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直播探险开局揭秘逆天悬案

直播探险开局揭秘逆天悬案

秋土一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至此二十多年,方启文依旧是个一事无成的穷小子。他自幼与爷爷相依为命,老人家曾经是非常出名的风水先生。爷爷去世后留下了很多古书,起初方启文打算把古书拿去变卖,可市面上根本没人瞧得上他那些破玩意。后来,他日夜研读,在书中学到很多有关盗墓方面的知识,命运自此被改变……

主角:方启文,李慕妍   更新:2022-07-15 23:3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启文,李慕妍 的女频言情小说《直播探险开局揭秘逆天悬案》,由网络作家“秋土一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至此二十多年,方启文依旧是个一事无成的穷小子。他自幼与爷爷相依为命,老人家曾经是非常出名的风水先生。爷爷去世后留下了很多古书,起初方启文打算把古书拿去变卖,可市面上根本没人瞧得上他那些破玩意。后来,他日夜研读,在书中学到很多有关盗墓方面的知识,命运自此被改变……

《直播探险开局揭秘逆天悬案》精彩片段

我叫方启文,穿越到这个叫苍穹大陆的地方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是一个和地球很类似的地方,很多国家和历史文明都和地球上的情况一样,但是也有不同之处,而我所在的国家叫做星辰帝国......

三行不离一个宗,九流不离一个明,归其宗,明其身,修其法,善其变,是每个行儿里修行的一个境界。

家里有一本古书名曰:《古冢盗历录》,有五个铜钱,五个铜钱都是用白布包裹着,上面还用毛笔写着字,金木水火土,一个铜钱上一个字儿。还有一个很陈旧的罗盘,这罗盘可是有年头了,当初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他在我们老家村上可是有名的阴阳先生。

当初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就心思着他留下这些古物,一定能够卖上几个钱,还专门拿着这些东西到古玩市场逛逛,当我到了古玩市场一看,那里玩意儿一个一个的比哥们儿的好。最后很气馁的放弃变卖的想法。

后来找了一本字典翻译一遍,看出点道道儿来,原来是记载着怎么能够破开古墓的技巧,看得时候,我真是捧腹大笑,觉得在这个商业社会里居然有这样天方夜谭的事情,看来爷爷年轻时候是一个盗墓的。

也许在城里呆久了对一些奇闻怪事也就堂而皇之的不予理睬,不过每天都看上几遍,觉得这些技巧确实有点意思。有的时候,还拿着罗盘玩上一玩。上面记录的最多是尸,其中就有十多种关于尸变的文字,怎么能够迅速制止尸变,当然不是盗墓小说里写的粽子。

而且我爷爷归的哪宗都交代地详详细细,我爷爷属于道宗,道宗其实在盗墓里是明目张胆的挖墓,也就是官方的考古,就像现在考古必须跟着一位考古专家一样,爷爷学得这些都是古代当时官方的挖墓人,或者队伍,聘请一个懂行的道士,来协助他们挖墓,因为怕出现什么事故。故其叫道宗。

在当时那种传统思潮里,无论是官方挖墓,还是真正的盗墓,都统称盗冢。故而官方的盗墓记录中都会写成盗历,在官方选择你盗墓的时候,都凭借你的盗历资格才挑选。因为怕找个没有经验的人去,发生没有必要的意外。

不过在这个时代里很少有人请个道宗的人去挖古墓,爷爷就在村里干起了阴阳仙的营生,不过我喜欢听爷爷讲鬼故事,他一讲鬼故事可是头头是道儿。基本都是关于古墓的故事。但是爷爷也没有给哥们儿留下一些古玩什么的,我还是一样上班。

爷爷有一个徒弟,跟我一起长大的,我管这个哥们儿叫做骗子,他就是帮人家出殡,做做场什么的,给去世的人选择一处好点的风水,几点下葬,写一些灵符,辟邪。不过这哥们儿赚的比我还多。村上的人都古板,听什么就是什么。

这人叫大海,不但大,还胖的要死。整天三吹六哨,半斤八两那个劲别提多欠揍。不知道这位哥们儿从我爷爷学到些什么了?

