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空灵低温知乎免费阅读全文

空灵低温知乎免费阅读全文

程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门后,我直奔卖消防监控设施器材的店,买了些简单易装的高清监控摄像头,以及太阳能电池。我先回到复式那边,将摄像头分别安装在门口,楼道,露台的位置,这栋楼临靠马路,露台上的摄像头可以看到马路和那个小区的门口。说起来我真是喜欢这个露台,30层的高度,周围又被我用仿真竹子围了一圈,在里面活动时,根本不怕别人看到。等天黑后,我回了那个小区,敲开唐朵莫茜家的门,拿走我的东西,也不乘电梯,从安全通道一步步爬到我家的楼层。.........

主角:程修方苗苗   更新:2022-11-14 19: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修方苗苗的其他类型小说《空灵低温知乎免费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程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门后,我直奔卖消防监控设施器材的店,买了些简单易装的高清监控摄像头,以及太阳能电池。我先回到复式那边,将摄像头分别安装在门口,楼道,露台的位置,这栋楼临靠马路,露台上的摄像头可以看到马路和那个小区的门口。说起来我真是喜欢这个露台,30层的高度,周围又被我用仿真竹子围了一圈,在里面活动时,根本不怕别人看到。等天黑后,我回了那个小区,敲开唐朵莫茜家的门,拿走我的东西,也不乘电梯,从安全通道一步步爬到我家的楼层。.........

《空灵低温知乎免费阅读全文》精彩片段

哼,叫我一起?

怕是又想讹我顿晚饭吧。

只要是饭点出去,她都会让我请她吃饭。

我跟她说我不在家,要不等明天?

她不回复了。

我冷笑着丢开手机。

她从来都是这么没礼貌的人,有求于我时才会主动找我,但凡让她不满意,她就直接消失,连说声拜拜都没有。

我给了自己一嘴巴,叫你上辈子心大,叫你上辈子眼瞎,居然跟这种人做朋友。

白天起得迟,晚上就不困,吃完饭洗完锅碗,我开始去清理冰柜冰箱里的食物。

除了需要冷藏的,其他的都被我送到了露台上的货架上。

忙完这些,我所有为了这场低温要做的准备,全部结束。

此时的我,内心满满都是成就感。

我选高层避难,是因为雪没日没夜的下,低楼层没几天就会被埋,被埋了就会缺氧,会被闷死。

等断水断电后,做饭和取暖我可以用木柴,照明的话我有蜡烛和太阳能充电灯,壁炉中的火光也能照明;

吃喝用的水我足足的囤了三年的量,而洗涮和冲马桶的水我可以用烧化的雪水。

整个小区都只有我一个人,冲马桶时我不用担心会被人听到下水声而暴露。

只有一件事让我有点头疼,那就是生活垃圾的处理。

但后来想想其实也没啥不能解决的,左右小区里没其他人,我只管把垃圾用袋子装好然后扔下楼就行。

低温天气不会腐烂发臭,等这场灾难过去了,我再出钱清理。

那时,我认打认罚认赔偿!

看看时间到了十点,我洗头洗澡,又把今天的衣服丢洗衣机里洗,然后又回到卧室边追剧边刷手机。

手机上无数的红点,微信,朋友圈,微博,知乎……铺天盖地都是对这场低温的讨论,包邮区就算是寒冬腊月也没这么冷过,何况这才是十月。

我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没意义。

到底,我什么都没说。

点开和白莲花绿茶婊的小群,我艾特了白莲花,「朵儿,你买东西回来了吗?外面冷不?」

过了半天,唐朵才懒洋洋的回复了,「没去,实在太冷了,还是明天吧,你回来了吗?」

我笑着回,「我在路上,快了。」

「哼,你今天让我没去成超市,明天得请我吃大餐。」

「好,明天请你,」想到今天夜里的暴雪,我笑得在床上只打滚,想让我再请你,你得有那个命。

见到有大餐,莫茜立刻跳出来,「哇,苗苗,你的项目拿到钱了吗?」

「是啊是啊……」

「……」

又看了三集琅琊榜,闹钟终于响起。

我冲到露台上,就见狂风呼啸,拳头大的雪团子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暴雪如期而至。

