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归来很好奇

归来很好奇

沈逸何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归来很好奇》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归来很好奇》主要讲述了沈逸何清的故事,同时,沈逸何清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沈逸何清   更新:2022-11-14 20: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逸何清的其他类型小说《归来很好奇》,由网络作家“沈逸何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归来很好奇》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归来很好奇》主要讲述了沈逸何清的故事,同时,沈逸何清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归来很好奇》精彩片段

宅院附近有他留下的暗卫,我出门有人跟踪,这些我都知道。


我来到小思益的坟头。


墓碑上刻着,何清之子,生辰八字亦非他的,而是杜撰。


我抚摸墓碑,脑海里都是那个小小的人儿,我在心里对他说:「待娘给你报了仇,再刻新的墓碑。你且忍忍。」


夜里沈逸果然来了,脸色阴翳得可怕。


他攥紧我的手臂,瞪着我,「你给本王生过一个儿子?」


我用力抽回手,冷冷回答:「没有。」


他声音泛着冷,「还想骗我,你白天去了哪里,当我不知道?」


我眼泪滴滴落下,「人都没了,王爷还要这样戳我伤疤吗?」


他眸色放软,把我拥入怀里,「我只是恨你不告诉我,竟然让他死于非命!」


「你在军营,我如何告诉你。况且,你并不想我生下你的孩子。」


「那是为了保护你,但你既然有了孩子,我也不会不认。」


我仍伏在他怀里嘤嘤哭泣,他攥紧了拳头,切齿道:「我绝对不会放过害死我们儿子的凶手。」


等得就是他这句话。


我说,「我要做你的妾,我不愿意没名没分地跟着你。」


他犹豫良久,吐出一个字,「好。」


三王妃独守空房五年,三王爷一回京便要纳妾的消息从朝堂传到了坊间。


人人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媚迷惑了叱咤疆场的三王爷,言语间不乏对那女子的鄙夷。


乔柏鸳倒成了可怜之人。


谁又能知道,我才是曾经被弃那个。


沈逸的贴身侍卫罗济来找我,说沈逸这次在老太妃面前撒泼打滚,拿自个刀伤吓唬老太妃,不肯让御医换药,伤口溃烂,发了烧,烧得浑浑噩噩,还在一声一声喊我的名字。


老太妃请我入王府。


我倒没预料到,沈逸会为我做到这个地步。


我原来的计划,并没有想过真的成为沈逸的妾侍的,只是为了逼王府里的那位坐不住,对我动手。


我以自己为诱饵,引蛇出洞罢了。


五年了,我再次踏入王府。


我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做他的外室,名声不好听好歹有个身份,现在我们算什么,偷情?


就只能这么定义了。


他半夜来我这宅院弄这么大动静,姐妹们哪能听不到,第二天我听姐妹们哭诉才知道她们房间门口都被带刀侍卫把手着,魂都要吓没了。


也就沈逸能干出这事来。


我安慰姐妹们,不要害怕,没事。


她们瞅见我脖子上遮不住的红痕,以为我被哪位达官贵人给强了,眼泪流得更凶了。


「我们打跑了那恶奴,却躲不过现在这位大人物,姐姐的命太苦了......」


我并未跟姐妹提起我的过去,那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更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我要为小思益报仇,斗的是王府里那位太傅之女,就不能把姐妹们牵扯进来。


我另外购置了宅院让她们去住。


唉,我如今穷的就剩下银两了。


想想我有必要提醒沈逸,既然拿银两打发了我过去的五年,现在又来找我,是不是要另外给银子?


