛庭内心渐渐漫起怒气。

轻笑一声,“身体是你自己的,去不去其实真的跟我没关系。”

说完之后,他转身上车,绝尘而去。

这个时候有一辆出租车停留在凌思雪脚边。

她拉开车门上车,还没坐下,眼泪就掉了下来。

司机启动车子,问她去哪里。

凌思雪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说,“市一院”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启动车子,随口说道,“不管什么事,要坚强。”

陌生人的一句安慰,让凌思雪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脸埋在双手间,无法在说一个字,只有难受窒息的悲痛。

刚刚医院打电话来,说……父亲走了。

怎么会这样呢?她才刚给他安排好一切,刚请了最好的医生,而他却就这么弃她而去。

上天为什么会这么残忍,为什么……

刚刚在顾湛庭的车上醒过来时,她就想大哭出声了,但是她不想在他面前露出丝毫的脆弱。

因为在他眼里,那都是廉价的可怜。

她不需要他可怜的同情,也不希望他知道关于她的任何事,他是高贵的,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

人,何必继续纠缠,就从此山高路远,再无归途吧。

……

医院里,父亲安安静静的躺在太平间,医生说他走的很平静,没有很大的痛苦。

凌思雪跪倒在地,再次痛哭,她父亲一辈子劳苦,怎么会不痛呢?

他只是忍着,不想给人添麻烦。

医生见惯了生死离别,淡淡的说了一句,“节哀顺变。”

然后递过来一个信封,“这是你父亲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

凌思雪哭着接过来,打开来看,里面一张白纸,上面写着。

【思雪,生日快乐。】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凌思雪彻底崩溃,悲痛感漫过全身神经,她哭的抽泣。

她年幼丧母,长这么大都是父亲一个人操心过来的。

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失去亲人的绝望。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父亲站在门口等她回家。

在也不会有人在周末做一桌子菜,笑着对她说一声,“思雪,回来了。”

更没人能够任她扑进怀里,听她说一句,“我没有爸爸了。”

凌思雪头磕在地上,抽泣着。

等医生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



凌思雪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太好,时常遭到别人的嘲笑,从懂事开始就不断感受别人看不起的目光。

后来她嫁给了顾湛庭,顾家表示如果她需要接爸爸过来,可给他安排房子。

可是父亲不愿意过来,他只说只要女儿幸福就行。

结婚六年,每一次节假日回家,都是她一个人,父亲每每问起顾湛庭,她都是笑着说他忙,她

说顾湛庭对她很好,吃穿用的,从来没有亏待过他。

看着父亲布满皱纹的脸带着欣慰的笑容时,凌思雪是心酸的。

顾湛庭的确是在吃穿用上面没有亏待过她。

但也仅此而已了。

而且很多东西也不是他想买给她的,只是他不喜欢看到她浑身上下的穷酸和廉价。

在他眼里,连她的感情都是廉价的,不值得珍视,不值得在乎。

细细想来,这一生,她过的其实挺没意思的。

喜欢一个人,无果,对唯一的父亲也没能好好的尽孝。

倒不如不嫁人,陪着父亲到现在。

“主任,她一直在哭,心情不好,可能会影响求生欲。”

医生看了她一眼,饶是他见惯了生离死别,此时也揪心起来。

叹了口气说,“他父亲刚走,她自己本身又也是绝症,刚刚她跪下的时候口袋里还掉下了离婚

证,想想也够惨的,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什么亲人……能让她暂时有求生欲。”

护士听了她这经历,在看看她昏迷中还在哭,忍不住眼眶也红了。

“你说她离过婚,那应该有孩子吧?都说女人做了母亲之后就格外怕死,或许……”她顿了

顿,“我去外面借个孩子进来陪她说说话,或许有用。”

医生点了点头,“试试吧。”

没多会,护士牵着一个小孩子走了进来,“我看他在走廊里玩,顺便请他帮忙,他答应了。”

其他护士看了眼那孩子,惊叹道,“医院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的小男孩了。”

那小男孩却不理任何人,眼睛盯着手术床上的人,稚气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老成。

“你就让我来陪这位妈妈说话吗?”

小护士蹲下.身,轻声说,“嗯,你可以叫她妈妈吗?她现在很想念自己的孩子,被困在了梦境

里出不来,你能帮帮她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走过去站定在凌思雪跟前。

“妈妈……你别睡了,阿湛好想你,你睁开眼睛看看阿湛好不好?”

无尽的黑暗中忽然闯入一声声稚气的孩子音。

是谁?凌思雪在梦里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他说他叫阿湛,是她的阿湛吗?

是她的孩子吗?她的孩子……

“妈妈,你不要走,别抛下阿湛,阿湛要妈妈。”

是她的孩子,他叫她妈妈……

“有反应了,病人有很强的求生欲,快!”

“小朋友,继续说话,继续跟她说话。”

小男孩眼泪忽然掉了下来,“妈妈……妈妈……”



凌思雪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连脑子都空白的。

此时此刻,什么孩子,什么梦境,都不在她的思考范围,唯一让她挂心的是她父亲的后事。

她掀开被子,打算下床。

“哎呀,你怎么起来了?你现在身体很弱知道吗?”