国庆节第三天的凌晨,低温大灾终于揭开了帷幕。

我回屋,给小区门口的保安打去电话,以物业的身份通知他回家。

理由是刚接到通知,暴雪后气温会愈发的低,保安室没有空调,为了他的安全,不用值班了,小区大门关好就行。

小区门口除了升降杆外,还有两扇没来得及拆的大铁门,本是建房子时为防止人偷材料而安装的。

保安正冻得受不了,一听这话求之不得,麻溜的锁门跑了。

我透过窗户看着他离开,一颗心才重重落下。

一来我救他一命,那雪很快就会堆积得很深,那时他困在保安室里没吃没喝没得取暖,活不过两天。

而那扇大门一锁,我又多了一重保障,更加安全。

很多人都发现下雪了,大家都一脸懵逼。

小区业主群有个宝妈艾特娟姐,「你朋友有说这场低温会到什么地步吗?」

还没睡的人瞬间都冒了出来,有问怎么回事的;有后悔没听娟姐的话去囤点物资的,下雪了,明天菜肯定会涨价。


「苗苗,是你啊,」门开了,是白莲花唐朵。

「苗苗,你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啊,都看不到你,」绿茶婊莫茜在后面不悦的噘嘴,「说好要去吃火锅的呢。」

今天是周日,她们都在家。

我藏在身后的手指狠狠的掐在自己的胳膊上,才能勉强克制住自己没扑过去掐死她们。

我强忍着恶心,对她们挤出了一丝笑,「抱歉暂时吃不了火锅了,我没钱了,不过这几天忙个项目,下周钱到账了我请你们去吃海鲜自助。」

二人一开始垮下脸,等听到有海鲜自助,立刻又笑开了颜,「真的哦。」

哼哼,认识一年多以来,她们只请我吃过一片西瓜,一杯奶茶,其他的每次都是我买单,理由是我做项目我有钱,她们抱我大腿靠我养。

而我又是个心大不计较的缺心眼儿,每次都被她们当买单工具却不自知,生生把她们惯成了这个鬼样子。

我让她们换衣服,陪我去超市。

她们刚好也要去超市,自然答应。

到了超市后,她们买生活用品,而我买的全是吃的喝的。

其实复式那边的物资已经足够了,这些东西不过是我为她们挖的坑。

我掐着时间跟她们回去,进小区先遇到了一群八卦爱传话的老太太,然后又在单元楼下看到正在洗车的二楼业主,每个人我都主动跟他们打了招呼,并有意无意的让他们看到我们买的东西。

有了上一世的经历,我早就知道他们会在这个地方出来。

进电梯后,我跟她俩说,想先去她们家聊天,反正我买了这么多吃的,正好当聊天零食。

有便宜占,她们自然一口答应。

于是在她们开门时,我热情的拿了盒巧克力递给她们家对门邻居家的孩子。

对,我知道这家人每天上午都会开着门通风,所以我故意的。

宝妈得了我的东西,自然很客气,「去超市了啊,你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我笑着抬了抬手,「这个是她们的。」

刚刚我故意帮她们提了一个很小的袋子,所以唐朵和莫茜以为我说的是那个小袋子。

但在那宝妈眼里,她只会以为我说的是全部。

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进屋后,我毫不吝啬的拿出我买的零食让她们吃吃喝喝,眼看着到午饭时间了,我突然皱眉,说我临时想起来有个事儿,得出去一趟,东西先放她们家我回头来拿。

