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三个约定

三个约定

陆承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叫唐薇。我是五年前死在陆承安怀里的。死于胃癌。死之后我遇见神明。神明不相信爱情,他和我打赌,若陆承安在100天内爱上我陌生皮囊下的灵魂,他就给我重生的机会。如果他没爱上我,我就失去轮回转世的资格。当然这场赌约有两个条件: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主角:陆承安唐薇   更新:2022-11-14 18: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承安唐薇的其他类型小说《三个约定》,由网络作家“陆承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叫唐薇。我是五年前死在陆承安怀里的。死于胃癌。死之后我遇见神明。神明不相信爱情,他和我打赌,若陆承安在100天内爱上我陌生皮囊下的灵魂,他就给我重生的机会。如果他没爱上我,我就失去轮回转世的资格。当然这场赌约有两个条件: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三个约定》精彩片段

——我死后,我男友的悲痛打动了神明。

神明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让我用陌生人的脸回到我男友身边。

若他又一次爱上我,我就可以活过来。

可我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有新女朋友了。

我叫唐薇。

我是五年前死在陆承安怀里的。

死于胃癌。

死之后我遇见神明。

神明不相信爱情,他和我打赌,若陆承安在 100 天内爱上我陌生皮囊下的灵魂,他就给我重生的机会。

如果他没爱上我,我就失去轮回转世的资格。

当然这场赌约有两个条件:

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

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

多么严苛的条件。

但为了能回到陆承安的身边,我还是答应了。

当时我沉浸在能和陆承安重逢的喜悦里,没注意到神明垂首无声悲悯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一个人在空无一物的茫茫大雾里熬了五年。

陆承安是我撑下去的唯一的一个信念支柱。

我相信他爱我一如我爱他。

爬我也是要爬到他的身边去的。

我在大荒中熬了五年,然后在五年后重生了。

我重生的身体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叫宋瑶,她死于酗酒。

我附在她身上重生的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在这场生日宴会上,我遇见了陆承安,因为「我」爸爸是他公司的股东。

时隔五年后的重逢。

我想我当时的出场方式一定很隆重,那是一个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场合。

我在璀璨的巨大水晶吊灯下扶着旋转楼梯拾阶而下。

「我」爸爸牵着我的手,将我牵到陆承安的面前,向他介绍我:「承安,这是我的女儿宋瑶,她刚回国,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她了。」

时隔漫漫五年。

陆承安变了很多,眉眼间的轮廓更成熟,静静的站在喧闹的人群中,是经历时间洗礼沉淀下来的另一种风度翩然的气质。

我按耐着久别重逢的喜悦,直视他的眼睛,尽量表现的端庄稳重,我望着他含蓄的微笑,然后朝他伸出手,一字一句认真的对他说:「陆承安,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宋瑶,你未来的女朋友。」

我知道一段感情是需要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只是我没多少时间,我只能用一种近乎自杀式的强势挤进陆承安的世界。

我需要让他短时间记住我。

我没想到,他当时看着我,在我盈盈的笑意里神色冷漠,淡淡的冲我礼貌的颔首,说:「不好意思宋小姐,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

这只是他拒绝我的一种方式。


直到我进入陆承安的公司,成为他的秘书。

其实他身边很早之前就不招女秘书了,大概是每一任秘书都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跃成为老板娘的缘故。

为了能来到他身边,我还用了些手段。

「我」爸爸是他公司最大的股东,他不会拒绝一个股东提出的「想让女儿来你公司实习一段时间」的小小要求的。

知道陆承安已经有女朋友,是在我入职他公司的三天后。

他的新女朋友叫苏珞,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碰见她和陆承安的场景也很仓促,那是午休时,用餐高峰期,一共三十二层高的电梯人满为患。

我抱着高高一摞文件出电梯的时候没看见人,撞到她的身上。

手上的文件散落一地,我一边道歉一边急忙蹲下去捡。

然后就听见陆承安的声音,很温柔,很熟悉,只不过是在问他身边的苏珞:「怎么样,没伤着吧?」

我手上的动作顿住了,然后抬头去看。

苏珞的那张脸和以前的我如此之像,就像在照镜子一样,以至于我短暂的恍惚了一下。

陆承安半抱着苏珞,在检查她被我撞到的地方,苏珞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于是他低下头看向我。

他的眉眼英俊锋利,不笑的时候就显得很冷漠,我其实很少看见他这个表情,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在我面前永远是温柔含着笑意的。