沈逸再次过来,亲热过后,我说,「王爷是不是贵人多忘事,忘了五年前我们已经毫无瓜葛了?」


他还伏在我身上喘息,低笑间胸腔起伏,他轻咬着我锁骨,「……有气?」


「王爷一言九鼎,清儿已经被赶出王府,不是王爷的人了。」


他咬我的力道重了一下,「不是我的人,你是谁的人?」


我吃痛「嘶」了一声,抓他的背,「我是未来夫君的人!王爷一走五年,若我在这五年内嫁给了别人,王爷还能这样闯入我的宅院吗?」


他摁住我作乱的手,「我以为,你懂得。」


「懂什么?清儿不懂,清儿什么都不懂。」


「只有你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我真是把你宠坏了。」沈逸起身穿衣,语气泛着冷意,「你明知道我不在京城,派再多暗卫保护你,都有保护不力的时候,我唯有表现出对你毫无留恋,不管不问,反而没有人来找你的麻烦。至于嫁人,你若真嫁人了,可就真的寒了我心,我只当养了只白眼狼......」


真生气了。


我才不哄。


他磨磨蹭蹭穿好了衣裳,见我没有半分挽留的意思,黑着脸走了。


没过两天,他还是过来了,还带了不少好东西。


他有意示好,我也没端着,适可而止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趴在他怀里,他抚上我的脸,「还怪我吗?」


「什么?」


「五年前。」


「怪。」


他莞尔,「你倒是诚实。」


「清儿从来都诚实。」


「我要上战场,你在王府里太危险,我只能装作把你赶出去。包括不让你有孕,我早晚会到战场上去,山高路远,鞭长莫及,我害怕护不住你和孩子。皇兄一直忌惮我,他把乔太傅的女儿指婚给我,想用乔家牵制我,我若不服从他娶了乔柏鸳,皇兄不会让我回到战场立功。清儿这么聪明,一定想得到。」


我继续装傻,「清儿脑子里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他把我搂得更紧,「好吧,清儿不需要想太多,你只要记得,无论我做什么,我都会为你打算,护你周全就够了。」


小思益的那声娘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小孩子贪玩,在宅院里关不住,我的叮嘱他没放在心上,爬狗洞出去找小伙伴玩,我们发现他不在家后,就四处寻找。


但为时已晚,再见小思益,他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才五岁的孩子啊!在城郊的护城河里不知泡了多久,身体泡得浮出了水面,被渔民发现。


他全身泡的浮肿,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养了他五年,在我心里他早就跟我亲生儿子一样了。


身如被凌迟,疼得呼吸不过来。


悲愤之后,我咬牙切齿地对姐妹们说,有生之年,我何清必定穷尽一切力量为小思益讨回公道!


一个草民的命,官府办案哪有那么尽心,能拖尽拖。


靠衙门是没什么指望了。


我带着几个护卫闯进那恶奴的家里,恶奴家空空如也,人早逃走了。


好在,我有钱,有钱好办事。我花钱请了赏金捕快,终于找到那恶奴,在赏金捕快的审问下,他承认他在王府里闲聊时说起我和小思益,说小思益是王爷的私生子,被三王妃听到了,是三王妃乔柏鸳命他害死小思益。


赏金捕快带恶奴来京城作证,半路上被一群黑衣人劫杀,赏金捕快负伤逃走来找我,说那恶奴已经死了。


我知道杀人灭口的是谁,却无法指证。


正当我一筹莫展时,沈逸回来了。


沈逸戍边五年战功赫赫,返回京城时,百姓夹道相迎,我隐在人群里,看他身披战甲,威风凛凛,耀眼夺目。


恍惚想起他曾在我耳边的喟叹:「我十三岁就被父皇派上战场,我喜欢站在城墙上,看万里河山尽在脚下。可皇兄登基后对我多有忌惮,铁马冰河只能在梦中了。」


如今,他终于再次披上战甲,保家卫国,建功立业。


听说,他因为想念王妃自请回朝,若不然,他还能继续立功。


也是,新婚第二天就去了边关,焉有不思念的道理。


况且,他又是那样一个需索无度的男人,我在他身边时,他几乎夜夜索取,不知疲倦。


三王府门口站满了人,乔柏鸳站在前面翘首以盼。


她等来了良人归。


沈逸下马,持起乔柏鸳的手,步入王府。


我眼眶酸涩,缓缓转身。


夜里,我正入睡,门突然被推开,我猛然坐起身,见沈逸从外面走进来,他换了便装,锦衣玉带,像踏月而来的翩翩公子。


我神思恍惚,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我咬了自个儿手指,吃痛了,才彻底清醒过来,不是梦。