刚从公司下班,这家伙就来电话。村上一个年轻的姑娘死了,想借用我的罗盘,想给这个姑娘找个好风水。我听着就感觉是来骗我的古董。我是一百个不相信。可是这哥们儿越说越真,使得哥们儿也非常的迷惑。

老家村上有个慧芳的姑娘死了,比我还小,在外地谈了一个男朋友,农村的人比较真诚,估计被哪个男生给甩了之后,一时想不开,在外地跳楼了。我倒是不害怕,而是感叹命运的不羁。

说起来我和慧芳的家里还有亲戚,再加上在公司里上班也不顺心,想请假回家,看看家乡的人。于是答应借给大海罗盘。

客死异乡的人是不能够进入村,只能在村外找个地方先放着,因为怨气很重怕逗留在家里不走。要在外面搭灵棚和出殡。

我跟萝卜一起回村的,萝卜是一个十足的滑头,也是一位见钱眼开的家伙,前段日子玩股票赔了不少,于是开始倒腾他们家的一些古玩,他爸爸原来是干考古的,留下不少货。要是他爸爸还活着,他倒腾那些古董非得打死他。

萝卜开着车不停地唠叨着:“现在的小妹妹儿,一点也不自重。珍惜生命要比爱情重要。什么时代了。她这么一搞,我心里又对爱情又有了崇高的境界。”

“我说你可留点德吧!人都死了,还絮叨,小心她来找你。”

“得了吧!瞧,咱们市里的小妹妹儿多开放,一想这些我的心就扑通儿扑通儿的跳,臊死个人。”

“你也不要个脸。”


说着说着我们的车开到了村口,一群人围着慧芳的尸体,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我和萝卜下了车,看见大海正在打电话,“我靠,你能不能快点,我告诉你,晚上尸体必须要入棺,你到哪了?”

他看见我回来了,马上过来,我以为这哥们儿会嘘寒问暖,没有想到居然第一句话就是要罗盘。萝卜见人就会献殷勤,因为就想从别人身上搞点好处。

“大师,您是学得有机建筑学吧!哥们儿也学有机建筑学的。大师,我师出茅山。你哪道上的神人。”

“这位是?”

“我同事,罗小川。”

“正忙正事呢,有时间啊!罗盘呢!”

我从包里把罗盘掏了出给了大海,我和萝卜想过去看一眼慧芳,马上被大海阻止了,他说犯相的是不能够去看的。慧芳是客死异乡的,还是不要去看了,免得惹上没有必要的麻烦。我和萝卜一听还真想笑出来,可能市里人对于这些道道儿觉得迷信。

我和萝卜一起去大海家里住,其实就是出来散散心,也没有别的,我让大海给慧芳的家人一些钱,买点冥钱什么得,毕竟亲戚一场。大海家离着慧芳家里不是很远,可以听到慧芳的家人在哭声,我不觉得隐隐感到凄凉,因为不是喜丧,所以慧芳家里人也没有大摆宴席。只想草草了事,毕竟这样事情是很不合乎情理的丧事。

晚上九点多,慧芳的尸体入棺了,村上几个壮小伙搭了灵棚,客死异乡的人是没有人去守灵的,因为怕晦气。不是喜丧,喜丧守灵可以冲喜气。慧芳的灵棚就夜晚里孤零着。听给慧芳尸体拼容的老头说,慧芳的脸都面目全非,看着非常瘆人,眼睛都瞑不了目,真是可伶的孩子。

大海带着村上的几个壮年到山上挖坟坑,客死异乡的人挖坟坑也是有讲究的,一定要子时去选择坟坑的方位才是最好的。第一锹土是大海先挖开,别人再挖。当罗盘定位好墓穴的时候,大海开始挖土,总是不感觉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于是就让几个壮年开始挖文坑。

大海回来很晚了,我们已经在大海里睡下。

早晨起来很早,大海想着怎么下葬,客死异乡的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不摆上三天再下葬。

其实像这样的丧事很少有人去参加,在慧芳的家里也没有多少人,只有慧芳家里一些亲戚,整个院子都是哀嚎声,许多亲戚都劝着慧芳的父母不要太过的伤心。

准备出殡的时候,大海让亲人看一眼,偏偏没有让慧芳的父母去看,等到开馆的时候,慧芳的父母强行要上去看一眼女儿,被大海死死拦住。他悲哀着说:“不是我不让你们看闺女,你们要是看一眼,怕闺女恋家,不肯走。”

看得出慧芳的父母爱女心切,没有办法,慧芳的亲戚劝慧芳的父母,人都走了,不要看了,让她好生的去。

吉时出殡,砸盆的是慧芳的父亲,都抬起棺材来了,慧芳的父亲砸送行盆,硬是没有砸碎,连续在石头上砸了三次,抬棺材的壮小伙感觉棺材越来越重,竟然都放了下来,这可把大海给难住。其实他心里清楚,肯定是客死异乡的慧芳不肯走。

我头带着白布,看着大海怎么想办法。其实在我心里,觉得这是大海一手安排的恶作剧,虽然这次办事儿并不收钱,客死异乡的人通常阴阳先生是不收钱,但我想是大海故作一场戏,可以展示自己的才能,好让自己能够拦下白事儿的许多活儿,也算给自己做个广告什么的。

萝卜这小子可真会装x,看着别人哭,自己也跟着演戏哭了几鼻子,还跟着旁边的一个大妈,“你说说我表妹,哎,大妈,你是不知道,她活着的时候,我是最疼他了,你说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他还有一出没一出的擦擦眼眶。