尤其是后面我快要死的时候,他对我就像易碎的艺术品,有种小心翼翼的珍视,那段时间他什么都不做,不开会不处理文件,只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像是怕下一秒我就消失一样。

可现在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神色冷漠,声音没什么情绪,眼神带着好不加掩饰的厌恶,他跟我说:「下次走路的时候看着点。」

直到他们离开我都没缓过来。

我蹲在地上看着散落的纸张,手上被文件边缘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在流着血。

但我怔怔的,之前陆承安和我说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情感上一直不相信。

直到今天,我亲眼见到他的女朋友。

和死去的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朋友。

陆承安向来理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荒唐,找一个和我如此之像的人。

是,五年已经过去,若他已经忘记我找了另外一个人,我只会感慨一句这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人有义务替你守节。

我还能指望陆承安为我守一辈子吗?

虽然会难过和失望,但我会大大方方的在心底无声的祝福他,然后愿赌服输。

可他找了一个替身。

我不知道我内心的感受。

我爱他,也尊重他,他可以交任何一个女生当女朋友,但那个人,不该和我长的如此之像。

因为我觉得不甘心,愤怒和……恶心。

我看着手上的伤口。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娇气的举着手故意找陆承安撒娇,他一定会很心疼的找创可贴仔仔细细的给我贴上,然后捧着我的手吹气。

可现在我只能怔怔的看着伤口,然后在他拥着别人离开的背影里安慰自己没关系。

唐薇,没关系的。

我在心里劝自己,这是五年后,陆承安不认识你,他对你冷漠是应该的。

可我还是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那里控制不住的隐隐做痛。

在我死去的五年后,他交了新的女朋友。

他的新女朋友,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这真是令人控制不住的愤怒。

我和同事 Amy 打听陆承安和苏珞的事。

我的来意太过明显,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为陆承安而来。

Amy 和我八卦:「苏珞啊,陆总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四年多了,老天还是公平的,给她开了一扇门,关了一扇窗,她不会说话。」

说完话锋一转,又说,「不过我听说,我听说的啊,她之所以在老板身边在一起那么久,是因为她长得很像老板死去的前女友,就是那种白月光你知道吗?」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自你之后,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影子。」

我扯扯嘴角笑,我觉得荒诞,也并不觉得感动。

因为长得再像,那也不是我。

而且我死后不到一年,不到一年啊,陆承安,你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我收拾好文件和心情回到陆承安身边的时候,他正准备会议。

他的视线从我流血的伤口上淡漠的一掠而过,然后问:「下午的会议安排?」

我面不改色的汇报,下午的会议安排比较长,我将所有参会人员的喜好都摸清了,以备准备咖啡茶水和点心,会议上的注意事项一件件列下来,他安静的听着,最后有点惊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惊讶,他大概一直当我是不学无术高傲自大的无所事事的大小姐。

当年他从家里出来自己创业,是我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啊。

我陪他谈过客户,上过酒桌,当过秘书,自学过会计。

我和陆承安刚谈业务的时候还被一个客户耍无赖骗过,我们这边成本垫付,成交后他那边却拒不付尾款。

那是我和陆承安的第一笔创业金,我把那个老板堵在酒吧门口,一红酒瓶敲下去,敲的他头破血流,我在此起彼伏的尖叫中面不改色,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下一次我拿的就是刀了。」

那老板惊惧的望着我,乖乖交钱。

陆承安知道这件事后狠狠的将我箍在怀里,红着眼跟我说钱没了可以再赚,我要出点什么事他该怎么办,后来他就不让我出头这些事了。

我陪他风里雨里这些年,胃癌也是这样透支出来的。

我是和他并肩而立的桦树啊,我们那样的契合,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别人拥有我之前的那副皮囊,就是我了吗?

陆承安啊,你知不知道,你让我,非常的失望。

会议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我妥帖的打点好,得体的送走所有人之后只剩下我和陆承安。

我和他一起并肩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参差林立的办公楼层灯光璀璨。

我们聊了会天。

他偏头看我,眼里有打量的意味,过了半响才说:「你和我想象中不一样,但我还是想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宋瑶,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没说话。

他大概以为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句话是一个大小姐的心血来潮。

事实上,若是当时我知道他找了一个像我的替身,我不会那么快的暴露我对他的心思。

因为在还没靠近他之前,他已经对我有了防备。

但其实我初见对他说的那句话,只是因为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这话是他对我说的。

那时候我和陆承安还在上大学,他这个人又闷又高冷,琢磨不透,看似对我有意,但迟迟没有表明心意。

后来我舍友看不下去,拉着我去参加大学联谊,跟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当时也不知道陆承安怎么知道的,他黑着脸来联谊聚会上找我的时候,我喝醉了,逢人就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唐薇,13 级经管系二班……」

