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焉知朝暮白朝朝

焉知朝暮白朝朝

白暮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付衍终于在微博上公开宣布我是他女朋友。开始满世界疯狂找我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最后一天其实很平常。我和朋友去酒吧玩,刚好碰上了付衍。

主角:付衍白朝朝白暮暮   更新:2022-11-14 18: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付衍白朝朝白暮暮的其他类型小说《焉知朝暮白朝朝》,由网络作家“白暮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付衍终于在微博上公开宣布我是他女朋友。开始满世界疯狂找我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最后一天其实很平常。我和朋友去酒吧玩,刚好碰上了付衍。

《焉知朝暮白朝朝》精彩片段

付衍终于在微博上公开宣布我是他女朋友。

开始满世界疯狂找我的时候,

我已经死了。

最后一天其实很平常。

我和朋友去酒吧玩,刚好碰上了付衍。

他怀里搂着我妹妹白暮暮。

我看见付衍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白暮暮顿时羞红了脸:

「衍哥哥你好坏。」

付衍大笑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按住她的后脑,给了她一个热辣的吻。

她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可最后,又把头羞涩地埋了进去。

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捏住了,酸胀得厉害。

他从不曾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

我是在网上看见白暮暮回国的消息的,和她回国的消息一起出现在热搜第一的还有:

#付衍朝朝暮暮#

当今最年轻的双料影帝,一直在所有采访中都说自己有一个秘密恋人。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首页上全是祝99。

可陪在他身边七年的,

是我。

付衍的朋友们终于看见了我。

「那不是白朝朝吗?」

一个姓黄的公子哥冲我喊了一声:「喂,你不是真爱上付衍了吧?」

所有人都在看我的好戏。

好几个人举起了手机。

跟我一起的朋友当时就变了脸色,挽着袖子就要上去打人,可我把他们拦住了。

我平静地冲他们点点头:

「对,我爱。」

他的朋友们哄堂大笑。

真奇怪,可能心痛到了极致就没有感觉了,我冲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

他们有人把视频传到了网上,社交账号当时就炸了。

齐轩问我:「要帮你控评吗?」

我摇摇头:「没必要。」

大概因为我看起来实在是太平静了,朋友一直盯着我也没察觉哪里不对。

回家之后,我想了很久,开车出去。

在盘山路上一头闯下了悬崖。

白暮暮带着付衍回了我父母家。

父母常年不在国内,这个家只有我住。

我只觉得一阵阵作呕,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做给谁看。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他们是如此地迫不及待,在玄关就吻在了一起。

那张我曾经深深迷恋的脸,现在以同样的痴迷看着别的女人,他那么珍而重之地吻她,拥抱她,手指插进她的发间,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揉在自己的怀里。

就这样还嫌不够,付衍一把将她抱起,随手将桌上的东西一把扫到地上。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我和他的合照就这么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玄关的灯应声而亮。

仿佛被什么噩梦突然惊醒,付衍的动作停了下来。

「衍哥哥,怎么了?」白暮暮裙子的吊带被拉到了肩上,双臂还挂在他脖子上,满面酡红。

「没什么,」他好像被冷水浇过,有些烦躁地喘了几口粗气,却又还是为了安慰白暮暮,「今天的事情有人拍视频到网上,我联系一下经纪人,闹大了影响不好。」

我妹妹有些不高兴,但她在付衍面前装模作样惯了,只是娇滴滴地抱着他的胳膊摇了摇,有些委屈的样子:

「我看今天姐姐好像不高兴了,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付衍低下头亲昵地用鼻子蹭了蹭她的,「我从头到尾爱的都是你。」

白暮暮噘起嘴:「那她呢?」

她从小到大都惯用这一套。

付衍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头,很亲昵的样子,然后十分狎昵地在她耳侧吹了一口气:「我喜欢的是谁你不知道?」

白暮暮羞红了脸。

「给你下面吃好不好?」他低声在她耳边问。

「衍哥哥——」

付衍大笑着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珍而重之地放在了沙发上。

「宝贝等我。」

一阵阵的心悸从脚底涌上,我连头皮都恐惧地发麻,我不想再看下去了。

可是我走不了。

仿佛有什么奇怪的力量把我困在了付衍身边,让我必须眼睁睁地看着他和我的亲妹妹亲热爱娇。

令人作呕。

传说自杀者会不断重复死前那一刻的场景。

原来对我来说最难过的竟然不是车从悬崖上开下去的那一刻,而是杀人诛心!