说着走过来硬是把她给按到了床上,“你还得吊水呢。”

凌思雪推开护士的手,一出声就是哽咽,“我父亲刚刚过世,我得去处理后事,我不想让他凄

凉的在太平间待着。”

护士知道她的遭遇,见她这样了,还要自己亲力亲为,眼眶再度红了。

“你就没有认识的吗?或者你前夫什么的,过来帮帮忙也行……”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不等护士说完,凌思雪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下床直接出了病房。

小护士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来,跟在她身后继续劝说道,“你好歹吊完这瓶水在走,不然你夜里

会疼的受不住的。”

“反正迟早都是要死的,怕什么。”

极度的悲痛,折磨她的病痛,让她绝望又麻木。

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疼痛呢?

现在,任何东西在她眼睛里,都是不值得一提的了。

小护士人很好,不放心她一个人,特地去请了假,帮她一起处理父亲后事,凌思雪拒绝,但是

小护士坚决要陪她一起。

凌思雪最后也就由着她了。

……

另一边,顾园内。

顾湛眨巴着他那双跟凌思雪极像的眼睛,用跟顾湛庭如出一辙的气质,用不符合他年龄的清冷

语气说,“爸爸,我真的看见妈妈了,你能帮我找她吗?”

正吃饭的顾湛庭,抬眸看了他一眼,“我再说一遍,你妈妈不可能躺在手术台上。”

顾湛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像是妥协,“行,就算那不是妈妈,但是我好不容易回国,你能让我

见见妈妈吗?”

顾湛庭,“你以后都会生活在这,不必去国外了。”

“为什么?”

“因为,我和你妈妈离婚了。”

离婚两个字让顾湛愣了几秒,冷冷的说,“爸爸,你和妈妈离婚,是你和妈妈的事情,跟我没

多大关系,我是她的儿子,她是我妈妈,我想见她。”

关于见母亲这个话题,父子两之间争吵过无数次。

但是每一次,顾湛庭都没有妥协过,坚决不准他见母亲,这一次顾湛也没抱多大希望,他暗暗

的希望自己快点长大,这样他就有独立自主的能力,能够见到自己的母亲。

然而就在放弃的时候,顾湛庭的声音却响起来。

“你很想见她?”



顾湛无语的说,“我当然想见我妈妈,如果是你,你难道不想见自己母亲吗?”

多年的相处,顾湛多少了解些自己父亲的脾气,他软下语气,“爸爸,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妈

妈好不好……”

顾湛庭盯着自己儿子看了几秒。

那双眼睛跟凌思雪一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想到凌思雪,他的心头忽然飘起一抹莫名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须臾,他淡淡的说,“我需要先问问她有没有时间,等会我问问。”

顾湛十分开心,“真的吗?谢谢爸爸。”

顾湛庭很少见到自己儿子这么开心,是真的开心,眼角眉梢都在笑。

看在眼里,他的心似乎也暖了,不经然笑了起来。

……

吃完饭,洗完澡,顾湛庭坐在书房里,难得的没有在工作。

手机在手里摩挲了半小时,终究是没有打出去电话。

他从来没给她打过电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接他的电话。

好半晌,他忽而笑出声来,他到底爱怕什么?不就是打个电话吗?至于吗?

他正想按键拨打凌思雪的电话,此时却有电话进来,是陈嘉。

“喂,湛庭,睡了吗?”

这个称呼让顾湛庭不太高兴,沉了声音,“注意称呼,陈总监,”

陈嘉笑了,“以前是应该注意,毕竟你是已婚人士,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离婚了,我就有了

追求你的权利,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呀。”

她喜欢顾湛庭,从年少到现在,她以为她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所以她把这份情感掩藏起来,

进顾氏集团,也不过是想天天看到他。

她想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就好,直到她遇到另一个走进她心里的人。

没想到……顾湛庭离婚了。

这对于陈嘉来说是天大的惊喜,他们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她觉得她足以与他相配。

但她这么想,顾湛庭可不这么想。

甚至是听了她的话,更加不悦,“陈总监,我对你没有任何工作以外的情绪,我自认为没给你

留过什么让你误会的幻想。”

这话说的让陈嘉有些难堪。

他对她的确一直清清冷冷,保持分寸,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暖意。

但这并不能打败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要追你。”

顾湛庭轻笑,“大可不必,陈总监,不要让陈顾两家都难堪才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顾湛庭没有任何情面,直接挂了电话。

或许是这个电话让他情绪不好,再度看向手机的时候,多了一分冲动,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拨

了凌思雪的电话出去。

那边铃声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顾湛庭耐着性子又打了一遍。

这次倒是通了,但是传来的声音却不是她的。

“喂,您是?”

凌思雪没存他的电话号码?顾湛庭眉头轻皱,问,“你是谁?凌思雪呢?”



小护士看了眼一直跪在灵前呆呆的凌思雪,轻叹了口气,“我以为她没什么朋友呢,原来还有

人找她呢。”

“她呢?”顾湛庭并不想多听别人的废话,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小护士再度叹气,揪心的说,“她在给她父亲守灵呢,一直哭,真可怜,连个亲朋都没有,你

是谁呀,她朋友吗?”