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冷着脸握住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叫唐薇,你是我未来的女朋友。」

所有人都围着我们起哄,我们就是这样在一起的。

实在是太多年过去了,我望着他,依稀就像望着当年那个站在我面前青涩挺拔冷着脸,但仍旧掩盖不住羞涩的陆承安。

这怀念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做了一件很不明智惹恼陆承安的事。

我看着他,冷静的开口,真心实意的问:「陆承安,你说苏珞是你的女朋友,你是爱她还是只是将她当成别人的替身?」

我笑了笑,继续问:「你说要是你死去的女朋友知道你找了一个如此像她的替身,她会有什么感觉?」

我知道这句话会惹怒他,但我没想到会让他发这样大的脾气。

他是个情绪非常内敛的人,但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瞳孔就极快的收缩,呼吸加促,那一瞬间我根本不怀疑,若是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一定会杀了我。

最后他冷冷笑出来,眼里没什么情绪,眼神像刀子一样剜在我身上,他说:「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我静静的望着陆承安,在心底叹口气,想,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个人,是你啊。

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左手无名指,我当年和他交换的戒指还静悄悄的戴在他手上。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初见,他跟我说他有女朋友我不相信的原因。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有女朋友的人,还将和前任交换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我和陆承安是举行过婚礼交换过戒指的。

在我死之前。

那时候长期的化疗让我苍白消瘦和虚弱,但陆承安很专注的看着我穿婚纱的样子,然后夸赞我真美。

他一直在温柔缱绻的望着我笑,但他周身的绝望和悲伤还是抑制不住。

这场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走完婚礼的仪式后,陆承安就抱着我在落地窗看庭院中的那棵桃花树。

那是我和陆承安在一起的第一天亲手种的。

我死的时候那棵桃花树刚结花骨朵,陆承安找人围着桃花树建了一个玻璃房,用暖气熏着,想让我赶上花期。

我问陆承安说:「你说我能不能熬到花期过?」

他低头轻轻的温柔的吻在我的额顶,说:「可以的。」

我每隔几个小时就从昏迷中挣扎着醒来问陆承安一句花开了没,他每次都及时的哄我,说:「就快了。」

但花还没开,我就撑不住了。


我跟陆承安说:「我先睡一会儿,要是花开了你喊我好不好?」

他抱着我的手轻轻颤抖,但很稳,声音也很稳,他说:「好。」

我说:「晚上我要是没醒过来,你要记得吃饭。」

千万不要跟我一样,因为胃生毛病呀。

他眼泪一颗一颗很大滴的无声落在我的脸上,他说:「好。」

我那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

真遗憾,我还没看到花开呢。

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

所以我不理解陆承安为什么能将别人当成我。

老实说,我一开始并没有将苏珞放在眼里。

虽然伤心痛苦和生气。

但苏珞那张脸对我实在是构不成真正的威胁,只会提醒我陆承安对死去的我的念念不忘。

我并没有放弃和神明的那个赌约。

一是陆承安虽然背叛我,但是苏珞和我长得实在太像了。

二是他可以找任何人,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样自欺欺人。

小学生有一篇必学的课文叫黄粱一梦,他现在就沉浸在他的黄粱梦里自欺欺人。

那天下班我路过 31 楼的办公室,看见过陆承安和苏珞相处的场景。

当时苏珞正在办公桌上对着电脑处理文件,陆承安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他的眼神穿过她的脸落在不远处的绿萝上,仿佛在透过她去怀念他永远回不来的爱人。

他永远不知道,他回不来的爱人就站在他的身后。

静静的望着他。

我叹口气,望着陆承安,心里想:你知不知道,我没多少时间了啊。

我不知道陆承安为什么会将苏珞当成我的替身。

除了那张脸,我们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苏珞的性格非常软,她很内向,可能是因为她不会说话的缘故。

不过公司里的人似乎都挺喜欢她的,因为她善良温柔,见人就挂几分笑,很讨人喜欢且乖巧。

那样的性格,我相信即使是我妈,在和苏珞相处一个小时后也能完完全全的将我和她从那张脸上割裂开。

我们灵魂上南辕北辙的差距可以让人忽视那张如出一辙的脸。

我不知道陆承安究竟在想什么。

这种不理解在我重生的第 28 天的时候加剧了。

那时候我和陆承安陷入一种奇妙的冷战中。

那晚我没控制住情绪质问陆承安惹怒他的事很快就在公司传开。

Amy 私底下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她说:「宋大小姐,你也真是个勇士,陆总多久没发过脾气了。」