厨房的灯打在他宽阔的肩背上,多温馨体贴。

我看着付衍有些笨拙地洗菜,水打湿了他不知多名贵的衬衫,可他眼睛里都带着光,根本不是和我在一起时演戏般地敷衍。

在一起的时候,付衍十指不沾阳春水,他享受着我为他做的一切,就连亲热也仿佛是恩赐。

他心安理得。

我不是没撒娇求过他给我做一次饭,可他都以工作太忙,要控制饮食拒绝了。

只有一次,我痛经痛到在床上打滚,他去给我冲了杯红糖水。

我开心得不得了。

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人是可以改变的。

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可以变的,只是那个人不是我而已。

直到有一次,我无意中看到他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你还和那个谁在一起啊?」

「玩玩嘛。」他轻描淡写回答,「省事,还干净。」

我家里还算条件不错,自从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沦陷了。

可他太红了。

追在他身后的富家女不知道有多少。

以我的身家背景,在里面根本排不上号。

我加了他的微信,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他始终是我的微信联系人置顶。

哪怕每天就是看看他的朋友圈也很开心。

他是我的神祇。

所以他答应跟我恋爱的时候,我除了喜悦,更多的是惶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看上我。

娱乐圈美女如云,就算我长得还行,但在那个圈子里也根本不够看。

那是我在卡座和朋友摇骰子的时候,他走了过来。

那一瞬间卡座的灯光打在他脸上,我仿佛看见了我的神祇降临世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冲我微笑,对我伸出手:

「要不要当我的女朋友?」

朋友都知道我喜欢他,可大家都是出来玩多了的人,酒吧这种场景出来的表白,百分之百是大冒险。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冲他伸出了手。




白暮暮吃完面,两人又黏糊了一会,终究没做到最后一步。

看见他们亲热的时候,我只觉得作呕。

这个房子里一直只有我住,也就是说,他们睡着我买的床,滚乱着我买的各种用品,在我仅有的避世空间里恩爱,不给我留哪怕一点活路。

白暮暮各种意义上地用着我爱的男人,完了还要对他撒娇:

「说,你爱我。」

我的头更痛了。

付衍的手机一直在响。

他人红是非多,三天两头是头条热搜的常客。

等白暮暮睡着了,付衍怕熏着她,走到阳台上抽烟。

手机屏幕的光照在他脸上,有种莫名的阴郁。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热搜都是在骂我第三者插足,不要脸。

还有几条他朋友发来的转发,都是各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蠢女人活该」之类的话。

我看着他一条条看完,关掉,然后点开了未接来电,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脸色更难看了。

当然不可能有。

我都死了啊。

付衍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我听见他在问,为什么热搜闹那么大,还没撤下来。

他经纪人笑了:「你不是不在意这件事?没关系的,粉丝都有经验了,上一次……」

「撤下来吧,」他说,「我不想让暮暮看见不开心。」

「行,」经纪人答应得很爽快,「真爱就是不一样,这事我去办。」

付衍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什么都没说。

「对了,她还有来烦你吗?」经纪人问。

「没有。」付衍回答得很快,「挂了。」

心底有一丝细微的隐痛慢慢浮起来。

我就知道,怎么可能是因为我呢?

当然是因为白暮暮才回国,他就要干净利落地清扫干净身边的一切绯闻。

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永远不会了。

几天之后,刚好是我和付衍的七周年恋爱纪念日。

明星的生日通常属于粉丝,所以对我来说,我们的周年纪念日就是他独属于我最重要的日子了。

常规来说,一大早他就会收到我的礼物,

然后是一系列惊喜,

最后是烛光晚餐。

回家后再有情人做快乐事——不,大概对他来说是完成任务交公粮。

完美的一天。

一大早起来,我就看见付衍在对着镜子打领带,仿佛有什么重要的日子。

我被迫跟在他身后,仿佛背后灵一般去了公司。

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他皱起眉头左右看了看,还停了好一会才进去。

他在等什么?

