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冲喜那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冲喜那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秦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上一世,秦宴死在了我为他冲喜的那夜。他生前,我恨他囚我于深苑,拆我与太子的姻缘。更恨他罗织罪名,害我全家。可原来——救我性命,许我白首的人是他。

主角:秦宴苏明颜   更新:2022-11-14 17: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宴苏明颜的其他类型小说《冲喜那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秦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秦宴死在了我为他冲喜的那夜。他生前,我恨他囚我于深苑,拆我与太子的姻缘。更恨他罗织罪名,害我全家。可原来——救我性命,许我白首的人是他。

《冲喜那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上一世,秦宴死在了我为他冲喜的那夜。


他生前,我恨他囚我于深苑,拆我与太子的姻缘。


更恨他罗织罪名,害我全家。


可原来——


救我性命,许我白首的人是他。


忍辱负重,护我全族的人也是他。


而他却死了。


黄泉路冷,我为他放了一把火。


火海翻涌,我躺入他的棺中:


「秦宴,今夜你我成婚。


「此棺虽小,共枕足矣。」


……


再睁眼,我重生回到了七年前。


床侧的俊美少年正姿态懒散地垂眸,冷冷凝视我:


「投怀送抱、自荐枕席这种事,苏小姐是什么时候开窍的?」


重生后,我又见到了那个权势滔天,却短命不得善终的少年。


这一年,苏明颜为了污我名节,把我药醉之后,送到了名声糟烂的秦少公子——秦宴的床榻上。


我用指尖轻触秦宴的脸。


那张脸——


不再是死后入棺时的僵冷枯槁。


也不再是中毒后,缠绵病榻的苍白清瘦。


眼前的少年姿容绝艳,恍惚如梦。


我捏了捏他侧脸的薄肉。



他肤色偏白,我根本没用力,那处就已经红了。


秦宴的神色立刻变了。


「苏小姐这是何意?」他反握住我的手腕,声音很沉,气息却微乱,「抱了这么久,都没够,还上手?」


我被他按得有些疼,只得无奈收回了手,却舍不得收回目光。


我定定地瞧他。


他穿着宽大的月白长袍,胸襟不知何时竟被我压出了褶皱。


他漫不经心地抚平,看似还算平静。


……好冷淡啊。


冷淡到不像后来的他。


也罢。


毕竟,秦宴在这一年才只有十七岁。


他还没长成那个权倾天下的暴戾疯子。


还是个没吃过肉的小狼犊子呢。


我缓缓勾起嘴角,欣赏着这位大奸臣年少时的模样,故意逗他:


「秦少公子,我都已自荐枕席了,还怕对你上手吗?」


秦宴难得神色微僵,看我的眼神透出一丝讶异。


他似乎不大相信,世人眼中最端庄淑仪的太傅府嫡女——我,竟会说出这种撩拨风月的话。


其实,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那些外人所见的模样,本就是我装的。


重活一世,我也算窥得半分先机,这世上擅长伪装的人,又何止我一个?


譬如眼前的他——


秦宴看似遵循礼教,一身清冷如明月。


可我却知道,他只不过是在竭力克制着自己的反骨罢了。


上辈子,他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爬上高位,手段奇绝。


秦宴出身不好,从小受多了白眼,慢慢养成了喜怒无常,偏执狂悖的性子。


他生平最厌恶的,就是那些教条礼法。


我曾被他囚在深宅,三百多个晨昏日夜。


他每每看向我时,眼神都病态而专注,像极了一头不知满足的饕餮,时刻酝酿着撕扯啃咬,吞我入腹。



「苏妙小姐的梦话怪有趣,不过我惜命得紧,不急着走黄泉路,也就不劳苏妙小姐作陪了。」


我点点头,是啊,人人都惜命。


没有谁想死。


可那么惜命的他……上一世,却没有活过二十五岁。


我红着眼,温笑着望向他:


「知道了。


「今日秦少公子帮了我一次,我以后必会每日祈祝秦少公子长命百岁,避灾免祸。」


许是我说得太过真诚,反倒显得不可思议。


秦宴定定地看着我,目光探究。


我却没再解释,而是将衣衫和发髻整理好,端庄仪态,只待猎物的到来。


我知道,很快——


苏明颜便会掐好时辰,领着太子来寻我了。


果然,未出半刻,便来了乌泱乌泱的人,堵住了秦宴的门扉。


门闩未掩,他们轻而易举便破门而入。


门外,第一声故作疑惑的发问,当然出自苏明颜之口:


「姐姐?你为何会睡在秦少公子的卧房?」


4


再活一世,我重新打量苏明颜。


她虽是庶女,可因姨娘早死,她从小便养在我母亲膝下,与我一起长大。


我母亲从不曾苛待于她,我身为嫡长姐,也处处关照她,但凡有衣衫首饰,都不会忘记她。


可她却鲜少穿戴我们赠她的东西。


她喜穿素白色,淡施粉黛,木为簪,玉为环。


她擅烹茶,总会在煮茶时念茶圣的诗: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惟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我曾以为她这是性情淡漠,与世无争,才不喜欢那些繁花锦簇的绫罗。


可原来并不是。


她只是从小便明白在人前示弱装穷的道理罢了。


她越是乖顺懂事,衣裙素朴,人们便对她越是怜爱。


更何况——


人要俏,一身孝。


苏明颜便是深谙此道。


她以为这样,便会激起太子的保护欲。



她想抢。


终于,苏明颜借着与我一同来为秦老夫人贺寿的机会,将我迷醉,送到了秦宴的枕边。


秦宴出身卑贱,名声不好。


我若与他共处一室,被外人知道,自然会染上一身污糟。


然而——


苏明颜这一局,到底还是看轻了我,也看轻了秦宴。


秦宴有反骨,最恨被人利用。


所以上一世,他非但没有碰我,反而帮了我。


而今回想,原来秦宴竟是从这一年开始,就已经在护着我了啊……


我有两个选择:


——破局脱逃,人后再教训苏明颜。


毕竟此事一旦张扬,将涉及家族颜面。


——又或是,将计就计,将苏明颜反诛。


当时,我顾忌家族荣辱,选择了前者。


后果便是苏明颜变本加厉地作妖。


所以这一次……


我抬眸朝秦宴笑了笑:


「秦少公子,既然人家已经设好了局,不如我们就先喝杯茶等一等,有些害虫,还是直接原地捏死,比较清静。」


秦宴听罢,目光似审视,语气又带了些慵懒试探:


「苏小姐不怕与我扯上关系,会被拉入泥潭吗?」


我端起桌上的茶盏,唇角轻扬:


「秦少公子,省省吧,你才不会把我拉去什么泥潭的。」


我也曾一度以为,他会把我困在泥潭。


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给我的,是世上最纯粹,最温柔的净土。


秦宴看着我,忽然伸出了手。


他拦下了我准备喝茶的动作。


「秦少公子?」


我疑惑。


他淡淡答:


「别喝这盏。」


「……嗯?为什么?」


「茶凉了。」


「唔。」


我乖乖放下。


我有胃疾,凉掉的吃食茶汤碰一贯不碰。


须臾的安静之后……


忽然,我猛地抬头盯向他。



上一世,我中了药,昏沉不醒,秦宴最后是用一盏冷茶将我泼醒的。


泼醒我之后,他便赶我离开,语气凶得很。


可这一世呢?


这盏茶还在。


他没有泼我,没有凶我,也没有急着把我赶出去。


我是怎么醒的?


我试探地动了动身子,才发现,腰上的位置,好像有些疼。


秦宴上辈子当了大奸臣之后,就成了一头爱啃肉骨头的饿狼。


可我错把珍珠当鱼目,看不见他的好,觉得他奸恶至极,一味地恨着他,自是不肯轻易让他如愿。


他求不到,又不愿勉强我,便会掐着我的腰,一口一声叫我「妙妙」,装犊子一样,让我可怜可怜他。


所以,我这腰间熟悉的痛感……


难不成……


他是把我掐醒的?


3


疑云浮上心头,我试探道:


「秦少公子,你下手这么重,我会疼的。」


若是上辈子的秦宴,听到我这句话,必会眼红声软地放缓语气。


可此时,秦宴眸中的阴郁非但没有化开半分,甚至轻轻地呵笑了一声:


「苏妙小姐迷醉酣睡之时,似着了梦魇般又哭又笑。


「我一靠近,你便抱我不放。


「我想挣开,苏妙小姐便拥得更紧,还哭着说……」


他的语调微微一顿。


我的心也跟着微微一颤:


「我……说了什么?」


秦宴的声音很沉,唇角却挑着一丝讥诮的浅弧:


「你说,你生时不能与我合寝,死后定要与我合坟。


「你还说,黄泉路冷,不让我一个人走,你要来陪我。」


我一时无言。


他的目光转向桌案上的茶盏:


「本想用冷茶泼醒苏小姐,可你越说越离谱,也越抱越紧,我便下手了。


「力道虽重,却也是为了让苏小姐尽快摆脱梦魇。」


我望着他,细细思量他话中的每一个字,竟然找不出一丝破绽。


原来他并非蓄意温柔。


是我误打误撞,扰乱了上一世的事件。


一瞬间,巨大的失望袭上心头。


窗棂透进来的微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将他整个人罩得如梦如幻。


他再开口时,语气轻而慢,带着淡淡的疏离,彻底打碎了我的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