我笑笑没说话。

但还好,陆承安并不是个将个人情绪带到公事里面来的人。

我正常的上下班,我引起陆承安的注意是某次午休时。

那天是我重生的第 28 天。

前台将洗好的水果端到陆承安的办公室。

路过我的时候我无意中瞥了一眼,几样水果里面就有三种是陆承安吃了会过敏的。

我当时下意识的唤住前台,说:「陆承安对橘类水果都过敏,这三种都不行,去换掉吧。」

前台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我刚在心里想这是什么员工,连老板的饮食都不注意,转身就看见陆承安站在我身后。

这是自那天晚上之后我们第一次交谈。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沉沉的看着我,然后平静无波的开口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最爱吃的水果就是橘类,比如橙子、西柚、红柚等等。

和陆承安在一起后,我每次自己吃还喜欢投喂陆承安,他每次都乖乖张嘴来者不拒。

那时候他自己过敏也不说,一直到有次我发现他吃抗过敏的药。

这样小的事我为什么记得这样清楚。

因为我当时生气捶着他问他过敏为什么不告诉我的时候,他突然笑了。

他一直高冷,不擅长表达情绪,但那一笑含着很多的情意,他说:「你喂的,我不想拒绝。」

这是我们最初的恋爱,现在旁观者的角度好像有点矫情和无语,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啊,这样的腻歪和甜蜜,做尽别人眼中各种脑残的事情。

哪怕他是陆承安。


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然后看着陆承安,假装云淡风轻的语气:「我不是号称是你未来的女朋友吗?当然要事先调查你的喜好啊。」

他看着我紧紧蹙起眉,眼里竟然浮起了……一丝戒备和警惕。

他顿了顿,抬头冷淡的对我说:「宋小姐,这不是过家家的地方,我们没人有时间陪你玩。」

「另外再强调一遍,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在玩。

为了维持人设,我只好佯装无所谓的说:「女朋友而已,又不是老婆,我还有机会不是吗?」

我这个样子一定讨厌到了极点,在所有的小说里,我大概就是恶毒心机想要撬墙角的女配。

这样的不知廉耻。

陆承安一定也这样觉得,他冷冷的看着我,漆黑的眼睛锐利无情。

他没有理我,转身进自己的办公室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在我重生第 38 天的时候。

那天是我第一次和苏珞正面打交道,陆承安公司半年度的团建。

我不可避免的和陆承安和苏珞共处一个环境。

我坐在那里,目睹了陆承安和苏珞相处的非常多的细节。

细的远超过我的想象。

比如吃饭的时候,他会注意苏珞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他像照顾一个孩子一样,连鱼肉都是剥了刺之后夹到苏珞的碗里的。

Amy 坐我旁边,跟我说:「宋瑶,这个鱼不错,你要不要尝尝。」

我当时看着陆承安,跟 Amy 说:「我不能吃鱼,我小时候吃鱼卡过喉咙,后来就对鱼有阴影了。」

对鱼有阴影的是唐薇,不是宋瑶。

我故意说给陆承安听的,但他岿然不动,我不知道他是没听见,还是不在意。

又比如他对苏珞的关照程度,她不过是去个卫生间,短短十几分钟,他不动声色的望了门口十几次。

这样陌生的陆承安。

在我的了解和认知里,恋爱中的陆承安并不是这样不稳重和沉不住气的人。

我握着酒杯,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我开始想,陆承安留苏珞在身边,他爱的,真的只是那张脸吗?

或者说,他真的,是把苏珞当成我的替身吗?

这种猜测在后来得到了证实。

吃完饭后有同事建议去 KTV。

我其实没什么兴致,但还是去了。

我不知道我那天是怎么了,大概是喝醉了,大概是内心的惶恐和不安,种种的情绪压在一起,让我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罪恶的事情。