沈逸这般大喇喇地进来,让我对我高价聘请的看家护院产生了不满,当真是无用。


可转念一想,身手再好的护院也不是沈逸训练出来的侍卫的对手。


「王爷......」


「你买的宅院离王府太远了,跨了大半个京城,叫本王好找。」他倒是像离家不久归来的丈夫,聊家常的语气,声调平缓。


我一时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没有作声。


他走到我床边,脱了皂靴躺了上来。


想着他可能刚从乔柏鸳床上下来,我有把他踹下床的冲动。


但是我转念想到小思益,为小思益讨回公道我需要倚仗沈逸。


我任由沈逸他把我揽入怀里,听他沉沉的低语,「在边关的日子,总是想你。本王以往次次出征,自由如鹰,俯瞰天下,心中无儿女情长,谁知竟被你破了先例。」


我哼了一声,「王爷这话应该对王妃说。」


他捏了捏我脸颊,「小没良心的,我不以王妃为借口,怎么能提前回京城呢?」


我还是不相信他会为了我提早回京,他心思深沉,绝非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人。恐怕是他建功太多,圣上又起了忌惮之心,他以思念佳人为由请圣人把他调回京城,他最会的就是审时度势。


当年他把我弄到王府,夜夜荒唐,并非他对我多么迷恋,而是为了迷惑圣上,让圣上以为他沉迷女色,也并非什么千古英雄。


人要有弱点才不会被别人过于嫉妒,这个缺点可以无伤大雅,但一定得有。


沈逸以为我娇憨,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


他身上依旧是我熟悉的淡淡的檀香味,或许是洗漱过,我并未闻到别的胭脂香水味,但心里的厌烦还是那么强烈,在他侧身来亲吻我时,我推拒他。


他捂着胸口闷哼一声,「清儿别闹,我的伤还没好。」


我迷惑不解,见他脱了锦衣,只穿一件薄薄的寝衣,素白的寝衣上还沾着斑斑血迹。


「这......」


他重新躺回去,「刀伤,我急着回来,没等伤养好,所以清儿......」


他再次拥抱我,隔着寝衣,胸膛火热,「清儿乖一点,我不做什么,就是亲亲你。」


我心一软,便不再动了,生怕碰到他的伤口。


他是为了黎民百姓受的伤,我们能安稳度日,全靠边关将士守护,撇开儿女情长不谈,他仍是我敬佩的英雄。


他小心地吻着我,五年未见,这种耳鬓厮磨的感觉我既熟悉又陌生。


还是过了火,我感应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他低低的笑出声,「忍不住了怎么办?」


我尚未接话,他把手伸进我衣裳内,引起我急促的惊呼,「你的伤......」


「不管了。」


我在洛安城买了处大宅子,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女子,教她们识文断字和谋生的手段。


我的字还是沈逸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教的。


每每铺陈纸笔,心里总是闷痛。


他成婚那天,结亲的队伍从我门前经过,我在阁楼上透过半开的窗牗看见一身喜服的他英气勃发。


不是不痛,也不是毫无怨言,只是,强求就能得到吗?


歇斯底里,就能留在他身边吗?


我明知道不能,还不如把握住我能得到的。


比如钱,比如自由,比如尊严。


我不纠缠,不是故作洒脱,而是为了保留我最后的尊严。


听说,沈逸成婚第二天就去了边塞守城。


我收留的女子中有一个被坏人欺辱过,有了身孕。她难产生下了一个男婴后失血过多而亡,我给这苦命的孩子取名思益,小思益一出生就有七个母亲,我宅子里的女子,都是他的母亲。


他尤其爱与我亲近,我是他大娘。


他五岁在外面玩和一个孩子发生了碰撞,那孩子父亲打了思益一巴掌,我抄起棍子就跑了出去。


谁他娘的敢欺负我何清的儿子!