她们当然不会拒绝,这样她们就可以继续吃我的东西了,反正我从来不计较。

于是我又让对门宝妈看着我空手离开。

出门后,我直奔卖消防监控设施器材的店,买了些简单易装的高清监控摄像头,以及太阳能电池。

我先回到复式那边,将摄像头分别安装在门口,楼道,露台的位置,这栋楼临靠马路,露台上的摄像头可以看到马路和那个小区的门口。

说起来我真是喜欢这个露台,30 层的高度,周围又被我用仿真竹子围了一圈,在里面活动时,根本不怕别人看到。

等天黑后,我回了那个小区,敲开唐朵莫茜家的门,拿走我的东西,也不乘电梯,从安全通道一步步爬到我家的楼层。

不过三层楼梯,也不累。

把东西放进屋,我又飞快的顺着楼梯下来,从电梯回去。

这么做,只是为了让电梯里的监控拍到我空手而归。

已是晚上九点多,家家户户都关着门,除了电梯里的监控,无人看得到我。

到家后,我检查了一下东西,果然被她们吃了不少。

吃吧吃吧,断头饭总是要吃好点的。

下午在复式房那边睡了一觉,所以这会子我也不困,打开电视,拆了盒薯片,找了个剧边吃边看,等着时间过了十二点,我拿着监控摄像头出了门。

摄像头和太阳能电池我早就连好了,安装摄像头的地方我也早就看好了,我家门口一个,绿茶白莲花家门口一个,还有一个装在了六楼楼道里。


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初六楼东边户的这个男的,是怎么将我按在地上,帮着我家对面那猥琐男砍下了我的腿的。

这些全部都是高清针孔摄像头,位置又隐蔽,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电源除了太阳能电池,同时还连接在楼道灯的电线上。

加上这个太阳能电池还是可以电充的,只要有电就能进行充电,更多了一重保险。

我记得很清楚,上一世低温来临后,会停电,但不会一直停,隔三差五也是会来一下的。

做完这些后,我回家洗澡睡觉。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天气愈发的冷,我看了下手机,气温已经降到了 6°,人们出门已经穿上了毛衣棉袄。

微信群,朋友圈,微博……都是在嗷嗷喊冷,嚷嚷着今年的天气怎会这么奇怪。

有人开玩笑,「不是末世来了吧?」

也有人感慨,「现在地球环境太差了,唉,人类太作了。」

有人调侃,有人感叹,但所有人都没意识到,灾难已经开始。

我将手机扔到一边,起床洗漱。

我不打算提醒任何人,在见识到了人心的险恶后,此时的我已是心硬如铁。

我通过微信群,把小区里的人加了很多,同单元的人更是几乎全加了,还加入了小区辣妈群,并一改往日的死宅,跟全职带娃不用去上班的那几个一起出去逛吃逛吃。

我买单。

我的大方和热情,让我很快在小区里赢得了极好的印象分。

第四天,便是国庆节的七天长假,很多人原本计划去旅游或者回老家,但因为某地又突发疫情,于是官方号召老百姓不要出门。

于是所有人都打消了出门计划,毕竟防疫是头等大事,大人要上班;孩子要上学,万一出去了回不来就完了。

于是大家都在小区里玩,看着那些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孩子们,我原本已经冷硬的心,居然再次心软那忍。

孩子们无辜啊!

我隐晦的告诉这些宝妈们,为了预防疫情,建议还是囤点吃的。

她们有的听了,有的却笑说不囤了不囤了,之前囤了太多,结果发现根本不缺,没吃完的都全扔了,白浪费。

我笑笑,随她们了。

等到了夜里无人时,我将这边房子里最后的物品都搬来了复式房,被子,之前买的食物,以及最后的一点书籍和用品。

气温已经到了零下,所有人都睡了,就连小区门口的保安都缩在屋子里不出来。

走之前,我再次塞了一封打印的信在我楼上那对小夫妻的门缝里,语气严肃激烈的告诉他们这不是恶作剧,我也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让他明天一定一定一定要去囤物资,然后紧闭门窗不要参与和邻居们的互动更不要出门,并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们家里有吃的。

他们是上一世唯一没有伤害过我的人。

那个妻子甚至还试图帮我求饶,只是随即,她就被她老公拖了回去。

我不怪她老公,面对一群已经异变成禽兽的人,他也只是想和妻子好好活着。

可惜,他们好像不信我的话,三天前我就塞了信过去,他们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明天,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明天夜里,气温陡然降至零下几十度,暴雪一夜封门,人车难动……

劫难开始!