我将苏珞拦在 KTV 的走廊里,我想我当时一定非常的居高临下和趾高气扬,我环着手臂挡在苏珞的面前,问:「你知道你和陆承安的前女友长得一模一样吗?」

苏珞不会说话,她用那双乌黑的眼睛澄澈的望着我,脸色一点一点的苍白。

我知道自己这个样子非常恶心,我其实没有恶意,但我的形象从进公司第一天就不好了,索性自暴自弃了。

我看着苏珞,这其实是我真心实意的疑问,就像我那天问陆承安一样,我问苏珞:「你爱陆承安吗?如果爱的话,你怎么能容忍自己当别人的替身呢?」

苏珞没有说话,她只是继续用那双乌黑的眼睛静静的望着我,眼里渐渐浮起浅浅的一层悲哀和怜悯。

然后她对我笑了笑。

我还想继续问,然后突然听见身后陆承安暴怒的声音。

他非常粗鲁的推开我,将苏珞护在身后,直视我,非常非常愤怒的问我:「你在干什么?」

陆承安曾经也这样站在我的身前保护过我。

现在他保护的是别人,怒目而视的对象是我。

五年其实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我忘了,我们五年的缝隙其实已经可以挤进太多太多的东西。

我那五年在大荒,满心满眼都是他。


我忘了,他是活在充满烟火气的人间,我的痕迹在这五年是在他的生活里一点一点被代替消弭的。

我直视他冷漠锐利的眼神,突然觉得倦怠和悲哀。

我后退两步,没有解释说任何一句话。

在眼泪流下来之前我转身离开。

然后我听见身后陆承安对苏珞说的话,非常的坚定,他说的是:「苏珞,你从来都不是谁的替身。」

眼泪终于还是控制不住的无声落下来。

我只庆幸我转身的够早。

给自己留了一个体面。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喝的烂醉,最后看夜空上的星星,突然想到我之前笃定和神明打赌时候的场景。

神明怜悯的望着我。

我不知道,他那时候是否已经预料到了如今的结局。

我一直以为苏珞是替身。

我万万没想到,多余的那个人。

竟是我自己。

我放弃了这场赌约。

我本来以为陆承安是沉浸在一场黄粱梦里的自欺欺人,但后来才发现,一直在黄粱梦里自欺欺人的,是我自己。

男人口中的天长地久和永恒不变的爱,不过都是骗人的。

但我还是待在陆承安的身边,我想在他身边过完剩下的六十天。

就只远远的看着他。

临死之前我就一直放心不下他,那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我死了,陆承安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会过得很好的。

爱情不过是一堆化学物质的组成,是我将它捧的太高。

摔成这样,是我咎由自取。

我每天照常去公司,只是放弃了所有和陆承安有交集的接触。

他们人人都以为我是知难而退了。

包括陆承安。

他不知道,我放弃的是什么。

重生第 58 天的时候,我在公司遇见一个人。

很熟悉的面孔,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黄志强。

当年我在酒吧门口为了要回我和陆承安的第一笔创业金,用红酒瓶敲破了他的脑袋。

后来陆承安生意越做越大,那个圈子就那么大,有一次有笔业务需要拓宽渠道,但黄志强和那个渠道老板是很好的朋友。

黄志强跟我说喝完桌子上的酒就一笔勾销,桌上大概二十多瓶,白的红的啤的全部都有。

陆承安说算了。

但为了拿下那个渠道,我混着近乎是往自己胃里灌。

我不知道我后来的胃癌和这次事件有没有关系。

但我知道,以陆承安目前的经济实力,他是不需要和黄志强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的。

我那样屈辱的历史啊。 

但我看着他们,他们好像谈成了一单很大的生意,黄志强不复之前的高高在上,眉开眼笑的冲陆承安伸出手。

矜贵高冷的陆承安也含了笑,伸出手和他的握在一起。

他似乎忘记抱着在医院一直吐血的我哭的那天了。

似乎也忘记我死的时候他落在我脸上无声的泪了。

我静静的看着他们,直到陆承安转过身对上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我当时眼神中带着什么样的情绪。

但陆承安很明显愣了一下,过了片刻,他竟然破天荒的主动问我:「你怎么了?」

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只是想恭喜陆总谈成一单大生意。」

我偏过头,我不怪陆承安。

不怪他忘记我的屈辱和伤痛。

毕竟成年人的世界,利益至上。


包括陆承安。

他不知道,我放弃的是什么。

重生第 58 天的时候,我在公司遇见一个人。

很熟悉的面孔,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黄志强。

当年我在酒吧门口为了要回我和陆承安的第一笔创业金,用红酒瓶敲破了他的脑袋。

后来陆承安生意越做越大,那个圈子就那么大,有一次有笔业务需要拓宽渠道,但黄志强和那个渠道老板是很好的朋友。

黄志强跟我说喝完桌子上的酒就一笔勾销,桌上大概二十多瓶,白的红的啤的全部都有。

陆承安说算了。

但为了拿下那个渠道,我混着近乎是往自己胃里灌。

我不知道我后来的胃癌和这次事件有没有关系。

但我知道,以陆承安目前的经济实力,他是不需要和黄志强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的。