一看是三王府家的奴仆,我脚步顿住了。


我不想跟三王府家的人接触。


我忍住这口气转身准备回宅院,那恶奴居然拦住了我的去路。


「呦,这不是何清吗?老熟人见面不打声招呼?」


王府里奴仆众多,我记性好,见过的多半记得长相,但没那个心思去了解他们姓名,所以我不知道这奴仆的名字。


我压着心中的怒火,「恕小女子眼拙,没认出大哥您是哪位,还请大哥见谅。」


我的忍让换来的是那奴仆的变本加厉,他毫无顾忌地盯着我,那露骨的眼神让人恶心。


「何清姑娘不记得我,我可是对何清姑娘的倾城之貌魂牵梦萦。我在王府里守夜,每每听到你在王爷床上的叫声就浑身燥热。王爷不要你了,我要你好不好,我不比王爷差......」


他说着就伸手来揽腰,我反手扇了他一巴掌。


他脸色生寒,向我扑了过来。


小思益拿棍子打他后背,到底是小孩子,力气小,恶奴仅仅是有点吃痛,他并未理会小思益,依旧扑过来箍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后巷里拖拽。


小思益哇哇大哭,「娘,你放开我娘!你这个坏蛋!」


宅院里的姐妹们跑了出来,见状立刻抄家伙来打恶奴。


恶奴双拳难敌众手,被姐妹们你一棍子她一榔头打得抱头鼠窜。


我惊魂未定,由姐妹们搀扶进宅院里,锁上了大门。


我拿细软出来,让姐妹去雇了一些看家护院,以防恶奴再找上门来。


但从遇到恶奴的那天开始,我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乱了。


我做了沈逸五年外室,喝了五年避子汤,大夫说我以后很难有孕。


正好,我压根就不想给他生孩子。


我入三王府时刚刚及笄,那年三王爷沈逸从人贩子手里把我赎出来。


我跪在大雪中听屋内沈逸跟老太妃承诺:「何清不过是儿子看中的外室,儿子答应您,等我对她腻了,或者我要娶亲了,一定给她点银两打发她走。」


但我没有怨怼,因为除了不能有孕,我在王府的日子安然,逍遥。


沈逸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待我极温柔,吃穿用度都给我最好的。老太妃虽看我不顺眼,但沈逸已经承诺不会给我名分,也不会让我有孕,他宠一个玩物,老太妃总归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向来过一天快活一天,不去想未来如何,左右去留不由我掌握。


五年快活日子过得我几乎忘了他最初说过的话。


直到圣上赐婚,他的婚事再不能拖下去。


他的未婚妻乃乔太傅之女乔柏鸳。


沈逸的婚事在即,他给了我大把的银票和金银财宝,让我离开。


就算是青楼头牌,五年陪睡也赚不了这么多钱,我太他娘的走运了。


我感恩戴德地向沈逸告别。


在三王府门口,我遇到了乔柏鸳。


她显然知道我的存在,女人的直觉让我感受到了她眼里的敌意。


这敌意让我心里不那么痛快,反正我人都要走了,最后发泄一下压在心底的不爽。


我故作浪荡地对乔柏鸳说:「唉,真是同情你,马上要嫁给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我忍五年解脱了,你可要忍受一辈子得不到满足的滋味呢?」


「你这女人,这种话也能光天化日地说出来,真是不知羞耻。」


我掩嘴轻笑,「姐姐我过来人跟你说几句体己话,你发什么火啊。得了,当我没说。」


编排了沈逸几句我痛快了些。


我大摇大摆地上马车离开。


帘子放下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容消失,眼泪瞬间就侵袭了我的面容。


五年啊,沈逸,你还真是说断就断。


我这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做他的外室,名声不好听好歹有个身份,现在我们算什么,偷情?


就只能这么定义了。


他半夜来我这宅院弄这么大动静,姐妹们哪能听不到,第二天我听姐妹们哭诉才知道她们房间门口都被带刀侍卫把手着,魂都要吓没了。


也就沈逸能干出这事来。


我安慰姐妹们,不要害怕,没事。


她们瞅见我脖子上遮不住的红痕,以为我被哪位达官贵人给强了,眼泪流得更凶了。


「我们打跑了那恶奴,却躲不过现在这位大人物,姐姐的命太苦了......」


我并未跟姐妹提起我的过去,那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更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我要为小思益报仇,斗的是王府里那位太傅之女,就不能把姐妹们牵扯进来。


我另外购置了宅院让她们去住。


唉,我如今穷的就剩下银两了。


想想我有必要提醒沈逸,既然拿银两打发了我过去的五年,现在又来找我,是不是要另外给银子?