回到复式房,已是凌晨两点,我热乎乎的洗了个澡,躺进温暖的被窝里。

床垫是我千挑万选的,躺在上面十分舒适,我沉沉睡去。

大概是所有的事都尘埃落定了,所以我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沉,连个梦都没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敲门声,我惊得一咕噜坐了起来,下意识冲出房间要去开门。

但随即,我脱离了温暖被窝的身体就被冻了个激灵,我瞬间清醒。

我搬来这里谁都不知道,装修已经结束物业也不会上门,会是谁?

我轻手轻脚的回到房间里,拿起手机察看监控,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我没去开门,脑子里飞快回想我有没有在她面前露出过破绽?

但答案是:没有。

这里是我保命的地方,我从头到尾都无比谨慎,不管是面对中介还是面对装修工人,我都是戴着口罩。

进进出出搬运物资时,更是帽子口罩遮得严严实实。

可既然我没有露出破绽,唐朵怎么找来了?

但随即,我就知道了答案。

在监控盲区处拐过来一个保安,对她说道,「这房子前些天才装修的,这会子肯定没弄好,今天看样子没开工,你过两天再来吧。」

唐朵讪讪的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依旧疑惑,但想了很久,我决定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过了今天,她想来也来不了。

暴雪一夜封门,铺天盖地没完没了,她再想来,除非长了翅膀。

这么一想,我心里就安定下来,隐在窗后看着她和保安一前一后的走出单元楼往小区门口去了,我就回身洗漱。

刷完牙洗完脸,找出一包馄饨开始煮,这时候才有空拿起手机看。

居然快下午一点了。

嚯,我这一觉睡的可真够长的。

我边看着火,边刷着手机,有不少宝妈找我出去玩,我略过没回,却在我和唐朵莫茜的三人小群里停下了。

仔细一看她俩对话,我终于明白唐朵为什么来了?

她并不是来找我的,而是她想买房,想来看看房型。

不得不说,当白莲花也是要资本的,比如长得好看。

唐朵那张小脸俏生生白嫩嫩,我见犹怜,特别招人疼,我是女的我看着都喜欢,她最近认识了个有钱男,也不知道怎么忽悠的人家,人家答应给她买房。

唐朵很贪,难得忽悠到个大冤种,她自然要买个大的,说要别墅大平层的会让人觉得她吃相难看,于是她就忽悠那大冤种说买个带露台的复式房,夏天好跟他在露台上看星星。

有钱男一听挺带劲,就答应了。

但带露台的复式不好找,她看来看去都不满意,最后刚好我复式房这边小区挂出了一套,可房主又去了外地。

中介就想着带她先来我家看看房型,因为就特么这么巧,我房子就是在他们手上租的。

昨天中介已经带她来了一次了,只是我不在,所以今天唐朵一个人来了。

我这才放心。

到下午时,气温愈发的低了,我开始洗衣服。

因为知道后面会停水断电,所以这边我只买了台三四百块的最原始的双缸洗衣机,缺点是要手动放水,优点是洗得干净并且可以自由掌控时间。

几件衣服没一会儿就洗完,脱水后我拿出去挂在了露台上。

然后,我隔着那丛假竹子,就看到了我楼上的那对小夫妻,在小区门口上了一辆车离开了。

难道是去买物资了?

我想了想,拿出手机给那个妻子发了条信息,「娟姐,刚刚看到你和刚哥上了车,出去玩吗?」

没一会儿,娟姐信息回过来,「不是,回我妈家。」

咦,情况有变?

上一世的这几天,他俩可是天天都窝在家里的,娟姐做得一手好饭,我每天都能闻到她家飘出来的饭菜香。


但我也不会追问什么,只能发出去一句,「哦,那娟姐国庆节快乐。」

可谁知,娟姐却回来我一条信息,「苗苗,那个……你要不要去囤点吃的啊?」

我心里一跳,忙问怎么了?