我那样屈辱的历史啊。 

但我看着他们,他们好像谈成了一单很大的生意,黄志强不复之前的高高在上,眉开眼笑的冲陆承安伸出手。

矜贵高冷的陆承安也含了笑,伸出手和他的握在一起。

他似乎忘记抱着在医院一直吐血的我哭的那天了。

似乎也忘记我死的时候他落在我脸上无声的泪了。

我静静的看着他们,直到陆承安转过身对上我的视线。

我不知道我当时眼神中带着什么样的情绪。

但陆承安很明显愣了一下,过了片刻,他竟然破天荒的主动问我:「你怎么了?」

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只是想恭喜陆总谈成一单大生意。」

我偏过头,我不怪陆承安。

不怪他忘记我的屈辱和伤痛。

毕竟成年人的世界,利益至上。

重生第 60 天的时候,陆承安在公司发水果。

品质很好的山竹。

我生前最爱吃的水果,但那个时候我和陆承安手头都不宽裕,山竹当季的时候,我都舍不得买。

陆承安每个月从自己的生活费里省,只为给我买几斤山竹。

回来一点一点的剥给我吃。

现在不一样了,他可以整箱整箱的发给员工。

所以事事都在变,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坚守坚持什么。

真的很可笑。

前台抱着山竹来我旁边的时候,我微笑拒绝了。

Amy 在我旁边问:「宋大小姐,你不喜欢吃山竹?」

我想了想,说:「这个世界上,我最讨厌的就是山竹。」

陆承安刚好路过,闻言抬头朝我看了一眼。

我望着他。

我没想过,我堵上一切的为期 100 天的重生,将我记忆里和陆承安美好的一切,全部毁了个干净。



重生第 78 天的时候,听说苏珞怀孕了,一个多月。

公司喜气洋洋,人人见到陆承安都说一句恭喜。

我也说了。

重生第 88 天的时候,黄志强来公司。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情绪极其不稳定,一路闯进来,在靠近陆承安办公室的时候,他突然掏出了刀冲向陆承安。

嘴里嚷着:「陆承安,你这个王八蛋,你竟然骗我,你竟然让我一无所有。」

他们缠斗在一起。

办公室女生居多,大家慌了手脚,尖叫声一片。

我情急之下拿起办公桌上烧水用的玻璃壶,走到黄志强身后,一下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黄志强顿了顿,被打的晕倒在地。

我去看陆承安,刀子将他的手臂划了很长的口子,我脸色苍白的急促问他:「你没事吧。」

他怔怔的看着我,像是第一次见我,脸色苍白怔忪,他望着我喃喃的,嘴里依稀是「唐薇」的口型。

反应过来的同事冲进来,将我们分开。

也阻隔了他望向我的视线。

重生第 90 天,我和手臂上绑着绷带的陆承安提了离职。

我其实想问他为什么要做局害得黄志强一无所有的。

是为了我吗?

但想了想,还是没问。

成年人的世界利益至少,我还是不要太自作多情了好。

毕竟自作多情一次就够了。

陆承安批准了我的辞呈,然后问我接下来干什么。

重生后他似乎第一次对我这样温和,我笑笑,说随便走走。

我回到我和陆承安的大学。

回到我们第一次租的的房子。

回到我们曾经走过无数遍一起走过的路。

它们已经全部不是记忆里的样子了。

陆承安也不是。

重生第 100 天,我回到了陆承安公司楼下。

我想远远再看他最后一眼,然后奔赴我最后的结局。

他小心翼翼的扶着苏珞在散步,我其实还挺欣慰的。

我想他至少是幸福的。

路边有人在卖冰糖葫芦,苏珞指了指,大概是想吃,陆承安离开她去买。

我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我想为我曾经在 KTV 走廊里对她的冒犯道一句歉。

苏珞看见我还是很惊讶,听完我的话很温柔的冲我摇摇头,然后眯着眼睛冲我微笑。

这样治愈的样子,所以陆承安爱上她也并不稀奇。

我终于释怀,放下所有执念。

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见一辆失控的车朝这边直直的撞过去。

本能先于意识,在撞过来前,我一把推开了苏珞。

在被抛向半空中的时候,我看见车窗里黄志强那种癫狂的脸。

他前几天闹事拘留刚放出来,大概是想找陆承安报复。

命运真奇妙,我竟然两次或间接或直接的死在同一个人手里。

最后落地前,在剧烈的疼痛和满地的鲜血里,我挣扎着偏头看见一脸惊慌奔向苏珞的陆承安。

嘴角不断有血溢出,我望着天空。

没关系,临死前守住了陆承安最后的幸福。

这一趟也算没白来。

我在抽搐中含笑闭上眼。

我想我此生只剩下一个遗憾了。

陆承安,我此生,到底还是没有,等到花开啊。

我叫陆承安,我的女朋友去世后,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神明,他跟我说他想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纯粹的爱,所以他给我一个机会。