沈逸再次过来,亲热过后,我说,「王爷是不是贵人多忘事,忘了五年前我们已经毫无瓜葛了?」


他还伏在我身上喘息,低笑间胸腔起伏,他轻咬着我锁骨,「……有气?」


「王爷一言九鼎,清儿已经被赶出王府,不是王爷的人了。」


他咬我的力道重了一下,「不是我的人,你是谁的人?」


我吃痛「嘶」了一声,抓他的背,「我是未来夫君的人!王爷一走五年,若我在这五年内嫁给了别人,王爷还能这样闯入我的宅院吗?」


他摁住我作乱的手,「我以为,你懂得。」


「懂什么?清儿不懂,清儿什么都不懂。」


「只有你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嚣张,我真是把你宠坏了。」沈逸起身穿衣,语气泛着冷意,「你明知道我不在京城,派再多暗卫保护你,都有保护不力的时候,我唯有表现出对你毫无留恋,不管不问,反而没有人来找你的麻烦。至于嫁人,你若真嫁人了,可就真的寒了我心,我只当养了只白眼狼......」


真生气了。


我才不哄。


他磨磨蹭蹭穿好了衣裳,见我没有半分挽留的意思,黑着脸走了。


没过两天,他还是过来了,还带了不少好东西。


他有意示好,我也没端着,适可而止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趴在他怀里,他抚上我的脸,「还怪我吗?」


「什么?」


「五年前。」


「怪。」


他莞尔,「你倒是诚实。」


「清儿从来都诚实。」


「我要上战场,你在王府里太危险,我只能装作把你赶出去。包括不让你有孕,我早晚会到战场上去,山高路远,鞭长莫及,我害怕护不住你和孩子。皇兄一直忌惮我,他把乔太傅的女儿指婚给我,想用乔家牵制我,我若不服从他娶了乔柏鸳,皇兄不会让我回到战场立功。清儿这么聪明,一定想得到。」


我继续装傻,「清儿脑子里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他把我搂得更紧,「好吧,清儿不需要想太多,你只要记得,无论我做什么,我都会为你打算,护你周全就够了。」


小思益的那声娘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小孩子贪玩,在宅院里关不住,我的叮嘱他没放在心上,爬狗洞出去找小伙伴玩,我们发现他不在家后,就四处寻找。


但为时已晚,再见小思益,他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才五岁的孩子啊!在城郊的护城河里不知泡了多久,身体泡得浮出了水面,被渔民发现。


他全身泡的浮肿,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养了他五年,在我心里他早就跟我亲生儿子一样了。


身如被凌迟,疼得呼吸不过来。


悲愤之后,我咬牙切齿地对姐妹们说,有生之年,我何清必定穷尽一切力量为小思益讨回公道!


一个草民的命,官府办案哪有那么尽心,能拖尽拖。


靠衙门是没什么指望了。


我带着几个护卫闯进那恶奴的家里,恶奴家空空如也,人早逃走了。


好在,我有钱,有钱好办事。我花钱请了赏金捕快,终于找到那恶奴,在赏金捕快的审问下,他承认他在王府里闲聊时说起我和小思益,说小思益是王爷的私生子,被三王妃听到了,是三王妃乔柏鸳命他害死小思益。