那位大妈还真实在,更是伤心欲绝的哭泣着。要是不哭吧!都不哭,要是一个人引个头,跟着出殡的人都哭上了。


我心里暗自好笑,笑大海这恶作剧还真够糊弄人的,大海紧皱眉头盯着慧芳的父亲,让慧芳的父亲再砸一次盆,当慧芳的父亲又砸了一次送行盆的时候。我完全陷入一种迷惑之中,如果三次盆都是慧芳的父亲用不到力度的话,可是这次我看得清清楚楚,一个送行盆狠狠地砸到石头上,却没有一点反应,送行盆可是磁做成的,很容易碎的。这使得所有人都陷入一种恐惧之中,尤其农村人都迷信,他们感觉可能是慧芳不想走。

大海让后面抬棺材的人重新的再起棺,这次连抬起来,都抬不动,大海的脑袋上开始出冷汗,他从脖子上把一枚红色的玉坠摘掉,让慧芳的父亲走开,自己把那枚红色的玉坠放到送行盆里,大喊着:“慧芳,别恋家了,该走了,好生在那头生活。”使劲地把送行盆砸在石头上,这回送行盆稀碎,后面抬棺材的小伙子,一使劲就把棺材抬起来,大海捡起红色玉坠挂在脖子上。

出殡的队伍,缓缓向山上走去,我问大海那颗红色玉坠是干什么的?大海拿出来显摆显摆,还没有等着大海炫耀一下自己的光辉业绩,萝卜凑上前来对着我开吹,“六爷,这您就不懂了吧!这是朱砂坠,用来辟邪用的,一般古人都用朱砂辟邪,而且还能除病消灾呢!瞧瞧,大师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儿。我爸爸还给哥们儿留下一枚,其实啊!朱砂坠是考古人经常带的,经常进入一些阴地里,肯定遇见一些怪事儿,朱砂坠就像西方的十字架。另外经常在阴地里身上肯定有一些病症,朱砂坠也可以预防一些病症。从唐朝一些盗墓的就带这些玩意儿。这也是一位盗墓的身份象征,这朱砂坠叫守宗朱砂坠。一般守宗朱砂坠都是古代官方考古的专门带的玩意。”

“你可别胡说了,一个破坠儿还说的那么邪乎,真当哥们儿什么不懂呢!”

“哎,六爷,这可不是哥们儿呲儿你,这可是官方考究的,不信,大师的坠上两旁一定有龙凤,中间是一个阴阳八卦。”

大海微微一笑,坦然的看一下我,“小六,这一点也不假。这位哥们儿这一点就能够和哥们儿盘上道儿来。”

“对不对,六爷,咱不是凭空捏造,哥们儿也是有历史根据说的,那龙凤的标识,其实是皇室象征,等到中间的阴阳八卦,其实就是道宗,传说古代天下大乱,皇室没有钱打仗,就想着挖墓,一些道人懂得阴阳五行术,为了天下,就一同去了。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因为修建古墓的人,都是一些懂道法的人,所以才跟随一个道宗的人一起挖墓。”

“不是你从哪里听这么多道道儿。”

萝卜噗呲一笑,“我说六爷,这您就孤陋寡闻了吧!哥们儿父亲可是考古单位上班的,那可是教授级别的。有其父必有其子。朱砂痣知道吗?古代的女孩都非常传统,男人必须选择童女,为了防止一些女孩破了,从小就给打上一颗朱砂痣,一旦提前起来,都嫁不出去。哎哟,哥们儿一提这些,我这小心灵儿就,扑通,扑通地。可臊死那个人。”

我哭笑不得看着萝卜,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懂这么多道道儿,萝卜只所以叫我六爷,是因为我在家谱上我排行老六,从小一些朋友和亲戚都叫我小名,六子。

“这位朋友说的对,这块坠六子的爷爷留给哥们儿的,谁叫我是他徒弟呢!”

“我爷爷怎么没有给哥们儿留上一个呢?”

“你都有罗盘了,还要什么坠啊!”

大海拿出罗盘,他把后面的盖打开,我彻底震惊了,古代人真是很厉害,小小的东西做得如此的细腻,罗盘后盖是可以打开,里面也有一龙一凤,中间是阴阳八卦,而且旁边是一些道法梵文,像是一些咒语。

这一路上他们两个天南地北地吹嘘着一些我看似是笑话的事情,不知不觉到了坟坑前,大海看着吉时已到,放棺材。萝卜那酸样儿,又哭上几鼻子,让我想到死的是他女儿一样。众人该烧纸烧纸,该哭泣哭泣,那种哀痛感觉孜然而生,感到世事无常,好好一个小女孩,就这样离开生命的怀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