他说他会把我的女朋友送回来,若我经过考验向他证明这世界上存在爱,我女朋友就会回来。

若证明不了,他就会让我永永远远的失去她。

他给我五年加一百天的时间来证明这件事。

当然,我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我在梦里答应了这个赌约。

醒来之后我以为我在做梦,可没过两个月,我就碰见了苏络。

她站在我的公司门口,像个流浪猫,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会说话,但一双眸子就那样在穿梭的人群中直直的朝我看过来。

像刚破壳的雏鸟。

我才相信,神明把我女朋友送回来了。

神明问我:若是你女朋友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还会爱上她吗?

若这就是这场考验的话。

我的回答是会。

苏络就是我的女朋友唐薇。

虽然她回来之后和以前变化的有点大,性格判若两人,还不会说话变成了哑巴,也忘记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事。

但谢天谢地,只要她好好活着,好好的陪在我身边,那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我觉得神明的考验的太过简单。

我爱唐薇,爱到骨子里,我对她的所有感觉,都是不会以外界任何条件为转移的,只要她是她。

我妥帖细致的照顾苏络。

性格内向敏感不安没关系,我会给她最充足的安全感。

不会说话没关系,我会将这世上最美好的事一件件的分享给她,我说她听就好。

忘记我们之间的所有经历也没关系,我们会一起经历新的事情,产生新的回忆。

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也没关系,我会爱上她新的灵魂。

所有人见到苏络,都同情的望着我,以为这是我自欺欺人的蒙蔽自己的假象。

他们都当苏络是唐薇的替身。

我笑他们不懂。

长得再像那也不是唐薇,我若在唐薇去世后找个和她很像的替身自欺欺人,那是对三个人的不尊重。

长得再像那也不是本人。

我那样温柔的对待苏络,只是因为,她就是我的阿薇啊。

我和苏珞很顺利的渡过了五年。

只要再安然的渡过剩下的 100 天。

我的阿薇啊,就会完完全全的回来了。

在 100 天第一天的时候,我遇见了宋瑶。

她非常的倨傲和热烈,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太过的灼热和耀眼。

她在那样多人的面前走向我,跟我说:「陆承安,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宋瑶,你未来的女朋友。」

我觉得可笑。

老实说,我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讨厌她。

我讨厌她的动机不良,也讨厌她的野心。

我讨厌她望着我的时候的眼神,那眼睛就像天边最熠熠生辉的星星,光辉全落在我身上。

这……这会让我想起我的阿薇。

这世上有三件事是瞒不住的,贫穷咳嗽和爱。

我讨厌她眼中对我势在必得的胸有成竹。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神明的考验,性格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我的阿薇,然后再最后 100 天的时候,他再让我遇见一位灵魂性格和阿薇如此之像的别人。

他想以此来考验「若是你女朋友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还会爱上她吗?」这个命题吗?

若是是的话,那神明就将爱看的无比肤浅。

不知是否是心理上的暗示。

我越发厌恶宋瑶。



尤其是她对我和阿薇之前唐突的冒犯,让我更加的不悦。

在她尖锐的问我:「你爱上的是苏珞那张和你前女友相像的皮囊,还是爱她这张皮囊下的灵魂。」的时候。

我非常不耐烦的跟她说:「我爱她的灵魂,和皮囊无关。」

她的脸色在我的回答里渐渐苍白,只是怔怔的望着我。

她的眼睛像黑曜石,又像猫,在暗夜里一点点的盈满了泪,但她很快笑出来,说:「恭喜你。」

我在宋瑶的身上看到越来越多阿薇的影子。

我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在玩我,一个和阿薇一样的身体,一个和阿薇一样的灵魂。

到底哪一种符合「若你女朋友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定义。

但我开始动摇。

尤其是在 KTV 的那天,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竟然控制不住的疼痛起来。

然后我试探宋瑶,她不爱山竹,最后似乎也对我收回所有的进攻。

我去调查了宋瑶从小到大的所有事。

无数的证据向我证明她就是一个陌生的跋扈的千金大小姐。

说追我大概也是大小姐的心血来潮。

我怎么会觉得她是我的阿薇呢?