我想起来了,那是在一起的第一年,我穿了一个笨重的玩偶大熊,蹦蹦跳跳跑来给他送花,险些被保安当成狂热粉丝赶了出去。

多狼狈啊,摘下头套满头是汗,可那时我是真开心,我用力挥舞着手里的花,喊着付衍的名字。

他在做什么呢?

他远远地站着,脸上露出陌生而嫌恶的神色,转身走了进去。

后来他经济人教训我:「付衍是影帝,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以后我就吸取教训,不敢再那么大张旗鼓,但是花还是必然会送到公司门口,让「亲爱的付先生」亲自签收的。

可最后一次送花的时候,我刚好在公司,又刚好走了楼梯间,正看见保洁阿姨把那束花从垃圾桶里拎出来抖了抖,掉出了一张卡片。

那张卡片我很熟悉。

因为那是我亲自写的。

「亲爱的付先生,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六年,希望能永远陪在你身边?。」

仿佛脸被人按在地上踩,我有些狼狈地捂住嘴,从保洁手里把那张卡片拿回来,撕烂,再冲进抽水马桶,狼狈地从楼梯间跌跌撞撞跑出去,脚后跟被磨得鲜血淋漓。

就好像这样就不会看见自己被践踏的真心。

现在回想起来,他大概很苦恼吧?

难怪我们每次,他都从不肯开灯。

只愿意在黑暗中摩挲我的轮廓。

毕竟我和白暮暮是亲姐妹,总有五分相像。

一个上午,付衍似乎都有些走神。

这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毕竟他是一个出了名的工作狂。

我只在他工作的时候见过他回一个人的消息。

白暮暮。

快到中午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付衍居然下意识理了理领带,然后快步走过去拉开门——

「surpriseeeeee——!」一大束红玫瑰被高高举起,挪开来是白暮暮那张精致的小脸。

「你一直在等我呀?」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凑过来,十分可爱。

我忍不住嘲笑自己,早上的一切都有了解释,难道他还会因为没收到我的玫瑰坐立难安吗?

怎么可能。

付衍宠溺地看着她,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来查岗呀,」她是这样理直气壮,「看看你这里有没有藏别的女人。」

「怎么可能,」他大笑起来,「这里除了你,没有任何别的女人上来过。」

「白朝朝也没有?」白暮暮皱起鼻子,「我还以为你忘记答应我的话了呢。」

「怎么会,」他轻描淡写说,「不是一直只有你吗?」

「那她呢?」

付衍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白暮暮把脸埋在了他怀里,闷声闷气说:「衍哥哥,我好爱你啊,我后悔了,我不该出去那么久。」

她又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可是幸好你还在这里。」




「开会,不回来了。」

我一大早给他发的消息孤零零悬在上面:「老公,今天早点回来,我给你准备了好大的惊喜!」

我那笨拙而愚蠢的爱意。

「衍哥哥,」白暮暮抱着他的胳膊摇啊摇,「我们什么时候官宣啊?」

付衍不知为什么竟然有些走神,被她摇了摇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他的一个生意合作伙伴走了进来,见到白暮暮的侧脸时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付总又把小女朋友带来了?」

又?

我看到,白暮暮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只觉得可笑,他一直在这里,那我呢?

我突然想起来,为什么六周年的时候我会走楼梯间下来了。

那天,我原本是准备到付衍的办公室给他一个惊喜的。

我等了很久,最后却看见白暮暮搂着他的胳膊从里面走出来,他看她的目光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

原来他一直在里面和白暮暮在一起。

而我就坐在外面,像个傻子。

就在这时,手机亮了。

晚上白暮暮缠着付衍,要他带她去吃饭。

「你想吃什么?」付衍对她是一贯地纵容。

她笑眯眯说了我最喜欢的私房菜。

我简直气得要发疯。

不可以!不准去!那是我的秘密基地!

那里是我第一次磕磕巴巴对付衍表白的地方,那里有我跟他一切美好的回忆,你说了只和我一起去的,为什么要带她!