她期期艾艾了半天,才告诉我说有人提醒她,马上要大降温,那时会不方便出门,让她多囤物资。

太好了,她终于没当我的警示是恶作剧了。

那是不是说……他们有囤物资?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自然也没什么不能问的了,就问他们囤了没有?

她回说已经通知她父母去市里最大的仓储超市了,现在他俩去跟父母会合,接下来会陪着父母住。

我提醒他们记得买木柴炭火和炭盆,这个点,壁炉肯定是来不及安装了。

娟姐回说知道了,又感慨说刚刚她跟好几个人说了这个事,却只有我听进去了。

好吧,我就知道娟姐这么善良的人,是绝对会提醒别人的。

我再次警告她:既然这么多人不以为然,一旦大降温开始,势必很多人没吃的,为了家人安全,那时切不可有圣母心。

绝对不可以让人知道,她家囤有很多物资!

对面停了一会儿后,回了一句:「你和我的那个朋友提醒的一样,你刚哥决定买完物资回家时,尽可能的避开人。」

我狠狠的给刚哥点了个赞。

跟娟姐聊完后,我换上厚衣服,开着我的皮卡出了门。

天气就变得黑沉沉的,像个灰色的罩子扣在天空上。

室外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几度。

我先去屠宰场取回了之前预定好的鸡和肉,满满一车。

我跟老板说我家是开饭店的,需要买回去做腌货。

转头又去了水产店,取了预定的鱼,全是活蹦乱跳的青鱼,我怕他们给我死的,所以没让他们杀。

这么一来一去的忙乎到家,天已经擦黑了,我一趟一趟的将鸡鱼肉全都运上了楼,也不放冰箱,全送到了露台上。

露台虽然大,但巧妙的是,基本上都在别人的屋顶上,而复式上一层的门口这四五十平却有屋顶。

于是便被我安装了货架,货架都用膨胀螺丝挨着墙钉死,不用担心会因风雪而倒塌。

我将鸡鱼肉都依次在货架上放好,再用厚塑料膜严严实实的挡上。

从今夜开始,温度会长期的停留在零下几十度,这里便是天然的冷冻储物库。

忙完这些,天已经黑透了,我站在露台边看出去,大街上的人都包成了粽子,勾头弓腰的匆匆而过。

小区里空荡荡的,只有保安时不时的巡逻。

这个小区上个月才交付,所有房子还在毛坯和半毛坯状态,根本无人居住。

放假期间不能装修,连装修工人都没有。

整个小区现在除了我,就是那个保安。

对于我来说,倒是更安全。

我回到屋子里,厨房中,电炖锅里的鸡汤已经咕嘟咕嘟的炖了很久,里面放了鲜嫩的笋尖和口蘑,喷鼻的香气令我直流口水。

在经历过极度的饥饿和恐惧之后,我对食物的痴迷已达到了疯狂的地步,所以重生以来,我再不像上一世那般对吃饭敷衍,每一顿都尽可能的让自己吃好。

我不知道这场低温会持续多久,但我发誓,这一世,我可以冻死,但绝不能饿死。

打开锅盖,拿筷子戳了戳,鸡肉已经酥烂了,我将鸡汤舀了点放进个小砂锅,再将已经泡好的米线放进去,继续开火煮,鸡汤本就是热的,没多时就开始翻滚,我再丢进去一把青翠水灵的小鸡毛菜,用筷子搅了两滚,最后放了一小撮盐。

一小锅香喷喷热腾腾的鸡汤米线就做好了。

忙了一下午,我终于可以享受了。

将鸡汤米线端进卧室,我盘腿坐在椅子上,边吃边打开电视开始重刷琅琊榜,走地老母鸡的汤鲜香美味,只喝了一口,我就舒服得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拿起手机对着米线拍了张照片后,我美美的吃了起来。

才吃几口,手机突然震动,我一看,是唐朵。

我将电视暂停,手机上点了接通,就听唐朵嘤嘤嘤的问我在家没?