赏金捕快带恶奴来京城作证,半路上被一群黑衣人劫杀,赏金捕快负伤逃走来找我,说那恶奴已经死了。


我知道杀人灭口的是谁,却无法指证。


正当我一筹莫展时,沈逸回来了。


沈逸戍边五年战功赫赫,返回京城时,百姓夹道相迎,我隐在人群里,看他身披战甲,威风凛凛,耀眼夺目。


恍惚想起他曾在我耳边的喟叹:「我十三岁就被父皇派上战场,我喜欢站在城墙上,看万里河山尽在脚下。可皇兄登基后对我多有忌惮,铁马冰河只能在梦中了。」


如今,他终于再次披上战甲,保家卫国,建功立业。


听说,他因为想念王妃自请回朝,若不然,他还能继续立功。


也是,新婚第二天就去了边关,焉有不思念的道理。


况且,他又是那样一个需索无度的男人,我在他身边时,他几乎夜夜索取,不知疲倦。


三王府门口站满了人,乔柏鸳站在前面翘首以盼。


她等来了良人归。


沈逸下马,持起乔柏鸳的手,步入王府。


我眼眶酸涩,缓缓转身。


夜里,我正入睡,门突然被推开,我猛然坐起身,见沈逸从外面走进来,他换了便装,锦衣玉带,像踏月而来的翩翩公子。


我神思恍惚,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我咬了自个儿手指,吃痛了,才彻底清醒过来,不是梦。


沈逸这般大喇喇地进来,让我对我高价聘请的看家护院产生了不满,当真是无用。


可转念一想,身手再好的护院也不是沈逸训练出来的侍卫的对手。


「王爷......」


「你买的宅院离王府太远了,跨了大半个京城,叫本王好找。」他倒是像离家不久归来的丈夫,聊家常的语气,声调平缓。


我一时不知他是什么意思,没有作声。


他走到我床边,脱了皂靴躺了上来。


想着他可能刚从乔柏鸳床上下来,我有把他踹下床的冲动。


但是我转念想到小思益,为小思益讨回公道我需要倚仗沈逸。


我任由沈逸他把我揽入怀里,听他沉沉的低语,「在边关的日子,总是想你。本王以往次次出征,自由如鹰,俯瞰天下,心中无儿女情长,谁知竟被你破了先例。」


我哼了一声,「王爷这话应该对王妃说。」


他捏了捏我脸颊,「小没良心的,我不以王妃为借口,怎么能提前回京城呢?」


我还是不相信他会为了我提早回京,他心思深沉,绝非把感情放在第一位的人。恐怕是他建功太多,圣上又起了忌惮之心,他以思念佳人为由请圣人把他调回京城,他最会的就是审时度势。


当年他把我弄到王府,夜夜荒唐,并非他对我多么迷恋,而是为了迷惑圣上,让圣上以为他沉迷女色,也并非什么千古英雄。


人要有弱点才不会被别人过于嫉妒,这个缺点可以无伤大雅,但一定得有。


沈逸以为我娇憨,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


他身上依旧是我熟悉的淡淡的檀香味,或许是洗漱过,我并未闻到别的胭脂香水味,但心里的厌烦还是那么强烈,在他侧身来亲吻我时,我推拒他。


他捂着胸口闷哼一声,「清儿别闹,我的伤还没好。」


我迷惑不解,见他脱了锦衣,只穿一件薄薄的寝衣,素白的寝衣上还沾着斑斑血迹。


「这......」


他重新躺回去,「刀伤,我急着回来,没等伤养好,所以清儿......」


他再次拥抱我,隔着寝衣,胸膛火热,「清儿乖一点,我不做什么,就是亲亲你。」


我心一软,便不再动了,生怕碰到他的伤口。


他是为了黎民百姓受的伤,我们能安稳度日,全靠边关将士守护,撇开儿女情长不谈,他仍是我敬佩的英雄。


他小心地吻着我,五年未见,这种耳鬓厮磨的感觉我既熟悉又陌生。


还是过了火,我感应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他低低的笑出声,「忍不住了怎么办?」


我尚未接话,他把手伸进我衣裳内,引起我急促的惊呼,「你的伤......」


「不管了。」


我在洛安城买了处大宅子,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女子,教她们识文断字和谋生的手段。


我的字还是沈逸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教的。


每每铺陈纸笔,心里总是闷痛。


他成婚那天,结亲的队伍从我门前经过,我在阁楼上透过半开的窗牗看见一身喜服的他英气勃发。


不是不痛,也不是毫无怨言,只是,强求就能得到吗?


歇斯底里,就能留在他身边吗?