我一次次企图用身体阻拦他们,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去。

那样地徒劳无功。

「有点冷。」白暮暮打了个寒战。

付衍却若有所思地看向了我的方向。

那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他看见了我。

可是没有。

坐下之后,白暮暮撒着娇拉着付衍的手,让他负责点菜。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我精心选择的菜品,就这么随手被付衍拿出来作为讨白暮暮开心的工具。

「和别人一起来吃过,当时就一直想着要带你来一次。」付衍如是说。

而我,自然就是那个不值一提的「别人」。

等菜上齐后,她又兴冲冲举起手机:

「等等,让我拍几张照。」

我亲眼看着所有我和付衍曾经留下的记忆,被她一点点抹去,拍照、定格、上传。

最后附上一张两只手紧紧交握的照片:

「君心似我心。」

我存在的痕迹,就跟我这个人一样,

彻底烟消云散。

很快就有粉丝闻风而动,到她的微博下认领自家哥哥的手,再兴高采烈地跑到广场上祝福。

有多少人祝福他们长长久久,大概就有多少人会去我的微博账号下骂我不知廉耻。

自从和付衍恋爱以来,我的私信箱就是不敢打开的禁忌。

有无数他的粉丝往里面发各种鬼图、血腥图片、诅咒、辱骂……他们似乎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他们对我这个竟然企图染指他们哥哥的坏女人的憎恨。

而这一切,

都要拜面前这个男人所赐。

这边白暮暮正忙着,那边付衍看她的眼神依旧很宠溺,可我却发现他似乎时不时就会看一眼手机。

他在等什么?

眼睁睁看着白暮暮发微博,预计到我会被围攻,现在在等着我向他求助吗?

我有些好奇地走到白暮暮背后,就一眼,我浑身的血都冷了下来。

那是一个熟悉的小号。

在我抑郁症最严重几次自杀未遂的时候,它一条条发来消息质问我:

「贱人,你为什么还不死啊?

「不是说要去自杀吗?你快去啊!去啊!!去啊!!!」

这居然是我亲妹妹发给我的吗?

她在发这些的时候,也是脸上挂着这样甜蜜的微笑吗?

我不寒而栗。




我看着白暮暮给我发了一条视频,特意露出了她和付衍紧握的双手以及她脖颈上的吻痕。

「姐姐,你去哪啦?

「我们昨晚回家睡的,怎么没看见你?

「我好担心你。」

我死死握住拳,这是她用惯的伎俩,她是那样无辜又纯洁,仿佛全世界都在迫害她。

然后她泫然欲泣地抬起头:「我给姐姐发消息,她都不回我,她肯定生气了。」

付衍皱起眉头,脸上满是不耐烦:「她就是个疯子,你别理她。」

白暮暮低下头,我看见她的唇角微微翘起。

我在旁边看着她演独角戏,突然忍不住想笑。

死人可不会给人回消息。

不知道等他们知道我死讯的那一天,会怎么样呢?

「衍哥哥,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白暮暮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破涕为笑,「爸爸妈妈想跟你一起吃个饭,你愿意吗?」

我以为他会立刻答应,可付衍这次却迟疑了片刻:

「再等等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付衍好像对白暮暮没那么百依百顺了。

他不是一直迫不及待想要娶她吗?

我妈死得早,她一死,我爸就迫不及待地把白暮暮母女接进了门,我这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个只比我小半岁的妹妹。

我的父亲从不肯抱我,却舍不得白暮暮受半点委屈。

所有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她都能轻而易举地拿到。

爸爸是,付衍也是。

大概就像爱总会流向不缺爱的人,像我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人,最后也活该一无所有吧。

晚上的时候,付衍一个人在窗户边上抽烟。

今天在白暮暮发了那条微博之后,我的评论区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他的手指来回在屏幕上犹豫了很久,最后居然点开了我的对话框。

然后屈尊降贵地发了一条:

「要我帮忙吗?」

一个红色叹号骤然跳出!

被拉黑了?!

这下我真的惊讶了。

我都已经死了,谁居然还能拉黑付衍?


付衍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难看,他低声了咒骂一句,无辜的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我一直以为,付衍是喜欢我的。

我们在一起的第五年,付衍的一个朋友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付衍要上一期恋综。

「你一定要来啊,」他的朋友在电话里对我说,「到时候你就以神秘飞行嘉宾的身份出场!