凌思雪家族几代单传,没什么亲戚叔伯,小护士也是头一次见这么凄冷的葬礼。

守灵两个字,让顾湛庭当场怔住,“你说什么?她给谁守灵?”

小护士被他低冷的嗓音给吓到,磕磕巴巴的说,“给,给她爸呀……她爸爸过世了,你……不

知道吗?”

顾湛庭从未体会过什么是脑子一片空白。

但是现在他感受到了,这一瞬间,他完全停止了思考能力,甚至是有些莫名的乱。

他捏紧了手,让自己这忽如其来的情绪冷静下来。

直接说,“用她微信,给我发个定位。”

小护士目瞪口呆,“你,你是谁?”

顾湛庭眉头蹙的更深了些,他是谁?他是……

他不悦,“我给你发条消息,你直接发定位,懂?”

或许是顾湛庭天生掌控之感太过浓厚,小护士几乎是没有一点招架能力,说了句好。

挂了电话之后,顾湛庭给凌思雪的微信随便发了条消息。

小护士也听话的发了定位。

看着手机上的地理位置,是她的老家,这个地方他除了要结婚的时候去拜访过,之后从未踏足

过半步。

每一年过年,他知道她很想他陪着她回家一趟,可是他从来都是当做不知道。

而现在……再度要去的时候,却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忽然间心口闷的莫名,像是有什么堵着,他有些喘不过气。

怎么了?他怎么忽然间会有这种感受?

离婚是她提的,她父亲去世,也不是他造成的,他到底为什么会觉得窒闷?

是因为他连她父亲为什么去世都不知道吗?

他闭上眼睛,捶了捶自己的心口,怎么还像是有针在扎的感觉?

这种情绪困扰的他烦躁,顾湛庭猛的站起身。

来到儿子的房间,以为他已经睡了,没想到他却眨巴着眼睛坐在床上看着他。

“爸爸,你打完电话了吗?妈妈她有时间吗?”

孩子稚嫩的嗓音,天真无邪,似乎与什么形成极致反差。

顾湛庭喉咙滚动,默默的走过来,拿过一边的衣服给顾湛穿上,一字一字的说,“爸爸这就带

你去见你妈妈。”

顾湛并不知道即将要见的怎样一种场景,开心的眉开眼笑,“真的吗?我要见我妈妈了,我终

于可以见我妈妈了吗?”



顾湛庭眼眶莫名发热,点了点头,“嗯。”

给他穿好衣服鞋子,顾湛庭牵着顾湛下楼,没有让司机来,他自己开车带着顾湛朝目的地而

去。

繁华的都市渐渐消失在身后,入目的是略显荒凉的高速路段。

顾湛因为太过兴奋,没有一点睡意,眨巴着眼睛盯着车窗外,问道,“妈妈住的很远吗?”

顾湛庭深呼吸,过了几秒说,“阿湛,等会见到的妈妈,会是一个非常难过的妈妈,你要乖乖

的知道吗?”

“难过?为什么会难过?因为她不喜欢我?”

“不是,是妈妈的爸爸去世了,她现在心情会很差,所以你明白吗?”

顾湛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也懂得生离死别的难过,他低下脑袋,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孩子很懂事,顾湛庭很了解他,也就没在多言,静静的开着车。

或许是此刻的顾湛庭没有工作,只一心想去见她,所以最近的事情忽然间就有了逻辑。

怪不得她会忽然跟他借钱,怪不得当时她像是承受着巨大的悲痛,是因为她父亲吗?

而他当时是怎么回她的?

【终于开口要钱了?】

【如果是离婚呢?】

……

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他当时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去讽刺一个女人呢?

从小到大,他一直接受的都是高端教育,从不会跟女人过多的计较,可是对于凌思雪……

脑子里太多太多的片段闪过。

无一不在告诉他,他对于她有多苛刻……

她有什么错,她只是不愿意跟他离婚,顾家跟凌家也的确是有婚约,是他,是顾家的问题,他

却把所有的不甘屈服全部发到了一个女人身上。

也难怪她会选择跟他离婚。

谁会想继续将自己的一生浪费在他身上呢?

理智的思维将一切打通,他能够想通一切,可是却仍旧觉得自己的心口闷的不行。

或许是他的低压感太浓,顾湛都发现了。

他盯着自己爸爸看了一会,说,“爸爸,你是在担心妈妈吗?”

担心?

或许是的吧,毕竟是自己结婚六年的女人,是自己孩子的母亲,她父亲去世了,他这个前夫,

虽然是前夫,但应该去的吧。

顾湛庭的思绪还没理顺。

只听顾湛又问,“爸爸,你爱妈妈吗?”

爱?这个字太重,不太适合他和凌思雪,如果非要说什么来形容他此刻的情绪,那大概是对于

自己女人的恻隐之心吧。

但这个问题却让他莫名不悦,嗓音也沉了下来。

“小孩子,不要学这些爱不爱的,明白吗?”

顾湛撇了撇嘴,没在理会他。

儿子不跟他说话,车子里安静的像是没人,平稳的向前驶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