我明知道不能,还不如把握住我能得到的。


比如钱,比如自由,比如尊严。


我不纠缠,不是故作洒脱,而是为了保留我最后的尊严。


听说,沈逸成婚第二天就去了边塞守城。


我收留的女子中有一个被坏人欺辱过,有了身孕。她难产生下了一个男婴后失血过多而亡,我给这苦命的孩子取名思益,小思益一出生就有七个母亲,我宅子里的女子,都是他的母亲。


他尤其爱与我亲近,我是他大娘。


他五岁在外面玩和一个孩子发生了碰撞,那孩子父亲打了思益一巴掌,我抄起棍子就跑了出去。


谁他娘的敢欺负我何清的儿子!


一看是三王府家的奴仆,我脚步顿住了。


我不想跟三王府家的人接触。


我忍住这口气转身准备回宅院,那恶奴居然拦住了我的去路。


「呦,这不是何清吗?老熟人见面不打声招呼?」


王府里奴仆众多,我记性好,见过的多半记得长相,但没那个心思去了解他们姓名,所以我不知道这奴仆的名字。


我压着心中的怒火,「恕小女子眼拙,没认出大哥您是哪位,还请大哥见谅。」


我的忍让换来的是那奴仆的变本加厉,他毫无顾忌地盯着我,那露骨的眼神让人恶心。


「何清姑娘不记得我,我可是对何清姑娘的倾城之貌魂牵梦萦。我在王府里守夜,每每听到你在王爷床上的叫声就浑身燥热。王爷不要你了,我要你好不好,我不比王爷差......」


他说着就伸手来揽腰,我反手扇了他一巴掌。


他脸色生寒,向我扑了过来。


小思益拿棍子打他后背,到底是小孩子,力气小,恶奴仅仅是有点吃痛,他并未理会小思益,依旧扑过来箍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后巷里拖拽。


小思益哇哇大哭,「娘,你放开我娘!你这个坏蛋!」


宅院里的姐妹们跑了出来,见状立刻抄家伙来打恶奴。


恶奴双拳难敌众手,被姐妹们你一棍子她一榔头打得抱头鼠窜。


我惊魂未定,由姐妹们搀扶进宅院里,锁上了大门。


我拿细软出来,让姐妹去雇了一些看家护院,以防恶奴再找上门来。


但从遇到恶奴的那天开始,我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乱了。


我做了沈逸五年外室,喝了五年避子汤,大夫说我以后很难有孕。


正好,我压根就不想给他生孩子。


我入三王府时刚刚及笄,那年三王爷沈逸从人贩子手里把我赎出来。


我跪在大雪中听屋内沈逸跟老太妃承诺:「何清不过是儿子看中的外室,儿子答应您,等我对她腻了,或者我要娶亲了,一定给她点银两打发她走。」


但我没有怨怼,因为除了不能有孕,我在王府的日子安然,逍遥。


沈逸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待我极温柔,吃穿用度都给我最好的。老太妃虽看我不顺眼,但沈逸已经承诺不会给我名分,也不会让我有孕,他宠一个玩物,老太妃总归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向来过一天快活一天,不去想未来如何,左右去留不由我掌握。


五年快活日子过得我几乎忘了他最初说过的话。


直到圣上赐婚,他的婚事再不能拖下去。


他的未婚妻乃乔太傅之女乔柏鸳。


沈逸的婚事在即,他给了我大把的银票和金银财宝,让我离开。


就算是青楼头牌,五年陪睡也赚不了这么多钱,我太他娘的走运了。


我感恩戴德地向沈逸告别。


在三王府门口,我遇到了乔柏鸳。


她显然知道我的存在,女人的直觉让我感受到了她眼里的敌意。


这敌意让我心里不那么痛快,反正我人都要走了,最后发泄一下压在心底的不爽。


我故作浪荡地对乔柏鸳说:「唉,真是同情你,马上要嫁给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我忍五年解脱了,你可要忍受一辈子得不到满足的滋味呢?」


「你这女人,这种话也能光天化日地说出来,真是不知羞耻。」


我掩嘴轻笑,「姐姐我过来人跟你说几句体己话,你发什么火啊。得了,当我没说。」


编排了沈逸几句我痛快了些。


我大摇大摆地上马车离开。


帘子放下的那一刻,我脸上的笑容消失,眼泪瞬间就侵袭了我的面容。


五年啊,沈逸,你还真是说断就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