娟姐提醒她去囤物资,她叫我一起。


哼,叫我一起?

怕是又想讹我顿晚饭吧。

只要是饭点出去,她都会让我请她吃饭。

我跟她说我不在家,要不等明天?

她不回复了。

我冷笑着丢开手机。

她从来都是这么没礼貌的人,有求于我时才会主动找我,但凡让她不满意,她就直接消失,连说声拜拜都没有。

我给了自己一嘴巴,叫你上辈子心大,叫你上辈子眼瞎,居然跟这种人做朋友。

白天起得迟,晚上就不困,吃完饭洗完锅碗,我开始去清理冰柜冰箱里的食物。

除了需要冷藏的,其他的都被我送到了露台上的货架上。

忙完这些,我所有为了这场低温要做的准备,全部结束。

此时的我,内心满满都是成就感。

我选高层避难,是因为雪没日没夜的下,低楼层没几天就会被埋,被埋了就会缺氧,会被闷死。

等断水断电后,做饭和取暖我可以用木柴,照明的话我有蜡烛和太阳能充电灯,壁炉中的火光也能照明;

吃喝用的水我足足的囤了三年的量,而洗涮和冲马桶的水我可以用烧化的雪水。

整个小区都只有我一个人,冲马桶时我不用担心会被人听到下水声而暴露。

只有一件事让我有点头疼,那就是生活垃圾的处理。

但后来想想其实也没啥不能解决的,左右小区里没其他人,我只管把垃圾用袋子装好然后扔下楼就行。

低温天气不会腐烂发臭,等这场灾难过去了,我再出钱清理。

那时,我认打认罚认赔偿!

看看时间到了十点,我洗头洗澡,又把今天的衣服丢洗衣机里洗,然后又回到卧室边追剧边刷手机。

手机上无数的红点,微信,朋友圈,微博,知乎……铺天盖地都是对这场低温的讨论,包邮区就算是寒冬腊月也没这么冷过,何况这才是十月。

我想说点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没意义。

到底,我什么都没说。

点开和白莲花绿茶婊的小群,我艾特了白莲花,「朵儿,你买东西回来了吗?外面冷不?」

过了半天,唐朵才懒洋洋的回复了,「没去,实在太冷了,还是明天吧,你回来了吗?」

我笑着回,「我在路上,快了。」

「哼,你今天让我没去成超市,明天得请我吃大餐。」

「好,明天请你,」想到今天夜里的暴雪,我笑得在床上只打滚,想让我再请你,你得有那个命。

见到有大餐,莫茜立刻跳出来,「哇,苗苗,你的项目拿到钱了吗?」

「是啊是啊……」

「……」

又看了三集琅琊榜,闹钟终于响起。

我冲到露台上,就见狂风呼啸,拳头大的雪团子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暴雪如期而至。

国庆节第三天的凌晨,低温大灾终于揭开了帷幕。

我回屋,给小区门口的保安打去电话,以物业的身份通知他回家。

理由是刚接到通知,暴雪后气温会愈发的低,保安室没有空调,为了他的安全,不用值班了,小区大门关好就行。

小区门口除了升降杆外,还有两扇没来得及拆的大铁门,本是建房子时为防止人偷材料而安装的。

保安正冻得受不了,一听这话求之不得,麻溜的锁门跑了。

我透过窗户看着他离开,一颗心才重重落下。

一来我救他一命,那雪很快就会堆积得很深,那时他困在保安室里没吃没喝没得取暖,活不过两天。

而那扇大门一锁,我又多了一重保障,更加安全。

很多人都发现下雪了,大家都一脸懵逼。

小区业主群有个宝妈艾特娟姐,「你朋友有说这场低温会到什么地步吗?」

还没睡的人瞬间都冒了出来,有问怎么回事的;有后悔没听娟姐的话去囤点物资的,下雪了,明天菜肯定会涨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