这真不是一个好现象,所以神明最终的考验是在这里吗?

我会见异思迁爱上别人吗?

我太过惶恐,我向来笃定,我从没怀疑过自己会经受不住这次考验。

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我碰了苏珞。

五年,我其实从没有逾矩过,因为总觉得要等到我的阿薇完完全全的回来才可以。

可我实在太怕了,我从没这么怕过一件事。

我怕我会失去她。

她怀孕后我更加安心,而让我烦恼的根源——那个宋瑶也要走了。

我终于长舒一口气。

我想我没错。

我一定没错。

我经受住了考验。

直到最后一天,黄志强开车撞向苏珞,宋瑶将她推开自己死的那天。

我怎么能不恨呢。

我恨他让阿薇喝下的每一口酒,每一口我都记着,我做了五年的局,终于让他一无所有。

这差点让我失去了阿薇。

我抱着苏珞看向血泊里的宋瑶。

她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但一直死死的看着我和苏珞的方向。

最后仿佛是放心,她艰难的对我笑了笑,我看见她的口型。

是你要幸福。

心一点点的沉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怀里哑了五年的苏珞开口说话了。

她在我怀里含着泪望着我,是我最熟悉的语气。

她说:「承安,我是唐薇,我回来了。」

心终于安定下来,我想笑,可我发现,我嘴角怎么都扬不起来。

一滴泪无知无觉的落下来。

像是灵魂深处的绝望。

我叫苏珞,你们大概不知道我是谁。

我是唐薇的舍友,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我也暗恋陆承安。

我一路见证唐薇和陆承安的甜美的恋爱,我为他们感到开心。

直到唐薇胃癌去世。

我看着陆承安的颓唐绝望也非常的难过。

然后有一天,我梦见了一个神明。

神明跟我说,他可以让唐薇回来,只需要我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

他跟我说他在考验陆承安,考验陆承安若唐薇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他还会不会爱上她。

我是这场考验里的一场障眼法。

他会将我变成唐薇的模样,但剥夺我说话的权利,我要做的,就是在陆承安身边做一个合格的哑巴替身。

让他甄选出他的爱人。

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或者暗示陆承东我不是唐薇,只有有一点点暗示,我们都会灰飞烟灭。

我答应了。

我愿意变成另外一个人,也愿意当一个替身。

只要唐薇能回来。

我果然变成了唐薇的样子,在还能说话前,我问神明:「要是陆承安失败了怎么办?」

神明意味深长的望着我,跟我说:「他要是失败了,你若是愿意继续当一个替身安抚陆承安,就在发现自己能说话的时候,跟陆承安说一句你是唐薇。」

「如果不愿意,你就告诉他实情,而你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煎熬的用唐薇的脸享受了陆承安五年的爱。

他对我很好,但只有我自己知道。

原因是什么。

我非常的痛苦。

但我没有办法。

五年后,我会说话了。

陆承安失败了。

我看着血泊中的宋瑶,终于明白她就是唐薇。

陆承安若是知道,他一定会崩溃的撑不下去。

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含着泪,跟陆承安说:「承安,我是唐薇,我回来了。」

我要背负所有的秘密,模仿一个人。

一直到我死。

神明

唐薇死后对我说:「我输啦,我接下来是不是就灰飞烟灭啦。」

「看在我临死前救人的份上,就不能宽容宽容吗?」

「我还救了两条命呢。」

我望着她微笑,身体一点点透明,在消散前我跟唐薇说:「当有天,有人让你相信爱情后,你就可以转世了。」

是的,我骗了所有人。

首先我不是神明,我只是个无法转世的普通人,担负使命,只有有人让我相信爱情,我才可以轮回。

我在唐薇、陆承安和苏珞三个人身上都看到了爱。

唐薇的放手和成全,陆承安的坚持和执着,苏珞的无私和奉献。

在他们眼里,爱情是什么呢?

爱情是薛定谔的猫。

在不打开箱子的那刻,你永远不知道里面的猫是活着还是死的。

就像他们。

他们在爱情里,只能去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他们觉得那只猫是活的,就是活的。

觉得那只猫是死的,就是死的。

愚人愚爱,然世人永远前仆后继络绎不绝,企图辨明这只猫到底是死是活。

这世界形形色色,我相信,唐薇会遇见让她相信爱情的人。

那时候,她就可以像我一样。

转世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