「保证给他一个惊喜!」

我满心欢喜地接受了邀请。

然后,

万劫不复。

那是一款刚从韩国引进的恋综,主打是男女嘉宾的互动。

每天白天男女嘉宾共同参加不同的活动,然后晚上再分别对心动嘉宾进行投票。

可我没想到,我到了之后,主持人是这么介绍我的。

「这是付影帝的粉丝,为了能和偶像亲密接触才想方设法参加节目。」

他的语气十分微妙,「追星追到这个地步,真让人感动。」

付衍看到我的时候就沉下了脸,我想去找他,可他甚至都不愿意和我说话。

其他明星们对我同样如避蛇蝎,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去他房间敲门,他才沉着脸让我进去。

「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茫然:「不是你让我来的?」

「白朝朝,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他的脸色难看得可怕,「你不要以为靠这种手段,我就会承认你是我的女朋友!少痴心妄想了!」

我惊呆了,整个人都忍不住:「是你朋友让我来参……」

他一把拎起我的领子,我后脑勺砸在墙上,疼得眼冒金星。

「你知道我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传出绯闻,你以为这样就能要挟我了?

「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有心机?」

他在我耳边冷笑:「你想错了。」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甚至不听我解释,一把把我推出门外,我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

空荡荡的走廊上,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个小丑,我忍不住重重地砸他的门,我哭着问他为什么。

可是,没有,没有一个人出来。

到了这个地步,我哪还能不明白自己这是被人给耍了。

我就好像一个笑话,狼狈地来,又狼狈地走。

石倩到机场来接我的时候,我抱着她号啕大哭。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我跟她如是这般一说,石倩也忍不住跟着我破口大骂:「这种男人你还喜欢他干什么?早说了他当时表白就是玩你!」

那时候我还没有怀疑到付衍身上。

我一直以为,那是他朋友看不惯我的恶作剧。

可是,朋友既然能成为朋友,那必然是因为他们蛇鼠一窝啊。

直到白暮暮作为空降嘉宾出现在恋综里。

直到他们的cp在全网热炒。




可我不知道,原来节目还能被恶意剪辑到这种地步。

白暮暮和付衍有多甜蜜,我在里面就被剪辑得多面目可憎。

恋综最热播的时候,一段视频在网上悄无声息地流传开来。

剪辑被充满恶意地拼接成了我深夜去敲付衍的房门,然后被他直接推出来拒绝的画面。

镜头里我还不死心,拼命敲他的门,简直把死缠烂打发挥到了极致。

视频最开头打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私生就可以这么骚扰明星吗?#

付衍的粉丝当时就炸了:「卧槽!这什么不要脸的女人啊!」

「以为深夜倒贴哥哥,哥哥就会喜欢她了吗?」

「节目组到底能不能保护嘉宾人身安全啊?这女的都扑到哥哥身上去了,能告骚扰把贱人抓起来吗!」

那视频还十分心机地露了我一个侧脸。

粉丝在这个时候的战斗力简直堪比福尔摩斯。

我的身世几乎是当天就被扒了个一干二净。

粉丝群顿时炸了锅。

「什么?一个富二代就想潜规则我们哥哥?」

「哥哥人也太好了吧?」

「这种女人我简直要撕烂她的比脸!」

就在这当口儿,付衍的工作室居然还出了声明。

他们对节目组对艺人的人身安全保障不到位提出了严肃抗议。

要求对当天的事情严查!

严禁无关人员混进酒店!

当天的其他明星都仿佛失明了一般。

没有人承认见过我,没有人保护我,没有人为我说话,付衍默认并且放任了这一切。

任凭我被无边的恶意淹没。

当天晚上,我吞了整整两瓶安眠药。

在那之前,其实我就已经被诊断出了轻度抑郁症。

那是我第一次自杀。

可是很不幸,被救回来了,现在回忆起来,说不定那时候死了反而好,也省得再受后来那么多的折磨。

白暮暮在恋综刷完存在感之后,功成身退回到国外继续学业。

只留下我面对一地如同洪水过后的狼藉。

之前仿佛人间蒸发的付衍却又回来了。

他在医院放下一切工作守着我,对我道歉。

他对我解释,说那段时间他刚好在竞争一个大导演的戏,那位导演出了名地痛恨炒作,这件事一爆,导演认为他私德有亏,当场把他的试镜机会给了他的对家。

那时他就差一个影帝头衔就能封顶,那位大导演的戏是他最好的机会。

我的朋友不让他进门,他就在病房门口的长凳上可怜地蜷缩着,一守就是一晚上。

当中甚至有狗仔拍到了他,可他丝毫没有去处理的意思。

他疯了吗?

他不想当明星了吗!

我哭着对他说:「如果你不爱我,能不能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可付衍把我的手举起,一根根亲吻我的手指。

他说:「朝朝对不起,我爱你。

「我不畏惧失去星途,我只怕失去你。」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又输了。

可是啊,一切都是真的。

只有他的心是假的。

后来有一次他喝醉了,我去接他的时候无意中听见他的朋友在大笑:

「她也太蠢了吧,真的就从来没怀疑过你吗?我记得那狗仔是你请的吧,啧啧,说得我都有点可怜她了。」

「没有,」是付衍的声音,他笑着说,「谁让她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了呢?」

「对了,你那大宝贝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啊,」付衍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快了吧。」

我如堕冰窟,整个人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我从没想过,为什么他总是不爱带我见他的朋友,为什么就算跟他们去也总是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我一直以为是圈子不同。

不是的。

只是所有他的朋友,都当我是一个笑话而已。

付衍给我打电话了。

我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又砸烂了一部手机。

真奇怪。

谁把他的电话也拉黑了呢?

然后我看见付衍给石倩打电话,问我在哪。

那边倩倩倒是一如既往地给力,她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

「你他妈不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啊?网上铺天盖地的视频你看不到吗?在她微博评论区下面开骂的不都是你的狗粉丝?

「你不管好自家的狗,现在来问她在哪?

「干吗,给你爹扫墓啊!」

然后她怒气冲冲地把电话挂了。

就在这时,秘书敲门进来,给他送进来了一个快递。

看到快递包装的那一瞬间,我想起来我给他寄什么了。

我很期待他看见里面东西的样子。

我看到付衍的脸色变了。

那里面是一张碟片。

如果我说,我和他认识的时间比酒吧那次还要更早。

如果我说,我是付衍的第一个伯乐。

如果我说,他曾经许诺一定要报答我。

如果我说,当年那个少年在电话里对我说:

「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会认出你,我会向你送上我全部的爱。

「我的灵魂,我的缪斯,我的生命之光。」

你看,我藏头露尾出现在他面前,得到的又是什么呢?

付衍浑身颤抖起来,几乎是疯了一般给我打电话。

当然不可能打得通。

我充满恶意地看着他的狼狈不堪。

我想知道,他自己亲手把承诺会深爱一辈子的人送上绝路,会怎样呢?

付衍,你会有报应的。

付衍是歌手出道。

那是他当年录的第一张小样,寄到了我朋友的公司,我恰好无聊,从一堆被当作垃圾准备丢掉的小样中摸出了他的。

一听之下,惊为天人。

我记得VCR里他的热切和执着。

我记得他眼中的光。

他说:「我是真的热爱唱歌,请给我一次机会!」

然后他十分用力地对着镜头一鞠到地,直到镜头彻底黑掉。

这样的人,应当不会是坏人吧?

那时候我和家里刚好关系闹得很僵,我联系了付衍,说自己是娱乐公司的小员工,对他的歌曲很感兴趣。

他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加了我。

我们逐渐成了朋友。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对唱歌有那样的热情。

他跟我分享他生活中遇到的一切。

跟我说打工时遇到的可爱老奶奶,跟我说夜场唱歌时遇到的无聊顾客,跟我说沉重的学业,跟我说他永不放弃的梦想……闪闪发光得好像钻石一样。

我乏善可陈的人生中并没有那么多姿多彩的东西,我听他说,就好像自己也那样坚强地从石头中开出了花一样。

多好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天天晚上和付衍聊到天明,每一次看见他的消息,我都心如鹿撞。

我努力地隐藏着我的爱意。

我以为我自己能瞒天过海,可恋爱时的少女怎么可能瞒得过人呢?

每一句他给我的语音我都收藏下来反复播放。

一想起心爱的人就忍不住发笑。

愚蠢得像一只见到一丁点光就不要命往上扑的飞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